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羞辱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政治立場不同也不該使用羞辱言語攻擊人

By
on
2020-02-07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日前總統與立委選舉結果出爐,勝敗雙方幾家歡樂幾家愁,各有一些情緒很是自然。
不過,我卻在臉書上看到一位認識的弟兄的基督徒朋友,留言中使用了相當不堪的羞辱性字眼指稱與其不同立場的政黨與政治人物。
原本想,可能是一時無法接受選舉結果,不料稍微觀察了該人的個人社群網站,政治文章相當多之外,指涉與自己不同政黨與政治人物時,一律都採用網路上的酸民們發明的仇恨貶抑式字眼,覺得非常讓人難過。
此人在個人社群網站上並不諱言自己的基督徒身分,甚至標註清楚自己是哪一個教會,但卻在談論政治時,跳出了聖經教導的範疇,使用世間的仇恨語言來對自己不認同不支持者貼標籤甚至抹黑,我在想,這樣的身教,不是基督徒該有的行為?
可是,我又深入轉念一想,似乎也不難理解這種語言使用的人格斷裂,因為這樣的情況並不罕見。這位出口成髒的弟兄不過只是其中一位「受害者」!
最近幾年,台灣的國語教派的基督徒,不但籌組政黨,直接參與公共事務與政治選舉,在媒體與社群網路上與其他意見者進行政治或論題攻防時(好比說反同婚),早就已經毫無基督徒形象可言,惡言相向根本只是小兒科,抹黑造假說假見證的情況比比皆是。
我過去幾年常在想,為何這些基督徒,平日在教會裡也是熱心愛主,積極服事,傳福音不落人後,為何在公共事務上碰到其他意見的人,就會失控爆走,仇恨語言上身,對不同意見者大發謬論與傷人言論?
為什麼憑愛心說誠實話之類的教導,身為基督徒的品格與修養,突然都做不到,都蒸發了?
不免想,也許跟某些教會太容易走齡恩路線解釋社會世界發生的事情有關?
靈恩式的思考大概是這樣的,社會上那些跟我不同意見主張立場的人,都是魔鬼撒旦的同路人(早年基督徒對非基督徒的態度也很類似,那些信奉民間信仰的都是拜偶像,都是拜撒旦…)。既然是魔鬼同路人,那就是神的敵人,既然是神的敵人,那就不是人(將人非人化與妖魔化),既然不是人,那麼,就不用以人的禮貌或聖經中教導對鄰人的態度對待之!
香港反送中事件的抗議運動過程中,許多披著警察制服的人可以對市民大開殺戒,也頗讓一些人不解?其實,是類似的邏輯在作祟,那些披著警察制服的人平日不斷灌輸上街抗議的香港人都是蟑螂,是社會的害蟲…。這些執法者覺得自己是在消滅社會害蟲與亂源,並不覺得自己在殺人!
或許你會說,兩者怎能類比?其實,言語對人格的抹殺,並不亞於對人的肉體直接進行傷害,這些同樣都是暴力,也同樣都是主張非暴力的耶穌所反對的行為!
不少台灣人常笑基督徒是神學自助餐,也就是雙重標準,不得不說,這個評論某種程度上相當精準,我們總是律己寬而帶人嚴,對待跟我們自己不同立場的人原本應該更有愛與包容,然而,這些人執行愛與包容的方法卻是不斷使用羞辱與傷害人格的語言攻擊不同立場者,真的是把整部聖經跟耶穌都拋腦腦後,只遵循老我的情緒衝動在做事,到底是誰被魔鬼撒旦入了心呢?

大員的通訊

為何第一線服務人員屢屢被羞辱?

By
on
2016-09-06
為何第一線服務人員屢屢被羞辱?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6/9/6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上週有個新聞,一名社區保全因為直呼住戶全名,被該名住戶辱罵。不久後,又傳出北捷有名保全好言勸導讓女兒在捷運站內吃喝東西的父親,同樣被辱罵的事件。 類似的第一線服務人員被辱罵事件,第一時間,與論多半強力譴責辱罵者,或以奧客、天龍人指稱之,被辱罵者往往能得到強力聲援,社會以輿論公審犯錯者的方式迫使其道歉、認錯。...
職場煉金術

大聲飆罵下屬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By
on
2015-09-15
大聲飆罵下屬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酷青) 職場中的世代衝突,常因為年長老闆與年輕員工可接受的溝通模式差異而加劇。 年紀較長的老闆,年輕時多半是邊挨罵、邊學習,耐罵度很強,臉皮練得很厚,自尊也常能適時收起,更絕少會把責罵往心裏去。 等到自己當了老闆,也正所謂媳婦熬成婆之後,不自覺地繼承了「原生職場」(借用原生家庭的概念)的互動模式,也習慣以破口大罵的方式,管教做錯事或出包的員工...
逆社會觀察

人家烏克蘭要打仗了,你卻只關心娶不到烏克蘭老婆?

By
on
2014-03-03
人家烏克蘭要打仗了,你卻只關心娶不到烏克蘭老婆? 文/Zen大 最近蘇俄出兵烏克蘭事件算是國際頭條 台灣的媒體第一時間沒能以頭版頭大規模深入報導就算了 日前我竟然還看到一則花絮報導 暢談蘇俄出兵烏克蘭 可能會導致台灣男人暫時沒辦法娶烏克蘭老婆 得轉往烏茲別克找 看到這則報導時 我心裡真的只能充滿無限的髒話~ 人家國家死生攸關 你只在乎能不能娶回美嬌娘? 哪天台灣被人出兵 國外媒體報導 擔心暫時吃不...
信仰主基督

不說髒話,很難嗎!?

By
on
2013-07-24
不說髒話,很難嗎!? 文/Zen大(2013/6 iYoung雙月刊) 以下這段對話,是我某天晚上,在住家社區的閱覽室,聽到兩個一起複習完功課的高中男生說的: 「幹!我歷史竟然考輸xxx,我82,他87,幹!」「幹!我看xxx每天都在打球成績還是很好。」「幹!只是段考而已,可我心理壓力好大。」「幹!你自修記得要還我。」「幹!我六點就到學校吔!你再跟我拿啦!」「幹!你那麼早起來幹麼?」「就打球啊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