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總統

逆社會觀察

逼退中產中間選民,就是民粹操弄者獲勝的契機

By
on
2019-12-30

 

撇開政策能否兌現不談,應該不少理性務實中立(諷刺意義也算)的經濟選民發現,這次選舉政策聲音能見度極小,都在比網路聲量吧?!

其實,執政者有推政策政績,但是,擴散不出去,新聞炒不起來。只有跟網紅合作拍片時,對抗民粹的反諷時,才有流量。

有些人就不開心,覺得選成這樣,是另外一種兩黨一樣爛。

我的回應是,這次未必是最後一次,只要大家還找不到勝過操弄民粹者的手段,他們會食髓知味,繼續操弄。

別以為小英找網紅炒高聲量穩贏,韓導那邊靠民粹已經牢牢抓著基層,而台灣還多一個軍公教可以綁架,比過外操弄民粹的政客還多一群可以綁架。

更別說人家國外操弄民粹的通常是本國國族主義者,台灣卻是外來侵略勢力的天朝主義者。

我想,連美國都想看小英這套大舉跟網紅合作的懷柔手法加上唐鳳將國家機器訓練成可以擴散迷因的操作模式能否成功反制民粹。

如果可以,相信我,這會是台灣在自由國家的一次重大勝利。

我們社會的菁英比較不擅長用肯定式建構理論的態度看待正在發生的事情,只要跟海外理論比較不到的新現象就斥責。

這很可惜。

然而,小英這套能贏嗎?

老實說,不知道,得看當天有多少人願意站出來投票?

而且,勝負論英雄,輸了就是輸了。

唯一的勝算是韓國瑜跑太快政績太爛,不是民粹很好破解,只要社會上少數菁英才能自外民粹語言,但能在網路上自主發言的大多已經不是真正庶民(沒錢或許是,但未必沒腦),所以光看網路言論會出現系統性偏差,以為穩贏。

老實說,民粹很難打,特別是民粹能逼迫民主價值的根基中產階級逼離投票場所,拒絕投票,拉低理性選民投票率,讓這些人厭惡政治,讓雙邊對決的態勢對掌握多數庶民的民粹方有利。

東亞理性選民或富裕選民還有個機制,他們可以出國求生,因此,對於共患難或以犧牲個人意願拯救社會弱勢免於被逼迫的貴族情操比較欠缺,這些都是讓他們不願意特地投票給另一個不怎麼支持的政黨而去投票的潛在理由。

問題很棘手,多元化社會下的社群太多,共同體的構成太複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要求與不滿,當好學生的很難顧到多數人,當壞學生的很好牟利,扯後腿即可。

還是希望能多出來投票,不為了自己也為後代,香港的事情不是不可能發生在台灣而是已經發生過了,七十年前就發生過了。

不是今天香港明日台灣,是昨天台灣今日香港。差別在,明天的台灣我們能夠自己決定,香港已經不行,因為這兩個殖民地當初的交還方式不同(英國收了中共還的外債給了中共,美國將台灣丟給蔣家託管),決定了最後的分歧,如果台灣最後又交還天朝,那麼,七十年前事件絕對重演。

逆社會觀察

您還可以投票決定2020的台灣,不覺得很幸福嗎?

By
on
2019-12-29

(本文發表於上報)

這一年,不知道大家過得好嗎?

自從六月開始看著香港人上街反送中條例,越演越烈,許多年輕人被襲擊甚至被消失被自殺,連下樓買個晚餐都會被警察暴力盤查,就覺得很難過。

身為時事評論工作者,連續幾個月看著香港年輕人的慘烈抵抗,回頭再看台灣社會為了來年總統大選的爭執,即便再激烈,雙方陣營再怎樣不滿意對方,目前也都還是在民主法治社會這個最大公約數下生活,兩個不同陣營一起上街遊行,能夠和平落幕,心裡有一種莫名的安慰,即便我們不同立場,我們都是民主法治社會中遵守法律,尊重他人異見的好公民。

雖然很不喜歡這樣比較,但是我們生活在還可以用選票選舉總統與民意代表的台灣,真的已經夠幸福了!

幸福,也許真的不是賺很多錢,可以吃很好穿很好到處去玩,而是能夠生活在一個不用恐懼害怕的社會裡。

即便我們暫時不富裕,但社會上仍有許多良善的力量願意協助我們,但警察與公職人員仍然是可以信任的,不會反過來成為讓人恐懼的象徵!

民主,最棒的地方就是,可以透過定期選舉,用選票告訴執政者你的新選擇,所有人都必須尊重這份選擇。

在這個意義上,民主並不只是理念或一套社會制度,而是一種集體的社會行動,也就是大家在某些日子一起走出門去,到一個定點,投下你的選票,表達公民集體意志。

所以,民主不是在臉書或網路上嘴砲,不是到處罵自己不喜歡的政治人物或立場不同的公民,而是實實在在的公民集體行動,實實在在的以投票表態,以行動監督。

所以,身在民主國家裡的每一個公民,不能只是擺出高姿態的批判眼下自己不滿意的事情,卻不付出行動,不讓大家知道你的真正選擇。

所以,如果你覺得這一年過得不好,那你就去投票,用選票告訴執政者。

但是,如果你覺得過得很好,也請不吝於用選票告訴執政者,我肯定你並且支持你繼續為我們服務。

有時候,幸福的公民很懶且貪心,常常因為過得還不錯,就忙著自己的事業與小幸福,忘了以實質行動肯定讓我們過得比較好的政府或民意代表,心理幫自己找各種藉口說,我沒去投票應該沒關係吧?現在的政府做得不錯,其他人應該也會做出理智的選擇吧?並且,對自己支持的政府的要求標準越拉越高,稍有做不好的不滿,就被放大!

即便其他人都會做對選擇,即便你肯定的政府貌似也被其他許多人肯定,但是我認為,這並不構成自己偷懶不站出來的理由,因為,以行動表態告訴社會自己的選擇,是民主國家的公民的權利,但也是義務,既然是義務,就要盡好盡滿。

更多時候,人們比較願意出來投票,是因為不滿,是因為不爽,是因為生氣,卻不一定是根據客觀事實的判斷。

導致民主的政黨輪替,好像比較常在民怨沸騰下發生。導致民主的寶貴特質往往跟負面情緒連結,導致某些人因此厭惡政治或投票,試圖遠離。也導致選戰經常落入負面文宣攻擊,彼此互相傷害!

如果換個角度來思考,如果選舉不再是比誰爛而是比誰好,每個立場的支持者都是因為我支持的政黨或政治人物為我們做了很多有益的事情(好的在野黨當然也能透過監督,幫人民做很多有益的事情),所以我們紛紛站出來投票去推舉我們認同的政黨,假若社會真的能有有那樣一天,那麼,即便雙方陣營仍然各有擁護,這個辯論卻會變成是比哪一邊對人民的貢獻更多,而不是爛蘋果中挑一個!

這不是烏托邦想像,是有可能發生的,只要公民們願意開始做一件事情,正面數算執政者替人民真正創造的益處,而不是把執政者對國家社會創造益處當成理所當然。

當成理所當然,容易落入扣分思維,做好沒加分,做壞就扣分,一些失和家庭往往也都是因為把其他家人的付出當成理所當然,有做好的地方不肯定不感謝不讚美,一沒做好就拼命罵!

是不是,如果我們評估檯面上的政黨時,可以使用損益表的方式,公平地羅列效益與錯誤,優點與缺點,而不是光憑個人情感的好惡選擇單一邊來看,落入永遠只是以證據鞏固自己的立場卻不肯承認改變已經發生的閉鎖狀態,社會也許會變得更正向一點,少一些抹黑與暴力?

拋出一個顛倒現狀的思維方式給大家參考,畢竟歲末年初,展望來年時,要心存盼望,不要一開始就悲觀絕望的失敗主義上身!

無論喜不喜歡,過得好不好,2019年都要過去了。

至少我們值得慶幸的是,還能平安地迎接2020年,去投下我們自己的那一票,決定未來四年台灣的領導人!不覺得還能夠投票決定自己的未來,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嗎?

逆社會觀察

千金不換的公民權,我選總統我驕傲!

By
on
2019-12-18

(本文發表於上報)

沒想到,逐漸為人所習慣的投票選總統這件事情,竟然會因為一位擅長拍撩妹影片的網紅在中國的社群帳號無端被竄改且奪走,提醒了我們,台灣跟對岸是不一樣的存在,兩邊有不一樣的價值觀,不一樣的做事方法,擁有不一樣的政治體制與生活方式,就是不一樣的國度。

在台灣,不會有人的財產或個人帳號因為稱蔡英文女士為總統而消失,也不會因為稱習近平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總書記而消失。人民想說什麼都可以,就算在言論尺度上違法,也只是罰錢或拘役,不會被自殺而丟了自己的老命!

即便是討厭民進黨、票無法投給蔡英文的正藍軍的支持者,都不會否認,來年我們要選的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區的特首、中共在台代理人,而是中華民國總統,沒錯吧?

在過去,無論哪一個政黨的候選人,都知道這個最基本的公約數,在進行選舉時會有自我約束言論底線。然而,這一次,作為中華民國目前最大在野黨的國民黨,竟然推派一位曾經前進香港中聯辦面見特使,且竟然婉拒前往美國訪問的政治人物,出馬角逐中華民國總統!

不僅如此,這個政黨還將明顯已經是投共,只是這些人嘴巴很硬死不承認的人選牌在不分區立委的絕對安全保障名單中!

想來也是諷刺,曾經有人說,華人大多是差不多先生,不追求精確。

的確,就像當年的一中各表這個九二共識,看上去好像是華人世界差不多論的極致展現。

然而,真是如此嗎?

同樣是華人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事者,在面對台灣問題時,從來用詞都很精確,且舉國從上到下,無一人不敢不精確!

無論中華民國在國際上的活動自由的打壓、名稱的用法,乃至中華民國內部的各種稱謂與用詞,都十分精確且從不會犯錯的一以貫之,堅持稱台灣為地區,政府為當局,總統為領導人,全部有一套對應的概念修辭。

兩相對照之下,會否會用差不多自欺欺人的,從來只有台灣這邊的人?

網紅波特王稱蔡英文女士為總統事件發生後,對岸對台稱謂精確論又在一次發動,反而是台灣社會有不少人替這些發言者緩頰,說他們生活在那個系統中若不如此做,只怕自己會先被下架,甚至連自家公司也跟著被充公。

近來中共推行國進民退政策,許多大型企業主都已經紛紛將股權捐贈給祖國,如果就連認同自己國家的中華人們共和國人民都尚且如此忠誠於國家,為何還會有許多心向中共的台灣人相信兩岸一統之後,自己的生命財產安全可以獲得日後主導政權的保護?

會否我們這邊的一些人之所以接受差不多邏輯,其實是為了賺取私利而拿國家安全當籌碼質押給對方?

說起來,這種成本公共化利潤私有化,也是非常華人!

只怕一如網路上的某則言論,愛國是工作,這些大聲主張一統的,只是拿自己的血統身分在兩岸之間的政治緊張套利,其實另有其他國籍與自己的生活,兩岸人民的死活乃至衝突,都不關其事。

不知道台灣事務還要被這些實質外國人介入與操弄多久,才得以解脫?

即便兩邊的人民有一部分人在遠古的過去擁有共同血脈,如今也因為七十年政治體制與生活方式的差異,演變成不同價值信念的族群,若不是某大強權堅持以各種方式杯葛要脅,不讓台灣取得正式國際地位,世界各國早就認同中華民國的實質獨立。

如今的台灣,生活方式與國族認同的最大公約數是中華民國而非中華人民共和國。

在台灣,我們稱領導人為總統而非特首或台灣當局領導人,也不會是總書記或總理。

在台灣,我們可以讚許也可以批判我們選出來的總統,不用對國家領導人搞個人神格崇拜。

在台灣,不是一黨專政,有多黨競爭,即便打著賣台旗幟的政黨仍然被允許存在,在另外一個國度,難道能有打著台灣獨立的政黨旗幟存活的空間嗎?
我們選擇總統,讓總統代理人民的意志,在國際上行使台灣主權,保護台灣社會的安全而不是出賣主權矮化國格,更不是將台灣安全當成騙票的口號文宣,而是實質做事。

所以,既然經常攻擊台灣的國家認為我們不能有自己的總統,那麼,來年一月十一號,我們更應該站出來,選出能夠真正捍衛中華民國台灣主權與利益的總統給全世界看,台灣人民不會屈服於打壓與威脅!

讓我們透過選票結果告訴全世界,我們選的是中華民國總統,不是什麼其他的鬼東西!

這是中華民國憲法賦予中華民國公民的權利,我們珍惜並行使這個權利,以此為榮,此乃千金不換的公民權。

逆社會觀察

宋楚瑜四度選總統,請廣告教母余湘擔任副手所為何來?

By
on
2019-11-13

(本文發表於太報)

老驥伏櫪,雖未歇於壯心,或者該說是「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嗎?」

此次總統大選,郭台銘表態不選後,坊間不時有傳言,宋省長將會再度披掛上陣。

沒想到,宋省長果真站了出來,表示將會投入2020總統大選。

副手人選則是由前聯廣董事長,素有廣告教母之譽的余湘女士擔任。余湘台東出生,從廣告公司總機幹起,最後成為台灣首家上市廣告公司的董座的傳奇人物,人生故事是愛拚才會贏的典型。

過去政治立場長期偏綠的知名節目主持人于美人女士,則將擔任宋的媒體發言人。

從副手與發言人的選擇,以及宋先生過去擔任新聞局長的資歷來看,旗下重量級人物全都是媒體高手,顯見競選重心將以文宣戰為主。

想來也是,距離總統僅剩兩個月時間,不可能準備地面戰,主打文宣攻勢,找專業操刀,盡力在最短時間內將優點轉化為實際投票動能!

余湘在記者會上提出的「我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則明白鎖定厭惡藍綠對決的中間選民。

台東出身的副手余湘,過去偏泛綠的于美人,加上宋先生,一場記者會,光是透過人選的宣部,就將競選團隊的訴求清楚明白勾勒出來,真不愧是大內高手的終局之戰,一出手就展現其格調,狠打另一個不知所謂的善後副手,以及勉強整合的威廉小哥。

說真的,宋先生參選不是為了贏,而是為了安民心。

讓知識藍、經濟藍,乃至出身背景偏藍而投不下蔡英文也不願支持國民黨籍總統候選人的民眾,有了可投票的選擇,不至於在2020年總統大選缺席。

民主社會的可貴之處在於,每一種聲音意見都可以有自己的代理人。社會中不同意見者能夠以對話和選票選擇領導人,但不保證哪一種立場或意識形態絕對能夠勝出,只保障每一種聲音都有權利表達而不被干擾。每一種聲音都不缺席,這是獨裁國家不容許的自由。

既然坊間有一群人認為藍綠兩邊的候選人都投不下去時,願意承擔的第三勢力,就有存在的必要。

從宋楚瑜的參選對總統選情的牽動來看,眼下台灣,真的需要一個能夠穩住經濟藍與知識藍選民的政黨,也就是中間偏藍的第三勢力。

柯文哲曾經試圖奪取這個位置,只可惜他的兩次參選結果,證明其取得泛藍支持能力薄弱,加上自我黑化速度太快,功敗垂成。

王金平雖然也想佔據此塊版圖勢力,無奈出身本土藍加上喬了一輩子,毀譽摻半,加上沒有政黨奧援,難以取得總統大選的門票,也只能放棄。

其他第三勢力,政治底底氣尚且不足,尚無承擔此一重責大任的人選。

宋先生出馬,或許深綠獨派又會出來,大肆以宋楚瑜過往的事蹟進行抨擊。

我是這樣看的,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聯合次要敵人對付主要敵人,比什麼都重要。能夠削弱當前國民黨中的極統與極端勢力者,都是盟友。

現實是,當前民意版圖仍是藍大於綠,讓投不下藍營候選人的民意可以宣洩,對綠營與國家都是好事。

台灣島上的最大公約數,是中華民國台灣的自主獨立運作,不被外力以任何方式介入,不令其往香港化方向發展。

我一直相信,真正的藍營支持者,是熱愛民國與華夏文明中美好文化之人,不會眼睜睜看著中華民國被粗野狂放的勢力佔據,不會讓國民黨被其他勢力掏空且借殼上市。

一個有生命力的民主政黨,應該是有自我反省檢討與改革進步的能力,當政黨上位者失德時,支持者應該批判矯正甚至取而代之,而非一味盲從。很遺憾的,國民黨似乎已經失去了這種能力,質疑批判黨中央者紛紛被驅除,基層支持者盲目力挺,黨機器日漸腐化衰敗。

宋省長在此時選擇出馬競選,真的是老驥伏櫪,了不起,願意讓自己成為飄散無可託付民意的歸處,即便這樣的聲音數量不足以令其當選。他自己當然也知道,藍營分裂的大選,藍營從沒贏過,卻還是站出來,可見其心情。而台灣竟然只能靠宋先生一人來穩住中間偏藍選民,台灣的民主之路仍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斯文老派人出來選,還有一個好處,讓那些已經野掉很久的國民黨支持者,認真靜下來想一想,為何堂堂一個國民黨為,會走到今天這般田地?

當宋先生承擔起藍營支持者的期望,出馬再戰的同時,知識藍經濟藍的朋友們是否也應該想想,自己是否盡到了一個政黨支持者應盡的責任?

逆社會觀察

如果台灣是個獨立民族國家,時間點從哪裡算起?

By
on
2019-11-10

(本文發表於上報)

即將到來的2020總統大選,一言以蔽之,就是國族認同之戰。

握有選票的公民,將投票決定支持維護台灣主權的政黨,還是趨向與另外一個國家合流?

決定與他國合併的那套歷史觀,我們都很熟了,合不合理或台灣是否該接受,暫且不去談。

比較值得深入思考的是,認真覺得台灣人應該自主自決,自成一個主權獨立(民族)國家的這一邊。

放眼歷史,國族的誕生,似乎都是為了擺脫帝國統治!

以色列人擺脫埃及的統治,從世代為奴解放出來成為獨立民族,歷經數千年最後重新建國。韓人擺脫中原正統與日治,獨立成為一個族群並且建國。

他們不但有明確的創世神話,也還有明確的國族建國時間點。

但是,台灣有嗎?

雖然台灣人這個概念近年來大家都能朗朗上口,說的好像本來就是如此(其實不是,台灣人意識崛起與擴散是晚近一二十年的事情)。我感到好奇的是,如果真有台灣人這樣一個獨立於世界上其他族群的存在,能建立自己的主權獨立國家,並不依附/歸順其他國家體制的時間點,會落在那裡?

撇開國族神話不談,回歸歷史進程,原住民數千年來世居台灣,甚至可能是南島民族的共同祖先。但是,始終原住民沒能發展出國族意識,一直停留在部落與部落聯合時期。

古書上寫的大員或其他據說是台灣的地方,真的就是指現在的台灣嗎?

隋朝在澎湖設立據點,就能等於天朝統治台灣的開始以及日後永久擁有台灣主權的根據嗎?

明鄭的經營台灣,驅趕了歐洲殖民者,是將台灣當成永久發展地嗎?

有清統治台灣與之後,將割讓台灣給日本,是否從此放棄了天朝對台主權?

日本統治台灣,並不將之視為國族神話中的大和民族的一部分,只是依附於帝國邊陲的一個行省或殖民地。

至少日本戰敗前,台灣都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地方,台灣島上的居民都有其他政治體制的身分,台灣人只是個地理上的稱謂而非國族意義上的稱呼。且更多時候並不稱此塊土地上之人為台灣人,而是以各自的族群名稱稱呼之。

民族國家是個非常嶄新的東西,出現不過三百餘年,認真發展起來不過百年,台灣第一次進入民族國家政體轄下,應是戰後中華民國進駐直到如今(也不過70年)。

那麼,中華民國是台灣人的民族國家嗎?

嚴格來說,過去不是,但未來可以是(也可以不是)。

最早的中華民國是中國人在中國建立的民族國家,國土形狀是秋海棠,首都是南京,成立於1911年。

中華民國建國時期的台灣,受日本統治。

戰後的台灣,被中華民國接收,島上的人被強行更換了國籍,無視島上原本居民的認同。後來又因故成為中華民國僅剩不多的國土,但是,中華民國堅稱自己不再統治的區域仍屬中華民國,台灣是復興基地,這項意志,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以戒嚴統治的方法,讓經歷228與白色恐怖的人屈服、接受自己是中華民國人,沒有台灣人只有中華民國人。不屈者,或潛逃或下獄或謝世。

直到另外一個宣稱自己才是中原正統但國號不太一樣的政權,積極推動一統,越來越多人透過比較與排除法發現,自己並不是也不想成為中國人,台灣的自主國族意識才開始萌生成長,距今也不過短短三十年歷史。

可是,新的身分選項沒有可依附的政治體制,中華民國成了台灣自主獨立的方便法門(卻也是罩門,以中華民國讓台灣獨立的利弊得失可以談的很多,暫且擱置不細談)。

台灣從中華民國的復興基地、自由地區,逐漸演化為中華民國台灣地區,中華民國在台灣,以及最近的中華民國台灣,台灣與中華民國之間的連結詞逐漸被簡化、省略乃至取消,中華民國與台灣兩者被併連起來,中華民國成為台灣的外衣,台灣成為中華民國的(唯一)領地。某種意義上來說,若能取得土地上多數國人的支持,國際社會承認,毋寧就是華獨的完成(雖然台獨派不能接受的,台獨派堅持國號與政體都得另外設計,徹底擺脫中國元素)。

台灣國族,說真的,還沒誕生,但已經到了前夕。理念構造已經初步構建完成(中華民國台灣),如果來年的選舉被大多數國民接受,那麼,從那一刻起,台灣有了承載自己國族的體制,雖然還是借來的殼,但是,未來四年應該可以推動更多的政體修改,調整成適合台灣使用的機制(向上追溯的話,廢除萬年國代與甲等特考,凍省、直接民選總統,乃至近來的升格六都、推動轉型正義等措施,都是在讓中華民國體制修改的更符合台灣土地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