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評論

教育與學習

原作者對作品的解析並非唯一理解方式

By
on
2018-04-20

原作者對作品的解析並非唯一理解方式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日前香港的入學考試其中一個出現爭議,記者得知後跑去詢問題目中被引用的文章原作者的看法。原作者直說,他自己也可能解不出來。然後記者以此作為論據,論證題目有偏差。

 

在台灣其實也有類似的情況發生過,國語文考試中的試題解析有爭議時,就找原作者詢問其本意,通常原作者就會說,「哎呀呀,其實我當初寫的時候根本沒有想那麼多」,然後記者們就很開心的拿著原作者給的尚方寶劍去斬那些出題老師。

 

先說一點,我也不覺得現今的國語文考試方式是好的,題目也的確會出現爭議或出得不夠理想的情況。不過,這不代表引用原作者的意見作為駁斥題目錯誤論證這個做法是對的。

 

原因很簡單,文本創作跟文本解析是兩回事。

 

文藝批評理論至少有兩派(讀者反應論和作者已死論)是不站在作者那邊的,解構主義更認為人類所有的閱讀都是誤讀,而且誤讀是有意義的,因為誤讀才可能出現創造性的跳躍(當然不是所有的誤讀都是如此)。

 

重點在於,怎麼寫跟如何評是兩門專業,應該要各自尊重,而非以一方為主另外一方為次。

 

雖然在素樸的理解中,不少人會尊創作為大,貶抑評論,甚至有些人嘲諷評論家,認為寫評論的是因為創作不出來才跑去搞評論。然而,實際上文學史中也不乏能創作又能評的大家。再者,就算只能評不能創作,這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作品的價值要能被看見,甚至作品本身要跟作品史接軌,要能進入作品的名人堂,主要是靠評論的剖析。

 

還有一點很重要,作者的意見固然對作品的理解很重要,但卻並非唯一絕對且不會錯的。舉個極端一點的例子,戒嚴時代撰寫追捧獨裁者或告密其他作家的作品的原作者,日後可能否認這個作品是追捧或告密,也否認評論者的文本解析方式。然而,此時我們應該相信評論員的解析還是作者的答案?

 

我認為文本解析可信與否的關鍵在於「論據」。也就是說,應該從提出解析者的論據去檢驗,而非從說話者或撰寫者的身分資格去評判。

 

今天記者跑去問原作者,言下之意就是相信原作者絕對能夠理解自己的文本原意且能充分解說。實際上,未必如此。啟動創作的可能是一股情緒或意念,而非對修辭文法、符號學詮釋學等解析文本知識的展現,一個創作人可以不懂任何文藝評論方法也能寫出好東西,可是一個好的評論者一定得懂評論的理論與論證方法,才能寫出擲地有聲的評論。

 

我也不認為今天的體制教育教導或評鑑文本解析的方法是最好的,裡面的確有不少待改進的問題。好比說解析某一文本未必只有一個標準答案,不過,這和混淆創作與評論兩件不同的事情是不一樣的。碰到爭議考題時記者用來批判考題的論據並不足以支持其結論,即便結論可能是對的,但如果論據不充分或推論方式有誤,還是不可被接受的。這正巧是評論寫作的重要堅持。

 

不少人接受記者拿原作者的話批判出題有瑕疵,代表仍有不少人接受了創作者對其創作的詮釋是正確的這一理解。但這一理解是同樣有瑕疵且需要修正的,本文想談的是這個面向,並不是替錯誤的考題或不好的考試題型辯護。未免有人誤解,僅在最後說明之。

活動訊息區 寫作有方法

關於給作者寫的文章打賞這件事情…

By
on
2018-04-11

關於給作者寫的文章打賞這件事情…

 

文/Zen大

 

最近這幾天因為開通街口支付加上看到一些網站上有打賞咖啡的服務,稍微研究了一下,未來也不排除跟風在網站上掛一下,但老實說,並不覺得真能靠打賞收入來支撐寫作生活。

 

這單純是使用慣性已經被定錨的緣故,同樣的知識內容,寫成文章放在網路上,許多人覺得應該白給白看不需要另外付費,畢竟其他免費內容太多。這個市場定位就是白看,真有人願意另外掏錢支付,那絕對是少數。

 

有趣的是,同樣的東西改換格式,好比說線上影音節目或課程,就會有人願意支付費用。

 

這些日子我觀察一些線上付費平台上的知識提供者的訂價跟收入狀況後發現,給文章的大多難收高價且收入都不理想,給影片的就好很多。

 

人類的心理帳戶定錨是一種不可違逆的地心引力慣性,不可以去試圖教育扭轉,只能配合。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一種銷售心理學,當你要搞懂心理機制的影響,才知道如何將產品銷售的利益極大化且不會讓消費者感到抗拒。

 

話說回來,想想很感恩,部落格十多年累積了數千萬點閱,寫作十多年來有過二三十個專欄(有些文章的稿費不高,一篇就兩百或四百元,但對寫作人來說也是無比重要的支持),願意付費給我寫稿的單位不少,讓我能夠有收入可以養家活口,繼續閱讀與寫作生涯。

 

靠寫作維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就連歐美等出版與文字先進國家能夠單靠寫作維生的寫作人口比例也不足5%,且平均年收入約莫兩萬多美金(這還是把超級暢銷作家拉下來平均的結果)。

這一路走來,很感恩,很多朋友雖沒有直接的打賞金錢,卻給了很多有形無形的支持與鼓勵還有幫助。

 

當然,如果打賞制度能夠成熟,對寫作人或知識生產者來說是好事,那是直接的C2C,真正意義的去中介化。作者可以更認真的寫文章給需要的讀者看,不用有任何顧慮~

若您覺得這個網站裡的文章曾經有給過您一些幫助,且願意支持我的寫作工作,歡迎您打賞一些買書或喝飲料的錢,只要掃文章中的QRcode即可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積極的正向思考~在既定現實中找出積極面向

By
on
2018-03-18

積極的正向思考~在既定現實中找出積極面向

 

文/Zen大

 

我認為正向思考是在既定不可改變的現狀中,找出事物的積極面。

 

舉例來說,不少人讀到不如己意的所謂爛書時,要不是自認倒楣就是大罵一通,但我認為,這時候應該要思考的是,既然買到爛書而且讀完已經是事實,這個已經付出的過程無法逆轉,那麼,就應該從這個經驗中歸納總結出未來可以預防的提醒,以及,設法活用這本爛書。

 

關於第一點,就是設定一套以後可以減少買到爛書的選書機制;第二點則是對爛書提出批判性建議,也就是如果我來寫會怎麼寫?具體明白詳細的說清楚,搞不好就真的寫出一本暢銷好書。

 

同樣的道理,花大錢吃了爛餐廳,那就好好把這次經驗描述清楚,總結教訓。

 

碰到詐騙集團騙走錢,結束了一段要命的錯誤感情,離開了不如己意的職場,或是身體健康出了狀況等等,都可以套用上述邏輯,也就是認真看清楚既定現狀的糟糕樣貌,從中找出值得反省檢討與改進的方法,並且做出具有建設性的改善方案,用在改變自己的未來人生。

 

也就是轉換原本的事實的負面感受為正面,而且替這個負面感受找到一個具備創造性與再生產價值的具體可執行方案,我認為,這才是健康的正向思考,絕對不是某些被過度簡化版的不可以講出負面訊息,一味地保持天真不切實際的樂觀積極,卻不去審思風險。

生活有感想 逆社會觀察

一個人表達見解所選用的字彙與態度…

By
on
2018-03-11

一個人表達見解所選用的字彙與態度…

文/Zen大

寫評論最常參考的意見來源是網路上新聞底下的留言。

看多看久了之後,有個很深的感慨,這世界上總是有一些人,拿著事件去證成自己的主觀。

對事件的理解與反應,說穿了就是一個人的見識涵養性格的反應。

網路上總是有一群人很害怕別人不知道其性格卑劣,見識充滿偏見,只想與人為惡,以仇恨心面對他人…

想想著實不可思議。

畢竟現時不同以往,並沒有那麼匿名,但還是不少人大剌剌的展示自己的傲慢與偏見和仇恨。

 

寫作有方法

珍惜被退稿的經驗

By
on
2018-02-24

珍惜被退稿的經驗

–關於寫作,你應該知道的事情系列九

 

文/Zen大

這一兩年來,隨著工作型態的微調轉向,加上之前手上有的固定性專欄數量也算穩定(換算下來平均一天一篇),以至於主動投稿給媒體的文章數量大幅下降。

也不是不想投稿,我很喜歡自己寫文章投稿給沒有固定合作的版面(雖然也還是會被退稿),當年我就是從沒有半個專欄全都靠投稿的方式開始經營文字工作(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歡主動投稿,喜歡被邀稿),甚至連許多人可能沒想過的港澳媒體我也照投(後來在澳門日報寫了一陣子書評,在香港某教會刊物有比較長期的文章露出)。

對作家來說,自己投稿到陌生欄位就是像業務員做陌生開發一樣,可以從被拒絕中學到很多寶貴的經驗,而成功更是可以被參考模仿學習複製的經驗,投稿與退稿的經驗是一種逆向增強(其中尤為關鍵是某次被大版面編輯來信奉勸不要再投稿給他們,更是讓我決定努力到底的關鍵事件),我很珍惜被退稿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