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自由

人人當老闆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以終為始,早立人生願景有助成功達標

By
on
2019-03-14

以終為始,早立人生願景有助成功達標

 

文/Zen大

 

假如你有一億元資產,這輩子都不需要再擔心生計問題時,你會想要做什麼事情?從事什麼工作?為什麼?

 

上述問題,幾乎是每一本談人生願景、職涯規劃或是財富累積的書,都會拿來問讀者。

 

這些書幾乎都沒說(因為我讀過不少本)但有一個很關鍵的點,在此我想提一下,那就是,如果聽到這個問題的當下,你內心產生一種「我怎麼可能會有一億元?這個問題太扯了!」的感受時,那後面的事情幾乎都不會有機會發生。

 

根據情境定理,假設情境為真就為真。唯有真心相信自己應該回答這個問題,在腦中認真去構思出這個命題成真後的生活畫面(越具體越好),所寫下來的答案,才有可能引導你走上最後的道路。

 

心理學曾經做過一個實驗,

將受測者分成兩組,一組寫下自己的目標,另一組不寫,日後追蹤,寫下目標的那組,對自己人生的滿意度比沒有寫那組人多出了30%。

 

據說海賊王的作者,在創作作品之初,就已經在腦中看到了結局畫面。毋寧說因為看見了結局畫面的所有細節,所以才能夠仔細往回推敲整個發生的過程,最後找到合適的故事述說起點。

 

這也是所有讀者從一開始就相信魯夫最後一定會成為海賊王的緣故。

 

史蒂芬柯維稱之為「以終為始」法,

這個法則在好萊塢的編劇終也很常用,也就是說,在講述(人生)故事時,要先決定的不是起點或動機,而是結局要抵達的地方。

 

結局是某種新的均衡與完美狀態,找出新的均衡與完美狀態後,思考其對立面(不均衡與仍不完美,還有問題時的狀態)。

 

接著開始比較兩種狀態,寫下所有要從不均衡與不完美走到均衡與完美的狀態所需要的人力(人脈,貴人+小人)、物力(設備、資源)或核心專業能力。

 

達成目標所需的條件全部羅列之後,逐一盤點,找出目前仍然不足需要補強的部分,設計補強計畫,找出鍛鍊增強方案,在日常行程中納入執行方案,確實執行並盤點執行成果。

 

以我自己為例,

當初決定成為職業作家,投稿一陣子之後,發現稿件留用狀況不如預期,我開始找提升寫作力的鍛鍊方法,或找寫作方法類的書,練習其中方案,或找更多實戰練習機會,總之,給自己出更多解決問題的功課,要求自己刻意反覆持續練習。如果說後來能夠繼續留在寫作這一塊領域,那段時間的大量練習與後來的持續按表操課,真的幫助我很大。

 

 

在追尋天職類的作品裡,經常問的類似題型還有

「五年後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你想要在墓誌銘上寫下什麼樣的話,讓後世覺得,你是什麼樣的人?」

這些都是以終為始法的應用。

 

一億元資產問題,問的其實是,如果不用再擔心生計,你會希望將自己最擅長的事情,用於服務社會上的哪些人?協助解決他們的什麼問題?

 

往往需要不在乎眼前收益的認真思考社會上的某個群體的問題解決策略,且找到真正可以讓這些人願意找你解決問題時,才能倚賴自己的專長,完成自己的人生目標,同時達成理想的資產或生活狀態。

 

西方人很重視尋找天職,也就是活出自己的色彩,因為基督教信仰下的價值觀認為,每個人都是上帝所創造,都是獨一無二,都有來到這個世界的使命,因此,每一個人都應該積極找出自己的使命。

 

人投身工作,雖說是為了賺取溫飽但卻不能僅僅停留在賺取溫飽,還必須考慮到自我實踐,這也是為什麼職涯規劃常會談及馬斯洛的生存需求理論,並且建議我們想一想,自己目前的生活,完成了哪幾層?

 

如何知道自己已經找到自己的人生願景?

 

最簡單的檢驗方法是,你是否樂在其中,樂此不疲,做著別人看著都覺得累的事情而你卻不以為苦。

 

好比說,鈴木一郎為了能夠打球,制定了一套堪比機器人的規律生活,就連睡覺都得上半段左側睡下半段右側睡,好讓自己的肌肉維持均衡。每天投入大量的基礎練習,已經熟到不能再熟的技巧卻還是繼續刻意反覆練習。

 

運動員願意反覆「刻意練習」,以克服某項動作中的微小缺陷,不以為苦,甚至能克服後的順暢感獲得極大滿足。

 

也因此有些人會說,能做到一萬小時理論或是刻意練習的人,也許本身就具備一種努力、自律、專注的才能。但其實,讀過習慣學(了解認知取替)的朋友就知道,這些傑出者之所以樂於刻意反覆練習,一來是他們真心喜歡這些專業(所以找到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很重要),其次是早以熟通各種鍛鍊技巧並將之內化為生活慣習的一部分,當身體習慣那些練習,不練習反而會覺得彆扭不舒服,就好像習慣每天都要洗澡的人突然讓你有一天不洗澡,就會覺得怪怪的一樣。

 

是的,所以很重要的一點是,每天都要花時間在執行達成願景目標的事情上,而且能夠花的時間越多,且能取得具體的成果越多,就越可能達成目標。鈴木一郎說,「每天三小時持續專注十年,做好眼前的事情,絕不三心二意,不放過任何瑣事,在過程中下苦功不要在意結果,累積小事,就能抵達巔峰」

 

專注在自己找到的願景目標還有一個好處,當你全神貫注看著目標,無論是剛起步時世人的不看好與嘲諷,還是成功後世人的讚譽,都會置若罔聞。因為你的眼裡只有目標跟達成目標有關的事情,其他都是一時的。所以鈴木一郎說,「不沉迷好結果高興一下就好」、「被嘲笑是推動力而非阻力,痛苦和折磨都是成功的肥料」。

 

達至願景最重要的第一步是確定可量化實踐結果的目標

(比如鈴木一郎設定每季都要打出兩百支安打),接下來就是屢踐的過程所需的計畫的制定,以及執行的堅持力。

 

我們每個人都只有一天二十四小時,差不多的注意力,如何聚焦有限資源與時間在想要達成的目標,避免時間與精力的揮霍浪費,就需要人生願景來定錨。

 

應該不少人都有這樣的經驗,下班回家後沒有特別想做什麼的夜晚,就看電視上網打電動,東摸摸西摸摸,混過了一整晚,睡覺前想了一下自己晚上到底做了什麼,覺得自己好像做了很多事情卻又好像甚麼都沒做,備感空虛!

 

不設定目標,就會隨意揮霍時間,就會東摸摸西碰碰,好像做了很多事情,但卻無法把點串連成線或面,無法對人生產生質變。

 

反之,下班之後有很明確的目標,好比說去聽個講座、看場電影,跟朋友聚餐,晚上睡覺前,可能有很多收穫可以回想。

 

聚焦在願景目標的執行方案上,才能讓時間與精力的複利效應結晶化,產出高品質的成果,一天如此,天天如此,一生成果將會斐然璀璨無比。

 

說到這裡,無論你開始翻白眼還是感覺振奮,我要提出另外一個累積財富或成功學作品不會點破的一點,那就是「找到願景,用對方法,反覆刻意練習,並不一定就能百分百達到自己的目標願景。」

 

不是完全沒機會,而是要百分百達到的機率很低。

 

這其中的原因,有可能是失敗,更有可能是走上其他原先沒想過的道路(但未必不好),因為我們一開始設定的目標,其實只是根據當時不完美不均衡的自己所能構想的最好狀態,目標有可能過份誇大而不切實際,有可能時不我予運氣不好,有可能別人比我們強且先佔據了時機,有可能我們後來發展出了不一樣的想法走上不一樣的道路。

 

我想特別指出的一點是,即便做了全部該做的事情,還是有可能會失敗。不過,如果不立定目標,沒有願景可以努力或聚焦自己的人生有限時間精力與資源,那是百分之百不會成功。

 

所以,一邊可能是10%達標的機會,一邊則是百分之百失敗的人生,選擇哪一邊都可以,畢竟人生沒有標準答案。

 

不過我想以過來人的經驗說一下,我自己屬於當初立定了某個目標後來不斷修正具體目標但抽象願景都仍然一致,而執行過程做了不少修正現在已經不再完全走在當初的軌道上,且達成率也還不到當初所設想,但是,但是往前走所看見的沿途風景很美麗,讓我覺得人生很充實。

 

所以,為了避免一開始還不夠成熟的自己訂出不切實際的目標當願景,有個建議是,不妨先將目標折半,降低對於目標的預期。

 

達至願景的目標是可以分階段的,每次抵達目標時就是另外一段旅程的開始,不要急於訂過高於自己百倍千倍的目標,或是太把世界級的強者的目標當成自己的效法對象,不妨先找比自己利害一兩倍的人的目標和努力方法當作執行計畫的借鏡。

 

至於願景,那通常是一組抽象的人生價值信念,這無關對錯,也不是做得到或做不到的二分法,而是能在這個世界上做到多少(程度)的問題。

 

最後談談人之所以會啟動追逐願景目標這件事情,通常是在現實人生碰到了某個靠當下的自己的有限能力再怎麼努力也跨不過的障礙時,痛定思痛,想要徹底翻轉人生,想改以不一樣的模式經營人生,所以重新回到自己內心深處探問自己一些基本的生存預設問題,根據這些問題抓出的資料重新建構了一套生命藍圖。

 

這是為什麼許多故事或戲劇的開頭,主人翁的生活都出現極大困境,且遭遇將其生活原本不堪但仍然勉強可以維持運轉的一種均衡狀態打破,逼他上路尋找人生。

 

自從坎伯的《千面英雄》問世後,將神話中的英雄旅程的法則向世人揭露之後,越來越多人發現自己的人生其實也可以套用英雄旅程的階段去檢視與規劃,於是越來越多人開始預先思考自己的人生,規劃自己的生涯階段,且能夠預先知道自己這趟旅程將會碰上什麼挑戰與幫助,於是有了更從容以赴的決心與面對的毅力。

 

好不好,找個時間,坐下來,拿出紙筆,畫出自己的人生故事藍圖,找出你希望在六十歲時希望過的生活方式,描述得越具體越好(住在哪裡?從事什麼工作?最常去的餐廳?配偶與子女的樣貌?最常從事的休閒活動?資產總額?別人最常對你說的話或尊稱?),寫完之後,再寫下當前的自己的相對應的部分,兩兩相聯,找出要從現在抵達未來所需補強的技能與鍛鍊方案,設定一個一年計畫,在接下來一年,每天撥出固定時間執行,以年後再來盤點看看自己離最終目標靠近了多少?

 

歡迎參加

習慣學主題讀書會

有錢人到底在想什麼?主題讀書會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個人剩餘時間與金錢,花了多少在自我投資上?

By
on
2019-03-13

個人剩餘時間與金錢,花了多少在自我投資上?

文/Zen大

雖然我是從上大一後就養成了讀書習慣,不過,當時不太買書,一直到大三決定考研究所,並且大四課比較少後,才開始一周跑一次公館逛書店,開始了買書的人生。

 

在此之前,大學三年去過公館的次數一隻手的手指都數得完(沒有捷運的年代,那是趟遙遠的旅程;雖然清晨飆摩托車半小時就能到)。

 

買書生涯二十年,包括在研究所那幾年還買了不少英文書跟印了不少圖書館的書,兩百多個月來,應該只有幾個月買書不破萬。

 

即便對旁人來說看似豪值千金在買書,加總起來也不過就是兩三台車的花費,二十年換兩三台車對不少人來說應該稀鬆平常(當然我說的不是大老闆或富二代,而是跟我一樣的普通人),這些費用拿來買房,如果是起漲之前的台北生活圈,大概可以在新北郊區勉強買個二三十坪的房子,如果是起漲之後,大概只能買半間吧?

 

我想說的是,這些錢,對於花在買書上之所以讓人覺得很多,除了台灣社會多半不太買書讀書因而在此類花費上偏低造成的反差感外,更重要的一點是,我想談的是,我們從年輕時花在自我進修的金錢到底佔比多少?以及從此延伸出來的,花在自我進修的時間又占比多少?

 

當然,自我進修不只是花錢買書或讀書一途,買線上課程或去上課或請家教或請顧問教練來幫助自己成長,也都是,只是剛好我比較擅長透過閱讀並拆解書籍中的方法工具來自我鍛鍊,每個人都能有自己自我鍛鍊的方法!

 

我想提的重點是,從還很年輕時,手上有限的資源,分配了多少在投資自己的未來?

 

沒錢有沒錢自我投資的方法,像是跑圖書館,看線上免費的教學課程,找人一起辦讀書會,甚至寫信給自己想走的領域的達人詢問是否能有實習或當助理的機會?

 

關鍵在於,除了上班賺取溫飽所需之外的時間,除了花在生活必要開銷之上的金錢,剩下來的部分,到底要怎麼用?

 

自我投資是一種讓金錢或時間產生額外價值,以此額外價值讓自己進入一種向上提升的正向循環的社會行動。

 

舉例來說,當我每買下一本書並且讀完,就能創造數倍於買書的收益時,那麼,之後我就能有更多的收益來投資自己,並且讓自己的收益再成長。

不過,困難的是開始,多年後每一本書能創造的收益還算不錯,但是,早年剛開始時,買下的書能夠賺回賣書成本已經不錯時,是否敢於買書長期投資自己?這裡成了抉擇的關鍵分水嶺,唯有當自我投資的收益還很微小時就敢且願意投資自己,未來才有可能壯大!

而想讓這樣的情況成立,找自己真正有興趣且想長期投入的事情自我投資,會比較有機會克服初期的艱困。

 

這種自我投資的再生產式消費與生活方式,對於想要改變眼下自己的生活或社會地位,仍有不可小覷的威力,即便如今的競爭更激烈且有一些人的人生起跑點遠超過我們,但在社會安全網日漸稀薄的時代,有限生命的個體除了撥時間讓自己成長之外,看不太出來還有太多其他可能性?

有記帳習慣的夥伴,不妨盤點一下過往人生花在自我投資的金錢?跟收入的占比?實際產生的效益與好處?

另外,如果有興趣,未來也可以持續記錄並管理自己行程中花在自我鍛鍊與成長的時間與金錢還有收益上?紀錄個一兩年,你會發現有很多事情,蛻變進化的極快~

職場煉金術

自由工作者更需要的享受孤獨

By
on
2018-08-30

自由工作者更需要的享受孤獨

 

文/Zen大

 

說到當Soho,有些人會想到很自由這件事情,稍微懂點內情的人,會說自律才能自由,至於我則會說,懂得養成好習慣就能自律也能自由。

 

不過,其實當個Soho,更重要的一項能力是安於寂寞,享受孤獨,很能獨處,知道隨時都能夠很自在,保持平常心。

 

Soho大多數時候都是單兵作業,且生活作息跟一般上班族不同。

 

也就是說,大多數時候都是自己一個人。

 

工作時,一個人面對需要處理的案件,像我主要工作是寫作時期,基本上就是一個人面對電腦。

 

其實,現在已經比以前好很多,自從有了數位通訊系統之後,隨時要找人聊兩句不難,要是放在以前,Soho更加孤獨~~

 

其次,跟自己的親朋好友的作息不同,當作息不同,就很難安排聚會或瞎混閒扯淡的時間,要自己安排休閒娛樂時間,且大多數時候是自己找娛樂。

 

像我多年來自己去逛書店,後來甚至可以自己出門工作後四處晃晃在回家。

 

能夠安於獨處,甚至享受這種狀態,不會覺得沒有同事圍繞的工作環境不安心,才算出師~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曾經不願早起而想盡辦法逃避的我…

By
on
2018-06-05

曾經不願早起而想盡辦法逃避的我…

 

文/Zen大

 

曾經我為了不要早起,高中時明明住在學校山腳下卻借用親戚家的地址辦了免早自習証,只為了可以多睡二十分鐘。

 

上大學後,盡量不修早八的課。

 

出社會工作之後,第一份工作時有一次大遲到到快中午才到,因為昏睡,又因為沒有休假可以請,只好去上班,因此讓我立下心願,盡可能快地擺脫需要打卡的工作。

 

第二份工作開始就不需要再打卡,開始完全責任制。

 

這樣的我在三十歲的時候轉為Soho,當初的其中一個考量也是為了不需要早起通勤人擠人。

 

沒想到,工作時間自由之後,卻為了追求成果與能夠靠這份工作活下來而開始變得自律,甚至比以前都還要早起。

 

好比說,必須趕早班高鐵的時候,早上不到五點就得起床,才能來得及。

 

要是在學或上班族時代的我絕對起不來,而今可以,關鍵在於,這些是我自己選的生活型態,而且是我為了繼續貫徹自己的生活型態必須付出的代價。

 

也就是說,同樣一件事情,原本不願意做後來可以接受的關鍵,不是事情本身,而是事情放在更大人生脈絡裡所扮演的角色,認清之後,就能接受了。

 

逆社會觀察

媒體自由化,電視新聞過度供給

By
on
2016-10-01
媒體自由化,電視新聞過度供給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之前談過不少電視新聞媒體的問題,從新聞廣告化、置入性行銷、業配新聞到假新聞、行車紀錄器報導氾濫…,造就這些現象的原因有很多,有一個很關鍵的癥結點,可以說是一切台灣電視新聞媒體崩壞的原點(然而解決之道也藏在其中),那就是「新聞媒體自由化」。 早年台灣的電視媒體屬於受管制的產業,只有無線三台,人民只能看這三台。此外,黨政軍勢力介入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