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聖經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政治立場不同也不該使用羞辱言語攻擊人

By
on
2020-02-07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日前總統與立委選舉結果出爐,勝敗雙方幾家歡樂幾家愁,各有一些情緒很是自然。
不過,我卻在臉書上看到一位認識的弟兄的基督徒朋友,留言中使用了相當不堪的羞辱性字眼指稱與其不同立場的政黨與政治人物。
原本想,可能是一時無法接受選舉結果,不料稍微觀察了該人的個人社群網站,政治文章相當多之外,指涉與自己不同政黨與政治人物時,一律都採用網路上的酸民們發明的仇恨貶抑式字眼,覺得非常讓人難過。
此人在個人社群網站上並不諱言自己的基督徒身分,甚至標註清楚自己是哪一個教會,但卻在談論政治時,跳出了聖經教導的範疇,使用世間的仇恨語言來對自己不認同不支持者貼標籤甚至抹黑,我在想,這樣的身教,不是基督徒該有的行為?
可是,我又深入轉念一想,似乎也不難理解這種語言使用的人格斷裂,因為這樣的情況並不罕見。這位出口成髒的弟兄不過只是其中一位「受害者」!
最近幾年,台灣的國語教派的基督徒,不但籌組政黨,直接參與公共事務與政治選舉,在媒體與社群網路上與其他意見者進行政治或論題攻防時(好比說反同婚),早就已經毫無基督徒形象可言,惡言相向根本只是小兒科,抹黑造假說假見證的情況比比皆是。
我過去幾年常在想,為何這些基督徒,平日在教會裡也是熱心愛主,積極服事,傳福音不落人後,為何在公共事務上碰到其他意見的人,就會失控爆走,仇恨語言上身,對不同意見者大發謬論與傷人言論?
為什麼憑愛心說誠實話之類的教導,身為基督徒的品格與修養,突然都做不到,都蒸發了?
不免想,也許跟某些教會太容易走齡恩路線解釋社會世界發生的事情有關?
靈恩式的思考大概是這樣的,社會上那些跟我不同意見主張立場的人,都是魔鬼撒旦的同路人(早年基督徒對非基督徒的態度也很類似,那些信奉民間信仰的都是拜偶像,都是拜撒旦…)。既然是魔鬼同路人,那就是神的敵人,既然是神的敵人,那就不是人(將人非人化與妖魔化),既然不是人,那麼,就不用以人的禮貌或聖經中教導對鄰人的態度對待之!
香港反送中事件的抗議運動過程中,許多披著警察制服的人可以對市民大開殺戒,也頗讓一些人不解?其實,是類似的邏輯在作祟,那些披著警察制服的人平日不斷灌輸上街抗議的香港人都是蟑螂,是社會的害蟲…。這些執法者覺得自己是在消滅社會害蟲與亂源,並不覺得自己在殺人!
或許你會說,兩者怎能類比?其實,言語對人格的抹殺,並不亞於對人的肉體直接進行傷害,這些同樣都是暴力,也同樣都是主張非暴力的耶穌所反對的行為!
不少台灣人常笑基督徒是神學自助餐,也就是雙重標準,不得不說,這個評論某種程度上相當精準,我們總是律己寬而帶人嚴,對待跟我們自己不同立場的人原本應該更有愛與包容,然而,這些人執行愛與包容的方法卻是不斷使用羞辱與傷害人格的語言攻擊不同立場者,真的是把整部聖經跟耶穌都拋腦腦後,只遵循老我的情緒衝動在做事,到底是誰被魔鬼撒旦入了心呢?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順服執政掌權,請別搞雙重標準

By
on
2019-12-30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日前香港泛民主派大勝建制派,拿下388個席次,大勝建制派。

香港社會的民意顯然不滿中共與特區政府過去五個月來對於反送中示威遊行的處置方式,以投票表達出人民的憤怒。

不知道這樣的結果,台灣的某些教會基督徒與牧長是否會坦然接納?

過去五個月,網路與新聞媒體經常報導反送中的抗議人士被港警不當凌虐與傷害事件,甚至還有被強姦與被自殺的不幸事件。其中也包括主內弟兄姊妹。

然而,在台灣的基督教界,很遺憾的,有些牧長與基督徒假裝沒看見這些不當執法,只推說香港既然已經回歸,就應該遵守中共政府的規定,就應該順服不應當動亂。就算抗議,也只能抱持非暴力手段。

當然我個人也認同非暴力抗爭,不過,對於香港人只能以暴力抗爭的無奈,我也很能理解,而不是選擇譴責小惡卻輕放大惡。

不知道那些認為香港民眾不該反抗的基督徒,透過媒體旁觀港警不斷發射催淚彈攻擊抗議者甚至無辜市民時,內心作何感想?是不捨難過還是譴責?

當年耶穌會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若從政治的角度來看,就是因為他膽敢抨擊當時的執政掌權者的錯誤,因而被當權者視為眼中釘,所以想要除之而後快。

保羅在羅馬書中雖然說要順服執政掌權者,然而,這些教訓近年來卻益發被某些基督徒與教會扭曲使用。扭曲為當跟我的政治立場相符的政黨上台時就高舉順服論,當跟我的政治立場不合的政黨上台時就拼命砲轟。

過去十多年來,在教會界屢屢看到這種雙重標準的順服論在上演。然而,過去我總是覺得,也許某些出身背景的基督徒有其無法放下的執著,是以對某些政黨比較有偏愛因此想順服,也就算了。

然而,這一次,香港特區政府明顯得到中共授權,已經嚴重執法過當,就連國外媒體從業人員也大呼不可思議的同時,許多為了能夠進入中國傳福音的基督徒與教會,竟然可以選擇對弱勢苦難者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甚至反過頭來譴責抗暴者有錯,不應該抵抗,應該順服。

《黑天鵝效應》的作者塔雷伯曾經說過一個指導他人行為的倫理學原則,那就是切膚之痛,也就是說,如果一個人開口教你該怎麼做人處事,而他所說的卻跟他毫無切身關係,他並不會因為自己的發言而受影響或受傷害時,這些人說的話可以不用理睬。

當香港的弟兄姊妹在街頭反抗暴政而被迫害,遠在台灣的一些基督徒與教會竟然睜眼說瞎話的要求這些人順服不要抵抗,未免太過站著說話不腰疼了?!

別說身為基督徒更應該有憐憫之心,做為一個人都應該有,然而,台灣某些教會與基督徒在這次的反送中事件的表現,真是讓人瞠目結舌,不敢置信,很難相信大家讀的是同一本聖經,領受的是同一個耶穌與聖靈?

若不是還有濟南長老教會這樣願意站出來力挺香港,身為基督徒都不知道怎麼跟其他國人解說教會界當中某些極盡冷漠無情的態度與言論?

盼望我們不要成為使用雙重標準看待羅馬書的順服論,不要用聖經幫自己的政治立場或偏好背書,以免落入試探!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面對天朝,台灣的國語教會只會談順服

By
on
2019-11-20

我是不知道只會駡民進黨卻挺國民黨且對天朝鎮壓香港,默許港警到處強姦殺人,衝進教會就放催淚瓦斯,然後抓人的事情不斷上演的主日,國語教會的基督徒怎麼克服自己的人格分裂,繼續坐在教會聚會,假裝沒事的?

台上那些要你愛鄰舍講一堆耶穌的牧長,每個都跟乖孫子一樣,一點都不像駡太陽花學運,駡民進黨執政,造謠性平教育…的時候那麼義正嚴詞。

想來,惡質的統治者從來都是底下的人默許力挺出來的。

以前我都覺得,啊,你國語教會有情感上跨不過的糾葛所以挺國民黨,駡民進黨就算了,天朝在境內迫害基督徒,默許亂殺人強姦民女,身為基督徒卻一句話都不敢公開講。現在的我覺得,根本不是情感問題無法支持民進黨,而是根本習慣站在威權獨裁政府那邊,幫忙魚肉。

國語教會的教堂越蓋越華美,裡面卻越來越瑪門與巴力。

真正的會讓人看不起,覺得開什麼玩笑呢,你們這些人還有臉繼續站在講臺上假裝太平,講耶穌?

耶穌可是得罪當權者而被釘死十字架上的,好意思說自己是基督徒?

神經錯亂,精神分裂吧!?

我看香港基督徒朋友去抗議批判政府,他們的台灣的國語教會的弟兄姊妹,每個都當成沒看到,不敢留言不敢按讚。

如果福音都只有爽爽傳,碰到真的大迫害一句都不敢說,聖經真的白讀,教會史真的白念。

真的悲哀,這種有信比沒信更不如的生命,屬靈嗎?

 

國語教會的基督徒最過份的還不是不願意對抗暴政(抗暴需要勇氣,我能接受不是所有人都有,會軟弱很正常),不是在那邊亂用羅馬書講順服,而是扯說聖經中沒有民主,所以這東西不用甩,民主不是聖經真理。

好啊,民主不是真理,但暴政也不是。

聖經時代固然沒有民主,但也從來不支持任何政權的暴政是合神心意的。

耶穌就是得罪當時政權,不才被殺嗎?

當時猶太人沒有反抗的嗎?

好多哦!

政治上可以這樣解讀,就連主張非暴力也是一樣被殺。革命或和平抗議都會被殺。

讀聖經都這樣只挑自己想信的沒關係,但是,強迫別人也只能接受自己想信的就過份了。

反同婚如此,對抗暴政如此。

如果聖經或上帝不厭惡暴政,那出埃及記裡的法老應該還是持續統治猶太人才是,對吧?

心剛硬的下場,聖經也都有記載。為什麼這些人就看不見?

哦,有可能根本不讀聖經,只聽所謂的但其實聖經沒有這個概念的屬靈長輩瞎扯吧?!

儒化的國語教會基督教在台灣,根本就是天朝帝國神學的擁護者,說自己是基督徒根本羞辱上帝。

天下歸一不等於主裡合一。

天下是儒化法家的天子的,基督徒是屬基督的。

保羅的普世主義平等,是不排除異己,讓相信的人自己加入的有機體共同體,天下則是以道統強迫加入的,不加入就血洗或洗血統。

華人教會只看漢字聖經又按字面意義的胡亂靈異解經,搞出了可怕的嫁接。

這就是漢語神學的話,漢語神學等於是為儒化法家的天朝帝國建構普世(一統式/合一)神學。根本是獨裁政權的幫兇,是希望自己能成為漢語帝國的教宗是嗎?

信仰主基督 愛情事件簿

把錯都推給女人,從人類始祖亞當就開始了

By
on
2019-03-28

文/Zen大

相傳亞當和夏娃是人類的始祖,是上帝創造世界時最後造就的活物,是上帝看為美好,僅次於神的活物。

上帝首先造了亞當,把他安置在伊甸園裡,命他看守、修理園子的一切,並對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都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亞當一個人在伊甸園裡生活,雖然沒有不滿足之處,每天忙著幫上帝創造的飛鳥走獸命名,日子過得也還算充實。

只是時日一久,亞當覺得悶,其他活物都成雙成對,唯獨他孤身一人。

上帝想,該有個配偶來協助亞當治理這園子。

於是讓亞當沉睡,從他的身上取下一根肋骨,再將他的身體縫合起來。

上帝則拿亞當的肋骨造成了一個女人,再將她領到亞當面前,告訴亞當,這是她的配偶夏娃。

亞當一見夏娃,便吟出了史上第一首情詩:

這是我骨中的骨,

肉中的肉,

可以稱她為「女人」,

因為她是從「男人」身上取出來的。

(後世人類發現XY染色體後,便有人說,其實男人是從女人所出才對,是女人折斷了X的一節,才有了男人的Y。)

亞當和夏娃,從此過上很長一段幸福快樂的生活。

直到撒旦前來拜訪夏娃。

撒旦誘惑夏娃,摘取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吃

撒旦,別名路西法,據說原本是天使長,是能力僅次於上帝的存在。但因為自豪其能力,以為能取代上帝而統治世界,於是在天庭發動了一場超大規模的叛變,有三分之一的天使跟著他,打算幹掉上帝。

結果當然是被上帝幹掉拉,貶落凡塵地獄。

不過,上帝卻沒滅絕撒旦,而且還允許他不時的出現來勾引、誘惑祂所創造的人類,只是不准親自動手傷害人。

夏娃就是撒旦第一個煽動誘惑的人類。

有一天,撒旦化身成蛇,偷偷潛入伊甸園,悄悄來到夏娃身邊,找夏娃攀談(當時伊甸園裡的活物,應該都是可以交談說話的)。

這蛇劈頭就對女人發動挑釁,說:「上帝豈是真的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

夏娃回答蛇說:「上帝曾對亞當說,亞當曾經對我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都可以吃,唯獨那棵樹上的果子,上帝曾說:『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

撒旦聽完夏娃的說法,輕蔑地發出噗嗤的笑聲,對夏娃說:「你們不一定死。因為上帝知道,你們吃了那樹上的果子之後,眼睛就明亮了,你們就能像上帝那樣知道分別善惡,擁有上帝的智慧,上帝是懼怕你們能夠像祂一樣,所以才不許你們吃。」

夏娃聽了撒旦的話,將信將疑。只是好奇那好處的心,渴望能夠跟上帝依樣有智慧能夠分別善惡的慾望,終於驅使夏娃跑去摘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自己先吃了,再拿給亞當吃。

兩人吃了之後,眼睛就大放光明,並且赫然發現自己乃是赤身露體,找來無花果樹的葉子,編成了草裙,穿在身上,遮住了身體重要部位。

赤身露體的亞當夏娃

不日天涼起風,上帝來到伊甸園,呼喊著亞當和夏娃,要他們前來面見自己。

可是亞當和夏娃聽見上帝的吩咐,卻逕自躲在園中的樹林裡,躲避上帝的面,不肯現身面見上帝。

上帝於是再次開口探問:「亞當、夏娃,你們在哪裡啊?」

亞當聽見上帝的詢問,不敢不回答,便開口說:「我在園子裡聽見您的聲音,但因為害怕而不敢出來見您,因為我赤身露體,便把自己藏了起來。」

上帝一聽亞當的話,就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但還是耐住性子跟亞當探問:「誰告訴你赤身露體是需要躲藏的呢?難道你吃了我吩咐不可吃的那棵樹上的果子嗎?」

亞當說:「還不是你拿我骨頭做的那個女人對我說,吃了那樹上的果子不一定死,又拿了樹上的果子給我吃,而且說她自己已經吃過了也沒事,所以我才吃了,才發現自己赤身露體。」

上帝轉而對女人質問說:「你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情?」

夏娃嚇得發抖,對上帝說:「是園裡那條蛇對我說這果子吃了不一定死,是她引誘我,我就吃了。」

上帝震怒,把人趕出伊甸園

了解事情始末之後,上帝對犯錯的兩人和蛇分別做出懲治。

上帝對蛇說:「妳必受咒詛,比一切牲畜野獸更甚。只能用肚子行走,終身吃土,且和女人彼此為敵。你們的後裔也將彼此為敵女人,彼此攻擊、傷害。」

上帝對女人說:「我必多多增加你懷胎的苦楚,今後女人生產時必多受苦處,女人必戀慕你的丈夫,你的丈夫必管轄你。」

上帝對亞當說:「你既然聽從妻子的話,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棵樹上的果子,這土地將因為你的緣故受詛,此後你和你的後裔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裡得吃的,且地必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得要汗流滿面,才能從田裡栽種出得以餬口地蔬菜,直到你回歸塵土,都要終身勞苦。因為你本是出於塵土,仍要歸於塵土。」

上帝給了兩人皮製的衣服穿,便把亞當和夏娃趕出伊甸園。

為了不讓亞當和夏娃偷溜回伊甸園摘取園子裡的生命樹上的果子(相傳吃了之後將能永生不死,且擁有跟上帝一樣的能力),上帝在園子東邊設了機關障礙(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射火焰的劍),不許亞當和夏娃以及他們的後裔再回來。

人類自此被流放到塵世,每天為了得溫飽,得在田裡辛苦耕作、勞動,都是因為夏娃被蛇誘惑,和亞當一起吃了不該吃的果子。

難怪後世人類覺得女人是紅顏禍水,原來當年始祖亞當也是一個樣,愛的時候很愛,但一出事就把責任和錯誤往女人身上推,一點擔當都沒有。

 

想知道更多關於基督信仰與聖經故事的話,請參考信仰主基督區

生活有感想 信仰主基督

不妨訂個利他型的新年新希望

By
on
2018-01-14

不妨訂個利他型的新年新希望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每一年剛開始,媒體總是熱熱鬧鬧的討論起大家的新年新希望?抑或是檢討過去的新希望始終無法順利達成的原因,再提出協助解決的方法。

 

關於新年新希望,似乎我們總是立的多而達成的少。

 

然而,我想到的卻不是達成多或少的問題,而是具體來說,我們在許新年新希望的時候,到底都把什麼放進來?

 

仔細回顧了自己和一些朋友的新年新希望之後,赫然發現一件事情,甚至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很有可能是我們總是無法達成新年新希望的因素之一,那就是我們的新年新希望總是太過繞著自己的需求或問題的解決打轉。

 

或許您會說,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人當然會優先考慮自己啊?

 

對一般人來說或許是如此,但對於基督徒來說,優先考慮自己某種程度上是過分高舉自己、過分看重自己,忘了虛己的一種不自覺的表現。

 

人能活著,說真的沒有一個人是只靠自己就能活著,人能活著,是靠人與人之間的互相幫助,是靠人與人的互動所建立的一張超級巨大的社會網絡。

 

於是我在想,會否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當我們不再把新年新希望的設定目光定睛在自己的需要或問題解決上,而是定睛在我們身邊有需要的人的需要或問題解決上,反而比較容易能夠達成。

 

我想到一個笑話,有人說,天堂和地獄都像是一群人圍坐在吃宴席,而且每個人都分到一雙超級長的筷子,只不過天堂上的人使用自己的筷子餵別人吃宴席上的菜,因而歡笑不斷;而地獄裡的人則只想著要把超長筷子裡的菜塞進自己的嘴巴(但卻辦不到)而挫折連連。

 

會不會有這麼一種可能性?那就是那些我們以為的問題解決或需求的達成,其實不是靠著完善自我設定的目標,而是靠著幫助別人解決別人的問題或滿足別人的需求來達成。

 

好比說,有個許多基督徒都曾經感到挫折的新年新希望「一年讀完聖經一次」,當我們把達成目標的方式放在自己身上時,想的是如何去規劃自己的時間跟閱讀進度,但如果我們把這個目標今年要在教會或生活中向人分享完一整本聖經內容,幫助更多人瞭解聖經時,會否最後我們其實也讀完了聖經一遍而且還幫助更多人也讀完了一遍聖經?

 

生涯規劃類的作品常常提醒讀者,人應該找到一份工作是能夠兼具解決市場上的問題、個人的興趣/熱忱與專業能力三個面向時,最可能找到自己真心想做且能賺取足夠收入養活自己還能幫助社會變得更好的工作。

 

我想,立定新年新希望也應該兼顧社會需要、個人興趣跟專業三個面向,也就是或許我們應該從利他而非利己的角度來思考新年希望的制定,也許成功達標的機率會高一些,您說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