瀏覽標籤

社會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人生自主選擇權需要雄厚資本來支撐

By
on
2019-04-14

文/Zen大

關鍵字 資本 人生自主性 

在自主移動性一文中,曾經稍稍提及「資產與移動自由度的關聯」,資產越雄厚的人越有能力在全球範圍內自由移動。

其實,資產雄厚的人的所擁有的自由選擇權,並不僅僅限於可以隨時自由移動這件事情,而是擴及生活的方方面面。

好比說,當你擁有即便十年不工作也不用擔心生計的資產,那麼工作這件事情對於你來說就不會只是思考能否溫飽?更願意深入探索個人的價值願景信念如何透過工作實踐的可能性!

反之,一個連明天溫飽都不知道在哪裡,為了活下去甚至得鋌而走險的人,不太可能有權利挑選工作,有工作可做就已經十分感恩,即便是骯髒、辛苦的重勞力工作。

過去二十年,曾經是亞洲第二富強的菲律賓,有十分之一的勞動人口在全球各地幫其他國家的雇主工作,為的就是賺取比在本國工作高的薪水,好幫家裡脫貧。這些人幾乎沒有選擇自由,甚至連選雇主或換工作的自由都沒有,人生的命運很大一部分被其他人所決定。

說一點殘酷的現實,一個人想奪回自己的自主選擇權,歸根究底來說,需要厚實的資本來支撐。

翻譯成白話文,那就是只有金錢才是貨真價實的爭取自主工具,其他都是假的。

當然,這裡說的是在國家相對穩健,貨幣的購買力沒有崩盤的情況下的錢。這也是為什麼全世界的有錢人都會將資產分散開來,也都希望儲存在相對安全且強盛的國家(如瑞士、美國),為的就是保護自己的資產,保護自己的人生自主選擇權。

我年輕的時候因為接觸社會學,雖然開了對於這個世界的眼界,看見了社會上許多的不平等和壓迫,卻也因此走上了批判現狀與偏左派的道路,也就是希望透過公民聯合的方式迫使政府修正錯誤,建立強大而健康的制度來協助更多國民改善生活。因為這世界上有不少富強國家都是靠良好制度來維持,而不是靠個人能力。

希望國家透過制度的建立變強大的理想至今依然沒有變,不過,人到接近中年時,經歷了一些事情之後,對於落實想法的作為有一些修正。

最近幾年,我的父母乃至岳父都經歷過需要住院乃至開刀動手術的病痛。後來都順利出院,但過程中我真真實實的體驗到,有健保的確幫助很大,但是光有健保卻還不夠,真正有效的醫療大多都是自費的,比較好的住院環境也需要自費。

也就是說,我重新思考了國家制度保障人民這件事情,我發現至少在現階段以及相當程度的未來的台灣社會來說,國家能夠提供人民的保障僅限於活下去的基本需求,至於想要活得好或有尊嚴,只能靠自己的力量,白話文說就是靠自己賺的錢、累積的資本。

這幾年也聽聞了不少朋友的長輩生病入院接受治療的故事,有幾位朋友的長輩之所以能夠治癒,說穿了是這些人擁有足夠支付龐大醫療開銷的經濟實力,好比說某個朋友的親人驗出癌症後醫生判斷得送到國外接受專門治療,花費得要七位數,這位朋友雖然年紀輕輕但已經連續創業成功,手上有兩家獲利優渥的企業,太太也是賺錢好手,兩人的財力供家中長輩全程在國外治療並沒有困難,最後也順利治癒。

難怪有一些富裕階層的人會說,錢能解決的事情都是小事。錢雖然不是萬能,但沒錢卻萬萬不能。善於使用金錢,可以令自己與家人的生活免於飢餓與病痛之外,還可以過得比較體面。

忘了是誰說過的一句話,但我覺得很有道理。那句話的意思是,虛名這些東西留給其他更有才能的人去追求就好,他自己只想要貨真價實的實利,積極累積能夠保障自己跟家人生活的資產才是真正的要務。

手邊有一些可支配的餘錢,家人生病時可以住好一點的病房,多用一些療效好的自費藥物,可以請得起全職看護,甚至可以自己多花點時間陪生病中的家人,又不用擔心丟了工作或從職場升遷路掉隊脫軌(在台灣,每年也有十多萬人為了照顧長輩而離開職場,這一離開未來就很難再回去)。

人到中年之後,得面對年邁的長輩可能出現的開銷(不能鴕鳥的假裝這些事情不會發生),還要自己得替人生下半場攢一點老本,也別寄望養兒防老,以台灣的社會環境的少子化趨勢,兒孫自有自己該煩惱的事情,實在沒有多餘能力來照顧我們這些長輩!

說了這麼多,我想說的是,盡可能的在合法的範圍內,努力賺錢,努力存錢,因為累積資產這件事情,同時在累積的是自己的人生自主選擇權,自己的命運不用外求於人,不用被國家社會或企業組織的制度約束或壓迫而委屈求全,可以讓自己的家人與關心的人過得體面且豐盛一點。

當然,行有餘力,我還是會支持左派的理想,在推動社會公平正義與優良制度上盡一份心力,只是無法像年輕一樣,那樣義無反顧的視金錢如糞土,視成就與發展如浮雲,只顧批判社會不公堅持內在信念而不顧家人或自己未來老後生活所需。

把身邊的人都照顧好,其實也是對社會盡一份責任,因為社會少一些不必要的不安因子,不至於給社會多添麻煩,也是一種強化社會安全網的概念。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降低生存風險,提高存活率的十個建議

By
on
2019-04-11

文/Zen大

 

接連寫了幾篇(出身平凡沒有社會積蓄卻想過體面生活  任何抉擇請先檢視自己的生存成本與階級出身)探討生存風險的評估與生活資材計算的文章,想說,那也應該來談一下,如何降低生存風險,提高存活率?本篇將提供十點我個人的建議,僅供參考,至少我人生過了一半,看過去不少白手起家的人,都有用到這篇文章講的一些方法(但我不會稱此為成功學,對於像我等起跳點比較低的人來說,能夠先讓自己避免風險危及生存,提高存活率就已經夠優化了,真正意義的成功那是人生後半場再根據過往的勝率跟累積的東西去打算就可以的事情)。我認為用對方法提升個人存活率這件事情,對於出身不夠好的人來說,是人生能否後半場逆勢開高的關鍵之所在

在提出我的看法之前,我先聲明,方法工具都是要反覆練習的,能夠掌握越多越好,但至少要有破釜沉舟去做一項的決心。

首先,是盡可能減少債務,特別是糟糕的債務。

我們生活的世界,很殘酷,你可能還很小的時候,父母長輩就幫你欠了一堆債務,或是長大後想要讀書卻沒錢,只好去辦學貸。

無論如何,總之,如果你出社會的時候,已經有債務,那麼,接下來到三十歲為止,盡可能地減少債務,就算不能減少太多,至少不要再給自己增加債務,像是學人家買車買房或是買奢侈品,不息分期付款或是信用貸款,那都是要不得的事情。

我有聽說一些年輕朋友,因信用卡的分期付款用得很順,結果最低應繳金額越墊越高,可支配或儲蓄金額越來越低。

當然,年輕時能夠賺的收入有限,因此能夠償還的債務也有限,這裡的盡可能減少債務,與其說是實質性的,不如說是生活習慣的建立,或是對自己的宣示,因為,真正能夠開始幫自己大量償還債務,是三十歲以後的收入或理財所得。

第二,要認真學習,盡力搞懂自己求生或變現所需要的能力。

我說的學習,不是學校成績,我的學校成績也很普通,只是上大學之後意外養成了讀書與寫筆記的好習慣,後來才慢慢開竅。

就算在學成績不好,也完全沒關係,關鍵在於出社會之後,找到自己覺得好像可以投入拚搏的工作或產業領域之後,工作上出現必須克服的困難之後,產生的學習欲望與動力。

當這個東西萌生之後,抓住它,認清它,開始設法找資源找方法學會它。

學習方法不外乎跟厲害的前輩偷學,找書來讀,找課來上,找事情來做,找時間練習。

厲害前輩有些人未必要教你,他們也沒有義務要教你,但你可以偷學,跟在旁邊看或多問問題,學了就馬上實作應用,不要怕丟臉,小孩學說話都是這樣的,現學現賣,用用看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學會了。

讀書很重要,不是因為我教讀書法所以才這樣講,我自己就是受惠於讀書,很多白手起家的人也是受惠於讀書,讀書是擴大認知與理解能力最省錢且有效的方法。

如果沒錢,去圖書館借或去大書店站著白看就是,等以後有錢了多買一些書回饋就好。

課程也是,網路上有很多免費的,但我會建議(買書也一樣),每隔一段時間讓自己花錢去上一堂課程,這錢也許對你來說是很高的開銷,但這個痛感會讓你認真學習,吸收變得更好。

找事情來做,不要只是應付工作上的事情,設法找事情來做,做的事情可以鍛鍊自己必須累積的能力或資格,就盡力去做。

為此,想辦法幫自己擠出時間來,省下經費來,年輕時投資在自己身上的時間跟經費,未來會化為豐盛的果實回報你。

第三,多交朋友,不要問能否換得好處,也不要高攀,就是多交朋友。

交朋友,與其說是想從這些人身上換得什麼,不如說是學習識人以及與人來往的能力,探索自己結交人脈累積信譽的方法,透過多交朋友來學習,等到自己夠熟練且夠了解自己,自然能交到合得來的朋友。

第四,提升個人技能變現力。

或者說,你應該隨時不斷的思考,有什麼賺錢機會?我有什麼能力可以拿到市場上變現?有誰會需要我的服務?

常把這些問題放在心上,多去觀察留意周遭環境,一定有讓你透過本身能力換取額外收入的機會,抓住它們,然後用賺到的錢,投資自己,或訓練自己正確花錢的能耐。

我在台大讀研究所的時候,聽說過一些出身比較只能靠自己的同學的案例,這些人從大一就開始瘋狂接家教,累積自己的教學實戰成績,以此作為墊高家教實薪的基礎,累積到一桶金之後,加入學校的投資理財社團,跟著學長學操作,有些人大學畢業之前,已經賺到了不錯的資本累積。

我們每個人一定都有能夠在市場上變現的能力,既然身為生存風險高的人,更應該花時間琢磨這塊能力,早日投入市場,學習並提升自己的變現能力。

第五,盤點自己的社會安全網,簡單說就是萬一自己不能賺錢的時候,誰能幫自己?有哪些資源可以幫自己克服困難?以及,如果碰到這樣的情況我通常需要多少時間和金錢才能恢復常態?

把這些資料都蒐集起來,該去買保險的買保險(但不要買投資險或儲蓄險,年輕階段應該投資跟儲蓄的是你自己),該存生活準備金的就努力存。

第六,放棄休假,也許你上班已經很累了,休假只想在家睡覺或去約會,但你要知道,我們的生存風險比別人高,唯一能夠壓低的方法就是趁著年輕,多累積資本,多累積經驗,多累積自己未來能夠變現的技能,我認識幾個年輕事業有成且白手起家的老闆,都是非常積極的拚,沒有再休假的。因此,人家休假也許是上館子看電影甚至出國,我們就是進修學習實作練習乃至當義工都好,就是不要過那種退休人士才在過的休假生活。

第七,運動,給自己每天一點時間運動,就算只是每天睡前做一下伏地挺身都好,那代表給自己一個提醒,要注意身體。

第八,存錢,未必要存很多,但每天一定要存,存錢在年輕時,是養成儲蓄的好習慣之外,更是儲存自己每天的運氣,所以,那怕是一塊錢也好,也請存到撲滿裡,告訴自己,我又存錢了。

第九,利他助人當志工,有餘錢就捐點錢,真的沒錢就捐出時間,總之,做一些回饋社會幫助別人的事情,促進廣大社會的善的循環。

第十,務實的樂觀進取,想到就馬上去做。相信自己的努力可以在未來的某天創造出幫助自己人生變得更好的契機,想到好點子馬上就去嘗試(失敗了再檢討改進),切莫失敗主義的自我控訴,也不要過度自我高估或是逃避面對人生。

幫自己制定短中長期計畫,隨時盤點自己的戰果並修正規劃道路,讓自己的有限時間與資源全面聚焦在自我提升與降低生存風險上。

如果夠幸運(例如家人沒有出大狀況自己身體也健康,可以持續長期的經營上述十條方法),也許三十五歲之後,可以慢慢降低生存風險,幫自己累積一點資本剩餘。

或許有人會質疑,為何我都寫些個人努力的方法,沒有談制度改革?那是因為,國家提供的制度只能保障不餓死,沒辦法給更多了,想要過得好,以現階段的台灣來說,還是主要得靠自己用對方法累積個人的資源。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信仰主基督

原住民祭不祭祖靈,教會管得著嗎?

By
on
2018-08-01

原住民祭不祭祖靈,教會管得著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日前聽說,馬太鞍長老會正式發文反對花蓮原住民恢復祭祖靈。

 

從聖經信仰的角度,不贊成祭祖靈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為違背聖經教導。

 

因此,某種程度上,教會發文要求已經受洗的原住民基督徒不可以參加祭祖靈,似乎是成立的。

 

不過,宗教信仰並沒有法律的強制力,若已經信主的原住民基督徒仍然執意參加祭祖靈,難道教會能將之「判逐出教門」嗎?

 

其次,要說基督徒就該遵守聖經教導,那麼我等其實都只是「神學自助餐」的受益者,多數人都不是完全遵守聖經中的教導,而是挑選自己覺得可以遵守的來守。

 

好比說教會也主張不可離婚,十誡要人不可說謊,難道全部人都做到了嗎?

 

美國曾經有個作家試著一年生活全都按照聖經教導來過,結果發生了許多荒唐有趣的事情。

 

聖經的教導有其時代與環境的特殊性,要橫向移植運用,需要深刻地進行神學檢驗。

 

第三,原住民不可祭祖靈的話,為何平地人基督徒可以清明祭祖?

 

過去的教會似乎也很反對祭祖,後來教會跟平地人之間發展出一套彼此都能接受的祭祖方式。

 

也就是說,祭祖這件事情本身沒有錯,教會反對的是祭祖的方式。

 

如果只是反對方式而不反對祭祖本身,解套就不難了。只要發展出雙方都能接受的新儀式就可以了。從社會學的角度來看,儀式或傳統都是人為建構的,都不是絕對不可改變或調整的。

 

然而,即便可以調整或發展新的祭祖靈儀式,其有效的約束性最多也僅止於對主內的原住民基督徒,對於不信主的原住民,教會無論發什麼聲明,都是沒有用的,因為不信者並不接受此套信仰的權威或律令。

 

雖然基督教會是可以對世界上的各種事情發出自己的神學意見,但卻只僅止於神學意義上的解讀,無法將此意見變成法律或約束不信之人的律令。偏偏這些年在台灣,頗有一些教會覺得自己所發的意見就是真理,信與不信者都應該聽並且遵守,甚至有一些還強行想要通過法律或者違反現行法律,造成社會與教會之間的衝突與緊張關係。

 

教會正式反對祭祖靈,受影響的並不是不信的原住民或社會,而是已經信主的原住民基督徒,既是基督徒又是原住民,夾在兩邊的中間,想必有些人很是為難。

 

生活方式有其來自族群的傳統,其中有一些必然會與「外來」的基督教會的原本方式有所出入。然而,今天已經不是我直接拿著聖經權威跟你說這個不可以那個不可以的時代了,更不是不源自西歐基督教會的傳統都是錯的時代(附帶一說,西歐基督教會的傳統儀式也未必就是原始聖經中的傳統儀式,也未必沒有當初基督教剛到歐洲時和當地的風俗文化慣習融而的部分),與其用一種我對你錯的方式看待在地「原住民」的風俗習慣,不如多尋求雙邊的整合與理解,發展出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不違背聖經教導也能保留傳統精神的新方案。

 

即便需要漫長的過程和不斷的討論對話與協商,但總好過直接以教會的權威發命令要求遵守來得要能夠造就人不使人跌倒,也符合聖經愛鄰人愛人如己的教導,不是嗎?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傳統媒體耗盡了自己的陰德值,別怪新世代閱聽人不信任

By
on
2018-05-16

傳統媒體耗盡了自己的陰德值,別怪新世代閱聽人不信任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這幾年台灣的傳統媒體三年兩頭就會爆出一些狀況,網路鄉民常常批判起來毫不留情面。

 

有意思的是,傳統媒體每次出狀況被鬧大之後,就會開始對外說自己是個講究新聞自律與新聞倫理的專業媒體工作者,做的所有事情都是符合規範這種明顯大家都知道並不符合事實的場面話,然後兩造雙方的分歧與對立就拉得更高,閱聽人對傳統媒體的不信任甚至鄙視越發嚴重。

 

在傳統媒體工作的媒體人往往還會使出一招,那就是內部組織的單位切割。意思是說,網路鄉民指控的那些錯誤都不是我這個單位犯的,我這個單位可是競競業業,嚴守專業。

 

說真的,以偏概全或是化約思考是人性,就像台灣的媒體常常把蘇俄當成戰鬥民族、南韓就是愛說謊或作弊一樣,如果我們的專業媒體連諾大一個國家都可以簡單用一個概念套上去理解,那麼就很難怪長期接受這些媒體消息餵養的鄉民網友不會獨立思辨,只會化約思考,畢竟面對的只是「一家公司」。一家公司裡有部門專做破壞而另外一些部門說自己沒參予而想脫罪,某些人願意接受其解釋卻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接受。

 

簡單來說,這些年來台灣的傳統媒體在日常報導時,為了衝點擊率與拿業配做了蠻多破壞社會規則或是讓人想罵記者是不是沒讀書的事情,早已把自己的陰德值(社會資本)消耗殆盡了,當傳統媒體不再普遍被信任而是被質疑時,碰到一些爭議性事件發生時,閱聽人會不自覺地站在媒體的對立面而非和媒體站在同一面,因為越來越多人覺得這些媒體的作為不可支持。

 

就別說囧星人的專訪被扭曲這麼小的事情,看看台灣的媒體為了特定政治立場怎麼打不同立場的政治人物?甚至被法院判賠與刊登道歉啟示的當天,敗訴的媒體繼續用自家版面製作攻擊式的報導對付跟自己有訴訟糾紛的政治人物,這要如何讓閱聽人信任?

 

更別說碰到一些重大社會新聞時那種牽連九族式的追蹤報導,往往要把一個議題做到盡、做到爛,做到閱聽人倒胃口開始罵「不想看」,才會停。

 

信任的建立需要時間累積破壞卻是一夕之間,更別說台灣的傳統媒體自己破壞自己的社會資本以換取瀏覽點擊早已非一日之寒,實在怨不得鄉民網友不力挺,不實造假與抹黑扭曲的前科紀錄太多了。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世代零共識「社會是公平的」?

By
on
2018-04-02

世代零共識「社會是公平的」?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版/是本月開始的新專欄,歡迎多支持鼓勵)

 

最近網路上發生一起爭議事件,起因於囧星人接受聯合報願景工程的專訪。結果囧星人認為該報刊登出來的專訪「扭曲」其原意且有斷章取義之嫌,而負責專訪的記者後來在自己臉書上發了一篇不知道算是澄清文還是點火文,總之,又將事件推向高峰。

 

這整起事件本身就非常值得以「世代」的角度進行解讀,從決定刊登內容的主事者到負責採訪的記者,再到接受採訪的當事人三方,就隸屬三個世代,原本希望能夠促進台灣世代間的討論交流的議題,到後來似乎演變成台灣的世代之間果然很難交流討論,想來也挺諷刺的。

 

不過,本文不打算討論「世代」間差異造成的誤解以及誤解出現後該如何彌平,我想談一談囧星人說自己被誤解的那句話「社會是公平的」,為何透過囧星人的口被說出來之後,竟然引發網路輿論的強烈不滿。

 

我認為此一事件的關鍵並非囧星人所說的話是否被斷章取義,而是這句所謂的被斷章取義後說出來的話「社會是公平的」為何能引爆輿論不滿?

 

我們姑且斷開囧星人和這句話的連結,單單將這句話提取出來,也就是說,眼下的台灣如果有人膽敢主張「社會是公平的」,就會被砲轟。

 

為什麼?

 

或許你會質問,難道你不知道人們會生氣是因為「社會明明就不公平」嗎?

 

某種程度上來說,社會一直是不公平的,社會從來沒有公平過。然而,在台灣卻有某個時代或某些事情,有些人覺得很公平。

 

好比說戒嚴時代,你可能剛好出生的省籍有特殊性就能分得很多好處,像是輕鬆通過公職考試,在國家機器的升遷上也比其他人更有機會,某些人更是可以直接報考甲種特考。

 

那是一個絕對不公平的社會,但直到今天還是有一些人認為,那個時代很公平。

 

就像有一些人認為,「過去的聯考很公平」,我們應該回歸聯考制度,而且好像還蠻多人支持並且相信,「過去的聯考很公平」(現在的學測/指考不公平)。

 

然而,「過去的聯考真的很公平嗎?」以前的能力分班制度在一開始計就先刷掉了一堆人,只分配到次等資源,最後學習成果自然低落(這還不談家庭、階級、城鄉差距、師資等其他變項的干擾)。

 

還有一點很有趣,數年前有一本書《世界是平的》在台灣超級暢銷,這本書的內容大意其實跟「社會是公平的」很像,而且,作者並不認為這是扭曲理解世界而是認為世界真的是平的,「社會是公平的」。但在當年的台灣,其實也沒多少年之前,好多人相信,書還大賣超過二十萬本。

 

為什麼那個時代的台灣能夠接受「世界是平的」,即便當年的台灣還是不公平?

 

所謂的公平與不公平,究竟是什麼意思?

 

說實話,囧星人對「社會是公平的」定義和使用方式,就算還原了原本上下文意涵,還是有人無法接受,因為無法接受的人內心也有自己對於這些字眼的定義,且並不打算擴充之。

 

明明一點都不公平的聯考和威權戒嚴時代的國家考試與公職任用制度,卻有些人覺得那很公平,而且要是有人膽敢說那些其實一點都不公平,還會引來一堆輿論攻擊。因為那些人相信那個時代和制度是公平的。

 

之前有一個新聞學概念很紅,叫做「後事實」,大意思說,在這個時代,事實一點都不重要,關鍵在於對事實的理解,而這樣的理解取決於當事人的態度和立場。

 

也就是說,眼下或過去的台灣是否公平,或者更精準地說,是否比過去的戒嚴時代更公平,一點都不重要。有些人「相信」過去的社會是公平的而現在的社會則是不公平的,另外有一些人則是認為過去並不公平而現在比較公平。

 

就算說話者的原意沒有被扭曲且和我們相信的事實不同時,我們也應該只能以理性對話的方式溝通與論辯,而不是一聽到跟自己的立場或意見不同的看法時,就放任情緒爆走。

 

囧星人事件更值得關切的社會輿論背後的情緒如何嚴重干擾我們對於一個社會議題或社會事實的理解與討論。

 

我們社會上有一群人,只要聽到和自己的理解不同的意見時,第一時間就讓本能情緒淹沒理性思考,直接以情緒做出判斷,將理智擱置在一旁。

 

即便我們平常理性時常常嘲諷台灣媒體素質低落報導不可信,可是當我們從媒體報導看到一些能夠引發我們不滿情緒的言論或新聞事件時,往往也還是訴諸直覺反應而非暫停判斷,先查證再說(雖說查證原本就不該是閱聽人的責任,無奈今天的社會環境讓我們必須得自行查證媒體言論是否屬實的情況越來越普遍)。

 

生活的社會有沒有比以前更公平一些,或許見仁見智?但是我們社會在處理跟自己不同意見時的態度更讓人感到憂心,是比「社會是公平的」這句話是否被扭曲還要嚴重的社會問題,因為異見無法溝通會傷害的不只是世代之間的溝通,而是溝通管道全面癱瘓。

 

當一個社會無法以善意理解的方式處理、對待跟自己不同意見的人,都只用戰鬥性的姿態跟語言彼此對抗,是一種非常消耗能量且破壞互信結構的惡性循環,只會讓生活在這個社會裡的人更加不信任且彼此防備,這對需要凝聚共識才能一起解決社會重大議題的台灣來說,是非常致命的一個缺陷。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