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網美

逆社會觀察

打臉文或大道理,不能贏得的民心

By
on
2019-04-14

(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幾天,聽說蠻多人的粉絲團都被詢問是否願意出售經營權?

開價或高或低,有些人將對話截圖後貼出,表示絕對不會賣,但是,聽說也有一些粉絲團已經悄悄易主。且多半是一些與政治無關的粉絲團。

再後來,又有人爆料,台灣有年輕的網美,主動擔任掮客工作,協助有意願當網美或網紅的人與對岸的培訓機構接洽,而聽說,培訓期間就有錢可以領。

又有聽說,詢價的是對岸來的,目的是為了擾亂接下來的總統大選。

一時之間,輿論爆炸開來,大肆抨擊對岸入侵台灣網路與輿論。

仔細觀察了幾天之後,我發現,不願意賣粉絲團的版主很為自己的行為感到自豪,其追隨者也很自豪。

然則,我對這種因外部攻擊而更加凝聚的自豪感,卻很是擔心。

社會學家很早就發現,外部攻擊有助於內團體的凝聚士氣(這也是為什麼當國家內政不穩時,常常要發明外部敵人來穩住內部),但是,這同時也會激化內外的對立與對決強度。

無論哪個社會,有大把時間跟精力全心投放在政治認同的爭取上的,都是極少數,某種程度上都是社會菁英、人生勝利組(雖說也有極少數是自己選擇日子過得辛苦卻仍然為了理念堅持的人)。

但是,多數國民並沒有那麼幸運。多數人的生活,是每天趕早起,忙工作,隨便吃,下班晚,有夠累,睡不夠,情緒差,賺不夠,沒前途,很厭世。這樣的生活節奏,令其沒有多餘的心力跟體力去關心太複雜的事情,多半習慣以個人的主觀或情緒好惡作為判斷決策的依歸(我先說,這樣的思考決策模式未必正確,但卻是不少人的日常)。

不管喜不喜歡,這就是所謂的主流民意,就是所謂的沉默螺旋,就是擁有堅定價值信念者必須爭取的對象(選票)。這些人並不完美,自覺貧苦,只想讓日子稍微好過一點,光是解決眼前生活的難題就已經精疲力盡,沒辦法想太長遠的事情。

想贏,就得爭取這些人的認同與支持,就得說出讓這些人有感的話術或故事。

為什麼有些人願意為了一點「小錢」就出賣自己的國家前途?

對菁英是小錢,很可能對這些人來說,這並不是一點小錢,而是救命錢。就說粉絲團買賣,某些粉絲團就是轉發與剪輯型,都是娛樂性或消費性資訊,人數雖多,經營者卻不知如何利用粉絲團變現甚或無法變現,只是埋頭持續做下去,今天突然有人捧著一筆錢來說要跟自己買,為何不賣?

這些人拿了錢,可以再開另外一個同性質的粉絲團,繼續再做同樣的事情。

人若自覺貧苦已極,是願意出所有以換取利益的。甚至很可能,這些人並不覺得在「出賣」,因為每個人看重的價值本不相同,民主社會就是要尊重這些差異,在任何議題上都一樣,你若覺得自己堅持的信念非常重要,就得想辦法說服其他人接受你的主張,而不是搬出「本來就應該如何」這種說法,強迫別人買單。

對於自覺屈居底層且無力翻身的市井小民來說,真心覺得溫飽比國族選邊站重要的,想必不少。

不管喜不喜歡,那些願意賣粉絲團或出賣自己的人,也是島上的居民,這些人也有投票權,除非殺了這些人,否則,他們也有決定台灣前途的權利。

有些人好像搞錯了一點,民主國家的國族歸屬是民族自決,是由具備身分資格的國民一起決定,只要能被列入選項都可以選,而不是某個群體的意見說了算。好一點的情況,就是不同意見的群體不斷爭辯與討論出一個共識,糟糕一點就是訴諸表決,表決就直接數人頭,而數人頭的時候,會贏的往往是最懂得召喚多數人的一方,而非信念或價值比較高尚或正確的一方。

人類的歷史,並不是道理說的正確的一方贏,而是懂得手段且擁有實力的贏,否則國共內戰就不是使人海戰術且裝備較差的共產黨贏了(共產黨的打法是慘無人道,犧牲大量的性命換來的勝利)。

拉到最高層級來看,國族認同或歸屬也只是人類大腦發明出來的虛構敘事(想像的共同體),不同的人因為不同的生命經驗或文化傳承,而有不同的選擇。

在上述情況下,最讓人擔心的是,自以為絕對正確的一方,往往做出最後會讓多數沒那麼堅持非得如何不可的人,選擇往光譜的另外一端靠的行為。所謂的好心做壞事,或是通往地獄的道路是由善意鋪成的。

如果我是普羅,看著菁英每天在網路上寫文章打臉我,我心生不滿又無法反駁(文筆不如人),最後就故意投賭爛票,教訓那些成天寫文章打臉我的人。

民心不是用道理去贏得的,而是靠情緒說服,是靠同理他人之苦。

這些年民粹崛起,被傳統政黨菁英遺棄的底層人民,抱持著要給傳統政治菁英一個教訓的態度,選擇了讓世人跌破眼鏡的結果。

台灣也是如此,且有越演越烈的情況。自以為擁有正確價值的意見領袖,不斷的發文羞辱或打臉他們以為錯的一方及其支持者,完全不評估彼此雙方的選票實力與選民結構,只是一股腦地堅持百分百純潔的「正義」。

網路上貌似眾聲喧嘩,誰都能表達意見,卻是誰都不服誰,也是某種所有人對抗所有人的趨勢,甚至同黨同志都可以因為路線之爭而對決…,如果有外來勢力打算擾亂台灣選舉結果,我想,這種到處都是對立跟對決跟互不體諒的蔓延,應該是其所樂見的。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文化創意考

網紅該向誰收費?

By
on
2018-01-16

網紅該向誰收費?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日前冏星人宣布結束付費線上內容,放棄每月高達21萬的收入,引起市場關切。雖說當事人也做了一些解釋,像是經紀抽成太高、製作節目成本也居高不下,也就是說,營收只夠涵蓋成本無法創造利潤,等於白忙一場。是我也會想想結束。

 

雖說冏星人的狀況,未必能夠套讀到所有網紅身上,不過,最近兩三年,線上付費平台如雨後春筍般成立,不少網紅網美紛紛成立線上付費頻道,就連我都接過好多平台商的合作邀約,可見其興盛。

 

線上付費平台的構想很不錯,實際上也有成功案例,像是和冏星人同一平台的老王跟阿滴英文,前者月收破百萬後者近六十萬。只不過,有一點許多人可能沒發現,那就是能夠成為像老王或阿滴這樣佼佼者,屬鳳毛麟角。線上付費平台上月收能破十萬者的並不多,更多的是月收不足萬元,這些都還要扣除製作成本與平台抽成,甚至網紅自己的經紀公司抽成,實際上能創造多少利潤,得付出多少心力製作內容,都是得好好精算的問題。

 

線上付費機制最大的問題還不是製作成本過高,而是續訂率不佳,就連中國搞得非常紅火的「得到」,據說第二年以後的續訂情況也都不理想。

 

再者,台灣的線上付費平台,有一些問題遲遲無法解決,像我曾經問過來洽談合作的平台商「晚付費加入者還是可以往前收看,那麼我在的十二個月加入繳一個月的錢就能看一整年份的付費節目」這樣付費取得資源不對等問題如何解決?只說了一些銷售話術式的說詞搪塞過去(早付費早收看),著實讓人遺憾。

 

如今並非景氣大好時代,加上網路上有看不完的免費內容,願意付費購買內容者多半是支持網紅的鐵粉,但是,鐵粉應該獲得更多的照顧而不是剝削才是?!

 

另外一個容易讓網紅不滿的問題,是平台商大多只提供上架內容的功能卻極少有對合作的網紅提供完整的行銷推廣計畫(就算有推廣也都是挑強者出來打),卻要抽成20%,有些沒被平台照顧到或營收無法起色成本卻居高不下的網紅可能就會覺得抽成過高,選擇放棄合作。

 

網紅向誰收費一直是個大問題?畢竟網紅也是人,需要賺錢才能活下去。眼下來說不外乎作業配、接商業活動(收廣告費),直接向粉絲收費(線上付費平台),靠平台系統的點閱率轉換廣告收益(但極低)

 

冏星人未來選擇以業配為主要收入來源,放棄向粉絲收費,影片仍然讓粉絲免費觀看,改向廣告主收費。這也不是說直接向粉絲收費之路就不可行,好比說財經類的老王就依然經營的有聲有色,只能說想做網紅的朋友得更加深入了解每一種營收來源的利弊得失,以及自己適合哪一種收入來源都要更周延的考慮清楚,不要跟著市場上的潮流起舞,要有自己的想法跟堅持。

 

自學力課程 活動訊息區 人人當老闆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知識型文案~寫出影響力、優化社群變現力的寫作秘訣

By
on
2017-07-12
寫出百萬影響力 --打造爆紅自媒體的寫作方法論(11.18台北僅剩14個名額 確定開課) 文/Zen大(本課程可接受私人或機構包班,十五人以上成團,費用與上課細節請來信洽談) 在台灣,臉書跟line的用戶數超過一千五百萬,幾乎人人都有臉書跟line帳號。台灣人每天平均掛在臉書上的時間超過一百分鐘,每日至少觀看三百則文章,臉書已經是我們取得資訊來源最重要的管道,遠勝過傳統媒體。 今天的我們每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