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脈絡

逆社會觀察

看事情要看大佈局的整體影響 不是執著某個細節的堅持己見

By
on
2020-03-23

他們並不只是攻擊張上淳的小孩出國,還攻擊陳時中的小孩的罷韓設計(把兩個成年人打成父母的財產似的小孩)。
同時間,在網路上一直呼籲鎖國斷航,阻止所有海外留學生回來…,否則就是對中國武漢的台商雙重標準(喔,他們都只說雙標)。
同時間,一堆中國留學生紛紛說要從台北轉機,確診也要算台北頭上。
台灣捐贈物資給邦交國,邦交國發的文章中提到中國台灣,就自己認領去自嗨,說我們捐贈物資卻被說成是中國的,拜託,台灣的邦交國當然承認台灣是中華民國的正統,因此稱台灣中國台灣是剛好而已~
總之,他們對台的攻擊是接二連三,並沒有中斷,且挑目前最辛苦的兩周防疫工作時間密集轟炸,其心可誅,非常邪惡!
不要說什麼分中國人跟中共,中共可以動員所有的中國人打大外宣當特務當生化武器,中共跟中國人就是一體的,不要被太平生活養出的素樸良善癱瘓了對共產黨的防範,看看歐洲被整個打趴就知道有多慘了!?
這不比平日,還可以在那邊說著人家的攻擊裡面的確有道理我們該檢討之類的鬼話,這就是想瓦解分化台灣的統戰與資訊戰而已,想炒高話題當然就是得挑一些議題加油添醋,虛實交錯,但其意圖邪惡至極,沒有其他了!
我對那種捍衛小細節的正確性,卻放過大主題惡意的言詞,很看不下去,人家發了一堆攻擊?你只拼命說張醫生小孩活該被罵,那怎麼不看看不譴責整個大外宣跟甩鍋瘟疫的佈局之惡劣呢?
根本搞錯閱讀理解的重點了!
資訊的解讀要通盤,抓脈絡抓大局,而不是淪於在碎片化的細節裡進行雞蛋裏挑骨頭論辯。
不要學馬英九只會堅持某個細節都己見卻不看整體佈局的影響好嗎?
替這些攻擊辯護的,都是中共的同路人~
最近許多旅外國人逃回台灣,此一現象引來不少鄉民的抨擊批評!
除了惡意帶風向者,也的確有一些人正在進行弱弱相殘的自我內部分化。
然而,別忘了,這些人當中有不少在一月的時候,才咬緊牙關掏出荷包中有限的預算,忍痛刷了機票回台灣投票,他們當中有不少人也是817萬的一份子,也就是今天我們之所以能夠守住第一波的原因之一!
如果不是這些人在選前積極遊說,投入拍攝影片鼓勵返鄉投票,請假放下課業與工作回台灣投票,我們還不一定真的能贏那麼多,甚至有今天的幸運?
出國的並不是都是想佔台灣便宜的天龍人,也有出國受教、工作,為台灣而打拼的人。
再者,我自己就知道有些朋友,雖然回來投票,但這次沒有選擇回來避難,難道我們不該出手幫忙仍然在海外而承受嚴峻遭遇的同胞嗎?
看事情要全面,有些事情就是概括承受利弊得失,你不能只要他們回來投票卻不接受他們回來避難,若留在島上的人如此勢利,這些人將來還會願意如此嗎?台灣還能有新一波的幸運嗎?

台灣想真正的獨立,被世界看見,散居世界的台灣人是必不可少的力量,他們能最直接傳遞訊息並且影響身邊的人,讓更多人看見並了解台灣。實際上很多人在國外努力,心繫台灣,不時幫台灣向世界發聲。

不要讓恐懼擊倒了自己的良心,說出了不合宜的話語,傷害了明明是我們應該保護與珍惜的同胞。他們是我們不可分割的家人,即便裡面有一些人比較不長進。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有些邪惡之聲,是包裹著貌似正義的修辭在傳送

By
on
2020-02-15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武漢肺炎爆發後,蘇貞昌院長宣布口罩暫停出口一個月,直到台灣供給穩定後再繼續出口。
此一新聞出現後,引來不少人斥責台灣人沒有人義,不願意幫助中國人!
後來賴清德準副總統的有條件協助說出來後,有被一些台灣民眾批判。
種種跡象顯示,好像台灣人真的很沒愛心?
有些人還抓住這些點大作文章。
說台灣人不願意幫忙沒有仁愛之心,是太殘酷的操弄,四川大地震也好、東日本大地震也罷,台灣都出錢出力。
幫忙不求回報,願意禮尚往來很感恩,但沒有感謝還落井下石,願意相幫地人或許會少很多。
瘟疫蔓延時,似乎正是考驗真正人性的時候。
好比說河北路續封城,有些人想方設法出逃,有些人乖乖待在家裡,還有些人自願前往疫區協助,或想辦法幫助疫區的人。
我無意批判出逃的人,如果換作自我們,也許也會逃。
只是讓人遺憾的是,出逃求生不打緊,好比說逃回台灣的一些台商,有些人一下飛機就通報,並且自主隔離,有些人卻毫無病識感,四處趴趴走,被人舉報了才辯說自己有好好監控並且全程戴口罩。
還有一些人的行徑更讓人無法接受,隱匿自己曾經出沒疫區的訊息不說,出現疑似症狀後,還刻意跑去人多的地方咳嗽打噴嚏,想要盡可能擴散病毒,因為不能只有自己得!
我想說的是,面對無情瘟疫或天災,有些人會誠實袒露自己的軟弱,有些人反而會任憑自己的心剛硬,甚至試圖利用災難造謠生事、惹事生非。
不願幫助落難者,似乎違背基督信仰的教導,即便是過去與我們為敵的人,似乎也不能因此就忽視不理!
問題是,以過去中國的紀錄,就算台灣願意撇開過往恩怨,出手幫忙,資源也到不了真正需要的人手上,中途就被攔胡了。
每次談到中國與台灣的問題,總是有人忽略了誰才是源頭的始作傭者,而是採取柿子挑軟的吃的策略,對比較好說話的那邊進行攻擊,對明顯看起來不好惹的那邊沉默。
我想說的是,有些話切片出來看的確很有道理,但是重新放回事件的脈絡裡確未必成立,批判台灣不願意幫中國忙的意見就是,論述起來頭頭是道,確是各種扭曲與斷章取義!
實際情況是我們想幫也幫不了,撇開幫了之後還被人羞辱不談,基督徒不在乎個人榮辱只在乎需要被幫助的人是否真的得到了幫助!
若世上不可能沒有苦難與仇恨,那麼就希望願意以愛面對而非轉化為仇恨對立的人能夠多一點,願意真心幫助落入苦難憂愁挾制的人多一點,少一點利用人的苦難絕望替自己撈取好處的人。這些假裝成追求公義真理的法利賽,最該被譴責,因為他們在譴責別人不願出手相幫時,自己也毫無作為,只是一味透過仇恨言論挑釁雙方。
那些包裹著道理的聲音,本質上就是邪惡的,根本不用往心裡去。就像有些時候我們會碰到一些人以聖經的文字包裹自己的私心,偷渡自己的私慾,企圖以聖經合理化自己的仇恨與偏見,這種時候,不要畏懼,不用落入神學上的爭辯,只要直指其背後的動機之謬誤,將之攤在陽光下即可!
當動機意圖不正,論述修辭即便都正確,結論也是無效的!

閱讀資訊饗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熟讀歷史,以史為鑒

By
on
2018-12-24

熟讀歷史,以史為鑒

 

文/Zen大(歡迎來參加超快速讀書法)

 

據說,巴菲特每次在決定是否要投資一家公司之前,都會把公司創辦之初到現在的所有資料都找來讀,甚至整個產業的資料都找來研讀,從頭開始,徹底搞清楚狀況,難怪能夠找出某個產業或公司是否有被低估,進而達致精準投資。

 

不只是看營收或財報,而是通讀所有的資料,某種意義上來說,巴菲特正以他自己的方法,重建了一套關於他準備出手的產業或公司的發展史,再從這套歷史去判斷,未來的可能性。

 

橋水的創辦人,《原則》一書的作者達利歐也屢次三番提到,他從很年輕時就關心歷史,透過歷史,我們能看出眼前所發生的事情並非新的,過去已有重複,而從過去發生的狀況,可以推估眼前事情的發展,可以從歷史獲得解決眼前問題的幫助。

 

歷史中藏著人類世界的行為規律,屢試不爽。

 

好比說,金融史必談的荷蘭鬱金香泡沫化,從鬱金香泡沫化的歷史軌跡,可以對讀當前是否正在發生泡沫化?如果對比出類似的現象,無論其他人怎麼說,相信歷史就對了。

 

古代人常說史可以觀興替,以史為鏡,是真的,幾乎每一個在歷史上留名的大人物都勤讀歷史,研讀歷史。且行事為人,多會從歷史的角度思考,不會貿然行事。

 

讀歷史,是真的很重要。

 

歷史,是把自人類社會誕生之初到如今所發生過的重要問題,事件與人物的彙整,是一種讓人知道自己的定位與鳥瞰人類世界的知識地圖。

 

掌握歷史,就好像掌握了一張得以鳥瞰人類社會全貌的地圖,知道各個事件的構成元素,事件與事件彼此之間的關聯性,仍待解決的問題,過往事件對人類的影響…。

 

 

想要快速學會一個學門或搞懂一件事情,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找史書來讀。

 

千萬別誤會,這裡講的史書,不是以前我們在學校時讀的那種歷史課本,比較偏向有主題的故事大全集。

 

比如想了解化學這個學門,先找化學史來讀,搞懂人類社會最早出現化學這個概念在何時?又是為何?當時發生什麼事情?是那些人發現或發明了化學?後來又發生哪些事情?

 

再好比說,想搞懂日本,可以找日本史來看,除了找通史,還可以找日本文化史,日本思想史,日本建築史,日本藝術史等等,這些都是歷史,都有助於了解日本。

 

快速瀏覽同一主題的不同歷史作品,可以幫助我們快速掌握認識並解讀該主題所需的理論概念,也能搞懂該主題的知識生產規則(研究方法),常見的重點問題,重要的理論流派或大師…,總之,可以快速累積個人的社會知識庫,讓自己未來再接觸該主題時,具備較多得以解讀該領域的專業知識。

 

腦科學研究告訴我們,當人腦的資料庫越大時,判讀資訊真偽與解決問題的能力就越強大。

 

好比說,職業棋士之所以同時跟許多人下盲棋,還能贏,關鍵就在於他腦中關於下棋的方法規則的資料庫比一般人來得強大,每個職業棋士腦中都有數萬棋譜,透過棋譜掌握許多更加立體且有效的戰鬥方式。

 

歷史可以幫助我們搞懂一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讓我們看事情都能瞻前又顧後,搞懂跟該事件有關的所有原因與脈絡,不至於被當代主義謬誤或個人主觀偏誤所干擾,做出錯誤判斷。

 

另外,熟知歷史,也可以避免被騙。

殖民統治教育最為人詬病的一點,就是竄改歷史,讓被統治者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歷史,甚至被誤導了是非黑白,而靠自己通讀歷史,可以避免被有心人誤導或干擾。

 

掌握歷史,可以以碎片化的片斷訊去強解問題,避免以偏概全或過度推論,可以讓人在判斷眼前的問題時,擁有更多可以參考的資料根據。

 

讀歷史,可以幫助人認識自己之外,還能從中找出照顧自己的秘訣。

 

歷史絕對不是無用之學,而是十分強大的判斷世事的秘密武器,當有疑問不知如何解時,不妨回到歷史裡去探查?

就好像西方哲學的每一次轉向,都會重新回到柏拉圖,回到這個西方哲學的源頭,重頭、重新閱讀,再套入當代情境,找出新的意涵。

 

歷史知識,也是傳統所謂的人文素養、教養的構成元素,因為讀史不只是記住許多對我們有助益的故事,也是從過去的人物與問題中學習看事情的態度,剖析事情的觀點與下判斷的方法,相當程度來說,熟悉歷史的人不容易人云亦云,有自己一套看世界的觀點,有自己的主體性,而歷史則是一套讓人學會自主的技藝。或許不能直接拿來求職,但卻未必不能幫助一個人事業成功!

 

要不然古代就不會有那麼多帝王愛讀史,還找人寫史,當代也不會有那麼多人想寫自己的書,想把自己的人生經歷紀錄進去。

 

最後來談一談,怎麼挑適合自己的史書讀?

 

可以從幾個主要面向來思考:

 

首先,自己的工作專業領域。

 

從事金融投資的人可以讀金融史,從事政治工作的人可以讀政治思想史或國際關係史,從事觀光的人可以讀旅遊觀光史,從事教學的人可以讀文化史或教育史…

 

每個人都能從自己的工作或專業領域出發,找出值得熟讀的歷史,好好下一番功夫通盤理解一下。相信未來專業上碰到疑難雜症時,歷史學中的鑒古之今的訓練,肯定能幫助到自己。

 

其次,自己的興趣領域。

 

好比說我很喜歡去日本玩,平常不能去日本玩的日子,我就多找關於日本的書來讀,而為了較能了解日本的全貌,我則是找了不少日本各類型的主題史來讀。

 

喜歡電影的人可以追讀電影史,喜歡拍照的人看攝影史,喜歡建築的人可以找建築史來讀,心理師則不妨讀讀心理學史…,每一個公民都需要讀的,則是教科書以外的國家通史,搞懂這塊土地上過去的人們到底在想什麼?做什麼?

 

至於實際找書的方法,除了上網去看相關領域的達人的推薦外,我最推薦的方法,是自己逛圖書館或書店。

 

市面上好看好讀的歷史書非常多,很難一概而論說哪一本是非讀不可,所以最好的挑書方法,是人就直接去歷史書區,直接審視架上陳列的書,只要看了有興趣或產生感應的書,就抓下來翻翻看,看看封面看看目錄看看作者看看文案,最後再花幾分鐘翻讀一下內容,如果自己讀得懂且讀了興致盎然,那麼,就從這一本開始。

 

手上這本書讀完之,想想書中談到哪本書對你來說印象最深刻最想讀?就再以此書單為依據,找出你想讀的下一本書。

 

讀書這件事情我不建議太過仰賴他人推薦書單,不是別人給的書單不好,而是我們的程度跟推薦人可能不在一個水準上,請人推薦,如果自己也喜歡就算了,如果自己讀了不喜歡不認同甚至讀不懂,兩造雙方就會尷尬一點。

 

熟讀歷史的好處真的很多,而光是提供個人做決策時的參考資料,就已經是非常棒的功能了,更別說還能記住大量有趣的故事或知識,作為平日與人談天的話題,可以陶冶身心,好處真的訴說不盡!

 

非要推薦的話,《人類大歷史》、《人類大命運》是最近幾年最紅的通史型著作,可以找來讀讀看。

 

逆社會觀察

看事情一定要檢視背後的脈絡,務必小心被斷章取義去脈絡化的資訊

By
on
2018-07-20

看事情一定要檢視背後的脈絡,務必小心被斷章取義去脈絡化的資訊

文/Zen大

蠻多人譴責屏東縣議員咬女警一事,從邏輯思考上來說,會加入譴責者,通常得到的是此一事件已經被去脈絡化的碎片訊息,如將訊息完整還原,多數人是可以理解其無奈的,當然,(即便後來知道事情真相也認同其慈善方面的作為),總還是會有人譴責,這些人也有他們自己的思考脈絡。

所謂的去脈絡,就是把一個事件中的片段從事件本身抽離出來,單獨討論。偏偏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放在脈絡裡跟去脈絡之後,判斷可能截然不同。

單純看咬警察一事,當然是咬的人不對。

但有幾十個警察壓制一個為民喉舌的縣議員,讓縣議員無法脫身,情急之下出口咬人以求脫困,這裡面難道只有檢討咬人沒有警方執法過當的部分嗎?

在脈絡裡看的話,雙方都有責任,去脈絡之後,就一面倒的譴責咬人議員,加入媒體的斷章取義甚至刻意擷取出醜陋的部分之後,輿論輕鬆地就沸騰了。

去脈絡,又可以稱之為斷章取義,過度化約,都是要小心的,媒體因為刻意或報導的侷限而去脈絡是常見的事情。

輿論後來之所以翻盤,是因為有人將議員的過去抖了出來,也就是將議員的行事為人的脈絡全部帶了出來,將之與此一事件連結的結果。

其實可以想一想,堂堂議員,都可以被警察如此壓制,你市井小民,抗爭時會得到什麼待遇?

 

教育與學習

讀書先找出關鍵段落

By
on
2017-07-28
讀書先找出關鍵段落文/Zen大 每一本書裡都有一個核心段落,是作者用來解書中所欲處理問題的關鍵概念或思考推論方法。 讀書首先要能夠抓出作者的問題,其次是找到那個關鍵段落,在那個地方要多讀幾次,搞懂作者的論證邏輯。 這樣整本書就解鎖達成了。 舉個例子,這兩天我讀老科技的全球史(左岸)一書,將近四百頁的一本書,怎麼用上述方法拆解? 我到書裡抓到關鍵段落,作者認為,過去科技史都著重在最嶄新的尖端科技的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