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美國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年關過後,想好該如何面對疫後中國了嗎?

By
on
2020-01-29

(本文發表於上報)

武漢肺炎在中國全境快速擴散,也輸出了一些病例到往來較為頻繁的國家,台灣也有返台過年台商與來台旅遊中國人確診。

或許有些人至今仍然相信,台灣可以僥倖躲過一劫?

料敵最好從嚴,特別是出現過武漢回台卻不自主通報或隔離還不帶口罩到處走的案例後,對於本次武漢肺炎在台灣的擴散情況,大家不應該抱持沒有證據的樂觀!

面對下檔衝擊很大的風險,進行決策思考時,應該審慎保守,不宜過度樂觀。勤洗手、戴口罩,避免出沒人多的密閉空間,是還沒有研發出疫苗的我們少數能自保的手段!

本文不打算談公衛,而是要從風險管理的角度,請大家思考,初五年關過後,在中國仍有工作或投資的你,是否要一如既往地返回?身處台灣的人,又該如何面對中國經濟可能出現的下檔衝擊?

以中國當局過往總是以隱匿問題與打壓通報問題者作為處理問題的手段,在武漢肺炎的擴散等問題尚未完全明朗化的階段,貿然按照過往慣性,年後就回到工作地,似乎是把自己推入風險之中!

工作沒了再找就好,碰上這種不可抗拒的黑天鵝,我等小民也難以扭轉乾坤。

我真心認為,台灣社會應該好好思考自己在中國的布局與兩岸關係的再定位了!

中國改革開放以後的各種紅利優惠不再,且美利堅決定重返遠東,重振自己在遠東的勢力,不再放任中國坐大。

日前完成第一階段的中美貿易協議簽署,許多人都被美國方面詳細表列的附錄嚇傻了,想說這根本是對中國該如何在國際上做生意下指導棋,而中國竟然也簽了?不正代表中國在此次中美貿易戰是敗戰一方嗎?

武漢肺炎尚未擴散前的中美貿易戰尚且如此,瘟疫爆發後的貿易戰中國又該怎麼跟美國打下去?

剛結束的台灣總統大選,美國一堆官員率先祝賀不說,選前的用力助攻,再再表明美國在遠東的利益底線,精明的台商不可能看不懂趨勢,否則去年台商回流的速度與力道不會如此快速?

大環境的風向已經變了,各種數據與狀況都指向情勢不利中國,除了已經在中國結婚生子打算規劃深耕的人以外,其他只是在中國求學或工作的台灣人都應該好好思考,自己未來的人生真的要在那塊土地上繼續下去,還是要轉換跑道?

中國的富強泡沫,也是該破了!

過去中國經濟榮景的潰而不崩,靠的是中國共產黨的宏觀調控。然而,人或產業或許可以靠大撒幣,被自殺、國進民退等手段宏觀調控,病毒卻無法。

縱然這一波病毒最後可以防堵(但已經損失慘重),根據共產黨處理問題的不透明、欺上瞞下,報喜不報憂與專制等處理態度來判斷,重蹈覆轍是極有可能的事情,難保哪一天又在哪個地方出現無法收拾的失控災情?

古人有云,危邦不入,更別說這個危邦過去幾十年來不斷用炮口對準台灣,要脅絕對不放起武力犯台,每一次台灣需要國際援助時都率先出面阻擋,甚至幾次害台灣錯過黃金救援時間,讓不幸在台灣孳生!

雖說我們不落井下石,對著已經落入苦難的中國人民吐口水,但是,我們不能不尋思預防下檔衝擊的自保手段,畢竟保住小命,日後才有機會。

人生總會碰上幾次牛市熊市,幾次關鍵時刻,我想,對台灣來說,如今就是那個關鍵時刻。好比說,中國撐過這一波之後對台灣與世界的態度是否會轉變,而我們又該如何因應?面對關鍵時刻,不宜以過去的慣性作為應對,應該多方收集資料,審慎思考,因為新的未來道路已經開啟,過去的做法已然不合時宜。

我不是說絕對不能回中國去,畢竟富貴險中求,武漢肺炎固然會重創中國,中國也可能劫後重生(也可能不會,如果不思悔改繼續以過往方式處理問題),此次出現的變異中仍然藏著巨大的機會,只是我們得思考的是,這些機會是否真屬於我們,我們是否真能抓得住?

《黑天鵝效應》的作者塔雷伯說,如果做一件事情的下檔風險很大(例如會致命),但上檔收益很小時,他建議最好不要做。

這是寫歷史的一刻,每個台灣人都必須審慎判斷中國未來的可能發展趨勢,做出自己的決策!沒有人能給你萬無一失的答案,只是無論如何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不能逃避問題,假裝瘟疫過後一切如常!否則難保下一次黑天鵝來襲時,承受下檔風險的當事人不是你?

願我們在瘟疫蔓延時,仍能保持內在清明,審慎決斷而不混亂,共勉之!

書籍品評介 閱讀資訊饗 逆社會觀察

日本是隸屬美國軍事殖民地-我讀矢部宏治的非正常國家

By
on
2019-11-06

讀了矢部宏治的非正常國家一書探討駐日美軍問題,赫然發現,當前美國根本就很懂古代中國的天朝體系。

美軍在全世界當駐紮跟大唐帝國的玩法有點像,靠駐軍掌控當地與週邊。

美軍在全世界都有聯合防衛條例,只是規定隔補相同,二曾經的戰敗國日本的待遇毋寧最糟。

其實天朝系統最早的時候,就是見城派軍統治週邊,並不介入當地生活運作,址收稅跟防衛,控制權非常的低調,只管重要的事情。

難怪美國軍費世界第一,全世界都有駐軍和軍事聯盟。

此外,作者認為,日本至今仍被美軍殖民統治。

雖然作者想說都是美軍在惡搞,但其實,軍事產業複合體是美國的統治集團,因此,等於美國統治集團實際統日本。

作者舉了美國到處都是美軍基地,且因為美軍基地而被管制不能讓日本使用的航空範圍(非常大),俗稱「橫田空域」問題(各美軍基地可以自行決定基地附近的禁航區範圍)。甚至日本國內班機前往沖繩時,得承受不合理且危險的飛行方式。

書中還提到,美軍可以從日本的軍事基地出發攻擊其他國家。

日本北方四島歸還問題無解,是因為美日安保等相關條約中明白說明,美軍可以在日本全境任何地方設立軍事基地。

作者深入追本溯源,探討日本這種半主權獨立國家的構造是怎麼發展出來的?

歸根究柢,就是日本戰敗,被美軍(代表盟軍)統治,原本即將告一段落的時候又出現韓戰,美方趁勢將掌控日本的規則寫入密約與美日安保條約,甚至連憲法都是美國人指導下完成,日本實質上日美國的附庸國。

這本書,探討的東西,換成台灣的地場來看,我認為,美軍實質控制日本且因為控制而造成對日本的傷害雖然不小(如全體美軍在日本的治外法權,過去就造成過許多惡行無法被審判還被放任默許而擴大,沖繩成為實質的被犧牲體系),但是,等於美國在東亞島鏈除了台灣,其他國家根本都仍是美軍當實際殖民地(韓國與菲律賓都仍有美軍基地)。

而這一切,當初都是為了防堵共產中國。

從這個脈絡來看,當前的美國不太可能放手台灣。所以近來通過各種台灣關係法的鞏固版本,乃至販售武器給台灣,鼓勵美國企業加碼投資台灣,都是無法實質在法規裡寫入美國代管台灣的情況下所做的實質加碼。這些目前都還在法理規則範圍內,但是,誰都不知道,當美國在東亞的權益受到天朝衝擊而實質受損時,美國會做出什麼行動?

但至少可以推知,美日兩國的武力實際上等同於美國所有(日軍有配合美軍出兵的責任),一個天朝是否能打得過美日聯手,真的很難說?!

或許這也是為何天朝要發展東盟跟一帶一路,想要擺脫得從東亞島鏈出海的困境吧?

作者還說了,日韓臺三地疆界交錯混雜在一起,某種程度上這些地方都是美國所有的。

這本書很有趣,雖然對日本人來說是滿暗黑而地下化的一段歷史,但從台灣的角度可以看出其他一些東西。

對來年選舉亡國感很重的朋友,可以找來看看。

推薦的延伸閱讀是犧牲的體系,這本更深入探討美軍基地在沖繩造成的負面影響與傷害。

說到底,美利堅真的是帝國,而且是跨越疆界的超帝國,各種能掌控世界的手段,軟的硬的,經濟政治文化社會軍事宗教教育娛樂…,全都不遺餘力地向全世界推動著!

閱讀資訊饗 逆社會觀察

天朝的大外宣潰敗與美帝的屠龍派回歸

By
on
2019-06-11

 

紅色滲透這本書講天朝在全世界的媒體佈局活動大外宣,當然也談到天朝勢力對香港台灣乃至歐美日等國的滲透。

 

不過,我想特別提的是第六章,美國對天朝入侵的覺醒的探討,共和黨的川普重寫了美國對天朝的政策基調並且已經贏得多數美國人支持,美國人反天朝的比例已經超過五成,且有越來越多資料披露過去民主黨執政時對天朝的寬容造成美國與世界的傷害。

 

所以,別癡心妄想川普如果選輸,民主黨熊貓派就會回鍋,還不如多想想原本聲望如日中天的歐巴馬為何最後沒能讓希拉蕊繼承還慘敗?

 

第六章中有一段引文是美國副總統的屠龍宣言,發表之後美國就隨即展開貿易戰。

 

如果你最近亡國感很重,我推薦你讀本書,先看最後的第六章。

 

作者說,天朝在戰後於冷戰期間居然能夠拿到國際認可地位的關鍵,是美國承認天朝並建交之後,在此之前,國際其實都不信任,而今,美國決定改換政策,重新取回主導權,並承認天朝是一大威脅應該認真對付,美國的態度會影響國際列強的態度。

 

台灣人要自強,多跟世界說我們跟天朝並不是同一國,要有骨氣,不要貪圖語言溝通的方便性與對岸的收買,就只將市場鎖定在天朝而放棄廣大的世界。

書籍品評介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貿易戰其實常常在打,也未必是壞事

By
on
2018-04-10

 

貿易戰其實常常在打,也未必是壞事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害怕英國製造業、景氣經常轉捩、有必要增加稅收,逼得北方採取保護主義。」

 

上面這句話是《貿易大歷史》的作者在談十九世紀的美國美方採取保護主義的三大因素。然而,這句話若將英國製造改成中國製造,把北方改成美國,放到眼下的美國,似乎也完全能夠成立。

 

許多人說,川普鐵了心要跟中國打貿易戰爭,所以祭出301條款來對中國製產品加稅。但川普自己則認為,美在中美的貿易戰爭中早就輸了,他現在只是在收拾戰場,遏止損害擴大。

 

說起來,世界各國開始大幅調降關稅,甚至大搞區域同盟,不過是1980年代新自由主義崛起之後的事情。在此之前很長一段時間,世界各國都是關稅壁壘的保護主義政策,而且有一部分經濟學家認為,即便各國都搞保護主義對於各國經濟並不會有重大衝擊與影響。而且,這一派的經濟學者認為,政府當然應該利用保護主義政策保護國內的幼小產業,免於被來自海外更大更具規模的競爭者的摧毀。

 

有一個說法,強國都希望施行自由主義,弱國才會寄託在保護主義政策。想想也蠻有道理,中國自己雖然不滿美國對其強大的製造業課徵高額關稅,但自己在偏弱的電影產業卻以限制外國電影的放映數量來保護自家市場不被侵蝕。

 

也就是說,也許真實的情況是,每個國家都同時在施行自由貿易與保護主義,當自家強的產業就堅持世界各國應該降低關稅令其能夠暢行無阻,但是自己弱的產業就拉高關稅阻擋國外產品進入。若是萬一因為某些緣故不能明目張膽地拉高關稅,那就祭出補貼政策,補貼自家產業令其具有足夠的競爭優勢或免於被淘汰的風險。

 

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很多國家彼此之間都在打貿易戰,當我希望自己國家的產品能夠在其他國家取得壟斷或寡占,且沒有其他國家能夠迎頭趕上,為此而祭出的各種政策,都是貿易戰爭。

其實,川普和中國政府都沒有錯,他們都是為了自己國家的經濟在奮鬥,為了佔據優勢地位和其他各國進行合縱連橫。畢竟,沒有人想要在《全球化的故事》中,淪為輸家或是後進國。

 

經濟後進國的悲劇是,被貌似有裡的比較利益法則的國際分工所壓制,淪為負責製造低價或高污染的產品,卻無法分到高階製品,在全球經濟位階中區居下為。

多年前曾經紅極一時的《經濟殺手的告白》系列中,作者就明白指出,戰後美國為了控制並分配各國的世界經濟分工角色,以協助開發等名義大量派出顧問團到世界各國,介入各國的基礎建設之規劃。

 

你有想過為什麼那些擁有豐沛原物料的國家都剛好被獨裁政府控制,明明原物料可以賣個好價錢幫國家翻身卻似乎不盡如人意嗎?

 

而戰後日本與亞洲四小龍之所以能夠順利翻身,也許不光是因為人民勤奮,而是美國的全球地緣政治布局需要這些國家擔任防堵共產國際跨出太平洋的第一島鏈,所以用力支援這些國家的經濟成長,沒有像培植原物料豐富的國家那樣培植極端貪腐的獨裁政權。

 

那個時代的美國,難道不也是在打貿易戰嗎?

如果我們真心相信景氣循環論,好比說像哈利﹒鄧特二世在《全球經濟的關鍵動向》等預測全球經濟走向的作品中那樣積極找出人口、經濟、科技發展等各種週期去推敲景氣週期循環的話,我們應該知道,眼下的世界經濟必須有一波落底,因為金融海嘯之後各國央行的貨幣寬鬆政策只是不斷地延後泡沫破滅、景氣落底的時間,卻沒有解決資本主義的系統性危機。《泡沫沉思錄》一書深入探索了景氣循環與金融政策之間的關聯性,對於「善意欺騙」卻讓泡沫破不了的貨幣政策所造成的潛在金融危機提出嚴厲的批判。如果資本主義的系統性危機向來是靠景氣循環的方式來處理,景氣就像春夏秋冬,有榮景也會衰敗,衰退才能帶來熊彼得所說的創造性破壞,才能為下一波榮景復甦做好準備。

 

如果川普的貿易大戰真的能夠戳破中國的大泡沫,成為二十一世紀版本的廣場協定(美國當年就透過廣場協定迫使日幣大幅升值,應是砍掉了日本的製造業榮景且讓日本落入二十年之久的衰退),啟動新一波的景氣循環,長期來說未必是壞事。因為景氣循環論學派的學者認為,各國央行不斷做多延後景氣衰退的降臨已經過分干預市場,這會導致未來無法再延後而景氣開始潰敗時,嚴重程度只怕會比1929年的大蕭條還嚴重。

 

俗話說得好,危機就是轉機,如果衰退是必然的景氣循環,那麼就讓中美貿易大戰些開序幕也好過遲遲不開始,至少未來明確了,也好知道如何制定對策,不要再懸在一個不上不下的混沌不明狀態。

 

 

逆社會觀察

一帶一路不過是天朝試圖突破被世界體系邊緣化的徒勞

By
on
2017-05-22
一帶一路不過是天朝試圖突破被世界體系邊緣化的徒勞文/Zen大 說點嚴肅的,天朝的一帶一路不過是另外一次試圖掙脫自己被歐美創建的世界體系地方化的徒勞(天朝從明代以來就開始被世界體系地方化,鴉片戰爭後算是首度完成降格作業,丟失天下帝國的位置),除了大中華派(將華視為天下或已恢復天下國家為己任的華人)之外,關心的重點應該放在歐美如何對付一帶一路(最近就是抵制阿),而不是害怕台灣被邊緣化! 台灣就是要借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