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評論

自學力課程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鍛造自學力Zero–超快速學習方法:打造自動化學習系統

By
on
2018-12-24

鍛造自學力Zero–超快速學習方法:打造自動化學習系統(工作坊)

文/Zen大

 

為什麼傑出運動員或音樂人可以反覆刻意練習卻不以為苦?
為什麼創作人或創業人可以成天都在工作卻不會累,高速而大量產出品質不錯的成果?
想知道為什麼有些人可以自學,然後生產知識或創造產品?

 

只有讓學習自動化運轉,在生活中毫不費力就能良序運轉
協助我們不斷獲得有效解決問題的新知與技能
用來改善工作與人生,不斷產出成果,才有辦法面對未來的超激烈競爭

 

雖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學習方法
也許有些夥伴欠缺將學習步驟串連成系統的認知或方法
只有各別步驟單點練習,耗費了許多時間認真學習,收效卻不太好
或覺得學習太辛苦而想放棄,或練到某種程度後卡關後不知如何跨越,盡而感到挫折…

 

這個自動化學習系統,可以協助改善或調整學習體質…

 

學習要能事半功倍
從自己的需求與生活出發
建構出一套專屬模組是很重要的事情
本工作方將從挑選主題到學以致用
拆解出學習系統的步驟流程,手把手引領夥伴們建立系統。

 

掌握模組,熟練之後
就能建立一個不費力而高效能運轉的自動化學習系統
輕鬆輸入與產出所需知識文本與解決問題方案。
透過自動化學習模組,掌握一門知識或技巧
從未知道已知再到熟練乃至生活實用,不再是困難到事情,而是像每天呼吸睡覺一樣自然。

掌握自動化學習系統,讓您在最短時間內從門外漢變內行人!
 

這是鍛造自學力的基礎課程(也是最後一堂總和應用課程,放最前面或最後面都可以,不過因為系列課程還會繼續推出,所以歸在第零堂課,基礎中的基礎),一套讓學習能夠自動化系統,不費力就能高效運轉的模組。

 

本工作坊將以實際案例講解流程模組,帶著夥伴直接建立自己的自動化學習系統:學習飛輪。

 

課程目標

掌握學習方法

學會如何學習

自動化學習,認知升級

製作專屬學習飛輪操練簿

30天內從門外漢變身內行人

 

目標對象

對學習有熱誠,想精益求精的夥伴

想學習卻無法專注或成效不彰的學習者

時間不夠用卻必須大量學習的商務人士

 

課程大綱 

超快速學習方法:打造自動化學習系統
1.以終為始(確立主題):如何決定學習目標?
2.隨時輸入(蒐集+篩選+閱讀):迅速找出相關資料,快速閱讀
3.零秒整理(筆記+建立架構):從知識碎片出發到建立知識架構與關聯性
4.即時輸出(書寫+口語/表達):說/寫出你所會的
5.生活實作
5-1打造專屬自動化學習系統:學習納入生活作息,自動化運轉
5-2設計專屬刻意練習方案:從設定目標,設計方法,排定進度,按表操課,記錄心得,修正反饋,熟練所學,自轉不息…
5-3解決問題自動化:從解析問題,蒐集資料,建立假設,驗證假設,問題解決
 

一、課程名稱:

鍛造自學力Zero-學會如何學習的方法:打造自動化學習系統(工作坊)

 

二、時間:

暫無

 

三、上課地點:

台北
復興北路與南京東路附近/承德路二段

(報名後會告知上課地點)

高雄
暫無

四、課程費用:

1.原價3500元,特價2000元

(需發票OR發票需抬頭與統編請在報名時告知 謝謝)

 

五、報名方式:

請私訊bookhuman小老鼠(@)hotmail.com

來信請告知 1.報名人數 2.真實姓名 3.聯絡方式 4.欲參加場次

我會告知繳費方式 本課程採預先繳費方式(報名以繳費順序計 完成繳費才算報名成功 ) 謝謝

(注意:您的報名信箱可能會被系統擋信,若發生擋信現象可以於此一頁面下留下您的報名資料,我會主動跟您聯絡,留言一律鎖悄悄話,不用擔心被其他人看見。)

六、課程注意事項

滿六人開課,Zen大保有最後開課決定權,若不開課將會全額退費。

 

七、退款須知

活動開始一週前,若報名者因故取消(但可轉班或保留名額一次),將扣除5%轉帳及處理手續費後退款。
活動開始一週內,若報名者因故取消(但可轉班或保留名額一次),將扣除10%轉帳及處理手續費後退款。
活動當日,無法接受調班或退費申告,若報名者因故未出席者,恕不再進行退款。
若因不可抗力因素或報名人數不足而活動取消時,將全額退費。

 

 

附帶提醒:

若是第一次報名課程者,建議可以先行上過以下課程,效果會更好:

超快速讀書法
五種筆記術

 

逆社會觀察

為何執法者在執法時更需要守法?

By
on
2018-10-07

為何執法者在執法時更需要守法?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前一陣子,促轉會的副主委張天欽,在私下場合說了不恰當的發言被人舉發,不久後隨即辭職,試圖止血。

 

不過,反促轉會的一方,抓住了小辮子拼命打,甚至把促轉會形容成東廠,相當不堪。

 

這些人也不想想,自己當初如果不要做一堆錯事,今天會怕促轉會調查嗎?

 

況且,促轉會中的個別人士縱然有錯,也不等於被調查對象直接可以無罪釋放。這事完全不相干的兩件事情,卻被人硬扯在一起談,且居然有人信,想想也是荒謬?

 

不過,有件事情值得稍微談一下,那就是負責執行正義的一方,是否完全不能使用違法手段?因為也有些幫張天欽緩頰的人表示,如果不是當初犯錯的一方道如今都還如此可惡,也不會讓張天欽失言說出這樣的話。再者,也有人幫張天欽抱不平,認為不過是私下發言,怎麼能被爆料出去?還被不成比例的放大與追究?

 

在我來看,這正是負責執行正義的一方(甚至廣義來說,自詡為正義的一方都算)在執行正義時非但不能夠違法(當然,警察為了抓犯人而違反交通規則之類的違法不算在此列,而是指以法律不允許的手段收集到的證據,例如屈打成招或是設陷阱釣魚抓賊之類),必須守法,甚至必須要有更高的道德標準自我要求,即便因此可能無法將某些犯罪者定罪。

 

掌握權力的一方如果為了執行勤務就能不擇手段,最後為了達成自己心目中的正義,往往會罔顧法律,那麼結果就只是讓掌握絕對權力的人絕對腐化。好比說太陽花學運後來發生的拍肩事件,整個社會都知道警察打人已經打到超過分際,但因為政府包庇到底且裝成拍肩,雖說打人的警察們至今沒有被揪出來制裁,但人民對政府的威信卻是落至谷底,放縱警察打人的政權也在日後的選舉輸到非常難看的地步。

 

再舉一個生活中比較常見的案例,為何某些以不被許可的手段偷拍交通違規的罰單最後被取消?為何這類新聞總能引起輿論的一片好評?

 

為何不是「你不要違規就不用怕被偷拍」?

 

因為在民主法治國家,更重要的不是「實質的正義」能否及時被執行,而是執行正義的程序能否被尊重且不被任何權勢破壞,因為程序正義是民主法治國家最看重的事情,而不是實質的正義,因為實質的正義往往因為時代或群體變動,難有放諸四海皆準的標準,更別說那些假正義之名的報復或暴力。

 

最好的做法,就是讓執行法律者從一開始就守住分際,只能在法規約束下做事。

 

的確,在這樣一場警察抓小偷的遊戲中,犯罪方可以任意違法違規打破規矩而執行正義的一方卻必須嚴守法規,好像在許多時候是讓犯罪者更有利脫罪而對於正義的執行更加不利,可是,這是遏止掌握權力方腐化的唯一方法。看看過去台灣的威權政府放縱檢調司法機構惡搞,搞出了多少冤獄?看看軍隊與學校裡那些宣稱在教育士兵與學生的(早已違法的)體罰中,製造了多少悲劇?

 

有一些統派常在網路上嘲笑民進黨,說既然完全執政了為何不趕快宣布獨立?說這些話的人顯然是完全不懂民主法治的觀念,因為完全執政的民進黨並沒有獲得國民授權給其更改國號的權力。如果一個政黨執政了就能宣布更改國號,那麼不願意接受的國民難道要派出軍隊屠殺之?在民主國家,更改國號或國家狀態需要透過公民投票(住民自決),而不是某一個政黨的主事者的片面宣布。

 

守住法律,更是不要讓自己淪為和另外一邊的人一樣的邪惡,免得自己日後成為另外一個需要被打倒的魔王。

 

正因為我們心中有理想,更應該在手段與目標都遵守規範的情況下推行到底,而不是便宜行事,然後製造更多仇恨與紛爭。

 

 

生活有感想 寫作有方法

未來的寫作計畫

By
on
2018-09-20

未來的寫作計畫

 

文/Zen大

 

最近五六年,除了演講授課工作比重日增,其實原本的寫作工作量也有逐年增加,直到今年才慢慢減掉一些。

 

其實今年原本有些邀約,量也不少,也執行了一段時間,不過邀約方撤回了整個案子,大概是評估不想繼續執行,再加上幾個寫了很久的版面也都陸續縮減與停刊(媒體業是真的很不景氣,而我跟新媒體的關係還真的不怎麼樣),目前手上專欄就只剩三個,聽起來不少,但比起最多時期有七八個來說,少很多了~

 

最近回頭看自己過去增加的寫作量,就類型來說都是我想寫的固然沒錯,文章主題也幾乎都是我自己挑的(有專欄的好處就是自主性相對寬裕很多),不像剛開始幾年都是投稿或是指定題目的合作邀約乃至採訪寫作。

 

感謝是一定的,能有那麼多專欄可以寫,每個月可以量產出不少文章換取生活收入,不過,最近卻覺得,這幾年一直在寫固定版面,卻少了探索自己真心想寫的主題的餘裕,或是雖然有想,但卻沒能多想就擱置。

 

記得剛開始全職寫作前幾年,邀約工作與固定版面工作極少,除了自己積極投稿之外,還自己訂了一大堆主題寫了很多後來看還覺得蠻有趣的東西,未來想將這一塊重新經營起來,因為固定版面的寫作工作,以目前的媒體生態跟我交手過的狀況,應該不太可能再回到過去的大量交稿時期,寫那些文章固然也全都很有意義且稿費收入不差,但我想,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永遠扮演一個挑戰未知的挑戰者更是樂趣之所在,那種擔心徬徨不知道會不會被接受能不能變現的波動感與壓力,是激發向上的關鍵所在,至少對我來說。

 

這幾年的寫作幾乎都鎖死在評論上了,但其實我自己對很多主題有興趣過去也一直都在寫,還有一直很想好好寫的幾個主題,像是學習方法或社會科學普及讀物等等,都應該好好來執行了,畢竟都進入四十世代了。

 

逆社會觀察

當父母管教子女影片上傳網路公開讓大家看時…

By
on
2018-07-01

當父母管教子女影片上傳網路公開讓大家看時…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這幾天有則爸爸拿衣架打小孩手的影片,迅速在網路上迅速擴散。

 

擴散的主因,我的觀察有二:

 

一開始是拍攝的母親搭配的旁白(大意是打小孩很療癒)激怒了一眾網友,後來則是來追究父母打小孩的網友被該名母親嗆「不爽不要看」、「沒人要你看」,並且封鎖反對他們打小孩的網友。

 

說實話,父母在合理的範圍內稍微教訓不乖的小孩,在台灣不至於引發喧然大波。雖然提倡零體罰的人不少,但也有不少人支持適度體罰(只要不是假體發真宣洩失控情緒)。此一事件之所以鬧大,關鍵還是在於當事人的旁白與回嗆網友的態度。

 

善意理解來看,旁白配上療癒字眼的母親,應該是一種自嘲的反諷式幽默(雖然我並不覺得幽默就是),想呈現帶孩子的辛苦與無奈。遺憾的是,當有人來質疑他設為公開的影片上的內容不妥時,選擇了最糟糕的回擊方式。

 

「不爽不要看」這個答案,在網路社會中,不適用於將內容設成公開的部分。當一個人將自己拍攝或撰寫的內容設成公開,就代表已經將媒介平台對世界開放,自然會引來廣大群眾的表態。而網路世界的生態是,任何事情都有多種不同意見,且內容製作者無法主張一定只能根據自己的理解來理解,必須接受廣大群眾的意見。

 

說實話,父母管教孩子的影片被網友圍剿的事件過去也發生過好幾次。如果上傳影片的父母真的是所謂的網紅自然應該知道這類影片過去在網路上引發的輿論爭議,既然自己也想上傳類似主題的影片,就應該做好心理準備讓公眾公審,要不然就不要設公開(但就算不公開如果影片內容超過某些觀看者的道德尺度也還是會被截圖爆料,這就是今天的網路時代),卻絕對不能說「不爽不要看」,因為在社群網展的內容散播原則下,有些人可能是被迫看了並不想看的內容,且公開即是將自己視為公眾媒體向世界播送內容,網路作為平台使用時並非只有享受權力與好處卻不用承擔該承擔的責任與義務。

 

在自己的帳號上公開內容就得接受公眾評論,這應該是非常基本的網路日常生活的常識了才對,更別說打算當網紅的人,絕對不能拿不爽不要看當拒絕被評論的理由。

 

反而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要好好思考,未來當我們設成公開發送出去的內容引來群眾圍勦甚至公審時,該如何面對?因為每一個人都有可能因為自己的發文與觀看者的理解落差而造成爭議甚至引來公審與圍剿,其後續影響或大或小,總之,絕對不可以輕忽或素樸的假裝不知道,否則淪為暗黑網紅恐將後悔莫及。

逆社會觀察

被網路輿論公審的上流人士,真正因此而倒下的有幾人?

By
on
2018-05-26

被網路輿論公審的上流人士,真正因此而倒下的有幾人?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這兩天有兩則新聞都和上流人士出狀況有關。

 

先是一對小開情侶開保時捷衝撞公車站慘死,後有翟神主持的公司減資99%。

 

兩則新聞曝光後,前者自然被痛罵,畢竟是那是明顯違法,損人不利己。肇事者當場身亡不說,還波及無辜店家與民眾。

 

然而,後者是公司法人內部之事,只要股東們都同意也接受,外人其實無從多說嘴,一堆不是股東的鄉民卻跟著大罵或嘲諷,卻是為何?

 

箇中原因,我認為是社會上有些人樂於看到上流人士落馬,更勝於事件本身是否真的違法?

 

這是個人人都可以評論的時代,也是每一個人都可能會被評論的時代,只要事件上傳網路之後,引來圍觀,就可能引發評論。

 

確實違法犯錯的事情,只是讓某些人斥責起來更有所本,更政治正確,更能彰顯自己是個主持正義的人。但關鍵未必是這些事情真的是錯了所以才被斥責,而是人們需要有事件能令其合法合理且大聲斥責。

 

有人犯了錯,再惡劣,都未必只有高舉道德或正義斥責一種面對態度。也可以是去了解箇中原因,同理進而幫助對方(當然,有法律責任當負時,還是得負)。

 

今天在網路上的輿論對於犯錯跌倒的人,總是高舉絕對正義的大旗進行斥責者多,願意去同理乃至包容錯誤者少。

 

高舉道德大旗與正義進行斥責相對來說簡單,罵完犯錯者就算了,至於對方會否改善能否重生,不關自己的事情。相反的如果要伸出援手,那就是一段漫漫長路,還得付出自己的時間和精力,未來還未必能看到犯錯者回頭或改過,未免太不划算。

 

大聲斥責犯錯者,還是一種高明的分類與切割,言下之意是,你已經跟我們是不同國的,應該被驅除出我們這些善良的好人所居住的環境,應該離開這個社會,應該去死…。

 

犯錯跌倒者是否都應該去死?

 

某些人的心理似乎是這樣認為的,所以坊間才有「六法全書唯一死刑」這樣的嘲諷存在。

 

日本多玩國創辦人川上量生就曾說過,網路上那些鄉民之所以到處尋找高舉道德大旗批判有道德瑕疵或違法者的情況存在,有那麼多人擺出絕對正義的姿態去斥責批判犯錯者,是因為這些人從來不在實體世界去做些甚麼事情,不做不錯的原則下,那些道德兩難的糾葛根本不會在這些人的生活中發生,所以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一些人會犯這樣的錯誤?

 

川上更直白地說,網路上那些可以大聲斥責犯了道德瑕疵錯誤的人,有一些人其實是現實生活的魯蛇,現實生活一事無成,根本不會碰到需要取捨的兩難困境,不會犯錯是因為沒有那樣的情境讓他們選錯。

 

如果川上的觀察正確,說起來是很可怕的事情。

 

會端出聖人觀來嚴厲檢查他人錯誤的,很可能是一種自己都不作為因而不犯錯卻誤以為自己有著聖人般的高潔風骨的扭曲心態作祟。

 

還可能因為在實體世界沒事情可以做,所以成天在網路上四處尋找可以批判的對象。畢竟如果在實體世界很忙,哪裡還有空在網路上留下大量批評文字?

 

欠缺豐富的生命歷練導致欠缺同理與寬容之心,變得容易以二元對立的方式將自己不認可的對象或行為判定為邪惡。

 

上流人出狀況之所以特別容易引來批判與斥責,是因為我們認為上流人已經擁有很多應該感恩應該具有高尚純潔的道德,更因為相對於上流人來說一事無成的我們,上流人的存在已經讓人厭惡與感到刺眼,沒有犯錯時上流人的存在本身已經讓人妒恨。

 

當上流人犯錯時,不正提供了將其拉下來公審甚至羞辱最好的機會嗎?看到平日高高在上的上流人士跪在群眾面前懺悔認錯,頗有一種道德劇最後正義得以伸張壞人被教訓的莫名快感!

 

公審犯錯的上流人,某種程度上是平息這個貧富差距日大的社會的一種方法。只要一般人持續能有犯錯上流人可以批判斥責甚至吐口水,某種「其實你們上流人也沒什麼,犯錯我也可以制裁你們」的自我感覺良好心態,也許能稍微安慰生活中不如意或一事無成的普通人,令其繼續待在被剝削的社會角色上。

 

說真的,不要說是真正意義的上流人士,只要是得到財富自由的人,任憑網路輿論如何攻擊,只要自己不往心理去,能扛得住輿論壓力,那些俗民世界的輿論是無法真的將人拉下其原本的生活光景的。

 

好比說魏應充這些犯罪被捕且入獄的富豪,他們的事業還是繼續為其賺進大把收入,這些人在牢裡的待遇也好過一般犯人,出獄後更是繼續過自己的富豪上流生活,網路那些批判或辱罵輿論真有教訓了犯罪的富豪或名流嗎?

 

下次再看到網路公審犯錯上流人士時,不妨花點心思去看看開口批評的人的臉書與背後的生活風景,也許能有不同的啟發與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