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編輯

書籍品評介 人人當老闆 閱讀資訊饗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拚死打破框架,一身熱血出版魂的編輯故事

By
on
2019-05-13

拚死打破框架,一身熱血出版魂的編輯故事

文/Zen大

你知道台灣也有出中文版,日本知名編輯見城徹的作品《人生是一個人的狂熱》一書的責任編輯,竟然不是見城自己出版社的老手,而是雙葉社的一位菜鳥嗎?

 

當初我看到這本書日文版權時,覺得奇怪,想說社長竟然沒在自家出版社出書?

讀了《除了死,都只是擦傷》才知道,原來見城徹的書《人生是一個人的狂熱》是箕輪厚介擔任編輯,而且當時的他只是個剛從出版社廣告業務部門轉調到編輯部的菜鳥(之所以轉調,是因為他成功創辦了一本雜誌,首期三萬本全部脫銷)。

 

細讀《除了死,都只是擦傷》一書才知道,原來幻冬舍這幾年陸續推出暢銷商業書,也是箕輪厚介的傑作。箕輪給自己設定一個目標,每個月出一本書(要知道這可不是每個月出一本翻譯書,而是每個月都出一本日本的知名創業人的作品,難度比出翻譯書高很多),一年後累積總銷售量破百萬冊,堪稱出版大衰退時代的奇蹟。

 

當年他跳槽幻冬舍後,心想不能走其他文藝編輯老手的老路,翻看社內出版品後找到商業書這條線,日後出了一堆在日本非常有名的年輕創業人的作品,例如崛江貴文落合陽一等等。

 

這還不算最厲害的,這傢伙為了能夠成功,從郊區搬家到市中心,砸了薪水的三分之二租房子,因為缺錢養家,開始想方設法弄錢,找了寫手和講課工作之外,還創辦了一個網路沙龍,原本是想說招個十個人,每個人月費收一千五就能賺到足夠貼補家用的錢,沒想到加入人數不斷上升(一千三百人),結果收入大幅上升,他以這些人力為基礎開始對外接案(對外接案也收錢),接案回來給這些會員做,而自己的業外收入竟然,超過本業二十倍…

 

這本超有趣的書,毋寧在講述書本沒落時代的編輯該如何奮力求生,結果混得超好的故事。

 

有些人大概會受不了作者不斷挑戰並打破框架的作法,還有過度熱血的說故事方式,甚至認為他只是運氣好,不過他在書中講到一段我覺得很有道理,他認為別人想怎麼批評就去罵,他樂於獨享成果。

 

畢竟成果才是一切,只要沒違法,世人的辱罵與批評更多時候只是替你的成功背書的另類見證(因忌妒而辱罵在這個時代是很常見的一種言論風格)。

 

這本書異常熱血也非常好玩,作者講故事的口氣超狂超屌,當然書中的成功案例有蠻多具有特定時空條件,但每一個人都有其特定時空條件,只是多數人不敢打破框架,不敢奮力爭取的成分多過於盡力卻失敗而已。讀讀看這本書,如果討厭丟一邊就好,如果喜歡甚至覺得有幫助,那就賺到了~

文化創意考

開書店經營出版社一直都是商業行為

By
on
2018-12-31

開書店經營出版社一直都是商業行為

 

文/Zen大

 

開書店與出版社,都是專業,都是商業,只是靠文化符號包裝產品與銷售,本質仍是商業,且一直都是商業,從西方資本主義社會與平價版印刷書結合之後,出版與書店一直都是商業行為。

 

台灣發展文創的最大問題就是不尊重專業,不把商業當商業,嘲笑努力想要活下來的經營者的生意模式不入流沒文化夠粗鄙,甚至還反過來譴責商業。

 

那是中了日常生活的美學化之毒,把文化銷售看得太簡單與浪漫的緣故。

 

空有夢想理想熱血卻不知道怎麼實踐怎麼接觸讀者,說服讀者買單,最後都只得認賠殺出,但,那未必是市場辜負你,畢竟很多人從一開始就瞧不起市場,認為可以靠信念逆市場法則而行,那麼市場也漠視你,很正常!

 

文青就該好好消費文化商品,而不是跑去做文化掮客或生產者,這搞錯專業了。很會讀書跟買書不一定很會賣書,更別說開書店了。

 

那些平常檢討別的社會議題的理論多多拿來檢視自己的話,很多事情其實很清楚,沒有那麼多濃郁的情懷,或是不必要的分離焦慮~

 

因為一開始就不應該開始。

 

真正能活下來的,其實是被文青看不起的轉型後的誠品書店之類的文創企業。

--
我選這張照片是有深意的,曾經差點倒閉且規模不算大的結構群,也是因為找到自己在簡體書市場中的獨特利基,做出進入障礙,才有辦法活下來,然後兼著賣一些平常的老顧客想買的書~

每一家能活下來的書店,都很認真在找自己的獨特商業模式,接軌自己的市場與讀者的獨家或寡占商品,不會只是用道德呼籲或道德譴責在斥責或教訓市場,而是勤勤懇懇地思考並嘗試自己的假設是否能夠落實。

這些最該被尊敬的人,卻常常反而淪為文青口中不屑或鄙視的對象,真的是讓人覺得很荒謬!
原本也只是各做各的事情就是了,但偏偏有一些人就要沒事找事的到處尋找不符合其價值美學規範的商店或人批評,又完全提不出有建設性的建議。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來年真的適合多讀書,所以也多買幾本書吧!

By
on
2018-12-27

來年真的適合多讀書,所以也多買幾本書吧!

 

文/Zen大

 

還在讀研究所的時候,我就當過外包編輯跟特約副主編,畢業後第二份工作也投入編書(主要是企劃/找作家)。

 

在準備從職場離開,自行獨立之前,曾經有家出版社的老闆將出版社回賣給公司,然後接手的總編問我有沒有興趣接,於是就約見面談了一下。

 

當時是一個考驗,那是另外一個大集團,雖然不能馬上掛主事者但也會是資深編輯,薪水以當時來說還可以(且仍會有銷售業績評估),但最後我放棄,因為我想,走編輯這條路需要的還有獻身,而我沒有那方面的社會積蓄可以支持我獻身。

 

不幸言中,後來一路都在往下滑的出版業,編輯毋寧是受衝擊最慘的一塊,如今薪水還比以前低不說,慢慢出版產業也不太會是新鮮人的選擇,以後的人才培育與輪替會更困難。

 

所以,我從來一直很支持買書(當然也讀很多書),這幾年每年買書金額沒有低於二十萬,盡力支持這個出版業,因為我知道出版垮了,跟農業一樣(出版就是文化農業),不是GDP的問題,而是文化崩塌的問題!

 

編輯所需承擔的工作,如果放到其他產業,那絕對是超強專案經理人,需要有技術夠細心有美學有人脈還要懂溝通談判行銷以及將所有難搞的人(從通路採購,媒體公關到作者學者教授乃至封面設計,還有自己的老闆,沒一個好搞定的,每個脾氣都超大且要求很多)串聯起來的耐性,但是,待遇卻相當微薄~

 

沒有獻身的心志,怎麼可能撐得下去?

 

說一下結論,這完全是道德呼籲,雖然可能沒甚麼用,但我想,平常不買書的朋友,來年至少一個月花幾百塊買本書吧!

有在買書的,多買一兩本吧?

送給不看書的朋友都好,台灣的出版業很嚴峻,然後,如果不支持,以後的文化殖民現象會更加嚴峻,且以後會看到許多人淪落底部,無力翻身。

 

知識經濟+社群網路時代,沒有知識要怎麼活下去?
有知識的人不會變現都未必活得好了!

 

讀書還是很重要,而讀書就得有人出書寫書才行阿!

 

難不成真的都買中國的知識網紅推銷的作品,真心覺得ok 嗎?
文化都放棄抵抗的話,那可以宣布投降了,比市場被一統,政治被入侵還慘。

 

今年讀一本偷書賊,講納粹德國時期為了消滅猶太文化,從猶太人家中將所有藏書都搬走的歷史作品,納粹深知,真正意義的消滅猶太人是消滅思想,因此從思想載體下手。

 

來讀書吧!你讀的書會成為你人生的養分,支撐你走人生路的,成本極為低廉但是收穫很多喔,不管是精神上還是物質上的。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在地想出版

淡出出版產業

By
on
2018-08-15

淡出出版產業

文/Zen大

開始萌生放棄出版產業的念頭,最早應該是陸續停了出版觀察的專欄後,開始有種與業界拖鉤感。

實際比較直接的影響,應該是某次我因在臉書上的一句發言,成為被圍攻對象時,竟然連一些出版界不算小咖的人,都寫信來指責我。

那件事情我自認沒錯,因為我甚至沒有去別人的版面攻擊誰,只是在自己版上提出關於出版經營,應該留意一些地方。就連這樣,都引來一堆人的追打嘲笑和看熱鬧。

這之後我就心冷了,一個以出版言論為收入來源的產業,不能保障多元言論自由還群起而攻打自己不喜歡的言論,覺得再對這群人說什麼都是浪費生命,就不再想多說什麼,於是在心裡萌生去意,慢慢淡去。

雖然說原本我就一直是出版界的圈外人,邊緣份子,不入主流也人微言輕,但至少能夠有一方小天地說自己想說的話,也有一些人會認真看待或給予回應,但搞到群起而非理性的攻訐,那真的是不必了,我並不是非得要待在這個產業裡不可。

目前只剩下出書會跟一些出版社有合作關係,至於出版產業要怎麼走怎麼搞,那是出版產業自己都選擇了。反正說了他們不愛聽的,就以群起攻之的方式對付說出問題的人,我也是呵呵而已。

原本我就不是非要做出版,我想做的誰跟書有關的事情,想生活中持續有書且最好工作與書有關而已。所以,早年想當學者,因為學者好像被書包圍(後來發現未必,被期刊跟研究包圍倒是真的);後來當編輯,在書店工作(但這兩樣工作無法養家餬口,收入太低),再後來投入寫作工作,當個職業寫手;到如今又投入教學跟舉辦讀書會,貫穿的是想過讀書人生,而不是什麼產業或職務。

這幾年看出版業直直落,我心裡的感觸是,那不是必然的嗎?

既然有那麼多從業人員都沒打算認真面對問題,都只是走一步算一步,甚至排斥或睥睨某些市場,甚至認為發展商業模式很可恥,這樣的結果,不就是自己選擇的,說真的怨不了景氣不好或讀者不讀書。

我還是當個單純的作者或讀者就好,其他的就別自己瞎操心了,反正出版不會垮台,只是不斷縮小跟凋零或轉型而已。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沒落產業從業人員的職能再開發:抽取職能核心價值,跨界整合嚐試

By
on
2018-02-12

沒落產業從業人員的職能再開發:抽取職能核心價值,跨界整合嚐試

文/Zen大

關於所屬產業沒落一事,我想出版業算是數一數二的夕陽產業,當然還是有暢銷書,但整體狀況不佳已經是社會的共識。

之前去學校演講時,就有人問起當編輯這件事情還有可為嗎?畢竟出版業或媒體產業在沒落了…

就以編輯為例,編輯在出版業雖然因為產業沒落而難以換到高薪,但編輯本身所養成的職能,我說其實跟專案管理很像,如果從專案管理的角度去理解編輯工作,那麼編輯工作毋寧是進入學習專案管理這一領域相對門檻較低,或者說,當過編輯後可以跳出來橫跨到其他產業擔任專案管理,此其解法一。

解法二,編輯職能在出版業雖然沒落了,但卻有越來越多產業需要編輯的能力,因為如今是網路時代,網路是由大量的資訊組合而成的社會型態,而處理大量資訊的化繁為簡與商品化輸出,就是編輯的強項,此其解法二,使用編輯職能服務這個社會中需要編輯這個功能的組織或人。

解法三,編輯工作最強的是串聯各種領域的人,因此,編輯的跨領域串聯整合能力很強大,且策展能力也很強,因為編輯得從大量資訊中挑出有用的一條軸線,發展成商品。這個串聯人的能力,無論放到哪個領域都適用。

解法四,編輯所培養出來的美編排版等美學品味放在其他領域,其實很有搞頭。好比說我家老婆大人這兩年開始做手工皂,從拍照到挑選皂模到寫打造分解流程,都用到了他長年在編輯領域工作中所鍛鍊的美學能力,因此,作品完成度就是比其他皂友高,甚至比某些專業老師高。

以上只是隨手提的四個解法,其實還有很多,我想說的是,重要的是你的工作中的核心職能的抽取與跨領域的嚐試,產業或許會沒落,但職能卻是永遠可以找到新的地方施展拳腳,只要懂得學習轉移,不抱守某個既定框架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