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程度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當社會不平等加劇,會發生什麼事情?

By
on
2019-09-26

(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日前有則新聞,引發頗大迴響。

一位擔任在高級住宅區保全的父親,撿拾住戶不要的參考書回家,用立可白將答案塗掉後,給家裡的小孩使用。

之所以被新聞報導,是其中一個孩子申請上了台大醫科(另外一個上政大)。

在頂大無寒門的時代,這樣脫穎而出的新聞,總是能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備感激勵,不是嗎?

然而,身邊有些朋友的想法,卻不是感動,而是感慨,認為寒門上台大醫科的孩子,將來會很辛苦,因為那裏多的是成績好且家世好的學霸。沒有人脈光會讀書,要在那種高壓高競爭環境活下來並不容易。

更有人直言無諱的說,考上台大醫科又怎樣?將來還不是只能給開醫院的打工?

上述的感想雖然比較刺耳,卻也指出了一些殘酷現狀。

就算考上好大學,也不保證人生一帆風順

同樣是出身貧寒,靠努力考上頂大的張慧慈,在《乾脆躺平算了!?》一書,就大力質疑「讀書翻身論」。

或許對我們的上一代來說,考上台大,那幾乎是人生一帆風順的保證,而今,充其量是拿到一張稍微比較好的入場券,剛入社會時多幾個公司可以選,薪水多個三五千塊,僅此而已。

未來仍有許多不確定的風險。

曾經有人笑說,台大畢業生就業率不如成大等其他國立大學。這些人可能不知道的是,台大畢業之後出國深造的比例高之外,回家接家業的比例也高。也就是說,這些人的出身原本就不是受薪階級家庭,自然畢業後不太需要投身就業市場,另有其他謀生管道。

曾經有學者分析台大入學新生的社經背景,分析結果震驚了社會。台大新生有10%來自台北市大安區,富人階級(所得前5%)的小孩進台大是窮人階級(所得最後5%)的六倍,超過一半台大學生來自所得前20%的家庭。

如果說,考上好學校都未必能保障未來人生,那麼連考上好學校都很困難的時代,窮人階級要怎麼翻身?

難怪張慧慈的書名會叫《乾脆躺平算了!?》

就算很努力,勝出機會都還是很渺茫

《高學歷的背債世代》一書作者說的更直白,好學歷非但比過去更難拿,效力也遠不如過去。

更難拿的原因是,如今有越來越多手握資源的家長知道,孩子的教育學習培養要趁早且要盡可能給(加上孩子生得少,教育資源可以集中挹注)。也就是說,競爭變得前所未有的激烈。

窮人進不了好大學,某種程度就是社會不平等加劇的結果。因為有錢的人知道將資源挹注在階級鞏固上,提升自己孩子未來的生存機率,讓孩子拿下好學歷是只是教養軍備競賽中的基本配備,還有其他很多外掛得學。

為何當今時代神童輩出?林書豪可以出身名校,籃球又打得超好?為何十幾歲就躍升國際頂尖運動選手或演奏家的青少年越來越多?表現與成就越來越高?

不正是因為多數有能力栽培孩子的父母都知道,要盡可能早的開始挹注大量資源,系統性的培養,找最好的教練,讓孩子反覆《刻意練習》,盡早達到一萬小時理論的基本要求嗎?

當老虎伍茲的父親說他兩歲就開始訓練孩子打高爾夫,你想,以後想讓孩子進高爾夫界的父母,能不借鏡嗎?

曾經有個名人在一場大學的畢業典禮致詞上說,他覺得只要願意稍微努力一下,要贏過一半的人並不難。

我也覺得並不難,這番勉勵之詞聽起來也很熱血。不過,從結果論來說,光是贏過一半的人,並沒有實質意義,依然只是失敗組。

在美國的大學拿獎學金打球的選手,日後只有2%的人能進入職業球壇,其他98%都會被淘汰,然而,要能靠獎學金在美國的大學打球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是吧?

真正的競爭,是從超越其他80%甚至90%以後的同儕才開始,而且,越往上爬的過程,越艱辛,因為,其他人也都跟你一樣知道鍛鍊的方法,成功的秘訣,甚至可能比你出身背景更優渥,擁有更多資源協助其鍛鍊!

這就是社會不平等加劇後的結果,資源往前1%的人集中靠攏,勝利果實只分給最強的1%,贏者全拿的現象越來越明顯。富人階級為了不讓孩子往下掉,更是卯起來拚命。

透過制度法規的設定,打造鞏固階級不平等的高牆

美國曾經有個研究發現,戰後婚姻的配偶選擇上,門當戶對的情況日漸普遍,有錢人會找有錢人結婚,為的是鞏固自己的既有階級資源(是說從人類學的角度來看,婚姻制度被發明出來的理由之一就是鞏固家庭資源的傳承,不是為了什麼偉大的愛情)。

保障孩子能上好學校只是富人階級鞏固自身地位的其中一種作法,很可能還是影響最輕微的。

再好比說普通人賴以換取生活資材的就業,目前的趨勢是外包化與AI化,有保障的正職工作日漸稀少(除了少數專門領域工作外),越來越多工作被矽谷獲世界各地的新創公司以技術創新為名,改寫了各國就業市場的聘用規則。

工作的優步化、散工化、兼職化,被公關公司以彈性、自由等美好行銷話術包裝成一種新的生活風格,必須同時作好幾份工作才能養家糊口被美化成複業人生。

業務承攬制表面上看起來讓接案者收入變多了,然而,那是未扣除各種成本的營業額(同時也是將公司原本應該承擔的成本有效降低的方案,某些發案公司甚至要承攬方向其購買執行工作的設備),將各項營運個人事業的成本攤提後,收入是否還真的很高?

數字會說話,《終結失業,還是窮忙一場?》的作者說,自然是遠不如正職員工,還嚴重過勞。而且,這些新承攬單位只能承攬單一企業來的案子,發案方還可以想打折就打折,想停止發案就停止,想罰款就直接先扣除,權力極大且無人能夠制衡。

其他像是遊說政府給予投資獎勵,減免稅賦,再以境外金融方式避稅…,將社會上的財富盡可能攢在手上,築起各種制度高牆,將99%的普羅大眾擋在外面。

老人詐騙興盛,也許是年輕人翻身無望的奮力一搏

專門研究老人貧窮議題的作家鈴木大介,在《老人詐欺》一書中語重心長地提醒世人,之所以有越來越多出身地方城市的年輕人願意加入詐騙集團,從事老人詐騙,正是因為看不到未來的緣故?!

如果說,戰後經濟高度成長時期時認真努力就會有相對應的報酬的世界,如今的世界就是拚死努力卻只能勉強溫飽,合法的正常地向上流動管道幾乎都被封閉的情況下,青年世代發現自己只能被黑心企業剝削,賺得的收入只是勉強溫飽。反之,社會上有一些已經退休的老人,什麼都不用做卻能支領年金過活,且儲蓄金額驚人(日本高齡人口平均儲蓄金額約莫兩千萬日幣)。

這些有錢的老人手中攢著錢不花,壟斷財富,就算要花只會給自己的孩子或孫子,這樣的集體狀況讓出身貧窮的青年人感到怨恨,於是出現了另類的羅賓漢式正義,認為從這些富裕老人手上騙一些錢過來花也是合理的。

也就是說,老人詐騙橫行,也是因為社會不平等加劇的緣故。

為何越富裕的國家,社會問題反而越多?

雖然國力略為衰退,但整體來說還是遠超世界各國的美利堅合眾國,為何這些年來的暴力犯罪數字居高不下?校園槍擊事件乃至隨機殺人事件越演越烈?

《社會不平等》與《收入不平等》兩本著作的作者,共同將原因指向資源與所得分配不均,也就是社會不平等的加劇惡化。

同樣是富裕社會,資產與收入分配較為平等的國家,國民相對來說較健康、犯罪率較低,對社會的信任感也比較高,日子過得比較舒適;反之,雖然富裕但卻嚴重不平等的國家,國民健康狀況不佳,就連富裕階級都備感焦慮,社會信任程度低,演變出各種社會問題。

民粹主義的崛起,就是失敗組的反撲,既然認真努力工作也翻身無望,至少也要把上面的人拉下來陪葬。《當我們被困在同一艘船上》作者說,美國人之所以選出川普,那是因為傳統菁英階層背叛廣大民意,只顧強取豪奪,只顧自己關門分贓的結果。

如今的我們,明明生活有史以來最富裕最不欠缺的時代,卻有許多人在貧窮線邊緣苟延殘喘,很多富人過得焦慮不開心。

關鍵根源都是分配失衡、贏者全拿造成的社會不平等加劇,短時間內看來仍然無解,窮人的悲慘命運仍然不斷往外擴散蔓延,若無法有效遏止,最後人類社會將落入一種明明可以全面勝利卻全盤皆輸的弔詭困境。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捨棄不必要的完美主義,堪用就好也是一種經營方式

By
on
2019-06-07

應該不少人都有過類似的經驗:

 

那個產品文案寫那麼糟、網站做得那麼醜,功能那麼陽春…,怎麼可能會有人買?

 

結果,不但有,生意還蠻好,至少比自己好!

 

就像應該也有不少人覺得,我的文章寫得也不怎麼樣,真要認真寫也能輕鬆超越我(我個人認為超越我是不難),憑什麼我可以當職業作家,一寫很多年?

 

我也知道,有人就看不慣我經營的這個路線。

 

嗯,其實我很能了解,無論真心相信各方面品質都好才是經營王道,還是以美學鄙視別人進而高抬自己的優越感與快感,生活中私底下內心裡偶爾也會碰到真心想翻白眼的東西,不過,我會很快轉念,提醒自己,世界很遼闊,自己不喜歡的東西未必大家都不喜歡。

 

所謂的品質好也許有客觀標準,但是好品質的東西卻不是每一個人都買得起或想付,有可能好品質就得付出高價格,有些人是買不起,另外一些人則是認為這類型商品自己不想花這麼多預算?也就是說,每個人選擇產品或服務的判斷標準都不同,有些人遷就於價格只能選陽春但便宜的,有些人則非精緻細膩且高價不可,有些人視情況而定,有些人都可就看東西有沒有實用性…

 

挑選標準如此多元殊異的情況下,生產方順著客戶的需求刻意推出能放入這些人評比範圍的產品或服務規格,會是讓人太意外的事情嗎?

 

只能做得陽春簡陋且賣便宜的產品的商家,真的做不出高級精緻品嗎?或許是,或許未必。台灣有些小吃店明明生意很好卻硬是裝潢簡陋陽春沒冷氣,如果有客人問起,就回說賣這麼便宜了還要求那麼多,甚至回說想吹冷氣去找有冷氣的店,毋寧說老闆就是想抓住這個市場區間,以貌似簡陋好將價格優惠回饋給客人的感受傳遞出去,作為經營模式!

 

有些人考量的是市場需求而非個人能力與想法的充分展現,這無關對錯,這涉及市場定位與建構商業模式的想法。我記得有本書就談到,生意好的街邊小吃店的收入,其實比高級西餐廳好,因為週轉快,客人流多,成本低。

 

以我來說,認真花兩三倍時間下去寫和改文章,不是不能提升到更上一層樓,但是,我是評估過市場跟自己所經營的文類還有個性之後,折衷出一個範圍區間,作為寫作主力。

 

專攻可以快速完稿且對文字細膩度的要求不是太高(但觀點需求比較大)的市場,好讓我在有限時間內能夠創造出較高的稿費,拉高在市場存活的機率。

 

我無意批評,但的確存在的現象是,自我要求嚴格的創作者當中有一些人因為耗費太多時間在作品的醞釀與修改上,但市場並沒有欣賞或掏錢買單這樣的苦心經營,結果就是收入不足以應付支出而退出,或是得想方設法找補貼案來協助自己堅持下去,或是從事其他行業,把寫作當兼職。

 

但我的目標是寫作維生,寫什麼都可以,不一定要高雅創作部一定要流傳後世只要錢夠養家活口即可,所以我投入寫完看完多數人過兩天就會忘記的文類,且捨棄完美主義與文以載道,就把自己當成完成商業需求的寫手,寫出市場覺得可以的程度即可的文字。

 

社會生存比的不是單一作品誰接近滿分而是全體作品的總分,因此,我早早捨棄了完美主義,擁抱了堪用就好的做法,反正不是創作也無意流傳後世,少了一些包袱,就能多一分自在,還有繳完帳單能夠勝一點餘裕,不用過得太過拮据。

 

我常常說,好書賣不好很正常,我最常讀的社會人文科學作品都很棒,常常賣不了一千本。所以,不要覺得自己東西賣不掉是因為水準太高程度太好或市場不懂欣賞,銷售跟品質有時候有關係有時候無關,得視情況而定,很難一概而論。應該事先觀察了解市場,找出自己的對策,如果選擇苦心經營者,那就不要怨懟市場不買單,曲高和寡是市場特性,數千年來皆如此,難以撼動。

 

當別人一天能寫六百一千字,我能寫一萬字,而這個市場上的多數人又分不出兩者之間的差異,最後往往是寫得少的人離開。我相信好作品是能留下來的,問題是寫好作品的人的生存資金耗盡時就得停止創作,離開市場,後續未完成作品自然無法繼續問世,人往往也離開了市場。

 

市場是無法教育的,只能因勢利導,配合市場的程度,適度妥協,緩步加碼,等到市場接受了或給了較大的餘裕空間後,再慢慢和大家一起往上走。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經濟與生活

是現代年輕人程度不好,還是自己長大後的程度只能接觸到不夠好的年輕人?

By
on
2019-05-20

是現代年輕人程度不好,還是自己長大後的程度只能接觸到不夠好的年輕人?

文/Zen大

想起之前我家旁邊學校的一個新進老師,某天在跟另一個老師聊天時被我聽到。

 

資深老師問新進老師來學校還習慣嗎?

 

新進老師說,學校都很好,就是學生不比自己實習時的板中程度好(接著說了一些關於學生不好帶的事情)。

 

這些話,也許聽起來沒什麼,但我卻不這麼看,我覺得這樣的評價的思考邏輯有一個很大的盲點,那就是沒看出自己為什麼正式教職沒辦法選擇待在一個學生程度跟板中一樣,甚至更好程度的學校呢?

 

上述對話,在生活中可以聽到很多變形,但是,當我聽得越多之後,我開始反向思考,會不會並不是年輕世代程度不好,而是是有些人長大後自己的程度,只能接觸到那些自己認為程度不好的年輕人?甚至有時候,這些大人還會輕率概推,時下所有年輕人程度都不好呢?

 

那些動不動就說現代年輕人程度不好的大人,到底是現在年輕人程度都不好,還是自己長大後的程度只能接觸到不夠強的年輕人?

 

也許,面對自己的真實狀況才是最困難的功課!

生活有感想 閱讀資訊饗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在地想出版

關於挑書,請自己嘗試且容許自己犯錯

By
on
2019-01-19

關於挑書,請自己嘗試且容許自己犯錯

 

文/Zen大(歡迎來參加超快速讀書法)

 

大概是長年對外宣告自己熱愛閱讀,撰寫大量書評書介,也經常在部落格跟社群網站上推薦好書,更開辦主題讀書會與閱讀課程,因此,一直以來,經常會被問及的一個問題就是:「我對XX主題有興趣,可否推薦幾本書給我?」

 

雖然我會公開介紹一些書籍,但主要是因為我自己讀了喜歡覺得好或是工作上的需要,受眾是不特定大眾,寫下我覺得值得推薦的理由。

 

通常看到文章的人,未必會接受該理由並選讀該書,所以寫下這些推薦書的推薦文時,我不會太擔心對方是否會被我的推薦影響。那些文章更像是一個自我探索過程的紀錄,而不是給特定誰的建議!

 

不過,如果是個別的人,明確的詢問我,要我推薦具體書單時,我通常會拒絕。

 

因為,我不知道我認為合適的書,對於眼前這個人是否適合?

 

我不希望我覺得好的書,對方看了反而覺得挫折,畢竟雙方對於好的認知並不同。

 

因為就像書應該自己讀而不是找人幫自己讀一樣,挑書也應該自己來,不要太仰仗別人的推薦!

 

除非我對這個向我提問者有更多的了解,加上對方的需求十分明確,我才會考慮給予明確的書單。

 

取而代之的是,我會推薦一套自己挑書選書的方法給對方參考。

 

如果是面對完全陌生的領域,通常我會推薦對方,先去找一個藏書多的圖書館或書店,到該主題領域的書區,逛逛書架上的書,找該主題的歷史類或概論類的書。

 

舉例來說,如果對社會學有興趣的人問我,可以讀什麼書?

 

我會請他去社會學領域的書區,找一找社會學概論或社會學思想史之類的書。

 

找到之後,自己翻讀幾頁看看,如果覺得看得懂或有興趣繼續往下看,那就是適合當時的自己的書。

 

不要管別人對這本書的評價如何,只要當下的自己有收穫且能往下讀,甚至讀完後還能透過這本書找到其他的延伸書單繼續往下讀,那就夠了。

 

或許有人會質疑,那讀錯書怎麼辦?

 

說實話,這是另外一個常見的閱讀迷思,怕自己浪費時間讀到不好的爛書。

 

電影春嬌與志明裡講過一句很有道理的話可以借用在此,人的一輩子很長,難免愛過幾個爛人。

 

人的一生,讀個幾本爛書,說真的並不會怎麼樣,最多就是浪費幾個幾百塊或是幾個晚上的時間。

 

對於爛書,其實我有更正面的看待方法。

 

首先,某些人覺得爛的書,對你來說未必是爛書,那是因為他跟你的知識水準不同,對於覺得爛的人來講,指的是那些書的內容他都已經知道或覺得太簡單,所以覺得不足以推薦。

 

這個情況時,那本書並非爛,只是那個說爛的人不是其目標讀者。

 

每一本書都有自己設定的目標讀者和守備範圍,如果不是原本設定的對象來讀可能會出現並不正面的評價。

 

其次,是真的很糟糕的爛。

 

在我看來,能讀到這種書更是值得開心的事情。一個人要表現得自己的閱讀素養或思辨能力,就從能否挑出書中的錯誤並且明確批判或駁斥。

 

也就是說,能夠分辨爛書且說出理由時,代表一個人的分辨資訊真偽能力達到某種水準,擁有這種知識水準的人,未來人生肯定不用害怕碰到糟糕的資訊荼毒,畢竟這個是界上糟糕的資訊,藏在書裡的反而少,藏在日常生活裡的反而多。

 

至於看不出書籍資訊哪裡糟糕因此希望比自己厲害的人推薦書單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這樣會產生一種依賴狀態,不自己去鍛鍊分辨資訊的能力,只希望別人幫自己找好作品,那麼,是否沒有別人推薦自己就不讀書了?

 

要知道,那些可以有資格推薦書或被信任的人,過去的人生可能就是自己不斷閱讀,不斷試錯之後,才培養出一套判斷書籍內容優劣的方法?

 

好比說我自己,每年還是會買入並讀過一些覺得並不值得買或讀的書,但我認為,這些試錯的過程有其必要,也可以回頭想想,當初是什麼東西吸引我選了讀完之後覺得不值得讀或買的書?又是哪些地方讓我覺得不值得?

 

這裡面,其實也有很多值得探討與書寫的部分。

 

不覺得讀書這條路上,能自己練出這套能力是很屌的事情嗎?

 

如果還是害怕接觸糟糕的書,其實有幾個簡單的輔助檢驗標準,提供給大家參考。

 

當你從書店或圖書館挑到自己覺得有興趣有感應的書之後,可以上網查一查這些書的評價?

 

如果是你很相信的人物都推薦,那大概就沒什麼問題。如果都不推薦,那你就考慮換一下。如果有褒有讚那就更好了,代表書裡的討論能引發更多看法,好的作品通常沒有定論,而是刺激思考並讓讀者自己聯想出更多可能性。

 

除此之外,你可以看看這本書的版權頁,如果是信得過的出版社出版的書,或是該書作者的學經歷與出版資歷都不錯(出過很多書是一個不錯的指標,代表經得起市場檢驗),以及版權頁的銷售版次,如果賣得不錯的書,通常也許內容是簡單的一點,但必定有可觀之處。

 

不要太相信大神或知識菁英的評論,這些人的知識水準通常比較高,對於書的好壞的評價標準也比較高,如果您是新領域的初入門者,最高等級的神人的推薦或不推薦的參考價值不大,還不如勇敢一點相信自己的直覺,以自己看得懂得為優先,給自己一些犯錯的空間,不要怕選錯書或讀到不好的書,只要願意持續讀下去,有一天您一定能夠培養出自己分辨資訊真偽與批判劣質作品的能力。我認為這反而是最重要的閱讀理解能力。

教育與學習

學習的一大迷思是找錯仿效對象

By
on
2017-10-13
學習的一大迷思是找錯仿效對象 文/Zen大 最後一名的同學直接跟第一名學讀書方法肯定學了等於白學,兩邊的程度相差太遠,基礎完全不同,第一名能用用了有效的方法,最後一名聽了只能出現瞎扯淡吧這是的感受!? (先找個成績中下同學跟著學,等自己成績拉到中下了再往上跟中等的學,還能順利往上爬再去看那些前十名的同學的讀書方法...) 學寫作也是,我們被迫跟社會上最會寫的那群菁英學,學一堆根本用不上的技巧,搞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