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經濟

職場煉金術 經濟與生活

沒有落底,哪裡會有便宜能撿?

By
on
2020-03-10

最近想起鄧特二世,那個晚一年才開始發生的預測(但是,不知道最後是否會如他所說的那班慘烈?)。
大系統晚個一年,其實算準的(滿多人都神話預測,覺得得分秒不差才叫預測神準),只是發生衰退的理由好像出乎意料。但是,理由不重要,總之會循環,總之會有起落(所以巴菲特才說,預測其實不重要,要能穿越預測,牛熊市都能活的好。這是另外一派的觀點,我也很認同,但是暫且不說)。
不知道這次人為的強行修正的效力還有多少?
金融海嘯後的量化寬鬆造成的全球實質通膨(我認為金價與都會區房地產對應的才是貨幣的真正購買力,實質上從金融海嘯之後跌了三倍)都還沒消化完…
不過,有一點跟以前不一樣,二十一世紀後已經展現了好幾次。那就是現在的景氣週期運作速度,越來越快了。看來實體世界也被迫追上數位世界的摩爾定律(象徵意義的說法)!
往後,每個人一輩子都得碰上七八次這種大型衝擊,平均十年一次,甚至更短。真的不能再繼續成長時就忽略風險規劃,不能再不惜一切代價梭哈成長,要能為下檔做準備。
賺十年多頭撐不住一個月的衰退,有問題不是景氣循環,而是不肯早做準備的人。
我個人因為各個人因素,加上所學(社會學,社群主義,風險社會等)對系統的不夠信任,長期以來,向來都只看避險(俗稱看空),放棄高端成長。選擇從事Soho工作其實也是當初對組織開始西進的避險,覺得待在組織裡存活不易,應該及早跳脫。
我是覺得,能活下來才是真的,其他都是浮雲。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過度傾中、寄生天朝的體質怎麼化解?

By
on
2020-02-29

(本文發表於上報)
武漢肺炎的疫苗,我相信不久後就能順利問世,幫助世人解除危機。
然而,因武漢肺炎而起的各種併發症與後遺症,該如何解決?
好比說這一次疫情在全球擴散,某些與中國關係越特別好的國家(如南韓、日本、義大利),似乎疫情也越嚴重。
這些國家的民眾自己都發現,主政者不敢在病毒入境的一開始就祭出雷霆手段(停航或禁制中國人入境),將病毒防堵於國門之外,甚至還反向捐贈防疫物資與金錢給中國,導致自己國內疫情爆發後,國民無防疫物資可用的窘境!
台灣雖然也有傾中統派在防疫工作上扯後腿,不過,由於中國共產黨在台灣總統大選前為了以經濟干預台灣,逐步限縮中國觀光客來台旅遊名額,結果反而讓台灣在中國疫情逐漸升溫之際,可以快速的將島內剩下的中國人請出,且果斷的宣布暫停中港澳人士來台。
表面上是人數少好處理,實際上是因為陸續習慣中國觀光客不來的台灣,較有能力承受禁止中國觀光客不來所造成的經濟衝擊。
挑明的說,就是台灣的觀光業比其他依靠中國輸入觀光客的國家更早就擺脫對中國的依賴(除了做出團到中國的旅行社),因此政府能在阻力相對小的情況下達成任務。
中國觀光客大舉入境造成的爆買,其實只是短期利多,多年前香港社會就不斷發出怒吼,陳明大量中國觀光客創造的經濟收益所造成的中國依賴症的結果(只有少數在其中的觀光產業才能得利,賠上的卻是高房價高物價與各種社會成本)。
此外,蔡英文才剛以史無前例的高票連任總統,民進黨能挾國民給的高支持度,雷厲風行的頒布一系列防疫政策,並對撤僑一事審慎評估,才能到目前為止,有效遏止病毒擴散,替台灣爭取生產製造防疫物資所需的時間。
日前南韓媒體高分貝要求政府學習台灣,以實名制方式配售口罩,更代表台灣做對了。
觀光衝擊,其實相對還是小事。觀光的經濟產值並不算高。真正的衝擊是中國製造開始段貨之後。近來不少產業都開始盤點剩餘庫存,過去越仰賴中國製造的產業,接下來所必須承受的衝擊就越大。
舉個小例子,過去製作止汗劑所使用的塑膠扁管,一個市場零售價七八塊,這種小東西幾乎只有中國生產,而今卻是嚴重缺貨,幾乎都搶不到貨,要不然就是售價奇高。塑膠容器缺貨問題,據說已經直接衝擊到台灣年產值千億的美妝產業,畢竟產品做出來卻沒容器可以盛裝,也無法販售?!
也就是說,武漢肺炎爆發之後,一開始在疫情防堵上失靈的,多是跟中國有較多觀光人流往來的國家。然而,就算其他人流往來較少的國家,就算疫情能夠防堵住,卻防堵不了中國無法復工時,各種產品斷鏈,物流不通時造成的經濟衝擊。
當我們看著疫情失控的國家,指責這些國家的政府不願意盡速關閉與中國的關口,繼續放中國人入國造成瘟疫擴散,卻較少思考,若瘟疫的時間持續拉長,若中國的工廠無法開工,接下來會受衝擊的就是民生物資的短缺。
這也是台灣政府很快決定口罩禁止出口且擴充口罩生產線的原因,經過此次瘟疫之後,我們突然發現,原來需要維持自給率的不只是糧食,還有防疫物資(聽說各國醫院也都在瘋搶藥品,因為有一些藥只有中國才有)。
此次瘟疫給我們的教訓是,原來過去三四十年,全世界把物資生產的雞蛋全都放在中國這個籃子裡,而這個籃子並不透明且一旦出事就可能坡及全球,是時候到了思考分散風險的時候了!
俗話說得好,危機就是轉機,此次瘟疫過後,各國或產業界若能重新調整中國的生產佔比,雖然短時間內物價可能難免飆升一段,但長期來說,卻能避免因為單一國家出現系統性風險時而波及全球。
未來的世界需要國家之間彼此更加緊密的合作之外,也不能讓任何單一國家的力量太過強大(未必是武力,製造能力也是),必須更有效的分散,也許上檔收益會因此減少,但是下檔損失也能有效預防。
擅長成本管控與代工製造技術的台商,若能積極介入此波瘟疫之後的全球供應鏈重新配置,相信可以再造二十年榮景,反正中國製造的優勢早先幾年就已經逐漸消失,是到了檢討自己的中國依賴度並進行全盤檢討與調整的時候了!
解除過度依賴中國製造與觀光客,或許就是解除寄生中國體質的最佳解法!?

人人當老闆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談談課程/體驗經濟V -開課難免被抄,自己的課程萬一被參考了該怎麼辦?

By
on
2019-12-20

日劇東京大飯店理有個橋段,是說主角群的敵對餐廳的幕後大老闆,派人到主角們的飯店臥底,打算偷走他們辛苦研發的菜色,好一舉打垮主角們!

結果,菜色製作方法是偷到手了,但是偷菜的廚師等級不到,按照料理步驟做出來的結果卻是一般般,最後那道偷來的菜並沒有被採用,反而是原本餐廳裡主廚們自己開發的菜色更強大更好…

最近看了一些不滿自己課程疑似被偷的老師的文,加上以前聽過的,還有我自己碰過的經歷,叢出版提案到讀書法寫作課寫作會主題讀書會,通通都有人參考了去,做了自己的版本在販售。

課程被參考模仿抄襲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

舉辦活動或課程難免需要參考知識,我的作法就是看書,外國人寫的書,領域裡的經典,且再往學院找再自己做生活實用化變形。並且,我要開的主題,不去上市面上既有老師的課,連這些人出的書都有人不看,避免出現爭議。

拆書為課也是在這個基礎上開辦的。

至於覺得被抄者,要提告是很難成立的,因為知識本身甚少有版權專利保護(除非很新的尖端知識),大多數是保護知識的表現格式,所以只要沒有大量逐字抄襲都很難在法律上構成抄襲。

更何況上課可以因為表達手法的差異,迴避抄襲的法律爭議。

抄襲另一方面反應了市場需求龐大。

還有一點,高等教育補習教育才藝班語言課程中,大量課程都是同樣的知識系統,且知識內容主要來自課本或書籍。企業訓練常見知識學門何嘗不是有其學術根源?

也就是說,非要有所本都能往學術領域找,很難說後來開課的都是抄較早開課的。如果早晚可以形成訴訟理由,學院一堆課可能都會被告。

總之,課程抄襲很難告。

這或許是西方社會將一些課程搞成認證授權,需要參加獲得官方認可的課程或證照考試來取得既然防止不了不然就乾脆自己賣認證(或者證照考試),NLP或心智圖、記憶術課程等,就是其中比較有名的。

透過認證才可能讓課程系統往全世界擴散。

不過,我覺得真正讓人生氣的不是偷而已,而是雙方彼此認識甚至是朋友或師徒,參考者不告知對方,默默偷偷起來,更糟糕的是,新的參考版本還賤價出售,去搶原本課程的市場的客戶。

這些不都是更踐踏開發者的尊嚴嗎跟撕裂雙方關係?

利潤因此受損固然也是很讓人生氣,但是,不尊重彼此才是更讓人覺得不爽的理由吧?

總之,課程也有師承,源頭之類,好好說清楚講明白取得授權或許可,開課時還能將強者拿出來背書不是也很好嗎?

市場很遼闊,不要想自己個人可以靠低價吃下全部,要做到利潤共享產業共生,才能讓產品服務發揮乘數效益,一起做大市場。

想想看,速讀、記憶術、心智圖、創意寫作、NLP、催眠、心理諮商治療..各種認證/證照課程,這些有公開認證系統的有因為很多人都會教,而讓市場變小嗎?其實變得更大吧?

到了高手階段,食譜或技巧流程只是一個模板,關鍵是自己掌握的烹製火候是否純青?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別人沒明確開口求助或沒付費,不要輕率提供建議

By
on
2019-09-08

以前在工作領域上有過幾次熱臉貼冷屁股,自作多情的經驗。

就是看到有些類近同行的人在社群網站上,提到自己接案不容易,稿費太低,生活艱難,肯請讀者打賞,收入緊張…,剛好我覺得這些人都作品都很不錯,於是就自己雞婆的去信,或提議合作一些活動,或自以為的提了一些關於強化商業模式的建議。

有給軟釘子的,有根本不甩我的(被年輕人已讀不回的感覺很糟)。

後來,我就不再自己主動做給人建議這件事,而且要做就得收錢(找合作還是會,但不再找完全不認識或文字中會透露自己不愛錢很標榜風骨的陌生人)。

想想,可能是我是太不懂行銷,有些人是嘴巴表面哭窮說辛苦裝可憐以示收入緊張,實際上未必,只是整體形象的一環。

爾後,別人沒開口尋求協助,都不會主動出手。

一個人在檯面上公開場合無論對外把自己說成什麼樣,我都不會當真,這有可能只是宣洩壓力或建立品牌形象的手法之一。

附帶一說,對前來向自己訴苦的家人朋友與另一半,其實也是要秉持同樣態度,即便訴苦看起來好像已經是要尋求建議,但其實很有可能只是想發洩情緒,並不需要我們的建議,只要同理安慰跟陪伴,陪他一起罵他想罵的人就夠了!

我有個熟人朋友最近就是常常給他老婆建議(他本質是企管顧問),結果弄得夫妻關係超緊張,他老婆成天對他發飆生氣。因為她不要建議要同理與陪伴!

即便對方很明確地開口,給了建議對方都未必會照做或做得到,此時也不能生氣或責備,只能耐心等候改變的契機到來時,再給予適當幫助!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當體罰成為施虐者自我合理化的藉口時…

By
on
2019-08-08

日前新聞報導,有個小孩被阿姨罰跪在浴缸中,最後溺斃。

一開始阿姨還推說不知道為何會溺斃?只是讓他罰跪,後經警方調查才發現,被體罰的孩子還被綑綁手腳,大概是不幸跌倒溺斃,想來讓人悲憤。

最近一年,虐童事件頻頻躍上版面,案件狀況都讓人不捨與憤慨,許多人的直覺是,這些家長或父母為何如此狠心?

甚至於每次有虐童事件登上媒體版面,便有看不過去的網路鄉民跑去包圍肇事者,追打肇事者,將肇事者妖魔化。然而,眼下群眾的處理方案,卻無助於減少虐童案的發生!

以暴制暴,並不能喝止未來的暴力發生!

在我看來,撇開性虐待不談,不少虐童案多多少少都和過度體罰牽扯在一起,不少施虐者替自己辯護的理由都是「小孩不乖,教訓孩子」…過了頭,出意外。

這也許是為何歐美許多國家,後來都開始推動零體罰?

的確,沒有體罰不好管教孩子,畢竟不是每個父母或師長都有心力跟餘力對孩子使用愛的教育,大人的生活本身也很辛苦,忙了一天回到家早已筋疲力盡,無力再用於照顧小孩。另外,也的確有一些孩子真的太過頑劣,好好說不會聽,不打好像很難恫嚇或讓孩子聽話?!

父母或家中主要照顧者因為過勞或其他原因,無法花時間對未成年子女施以勸說或引導的教育風格時,打罵變成了快速方便而有效的管教方法,將體罰是為子女管教的必要之惡。

然而,如果認為體罰是必要之惡並允許其存在,就一定會發生過度體罰導致的身體創傷,乃至不可逆的悲劇意外的發生!?

常常我們人並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理性,特別是體罰這件事情,下手是會越來越重的,隨著被體罰方也可能心生不滿,刻意以強度更激烈的手段違規或做錯事來對抗父母的體罰,在這種體罰與對抗的軍備競賽升級過程,遲早有一天不小心跨過臨界點時,就釀成了悲劇。

這裡撇開單純拿體罰當藉口,只是單純凌虐孩童的案例不談,我相信的,確有一些虐童案是從長輩的自以為在進行子女管教的過程,漸漸升級而未可知!?

遺憾的是,以眼下台灣社會的認知,一時半刻要讓體罰絕跡不太可能,即便法規明確不允許體罰,現實生活中卻是無法不體罰,因為有一些家長或師長甚至不知道怎麼愛的教育?畢竟,過去我的父母就是這樣打罵我把我長大等觀念仍然普遍存在大人心中時,體罰是很難禁絕的。加上體罰起來效果快速,對父母來說是好用的工具。

不過,有一點也許值得社會大眾思考思考?

如今的原生家庭早已不若過往,繼親、單親與隔代教養的不少,且若再加上經濟弱勢造成生活重壓的狀況,放任體罰子女的管教方式繼續發展下去,的確有可能變相淪為虐童,甚至讓體罰淪為大人發洩自己在社會生活上的挫折的藉口(假體罰之名行家暴之實)。

至少在這個基準點上,在保護孩子的生命安全的情況下,我認為,至少應該明訂某個年紀以下明確不能體罰(好比說十二歲),否則一律以傷害罪或沒收扶養權乃至教師資格的方式處理之。

家長拿體罰當藉口發洩挫折情緒這件事情,格外棘手,從系統論的角度看,家長會家暴或虐童,有相當一部分是因為社會生活受挫,特別是經濟的問題浮上檯面又不知如何解決?負面情緒無處發洩,最後只好回家打孩子或另一半出氣!

這些需要進行情緒管理的對象,很可能早就落入認知匱乏的窘境,長期情緒疲勞,就算學習了情緒管理的知識與方法,都未必有能力實踐。政府應該怎麼做,才可以以防堵經濟弱勢的成年人拿其他人的身體出氣,我想是個值得嚴肅對待的大問題?

唯有從系統的角度解決了根本的原因,才可能有效喝止經濟問題造成的家暴或虐童的問題。

所以我認為,政府除了給年輕家長公托或公幼還不夠,能否針對經濟弱勢或高風險家庭的父母或家中主要照護者給予必要的喘息服務或生活支援,令其有緩衝放鬆的機會,不要將過勞落生活挫折全然發洩到家人身上,也是很重要且應該被寫入社會福利政策中才對。

至於眼下的治標,則至少必須在法律方面更明確的畫出一條線來,保護孩子的身體自主權不被體罰的藉口侵犯,讓人們畏懼進而遵守不對孩子的身體施加任何體罰或傷害,以保護這些無辜孩子的未來。希望不要再有假體罰真施虐或是過度體罰一時失控造成的不幸悲劇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