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華夏道統

逆社會觀察

中共正在竄改瘟疫發生史…

By
on
2020-03-14

(本文發表於上報)
相信有些人已經發現了,最近中國開始宣稱,除武漢外,其他省分已無新增確診病例。就連武漢,日新增確診病例也已經降到兩位數,很快就能脫口罩!
雖然外界始終質疑中國的官方數據,然而,中國官方就是一概否認!
當瘟疫在中國快速擴散時,WHO死都不肯承認全球進入大流行,還反過來稱讚中國防疫好。中國官媒也配合WHO,甩拋出「全世界欠中國一個道歉」的大外宣用語。
之前我們只覺得荒謬透頂,雙方一搭一唱說著沒人相信的話,根本不知所謂。
然而,從最近疫情蔓延全球的趨勢來看,上述荒謬發言,突然有了意義。中國官方正透過自己買通的國際組織,發明對自己有利的歷史版本。
西方史學界有個名論,所有歷史都是當代史,也都是被發明製造出來的,而我們正目睹製造歷史的工程在我們眼前發生!
試著回想一下,WHO什麼時候開始承認瘟疫已經進入全球大流行?
是伊朗義大利韓國等確診人數開始飆升時。
韓國伊朗與義大利目前確診人數,若將本國的人口數與中國人口數進行加權換算,疫情已經比中國嚴重。以六千多萬人口的義大利有一萬多例確診來說,,如果義大利人口跟中國一樣,確診案例應該是破二十萬。遠超過中國目前公開承認的八萬多例!
這是一個極為荒謬的情況,公然在統計數字上作弊說謊的國家,未來人們若只看官方數據,中國將是疫情相對不嚴重的國家,而且是防疫做得很好的國家。
台灣人會相信的很少,但相信WHO乃至與中國友好的其他國家又如何?
據傳義大利已經向中國求救,中國也表示會伸出援手。
公衛上對付瘟疫是超前部署,以求減災,中國卻是超前部署歷史發展路徑的論述,把所有日後用得上的言論都先甩拋到世界上,趁著各國忙著防疫於霞他顧時,公然竄改紀錄、製造歷史,打造中國的形象。
公然竄改當下雖被砲轟抗議,但都不可能列入官方紀錄,抗議都只是野史,都是抹黑中國。
日後,當人們查找資料時,官方資料只有那一套,特別是WHO、中國官方和世界各國媒體的紀錄。
或許你會問,中國為何要如此大動作竄改一份沒有其他國家相信的資料?
中國內部將來撰寫歷史時,唯一可引用的可信資料只有中國官方認可那一套,能夠維穩政權的道統即可。中國人民未來讀到的歷史,就是中國力抗瘟疫,協助各國對抗瘟疫,有功於人類世界。證明世界需要共產黨,中國人民有共產黨是福氣。
中國官方歷史向來就是維護道統延續正當性的背書,裡面的資料可不可信不重要,是不是真相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道統的正當性可以鞏固不被質疑,政權有德且配位,不必改換,至於四夷的說法,都是抹黑。
此次瘟疫,中國無論是否實質守住,總之資料與面子上都要擺出守住的姿態。共產黨向來不怕犧牲人命換取其目的達成,從國共內戰犧牲數百萬農民工當炮灰,到後來的大躍進三反五反文革與六四,七十年來死傷數千萬人,這不過是一以貫之的統治之道。
能夠維穩,對共產黨來說已經是勝利,更別說還能趁機削弱歐與東亞各國的國力,以人道救援協助的名義進一步深化參加一帶一路國家的掌控權,鞏天下國家的體制,根本就是超額完成。
前幾天,中國捐了兩千萬美金給WHO,根本是論功行賞。WHO發言有效的鬆懈了各國防疫,讓瘟疫可以在世界擴散,削弱世界各國的國力。
唯一會讓中國感到遺憾的,大概就是沒能第一時間拿下台灣,台灣不甩WHO與中國官方紀錄,也不甩島上統派的扯後腿,根據自己的判斷超前部署,料敵從嚴,將第一波大流行擋了下來。
若是今天在台灣執政的是親中政黨,口罩全都捐了中國,始終不停止中國觀光客來台,甚至中國回來的都不用隔離…,真不敢想像台灣疫情會有多嚴峻?
恢復古代中華帝國的朝貢體系,以天下國家之姿君臨天下,是共產黨真正想達成的目標,為此,並不是只有動用軍事武力占領一途,經濟戰、資訊戰,操控國際組織,竄改歷史,讓瘟疫發揮生化武器的威力都是可用的武器。而這正是《孫子兵法》說「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展現!中國正透過改寫瘟疫發生史推動之!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想實質獨立得先發展文化主體性…

By
on
2019-08-29

先不要講到台灣實質或法理獨立那麼遠,要獨立必然需要有自己的主題性的開展,也就是自己為何跟其他群體的差異或獨特性?也就是為什麼台灣人不是天朝人,不是皇民,不是美帝…而是台灣人的理由?

在台灣,目前在發展文化主體性這一塊的困難還有以下幾個族群的阻礙待排除:

第一、華夏道統的洗腦教育,造成五十歲以上台灣民眾當中,不少人是直覺將華夏道統當正統,且已經過了可修改的機會,好一點的就變成華獨派,等而下之就變成親中派。

然而,我們知道,蠻多獨派連華獨派都討厭,這也是為何獨派至今都沒有能力選總統或在立法院拿下夠多席次~

第二、俗稱的經濟選民,這些人表面上只談經濟不在乎政治,更在乎個人成就勝過國家發展,對於被侵略這件事情沒有病識感,若加上第一點或是個人資產雄厚的話,情況更嚴重~

第三、勝利組階級擁有外國護照或外國籍身分,台灣光是戰後移民美國人數就超過七十萬人(這還是到十年前左右的數字),還不括其他國家或其他狀況也能取得的第三國護照,這些人有一些跟第一或第二重疊。

第四、冷漠不在乎的群體,原因也可能是來自洗腦教育,可能是人生失敗組的自我放棄或要死一起死,韓導的崛起已經證明台灣這樣的族群不在少數。

第五,害怕變動的保守派,這個可能是最大宗,表面上可能會以第四點的形式出現,這些人不太看得到或能夠得到未來的美好(例如高齡世代)卻得承受變動期的陣痛,沒有強大的願景作為動力很難說服。

除了人群的部分,還有七十年殖民的體制制度的強力干擾,也都會讓台灣要發展主體性備感艱辛,想想過去台客文化崛起時被嘲笑,或是更遙遠的台灣國語口音的被不屑,都是不自覺的以華夏道統作為正統美學標準的結果,近年來台灣是靠懷念日治美學作為反制,但卻還尚未發展出自己的文化代表性(主體性)以對抗華夏道統美學。

說實話,這不容易,東亞各國的獨立過程也都極力在掙脫華夏美學的制約,雖然近年的華夏天朝美學的確不堪,但過去兩千年的確也是發展出不少傲人成就,至少是壓制亞洲的成就,這些都會讓文化主體性的開展進行困難。

其他像我之前寫過的,目前的影音或文化產品充斥來自天朝的作品,我們的用字遣詞觀念想法都深受影響(普羅大眾跟經濟選民受影響最深),這些都會成為抵制台灣發展文化主體性的力量。

除非上述狀況都能獲得有效排解或舒緩,獨立之路才可能有一線曙光(還有務實的國際關係與對岸武力恫嚇問題),因為才可能形成足夠強大的民族自決力量做出選擇。以現在光景來選,我覺得開出來跟去年公投結果可能會差不多,保守派會勝,這也不是任何辱罵台灣人智商不足就能跨越的難題。政治的問題關乎選擇未來,光是斥責過去的錯誤或價值觀的錯誤無法解決問題~

然而,最認真推動獨立的群體我認為大多數都只空談法理,卻很少處理真正有助於推動台灣實質獨立的文化主體性的建構或排除華夏意識的事情,覺得有點遺憾。如果連宣稱最愛台灣的群體都做不到,其他還深陷華夏道統意識形態的群體又怎麼被呼召而起身跟隨?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在他們眼裡 故宮其實不是「博物館」

By
on
2018-11-14

在他們眼裡 故宮其實不是「博物館」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前兩天故宮院長陳其南拋出,北院有意關閉整修,需費時三年,並說明了考慮閉館整修的理由。

 

雖仍在研議階段,但新聞一出,還是招來不少反對,讓政府高層趕緊派人對外安撫說明,表示北院未來整修不會閉館。

 

雖然閉館整修已經不可能,但是這件事情本身還是值得一談。

 

反對閉館整修的論述,主要有二:

 

一說是政治上的考量,民進黨有意趁閉館整修將館藏重心往南院移,好討好南部選民,穩住目前的選情。

 

二是觀光旅遊的衝擊,由於每年有三百多萬外國觀光客來台時都會造訪故宮北院,擔心閉館整修會衝擊外國人來台觀光的意願,衝擊台灣的觀光產值。

 

這兩個理由聽起來貌似都很有道理,實際上卻未必禁得起仔細檢驗。

 

就從館藏南遷一事來說,從當初南院成立就在吵,最後的結論是南院另設其他主題,跟北院有所區別。不願讓館藏南遷的表面理由是搬運與維護之類,但熟悉故宮文物史的人就清楚,從1925年中華民國政府成立故宮博物院來接收大清帝國皇室的文物自今,在台北的故宮博物院的文物經歷過多少次長途搬遷(箇中的毀損率至今無從得知)。

 

也就是說,文物搬遷絕對不是問題,問題恐怕在其他,而這個其他可能又和故宮的政治符號象徵有關。故宮跟全世界其他大型博物館最大的區別在於,故宮館藏以清代皇室收藏為主,故宮的成立與維護都和政治正統脫離不了干係(至少從象徵意義來看,雖然主政者表面上都會否認),但實際上中國也屢次三透過北京與台北兩個故宮的合作聯展來彰顯其「兩岸一家親」的政治意圖。

 

故宮毋寧是遷台後的中華民國才是中華道統的繼承者的象徵意涵的具體存在證明。

 

從政治符號的使用上來看,就可以知道為何當初陳水扁執意興建故宮南院會招到強烈抨擊與杯葛,乃至故宮南院完成後北院館藏的南遷會受到如此巨大的阻撓,因為中華道統的象徵不能一再的分流,否則會被稀釋。

 

若非如此,北院七十萬館藏聽說有不少至今仍無緣面見客人,都收藏在後山的倉庫裡。既然館藏多到台北故宮的展區根本展不完,為何不讓南院幫忙,就由不得有人從政治上產生聯想?畢竟這年頭全世界的博物館都積極想要賺錢,擁有龐大文物資本而腹地狹小的北院若能順利完成南遷,不是很有助於增加人流與收入嗎?

 

另外一曾隱而未說的政治意涵是關於台灣自己的,故宮如果是中華民國正統的文物象徵,南遷毋寧也象徵著執政重心南遷的可能性,所以南遷是絕對會被反對與阻撓的,因為還有很多人希望台灣的政經文化中心只能在北部。

 

至於第二點所提及的觀光衝擊,則是許多人民百姓與旅遊業者關心的。然而我想反過來思考的是,如果諾大一個台灣,只因為故宮北院閉館整修就不願來台,那麼台灣還能算得上是個旅遊大國嗎?或者說,有意將台灣發展成旅遊觀光大國的話,觀光資源可以如此稀缺到缺一個故宮就沒辦法撐起觀光大國來的地步嗎?

 

如果真是如此,我反而支持閉館整修而且不要南遷,讓全體國人與政府好好想一想,該如何在沒有故宮的情況下照樣讓台灣成為一個國際旅客願意造訪的觀光勝地?擺脫對故宮的依賴,也是擺脫對中華文化做為吸引國際人流的觀光符號的依賴,也是個讓台灣本土觀光資源可以更有效被看見的機會。

 

再者,短暫衝擊三年後,等故宮北院整修完成不是能夠有機會爭取更多觀光人潮嗎?不願意忍耐整修期的陣痛,某種程度不也是台灣在發展經濟時之所以總是轉型升級失敗的原因嗎?當年台灣不願意面對代工升級成品牌自主之路的震動而集體出走,也許出走的企業因此多撐了一陣子,但對整體台灣來說有更好嗎?

 

從根本上來說,故宮北院原本就不是故宮的終極場址,因陋就簡卻因為長期立足就地合理化的便宜主義心態,更在日後的整修無法大刀闊斧執行上可見一斑。

 

然而,整起事件最讓人遺憾難過的還是,沒有人願意從整修故宮本身的專業需求上思考,大規模正修是否閉館才是對文物與觀光客最好這件事情被拋到腦後,人們只在乎自己的政治權力象徵是否被轉移或是自己能賺到的觀光財是否會減少?至於整修本身的專業就在拚經濟與政治意識形態下被無視然後犧牲,這某種程度上好像也是台灣社會做事態度的縮影,總是向各方勢力妥協而犧牲專業,直到不幸發生時才回頭抨擊為何當初不傾聽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