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管教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當體罰成為施虐者自我合理化的藉口時…

By
on
2019-08-08

日前新聞報導,有個小孩被阿姨罰跪在浴缸中,最後溺斃。

一開始阿姨還推說不知道為何會溺斃?只是讓他罰跪,後經警方調查才發現,被體罰的孩子還被綑綁手腳,大概是不幸跌倒溺斃,想來讓人悲憤。

最近一年,虐童事件頻頻躍上版面,案件狀況都讓人不捨與憤慨,許多人的直覺是,這些家長或父母為何如此狠心?

甚至於每次有虐童事件登上媒體版面,便有看不過去的網路鄉民跑去包圍肇事者,追打肇事者,將肇事者妖魔化。然而,眼下群眾的處理方案,卻無助於減少虐童案的發生!

以暴制暴,並不能喝止未來的暴力發生!

在我看來,撇開性虐待不談,不少虐童案多多少少都和過度體罰牽扯在一起,不少施虐者替自己辯護的理由都是「小孩不乖,教訓孩子」…過了頭,出意外。

這也許是為何歐美許多國家,後來都開始推動零體罰?

的確,沒有體罰不好管教孩子,畢竟不是每個父母或師長都有心力跟餘力對孩子使用愛的教育,大人的生活本身也很辛苦,忙了一天回到家早已筋疲力盡,無力再用於照顧小孩。另外,也的確有一些孩子真的太過頑劣,好好說不會聽,不打好像很難恫嚇或讓孩子聽話?!

父母或家中主要照顧者因為過勞或其他原因,無法花時間對未成年子女施以勸說或引導的教育風格時,打罵變成了快速方便而有效的管教方法,將體罰是為子女管教的必要之惡。

然而,如果認為體罰是必要之惡並允許其存在,就一定會發生過度體罰導致的身體創傷,乃至不可逆的悲劇意外的發生!?

常常我們人並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理性,特別是體罰這件事情,下手是會越來越重的,隨著被體罰方也可能心生不滿,刻意以強度更激烈的手段違規或做錯事來對抗父母的體罰,在這種體罰與對抗的軍備競賽升級過程,遲早有一天不小心跨過臨界點時,就釀成了悲劇。

這裡撇開單純拿體罰當藉口,只是單純凌虐孩童的案例不談,我相信的,確有一些虐童案是從長輩的自以為在進行子女管教的過程,漸漸升級而未可知!?

遺憾的是,以眼下台灣社會的認知,一時半刻要讓體罰絕跡不太可能,即便法規明確不允許體罰,現實生活中卻是無法不體罰,因為有一些家長或師長甚至不知道怎麼愛的教育?畢竟,過去我的父母就是這樣打罵我把我長大等觀念仍然普遍存在大人心中時,體罰是很難禁絕的。加上體罰起來效果快速,對父母來說是好用的工具。

不過,有一點也許值得社會大眾思考思考?

如今的原生家庭早已不若過往,繼親、單親與隔代教養的不少,且若再加上經濟弱勢造成生活重壓的狀況,放任體罰子女的管教方式繼續發展下去,的確有可能變相淪為虐童,甚至讓體罰淪為大人發洩自己在社會生活上的挫折的藉口(假體罰之名行家暴之實)。

至少在這個基準點上,在保護孩子的生命安全的情況下,我認為,至少應該明訂某個年紀以下明確不能體罰(好比說十二歲),否則一律以傷害罪或沒收扶養權乃至教師資格的方式處理之。

家長拿體罰當藉口發洩挫折情緒這件事情,格外棘手,從系統論的角度看,家長會家暴或虐童,有相當一部分是因為社會生活受挫,特別是經濟的問題浮上檯面又不知如何解決?負面情緒無處發洩,最後只好回家打孩子或另一半出氣!

這些需要進行情緒管理的對象,很可能早就落入認知匱乏的窘境,長期情緒疲勞,就算學習了情緒管理的知識與方法,都未必有能力實踐。政府應該怎麼做,才可以以防堵經濟弱勢的成年人拿其他人的身體出氣,我想是個值得嚴肅對待的大問題?

唯有從系統的角度解決了根本的原因,才可能有效喝止經濟問題造成的家暴或虐童的問題。

所以我認為,政府除了給年輕家長公托或公幼還不夠,能否針對經濟弱勢或高風險家庭的父母或家中主要照護者給予必要的喘息服務或生活支援,令其有緩衝放鬆的機會,不要將過勞落生活挫折全然發洩到家人身上,也是很重要且應該被寫入社會福利政策中才對。

至於眼下的治標,則至少必須在法律方面更明確的畫出一條線來,保護孩子的身體自主權不被體罰的藉口侵犯,讓人們畏懼進而遵守不對孩子的身體施加任何體罰或傷害,以保護這些無辜孩子的未來。希望不要再有假體罰真施虐或是過度體罰一時失控造成的不幸悲劇發生了!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當父母管教子女影片上傳網路公開讓大家看時…

By
on
2018-07-01

(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這幾天有則爸爸拿衣架打小孩手的影片,迅速在網路上迅速擴散。

 

擴散的主因,我的觀察有二:

 

一開始是拍攝的母親搭配的旁白(大意是打小孩很療癒)激怒了一眾網友,後來則是來追究父母打小孩的網友被該名母親嗆「不爽不要看」、「沒人要你看」,並且封鎖反對他們打小孩的網友。

 

說實話,父母在合理的範圍內稍微教訓不乖的小孩,在台灣不至於引發喧然大波。雖然提倡零體罰的人不少,但也有不少人支持適度體罰(只要不是假體發真宣洩失控情緒)。此一事件之所以鬧大,關鍵還是在於當事人的旁白與回嗆網友的態度。

 

善意理解來看,旁白配上療癒字眼的母親,應該是一種自嘲的反諷式幽默(雖然我並不覺得幽默就是),想呈現帶孩子的辛苦與無奈。遺憾的是,當有人來質疑他設為公開的影片上的內容不妥時,選擇了最糟糕的回擊方式。

 

「不爽不要看」這個答案,在網路社會中,不適用於將內容設成公開的部分。當一個人將自己拍攝或撰寫的內容設成公開,就代表已經將媒介平台對世界開放,自然會引來廣大群眾的表態。而網路世界的生態是,任何事情都有多種不同意見,且內容製作者無法主張一定只能根據自己的理解來理解,必須接受廣大群眾的意見。

 

說實話,父母管教孩子的影片被網友圍剿的事件過去也發生過好幾次。如果上傳影片的父母真的是所謂的網紅自然應該知道這類影片過去在網路上引發的輿論爭議,既然自己也想上傳類似主題的影片,就應該做好心理準備讓公眾公審,要不然就不要設公開(但就算不公開如果影片內容超過某些觀看者的道德尺度也還是會被截圖爆料,這就是今天的網路時代),卻絕對不能說「不爽不要看」,因為在社群網展的內容散播原則下,有些人可能是被迫看了並不想看的內容,且公開即是將自己視為公眾媒體向世界播送內容,網路作為平台使用時並非只有享受權力與好處卻不用承擔該承擔的責任與義務。

 

在自己的帳號上公開內容就得接受公眾評論,這應該是非常基本的網路日常生活的常識了才對,更別說打算當網紅的人,絕對不能拿不爽不要看當拒絕被評論的理由。

 

反而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要好好思考,未來當我們設成公開發送出去的內容引來群眾圍勦甚至公審時,該如何面對?因為每一個人都有可能因為自己的發文與觀看者的理解落差而造成爭議甚至引來公審與圍剿,其後續影響或大或小,總之,絕對不可以輕忽或素樸的假裝不知道,否則淪為暗黑網紅恐將後悔莫及。

信仰主基督 教育與學習

當我家的乖孩子違法被逮時…

By
on
2018-04-04

當我家的乖孩子違法被逮時…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藝人狄鶯之子孫安佐在美國被捕,起因是孫安佐對外發表將進行校園槍擊的恐攻宣言,觸動美國社會的敏感神經。

 

事發後雖然不少人出面緩頰,就連李昌鈺博士都說,會這樣說不得體話的孩子在美國其實不少,但關鍵在於是否擁槍。原本李博士的意思應該是好好解釋清楚自己只是開了不恰當的玩笑,沒想到後來警方竟從孫安佐的住處搜出高達一千六百多發子彈,各種事證逐漸浮現,孫安佐似乎很難以只是開錯玩笑擺脫罪名指控。

 

本文沒有打算深入去談事件後續發展,更不想探討為什麼像孫安佐這樣的孩子會走上偏差之路。而是想談一談另外一個面向,這一面經常伴隨青少年偏差行為的發生而出現,那就是當事人的父母拒絕接受孩子的偏差行為,且多以「這孩子平常很乖」作為拒絕接受的理由。

 

在我們的想像中,「乖孩子」不會犯錯,乖孩子遵守規矩,乖孩子就是好人,好人不可能做壞事。做壞事的一定是壞人,壞人一定不乖。

 

其實,這是非常簡化且早已被許多實證研究駁斥的錯誤想像。

 

好人其實也會做壞事,壞人也不是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的都在做壞事,更重要的是,以事情的行為之好壞回推一個人是好人或壞人的判斷可能從根本上就錯了。一個人出現偏差行為,有可能是環境逼迫也可能是預謀已久,很難一概而論也不該一概而論,得根據個別情況來看。

 

也就是說,「我兒子很乖」完全無法作為這個青少年不會出現偏差行為的論據。

 

甚至在某些心理學者的研究中發現,父母眼中的乖孩子,反而容易出現偏差行為。日本知名學者加藤諦三就發現「開朗溫順的乖孩子,是精神上的自虐者,是無法信任自己的人,只想著透過取悅他人來獲得自我認同」,「乖孩子是裝出來的,為了表現出應該表現的自我而喪失了真正的自我,放棄了自己真心渴望的事情,只為了滿足/實踐父母的願望。」

 

也就是說,和許多父母家長想的不一樣,孩子很乖是不自然、不符合孩子本性且扭曲了孩子本然性格的偏差狀態。一個孩子若長久扮演乖孩子,其本真自我可能在此一不斷扭曲自我中喪失。

 

當乖孩子可以擺脫父母的期盼與約束時,過去因為扮乖而不能宣洩出來的那些壓抑扭曲的面相極有可能一股腦地發洩出來,化成更為鋒利的偏差行為。

 

就像有多次而頻繁的小規模地震讓能量正常宣洩,好過平常都沒地震去突然來一個大的。還未完成社會化的孩子有一些不符合大人期望的不乖、反叛等行為是很自然的事情,如果父母強行以權威壓制或形塑某種讓孩子只能展現乖巧卻不能宣洩情緒的生長環境,最後可能有一些人就會出現失控暴走的情況,因為乖巧多半是被規訓出來的扭曲狀態,那些無法宣洩的能量遲早會潰堤。

 

在教會裡,我們往往也不自覺的會以某種乖巧行為典範要求年輕的弟兄姊妹遵守(例如教會最希望青少年不要碰觸的性或異性交往問題),結果往往是無法遵守又不敢對外訴說或表現時,就話明為暗,走入地下化(偷偷在外面做,回家或在教會再扮乖巧迎合大人),在父母或教會長輩不知道的地方宣洩,有些人甚至因此而遠離的信仰。

 

記住一件事情,乖不是人類的本性,父母師長若強行以權威或道德禮貌等規矩要求青少年乖巧,過度壓抑的結果就是某一些人無法承受自我的扭曲而在某個關鍵時刻暴走失控。另外一些人或許沒有在青少年時期失控暴走,但心理學家發現,這些人長大成年之後在親密關係的態度上多會出現扭曲的行為模式,例如用過度討好對方來換取關係的維繫,卻在對方婉拒之時暴怒失控,或陷入自憐自艾,總之無法健康(平等互惠)的發展關係,釀成許多親密關係的不幸悲劇。

信仰主基督

人不能向上帝發怒媽?

By
on
2018-03-31

人不能向上帝發怒媽?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最近一位基督徒母親在其臉書發表的管教孩子發言,引爆鄉民網友不滿,紛紛到其臉書上留言。

 

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這對父母為了讓朋友參觀房子格局,事先有跟孩子說好需要讓別人到家裡來,但似乎在執行過程中,來訪家庭的孩子做了某些讓自己孩子覺得個人空間和隱私被冒犯的事情,於是對父母發脾氣。

 

父母一開始是耐心的道歉並解釋,但小孩似乎仍在情緒中完全不聽解釋,最後母親放大絕對孩子說:「有法律規定小孩必須擁有自己的房間嗎?或是父母必須給小孩隱私?私有空間和隱私不是小孩的權利,是福利,是恩典。是因為爸爸愛你,所以樂意主動給你,你們不可以反過來拿這個對爸爸發脾氣…」

 

接著還繼續說,「就像這世界是上帝造的,祂愛我們,所以讓我們享受一切。我們應該很感激很高興,不是生氣祂為什麼這樣做那樣做。我們只有感激的義務,没有生氣的權利。」

 

姑且不去談隱私權法律有沒有保障?以及法律沒有保障難道就不能存在這些複雜的論述(台灣的法律現在要保障同志的婚姻權,一堆基督徒還不是很生氣要推翻或不打算遵守)。扯法律就太遠了,而且人類也的確不是一直有隱私權的概念,所以就不談第一段論證的私有空間這件事情的是非對錯。

 

隱私權不是法律保障就是否可以跳到是福利跟恩典也有很多可以討論,篇幅有限就暫且不論。我猜想應該有不少基督徒看到第二段時覺得很認可,連帶也接受第一段的論述。然而,第二段的論述真的沒錯嗎?

 

從聖經歷史中我們不難發現,上帝愛的並不是乖巧聽話順服不犯錯的人類,而是不斷犯錯且始終學不會教訓的人類。人即便忤逆上帝,對上帝發怨言或生氣,上帝也依然愛。不然耶穌就不會為我們上十字架捨命?

 

神從沒說人不能忤逆、不能犯錯,只能順服,這是曲解聖經。詩篇裡也有很多埋怨上帝的話,或是向上帝埋怨的話,傳說中詩篇的創作者大衛王更是犯過不少低級錯誤,但他仍然是上帝所愛的。

 

這對父母應該讓孩子知道的是,即便我們在這件事情上有情緒,彼此都不能認同對方的看法,但無論如何我們還是家人,我們還是彼此相愛,而不是甚麼這是我給你的恩典,你不能當成理所當然。言下之意是想要住下來就得乖乖聽話,不然就把你給趕出去!小孩當然聽得懂大人話裡的威脅,當然會乖乖聽話,因為年幼的孩子還沒有自己賺錢養活自己的能力。

 

上帝並不會在人類犯錯的當下馬上就審判,而是耐心給人類時間跟機會,直到末日來時才審判,跟這位母親當下屢說不聽就放大絕根本是兩回事。上帝比較像是「即便我們彼此之間在這件事情上有不同意見,也不會馬上就告誡你這世界是我創造的你們是我創造的,不聽話就把你趕出去。」上帝非但不會把不聽話的趕出去,「因為神降雨給義人,也降雨給不義的人」,且萬一人要是真心悔改就會像接納浪子回頭的父親一樣開心不已。

 

這整段話最大的問題其實是拿自己比上帝,人無論如何是不能妄稱上帝更別說跟上帝比,而且還是要命的透過錯誤類比,以上帝的權威替自己的行為背書,雖然這類事情三不五時會在教會生活中出現,但我們都應該更警醒提醒自己不要犯了讓上帝替我們的言行背書的錯誤。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暴力恐嚇式管教下的認錯與乖巧不再犯

By
on
2018-02-09

暴力恐嚇式管教下的認錯與乖巧不再犯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時書)

 

日前藝人宥勝在臉書上貼出一則「管教」女兒的文章,引發網路輿論正反雙方的爭議。

 

事件起因於宥勝為了「教育」兩歲半的女兒學會收拾玩具,在女兒不收玩具的情況下,作為父親的宥勝最後選擇當場摧毀玩具,讓女兒了解不收玩具的下場(就是沒得玩且不再擁有玩具)。女兒看見心愛玩具被毀壞後痛哭,他再帶著女兒一起跟玩具道歉。

 

贊成派認為,小孩就是要管教,要教才會乖。反對派認為,這種訴諸暴力的管教方式只不過是用威脅恐嚇的方式迫使女兒就範,和過去一位網紅父親用砸毀烏克麗麗來教育女兒的行為如出一轍,都很不可取。

 

兩歲半的孩子,在社會學或兒童心理學的角度來看,對於社會秩序的認知還在發展建構過程,還在初期社會化的階段,會犯錯會做出成人社會所不認可的行為很正常,完全順著孩子的本性當然也不好,問題是,該用什麼方式「導正」,讓孩子學會「規矩」而不留下童年創傷經驗,導致人格發展被扭曲而影響日後的人生卻極為關鍵。

 

日本心理學家加藤諦三在《人生的悲劇從當個「乖孩子」開始》一書中提到「害怕遭父母棄之不顧的恐懼,幼年期曾遭受此一恐懼的孩子,長大後也很難擺脫其陰影。」這樣的孩子長大後會「不斷揣測他人心思,想方設法將他人注意力停留在自己身上,甚至願意幫對方做牛做馬。但即便拼命努力,還是會陷入不安與恐懼的泥沼,時刻緊繃神經。人的內心越是不安,越想牢牢抓住對方不放,越對對方的言行舉止敏感化,在意對方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總是害怕恐懼被討厭。這樣的人無法信任自己也無法信任他人(信任是一體兩面的,信任自己的人才會信任他人) ,為了留下對方而不惜迎合討好阿諛諂媚。」

 

想想宥勝這個案例,他的女兒之所以會聽話,未必是因為認知道自己不收拾玩具是錯的,而是因為父親生氣了。兩歲的小孩沒有抽象的普世性正義或道德觀,而是將父母當成絕對正義或道德的化身,因為兩歲的孩子若被父母拋棄就不可能存活,所以為了存活,必須認真討好照顧自己的大人,令其不產生想拋棄孩子的念頭或行動。

 

因此,大人若以拋棄或斷絕關係「要脅」孩子聽話,孩子幾乎都會屈從。因為扮演乖孩子,被父母稱讚與認同,才能夠順利活下來。

 

加藤認為,為了獲得認同而迫使自己扮演乖巧孩子,內心其實是恐懼不安的。而不成熟的父母會無止境的要求子女扮演乖巧,誤以為佔有、支配、控制、擁有,才是真愛。

 

結果「乖孩子成了不成熟父母的精神奴隸,忠實遵守父母強制灌輸思想的乖孩子,淪為父母用以滿足自己慾望的工具,並且形成某種共生依賴關係。」

 

選擇當乖孩子,就是自我扼殺,「乖孩子是裝出來的,為了表現出應該表現的自我而喪失了真正的自我,放棄了自己真心渴望的事情,只為了滿足/實踐父母的願望。」

 

加藤諦三在其另外一本著作《道德騷擾》中提到,父母或重要他人很容易就會以「我是為你好~」的姿態,要求對方「聽話」。但其實,這是名為愛的虐待,是道德騷擾,「以為自己為他人做了很棒的事情,其實一直在撕裂人心。一方面滿足自己想施虐的衝動,一方面把自己想成聖人。誤以為給付出的是愛,其實只是包裝過的虐待」,透過「以退為進,來綁架他人的心靈」,使其接受操控與指令不敢違逆。

 

「無法同裡他人的挫折失敗負面情緒,以為自己正在做很棒的事情(其實是在痛毆對方),一方面滿足自己的控制慾、一方面卻覺得自己是聖人。」

 

「不懂得人我界限,忽略他人的個性與心情,無視他人的心情與願望,不尊重他人的自主性與發展。」

 

「強迫推銷的善意,就是在壓榨剝削他人,施恩卻圖報就是強迫推銷,親切不一定就是好事。」

 

宥勝的作法,受到不少認同孩子需要管教家長的家長的支持,因此值得拿出來討論其做法背後可能在孩子內心所留下的傷害和負面影響。

 

尚未完成初級社會化的年幼孩童就是會不聽管教、不守秩序,不是不能教導其學會秩序,但是在學習失敗之後,應該保有被接納重新再來一次的機會,而不是當大人自己失去教導與包容挫折的耐心之後,就選擇以保證能成功的方式來「教導」規矩,當孩子為了消滅可能被斷絕關係的恐懼而屈從,為了被認同而扮演乖巧聽話守規矩的孩子時,他已經開始在扭曲本真自我,已經在內心深處留下創傷,未來的某一天將會因為這種不安全感的莫名焦慮而做出錯誤的人際關係選擇,傷害了自己與身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