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蔦屋書店

人人當老闆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以終為始,早立人生願景有助成功達標

By
on
2019-03-14

以終為始,早立人生願景有助成功達標

 

文/Zen大

 

假如你有一億元資產,這輩子都不需要再擔心生計問題時,你會想要做什麼事情?從事什麼工作?為什麼?

 

上述問題,幾乎是每一本談人生願景、職涯規劃或是財富累積的書,都會拿來問讀者。

 

這些書幾乎都沒說(因為我讀過不少本)但有一個很關鍵的點,在此我想提一下,那就是,如果聽到這個問題的當下,你內心產生一種「我怎麼可能會有一億元?這個問題太扯了!」的感受時,那後面的事情幾乎都不會有機會發生。

 

根據情境定理,假設情境為真就為真。唯有真心相信自己應該回答這個問題,在腦中認真去構思出這個命題成真後的生活畫面(越具體越好),所寫下來的答案,才有可能引導你走上最後的道路。

 

心理學曾經做過一個實驗,

將受測者分成兩組,一組寫下自己的目標,另一組不寫,日後追蹤,寫下目標的那組,對自己人生的滿意度比沒有寫那組人多出了30%。

 

據說海賊王的作者,在創作作品之初,就已經在腦中看到了結局畫面。毋寧說因為看見了結局畫面的所有細節,所以才能夠仔細往回推敲整個發生的過程,最後找到合適的故事述說起點。

 

這也是所有讀者從一開始就相信魯夫最後一定會成為海賊王的緣故。

 

史蒂芬柯維稱之為「以終為始」法,

這個法則在好萊塢的編劇終也很常用,也就是說,在講述(人生)故事時,要先決定的不是起點或動機,而是結局要抵達的地方。

 

結局是某種新的均衡與完美狀態,找出新的均衡與完美狀態後,思考其對立面(不均衡與仍不完美,還有問題時的狀態)。

 

接著開始比較兩種狀態,寫下所有要從不均衡與不完美走到均衡與完美的狀態所需要的人力(人脈,貴人+小人)、物力(設備、資源)或核心專業能力。

 

達成目標所需的條件全部羅列之後,逐一盤點,找出目前仍然不足需要補強的部分,設計補強計畫,找出鍛鍊增強方案,在日常行程中納入執行方案,確實執行並盤點執行成果。

 

以我自己為例,

當初決定成為職業作家,投稿一陣子之後,發現稿件留用狀況不如預期,我開始找提升寫作力的鍛鍊方法,或找寫作方法類的書,練習其中方案,或找更多實戰練習機會,總之,給自己出更多解決問題的功課,要求自己刻意反覆持續練習。如果說後來能夠繼續留在寫作這一塊領域,那段時間的大量練習與後來的持續按表操課,真的幫助我很大。

 

 

在追尋天職類的作品裡,經常問的類似題型還有

「五年後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你想要在墓誌銘上寫下什麼樣的話,讓後世覺得,你是什麼樣的人?」

這些都是以終為始法的應用。

 

一億元資產問題,問的其實是,如果不用再擔心生計,你會希望將自己最擅長的事情,用於服務社會上的哪些人?協助解決他們的什麼問題?

 

往往需要不在乎眼前收益的認真思考社會上的某個群體的問題解決策略,且找到真正可以讓這些人願意找你解決問題時,才能倚賴自己的專長,完成自己的人生目標,同時達成理想的資產或生活狀態。

 

西方人很重視尋找天職,也就是活出自己的色彩,因為基督教信仰下的價值觀認為,每個人都是上帝所創造,都是獨一無二,都有來到這個世界的使命,因此,每一個人都應該積極找出自己的使命。

 

人投身工作,雖說是為了賺取溫飽但卻不能僅僅停留在賺取溫飽,還必須考慮到自我實踐,這也是為什麼職涯規劃常會談及馬斯洛的生存需求理論,並且建議我們想一想,自己目前的生活,完成了哪幾層?

 

如何知道自己已經找到自己的人生願景?

 

最簡單的檢驗方法是,你是否樂在其中,樂此不疲,做著別人看著都覺得累的事情而你卻不以為苦。

 

好比說,鈴木一郎為了能夠打球,制定了一套堪比機器人的規律生活,就連睡覺都得上半段左側睡下半段右側睡,好讓自己的肌肉維持均衡。每天投入大量的基礎練習,已經熟到不能再熟的技巧卻還是繼續刻意反覆練習。

 

運動員願意反覆「刻意練習」,以克服某項動作中的微小缺陷,不以為苦,甚至能克服後的順暢感獲得極大滿足。

 

也因此有些人會說,能做到一萬小時理論或是刻意練習的人,也許本身就具備一種努力、自律、專注的才能。但其實,讀過習慣學(了解認知取替)的朋友就知道,這些傑出者之所以樂於刻意反覆練習,一來是他們真心喜歡這些專業(所以找到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很重要),其次是早以熟通各種鍛鍊技巧並將之內化為生活慣習的一部分,當身體習慣那些練習,不練習反而會覺得彆扭不舒服,就好像習慣每天都要洗澡的人突然讓你有一天不洗澡,就會覺得怪怪的一樣。

 

是的,所以很重要的一點是,每天都要花時間在執行達成願景目標的事情上,而且能夠花的時間越多,且能取得具體的成果越多,就越可能達成目標。鈴木一郎說,「每天三小時持續專注十年,做好眼前的事情,絕不三心二意,不放過任何瑣事,在過程中下苦功不要在意結果,累積小事,就能抵達巔峰」

 

專注在自己找到的願景目標還有一個好處,當你全神貫注看著目標,無論是剛起步時世人的不看好與嘲諷,還是成功後世人的讚譽,都會置若罔聞。因為你的眼裡只有目標跟達成目標有關的事情,其他都是一時的。所以鈴木一郎說,「不沉迷好結果高興一下就好」、「被嘲笑是推動力而非阻力,痛苦和折磨都是成功的肥料」。

 

達至願景最重要的第一步是確定可量化實踐結果的目標

(比如鈴木一郎設定每季都要打出兩百支安打),接下來就是屢踐的過程所需的計畫的制定,以及執行的堅持力。

 

我們每個人都只有一天二十四小時,差不多的注意力,如何聚焦有限資源與時間在想要達成的目標,避免時間與精力的揮霍浪費,就需要人生願景來定錨。

 

應該不少人都有這樣的經驗,下班回家後沒有特別想做什麼的夜晚,就看電視上網打電動,東摸摸西摸摸,混過了一整晚,睡覺前想了一下自己晚上到底做了什麼,覺得自己好像做了很多事情卻又好像甚麼都沒做,備感空虛!

 

不設定目標,就會隨意揮霍時間,就會東摸摸西碰碰,好像做了很多事情,但卻無法把點串連成線或面,無法對人生產生質變。

 

反之,下班之後有很明確的目標,好比說去聽個講座、看場電影,跟朋友聚餐,晚上睡覺前,可能有很多收穫可以回想。

 

聚焦在願景目標的執行方案上,才能讓時間與精力的複利效應結晶化,產出高品質的成果,一天如此,天天如此,一生成果將會斐然璀璨無比。

 

說到這裡,無論你開始翻白眼還是感覺振奮,我要提出另外一個累積財富或成功學作品不會點破的一點,那就是「找到願景,用對方法,反覆刻意練習,並不一定就能百分百達到自己的目標願景。」

 

不是完全沒機會,而是要百分百達到的機率很低。

 

這其中的原因,有可能是失敗,更有可能是走上其他原先沒想過的道路(但未必不好),因為我們一開始設定的目標,其實只是根據當時不完美不均衡的自己所能構想的最好狀態,目標有可能過份誇大而不切實際,有可能時不我予運氣不好,有可能別人比我們強且先佔據了時機,有可能我們後來發展出了不一樣的想法走上不一樣的道路。

 

我想特別指出的一點是,即便做了全部該做的事情,還是有可能會失敗。不過,如果不立定目標,沒有願景可以努力或聚焦自己的人生有限時間精力與資源,那是百分之百不會成功。

 

所以,一邊可能是10%達標的機會,一邊則是百分之百失敗的人生,選擇哪一邊都可以,畢竟人生沒有標準答案。

 

不過我想以過來人的經驗說一下,我自己屬於當初立定了某個目標後來不斷修正具體目標但抽象願景都仍然一致,而執行過程做了不少修正現在已經不再完全走在當初的軌道上,且達成率也還不到當初所設想,但是,但是往前走所看見的沿途風景很美麗,讓我覺得人生很充實。

 

所以,為了避免一開始還不夠成熟的自己訂出不切實際的目標當願景,有個建議是,不妨先將目標折半,降低對於目標的預期。

 

達至願景的目標是可以分階段的,每次抵達目標時就是另外一段旅程的開始,不要急於訂過高於自己百倍千倍的目標,或是太把世界級的強者的目標當成自己的效法對象,不妨先找比自己利害一兩倍的人的目標和努力方法當作執行計畫的借鏡。

 

至於願景,那通常是一組抽象的人生價值信念,這無關對錯,也不是做得到或做不到的二分法,而是能在這個世界上做到多少(程度)的問題。

 

最後談談人之所以會啟動追逐願景目標這件事情,通常是在現實人生碰到了某個靠當下的自己的有限能力再怎麼努力也跨不過的障礙時,痛定思痛,想要徹底翻轉人生,想改以不一樣的模式經營人生,所以重新回到自己內心深處探問自己一些基本的生存預設問題,根據這些問題抓出的資料重新建構了一套生命藍圖。

 

這是為什麼許多故事或戲劇的開頭,主人翁的生活都出現極大困境,且遭遇將其生活原本不堪但仍然勉強可以維持運轉的一種均衡狀態打破,逼他上路尋找人生。

 

自從坎伯的《千面英雄》問世後,將神話中的英雄旅程的法則向世人揭露之後,越來越多人發現自己的人生其實也可以套用英雄旅程的階段去檢視與規劃,於是越來越多人開始預先思考自己的人生,規劃自己的生涯階段,且能夠預先知道自己這趟旅程將會碰上什麼挑戰與幫助,於是有了更從容以赴的決心與面對的毅力。

 

好不好,找個時間,坐下來,拿出紙筆,畫出自己的人生故事藍圖,找出你希望在六十歲時希望過的生活方式,描述得越具體越好(住在哪裡?從事什麼工作?最常去的餐廳?配偶與子女的樣貌?最常從事的休閒活動?資產總額?別人最常對你說的話或尊稱?),寫完之後,再寫下當前的自己的相對應的部分,兩兩相聯,找出要從現在抵達未來所需補強的技能與鍛鍊方案,設定一個一年計畫,在接下來一年,每天撥出固定時間執行,以年後再來盤點看看自己離最終目標靠近了多少?

 

歡迎參加

習慣學主題讀書會

有錢人到底在想什麼?主題讀書會

 

 

 

 

 

職場煉金術 東京的情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增田宗昭:在出版大衰退時代,以生活提案力喚醒文化消費力的男人

By
on
2018-12-21

增田宗昭

在出版大衰退時代,以生活提案力喚醒文化消費力的男人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廈門書香兩岸)

 

坐落於東京代官山的蔦屋書店,被譽為最美的書店,2011年落成以來,毋寧成為亞洲文青們造訪東京必遊景點。

 

蔦屋書店不只是建築精彩、室內裝潢陳列出眾,整體空間配置讓人深深著迷外,店內所販售的圖書陳列方式也打破過去以出版社或圖書類型擺放的方式,改以生活提案的策展方式呈現,更是吸引愛書人的目光,在一片出版業績大衰退的時代,業績不減反增,羨煞同業。

 

代官山的蔦屋書店成功之後,其營運模式很快地擴散到日本乃至台灣,每一次新的店面落成,都成為新聞追報以及愛書人與文青造訪的景點。

 

究竟是誰在出版產業一片哀鴻的時代,打造出了如此讓人迫不及待想要前往的蔦屋書店?能讓人如此著迷眷戀、流連忘返?

 

一手打造蔦屋書店的人,名叫增田宗昭,1951年出生於大阪府枚方市,父親從事建築營造業,原本家底豐厚,是個不愁吃穿的建築業小開。

 

無奈,增田的父親個性太過「爛好人」,不懂拒絕人且希望照顧每個人,結果竟然將原本豐厚的家產逐漸散盡。

 

增田後來接受採訪時有提過,自己之所以創業,有一部分是希望能夠爭一口氣,希望以成功來彌補自己與家族的遺憾。

 

1983年,增田在家鄉創業,成立了一家能夠同時租賃影音與書籍販售的蔦屋書店(後來的TSUTAYA)。增田之所以想創辦複合型零售通路,是有感於當時的日本書店歸書店、唱片歸唱片而影音歸影音,沒有一次就能讓消費者同時滿足影視影音需求的通路很是不方便,所以決定自己創辦一家。此外,由於當時的唱片與錄影帶要價不斐,年輕人不太買得起。增田心想,若是可以產品的十分之一的價格出租,想必可以滿足更多人的需求。結合以上兩點,他大膽地創辦了蔦屋書店。

 

一號店開幕後,隨即引爆人潮,大獲好評之餘在業績上也大有斬獲,很快地又接連開出新的門市,此後二十年間,在全日本高速展店,截至2016年一月為止,共有各式店鋪1459家,是個非常巨大的影視與圖書通路帝國。

 

附帶一提,增田本人在創辦蔦屋書店的前一年,就已經創業,他成立了如今也是亞洲文青訪日必去的雜貨通路 LOFT。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 LOFT的成功支持他創辦蔦屋書店,也成為日後蔦屋書店的各種轉型或挑戰的後盾。

 

增田毋寧是一位非常留意時代趨勢走向的經營者,是以1980年代初期就看見複合式通路的未來,2000年之後網路崛起,大幅取代實體零售通路之前,他再一次精準預測未來走向,調整蔦屋書店發展模式,改以生活提案與主題策展的手法來建構新的實體零售通路,將書店的商業模式推得更廣更遠,與其說是讓讀者來書店買書,不如說是創造一個讓愛書人可以一次滿足所有需求的心靈空間。

 

在《知的資本論》一書中,增田便指出過往實體書店最大的問題在於「只賣書」,以現在來看極度不可思議的單一類型商品賣場,且商品的毛利還不是很高,在過去卻是全球圖書零售業者的常識,甚至當有人想要調整改革時,還會遭致社會輿論的抨擊。

 

好比說台灣的誠品書局,也是順利轉型為生活百貨通路後,才避開了圖書零售衰退潮,沒有跟著倒閉。但是,誠品從書店轉型為生活百貨的過程中,遭致許多非難,特別是來自文化界與愛書人的指責,認為誠品背叛了他們。

 

實際上又如何?

 

曾經也一度在亞洲辦得有聲有色,引領風騷的Page One,乃至美國前兩大實體零售書店,都因為轉型過晚或失敗而衰退甚至結束營業。

 

到底是建立新的商業模式,好讓企業活下來並且能夠繼續提供愛書人圖書展售空間好,還是堅持只賣書最後倒閉好?我想這個答案並非見仁見智,那些不需要實際支付營運虧損的消費者自然可以提出自己的理想書店的想像,但實際營運書店的人則有員工和生意要顧,我認為蔦屋書店跟誠品都是非常成功的完成轉型且更上一層樓的零售圖書通路的典範。

 

並且,增田所率領的蔦屋書店可以說是青出於藍(有一說是台灣的誠品書店,給了增田的蔦屋書店改革的啟發),帶著蔦屋書店走得更遠更極致,不只是書店通路的革命,甚至還跨足了家電通路的革命,也就是2015年在東京二子玉川成立的蔦屋家電。同樣以生活風格提案為軸心,建構了一個讓每一種生活風格的人都能在此找到適合自己家電的複合式賣場,滿足了家電零售通路消費者的需求。

在我看來,增田宗昭有意跨足所有類型的實體通路,各自提出再定義與重新建構,書店與家電只是開始(如果把LOFE算進來則還有生活雜貨),增田宗昭的企圖心應該是更加遠大?!

 

所以他也率領CCC協助武雄市打造嶄新型態的圖書館,另外還創辦了能夠整合大量零售店面的T-POINT與T-Card(目前使用會員人數超過5000萬人),還跨足數位電視配信事業、網路宅配服務、遊戲軟件販售,甚至推出電子貨幣T-MONEY等等,並於2014年將公司轉為控股公司,推行分社化…,這一連串的動作,全都是鎖定未來人類生活所需的購物體驗。

 

增田宗昭毋寧是借助便利超商的概念來經營大型複合通路,書店在他來看就是文化便利店、家電則是家電便利店,唯有複合化、旗艦店化、景觀化,讓實體空間結合主題遊樂園的豐富多元以及便利店的即時性,再以強調生活風格與企劃提案、主題策展的手法陳列商品滿足每一種生活風格者的需求,如此才有可能在物聯網與網路購物日漸發達普及的時代,延續甚至開展出更加美好的實體零售通路。

 

或許有些人會好奇,為何增田宗昭要如此執著於實體零售通路的經營?或許和他出身建築世家有關,對於實體建築仍有一份難以忘懷的執著?也有可能,增田相信無論人如何仰仗虛擬網路世界來滿足生活所需,人都還是需要實體空間來感受美好愉快的體驗。增田宗昭相信,實體店面仍有其優勢存在,並不是只被網路商場壓著打!

 

英國社會學家費勒史東提出過一個概念「日常生活的美學化」,意旨我們所生活的日常,已經全面被美學接手,非得有美學包裝設計的產品或服務不買(不弱過去只重視產品的功能),已經是消費的日常。

 

當購物更重視生活提案的體驗而非產品的功能甚至是個人問題的解決,如何讓美學成為企業的核心價值成了當務之急。蔦屋書店為什麼每一家門市的成立都能引爆話題且隨即成為觀光景點,毋寧就抓住了現代人對於美學體驗需求的日常生活化這個關鍵概念。所以對增田宗昭來說,「風格是一種商機」,而知識成了聚集資本的能力。增田宗昭與蔦屋書店之所以能夠成功的關鍵,毋寧是以打造出了一個又一個能夠落實「日常生活美學化」的實體空間,緊緊抓住了現代人渴望美好體驗的深層價值。這就是蔦屋書店成功之謎,也是值得每一個渴望在網路時代突圍的創業人深思借鏡的所在!

風格是一種商機:蔦屋書店創辦人增田宗昭只對員工傳授的商業思考和工作心法
知日:誰是增田宗昭?只有夢想值得實現!

在地想出版

蔦屋書店來台,書店新戰國時代?

By
on
2017-02-06
蔦屋書店來台,書店新戰國時代?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近來台灣藝文界的大事之一,毋寧就是蔦屋書店書店來台展店,不少書店界的朋友擔心,蔦屋書店會衝擊現有零售市場,卻也有一些書店界的朋友樂觀以對,認為蔦屋書店來台將帶動一波良性競爭。 說真的,如今早已不是同業相互競爭的時代,出版業者之間並非競爭關係、作家之間也非零和博弈,書店當然也不是非得拚個你死我活,而是同業相互合作,一起把餅做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