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耶穌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順服執政掌權,請別搞雙重標準

By
on
2019-12-30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日前香港泛民主派大勝建制派,拿下388個席次,大勝建制派。

香港社會的民意顯然不滿中共與特區政府過去五個月來對於反送中示威遊行的處置方式,以投票表達出人民的憤怒。

不知道這樣的結果,台灣的某些教會基督徒與牧長是否會坦然接納?

過去五個月,網路與新聞媒體經常報導反送中的抗議人士被港警不當凌虐與傷害事件,甚至還有被強姦與被自殺的不幸事件。其中也包括主內弟兄姊妹。

然而,在台灣的基督教界,很遺憾的,有些牧長與基督徒假裝沒看見這些不當執法,只推說香港既然已經回歸,就應該遵守中共政府的規定,就應該順服不應當動亂。就算抗議,也只能抱持非暴力手段。

當然我個人也認同非暴力抗爭,不過,對於香港人只能以暴力抗爭的無奈,我也很能理解,而不是選擇譴責小惡卻輕放大惡。

不知道那些認為香港民眾不該反抗的基督徒,透過媒體旁觀港警不斷發射催淚彈攻擊抗議者甚至無辜市民時,內心作何感想?是不捨難過還是譴責?

當年耶穌會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若從政治的角度來看,就是因為他膽敢抨擊當時的執政掌權者的錯誤,因而被當權者視為眼中釘,所以想要除之而後快。

保羅在羅馬書中雖然說要順服執政掌權者,然而,這些教訓近年來卻益發被某些基督徒與教會扭曲使用。扭曲為當跟我的政治立場相符的政黨上台時就高舉順服論,當跟我的政治立場不合的政黨上台時就拼命砲轟。

過去十多年來,在教會界屢屢看到這種雙重標準的順服論在上演。然而,過去我總是覺得,也許某些出身背景的基督徒有其無法放下的執著,是以對某些政黨比較有偏愛因此想順服,也就算了。

然而,這一次,香港特區政府明顯得到中共授權,已經嚴重執法過當,就連國外媒體從業人員也大呼不可思議的同時,許多為了能夠進入中國傳福音的基督徒與教會,竟然可以選擇對弱勢苦難者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甚至反過頭來譴責抗暴者有錯,不應該抵抗,應該順服。

《黑天鵝效應》的作者塔雷伯曾經說過一個指導他人行為的倫理學原則,那就是切膚之痛,也就是說,如果一個人開口教你該怎麼做人處事,而他所說的卻跟他毫無切身關係,他並不會因為自己的發言而受影響或受傷害時,這些人說的話可以不用理睬。

當香港的弟兄姊妹在街頭反抗暴政而被迫害,遠在台灣的一些基督徒與教會竟然睜眼說瞎話的要求這些人順服不要抵抗,未免太過站著說話不腰疼了?!

別說身為基督徒更應該有憐憫之心,做為一個人都應該有,然而,台灣某些教會與基督徒在這次的反送中事件的表現,真是讓人瞠目結舌,不敢置信,很難相信大家讀的是同一本聖經,領受的是同一個耶穌與聖靈?

若不是還有濟南長老教會這樣願意站出來力挺香港,身為基督徒都不知道怎麼跟其他國人解說教會界當中某些極盡冷漠無情的態度與言論?

盼望我們不要成為使用雙重標準看待羅馬書的順服論,不要用聖經幫自己的政治立場或偏好背書,以免落入試探!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失控的正向思考,是最糟糕的負面思考

By
on
2019-10-18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日前在網路上看到一位藏書人身故後,親族拍攝其家中藏書的照片。

藏書量不小,但全都整理得很整齊。

收藏原本是很美好的事情,也沒有讓房子變成垃圾屋,看得出來房子的機能還很完善。

然而,這樣一件美好的事情在網路上發表後,卻還是引來「這人有囤積癖」、「我是斷捨離派」這個我不行的評論。

不知怎麼地,我突然想起《失控的正向思考》一書中提到的案例,書中提到在美國有婦女罹患癌症後,被信奉正向思考的朋友積極鼓勵,要有信心,不要放棄…,這些失控的正向思考人士甚至到後來開始指責起那些信心不如它們的患者,認為之所以治不好是因為信心不夠。

我突然有個感覺,會不會所謂的正向思考或負面思考,其實不是觀點本身是正面還是負面,而是將某些觀點強行用在解讀某些對象的狀況,並且不容反駁或不接受的過程所造成的態度。

好比說,要有信心對抗癌症、以斷捨離心法簡化物慾,這些原本都是好的觀點,也的確幫助很多人。然而,要人非得只能有信心,甚至覺得失敗是因為信心不足,或是拿自己能做到斷捨離來指責或嘲笑做不到的人,表面上看似在表達自己很正向,其實卻是最糟糕的負面態度。

人真的碰到不好不開心的事情,會有一些負面想法和情緒出來,需要時間消化整理,其實是情理之中,這種客觀的負向情緒或負向思考,其實也是對風險的評估與判斷,是做出最後決策過程最好要有的思考進程。都不考慮負面因子,只是過分樂天相信,自己不會那麼倒楣、一切都有神的美好旨意,會不會其實是不夠周全的思考方式,讓自己暴露在潛在風險之中卻毫無準備面對的對策?

哲學裡有個概念叫做「互為主體性」,借用這個概念來使用,我想,所謂正向或負向,會不會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方式,而非觀點本身是正向或負向?

好比說,聖經裡說的「與哀哭的人同哀哭」這種陪伴但不指責或過早給予建議,表面上看起來好像相當無為,甚至是縱容落入悲傷困苦境界的人繼續下墜,實際上卻是幫助落入困境者最好的方法,是正向的能量給予。

反倒是,明明看一個人落在困境裡,卻不同理其悲傷,只是一味的搬出自己信奉的大道理規勸或要求對方馬上改正,表面上貌似說了很多正向的高能量的話,其實卻是造成對方的困擾與壓力。

會不會,對錯正負除了觀點本身以外,還有釋放出觀點的態度?

即便嘴巴說的都是神的話語,但是放在錯誤的情境脈絡下,就成了最糟糕的負面思考?好比說,耶穌在世時經常斥責的文士與法利賽人?

也許最糟糕的負面思考,是我覺得你不對不好該按照我的標準進行改正,也是聖經所指出的驕傲、自以為義。只要以此態度出發,就算說的每一句話都出自神,卻可能成為傷害而幫助?

願我們都能避免自以為義的好心做壞事,不要對落入困苦光景的人逕自背出聖經上的正確答案,卻只是嘴上說得漂亮的話,實際上卻造成對方的痛苦加深,甚至更加遠離上帝?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讓大家都樂意參與,還是追求盛大而完美?

By
on
2019-09-03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大學時,學校團契輔導說過一段關於服事的精神,讓我印象深刻,奉為日後服事乃至工作的標準。大意是說,服事的工作可能做失敗、搞砸,但人不能因為服事而跌倒,必須能夠得造就。延伸來看,從失敗中獲得造就與成長也是人生中很常見的事情。

遺憾的是,道理我們都知道也覺得正確,實際上日常生活中卻仍會不自覺的被完美主義綁架,甚至拿出這是上帝的事工當理由,逼迫自己或他人得做到盡善盡美。

美國科羅拉多州的罪人與聖人之家(House for All Sinners and Saints)的牧師納迪亞波茲韋伯也有同樣的看見,他將教會的運作精神設定為「反對卓越,支持參與」。

具體來說,是什麼意思?

如果您有機會造訪該教會,可能會發現,負責帶領聚會的可能是第一次造訪該教堂做禮拜的人,罪人與聖人之家每次都有十五到十八位信徒參與聚會儀式的某個部分,協助聚會運作。

然後,您可能還會發現,這個教會的詩班的水準頗不敢令人恭維,因為他們並不追求詩班表現的卓越,而是希望每個人都能參加,所以就算唱得零零落落也沒關係。

韋伯牧師認為,重要的是讓人願意且樂意參與聚會,過往教會那些過度追求卓越的敬拜內容,會讓某些人自絕於服事之外,甚至不來教會。

罪人與聖人之家就連大型聚會,都不是找來一群強大的同工負責執行,而是看誰剛好現身在教會,就讓他們承擔籌備活動的責任。就算做得不盡善盡美也沒關係,重要的是讓每個人都能夠參與且樂於參與。

或許你會擔心,這樣的教會運作方式真的可以嗎?

如果就聚會人數跟吸引的族群分布來說,看起來應該是不錯!

罪人與聖人之家吸引了很多年輕世代進教會,如今在美國,青年世代不信上帝或是信上帝卻不進教會的比重日高,但是罪人與聖人之家卻能讓這群人走進教會。

常常我們以為,人們是因為被世俗吸引或心靈沉淪才不來教會,也許的確有這樣的成分存在,但是,有沒有可能還有一種情況,那就是對教會生活過分追求聖潔屬靈乃至聚會運作的完美的壓力感到窒息,看到那些負責帶領聚會的人都表現傑出,自慚形穢,先是婉拒各種服事邀約,最後事慢慢退出教會?

是誰規定,服事一定要做到盡善盡美?是誰規定,唱詩歌一定不能走音或漏拍?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或多或少認為,聚會過程的每一個環節都必須優秀傑出,整體上來說必須變成一個吸引人好看的秀?

這樣不自覺出現的標準,會否讓某些剛進教會的慕道友乃至覺得自己能力不足(但其實很想服事但考慮到表現的結果可能差強人意)感到壓力,甚至退卻而不再出席?

上帝更在乎的應該是我們敬拜他的心意,而不是表達出來的完美卓越?!特別如果當那份結果的卓越會反向阻擋其他人來親近祂時,祂可能寧願不要?!

心靈跟誠實的敬拜,跟表現出來是否卓越完美無關,對吧?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當代教會的示播列

By
on
2019-06-28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士師記第十二章有個故事,提到以法蓮人因為捏造謊言汙衊基列人,基列人了揪出捏造謊言的以法蓮人,派人駐守在河口處,以口音分辨以法蓮人。當時的以法蓮人在發示播列的音時,有自己獨特發音,一聽就知道,想賴也賴不掉,就這樣,基列人在約旦河口抓住並殺掉的以法法蓮人有四萬兩千人。

分辨口音,放在當代語言政治學的脈絡來看,就是分辨正統與否,好比說過去在黨國執政時期,除了禁止台灣島上人民在公開場合講方言外,若聽到講國語者有特殊口音,且通常是所謂的台灣國語或是原住民腔,就容易招來嘲笑(有意思的是,同樣不好分辨的外省腔國語,卻很少會被嘲笑),並以此嘲笑無形中在人群中樹立的族群優劣性的分辨方法。這也令許多台灣人在學國語時,務求去除台灣國語的口音。

這種口音歧視現象,舉世皆然,例如日本有標準語,然後英國腔英語就是比美國佬的英語來得高級等等。

大體人類在世生存,就愛分類不說,還很愛分出高下,不能單單只是區分差異。

歷來的教會裡一直都有「示播列」現象,好比說過往的正統神學與異端的區別,從很久以後的今天往前看,那些當時爭得你死我活的所謂的神學差異,更像口音的誤差而非真正的異端者,所在多有。反而是真正的異教思想滲入教會歷史中而被默許存在的事情,有些並沒有被挑出來,好比說早年的聖誕節中充斥羅馬農神崇拜的儀式,當代聖誕節中充斥消費主義元素等等,都是明顯的異教思維滲入教會生活。

我想說的是,如今不該再以任何「示播列」來將人分群貼標籤,甚至進行擊殺,我們已經進入新約,耶穌為所有的罪人而死,也就是不管你是什麼人,身上有什麼罪行或人格特質,都是耶穌願意救贖的對象。

過去曾經不只一次讀到,一些基督徒寧可自己的孩子是罪犯也不願意是同志的言論,甚至有很長一段時間,教會裡某些好心人想要矯正同志的性向,甚至宣稱有成功矯正的案例,這些,毋寧都是以自己所認可的正統強加在他人身上迫使他人屈服的作為。

如今是縱然我們覺得某些人有錯有罪,也不宜自己出手教訓或修正的時代,因為我們已經有耶穌,除非我們認為自己可以代替耶穌對人進行審判?

人以群分,不是為了凸顯優劣,只是因為受造的多元豐富,只是各有巧妙不同,宛若花園裡開滿各式各樣的花,不能因為你覺得某種花比較醜或骯髒就想要以自己的力量將這類花移出花園,畢竟我們不是花園的主人,乃也只是花園中的一種花而已。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耶穌並沒有向權勢下跪,也沒有傷害比自己更弱小的弟兄

By
on
2019-06-14

耶穌並沒有向權勢下跪,也沒有傷害比自己更弱小的弟兄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還想讀讀Zen大其他基督信仰類文章請見此)

是基督徒都應該知道的,耶穌出道之前,在曠野禁食四十天後,魔鬼撒旦來就近祂,提出了交易的價碼,只要耶穌跪下,就將世界全都給祂。

耶穌沒有跪,撒旦的試探失敗了,於是就撤退了。

接著耶穌出來傳道,三年後釘死在十字架上,死了還未復活之際,生前的追隨者幾乎四散逃光,看起來像是一場慘敗!?

當然,耶穌沒有失敗,不然今天我們就不會紀念耶穌也不會如此規模的基督信仰流傳後世?!

這一切成就的源頭,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耶穌沒有取容易走的捷徑,堅持走上祂知道那條難走的荊棘路。

然而,我們這些坐在漂亮而富麗堂皇的教會裡的主的門徒,也跟當初的耶穌一樣,拒絕了來是世界或魔鬼撒旦的誘惑嗎?

老實說,的確是有,但遺憾的是,也有其實沒有拒絕偷偷在心裡跪下的。

好比說,迷戀醫治神蹟更勝十字架福音的;好比說,迷戀聖經打開有金粉有五倍鑽石更勝耶穌甘於貧窮的虛己;再好比說,迷戀於追求人數成長與教會巨大化而忘了耶穌當初是怎麼帶領門徒的;又好比說,選擇忍住不開口批判獨裁政權對其人民的凌虐甚至是對主的褻瀆,只為了換取能夠進入傳福音的資格…

常常我在想,我們明明光景沒有耶穌當年那麼苦,那個是以肉體承受四十天的禁食,那可是最疲弱最需要麵包與養分的時候,腦科學也說那樣的人體狀態是意志力最糟糕最容易屈服的時刻,但耶穌沒有屈服,祂知道自己這輩子所謂何來?要堅持的大原則底線在哪邊?

祂知道如果原則一開始就放棄了,就算結果是好的,也還是錯了!

基督徒是手段與目的都要遵從神的教導而行的人,不是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不是為了福音的緣故可以違背道德或法律或神的誡命,就可以因此欺瞞作假見證傷害人…
這幾年,教會跟社會大眾的距離越來越遠,越來越多人覺得教會充滿偽善與噁心,不就因為我們當中有一些弟兄姊妹為了口中的福音的緣故,一方面軟弱的向權勢屈服跪下,一方面卻又傷害了比我們還弱勢小眾待幫助的族群(好比說同志與教會的反同婚行動),明明今天的我們已經不是那麼軟弱而無力的群體,卻沒有變得更體恤軟弱者,而動手開始逼迫其他弱者。

世人都看在眼裡,耶穌當然也是,我們用以自我安慰的自己本來就是罪人耶穌都會幫助潔淨我們的軟弱,讓我們更肆無忌憚的向強者跪下與傷害弱者,不勝唏噓!

何時我們基督徒群體可以只為了幫助弱者而屈膝,在強者面前硬頸不屈服?!願主憐憫我們的軟弱與剛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