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耶穌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讓大家都樂意參與,還是追求盛大而完美?

By
on
2019-09-03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大學時,學校團契輔導說過一段關於服事的精神,讓我印象深刻,奉為日後服事乃至工作的標準。大意是說,服事的工作可能做失敗、搞砸,但人不能因為服事而跌倒,必須能夠得造就。延伸來看,從失敗中獲得造就與成長也是人生中很常見的事情。

遺憾的是,道理我們都知道也覺得正確,實際上日常生活中卻仍會不自覺的被完美主義綁架,甚至拿出這是上帝的事工當理由,逼迫自己或他人得做到盡善盡美。

美國科羅拉多州的罪人與聖人之家(House for All Sinners and Saints)的牧師納迪亞波茲韋伯也有同樣的看見,他將教會的運作精神設定為「反對卓越,支持參與」。

具體來說,是什麼意思?

如果您有機會造訪該教會,可能會發現,負責帶領聚會的可能是第一次造訪該教堂做禮拜的人,罪人與聖人之家每次都有十五到十八位信徒參與聚會儀式的某個部分,協助聚會運作。

然後,您可能還會發現,這個教會的詩班的水準頗不敢令人恭維,因為他們並不追求詩班表現的卓越,而是希望每個人都能參加,所以就算唱得零零落落也沒關係。

韋伯牧師認為,重要的是讓人願意且樂意參與聚會,過往教會那些過度追求卓越的敬拜內容,會讓某些人自絕於服事之外,甚至不來教會。

罪人與聖人之家就連大型聚會,都不是找來一群強大的同工負責執行,而是看誰剛好現身在教會,就讓他們承擔籌備活動的責任。就算做得不盡善盡美也沒關係,重要的是讓每個人都能夠參與且樂於參與。

或許你會擔心,這樣的教會運作方式真的可以嗎?

如果就聚會人數跟吸引的族群分布來說,看起來應該是不錯!

罪人與聖人之家吸引了很多年輕世代進教會,如今在美國,青年世代不信上帝或是信上帝卻不進教會的比重日高,但是罪人與聖人之家卻能讓這群人走進教會。

常常我們以為,人們是因為被世俗吸引或心靈沉淪才不來教會,也許的確有這樣的成分存在,但是,有沒有可能還有一種情況,那就是對教會生活過分追求聖潔屬靈乃至聚會運作的完美的壓力感到窒息,看到那些負責帶領聚會的人都表現傑出,自慚形穢,先是婉拒各種服事邀約,最後事慢慢退出教會?

是誰規定,服事一定要做到盡善盡美?是誰規定,唱詩歌一定不能走音或漏拍?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或多或少認為,聚會過程的每一個環節都必須優秀傑出,整體上來說必須變成一個吸引人好看的秀?

這樣不自覺出現的標準,會否讓某些剛進教會的慕道友乃至覺得自己能力不足(但其實很想服事但考慮到表現的結果可能差強人意)感到壓力,甚至退卻而不再出席?

上帝更在乎的應該是我們敬拜他的心意,而不是表達出來的完美卓越?!特別如果當那份結果的卓越會反向阻擋其他人來親近祂時,祂可能寧願不要?!

心靈跟誠實的敬拜,跟表現出來是否卓越完美無關,對吧?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當代教會的示播列

By
on
2019-06-28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士師記第十二章有個故事,提到以法蓮人因為捏造謊言汙衊基列人,基列人了揪出捏造謊言的以法蓮人,派人駐守在河口處,以口音分辨以法蓮人。當時的以法蓮人在發示播列的音時,有自己獨特發音,一聽就知道,想賴也賴不掉,就這樣,基列人在約旦河口抓住並殺掉的以法法蓮人有四萬兩千人。

分辨口音,放在當代語言政治學的脈絡來看,就是分辨正統與否,好比說過去在黨國執政時期,除了禁止台灣島上人民在公開場合講方言外,若聽到講國語者有特殊口音,且通常是所謂的台灣國語或是原住民腔,就容易招來嘲笑(有意思的是,同樣不好分辨的外省腔國語,卻很少會被嘲笑),並以此嘲笑無形中在人群中樹立的族群優劣性的分辨方法。這也令許多台灣人在學國語時,務求去除台灣國語的口音。

這種口音歧視現象,舉世皆然,例如日本有標準語,然後英國腔英語就是比美國佬的英語來得高級等等。

大體人類在世生存,就愛分類不說,還很愛分出高下,不能單單只是區分差異。

歷來的教會裡一直都有「示播列」現象,好比說過往的正統神學與異端的區別,從很久以後的今天往前看,那些當時爭得你死我活的所謂的神學差異,更像口音的誤差而非真正的異端者,所在多有。反而是真正的異教思想滲入教會歷史中而被默許存在的事情,有些並沒有被挑出來,好比說早年的聖誕節中充斥羅馬農神崇拜的儀式,當代聖誕節中充斥消費主義元素等等,都是明顯的異教思維滲入教會生活。

我想說的是,如今不該再以任何「示播列」來將人分群貼標籤,甚至進行擊殺,我們已經進入新約,耶穌為所有的罪人而死,也就是不管你是什麼人,身上有什麼罪行或人格特質,都是耶穌願意救贖的對象。

過去曾經不只一次讀到,一些基督徒寧可自己的孩子是罪犯也不願意是同志的言論,甚至有很長一段時間,教會裡某些好心人想要矯正同志的性向,甚至宣稱有成功矯正的案例,這些,毋寧都是以自己所認可的正統強加在他人身上迫使他人屈服的作為。

如今是縱然我們覺得某些人有錯有罪,也不宜自己出手教訓或修正的時代,因為我們已經有耶穌,除非我們認為自己可以代替耶穌對人進行審判?

人以群分,不是為了凸顯優劣,只是因為受造的多元豐富,只是各有巧妙不同,宛若花園裡開滿各式各樣的花,不能因為你覺得某種花比較醜或骯髒就想要以自己的力量將這類花移出花園,畢竟我們不是花園的主人,乃也只是花園中的一種花而已。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耶穌並沒有向權勢下跪,也沒有傷害比自己更弱小的弟兄

By
on
2019-06-14

耶穌並沒有向權勢下跪,也沒有傷害比自己更弱小的弟兄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還想讀讀Zen大其他基督信仰類文章請見此)

是基督徒都應該知道的,耶穌出道之前,在曠野禁食四十天後,魔鬼撒旦來就近祂,提出了交易的價碼,只要耶穌跪下,就將世界全都給祂。

耶穌沒有跪,撒旦的試探失敗了,於是就撤退了。

接著耶穌出來傳道,三年後釘死在十字架上,死了還未復活之際,生前的追隨者幾乎四散逃光,看起來像是一場慘敗!?

當然,耶穌沒有失敗,不然今天我們就不會紀念耶穌也不會如此規模的基督信仰流傳後世?!

這一切成就的源頭,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耶穌沒有取容易走的捷徑,堅持走上祂知道那條難走的荊棘路。

然而,我們這些坐在漂亮而富麗堂皇的教會裡的主的門徒,也跟當初的耶穌一樣,拒絕了來是世界或魔鬼撒旦的誘惑嗎?

老實說,的確是有,但遺憾的是,也有其實沒有拒絕偷偷在心裡跪下的。

好比說,迷戀醫治神蹟更勝十字架福音的;好比說,迷戀聖經打開有金粉有五倍鑽石更勝耶穌甘於貧窮的虛己;再好比說,迷戀於追求人數成長與教會巨大化而忘了耶穌當初是怎麼帶領門徒的;又好比說,選擇忍住不開口批判獨裁政權對其人民的凌虐甚至是對主的褻瀆,只為了換取能夠進入傳福音的資格…

常常我在想,我們明明光景沒有耶穌當年那麼苦,那個是以肉體承受四十天的禁食,那可是最疲弱最需要麵包與養分的時候,腦科學也說那樣的人體狀態是意志力最糟糕最容易屈服的時刻,但耶穌沒有屈服,祂知道自己這輩子所謂何來?要堅持的大原則底線在哪邊?

祂知道如果原則一開始就放棄了,就算結果是好的,也還是錯了!

基督徒是手段與目的都要遵從神的教導而行的人,不是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不是為了福音的緣故可以違背道德或法律或神的誡命,就可以因此欺瞞作假見證傷害人…
這幾年,教會跟社會大眾的距離越來越遠,越來越多人覺得教會充滿偽善與噁心,不就因為我們當中有一些弟兄姊妹為了口中的福音的緣故,一方面軟弱的向權勢屈服跪下,一方面卻又傷害了比我們還弱勢小眾待幫助的族群(好比說同志與教會的反同婚行動),明明今天的我們已經不是那麼軟弱而無力的群體,卻沒有變得更體恤軟弱者,而動手開始逼迫其他弱者。

世人都看在眼裡,耶穌當然也是,我們用以自我安慰的自己本來就是罪人耶穌都會幫助潔淨我們的軟弱,讓我們更肆無忌憚的向強者跪下與傷害弱者,不勝唏噓!

何時我們基督徒群體可以只為了幫助弱者而屈膝,在強者面前硬頸不屈服?!願主憐憫我們的軟弱與剛硬。

信仰主基督

無法糾正高層錯誤的教會

By
on
2018-07-17

無法糾正高層錯誤的教會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前一陣子,香港教會爆出牧師性侵信徒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

 

神職人員性侵信徒之事,不是第一次發生,多年來天主教會飽受爭議的一點,就是教廷一直對於神職人員性侵信徒一事保持過度寬容的態度,並不積極調查更別說協助讓國家法令定罪,甚至以教會的權勢跟影響力包庇犯罪的神職人員也有。

 

其實,我也說的也不光是性侵一事,而是在教會這樣的組織機構裡面擔任高層者出狀況時,往往難以有效糾正錯誤,甚至在追求一團虛假和諧的氣氛下假裝沒看見,默許錯誤繼續發生。

 

和許多人的刻板印象不同,性侵被害人大多並非衣著或行為不檢點,更不是因為容貌出眾引發覬覦。根據相關統計調查報告,性侵事件中有超過七成是熟人所為,且主要還可分為兩大項,分別是權勢性侵(利用與被害人之間的權力地位不平等要脅對方與自己發生性行為)與約會強暴。

 

神職人員性侵信徒一類案件,當屬權勢性侵,神職人員利用自己在教會中的高聲望與地位,一方面對平信徒下手,二方面以自己所掌握的組織全力壓制其他人的質疑。

 

實際上,從過往的幾個比較有名的案例也不難發現,當神職人員性侵事件曝光後,所屬教會組織的態度泰半是姑息,搬出聖經中關於愛與饒恕和罪人等段落來替犯罪者開脫,甚至試圖息事寧人,讓被害人住嘴。

 

這裡面有非常多的人的罪性在運作,像是刻意強調教會裡應該以愛包容犯錯的罪人,疏遠被害人使其在教會備感孤立最後離開(典型的消滅提出問題的人而非製造問題者),強調我們都不過是蒙恩的罪人應饒恕,甚至堅持說被指控的神職人員不可能犯此類的錯誤…。

 

總而言之,大概就是逃避面對的鴕鳥心態主導。或許是我們無法承受作為神的代理人,平日負責餵養領導教會的神職人員竟然會犯錯這樣的認知,認知失調的嚴重干擾下,為了平衡自己內在的認知失調,於是作出各種外人看起來相當荒謬可笑的否認與逃避面對的行為。

 

教會裡平日過度高舉神職人員的權威,讓神職人員主導教會運作,甚至讓部分神職人員貫徹自己的牧養絕對不會出錯的權威態度,都讓不幸悲劇發生後更難有效糾錯並且建立防堵錯誤繼續發生的機制。

 

若我們不能更有效的改革教會組織的運作與監管方式,若基督徒認為某些犯罪行為仍能用愛與信仰包容而不需要先送法律審判定罪之後再來談饒恕,就是繼續放任權勢性侵的惡在教會裡四處尋找可吞噬的靈魂,你我都是助長神職人員犯錯的幫兇。

信仰主基督

想一想,「你與誰為伍?」

By
on
2018-04-17

想一想,「你與誰為伍?」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耶穌在世傳道那三年,根據聖經紀載,多數時候他都在市場,和當時的上層階級人物所不喜歡的稅吏、窮人、瞎眼殘疾等社會邊緣人在一起,也屢次三番為了捍衛社會弱勢而槓上文士或法利賽人。

 

耶穌更因此被當時的統治集團貼上「麻煩人物」的標籤,最後成了被送上十字架的理由之一(神學有神學的理由,不代表世俗沒有其原因)。

 

耶穌明明是救世主,在世時至少也是個拉比,如果想要的話大可以和統治階級或上流社會站在一起,但他卻沒有,他「為了福音的緣故」和社會最底層的弱勢站在一起,也教導追隨者日後要好好的對待「最小的一個弟兄」,因為坐在他們身上就等於是做在耶穌身上。

 

讓我們來想一個問題:

 

今天大多數的中產階級教會跟基督徒,「與誰為伍?」

 

是更多和自己的同溫層在一起,還是像耶穌那樣?

 

如果耶穌是我們的生命榜樣,如果追隨耶穌就是要效法基督耶穌的生命樣式,我們必須認真的思考,「我們與誰為伍?」站在那些人的身邊?替那些人發聲?致力於捍衛那些人的權利?

 

如果你覺得自己跟耶穌為伍,那麼就要再多往深一層想,耶穌都是和誰為伍?而你的身邊是否真的都是這樣的人圍繞?

 

的確有一些基督徒(但我們必須老實承認並不是多數)和弱者窮人站在一起,全人全心的奉獻,另外有一些基督徒(好像也不是太多)願意委身在社會貧窮與疾病的根治,這些人都是致力於活出基督耶穌的見證,讓人佩服。

 

可是很遺憾的,回過歷史,我們發現基督徒在被羅馬帝國的皇帝保護並上升為國教之後,在擺脫了被壓迫而成為權勢集團的一份子之後,一直都有人站在統治階級那邊,甚至成了協助壓迫弱勢的幫兇。

 

遠的歷史姑且不說,就說我們台灣自己,其實也有類似的情況。戒嚴時期的教會與統治階級的關係,並非都是對抗不公義政權的,有更多是屈服於權勢且以此換取好處的。

 

如果當我們讀納粹時代的德國教會或是種族隔離時代的美國南方教會的歷史感到不可思議時,也許我們更應該讀一讀台灣的戒嚴時期的教會的歷史,並且想一想,關於這些該被清理的「轉型正義」,基督教會內部自己又做了多少?

 

認罪悔改的有多少?假裝沒發生過的又有多少?死鴨子嘴硬認為當初沒錯反而回過頭來攻擊那些當初和威權政府對抗的教會的又有多少?

 

不用說複雜的大道理,就看看自己的教會和弟兄姊妹過去乃至今天和誰在站一起?致力於捍衛誰的權利?這樣的選擇和作為和耶穌基督在世傳道時的價值是否一致?

 

我們如果都假裝不面對,遲早這些被掩蓋的膿包,會從內部潰敗而傷害教會肢體。

 

多想想,我們在各種社會議題和生活選擇上,「你與誰為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