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評論

生活有感想 寫作有方法

未來的寫作計畫

By
on
2018-09-20

未來的寫作計畫

 

文/Zen大

 

最近五六年,除了演講授課工作比重日增,其實原本的寫作工作量也有逐年增加,直到今年才慢慢減掉一些。

 

其實今年原本有些邀約,量也不少,也執行了一段時間,不過邀約方撤回了整個案子,大概是評估不想繼續執行,再加上幾個寫了很久的版面也都陸續縮減與停刊(媒體業是真的很不景氣,而我跟新媒體的關係還真的不怎麼樣),目前手上專欄就只剩三個,聽起來不少,但比起最多時期有七八個來說,少很多了~

 

最近回頭看自己過去增加的寫作量,就類型來說都是我想寫的固然沒錯,文章主題也幾乎都是我自己挑的(有專欄的好處就是自主性相對寬裕很多),不像剛開始幾年都是投稿或是指定題目的合作邀約乃至採訪寫作。

 

感謝是一定的,能有那麼多專欄可以寫,每個月可以量產出不少文章換取生活收入,不過,最近卻覺得,這幾年一直在寫固定版面,卻少了探索自己真心想寫的主題的餘裕,或是雖然有想,但卻沒能多想就擱置。

 

記得剛開始全職寫作前幾年,邀約工作與固定版面工作極少,除了自己積極投稿之外,還自己訂了一大堆主題寫了很多後來看還覺得蠻有趣的東西,未來想將這一塊重新經營起來,因為固定版面的寫作工作,以目前的媒體生態跟我交手過的狀況,應該不太可能再回到過去的大量交稿時期,寫那些文章固然也全都很有意義且稿費收入不差,但我想,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永遠扮演一個挑戰未知的挑戰者更是樂趣之所在,那種擔心徬徨不知道會不會被接受能不能變現的波動感與壓力,是激發向上的關鍵所在,至少對我來說。

 

這幾年的寫作幾乎都鎖死在評論上了,但其實我自己對很多主題有興趣過去也一直都在寫,還有一直很想好好寫的幾個主題,像是學習方法或社會科學普及讀物等等,都應該好好來執行了,畢竟都進入四十世代了。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當父母管教子女影片上傳網路公開讓大家看時…

By
on
2018-07-01

(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這幾天有則爸爸拿衣架打小孩手的影片,迅速在網路上迅速擴散。

 

擴散的主因,我的觀察有二:

 

一開始是拍攝的母親搭配的旁白(大意是打小孩很療癒)激怒了一眾網友,後來則是來追究父母打小孩的網友被該名母親嗆「不爽不要看」、「沒人要你看」,並且封鎖反對他們打小孩的網友。

 

說實話,父母在合理的範圍內稍微教訓不乖的小孩,在台灣不至於引發喧然大波。雖然提倡零體罰的人不少,但也有不少人支持適度體罰(只要不是假體發真宣洩失控情緒)。此一事件之所以鬧大,關鍵還是在於當事人的旁白與回嗆網友的態度。

 

善意理解來看,旁白配上療癒字眼的母親,應該是一種自嘲的反諷式幽默(雖然我並不覺得幽默就是),想呈現帶孩子的辛苦與無奈。遺憾的是,當有人來質疑他設為公開的影片上的內容不妥時,選擇了最糟糕的回擊方式。

 

「不爽不要看」這個答案,在網路社會中,不適用於將內容設成公開的部分。當一個人將自己拍攝或撰寫的內容設成公開,就代表已經將媒介平台對世界開放,自然會引來廣大群眾的表態。而網路世界的生態是,任何事情都有多種不同意見,且內容製作者無法主張一定只能根據自己的理解來理解,必須接受廣大群眾的意見。

 

說實話,父母管教孩子的影片被網友圍剿的事件過去也發生過好幾次。如果上傳影片的父母真的是所謂的網紅自然應該知道這類影片過去在網路上引發的輿論爭議,既然自己也想上傳類似主題的影片,就應該做好心理準備讓公眾公審,要不然就不要設公開(但就算不公開如果影片內容超過某些觀看者的道德尺度也還是會被截圖爆料,這就是今天的網路時代),卻絕對不能說「不爽不要看」,因為在社群網展的內容散播原則下,有些人可能是被迫看了並不想看的內容,且公開即是將自己視為公眾媒體向世界播送內容,網路作為平台使用時並非只有享受權力與好處卻不用承擔該承擔的責任與義務。

 

在自己的帳號上公開內容就得接受公眾評論,這應該是非常基本的網路日常生活的常識了才對,更別說打算當網紅的人,絕對不能拿不爽不要看當拒絕被評論的理由。

 

反而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要好好思考,未來當我們設成公開發送出去的內容引來群眾圍勦甚至公審時,該如何面對?因為每一個人都有可能因為自己的發文與觀看者的理解落差而造成爭議甚至引來公審與圍剿,其後續影響或大或小,總之,絕對不可以輕忽或素樸的假裝不知道,否則淪為暗黑網紅恐將後悔莫及。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被網路輿論公審的上流人士,真正因此而倒下的有幾人?

By
on
2018-05-26

被網路輿論公審的上流人士,真正因此而倒下的有幾人?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這兩天有兩則新聞都和上流人士出狀況有關。

 

先是一對小開情侶開保時捷衝撞公車站慘死,後有翟神主持的公司減資99%。

 

兩則新聞曝光後,前者自然被痛罵,畢竟是那是明顯違法,損人不利己。肇事者當場身亡不說,還波及無辜店家與民眾。

 

然而,後者是公司法人內部之事,只要股東們都同意也接受,外人其實無從多說嘴,一堆不是股東的鄉民卻跟著大罵或嘲諷,卻是為何?

 

箇中原因,我認為是社會上有些人樂於看到上流人士落馬,更勝於事件本身是否真的違法?

 

這是個人人都可以評論的時代,也是每一個人都可能會被評論的時代,只要事件上傳網路之後,引來圍觀,就可能引發評論。

 

確實違法犯錯的事情,只是讓某些人斥責起來更有所本,更政治正確,更能彰顯自己是個主持正義的人。但關鍵未必是這些事情真的是錯了所以才被斥責,而是人們需要有事件能令其合法合理且大聲斥責。

 

有人犯了錯,再惡劣,都未必只有高舉道德或正義斥責一種面對態度。也可以是去了解箇中原因,同理進而幫助對方(當然,有法律責任當負時,還是得負)。

 

今天在網路上的輿論對於犯錯跌倒的人,總是高舉絕對正義的大旗進行斥責者多,願意去同理乃至包容錯誤者少。

 

高舉道德大旗與正義進行斥責相對來說簡單,罵完犯錯者就算了,至於對方會否改善能否重生,不關自己的事情。相反的如果要伸出援手,那就是一段漫漫長路,還得付出自己的時間和精力,未來還未必能看到犯錯者回頭或改過,未免太不划算。

 

大聲斥責犯錯者,還是一種高明的分類與切割,言下之意是,你已經跟我們是不同國的,應該被驅除出我們這些善良的好人所居住的環境,應該離開這個社會,應該去死…。

 

犯錯跌倒者是否都應該去死?

 

某些人的心理似乎是這樣認為的,所以坊間才有「六法全書唯一死刑」這樣的嘲諷存在。

 

日本多玩國創辦人川上量生就曾說過,網路上那些鄉民之所以到處尋找高舉道德大旗批判有道德瑕疵或違法者的情況存在,有那麼多人擺出絕對正義的姿態去斥責批判犯錯者,是因為這些人從來不在實體世界去做些甚麼事情,不做不錯的原則下,那些道德兩難的糾葛根本不會在這些人的生活中發生,所以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一些人會犯這樣的錯誤?

 

川上更直白地說,網路上那些可以大聲斥責犯了道德瑕疵錯誤的人,有一些人其實是現實生活的魯蛇,現實生活一事無成,根本不會碰到需要取捨的兩難困境,不會犯錯是因為沒有那樣的情境讓他們選錯。

 

如果川上的觀察正確,說起來是很可怕的事情。

 

會端出聖人觀來嚴厲檢查他人錯誤的,很可能是一種自己都不作為因而不犯錯卻誤以為自己有著聖人般的高潔風骨的扭曲心態作祟。

 

還可能因為在實體世界沒事情可以做,所以成天在網路上四處尋找可以批判的對象。畢竟如果在實體世界很忙,哪裡還有空在網路上留下大量批評文字?

 

欠缺豐富的生命歷練導致欠缺同理與寬容之心,變得容易以二元對立的方式將自己不認可的對象或行為判定為邪惡。

 

上流人出狀況之所以特別容易引來批判與斥責,是因為我們認為上流人已經擁有很多應該感恩應該具有高尚純潔的道德,更因為相對於上流人來說一事無成的我們,上流人的存在已經讓人厭惡與感到刺眼,沒有犯錯時上流人的存在本身已經讓人妒恨。

 

當上流人犯錯時,不正提供了將其拉下來公審甚至羞辱最好的機會嗎?看到平日高高在上的上流人士跪在群眾面前懺悔認錯,頗有一種道德劇最後正義得以伸張壞人被教訓的莫名快感!

 

公審犯錯的上流人,某種程度上是平息這個貧富差距日大的社會的一種方法。只要一般人持續能有犯錯上流人可以批判斥責甚至吐口水,某種「其實你們上流人也沒什麼,犯錯我也可以制裁你們」的自我感覺良好心態,也許能稍微安慰生活中不如意或一事無成的普通人,令其繼續待在被剝削的社會角色上。

 

說真的,不要說是真正意義的上流人士,只要是得到財富自由的人,任憑網路輿論如何攻擊,只要自己不往心理去,能扛得住輿論壓力,那些俗民世界的輿論是無法真的將人拉下其原本的生活光景的。

 

好比說魏應充這些犯罪被捕且入獄的富豪,他們的事業還是繼續為其賺進大把收入,這些人在牢裡的待遇也好過一般犯人,出獄後更是繼續過自己的富豪上流生活,網路那些批判或辱罵輿論真有教訓了犯罪的富豪或名流嗎?

 

下次再看到網路公審犯錯上流人士時,不妨花點心思去看看開口批評的人的臉書與背後的生活風景,也許能有不同的啟發與看見?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教育與學習

原作者對作品的解析並非唯一理解方式

By
on
2018-04-20

原作者對作品的解析並非唯一理解方式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日前香港的入學考試其中一個出現爭議,記者得知後跑去詢問題目中被引用的文章原作者的看法。原作者直說,他自己也可能解不出來。然後記者以此作為論據,論證題目有偏差。

 

在台灣其實也有類似的情況發生過,國語文考試中的試題解析有爭議時,就找原作者詢問其本意,通常原作者就會說,「哎呀呀,其實我當初寫的時候根本沒有想那麼多」,然後記者們就很開心的拿著原作者給的尚方寶劍去斬那些出題老師。

 

先說一點,我也不覺得現今的國語文考試方式是好的,題目也的確會出現爭議或出得不夠理想的情況。不過,這不代表引用原作者的意見作為駁斥題目錯誤論證這個做法是對的。

 

原因很簡單,文本創作跟文本解析是兩回事。

 

文藝批評理論至少有兩派(讀者反應論和作者已死論)是不站在作者那邊的,解構主義更認為人類所有的閱讀都是誤讀,而且誤讀是有意義的,因為誤讀才可能出現創造性的跳躍(當然不是所有的誤讀都是如此)。

 

重點在於,怎麼寫跟如何評是兩門專業,應該要各自尊重,而非以一方為主另外一方為次。

 

雖然在素樸的理解中,不少人會尊創作為大,貶抑評論,甚至有些人嘲諷評論家,認為寫評論的是因為創作不出來才跑去搞評論。然而,實際上文學史中也不乏能創作又能評的大家。再者,就算只能評不能創作,這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作品的價值要能被看見,甚至作品本身要跟作品史接軌,要能進入作品的名人堂,主要是靠評論的剖析。

 

還有一點很重要,作者的意見固然對作品的理解很重要,但卻並非唯一絕對且不會錯的。舉個極端一點的例子,戒嚴時代撰寫追捧獨裁者或告密其他作家的作品的原作者,日後可能否認這個作品是追捧或告密,也否認評論者的文本解析方式。然而,此時我們應該相信評論員的解析還是作者的答案?

 

我認為文本解析可信與否的關鍵在於「論據」。也就是說,應該從提出解析者的論據去檢驗,而非從說話者或撰寫者的身分資格去評判。

 

今天記者跑去問原作者,言下之意就是相信原作者絕對能夠理解自己的文本原意且能充分解說。實際上,未必如此。啟動創作的可能是一股情緒或意念,而非對修辭文法、符號學詮釋學等解析文本知識的展現,一個創作人可以不懂任何文藝評論方法也能寫出好東西,可是一個好的評論者一定得懂評論的理論與論證方法,才能寫出擲地有聲的評論。

 

我也不認為今天的體制教育教導或評鑑文本解析的方法是最好的,裡面的確有不少待改進的問題。好比說解析某一文本未必只有一個標準答案,不過,這和混淆創作與評論兩件不同的事情是不一樣的。碰到爭議考題時記者用來批判考題的論據並不足以支持其結論,即便結論可能是對的,但如果論據不充分或推論方式有誤,還是不可被接受的。這正巧是評論寫作的重要堅持。

 

不少人接受記者拿原作者的話批判出題有瑕疵,代表仍有不少人接受了創作者對其創作的詮釋是正確的這一理解。但這一理解是同樣有瑕疵且需要修正的,本文想談的是這個面向,並不是替錯誤的考題或不好的考試題型辯護。未免有人誤解,僅在最後說明之。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活動訊息區 寫作有方法

關於給作者寫的文章打賞這件事情…

By
on
2018-04-11

關於給作者寫的文章打賞這件事情…

 

文/Zen大

 

最近這幾天因為開通街口支付加上看到一些網站上有打賞咖啡的服務,稍微研究了一下,未來也不排除跟風在網站上掛一下,但老實說,並不覺得真能靠打賞收入來支撐寫作生活。

 

這單純是使用慣性已經被定錨的緣故,同樣的知識內容,寫成文章放在網路上,許多人覺得應該白給白看不需要另外付費,畢竟其他免費內容太多。這個市場定位就是白看,真有人願意另外掏錢支付,那絕對是少數。

 

有趣的是,同樣的東西改換格式,好比說線上影音節目或課程,就會有人願意支付費用。

 

這些日子我觀察一些線上付費平台上的知識提供者的訂價跟收入狀況後發現,給文章的大多難收高價且收入都不理想,給影片的就好很多。

 

人類的心理帳戶定錨是一種不可違逆的地心引力慣性,不可以去試圖教育扭轉,只能配合。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一種銷售心理學,當你要搞懂心理機制的影響,才知道如何將產品銷售的利益極大化且不會讓消費者感到抗拒。

 

話說回來,想想很感恩,部落格十多年累積了數千萬點閱,寫作十多年來有過二三十個專欄(有些文章的稿費不高,一篇就兩百或四百元,但對寫作人來說也是無比重要的支持),願意付費給我寫稿的單位不少,讓我能夠有收入可以養家活口,繼續閱讀與寫作生涯。

 

靠寫作維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就連歐美等出版與文字先進國家能夠單靠寫作維生的寫作人口比例也不足5%,且平均年收入約莫兩萬多美金(這還是把超級暢銷作家拉下來平均的結果)。

這一路走來,很感恩,很多朋友雖沒有直接的打賞金錢,卻給了很多有形無形的支持與鼓勵還有幫助。

 

當然,如果打賞制度能夠成熟,對寫作人或知識生產者來說是好事,那是直接的C2C,真正意義的去中介化。作者可以更認真的寫文章給需要的讀者看,不用有任何顧慮~

若您覺得這個網站裡的文章曾經有給過您一些幫助,且願意支持我的寫作工作,歡迎您打賞一些買書或喝飲料的錢,只要掃文章中的QRcode即可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