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網路

逆社會觀察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得網路輿論聲量者得天下,網路聲量決定人類未來

By
on
2019-08-21

(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獨裁者的進化》一書明白告訴世人,過去的獨裁者以強力禁止言論、壓制人民的聲音作為思想管制的手段,類近歐威爾《一九八四》裡的老大哥與真理部,然而,近化後的獨裁者,改弦易轍,以大量發送各種垃圾噪音類的訊息來掩蓋真正重要的訊息,將重要的訊息稀釋,或以大量雜訊干擾,使人們無法接收或就算接收到也不認為重要,從而淡化關鍵訊息的影響力,達到實質控制思想發展流傳的意圖。

日後不少關於洗腦與行為心理學研究也都揭示了此一現象,說服他人改變想法最好的方法不是禁止,而是取代,用新的取代舊的,用靡靡之音取代真正重要的聲音。

網路上的資訊戰,應用的正式大量提供訊息以干擾、掩蓋真正重要訊息被聽見,從而達成對人們的思想與行為決策進行箝制的手法。

雖然還有些人不相信,不過,世界公認承受最多資訊戰攻擊的地區,就是台灣。《2019年網路安全報告》指出,台灣承受的網路攻擊次數是全球平均值的兩倍,其中有六成的網路攻擊都來自對岸。

每天打點網路上的新聞媒體,稍微觀看新聞底下留言,充斥著帶風向的假帳號,以及來自對岸的網軍。

有些人比較樂觀,認為那些言論擺明是複製貼上,一看就知道是來自對岸思想的言論,非常容易辨認,自己才不會上當,因此,沒什麼好擔心。

這種觀點,有點像詐騙電話大多聽起來很蠢,自己才不會被騙,沒什麼好擔心一樣。都是在個人層次或許成立,放到群體層次卻未必成立的事情,否則台灣不會每年仍有許多人被詐騙集團所騙。

實際上,那種明顯可以分辨的假帳號與言論,只是資訊戰發送的其中一種,另外有一些言論看起來很真實,且發言者看似理性可討論,只是意見跟自己未必一樣。

從資訊戰的角度來看,網路上的任何言論都是有其「定錨」框架與將人群分類的價值。

不同的言論針對不同的族群進行鎖定,與許多人直覺想法不同的是,在資訊戰的世界裡,言論的對錯是非好壞善惡根本不重要,上述各種不同觀點的訊息發送可以來自同一個單位所預先設定的不同類型帳號,為的是要將所攻擊之地區的人群有效的分類,掌握其數量與表述狀況。

資訊戰最可怕的地方在於,網路上某些經常附和你的言論,跟你有同樣見解的帳號,未必就是你的同路人,也有可能是發起資訊戰者所安插的暗樁。這些人透過與你類近的言論取得你的信任,加入你的網路社交圈,取得更多資訊,方便背後的資訊戰發動者進行解析。

資訊戰滲透的並非只有政治或新聞領域,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也都是資訊戰滲透的對象。好比說國際美人鍾明軒成天在影片中要大家關掉的抖音,許多人上網購物都會逛的滔寶,追劇看漫畫都會上的盜版網站,市面上的流行音樂與暢銷書,都可能是資訊戰的一部份,只是負責完成的功能不同。

資訊戰下,人們對於議題事件看法的對錯毫無意義,關鍵是使用不同觀點的對決將人分類並且分化,瓦解社會連帶。所以,挑起方會找人散佈各種意見,深入各種群體,激化各種對立,讓人不再信任彼此。往往那些想吸睛的,覺得自己最道德無暇的,小眾群體的意見領袖,往往容易了淪為資訊戰利用的對象,甚至不用發動資訊戰方自己派人出手。在資訊戰中,從議題的挑選乃至觀點的論辯,都是發起方設定好的五指山,我們只是在其中翻跟斗的孫猴子。

《讚爭》的作者說,只是民主派先學會使用網路而非網路屬於民主派,如今的獨裁政權也很擅長使用網路。

曾經,許多人認為網路的去中介化將創造真正的直接民主與各種有利民主發展的機制,因為每一個人都可以透過網路與世界連結,暢所欲言。

後來,現實的發展再一次提醒樂天主義者,人類並非全然良善的物種,人性的幽微面,因著網路的匿名性而大爆發,各種的高級酸、負能量、霸凌、造假抹黑,也開始在網路上演。

網路社會不過是另外一個由人類共同打造出來的社會,擁有實體社會所有的各種利弊得失,只是進展的速度更快,擴散的範圍更廣,起伏幅度更加劇烈。

網路行銷不只是企業用來打造品牌或估吹購買,國家也能用來灌輸自己的意識形態或國族認同,甚至發起國家之間的戰爭。

如今的獨裁政權已經迎頭趕上,滲透網路言論場域,以分化與破壞人民彼此信任的方法,達成實質意義的控制。

伊斯蘭國比過去的恐怖組織難對付,就是因為他們掌握了網路這項擴散思想的工具,透過網路影片擴散吸收人員的訊息,若被刪除或封鎖就再推出新的帳號繼續擴散。

《現代洗腦手冊》一書中揭示了一個許多人可能隱約知道但不想承認的事實,這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洗腦,國家會對人民洗腦,宗教教主會對信徒洗腦,品牌會對用戶洗腦,父母會對小孩洗腦…。

廣義來說,讓一個人接受某個觀念,就是在洗腦。洗腦和我們過去想像的不一樣,洗腦是無所不在的事情,除非你不接受任何新資訊。

關於洗腦,最可怕的一點是,容易記住新資訊的人,反而是最容易被洗腦的對象,因為容易接受新訊息的緣故。

訊息並非有道理才被接受,而是因為傳播訊息的手法讓人認同才被接受,擅長洗腦的單位或個人,掌握了這套讓人認同訊息的技巧,將其所要被接受的訊息置入其中。這是為何光是不斷重複咒語式的發大財口號也能選上公職的緣故。

某種意義上來說,不只對岸對台灣發動資訊戰,美國也對全世界發動資訊戰,以好萊塢電影和美劇等流行文化滲透全世界,使世界接受美式價值觀,如此,當國際上發生糾紛時,人們將不自覺的選擇美式價值觀的那一方,因為那已經是你我生活中習以為常的思考模式。

在未來,網路上的資訊戰會變得益發重要。能否讓現實世界發生的事情登上網路上擴散,將會影響事件的成敗。好比說,一場登不了網路版面的示威遊行抗議,就算人數再多,對於世界來說也等於不存在。反之,即便只有少數幾個人的快閃抗議行動,如果能夠有效透過網路動員擴散,引發網路輿論的關切與表態,那麼最後很可能反過頭來影響實體世界的事態。

最近幾個月在香港發生的抗爭事件,之所以逐漸被國際關切,就是因為能夠透過網路快速有效的擴散出去,讓更多人看見影像的結果。

因此,未來的各種議題勝負戰場都是網路,且勝者屬於懂得如何在網路上有效串連、動員力量者。《動員之戰》一書指出,可據之行動並與他人串連後擴散的點子或想法,往往是能夠動員網路力量的關鍵,例如幾年前的冰桶挑戰。能否確切動員網路力量來聲援自己,將是決定各種議題勝負的關鍵,小至品牌推廣大至國家間的戰爭,都需要懂得動員群眾的力量,都需要懂得駕馭資訊戰。

網路決不只是一個閒聊生活八卦或免費追劇看文章的空間,而是影響人類未來發展方向的決戰場!

延伸閱讀
流言效應
紅色滲透
當我們被困在同一艘船上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社群平台是展示美好成果的櫥窗 不是真實人生的再現

By
on
2019-05-09

社群平台是展示美好成果的櫥窗

不是真實人生的再現

文/Zen大

根據故事法則,能感動人的好故事必然有低谷事件作為鋪陳,低谷事件發生時,主角可能會顯露黑暗面,犯錯,甚至是爆氣,失控,傷人或受傷…

 

然而,社群網站並不是一個能讓人展現正在低谷狀態時的環境,只能是展示故事已經完成的環境,也就是說,只能展示美好歡樂愛希望等各種正向特質或事件,如果有低谷或不堪,那是得自己私底下承受的,不能在事件當下就在網路上轉播或告知過程的。在網路平台上,你只有扮演好預先設定好的社會角色的份,這是最保險且安全的經營策略(對絕大多數人來說)。

 

當然,你還是大可以將那些負面的情緒跟低谷事件正在發生的當下所產生的一切訊息寫在社群網站上,也會有人給予你當下的呵護與溫暖,但是,會有更多的人默默地打量這一切並給予一個評價,後者所謂更多的人,指的是你的客戶不是那麼熟的人乃至路過的陌生人等,評價,則往往跟你的專業工作領域相關連起來,而且,大多不會是正面的。

 

不信的話,看看媒體怎麼報導那些公眾名人的低谷事件?如果膽敢有公眾名人在低谷事件發生時就在社群平台上自我揭露,只怕引來的鄉民公審與再難以有機會翻身的社會排除(懲處)。不然,下次難過生氣憤怒想罵髒話時,就上網寫下來開地球給全世界看囉~

 

所以,社群平台絕對不等於真實人生的再現,而是一種理想人生模型的建構,那只是一種美好成果展示櫥窗,只能用故事法則撰寫已經完成的故事給世人觀賞並且贏得你預期中的正面評價,好幫自己累積預期中的信與資本…。

 

而我們所居住的臉書或社群平台上的世界,就好比是生活在豪宅林立的高級住宅區,看過去都是生活中的勝利美好景色,也讓人不自覺就壓力感大,覺得怎麼每個人都超級強大,自己感覺上就很遜?!

社會比較是無窮盡的,相對剝奪感是真實輾壓自己的心情的,因為比上永遠有遠超過我們的強者存在,而臉書縮短了這種存在感的距離,讓我們得以和超強者比鄰而居,結果,我們未必能從這些強者身上獲得好處反而不斷產生自己被比下去的挫折感。

另外,還有一點,那就是看太多厲害美麗的消費訊息過程中,我們其實會在不知不覺間讓自己的消費升級,因為在身處環境都是美好亮麗且貌似常態的情況下,人是可能購買超過自己負擔等級的物品,為了跟上其他社群平台上的所謂同儕。

富裕研究指出,有些高收入族群之所以存不了錢,就是因為生活在周遭都是更有錢的族群的環境,而網路加劇了此一消費升級現象。

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要學好故事法則,學會說故事,這樣的話不但可以自我宣傳累積信譽資本與擴大商機,至少能懂得保命,不要再不該說話的時候胡亂透過社群平台放話,讓一個註定會過去的低谷事件,毀掉自己好不容易經營起來的人生。另外,懂得以故事法則看待社群平台上的訊息,解讀其寓意,不要看表面資訊,特別是風光美好的一面,不要往自己心裡去,造成自己莫名情緒困擾的來源。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每天都能確實比昨天的自己更進步的方法

By
on
2019-04-30

文/Zen大(歡迎來參加超快速讀書法)

成功學或工作術方面的作品常提到,每天讓自己多進步一點點,今天比昨天進步,明天比今天進步,長此累積下來,複利效應將會讓你成長茁壯成熟變強。

於是,便有人問了:

怎麼做才能讓自己每天多進步一點?

有些人說,每天盡力優化自己的工作流程,讓今天比昨天更好一點;提升自己的工作品質,讓今天比昨天更好一些…

在我看來,這些固然沒有錯,但是,真能長久堅持下去,還能帶動上述自我優化方案的最簡單且有效的做法,是系統性閱讀,且讀了之後每天都能找個地方用出來。

知識的累積,是可以今天比昨天多一點,明天又比今天多一點的最快且有效方法。

先設定好主題目標,挑選適合的讀物,分批逐次定時定量的閱讀,當今天從書上學到新東西,就比昨天那個還不知道這個新東西的自己更加進步了一些。而且,若能將書中抓到的新東西,用於改善生活或提升工作,自我優化的結果將會更明確而具體的展現出來。

知識的強度與深度,來自於知識數量累積之後的網狀串連的密度,當一個人擁有的知識量越多,讓知識彼此串聯成網的路線就越多,用來解決問題或改善生活的方案也自然會變多,知識的複利效應帶動的自我優化也將持續成長。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打臉文或大道理,不能贏得的民心

By
on
2019-04-14

(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幾天,聽說蠻多人的粉絲團都被詢問是否願意出售經營權?

開價或高或低,有些人將對話截圖後貼出,表示絕對不會賣,但是,聽說也有一些粉絲團已經悄悄易主。且多半是一些與政治無關的粉絲團。

再後來,又有人爆料,台灣有年輕的網美,主動擔任掮客工作,協助有意願當網美或網紅的人與對岸的培訓機構接洽,而聽說,培訓期間就有錢可以領。

又有聽說,詢價的是對岸來的,目的是為了擾亂接下來的總統大選。

一時之間,輿論爆炸開來,大肆抨擊對岸入侵台灣網路與輿論。

仔細觀察了幾天之後,我發現,不願意賣粉絲團的版主很為自己的行為感到自豪,其追隨者也很自豪。

然則,我對這種因外部攻擊而更加凝聚的自豪感,卻很是擔心。

社會學家很早就發現,外部攻擊有助於內團體的凝聚士氣(這也是為什麼當國家內政不穩時,常常要發明外部敵人來穩住內部),但是,這同時也會激化內外的對立與對決強度。

無論哪個社會,有大把時間跟精力全心投放在政治認同的爭取上的,都是極少數,某種程度上都是社會菁英、人生勝利組(雖說也有極少數是自己選擇日子過得辛苦卻仍然為了理念堅持的人)。

但是,多數國民並沒有那麼幸運。多數人的生活,是每天趕早起,忙工作,隨便吃,下班晚,有夠累,睡不夠,情緒差,賺不夠,沒前途,很厭世。這樣的生活節奏,令其沒有多餘的心力跟體力去關心太複雜的事情,多半習慣以個人的主觀或情緒好惡作為判斷決策的依歸(我先說,這樣的思考決策模式未必正確,但卻是不少人的日常)。

不管喜不喜歡,這就是所謂的主流民意,就是所謂的沉默螺旋,就是擁有堅定價值信念者必須爭取的對象(選票)。這些人並不完美,自覺貧苦,只想讓日子稍微好過一點,光是解決眼前生活的難題就已經精疲力盡,沒辦法想太長遠的事情。

想贏,就得爭取這些人的認同與支持,就得說出讓這些人有感的話術或故事。

為什麼有些人願意為了一點「小錢」就出賣自己的國家前途?

對菁英是小錢,很可能對這些人來說,這並不是一點小錢,而是救命錢。就說粉絲團買賣,某些粉絲團就是轉發與剪輯型,都是娛樂性或消費性資訊,人數雖多,經營者卻不知如何利用粉絲團變現甚或無法變現,只是埋頭持續做下去,今天突然有人捧著一筆錢來說要跟自己買,為何不賣?

這些人拿了錢,可以再開另外一個同性質的粉絲團,繼續再做同樣的事情。

人若自覺貧苦已極,是願意出所有以換取利益的。甚至很可能,這些人並不覺得在「出賣」,因為每個人看重的價值本不相同,民主社會就是要尊重這些差異,在任何議題上都一樣,你若覺得自己堅持的信念非常重要,就得想辦法說服其他人接受你的主張,而不是搬出「本來就應該如何」這種說法,強迫別人買單。

對於自覺屈居底層且無力翻身的市井小民來說,真心覺得溫飽比國族選邊站重要的,想必不少。

不管喜不喜歡,那些願意賣粉絲團或出賣自己的人,也是島上的居民,這些人也有投票權,除非殺了這些人,否則,他們也有決定台灣前途的權利。

有些人好像搞錯了一點,民主國家的國族歸屬是民族自決,是由具備身分資格的國民一起決定,只要能被列入選項都可以選,而不是某個群體的意見說了算。好一點的情況,就是不同意見的群體不斷爭辯與討論出一個共識,糟糕一點就是訴諸表決,表決就直接數人頭,而數人頭的時候,會贏的往往是最懂得召喚多數人的一方,而非信念或價值比較高尚或正確的一方。

人類的歷史,並不是道理說的正確的一方贏,而是懂得手段且擁有實力的贏,否則國共內戰就不是使人海戰術且裝備較差的共產黨贏了(共產黨的打法是慘無人道,犧牲大量的性命換來的勝利)。

拉到最高層級來看,國族認同或歸屬也只是人類大腦發明出來的虛構敘事(想像的共同體),不同的人因為不同的生命經驗或文化傳承,而有不同的選擇。

在上述情況下,最讓人擔心的是,自以為絕對正確的一方,往往做出最後會讓多數沒那麼堅持非得如何不可的人,選擇往光譜的另外一端靠的行為。所謂的好心做壞事,或是通往地獄的道路是由善意鋪成的。

如果我是普羅,看著菁英每天在網路上寫文章打臉我,我心生不滿又無法反駁(文筆不如人),最後就故意投賭爛票,教訓那些成天寫文章打臉我的人。

民心不是用道理去贏得的,而是靠情緒說服,是靠同理他人之苦。

這些年民粹崛起,被傳統政黨菁英遺棄的底層人民,抱持著要給傳統政治菁英一個教訓的態度,選擇了讓世人跌破眼鏡的結果。

台灣也是如此,且有越演越烈的情況。自以為擁有正確價值的意見領袖,不斷的發文羞辱或打臉他們以為錯的一方及其支持者,完全不評估彼此雙方的選票實力與選民結構,只是一股腦地堅持百分百純潔的「正義」。

網路上貌似眾聲喧嘩,誰都能表達意見,卻是誰都不服誰,也是某種所有人對抗所有人的趨勢,甚至同黨同志都可以因為路線之爭而對決…,如果有外來勢力打算擾亂台灣選舉結果,我想,這種到處都是對立跟對決跟互不體諒的蔓延,應該是其所樂見的。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生活有感想 閱讀資訊饗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莫讓他人透過文字設定了你的情緒…

By
on
2019-01-14

莫讓他人透過文字設定了你的情緒…

 

文/Zen大

 

每次上讀書法課程時,我常會舉一個例子,聽起來感覺很好笑,實際上很驚悚。

 

假設你從背後看正在逛網站的自己,會不會覺得是個喜怒無常的精神病?

 

一下子大笑,一下子生氣,一下子難過…,只因為所接收的訊息所夾帶的情緒不同。

 

然而,想過嗎?

 

這些送到我們眼前的訊息,都是某些人或組織精心設計後,添加了想要我們產生的情緒反應之後,透過高明的行銷手法,傳送到我們眼前來~

 

網路上看似主動選擇追蹤的訊息,其實是我們被動接收,是別人設定的結果。

 

最近幾天的例子,自然就是買湯圓沒加辣就打小孩的父親,更早之前則有各種各樣的犯罪新聞或是爆料公社上的故事。

 

情緒太容易被人喚醒或操弄,絕非好事,代表我們太過使用直覺反應去回應訊息,從不中斷思考,且完全忽視訊息背後的生產與傳送者的意圖,單純只接受訊息底層的情緒。

好比說,媒體大篇幅報導孫安佐在美國持有槍械彈藥的事情,就一堆人對他恨之入骨;後來又不斷報導他轉型當網紅,就開始順利洗白,回歸社會且占據許多人努力了很久都佔不到的位置,不覺得,這很荒謬嗎?從頭到尾都是媒體的訊息在操作群眾的情緒走向,雖然不是每個人都被操作但的確有人買單了不是嗎?

 

俗稱的帶風向,背後的邏輯其實是一種洗腦,我可以任意地取代你腦中原有的認知與情緒,以我推送給你的替換,甚至可以讓某些人因為這些情緒而起身行動,想想,這跟恐怖組織發送訊息讓人投入聖戰,宗教團體發送訊息讓人上街去傳教或反同,本質邏輯不是很像嗎?

 

而且這些訊息操作更高明,因為他們讓行動者以為自己在主持正義或替天行道,實際上,如果媒體不報導,或者你不去接收這些訊息,或拒絕這些訊息中所暗藏的情緒元素,就不至於走到上述地步。

 

在這個時代,要格外小心那些能夠帶風向且帶起群眾情緒者,這些人只要能讓一小群人做出某些行動,就能達成其目的。

 

下次再讀到讓自己產生情緒起伏的訊息時,停下來,想一想,別急著順從自己第一個情緒反應,不妨換個角度想,誰會是這種情緒反應下的最大受益者?再想想,你是否願意幫助這些人成就他們想成就的事情,再做出決定?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