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詐騙

寫作有方法 在地想出版

先是被騙稿,後又被賴帳的一段經歷

By
on
2020-01-08

假設你對接的窗口,將原本你替公司做的案子的費用污走,那麼,公司就可以賴帳不付這筆錢嗎?推說錢已經付給統籌者,跟自己無關。但是,你的合約明明是跟公司簽的不是統籌者,只是對方自己貪圖方便或是不知道聽了什麼理由而將錢付給捲款跑路的統籌者?

我就碰過一個這樣的例子!

早上有人問我某家出版社找他推薦書,可以幫忙推薦嗎?

想起當年的事情,跟對方說,最好不要!

當年還在職場但有兼差接案,有個單位找我編寫一本歷史書中的一大塊,對當時的我來說是一筆不小的額外收入,我當然接了,找了一堆資料(有些當然得自掏腰包買),一個月內瘋狂地趕寫完!

然後稿子交了!

我忘了我有沒有做一校,太久遠的事情。

總之,過了一段時間,都沒有收到款項(我還有簽合約喔),就寫信問編輯。編輯跟我說,老闆說你的稿子不行,所以公司不出了,沒辦法付錢!

我雖然很不爽,但也無可奈何,只好當作作白工!

神奇的是,再隔一陣子,我在書店看到該出版社出了一本應該是我承接的案子的書(畢竟在書店工作),我打開來看,發現裡面字句也太眼熟,回家找出稿子對著看,根本就是我寫的!

不是說稿子不行,不出了?

於是,我找了該社總編詢問,對方說編輯已經離職了,我說了當初合作的事情。

總編說,那套書是整個外包給那個編輯做,他不清楚。

我說我有合約,把合約掃描寄了過去,總編說幫我跟老闆問問看,能否請款!

結果,老闆說不行,因為他們已經付錢給編輯!

這中間當然是我被那個編輯騙了,他把工作外包給我然後拿走所有錢卻假裝是我稿子不行不給錢,期間還很好心的推薦我去補習班當講師(當然是沒成,當時我還在上班沒有心力去兼課)。

總之,他也人間蒸發,我其實跟他也不熟,就只是接案!

合約我是跟公司簽的,我沒拿到錢是事實,公司為何把我的稿費也付給那個編輯卻也說不清楚,但我知道對方不打算付費,我只好算了!

如果該公司也被騙,那就算了,但因為該公司背後有一堆暗黑八卦(我就不說了),我就覺得老闆想賴帳,但也無力追討,打官司也完全不划算還需要倒貼律師費,只能啞巴吞黃連。

總之,出版界有一些骯髒事,業內人才知道,外面的人還常常誤以為這些人也是認真勤勞做文化產業的辛苦人,我心裡只能慘笑。

(之前說要關掉兩家門市後來又不關那個書店也是業界知名暗黑大戶,但不少人還支持,也還有自認是社會良心的作家,長期在那邊上班,一邊幫黑心公司一邊寫良心文章,我心裡也是很呵呵。)

總之,權充個紀錄,每個業界都有暗黑面,要跨界合作時,如果願意多個心眼問一下該領域的朋友,也許能避開不必要的麻煩。

出版業的糾紛最難處理事錢往往不多,訴訟不划算,且冷門小眾,加上多數人都息事寧人,也讓這些骯髒事很難擴散出去,導致一直有人被騙!

好比某個暗黑出版集團,至今也仍然繼續用當初手法在騙市面上想出書或開出版社的人投入,最近還搞起了講師生意,說起來也是無可奈何。

有個人問我,怎麼能夠一直出書?

他聽說有些老師出書,只賣一刷就沒了,也沒有再寫的意願!

我講了一些看法,像是找錯出版社,畢竟我也寫了二十年,知道跟什麼出版社合作比較好,以及如何不讓出版社賠錢…

想想,大出版社最近一直找講師出書(我也聽到不少讓作者自己掏腰包的包銷案例),但若不能給翻譯書的待遇去推廣,只怕最後兩邊都不愉快!

還不如找成本低壓力小的中型出版社合作,長長久久,且就推廣效益來說,其實不會差很多。

具體就不多說了,這些知識,說起來也挺值錢的,雖然如今出版是沒落了!

但是,關鍵其實是整個的寫作配套模式的建構,如果只出書卻不寫其他文章,書是很難賣給客戶以外的其他讀者或非個人通路的!

出版業的供應鏈收款日期,基本票期是出書後一個月到三個月,作者則不一定,如果是銷結,那得出書隔年才能結算,再看出版社的票期開多長?

所以,從開始寫到拿到錢,兩三年也是家常便飯。所以版稅不能當正常收入看待,不然會很痛苦。

再者,假設寫完交稿出版社壓著書不發,甚至最後不出,拿不到錢的情況也有的?!

對方只要拖過合約約定出版日,就能廢約,條約通常也不會保障作者作品沒出版的權益。

如果是投稿還有話說,你就找其他家投。有些是企劃組稿工作,出版社自己提的案子,也還是敢用合約的規則來廢棄之前編輯決定的案子不執行,而且不提早跟作者說。

我自己碰過幾次,最後勉強要到材料費跟基本稿費。

因為對方可以完全不理,但是因為這幾家都是換主事者不想出之前的案子,卻都跟我過去已經有一些合作不好直接扯破臉只好付錢。

當然也碰過做完後對方就是耍賴不出甚至倒閉,拿不到錢的情況。

做出版業要能活下來,得能撐得住各種超長不合理票期跟事後反悔的情況。出版產業鏈的乙方,在合約上是任人蹂躪的魚肉,沒有任何實質保障會寫入。

只能看合作廠商是不是運作順暢有賺錢且人事波動比例低來判斷要不要合作?

通常,如果談下你的稿子的編輯在書籍執行過程中就離職,那你就要有最壞打算的心理準備。

而且,某種程度上換出版社會讓接手者勉強做完的效果好。因為對方不想做時,成果往往慘不忍睹。

這個我也碰過,換主事者之後的書根本亂做一通勉強把稿子出完,銷售與推廣完全變調…完全比不上一開始合作的窗口做出來的成果。

所以,出書有時候滿看運氣的,不光是稿子夠好談的人合得來就可以。

心靈處方箋

低調的好處與高調的缺點

By
on
2019-05-09

低調的好處與高調的缺點

文/Zen大

低調的好處就是容易被低估。

當別人低估自己時,有些人會生氣,但刻意低調的人,會在心裡洋洋自得,因為成功保持住低調了,感覺好像擁有一個額外的秘密一般,讓人雀躍。

就算被人識破也沒關係,可以變的好像跟對方共享一個秘密似的,一口氣拉近關係。

所以高調的缺點(是的,並非優點)就是被錯誤高估,雖然當事人很可能就是想被錯誤高估並從中獲得好處,實際上,這樣的人可能會引來騙子覬覦,因為詐騙心理學說,騙子只騙自以為聰明的人。

閱讀資訊饗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注意,聰明人更可能上當受騙

By
on
2018-12-18

注意,聰明人更可能上當受騙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最近一陣子,佔據媒體版面最多的系列報導,當屬某知名網紅與先生欠下巨額債務跑人的新聞。據說金額高達七到十億。

 

不管他們是詐騙取財還是負債逃走,總之,有不少人被騙走了高額金錢。

 

若拉長時間來看,台灣社會三不五時就會有詐騙集團被破獲,而詐騙所得經常都是九位數起跳,十位數也時有所聞。

 

詐騙集團當然很該死,不過,有一點也應該想一想,為何有那麼多人會被詐騙?特別是像網紅的案例,被騙者一次給出去的錢都是數百萬甚至數千萬,那可不是普通詐騙集團的幾萬塊,擁有這樣財力的人,在世人眼中也算是人生勝利組了,絕非笨蛋,而然,為何卻仍然有如此多人受騙上當?

 

會不會,關於詐騙這件事情,其實我們多數人的直覺認知,都是錯的?

 

《騙局-為什麼聰明的人容易上當?》一書,堪稱最為仔細縝密的介紹了詐騙過程的精彩作品,不妨讓我們稍微借用這本書的觀察結果,談一談受騙上當這件事情。

 

詐騙是最古老的行業,騙徒與肥羊是共生關係

 

誰會受騙上當,應該是詐騙這件事情裡最讓人關心的事情?

 

答案則可能出人意料,和許多人想的不同,實際上會被騙的人,通常是太過相信自己無懈可擊的人、覺得自己不容易上當的人(並不是笨蛋才容易被騙)。

 

一個人「會不會上當受騙和你是誰無關,和你的生活狀況有關,如果你經常感到被人孤立或孤獨寂寞,則容易被騙。」

 

「如果剛丟了工作或失戀,遭逢人生重大轉變,財務狀況吃緊或心理壓力大,容易被騙。」

 

「有債務的人更容易被騙。」

 

「衝動與渴望冒險是」是增加受騙機率的兩大指標。

 

「騙人者人恆騙之」,詐騙犯也容易被騙,因為他們相信自己熟悉詐騙伎倆,不應該會被騙,其實反而更容易被騙,「當你越感到安全自信不會被騙時,只要對方能取得你的信任,你將任人宰割」。

 

白話文來說,不要以為人生勝利組不會被騙,實際上人生勝利組更容易被騙,因為這些人覺得自己不太可能有人敢騙,這個思考盲點將成為詐騙者的入手點。

 

詐騙專家的性格特質

 

騙子常為人唾棄,被指責為沒良心。實際上這個指責真的沒錯,騙子通常欠缺同理心,懂得利用他人的善心好意,對他人的痛苦豪不在乎,只在乎自己能否占上風。自戀傾向,喜好浮誇與自命不凡,高估自己的價值,心機重,擅長操縱別人。

 

總之,騙子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善用策略操弄剝削他人,對犯罪行為毫無愧疚感,甚至樂在其中。

 

這是為什麼有人可以一邊炫富、裝闊,跟被騙者談笑風生,一邊籌備捲款潛逃事宜。

 

許多人最關心的事情應該是:如何看穿騙子?

 

和世人想的不同,騙子並不會結巴口吃支嗚其詞,也不會出現前後矛盾的狀況,一般人是無法從人的外貌微表情或肢體語言判讀出一個人是否為騙子(因為我們多數人沒有經過訓練)。再者,騙子說謊說得很多,謊言早已內化,成為某種連他自己都相信的事實,並不會出現不善常說謊或欺騙人者才會流露的緊張樣態。

 

雪上加霜的是,人的性格基本上傾向信任他人(信任偏誤),除非被提示要小心某人,否則都會選擇相信人,而這將成為有心詐騙者的切入點:先和受騙者建立一堆共同點,讓你覺得熟悉有好感,取得一連串的小信任,再利用重複曝光效應,累積自己在他人心中的信任資本,之後,再狠狠撈一筆。

 

騙子都是很有耐性的

 

正所謂放長線釣大魚,真正的老千,都是很有耐性的,可以布局多年,只為了最後狠撈一筆。

 

詐騙的重點,是能否讓人對騙子產生好感,相信自己產生的感覺勝過其他人的意見。若能順利,則能操弄被騙者的情緒,使其根據內心衝動行事,失去冷靜判斷的客觀。

 

騙子最常用的手法

 

《騙局》一書揭露了騙子常用的手法,例如像得寸進尺法/以退為進法、攀關係的熟人詐騙法、順序效應、位置效應、默認效應、錨定效應、限制選擇、別無選擇、耳熟能詳效應等等,琳瑯滿目,讓人眼花撩亂。

 

騙子常說的口頭禪是「想像一下,不妨猜想一下…」,透過說故事在受騙者腦中置入虛構的畫面,用虛假取代真實,最後誤認虛假為真實。好比說金錢方面的詐騙,通常會極盡所能地勾勒富有之後的生活想像,以此誘發受騙者的情緒,使其失去冷靜,衝動行事。

 

騙子的話術精準有效,不拖泥帶水,善用稀有性原則,可靠性訴求,迷戀幻象,社會共識等效應,引人上鉤。

 

騙術之所以能夠屢屢成功

 

詐騙成功的關鍵在於人的自我欺騙,許多人深信自己終將改變世界,自己是那位獨一無二的被天命遴選者。所以我們不時看見一些博學富裕之士也淪為受害人,毋寧說這些人更加堅信自己可以改變世界,勝過困境,太過樂觀看待自己與環境的緣故。

 

《騙局》的作者提醒我們,「自我感覺良好的人是最佳詐騙對象」,「騙子總是投其所好,滿足人的虛榮心」。優越感偏誤讓人無法保持客觀判斷事情,讓人忽視反對意見,自我合理化自己的選擇。

 

騙子準備動手的訊號:破局失利

 

《騙局》中最值得認真記住的一點,是關於詐騙者準備動手撈最大一筆之前的作為,作者稱之為「破局失利」。

 

這是騙子用來測試肥羊的最後一道關卡,騙子想要了解,受害者蒙受小損失之後,是否還願否繼續往下加碼的手法?測試的是「當我們損失了一點錢之後,是會轉頭離開還是加碼再拗?」

 

如果還未深陷騙局者,蒙受小損失後就會醒悟走人,騙子就會放棄,但如果蒙受小損失後卻急著想要加碼的人,則是已經深深落入騙局之中,內心對此騙局早已建立了深切的期望,且真心相信自己最後能成功。

 

為什麼新聞報導中有一些受騙者最後被騙金額遠超過其他人,就是因為他們碰到小損失後不甘願,深陷沉默成本謬誤,繼續不斷加碼的緣故。

 

想要不落入破局失利,得調降期望,降低認知失調,當證據和期望不一致時,改變期望(一般來說,人們多半不會改變期望,特別是期望曾經實踐過時)

 

為什麼騙子不容易被揭穿?

 

作者最後在書中提到一點,想來頗讓人唏噓。

 

為什麼騙子總能橫行,不能提早被揭穿?

 

因為受騙者礙於自己的面子或社會聲望,被騙之後往往希望息事寧人,只求趕走騙子,不希望讓事件曝光,因而選擇私下處理的多,於是就放任騙子到其他地方繼續行騙。

 

真正的騙子是不會學到教訓的,這些人心中毫無良知道德可言,只會換個地方另起爐灶。

 

騙局的作者提醒世人,不享受騙上當的話,就不要只希望自己的人生可以變好卻不想要靠自己腳踏實地的努力。「人們上當受騙,是誤以為騙子口中所說的的真實會讓我們的人生變得更好。騙子販賣希望,只要你希望你的人生可以變得更好卻不願意靠自己而希望靠別人或外力成就你,騙子就有機會來騙你。」

 

另外推薦一些跟騙術有關的作品,有興趣者可以參考:

 
說謊:揭穿商場、政治、婚姻的騙局,心靈工坊
惡血:矽谷獨角獸的醫療騙局!深藏血液裡的祕密、謊言與金錢,商業週刊

隨機騙局,大塊文化

小數據騙局,時報文化

投資詐彈課:識破投資騙局的五個警訊,寰宇

金融大騙局,布克文化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人設崩壞的網紅、導演與麵包師傅…

By
on
2018-12-12

人設崩壞的網紅、導演與麵包師傅…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的台灣,公眾名人接二連三出事。

 

捲款/負債跑人的網紅、被控性侵的導演,與自表是中國台灣人的麵包師傅,無不被社會輿論強烈譴責。

 

每次出事生後,都會有人加碼爆料,像是早就發現網紅的先生愛玩期貨且虧損累累,名車名錶多如過江之鯽,還被廠商招待出國。深陷性侵疑雲的導演則是不斷被踢爆,早就有愛卡女演員油的前科。中國台灣人麵包師傅則被踢爆給薪過低,與麵包店本身的高獲利率不成正比;還有人爆料麵包師傅走紅以後就變勢利眼,原本工作上有往來的記者說自己被冷眼無視。

 

基本上,名流出事的新聞容易鬧得很大,因為圍觀者眾,大家都要來發表兩三句意見,或落井下石或代他人伸張一番正義。總之,既然有現成的落水狗了,多少就會有人湊上來胡亂打一番,趁機發洩一下自己的生活壓力。要不然,有些是真與我們鄉民有關,卻總有人氣得好像碰見殺父仇人般?

 

我自己長期觀察下來,發現一個現象,如果名人出的事情跟自己原本的人設有關,那麼即便沒有違法只是道德瑕疵都很難再翻身,就算祭出買一送一也沒用。但如果跟本身的人設無關,即便違法,沉潛幾年就可捲土重來,或是來個買一送一就能挽回人心。

 

所謂的人設,原本是指戲劇中的人物角色設定,後來被中國輿論界挪用來解讀公眾名人的公眾形象中的三觀(價值觀、世界觀與文化觀),或是說這些是公眾人物與社會大眾約定好,自己在社會行走時會遵守的些價值信念。

 

舉個以前的例子,好比說九把刀,他劈腿電視台記者後,意見領袖的聲望一落千丈,圖書銷售量不若以往,幾乎沒再出過愛情小說與部落格上連載的雜文。

 

為什麼?

 

出事後有人替九把刀緩頰,說他單身未婚,充其量只是換女朋友換得比較沒道德,也只跟當事人有關,旁人怎好多說?

 

關鍵就在於他平日的人設,總愛在網路平台上曬恩愛以建構出自己是專情男人形象,甚至有不少商業收益是因此形象成功而獲取,自然有人覺得自己被背叛,進而選擇抵制或不再消費其生產的產品。

 

再好比說福山雅治,他甚至沒有劈腿只是單純的戀愛後結婚,公布消息時經紀公司股價一落千丈,據悉是因為不少他的死忠粉絲真心相信他一輩子不會結婚,長年砸大錢買了他的周邊商品。違背個人既定人設的事情曝光後,對粉絲的傷害比當事人違法還要嚴峻,要與粉絲修復關係不是不可能但會很艱辛。

 

如今的人們,在消費公眾名流所發送的訊息時,很像當年羅蘭巴特在《神話學》中所分析的摔角比賽一樣(巴特說,人們看摔角不光只是看摔角而是在看道德劇)。我們如今也是一樣的態度在看公眾名人,因此這些人的公眾形象與言行舉止只能按照其人設來呈現,只能是活在舞台前台的演員,只能演好他們一開始告訴我們的角色,尊走角色的既定規範,不能露出其他樣貌,無論是自己故意還是媒體偷拍。這也是為什麼以玉女形象走跳的女藝人不能夠被拍到抽菸或靠在男人身上的畫面,即便這些都不違法。

 

解讀社會輿論對公眾名人的態度,不能單單只看事件的道德或法律層面,而是要從神話學或戲劇的象徵主義的角度來看,才能理解為什麼同樣的錯誤行為發生在不同公眾名人身上,得到的輿論評價或實際反映卻大不相同?

 

今天自表為中國台灣人的麵包師傅,走紅之初打的是台灣之光與台灣特色,國人都接受了,等於他的人設已經確定了。而今卻出爾反爾,不管是為了什麼理由而妥協都不可以。

 

如果今天不是如此刻意主打台灣而走紅,一些國族認同感強烈者固然還是會生氣,但多數國人應該只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看待,因為當初沒有向我們承諾他的人設中有這些設定。

 

好比說在韓國發展的女藝人為什麼在向中國道歉反而獲得更多台灣人支持?

 

與其說他是被迫,不如說他一開始的人設裡並沒有強調這一點,只是無意間說出了讓中國不開心的話,經紀公司為了止血讓他出面道歉,人們在解讀時就會有不一樣的理解與反應。

 

網紅落跑之初,還有不少支持者到臉書平台上留言給他打氣,說相信他的說詞,某種程度也就是代表即便他的借貸與破產涉及法律糾紛,但支持者因還相信其人設所以支持他。不過,隨著爆料日多,真相的大白,那些原本的支持者所感受到的背叛痛苦,甚至因愛生恨,關鍵也在人設崩壞這件事情。

 

至於導演性侵疑雲一事,這是踩到台灣社會對所有公眾人物的基本人設。也就是誰都應該必須在性行為一事上潔身自好,不能違背他人意願侵犯他人。這也是為什麼好幾次有政府官員施政失利都沒辦法讓他下台,但一抓到不倫外遇馬上自行請辭,因為社會輿論強烈不滿。

 

據說日本有不少演藝公司跟女偶像簽約中明訂要求不准談戀愛,理由是偶像是用來滿足粉絲慾望想像的商品,談戀愛等於破壞粉絲的想像,也就是破壞偶像這個存在的基本人設,因此少女固然有戀愛衝動與慾望卻只能被禁止與壓制,否則崩壞的人設造成的商業損失,經紀公司將唯犯錯失格者是問。

 

社群網路時代,有不少人更在意的是公眾人物承諾的人設形象是否與其言行一致,勝過是否遵守法律。想成為公眾名人或意見領袖者,務必仔細盤點自己的人設與言行是否仍然一致?!

 

 

 

 

 

 

逆社會觀察

為何青年絡繹不絕的出國從事詐騙?

By
on
2018-05-07

為何青年絡繹不絕的出國從事詐騙?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

 

最近兩三年,台灣詐騙集團在海外被逮後遣返台灣或中國,或在當地判刑的新聞不曾間段。雖然社會輿論都是罵成一片,都認為台灣法律無法重判才讓這些人鋌而走險食髓知味,甚至不少人認為送去中國或在當地直接判死刑最好,不過,這些事後要求重罰的意見都仍然無法阻止詐騙集團孳生,且有不少年輕人加入。

 

不知道有多少人深入思考過,為什麼有越來越越多年輕人選擇出國從事詐騙工作?如果從新聞報導所給的資料來看,詐騙集團所居住的環境並不算好,而從事車手或是基層詐騙工作的待遇也不算太好。

 

雖然輿論一面倒的將詐騙集團成員視為大凶大惡之人,不過實際上可能並非全都如此,至少有一部分詐騙集團基層不是。

 

如果再仔細深入觀察詐騙集團成員,不難發現,裡面不太會有高學歷或是人生勝利組,往往是中下階級乃至涉世未深的青年人加入。雖然也不排除有為了賺錢而主動選擇加入非法集團的青年人,但也有一些人是被詐騙集團騙入集團工作又無法脫身(特別是前往海外工作,極有可能人到海外才發現自己得替詐騙集團工作又逃不出來)。

 

撇開不得已而幫詐騙集團工作的受害者不談,就談談主動加入的青年人好了。說穿了,這些人就是想要賺錢,可能也相信從事詐騙工作可以讓自己賺到錢。

 

雖不排除有一些人就是樂意從事詐騙工作,但我認為還有一種可能性社會應該正視,那就是這些寧可出國從事不算輕鬆的詐騙工作,很可能是因為留在國內靠正常管道工作已經完全不可能有機會創造高薪,自己的能力又不足以像人生勝利組那樣出國找高薪工作,最後只好走上犯罪一途。

 

詐騙集團的工作其實很辛苦,電話Call客部分所必須付出的勞力跟承受的壓力跟電話行銷相去不遠。而且如果拿不出「業績」也是會被集團管理階層教訓,工作並不算輕鬆。

 

即便不算輕鬆的工作方式卻仍能吸引年輕人加入,很有可能是這樣不正確的工作方式是這些年輕人唯一可以賺取高收入的工作。而且一如一開頭提到的,這樣的工作就算被逮判刑也不會太重,至少比從事傳統的黑道或是販毒來得輕,在機會成本的考量下,有迫切需要又無其他路可選擇的人,就會選擇這種工作。

 

或許有人不懂,為何寧可犯罪失風被捕,也要投身這種不正當工作?

 

其中有一些固然理由不可取,但我相信有一些人的故事說完了之後,應該也會讓人感到不勝唏噓。

 

簡單來說,如果社會向上流動的管道越來越少,合法努力工作賺取相應報酬的機會越來越少,渴望成功或致富但卻無法循正常管道向上爬的人當中,肯定會有人選擇不擇手段。社會學家莫頓說,所謂犯罪行為有一種情況是目標正確但手段不對,背後有其值得深入探索的社會結構原因。

 

今天台灣如果像三十年前那樣,努力工作就能換取相應報酬且能讓人對未來充滿希望,還會有那麼多年輕人寧可冒著被捕入獄甚至被判死刑的風險也要投身詐騙工作嗎?

 

古代兵荒馬亂或民不聊生的時代,落草為寇或成為馬賊的人就增加,原因無他,正常營生已經養不活自己或家人。這些詐騙犯罪行為背後固然有犯錯者自己可惡的一面,卻也有社會現實讓人感覺鼻酸無奈的另一面,都值得我們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