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菁英

逆社會觀察

長年被制度剝削與犧牲的基層民意的反撲

By
on
2019-03-21

文/Zen大

台灣社會長期以來,在學校的學生時期,都有所謂的放牛班的存在,人數壓倒性的多過前段班,但被學校以制度的方式壓制與管理起來,整個制度性歧視。

這些人,什麼壞事都還沒做,只是因為被判定為成績可能會比較差就被丟到放牛班,給予次級的教學資源,結果,大多數人的成績果然不太好,畢業後就去工作或進入非升學體系的學校(如高職)。

這些人當中有不少就是日後的如今的精英口中的智力測驗不及格等等難聽話的指涉對象,他們也的確因為制度性歧視沒能有機會被養育成足夠具備公民意識的國民。甚至被洗腦教育毒害最深且日後毫無翻身的機會,因為生活所迫,都在求生而已。更別說有些人還得背負原生家庭與各種人際災難。

上述是血淋淋真實存在的實然,不是任何漂亮話的道德應然可以否認的事實。

我在想,這些人的人生並非沒有怨恨,甚至可能還不少,只是過去的社會構造令其無法串連,且被工作和生活給壓制,僅有極少數進入了黑幫,另成一個世界,其他人就只能被生活追著跑。

如今,網路讓這些人也能輕易串聯,且當出現一個深知其痛苦且能假裝自己也是跟其有共同生命經驗的領袖人物,能說自己能懂得俗民語言甚至粗鄙髒話時,很難不產生親和性吧?

這些年,許多國家的失敗組和基層紛紛都起身反抗,甚至又被菁英們寫文章寫書酸了很多下,這些人只是默默地累積憤怒能量,然後透過票票等值的所謂民主精神,好好的教訓了一直以來讓自己難過的菁英跟制度。

對這些人來說,誰統治國家或獨立或統一真的差別不大,因為他們不會成為思想犯或政治犯,就算真的被整了反正本來的人生也被整夠多了,所以沒差,標準不能再低了,至少也要把一些看不順眼的上面的人拉下來墊背才行。

說真的,社會發達起來之後虧欠基層太多了,制度充滿了剝削基層,把基層當成成本外部化的工具,且只有五十步與百步的差別,不管誰統治,都是在剝削與壓榨。

困難的歷史脈絡或思辨聽不懂,他們只是有一股怨恨想要發洩,誰願意幫忙就挺誰~

#傾聽民意在某些人說起來將成為一種上對下的姿態與傲慢

#這篇講實然不是在講應然
#應然論講再多實際社會運作就不按照應然論的指示有甚麼用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莫以批判美學風格之名,行鄙視歧視之實

By
on
2019-01-11

莫以批判美學風格之名,行鄙視歧視之實

 

文/Zen大

這篇雖然是評論,但不想以特定新聞事件當引子,免得落入某些政治立場的選邊而混淆重點的發散,因為這的確是台灣蠻普遍的現象。

這世界上最難被分辨並批判的歧視,是關於美學風格的。

因為能說出美學風格之不足者,幾乎都是文化菁英,而當文化精英決定鄙視時,論述之強與聲量之大,往往會讓人誤以為這是真實。

曾經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大眾文化備受此類來自菁英世界的鄙視與批判,從內容到呈現方式,均因其美學不足以饗宴菁英階級卻迎合大眾而被嫌棄,更因其商業上的巨大成功而被妒恨。

在我看來,分類跟排序是不一樣的,關於美學,我們只能分類,卻不能排序,就連康德都說了美學判斷是主觀的,你不喜歡是因為你的主觀,怎麼好把你的主觀透過其他力量強加在我的喜好上,做出你優我劣的評價?

你覺得醜,大家都覺得醜,那又如何?只要我不覺得醜,沒礙著誰也沒犯法的情況下,為何我不能擁有我自己的美學自主性,需要被人嘲諷或鄙視?

以美學品味風格進行的歧視,也還是歧視吧?

品味歧視,是比較少讓會想到的,好像只要在自己的美學品味範圍內覺得醜,就可以大聲嫌棄。

從外貌身材到風格喜好,到處都是以醜合理化自己的歧視語言。

評論美醜跟評論時事一樣,不光是說醜就夠了,也是要說明清楚到底那邊醜?

 

就連康德都說了,美學這東西就是主觀(當然他用很難的哲學概念去講)。

後來有一些科學研究也證明了,好比說,老年人之所以穿顏色鮮豔的衣服,是因為視力衰退。

況且,美學的知識庫要比其他知識庫更難累積,古代中國人才會說三代之後才會吃穿,就是這個意思。

但是在台灣,某些人覺得自己美學標準很不錯的(通常就是上接歐美日的文化美學風格),很容易就對本地發展出來的美學進行價值判斷,斷定出優劣,進而嘲笑那些被他們歸為劣的族群。

分類跟排序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工具,分類是可以的,排序是惡劣的,畢竟人之所以成長成各種各樣,有時代的階級的各種原因,有美學涵養的人怎能去嘲笑沒有的人?

分類跟排序是不一樣的,雖然都是在進行抽象化過程中會出現的。

分類只是根據特質命名,排序則還加入道德或其他元素。

分類沒有優劣,只是特質的區別呈現,排序裡則容易偷渡滿滿的歧視,透過鄙視鍊在運作。

小心排序式的價值優劣判斷,那往往會讓人不自覺地就產生自我優越,還有鄙視其他存在。

如果覺得擁有知識的人應該幫助弱者的話?

美學也是一樣的。

但是在美感上的刻薄發言,常常相當難聽,好比說我們有一位時尚評論界的達人,就很擅長講很難聽的酸言去討好自己的讀者,但是,有想過這個人背後養成其美學的資本有多雄厚嗎?

沒有!

追逐語言的情緒性效果,是台灣近年來一大悲劇。

醜這個概念,是摻入道德的偽美學價值判斷,其實沒有所謂的醜,最多就只是不夠精緻,還很粗糙,需要再發展,但如果太早就貼上醜,後面就都完蛋了~

曾經台客美學就是被這樣的美學鄙視鍊壓制了非常長的一段時間,非常的不可取。

道德判斷背後的根源,常常是華夏道統,好比說過去對本土布袋戲的價值判斷,如今對玖壹壹的價值判斷,其所援引的都不只是單純的美學判斷,還有華夏道統的判斷在其中。

真正的美學精神是幫風格分類,絕對不是排序分優劣,你可以不喜歡某種美學,但不能因此而攻擊或貼上道德標籤去鄙視喜歡那種美學的人,這是兩件事情,卻常常被混為一談,而奠基在批判美學風格基礎上的鄙視就這麼大行其道,且自以為在主持某種美學真理或正義的普及,發出鄙視者反倒自豪的很。

 

 

 

文化創意考

通俗作品不必揹負文化精英的焦慮

By
on
2017-04-24
通俗作品不必揹負文化精英的焦慮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評論網) 最近有兩部通俗藝文作品(《做工的人》(左圖/取自林立青臉書、《通靈少女》)大為暢銷,不約而同的招致某些文化菁英撰文批判。 批判的論點無奇不有,從作品構成的方式,到創作者的主題設定太過淺薄,乃至指出創作者沒有處理的主題,以及指正創作者處理的方式,甚至連創作作品的語言使用方式都提出了糾正。 上述各種指正的背後,隱藏著一句沒有直說但所...
逆社會觀察

當B級時代的新聞主流,就是狂時…

By
on
2017-03-18
當B級時代的新聞主流,就是狂時…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這年頭好像能夠成為眾人熱烈討論的新聞,都是狂新聞選出來的那些,像是甚麼名人外遇後的張狂言論,還是愚蠢的犯罪行為。 要說真的是攸關國計民生的大事,好像也不至於,甚至有不少根本只是kuso搞笑、八卦娛樂,可是廣大閱聽人就很愛看,畢竟點閱率、討論度和轉發量說明了一切,也使得傳統新聞媒體日漸以這類狂新聞誕生地「爆X公社」作為主要取材...
教育與學習

富豪的英才教育~低調的鞏固階級複製/阻擋社會向上流動之路

By
on
2015-12-15
富豪的英才教育~低調的鞏固階級複製/阻擋社會向上流動之路文/Zen大 富豪的英才教育不光是讓孩子從小能夠接受最頂級菁英的教導,還能安排孩子實際到各地現場觀摩學習,甚至出資讓孩子體驗創業等各種事務,安排頂級名人與孩子交流... 這些教育體系以外的絕對優勢,除非是這個被栽培的人本身刻意抗拒,否則很難不從小就絕對領先普羅百姓的下一代! 富人雖然在媒體面前炫耀財富,卻對真實的教養子女手法極為隱匿,絕對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