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社群

人人當老闆 生活有感想 閱讀資訊饗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想不倚賴組織,靠自己專業在市場上行走的秘訣

By
on
2019-01-11

想不倚賴組織,靠自己專業在市場上行走的秘訣

文/Zen大

想不倚賴組織,自己靠專業在市場上行走,除了先在組織內將專業練到最強外,還可以透過經營社群媒體平台或網站,直接面對市場,後者殘酷現實會讓專業成長的速度會快很多。

之前讀了某網路大神的作品我是GaryVee:網路大神的極致社群操作聖經,提到幾個提升面對市場的專業力的技巧,簡單整理給大家參考:

第一,以記錄的心情寫下發生的事情,人們對記錄正在學習之事的容忍度較高,不會苛責。

第二,拼命不斷的生產原創內容,所謂原創,不單只是內容自己做,更重要的是獨特的看世界的切點(觀點),能讓每一篇原創內容都貫徹此一切點。

擁有原創視角或觀點的內容,稍嫌冗長,但卻比較貼近原創內容想要傳達的訊息。

這東西,其實大家都能做出來,只要清楚自己的品牌使命,獨特價值,商業模式,客戶族群的話。

好比說網路上有人專門把各種東西切成兩半的斷面秀,每一篇都是切成兩半。

至於所謂的拼命,大神說,是指下班後到半夜兩點之間,每周七天,他沒在管什麼家庭與生活平衡的,他說想要變強就得衝~

第三,把初期靠專業賺到的錢,全部投入專業的鍛鍊與推廣。初期發展所需要的生存經費,得從過往的儲蓄或其他地方來。

第四,不斷發信尋找可以聯名合作的單位或組織。

第五,如果有人開始黑你,攻擊你,要感到開心,代表你做對了一些事情且有了一些流量,如果沒沒無聞,是不會有人來攻擊你的!去問問那些大神級人物,誰沒有被攻擊過?他們有是怎麼面對這些?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眾聲喧嘩,只是不再對話的世代

By
on
2018-10-25

眾聲喧嘩,只是不再對話的世代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每天早上起床之後,相信不少人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打開手機上網或確認有無簡訊待讀吧?

 

在這個社群網站高度發達的時代,只要有心,可以跟世界上任何一個人聯繫,地球彷彿真的成了一個聚落,每個人都能串連結交往來。

 

曾經就有人重做「六度分離」的實驗,發現要與世界上任何一個人聯繫不再需要透過六個人,如今約莫透過三個人就行了,關鍵就是社群網站的崛起。

 

如此便利連結的通訊科技,讓每一個可以上網的人可以隨時和世界上任何一個人說話。傳遞訊息、表達意見的成本大幅下降,然而,如此便利溝通的網路空間,實踐了德國社會學家哈柏瑪斯所說的「理想言說情境」了嗎?每一個人都能透過網路平台充分對話與溝通意見嗎?

 

很遺憾的,情況與當初網路出現時的預想背道而馳。雪莉特克在《重新與人對話》一書中,深入檢視個人、人際與社會三大層面的溝通互動情況,發現人們雖然能夠透過網路對世界上任何一個人說話,而且也的確發出了大量的訊息,但是人們的對話溝通能力卻是不斷下降,甚至可以用崩解來形容。

 

如今每一個人都可以透過網路對世界說話,對遠方的人發布訊息,但卻不再「對話」,只是自說自話、各說各話,眾聲喧嘩卻沒有交集,彷彿各自平行的聲音線,往不知名的遠方傳布。

 

仔細回想一下,每天我們在網路社交平台上看到的大量訊息,特別是針對同一重大新聞事件發表的意見,最多的是各自留言表述意見,即便有不同意見者針對彼此的意見進行論辨惑攻防,常常也只是不了了之,甚至是更加頑固的堅持己見,無法包容或說傾聽不同意見者的說法的情況越來越普遍。

網路科技讓人可以更方便的說更多的時候,卻讓人懶得聽別人說,甚至根本不想聽別人說。雪莉在前一本書《在一起孤獨》也談過類似的現象,網路讓我們每一個人可以永不與朋友斷線的待在一起,但卻沒有讓我們變得更加親密,反而更加疏離與孤單,因為我們的心更多時候投往不知名的遠方而非眼前正和我們說話或待在一起的人。

 

網路創造了讓人得以輕鬆地同時進行多工的假象,我們好像可以一方面開會/上課/讀文章,另外一方面開啟其他頻道處理其他事情。短時間內貌似我們高校利用了時間,同時處理的遠方與眼前的事情,實際上,我們的大腦因著不斷切換且不斷渴求正向回饋的報酬而被網路科技制約,我們變得無法長時間專注在同一件事情上,非得在某幾個不同的介面間來回切換,以賺取讓大腦覺得興奮刺激的腦內啡的釋放。

結果就是我們雖然擁有史上最強的《連結力》,可以透過網際網路將全世界串聯起來,充分滿足人類的《社交天性》,實際上我們卻失去了專注力,這是為什麼《深度工作力》一書出版後引爆狂熱討論與分享,許多人赫然發現自己也一樣是網路成癮且難以專心,迷失在假性的多工效率中,實際上我們能做好的重要工作變少了,甚至我們連好好花幾個小時的時間讀完一本厚一點的書的能耐都失去了。

 

這也是為什麼越來越多人開始推廣「網路安息日」的概念,現代人需要學習適度和《手機分手的智慧》,謹記《老科技全球史》的提醒,科技並非越嶄新就越好,人們不應該執迷於嶄新科技的追逐,好東西不一定是新的,老東西也許對我們更好。

 

好比說,使用肉身跟朋友面對面接觸,不要總是透過手機或網路平台;線上課程看似能讓更多人接受教育,實際上更好的教學效果是來自面對面學習;筆記用手寫的學習與記憶效果勝過用電腦或平板…,因為我們的大腦是類比腦而非數位腦,而今的數位科技過度使用時將會讓我們罹患《數位癡呆症》而不自知,因為我們把本該由大腦自己處理的事情全都外包給電腦的同時卻讓我們的腦子變得更不靈光,而不活用腦子未來罹患阿茲海默症的機率可能會增加不少。

 

總之,是該坐下來好好檢視自己每日的數位科技使用情況的時候了?

 

記錄每天的使用時數與使用方式,有沒有頻繁的來回在不同數位媒介間切換卻其實根本沒有任何值得立即回覆的重要訊息?在與朋友或家人面對面接觸時會否不斷拿起手機來查看資訊但卻根本沒有新訊息進來?每天在網路上閱讀大量資訊卻根本不記得自己讀了什麼?對於跟自己不同意見的人是否越來愈沒耐性想聽完他們說的話?是否只在乎自己發出的訊息能夠得到多少讚與分享而非深度的討論與異見的交流?

 

如果上述問題有一項的答案是Yes,或許是該好好想一想如何找回與真實的人在真實的空間開展深度對話的能力,不要繼續在貌似無限寬廣的網路星雲中遨遊卻迷失了深度連結自己與好友至親的生命的能力?

 

 

 

 

主題書單

重新與人對話

在一起孤獨

深度工作力

連結力

後人類時代

社交天性

老科技的全球史

和手機分手的智慧

數位癡呆症

閱讀資訊饗 逆社會觀察

專業「無」價,因為專業已被民主至上的網路口水淹死…

By
on
2018-09-13

專業「無」價,因為專業已被民主至上的網路口水淹死…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最近幾年,每隔一陣子,媒體就會拿物價議題出來打,只要有企業敢漲價,打!

 

例如,連鎖小吃鬍鬚張每次要調漲滷肉飯價格時,都會被媒體修理。媒體總愛拿小吃店的滷肉飯才賣多少錢,來指責鬍鬚張的價格不合理。網路上也一堆鄉民附和,說鬍鬚張難吃,沒資格漲價!

 

那好,挑家人人都說好吃的店來看一下。就說鼎泰豐好了,鼎泰豐原本有一道醬油炒飯,因為加醬油下去炒要多五十塊,被媒體狠狠修理了一頓,覺得不過是幾滴醬油而已,成本才多少錢,竟然敢索價五十元?瘋狂狠打的下場是,負得起也願意付的老饕,再也吃不到這道美味,因為鼎泰豐不願犯眾怒,取消了這個服務,以後不賣這款菜色。

 

這兩個案例都很經典,經典在於,媒體自以為進行「專業分析報導」的時候,將別人的無形專業方面全都懸置,不許計價。計算價格只從看得見的原物料成本來評估,其他像是中央廚房的設置、人員實際薪資和手藝訓練等等所造成的成本差異,乃至因為專業而訂出較高價格一事,也狠狠被打臉了。

 

鬍鬚張的員工薪資和路邊的小吃攤的薪資是一個等級嗎?有興趣了解的朋友可以投履歷去試試看,台灣不少小吃單聘請的都是計時臨時工不說,沒有勞健保且薪資遠低於政府公布的最低薪資,因為這些小吃攤的競爭力就在於削價求售,薄利多銷。薄利多銷的背後就是薪資乃至專業手藝被剝削。

 

好比說,炒飯加幾滴醬油下去炒看似成本沒多多少,但想過沒,加了醬油的炒飯要炒得好吃美味的技術,且這個技術得要讓全部門市的師傅都同樣繼承,需要付出多少成本?

 

罔顧專業有價一事,不只餐飲業,各行各業都在發生。好比說設計業,一堆設計師都有被「隨便幫我畫兩下」、「只是畫兩筆竟然收這麼貴?」言論激怒過吧?

 

一堆自稱社會大學的人,抨擊真正科班訓練出身的公共政策專家的政策。經過異常艱難國家考試審查通過的法官或律師,被網路上只看媒體殘缺報導的犯罪事件抨擊為不專業…

 

在台灣,專業不僅不被重視,甚至還被反過頭來踐踏與嘲諷。

 

坊間有本書《專業之死》,認真而不失幽默的討論了專業之死的問題。

 

作者認為,這個時代有股以無知為榮的氛圍,知道自己無知不以為恥反而覺得很了不起。

 

之所以會讓人產生無知很棒的感受,作者認為,是民主社會的票票等值觀造成的結果。

 

相信人人平等的無知者,相信自己的意見和學者專家一樣等值,一樣該被重視。更要命的是,當自己的意見被否證時,這樣的人不覺得自己錯了,竟然產生專家的意見只不過是另外一種意見罷了?

 

公共議題的討論最常見,不少連個具體論證都說不出來的鄉民,卻以為自己成功打臉官僚系統所出台的公共政策。

 

社群網路的崛起更助長了每一種意見都能夠平等的發聲的機會,結果就是大量的普通人的非專業意見占滿了社群媒體與版面,專家的意見反而被淹沒不說,還很難被看見,因為來自專業的意見常常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完,且往往並不簡單,需要專門解釋,而願意耐心閱讀與理解的人並不多。

 

如果有在逛網站的朋友應該不難發現,在某些專家或意見領袖的文章底下經常會出現某些並不專業的外行人說著自以為打臉專家的外行話,還沾沾自喜。

 

還有一點也很致命,那就是扛著專業之名的專家,並不總是對的。由於現代社會的議題日漸複雜,專家就算秉持專業進行分析還是可能錯判,甚至有一些操守或能力不足的專家刻意護短而做出錯誤判斷,這些來自專家的錯誤,透過媒體被放大之後,輿論逐漸形成一種專家也沒什麼、也沒比我強的心態,專業卻順勢被鄙視了。

 

專家引用專業可能出錯,但不代表專業本身是錯的,但兩者卻很容易被混淆。且人們樂於引用專家所犯的錯誤來否證專業的可信度,一方面也是為了拉抬非專業的自己在發表意見時的合理性。

 

好比說投資理財領域最常見,的確不乏一些專業知識不足或是為了私利而推薦錯誤資訊給客戶的理財專家,但未必表示理財一事沒有專業,或是投資專家全都是騙人的。

 

作者還發現一件事情,網路搜尋引擎的發達,知識教育的普及也讓鄙視專業一事變得風行。好比說,如今只要會用網路又能閱讀文章的人碰到問題時都會自己先上網搜尋一番,讀了幾篇文章之後,竟會出現自己在相關領域的知識不亞於專家的心態,或以為自己已經成為專家,或認為自己有足夠打臉專家的知識,進而產生某種微妙的鄙視專業心理。當專家說了自己的理解有錯時,非但不能接受反而否定專家的說法,進而否定專家。

 

這一點在教育現場發生不少,所謂的怪獸家長,通常是知識水準不錯且工作收入不差並且自認為在子女教養一事上盡心盡力的家長。這些人就是不相信教師專業,認為自己比教師專業,進而出現凡事都要自己介入,還要指導教師做事方法。

 

專家被踐踏,專業被無視,固然有來自專業菁英圈自己的錯誤與失德,不過,民粹主義風盛行也是關鍵。某些見不得貌似沒有多厲害的專家卻做享名利的人,開始鼓譟民眾群起攻訐專家。在《解讀民粹主義》一書中,穆勒發現當前世界有一種想把上位菁英拉下來的氣氛,想解決上位菁英的民粹主義者經常以「我們才是人民代表」、「我們是沉默多數」的姿態來否定專家代表社會提出解決問題的合法性,且反對有專家膽敢提出與自己意見立場不同的意見(拒絕多元主義)。

 

反智主義風在知識豐沛的時代盛行,恐怕沒有比這個更荒謬而弔詭的事情。正因為每一個人都能輕鬆取得知識,讓人誤以為自己只要稍微認真一點就能超越專家,於是花了多年時間累積專業的專家被鄙視,各種專業學門也一併被無視。

 

在專業之死的社會氛圍背後,我認為是某種自戀主義的氛圍在上升。人們以為擁有了各種取得知識並散播知識的工具之後,就能變得無所不能且能輕易超越專業,於是不再尊重專業,反而不斷高舉自己,以為自己可以成為無所不能的存在。實際上,那不過是自己大腦所建構的妄念,越以為自己可以鄙視專業無視專家的人,生活中往往越是一事無成,是不願接受自己的命運的魯蛇失敗組的一種虛擬精神勝利法。

 

是的,某些連鎖店因為這些人群起在網路上用力抨擊而不敢漲價了。無法漲價就無法改善設備或改善待遇,整個社會被某種不要漲價的氛圍壓制,最後就是找來次級黑心品代替原物料,削減人事成本壓制薪資成長,而真正在承受這些勝利所換來的「代價」的人,往往也是在網路上最用力抨擊嘲諷專業需要尊重不值錢的同一群人。

生活有感想

臉書上通貨膨脹的朋友圈

By
on
2018-09-11

臉書上通貨膨脹的朋友圈

 

文/Zen大

 

以前,我的臉書友有數千人時,一堆藝文界名人或政治工作者,後者不乏後來當部長當議員當立委…,前者也是都很驚人。

 

特別是,某些人還不是我主動去加而是對方來加我的。

 

但後來,我發現即便是主動來加我的名人,會留言的極少,即便按讚的也少,只有幾位,所以後來我就全都刪了,覺得那是自己的一種虛榮。

 

以前有時候也會一時熱血,在名人的發文下留言,漸漸覺得,那不是好交流的理想情境,而且我話很多,與其留言不如回自己版上單獨寫一篇,也就逐漸沒了留言的興致。

 

不過,有件事得說一句,也權充紀念,有一位前陣子剛過世的某位名人,在短暫的臉書友時代,承蒙不棄寄了邀請來我也加了,他不時會按讚,偶爾會留言,但我因為實際上不認識,所以後來也都刪了。

 

但我想說的是,至少有心,這點很重要,雖然是小事,卻凸顯其人的行為處世~

 

名人誰都想結識,網路時代看似能夠直接跟名人互動或結為朋友,但,久了之後冷靜想想,就知道那只不過是另外一種朋友的定義,或者說,朋友的通貨膨脹。

也可能單純是我不太會以網路社群與人交談溝通,我總覺得一件事情要講清楚得說很多事情,而口語說話式的文字表達往往掛一漏萬,只會徒增誤會,我比較擅長直接寫一整篇說明一個想法,不太能同時跟很多人對話,所以就越來越懶惰於留言。

 

我這人比較市儈(所以不被文青或文化界接受,常被罵,包括我根本不認識的算是後進的人,對我罵得亦兇),但我很坦然,因為我沒有偷拐搶騙,也不圖虛名。

 

忘了是誰說的,總之是某個中國專寫辣雞湯的作家,意思是,那些名氣就留給別人去攢,我們想辦法賺點實際的錢財,把家人朋友顧好就好,人生當中有一些難關,需要靠真金白銀才能撐過,平日裡以為的朋友到頭來會伸援手的,少得超乎你想像。

 

我不想患難時見真情之寥落再給自己加幾塊落井石,就自己先做通貨膨脹後的朋友圈的逃兵了。

 

所以我經常刪臉書友,特別是原本就不是生命中認識的朋友,我常常酌情刪除,還請見諒,若有意再聯繫,再加我便是,但我也不能保證,不會再刪。

 

其實如果只是想看文章或留言,我的臉書已經全部都開公開,其他鎖的文極少,且就是自己寫給自己的一些筆記而已~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學姊」是柯文哲設計出來的嗎?

By
on
2018-07-17

「學姊」是柯文哲設計出來的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前一陣子,網路節目推出「一日市府幕僚」企劃,由主持人邰智源與台北市長柯文哲聯手做了一集節目。放上網路後,一周內點擊率來到六百六十萬,除了節目本身引爆熱輿論烈討論外,還捧紅了柯文哲的幕僚,「學姊」橫空出世,成為網紅,四處受人追捧。

 

人一紅,四方勢力就都想過來沾光或了解了解,於是便鬧出了一樁事件來。台北市議員王世堅的幕僚沈志霖要求「學姊」前去說明與網路節目合作的事情,卻在「學姊」進行說明的過程發現不對勁(有一大堆記者跟去看熱鬧),結果事後王世堅一方說,這整起事件都是市政府設計的。

 

「學姊」是柯文哲設計出來的嗎?

 

我也覺得是柯文哲「設計」的,只是並不是特別針對王世堅的助理,那只是意外的收穫而已。今年是縣市長大選,柯文哲有意角逐連任,從網路起家的柯文哲,這一次選戰的打法還是以網路為主要宣傳場域,自然會跟競選團隊一起「設計」各種各樣的事件行銷,丟到網路乃至媒體上去試。

 

「學姊」的爆紅,可能是在設計之內(在台灣,炒紅某個正妹捲起話題,向來不是難事)也可能是意料之外,無論是意料之內還是之外,懂得行銷的人都不會錯過這樣的好素材,自然得要善加利用。

 

王世堅議員本身也是擅長事件行銷的高手,要說找「學姊」去質詢是被設計,那真的是會讓人呀然失笑。如果不想被設計,可以不要找「學姊」去質詢不是嗎?只要不找上「學姊」就不會引來一堆媒體,自然也就不會有後續這一些事情的發生?

 

自己想沾「學姊」的光,搏媒體版面卻發現自己被人反將一軍,才跳腳的說是別人設計自己,有點願賭不服輸的意味,未免太小家子氣?!

 

話說回來,剩下四個月就要選舉,就台北市長選舉這一塊,無論是否支持柯文哲連任,都不得不承認,台北市其他候選人的媒體曝光率太低,議題操作能力太差,人家柯文哲一個據說根本不用付費的網路節目,一個爆紅的「學姊」,就能盤據各大媒體超過一周,引爆各種討論,其他候選人卻是不管怎麼拋政策或批評柯文哲市政都無法捲起一波像樣的聲勢?

 

不管支不支持柯文哲,不得不說,此次地方首長選舉,仍是柯文哲團隊最懂得設定網路與媒體輿論議題走向,要說這一切都是柯文哲「設計」的,某種程度是對的,而且我必須說,拜託其他候選人也「設計」一下柯文哲不要老是被「設計」,畢竟想選台北市長的政黨或候選人,要是不能像柯文哲團隊這般懂得「設計」事件行銷並在媒體或網路擴散,是很難掌握選戰的議題設定主導權與話語權,打出一場漂亮的選戰的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