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經濟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別人沒明確開口求助或沒付費,不要輕率提供建議

By
on
2019-09-08

以前在工作領域上有過幾次熱臉貼冷屁股,自作多情的經驗。

就是看到有些類近同行的人在社群網站上,提到自己接案不容易,稿費太低,生活艱難,肯請讀者打賞,收入緊張…,剛好我覺得這些人都作品都很不錯,於是就自己雞婆的去信,或提議合作一些活動,或自以為的提了一些關於強化商業模式的建議。

有給軟釘子的,有根本不甩我的(被年輕人已讀不回的感覺很糟)。

後來,我就不再自己主動做給人建議這件事,而且要做就得收錢(找合作還是會,但不再找完全不認識或文字中會透露自己不愛錢很標榜風骨的陌生人)。

想想,可能是我是太不懂行銷,有些人是嘴巴表面哭窮說辛苦裝可憐以示收入緊張,實際上未必,只是整體形象的一環。

爾後,別人沒開口尋求協助,都不會主動出手。

一個人在檯面上公開場合無論對外把自己說成什麼樣,我都不會當真,這有可能只是宣洩壓力或建立品牌形象的手法之一。

附帶一說,對前來向自己訴苦的家人朋友與另一半,其實也是要秉持同樣態度,即便訴苦看起來好像已經是要尋求建議,但其實很有可能只是想發洩情緒,並不需要我們的建議,只要同理安慰跟陪伴,陪他一起罵他想罵的人就夠了!

我有個熟人朋友最近就是常常給他老婆建議(他本質是企管顧問),結果弄得夫妻關係超緊張,他老婆成天對他發飆生氣。因為她不要建議要同理與陪伴!

即便對方很明確地開口,給了建議對方都未必會照做或做得到,此時也不能生氣或責備,只能耐心等候改變的契機到來時,再給予適當幫助!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當體罰成為施虐者自我合理化的藉口時…

By
on
2019-08-08

日前新聞報導,有個小孩被阿姨罰跪在浴缸中,最後溺斃。

一開始阿姨還推說不知道為何會溺斃?只是讓他罰跪,後經警方調查才發現,被體罰的孩子還被綑綁手腳,大概是不幸跌倒溺斃,想來讓人悲憤。

最近一年,虐童事件頻頻躍上版面,案件狀況都讓人不捨與憤慨,許多人的直覺是,這些家長或父母為何如此狠心?

甚至於每次有虐童事件登上媒體版面,便有看不過去的網路鄉民跑去包圍肇事者,追打肇事者,將肇事者妖魔化。然而,眼下群眾的處理方案,卻無助於減少虐童案的發生!

以暴制暴,並不能喝止未來的暴力發生!

在我看來,撇開性虐待不談,不少虐童案多多少少都和過度體罰牽扯在一起,不少施虐者替自己辯護的理由都是「小孩不乖,教訓孩子」…過了頭,出意外。

這也許是為何歐美許多國家,後來都開始推動零體罰?

的確,沒有體罰不好管教孩子,畢竟不是每個父母或師長都有心力跟餘力對孩子使用愛的教育,大人的生活本身也很辛苦,忙了一天回到家早已筋疲力盡,無力再用於照顧小孩。另外,也的確有一些孩子真的太過頑劣,好好說不會聽,不打好像很難恫嚇或讓孩子聽話?!

父母或家中主要照顧者因為過勞或其他原因,無法花時間對未成年子女施以勸說或引導的教育風格時,打罵變成了快速方便而有效的管教方法,將體罰是為子女管教的必要之惡。

然而,如果認為體罰是必要之惡並允許其存在,就一定會發生過度體罰導致的身體創傷,乃至不可逆的悲劇意外的發生!?

常常我們人並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理性,特別是體罰這件事情,下手是會越來越重的,隨著被體罰方也可能心生不滿,刻意以強度更激烈的手段違規或做錯事來對抗父母的體罰,在這種體罰與對抗的軍備競賽升級過程,遲早有一天不小心跨過臨界點時,就釀成了悲劇。

這裡撇開單純拿體罰當藉口,只是單純凌虐孩童的案例不談,我相信的,確有一些虐童案是從長輩的自以為在進行子女管教的過程,漸漸升級而未可知!?

遺憾的是,以眼下台灣社會的認知,一時半刻要讓體罰絕跡不太可能,即便法規明確不允許體罰,現實生活中卻是無法不體罰,因為有一些家長或師長甚至不知道怎麼愛的教育?畢竟,過去我的父母就是這樣打罵我把我長大等觀念仍然普遍存在大人心中時,體罰是很難禁絕的。加上體罰起來效果快速,對父母來說是好用的工具。

不過,有一點也許值得社會大眾思考思考?

如今的原生家庭早已不若過往,繼親、單親與隔代教養的不少,且若再加上經濟弱勢造成生活重壓的狀況,放任體罰子女的管教方式繼續發展下去,的確有可能變相淪為虐童,甚至讓體罰淪為大人發洩自己在社會生活上的挫折的藉口(假體罰之名行家暴之實)。

至少在這個基準點上,在保護孩子的生命安全的情況下,我認為,至少應該明訂某個年紀以下明確不能體罰(好比說十二歲),否則一律以傷害罪或沒收扶養權乃至教師資格的方式處理之。

家長拿體罰當藉口發洩挫折情緒這件事情,格外棘手,從系統論的角度看,家長會家暴或虐童,有相當一部分是因為社會生活受挫,特別是經濟的問題浮上檯面又不知如何解決?負面情緒無處發洩,最後只好回家打孩子或另一半出氣!

這些需要進行情緒管理的對象,很可能早就落入認知匱乏的窘境,長期情緒疲勞,就算學習了情緒管理的知識與方法,都未必有能力實踐。政府應該怎麼做,才可以以防堵經濟弱勢的成年人拿其他人的身體出氣,我想是個值得嚴肅對待的大問題?

唯有從系統的角度解決了根本的原因,才可能有效喝止經濟問題造成的家暴或虐童的問題。

所以我認為,政府除了給年輕家長公托或公幼還不夠,能否針對經濟弱勢或高風險家庭的父母或家中主要照護者給予必要的喘息服務或生活支援,令其有緩衝放鬆的機會,不要將過勞落生活挫折全然發洩到家人身上,也是很重要且應該被寫入社會福利政策中才對。

至於眼下的治標,則至少必須在法律方面更明確的畫出一條線來,保護孩子的身體自主權不被體罰的藉口侵犯,讓人們畏懼進而遵守不對孩子的身體施加任何體罰或傷害,以保護這些無辜孩子的未來。希望不要再有假體罰真施虐或是過度體罰一時失控造成的不幸悲劇發生了!

閱讀資訊饗 教育與學習

孩子照著(臉)書養,真的就能成材嗎?-關於教養,到底是誰在教養誰?

By
on
2019-07-14

(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子女教養問題,大概是台灣父母最焦慮的事情了吧?!

孩子到底要怎麼教,才能小時有個開心童年,長大又具備國際競爭力、不會輸在起跑點,相信是許多父母最想要找到的方法秘訣吧?!

也因此,坊間教養類的書籍,始終歷久不衰,臉書崛起後,各種與子女教養有關的專家的臉書粉絲頁,更是群聚無數家長,熱切的追讀與討論各種與子女未來有關的文章(然後,往往被激發出更多需要解決的焦慮不安)。

父母之所以會有教養焦慮,內在原因不外乎兩種:

第一種是自己過去的童年不開心,無法認同父母教育方式,並且自己長大後的人生不夠成功,所以希望孩子將來不要像自己一樣,希望給孩子一個好環境。

另一種則剛好相反,年幼生活很開心,長大後也過得很不錯,希望小孩未來也能過得好。

眼尖的你或許發現了,上述兩種分類,幾乎囊括了所有父母的心態。

而造成教養熱潮歷久不衰的外部原因,藍佩嘉教授在《拚教養》一書中從社會學的角度,點出關鍵很可能在台灣社會變遷。

少子化、台灣經濟進入發展停滯期,加上全球化競爭日趨激烈,讓許多父母都知道應該給子女更好的教育,讓孩子未來能夠活得比自己好(這個好可以有很多種定義,在此姑且不談),且因為少子化的緣故,父母可以將資源有效挹注在子女身上,不若過去家庭資源缺乏的時候,要不放牛吃草,要不只能將資源集中挹注在其中一個子女身上(通常是男生,即便女生看起來更有希望透過教育資源挹注而翻身)。

台灣的家長就在內外交相逼的壓力下,即便身處不同社會階級,能夠給孩子打造的安保策略也不同,想達至的理想目標可能也不同,卻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走上積極教養子女這條路。拚教養,成了當代台灣家長不能不做的事!

然而,這麼拚,成果有比較好嗎?

如果有,為何被叫做草莓族、果凍族,沒有抗壓性的年輕人好像越來越多?

在《拚教養》一書中,藍佩嘉教授及其研究團隊,針對挑選了四種學校類型進行參與觀察,並且根據四種學校類型的家長階級屬性,挑選田野調查對象,再比對近年來台灣的教養類暢銷書名單,最後彙整出了一份可以稱之為台灣家長拚教養的理念型藍圖,將不同社會階級的家長根據其意願與資源,分出了四種教養類型。

藍佩嘉教授的研究發現,並不一定是資本總量高的家長,就一定會走虎媽式的高壓教育,讓孩子非得成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生勝利組,也有一些家長認為只要孩子過得開心就好,願意令其適性發展。

另外一方面,有一些家長的資本總量較低,積極希望透過教育讓子女的未來能夠翻身,不要再像自己一樣,所以再苦也不能苦孩子,盡力給孩子最好的教育資源,甚至嚴格要求子女的作息規劃。

上述三種,相對來說都還算好,最讓人唏噓的是,父母資本總量低,生存都有困難,也就是所謂的《不穩定的無產階級》,在台灣可能是打零工的藍領階級,經濟的窘迫使其就算想讓子女透過教育翻身都有困難,只好被迫選擇讓孩子順其自然的發展。

也就是說,如果可以,父母其實不希望子女只能順其自然的成長,而是可以得到更多的外力介入與幫助,令其透過教育資源的挹注而擺脫眼下的生活困局,只是因為得不到外力援助,只好自暴自棄的合理化自己剩下的選擇,讓孩子自然成長。

就算貌似讓孩子適性成長,也是有父母的資本作為後盾支撐,其實也是一種刻意介入的結果,好比說舉家搬遷到不強調競爭的非主流學校就讀,表面上讓孩子能夠有快樂童年,但其實是父母有自信能靠自己的能力補強學校所不能給的教學需求。

雖然《拚教養》只研究了一些國小學生及其家長的教養方式,欠缺長期追蹤,無法了解這些教養策略未來的成果是否一如父母當初的期望?

但如果我們參考其他關於教育社會學的研究,或許可以猜出一些端倪?

其實對於教養熱,長年以來我一直有一個疑惑,照豬養真的不如照(臉)書養嗎?

撇開生理上的照顧不談(餵食方式與食物內容),我說的是關於教育資源的挹注,也就是學才藝或擠身名校這些事情。

好比說過往台灣有不少人,學歷雖然不高(甚至是放牛班的孩子),卻白手起家,完成階級翻轉。現在許多人讀到碩博士,出社會卻連找份好工作都有困難!

羅伯特普特南的《階級世代》一書,明白指出,能夠透過教育翻轉階級的只有作者生長的1950年代,近年來的教育資源已經成為階級固化的幫兇,教育制度並不幫助代際流動,有錢人能夠透過各種方法讓子女繼續留在原本的階級,即便不將子女訓練成成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才,也能憑藉本身的雄厚資本與人脈繼續令其活在自己的階級,而貧困階層的孩子,分到的教育資源微不足道不說,就算很拼命,也未必能夠翻身,因為起跑點已經遠輸給其他優勢階級。

 

再加上國家允許高學費的《低等教育》對弱勢族群的就學者進行合法掠奪(畢業後揹了滿身學貸,成為百萬負翁),出社會後就算僥倖找到一份收入還可以的工作,也只是淪為《被壓榨的一代》,收入在繳完稅,付完貸款和過高而不合理的生活成本後,所剩無幾,根本無法進行資本積累更別說階級翻轉。

 

那麼,是否真的都沒有透過教育翻身的希望?

倒也未必,只是比以往前困許多,而這一點更凸顯了一件許多認真投注資源教養子女的父母未必想面對的殘酷真相,那就是,資源挹注在教育上要達到能夠讓子女階級翻身的地步,除了量夠多之外,其實還需要運氣。或許你會發現,子女是否能夠成才,與其所身處的時代、環境跟際遇(選擇的產業、結交的朋友或另一半)可能更有關係,教養並非子女成材的必要條件。更直白的說,許多人可能誇大了教養對子女未來人生發展的重要性。

因此我覺得,拚教養這件事情,真正受益的未必是子女,而是家長。家長之所以拼命拚教養,為何有那麼多不同階級出身的家長都共同對教養一事感到看重並且不惜丟入龐大資源來促成?

很可能是家長們透過拚教養緩解對子女未來發展的焦慮外,還有個人親職身分認同的鞏固。不管出身什麼階級的父母都希望把子女養好,是因為社會對於父母應該善盡子女之教育有相當程度的期許,這故社會壓力讓父母喘不過氣,非得做點什麼不可,好向世人證明自己是個好爸爸好媽媽。

畢竟人類並非一直以來都是積極扮演好爸爸好媽媽角色的存在,早年高死亡率且將子女當成勞動力看待的時代,生養子女是為了勞動力與家族延續,未必看重子女未來的發展,甚至某些出生只能繼承家中工作的時代根本沒有未來發展可言。在過去,親職未必只能以積極養育子女成材的方式來呈現,也有一些父母根本就拋棄子女不管,或放任子女自生自滅,但是,子女也未必不成材。然而,如果當今有為人父母者敢讓孩子成為勞動力,別說身邊的人會批判,國家都會介入監管。

總之,時代與制度讓父母成了必須好好照顧子女的社會角色,無論有沒有餘力或心意,至少表面上得做出樣子來。

雖然,藍佩嘉教授在《拚教養》一書最後從制度結構面的改善提出了不少良好的建言,像是改從照護而非教養的角度看待子女教育,整個社會的人都應該協力支援子女照護,甚至推動更多制度變革。

長遠來說或許有機會達成理想,但是由於個別父母的子女教養的時間不長,最多也就是到上大學,很多家長只怕早已被焦慮所困,且無力等待理想環境的到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繼續以既有的社會資源與階級身分去替自己的孩子尋找最好的保安策略,走新自由主義式的個人培力賦能路線教養子女,即便從宏觀面來說會落入某種教養軍備競賽,孩子被迫得受過多於所需的栽培,好讓父母對子女的未來不那麼焦慮。

再者,教養熱所創造出龐大的產值,也許也是讓教養熱將會繼續被積極擴散的原因,因為業者不可能自行將到嘴邊的肥肉給丟棄…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年輕時找工作,找有機會制定新規則的組織或產業

By
on
2019-06-21

畢業季最常被聊到的主題,就是找工作了!

關於找工作,不同人有不同的考量,不過,大體來說,撇除專業不談(除了少數領域的社會新鮮人可以畢業就以專業進入特定組織任職,多數人都是一邊摸索一邊建立專業,起初靠的是自己的年輕與基本勞動力素質換取入行資格),薪水與組織型態往往是許多人在乎的事情。

薪水高還是低,有些人看眼前(現在高或穩定比較重要),有些人看未來(未來有發展性比較重要,眼下薪水低但能累積實力可以接受),有些人看總數(某個工作一輩子累加起來的總金額),大體不脫這三種範疇。

在我看來,薪水的選擇有時候連動到原生家庭,如果自己必須承擔原生家庭開銷,當下多似乎容易成為首選,如果不需考慮其他人的需求,我會建議找有未來發展性且總額仍然難以估算出上限的。

然後,如果可以,從系統論的角度觀察一下自己選擇的產業或公司的未來是否有前景(像我當年放棄出版業,就是覺得出版產業在系統中可創造的收益難以有效成長)?如果成長空間不大而自己又必須賺取足夠多的收入時,不要選擇太有理想性質的工作,不要為了抽象理念跟自己的人生中的真實帳單過不去。

說完薪水,談一下組織。

我這人大公司跟小單位都待過,後來更是成為自雇工作者。

以前我認為,選公司是看個人的性格能否與組織文化配合,以及個人是否擅長處理組織人際關係或辦公室政治有關。

後來我認為,除了上述考量之外,還應該從系統論的角度來觀察,我的結論是,不管善不擅長辦公室政治或人際關係的處理,如果可以,都不要在年輕時就進入產業界中的龍頭或大型組織,也就是不要貿然成為大型組織的螺絲釘,即便你是一個追求穩定勝於冒險的人,因為當下選擇的穩定可能成為未來不確定下的風險。

年輕時就進入場域核心權力中樞,且忙於此中的事務而無暇顧及環境變化者,中年後往往會被更大的外部體系的變革衝擊而失去應變能力。如今是大環境不斷變動的時代,就算是大企業也可能被併購而消失,如果你待的大公司屬於被併購方,那可以說未來職涯等於結束,但是,公司會否被併購不是你能事先知情的,這種不可控制的風險,讓自己被他人決定而無法翻盤的情況,應該在年輕時建構生涯規劃的道路時就盡可能減少。

非要進入大型組織或主流產業,且相信自己有能力往上爬的人,還是得解決上述的系統風險的可能衝擊,此時的解決方法是,永遠要跟異議份子結交,與邊陲保持某種友好關係,在既有組織內置入可批判質疑現狀的聲音常保暢通的管道。因為這些人往往是下一個時代的規則的開創者,或是比較能夠早於其他人看見市場的變動趨勢,也因為身處邊緣能夠較早做出應變之道。

或者,更好的做法是,年輕時先到邊陲或小組織歷練,不要太早進入核心,甚至永遠不要選擇進入既成規則建立起來的場域核心,而是從邊陲開始發展出另外一套規則與新場域(持續進修保持開放之心接受外部訊息這些已經是未來求生的基本能力,有做是應該的)。

翻成白話文,年輕時不要進入時代主流的產業或企業集團,選擇新興產業或新創公司,自己打天下而不是直接去已經打下天下的組織任職,中年以後抗變動能力應該會好一些(如果沒有被時代或場域規則給淘汰掉的話)!

還想多了解相關主題嗎?可以參閱Zen大的職場煉金術文章區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經濟與生活

大兼差時代,不管要不要離開職場都應該懂的事情

By
on
2019-05-05

 

不管叫斜槓還是Soho也好,分享經濟或零工經濟也罷,這些概念說的其實都是同樣的事情,這時代隸屬於組織的正職好工作越來越少,分散在市場上的零碎工作日漸增加。不管你喜不喜歡或認不認可,大環境趨勢已經形成,未來世代有越來越多人無法單靠一份工作養家,必須同時兼差很多工作或是有一份主業之外還得兼差…,毋寧說,如今的時代,很難找到好的正式工作卻很容易就能找到兼差工作。

 

不管想不想完全離開職場,都可以利用自己的專長甚至出賣自己的體力,賺一些錢。

 

或是學一些扎實的投資方法,穩健創造一些額外收入。

 

補貼正職收入不足以養家,或是幫自己儲蓄老後生活資本。以台灣為例,長年以來,隸屬勞工階級的九百萬勞動人口,僅一成七的人月入超過五萬元,月入不到三萬者有數百萬,這其中有不少應該是從事排班或計時工作或派遣工作,也就是俗稱的非典型勞動,收入難以隨著年資成長,但生活中必須支出的開銷卻可能逐年增加。

 

如今可以做的兼差工作項目極多,一鍵獲利一書中甚至幫大家整理出了很多可以出賣自己專業或時間的平台系統,只要上去登錄,就可以有機會賣出自己的專長或時間,換取收入。Uber或是兼職外送或是幫忙排隊只是比較常聽見的兼職項目,實際上還有很多可以做的工作。

 

就說我自己,還沒開始正式職業寫作之前,上研究所之後,就開始寫作,接出版社的校稿工作,擔任叢書編輯,幫環工公司做問卷調查與跑統計分析,幫忙到展場推銷,當公司的行政小弟,當考試家教,翻譯圖書等等,做了所有我可以做的工作,甚至做了很多想都沒想過的工作。

 

大概從研究所開始一直到Soho工作穩定的十多年間,我每天都會上人力銀行找兼差或外包工作,找到合適的我就寄履歷過去應徵,反正寄履歷不用錢,有機會就談,能做就做,盡可能做。離開職場之後,為了讓自己活下去,我也不只寫作與投稿,還兼差做很多工作,就是為了想辦法活下來撐到可以靠寫作維生為止。掙扎過程再辛苦,都好過沒有盡力而失敗的懊悔,所以,當初我就是拼命找兼差做,能賺錢且跟本業有一點關聯就接,沒在管什麼形象的,卻也因此扎扎實實的做了很多很多類型的工作,豐富了自己的人生旅程。

 

扯得有點太遠了,如今的時代,甚至連認真好好寫部落格也有錢賺(有些網站可以接到最基礎的業配,雖然錢不多但可以累積資歷跟發表機會;另外就是網路廣告收入),或是做團購導購,總之,如今的時代,金流物流人流都可以自己想辦法建立起來,網路與社群崛起更是積極的去中介化,讓人未必要靠組織,自己就可以直接面對市場。關鍵是你準備怎麼使用你下班以後的時間創造額外收入?至於欠缺的能力或方法,網路上都找得到可以借鏡參考或學習仿效的對象!

 

未來的時代,很可能就是一份工作難以養活自己(所謂的非典型工作或是Macjob越來越多),或是不身處職場但是靠著打各種零工與兼差養活自己的時代,因而在兼差領域裡也出現了可以幫自己向上提升與增加收入的一些方法學,這是有志於獨立自主者或是下班後想接點兼差增加收入者必須要去思考跟鍛鍊的部分。

 

前幾年舉辦了Soho主題讀書會和我自己的廢文變黃金分享會,後來兩場活動各將其中一場拍成影片,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此一網址,希望每個人都能從一些零工兼差裡累積到自己需要的額外資金,不管用來支援老後或是現在的夢想實踐,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