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行為經濟學

生活有感想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失而復得比單純獲得更讓人開心

By
on
2018-10-04

失而復得比單純獲得更讓人開心

 

文/Zen大

 

行為經濟學中有個稟賦效應,簡單來說,就是指人對於失去所感受到的痛苦,勝過得到所得到的歡愉。

 

好比說,丟失一千塊的痛,要多過賺得一千塊。

 

因此,先賺到一千塊後搞丟,會無比痛苦,即便這一千塊是白拿,但只要變成自己的之後,搞丟了不見了或再被回去就會感到無比痛苦。

 

然而,再反過來說,失而復得可能會比單存獲得更讓人開心,因為有先感受到失去之痛,將基準點往下調了~~~

 

所以說,人生中,失而復得應該是比單純獲得還要來得開心,這也符合故事邏輯中的逆轉/反差/對比原則所製造出來的張力…

 

新約聖經裡有個浪子回頭的故事,故事裡那個得知小兒子回來的父親之所以如此開心,就是因為失而復得吧?

 

不過,也有一些人雖然曾經失而復得,但過了蜜月期之後,又對於所得無感,因為已經內化成是自己的東西時,那個愉悅感又消失了。

 

同樣是行為經濟學的研究,人們買下或獲得東西時所產生的愉悅感大概在三個月後就會慢慢磨平(反過來說,損失或丟失東西的痛苦也會在三個月後慢慢磨平),因為已經習慣了擁有,因此不感覺愉悅。

 

所以,感情的失而復得一開始也許很開心,之後回到日常時,還是會繼續吵鬧,甚至又吵到丟失了感情也說不一定~

 

咦,愛注意稟賦效應的作祟阿~~~

心靈處方箋

人們更喜歡費力完成工作者而不喜歡輕鬆迅速完成工作者

By
on
2018-07-04

人們更喜歡費力完成工作者而不喜歡輕鬆迅速完成工作者

 

文/ZEN大

 

不少人都知道要故意加班給老闆或主管看,即便加班得讓公司多支出額外的費用,且理論上來說是一個人能力較差的證明,但實際上,如果有人總是準時下班,會被質疑其工作能力。

 

這在行為經濟學中有個很經典的案例可以解釋,行為經濟學家發現,當人請鎖匠來幫忙開鎖的時候,A鎖匠一分鐘就打開了鎖,收費100元美金,B鎖匠開了一小時而且還弄壞了原本的鎖,因此得收100元美金加上更換新鎖的材料費時,客戶會跟A鎖匠爭辯其收費過高(會在腦中自動換算成時薪因此覺得昂貴),B鎖匠則能得到該拿的費用甚至還能獲贈小費,因為客戶覺得他認真。

 

我們誤把費力程度跟績效連結起來,以為很辛苦地完成一件事情比較了不起,實際上,毫不費力的快速完成才是真正了不起。

 

畢卡索曾經有一次在街頭幫一位女士畫了一張素描,沒幾下就完成,女士看了也很滿意,問了價格,畢卡索說要五千塊美金,女士驚訝的問:你不是才畫幾下而已,就要收那麼貴?

 

畢卡索淡淡地回復他:我花了一輩子的時間鍛鍊畫技,再加上剛剛那幾秒鐘,才成就了你這幅素描~

 

#金錢心理學

經濟與生活

心理帳戶~辛苦錢與容易錢分開存

By
on
2018-04-02

心理帳戶~辛苦錢與容易錢分開存

 

文/Zen大

 
心理帳戶(Mental Accounting):心理賬戶是芝加哥大學行為科學教授理Richard Thaler提出的概念。他認為,心理賬戶是個人或家庭用來管理、評估和記錄經濟活動的一套認知操作系統,這套認知操作系統導致一系列非理性的心理帳戶決策誤區。 

同樣的一萬塊,會因為得來容易或不容易而產生不同的分量感受,在使用時也會有不同考量。

偏偏人的心理帳戶制約消費心態與行為,而我們多半又習慣將各種不同心理帳戶機制賺到的錢存再一起,最後導致在花錢時有各種情緒混淆,近而做出錯誤決斷。

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開一個存辛苦錢的帳戶,但凡覺得賺得很辛苦的錢都存到該帳戶,那麼當你想花他時,就會切換到那個記憶,就會審慎~

 

另外開一個容易錢的帳戶,如果有輕鬆就賺到手的錢就存進去(當然如果你說我沒有這種錢可以賺,那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想亂花錢想輕鬆花錢想花錢沒罪惡感就到這個帳戶去領錢出來花(同樣的,當你如果這個帳戶餘額不足,就會自己領會很多事情了)~

 

心理帳戶是很難克服的,只能因勢利導,多利用行為經濟學中所說的推力來管理~

 

大員的通訊

訴諸公德心 不如直接試試改變行為的推力

By
on
2016-08-23
訴諸公德心 不如直接試試改變行為的推力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6/8/23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最近幾天寶可夢訓練師大舉湧入北投跟南寮漁港,人潮帶來商機卻也留下一堆垃圾,媒體則又是大談公德心論,指稱訓練師應該多一點公德心。 公德心論述,常見於台灣媒體去指責某個(群)人的偏差行為,然而,公德心論除了讓指責的人能站上道德制高點,凸顯自己很有道德外,從來對於解決問題,沒有太多幫助。 被指責為沒公德...
大員的通訊

罔顧分配正義的BOT,人民不可能接受

By
on
2015-05-04
罔顧分配正義的BOT,人民不可能接受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5/5/4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行為經濟學中,有個非常有名的「最後通牒遊戲」,實驗單位給受測者A一萬元,告訴A君可以和另一個受測者B君同分這筆錢,而且分配這筆錢的方式由A決定,不過,B有權利拒絕,如果對A提出的金額感到不滿。而且一旦B拒絕,一萬元就會被實驗單位收回,A和B兩人都拿不到錢。 如果你是A,會給B君多少錢? 柯文哲上台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