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話術

經濟與生活

別信買高價奢侈品是好投資,日後變賣能賺回來的話術

By
on
2019-05-30

別信買高價奢侈品是好投資,日後變賣能賺回來的話術

文/Zen大

雖然說,現在出清二手商品可以自己上網拍賣,但是,不代表當初買進的所謂日後會漲價的東西,掛上漲價後的價格,真的能夠自己賣出去(人們高價買奢侈品是買一個氣氛跟品牌,如果自己上網買就是將本求利,不會當凱子冤大頭)?

如果要賣給專門收貨商,砍價之多絕對高過所謂的漲價幅度,因為人家也有成本跟利潤要先估算進去!

以前常常聽到有人說,這個包限量以後會漲價,這個錶能保值,這款包包每年調漲價格好好保養以後不用了可以賣掉還有賺,因此可以買…

我覺得不是不可能,但要買到足以變現的等級價格十分高昂,更多時候,是用少數超高價的特殊案例當成行銷話術,誘人以投資的心態買下過高價格且非實用性的奢侈品的技巧。

認真說,這套話術有其基礎,說對了一部分關於投資的事情,所以才能順利引誘這類人上鉤。說對什麼?以現金購入會持續增值的商品,對所購入的商品來說,會逐年升值。因為,單純持有貨幣,通貨膨脹會吃掉金錢的購買力,但如果持有穩定升值的產品,通膨則成了穩定獲利的保證。坊間一堆鼓勵買房的話術,也是基於此一邏輯下開展出來的。問題是,奢侈品和房子雖然的確會因為通貨膨脹而在市值上成長,但是,能否實際獲利得等到真的將商品販賣後,扣除當初購買成本,才能知到是賺是賠?

我認為是很少有人願意購買人家多年前買入的精品名牌,無論保養得好不好,因為如今奢侈品牌的商品生產已經過度氾濫,保持效果其實不好,話術包裝出來的保值說法還比較多一些。至於房子,真的賣掉後還要扣掉持有期間的各項成本與稅務支出,長期持有甚至還有折舊問題,要說真的能賺,可能還是要看所身處的社會發展階段,不一定持有房子就等於能賺錢,那只有一個國家社會經濟在高度成長期之前就買入房子且能持有兩棟以上的人,比較可能真的賺到錢。

真正有錢人不用在意能否變現會否賺錢?但如果明明不是卻拿這個當理由說服自己買,那就比較危險,錯把純粹的奢侈消費當成投資理財,錯把債務當資產,錯估資產的真實價格!真的想買,不如買奢侈名牌的股票好了,他們的股票比商品值錢多了!

逆社會觀察

打臉文或大道理,不能贏得的民心

By
on
2019-04-14

(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幾天,聽說蠻多人的粉絲團都被詢問是否願意出售經營權?

開價或高或低,有些人將對話截圖後貼出,表示絕對不會賣,但是,聽說也有一些粉絲團已經悄悄易主。且多半是一些與政治無關的粉絲團。

再後來,又有人爆料,台灣有年輕的網美,主動擔任掮客工作,協助有意願當網美或網紅的人與對岸的培訓機構接洽,而聽說,培訓期間就有錢可以領。

又有聽說,詢價的是對岸來的,目的是為了擾亂接下來的總統大選。

一時之間,輿論爆炸開來,大肆抨擊對岸入侵台灣網路與輿論。

仔細觀察了幾天之後,我發現,不願意賣粉絲團的版主很為自己的行為感到自豪,其追隨者也很自豪。

然則,我對這種因外部攻擊而更加凝聚的自豪感,卻很是擔心。

社會學家很早就發現,外部攻擊有助於內團體的凝聚士氣(這也是為什麼當國家內政不穩時,常常要發明外部敵人來穩住內部),但是,這同時也會激化內外的對立與對決強度。

無論哪個社會,有大把時間跟精力全心投放在政治認同的爭取上的,都是極少數,某種程度上都是社會菁英、人生勝利組(雖說也有極少數是自己選擇日子過得辛苦卻仍然為了理念堅持的人)。

但是,多數國民並沒有那麼幸運。多數人的生活,是每天趕早起,忙工作,隨便吃,下班晚,有夠累,睡不夠,情緒差,賺不夠,沒前途,很厭世。這樣的生活節奏,令其沒有多餘的心力跟體力去關心太複雜的事情,多半習慣以個人的主觀或情緒好惡作為判斷決策的依歸(我先說,這樣的思考決策模式未必正確,但卻是不少人的日常)。

不管喜不喜歡,這就是所謂的主流民意,就是所謂的沉默螺旋,就是擁有堅定價值信念者必須爭取的對象(選票)。這些人並不完美,自覺貧苦,只想讓日子稍微好過一點,光是解決眼前生活的難題就已經精疲力盡,沒辦法想太長遠的事情。

想贏,就得爭取這些人的認同與支持,就得說出讓這些人有感的話術或故事。

為什麼有些人願意為了一點「小錢」就出賣自己的國家前途?

對菁英是小錢,很可能對這些人來說,這並不是一點小錢,而是救命錢。就說粉絲團買賣,某些粉絲團就是轉發與剪輯型,都是娛樂性或消費性資訊,人數雖多,經營者卻不知如何利用粉絲團變現甚或無法變現,只是埋頭持續做下去,今天突然有人捧著一筆錢來說要跟自己買,為何不賣?

這些人拿了錢,可以再開另外一個同性質的粉絲團,繼續再做同樣的事情。

人若自覺貧苦已極,是願意出所有以換取利益的。甚至很可能,這些人並不覺得在「出賣」,因為每個人看重的價值本不相同,民主社會就是要尊重這些差異,在任何議題上都一樣,你若覺得自己堅持的信念非常重要,就得想辦法說服其他人接受你的主張,而不是搬出「本來就應該如何」這種說法,強迫別人買單。

對於自覺屈居底層且無力翻身的市井小民來說,真心覺得溫飽比國族選邊站重要的,想必不少。

不管喜不喜歡,那些願意賣粉絲團或出賣自己的人,也是島上的居民,這些人也有投票權,除非殺了這些人,否則,他們也有決定台灣前途的權利。

有些人好像搞錯了一點,民主國家的國族歸屬是民族自決,是由具備身分資格的國民一起決定,只要能被列入選項都可以選,而不是某個群體的意見說了算。好一點的情況,就是不同意見的群體不斷爭辯與討論出一個共識,糟糕一點就是訴諸表決,表決就直接數人頭,而數人頭的時候,會贏的往往是最懂得召喚多數人的一方,而非信念或價值比較高尚或正確的一方。

人類的歷史,並不是道理說的正確的一方贏,而是懂得手段且擁有實力的贏,否則國共內戰就不是使人海戰術且裝備較差的共產黨贏了(共產黨的打法是慘無人道,犧牲大量的性命換來的勝利)。

拉到最高層級來看,國族認同或歸屬也只是人類大腦發明出來的虛構敘事(想像的共同體),不同的人因為不同的生命經驗或文化傳承,而有不同的選擇。

在上述情況下,最讓人擔心的是,自以為絕對正確的一方,往往做出最後會讓多數沒那麼堅持非得如何不可的人,選擇往光譜的另外一端靠的行為。所謂的好心做壞事,或是通往地獄的道路是由善意鋪成的。

如果我是普羅,看著菁英每天在網路上寫文章打臉我,我心生不滿又無法反駁(文筆不如人),最後就故意投賭爛票,教訓那些成天寫文章打臉我的人。

民心不是用道理去贏得的,而是靠情緒說服,是靠同理他人之苦。

這些年民粹崛起,被傳統政黨菁英遺棄的底層人民,抱持著要給傳統政治菁英一個教訓的態度,選擇了讓世人跌破眼鏡的結果。

台灣也是如此,且有越演越烈的情況。自以為擁有正確價值的意見領袖,不斷的發文羞辱或打臉他們以為錯的一方及其支持者,完全不評估彼此雙方的選票實力與選民結構,只是一股腦地堅持百分百純潔的「正義」。

網路上貌似眾聲喧嘩,誰都能表達意見,卻是誰都不服誰,也是某種所有人對抗所有人的趨勢,甚至同黨同志都可以因為路線之爭而對決…,如果有外來勢力打算擾亂台灣選舉結果,我想,這種到處都是對立跟對決跟互不體諒的蔓延,應該是其所樂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