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統戰

逆社會觀察

防疫超英趕美 請對台灣多一點自信

By
on
2020-03-30

(本文發表於上報)
這次瘟疫爆發後,絕大多數台灣人都跟政府一起認真防疫,不過,有一小部分人,卻拼命唱衰台灣的防疫政策,從禁止口罩出口,到堅持疫調、不普篩,不風城,都有意見。
任憑官方怎麼解釋,他們就是不聽。尤有甚者,抓住官方解釋的語句,製作稻草人,寫出「如果封城…」的報導。
與政府不同調的異議者,我發現大致上有以下的類型:
第一、認為能提出跟不一樣的意見,就是監督政府。
第二、不同專家的防疫對策的流派之爭,專業人士的理論對策的流派之爭。
第三、統戰勢力在扯防疫後腿,怕台灣的防疫成功會讓更多人發現中國與台灣的不一樣。
第四、雖然也愛台灣但是更真心相信中國強大,害怕得罪中國會讓中國對台灣不利,相信臣服跪拜,不惹怒中國,討好中國,跟隨中國腳步走,才是台灣活下去的唯一方法。
或許是過去黨國教育中的華夏道統論述作祟,或許是親眼看過高速成長期的中國的表面富麗堂皇,意志被懾服,真心相信台灣不能抗衡中國(白色力量與知識藍支持者中有不少)。
第五、還有打從心裡不相信台灣,認為國外的做法比較好的人。認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國外都在做的事情,台灣應該跟著做(從眾姓)。
說實話,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更是台灣社會普遍存在的心病。
若不是此次瘟疫爆發後各國防疫的荒腔走板,我自己過去也經常落入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迷思。日本比較嚴謹,歐洲有豐富歷史文化,美國科技文明昌明…。
從殖民地時代不被允許發展主體性,到威權時代未經同意而逕自強加在我們身上的主體性,長年被壓迫,導致習慣性的自我否定。
當年台客文化崛起時,不少人都認為很粗俗,無甚可觀之處,直接援引歐美日的精緻文化與之對比,輕易地就否定了我們自己土地好不容易發展出來的文化幼苗。
或許是台灣當慣了殖民地,我們很習慣以負面否定貶抑的心態,看待自己社會長出來的東西,不若歐美日等國家,會從肯定自家土地經驗的角度出發,將之發展建構成系統性論述,甚至擴散到全世界去。
我是受西方社會科學訓練的人,十分推崇西方科學實證主義精神。這次瘟疫卻讓我跌破眼鏡,素來追求精確性與重視實證資料的歐美社會,卻被WHO與中國的假資料耍得團團轉,輕信WHO與中國,甚至根本逃避面對防疫,跟我過去在書中所學大不相同。
要說大外宣修辭,已經癱瘓了過去西方社會素來自豪的邏輯思辯與科學實證主義精神也行,跪拜人民幣而對中國擺出綏靖主義政策,不敢得罪中國也可以,甚至將少數還敢說真話的科學家硬是打壓下去,拆了西方現代性的根本,著實可悲。
撇開瘟疫是否是人為病毒,是否是中國刻意往外擴散不談,這次瘟疫讓我意識到,西方社會過去所宣揚的那些特質,至少在國家層級根本施展不出來,而企業組織就算有此能力,若沒了國家守住邊界,企業再強也無濟於事。
國家的主權並不如過去新自由主義派全球化論者說的,可以丟掉了。反而我認為,未來國家的主權會再度揚升,會開始設立一些邊界阻擋過濾外來訊息,太過無邊界的自由流通,並不是全然有利無弊的事情,這個下檔風險遠超過往太平時期所創造的利潤之總和。賺十年的榮景,經不起兩個月的摧殘而倒下者大有人在。
而如果說,國族認同發展有所謂的歷史關鍵時刻,此次抗疫之於台灣,很可能就是了!如果最後台灣守住了,國民全體的自我認同感將會大幅上升,對自己是台灣人的自豪與榮譽感應該會來到史無前例的高。此後,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會不斷攀升。
能夠有此成就,當然是很多人的共同努力。只要團結且隨時警醒,抱持憂患意識,可以挺過風浪。
不過,我認為台灣還有一件事情很急需去推廣與改變,那就放下殖民主義心態,好好正視自己的主體性的發展與建構,不要輕易地以其他社會的論述否定自己社會正在發生的事情,逐步捨棄外國月亮比較圓的想法,放下拿來主義,發展自己的論述,我們應該對自己更有信心一些,台灣會逐漸走出自己的路!
聖經中,年少大衛打敗了巨人歌利亞,大不等於強,小不等於弱,我們不要妄自菲薄,我們是小國小民卻是好國好民,且能對世界人類做出屬於我們的貢獻,想讓世界接納我們,我們得先肯定自己的存在有其不可取代的獨特性,不是嗎?我相信瘟疫過後,台灣會有很長一波的上升榮景等著大家!

逆社會觀察

看事情要看大佈局的整體影響 不是執著某個細節的堅持己見

By
on
2020-03-23

他們並不只是攻擊張上淳的小孩出國,還攻擊陳時中的小孩的罷韓設計(把兩個成年人打成父母的財產似的小孩)。
同時間,在網路上一直呼籲鎖國斷航,阻止所有海外留學生回來…,否則就是對中國武漢的台商雙重標準(喔,他們都只說雙標)。
同時間,一堆中國留學生紛紛說要從台北轉機,確診也要算台北頭上。
台灣捐贈物資給邦交國,邦交國發的文章中提到中國台灣,就自己認領去自嗨,說我們捐贈物資卻被說成是中國的,拜託,台灣的邦交國當然承認台灣是中華民國的正統,因此稱台灣中國台灣是剛好而已~
總之,他們對台的攻擊是接二連三,並沒有中斷,且挑目前最辛苦的兩周防疫工作時間密集轟炸,其心可誅,非常邪惡!
不要說什麼分中國人跟中共,中共可以動員所有的中國人打大外宣當特務當生化武器,中共跟中國人就是一體的,不要被太平生活養出的素樸良善癱瘓了對共產黨的防範,看看歐洲被整個打趴就知道有多慘了!?
這不比平日,還可以在那邊說著人家的攻擊裡面的確有道理我們該檢討之類的鬼話,這就是想瓦解分化台灣的統戰與資訊戰而已,想炒高話題當然就是得挑一些議題加油添醋,虛實交錯,但其意圖邪惡至極,沒有其他了!
我對那種捍衛小細節的正確性,卻放過大主題惡意的言詞,很看不下去,人家發了一堆攻擊?你只拼命說張醫生小孩活該被罵,那怎麼不看看不譴責整個大外宣跟甩鍋瘟疫的佈局之惡劣呢?
根本搞錯閱讀理解的重點了!
資訊的解讀要通盤,抓脈絡抓大局,而不是淪於在碎片化的細節裡進行雞蛋裏挑骨頭論辯。
不要學馬英九只會堅持某個細節都己見卻不看整體佈局的影響好嗎?
替這些攻擊辯護的,都是中共的同路人~
最近許多旅外國人逃回台灣,此一現象引來不少鄉民的抨擊批評!
除了惡意帶風向者,也的確有一些人正在進行弱弱相殘的自我內部分化。
然而,別忘了,這些人當中有不少在一月的時候,才咬緊牙關掏出荷包中有限的預算,忍痛刷了機票回台灣投票,他們當中有不少人也是817萬的一份子,也就是今天我們之所以能夠守住第一波的原因之一!
如果不是這些人在選前積極遊說,投入拍攝影片鼓勵返鄉投票,請假放下課業與工作回台灣投票,我們還不一定真的能贏那麼多,甚至有今天的幸運?
出國的並不是都是想佔台灣便宜的天龍人,也有出國受教、工作,為台灣而打拼的人。
再者,我自己就知道有些朋友,雖然回來投票,但這次沒有選擇回來避難,難道我們不該出手幫忙仍然在海外而承受嚴峻遭遇的同胞嗎?
看事情要全面,有些事情就是概括承受利弊得失,你不能只要他們回來投票卻不接受他們回來避難,若留在島上的人如此勢利,這些人將來還會願意如此嗎?台灣還能有新一波的幸運嗎?

台灣想真正的獨立,被世界看見,散居世界的台灣人是必不可少的力量,他們能最直接傳遞訊息並且影響身邊的人,讓更多人看見並了解台灣。實際上很多人在國外努力,心繫台灣,不時幫台灣向世界發聲。

不要讓恐懼擊倒了自己的良心,說出了不合宜的話語,傷害了明明是我們應該保護與珍惜的同胞。他們是我們不可分割的家人,即便裡面有一些人比較不長進。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相信自己的直覺,覺得該迴避就迴避,免得淪為韭菜

By
on
2020-01-16

昨天有兩個人在粉絲團跟我說,某某粉絲團是統戰單位成立的,其中一個人還跟我說他跟沈伯祥求證過!

我說,那個粉絲團我知道,之前突然出現,大量發文,一開始看起來好像還可以,很快就覺得瞎扯文太多,我就沒看了,且設定成都看不到的狀態。

這些年從事評論工作,評論時事做久了,慢慢也養成自己一套直覺,會覺得有些人或事情不太對勁,且一旦有訊號出現,我都傾向相信自己的直覺,即便對方當時如日中天,我也都是能迴避就迴避,能不看就不看!

看了會想寫文章說點什麼,但有些時候並不適合去戰,我又不是特定政治勢力出錢養的,我還得賺錢養家,沒空參與太多可能會浪費時間又吃力不討好甚至被對方粉絲圍剿的戰鬥!

通常都是在我忘記了那些人之後,某天突然看到新聞或有人跟我爆料某某出事了,我才回想了一下,回覆大概都是如此,我很久不看了!

試圖對自己進行造神者,多是行銷與感人故事能力遠勝專業,雖是一開始會由自己擅長的專業本職出道,講一些絕對可靠可信且有效的資訊或批判來取信於公眾,但是,這些文字之所以能擴散主要是透過大量使用行銷技巧。

總之,當論述不再是建立在嚴格的論證而是開始使用修辭技巧,不管他人怎麼說,我都是能避則避!

以前只是看到一些蛋頭學者走紅後崩壞,後來則是一些網紅與意見領袖,再後來則是一些試圖讓自己冒出頭的年輕一輩,只能說,這東西跟世代無關,跟人是否開始抄捷徑或是原本就有機心有關。

撇開昨天跟我爆料的那位不談,去年底也有一位過去曾被封神的出事,而在我知道的一些小領域裡,也時不時有聽聞一些人出狀況。

當然,我自己迴避而還沒事的名單當然有(不用問我我不會白目到跟人說),某一些人現在還很紅但我知道其早期出道的手法或是文章中的問題,只是我不會主動去踢爆什麼(前面說過了,那沒用也只會替自己惹來麻煩,因為不可能靠推論讓所有人相信,只能靜待事件讓這些人曝光),我唯一會做的就是迴避不看!

我其實不太相信不要因人廢言這句話,這是個資訊氾濫的時,且每個人出來大量撰寫言論都有其目標設定,而九真一甲的言論最難被辨認出問題,最容易取信於人,所以,我通常是一旦發現有狀況就迴避,避免淪為韭菜!

最後,我只能說,人多的地方不要去,擅長修辭勝過嚴謹論證的文章要小心,小心那些很會煽動情緒的人,多學習,懂得給自己留個心眼,不要太容易變成韭菜被人收割!

願大家都能平安,不被收割言論或口袋中辛苦賺來的資材!

大員的通訊

熱衷負面表列缺點 不利開展文化主體性

By
on
2016-08-30
熱衷負面表列缺點 不利開展文化主體性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6/8/30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前幾天有人談到魔法阿嬤被金馬獎評審糟蹋的事情,其實,何止臺灣自製動畫被糟蹋,如果仔細觀察,你不難發現,臺灣社會有一群人,碰到新的流行事物或社會現象發生時,第一時間就以負面表列缺點的方式處理之。 這種思考邏輯,多半熱衷打壓本土長出來的文化,而如果再深入去看,都是誰在說這種話,你會赫然發現,若不是殖民統...
逆社會觀察

拿中國優秀論恐嚇台灣,是為了套利

By
on
2015-08-22
拿中國優秀論恐嚇台灣,是為了套利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新頭殼) 最近一篇稱讚中國學生學習態度如狼的文章出現在網路之後,迅速傳散了出去,點頭稱是者不少(一如不久之前假劉墉文章),直到有在中國讀書的台灣學生出面逐條駁斥,才稍微平息了一窩蜂的追捧中國而貶抑台灣的輿論聲浪。 其實,這類高捧中國而壓制台灣的網路文章,一直都有。通常寫這些文章的人,大多有中國居住或工作經驗,被天朝的壯盛震懾,從而相信了天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