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認同

逆社會觀察

政治人物嘴裡爭論的國旗,是件不存在的國王的舊衣

By
on
2019-03-20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因為民進黨政府主導的新式身分證準備拿掉國旗,招致一群國民黨政治人物的質疑與批判,指稱身分證不可以沒有國旗。

雖然民進黨政府拿出蔣介石時代的身分證同樣沒有國旗作為解釋,顯然國民黨政治人物並不理睬,他們要的只有把國旗放到身分證上。

明眼人都知道,這是國民黨政治人物的招數,跟之前民進黨試圖改各種機關團體的稱號中的中華為台灣,試圖修改歷史課本的天朝主義將台灣納入東亞系統來理解,試圖改新台幣的圖案時,國民黨人就跳出來批判民進黨的修改是去中國化。

國民黨在各種地方堅持國旗,批判民進黨的去中國化,試圖引導民眾往堅持放國旗的國民黨才是愛國,想拿掉國旗的民進黨是不愛國的路上走。畢竟,社會大眾也都知道的是,民進黨的終極政治目標是擺脫中華民國的台灣實質獨立。以此凝聚仍對中華民國有感情的國民之心,對抗民進黨的「惡質」。

如果是反共抗俄時代的國民黨政治人物對民進黨政府提出去中國化的批判,那我想大家都還聽得進去(無論是否支持中華民國這個體制繼續留存台灣,但至少當年的國民黨政府是跟中華民國密不可分),但是,今天的國民黨,大家都知道這些人堅持在島內保留中華民國的一切象徵或機制,不過是一種讓他們還能可以和另外一個中國議價的籌碼,因為唯有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都存在,國民黨才能跟共產黨說我們還在內戰的休戰狀態,還可以坐下來談和。

國民黨人之所以要保留中華民國的一切,弔詭的是,為了保留將來談判統一時的資本,也就是國民黨人堅持保留中華民國,是為了與對岸統一成一國,而不是為了讓中華民國獨立(也就是台灣坊間所謂的華獨)。

中華民國的實質獨立,早就被中國共產黨視為台獨的一種途徑也是不被接受的,這是為甚麼中華人民共和國堅持的九二共識是只有一個中國下的一國兩制,這也是為什麼只有國民黨政治人物還在說九二共識是一個中國的各自表述,為的就是保住國共內戰狀態,為日後的和平統一做準備。

這也是為什麼國民黨能堅持中華民國的象徵符號的地方,只有台灣島上的機構或身分證明工具上,而不是海外可能碰上另外一個中國政府或人民代表的任何地方。因為在海外,國民黨人不說但是正默默在做的是支持一個中國原則。

國旗是國家的象徵,也就是說,國旗的存在是跟其他國旗擺在一起時才能彰顯真正的意義(自己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好比說,在奧運比賽中出現國旗,但是,現在的國民黨敢支持國旗在台灣島以外的土地上飄揚嗎?

又,堅持國旗必須在身分證上保留的國民黨政治人物們,敢在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時也拿出國旗來主張自己的主權嗎?

國民黨人早就不在台灣島上堅持中華民國國旗的存在,如果記憶力沒有太差的人應該還記得,當年陳雲林來台灣時,那些堅持在島內拿國旗的人,只是要讓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看見台灣仍是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下的土地的國民,是怎麼被國民黨對待的?

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現如今,出現一種極致的弔詭,致力於爭取國旗在國際上曝光的是最後打算獨立的政黨,因為現階段還不能或無法獨立因而必須借殼上市,必須好好保護這個殼,不能令其消滅(至於某些反民進黨份子說為何民進黨不敢逕自宣布獨立?那是因為台灣姑且是個民主國家,不容個別政黨獨裁專制,片面宣布獨立或統一,必須經過公民共同決定,因此民進黨不能逕自宣布獨立)。

當初創造出國旗的政黨,如今只想跟另外一面國旗統一(別告訴我統一之後,這面被堅持要出現在身分證上的國旗還能續存),碰到另外一邊的代表時,藏國旗藏得比誰都快。

在台灣,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嘴中談論的國旗,是因為仍需要中華民國這面牌匾的剩餘價值,卻沒多少人真心相信或擁護這面牌匾的續存,沒有多少人是為了中華民國的永續長存而努力,而是各有盤算。

這就像一場國王的新衣遊行(喔,應該說是舊衣,是件早就不存在蛋所有人仍然堅持其存在的舊衣),所有人都知道國王沒穿衣服(或者說沒衣服穿),但卻都要誓死否認這件事情,堅持國王的衣服還是很漂亮。

閱讀資訊饗 私飲食劄記 文化創意考

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3

By
on
2018-10-28
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廈門書香兩岸月刊) 食物詐騙,無所不在 一向對自家的小吃、美食感到自豪的台灣,2014年卻因為頂新集團的黑心油事件而重創許多消費者的信心,人人自危,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吃得安心? 台灣有句俗諺「吃飯皇帝大」,意思是吃飯的時候就像當皇帝一樣,是不可以被打擾,十分重要的事情。難怪當台灣社會發現頂新集團竟然以劣質油品混充食用油賣給消費者,憤而發起...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4

By
on
2018-10-19
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每隔一陣子,就有人用台灣小吃來議論、點評台灣社會,像是前一陣子的對岸已經在談大數據,台灣還在辦滷肉飯節,還有更早一些時候,為了抗議台灣小吃業者漲價而端出了歷史源流來批判漲價業者。 最近似乎又友人聊起台灣小吃,這次是有人主張,應該提升台灣小吃的原物料品質,拉高售價,不必然只能走低價便宜大碗路線。 然後有人為文反駁,認為觀光...
逆社會觀察

意在言外的網路爭吵,不要傻傻跟著加入

By
on
2018-06-06

意在言外的網路爭吵,不要傻傻跟著加入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一陣子大概是天氣變熱了,不少人耐心跟脾氣都變差了,爭吵類的事件層出不窮,好比說立法委員跟健身房業者之間的爭吵就是一例,徒生事端的一例。

 

起因健身房業者批評了蔡政府不肯在公托上多花錢卻援助海地,且似乎是在批評時用了辱罵性的字眼,引來立法委員的不滿,也用充滿情緒語言的修辭回嗆。

 

然後雙方的支持者就開始在網路上大規模交戰,陷入一陣大亂鬥。

 

有些人試圖說之以理,將兩造雙方的陳述中的資訊與情緒區分開來看待。照理說如果能夠區分開來,單就資訊部分進行檢驗,雙方其實都有自己的道理。

 

只不過,偏偏發話雙方從一開始就讓情緒透過修辭噴發,讓事實資訊的重要性被丟到最邊邊,使得事情從一開始就陷入意氣之爭,釐清事實根本於事無補。

 

傳播學有個麥拉賓法則,說的是一個人說話,接收資訊方透過內容資訊理解的部分極低(7%),更多是透過肢體語言和表情腔調(93%)來理解訊息。好比說,人可以用刻薄的嘴臉說漂亮的話,但是懂得解讀表情與肢體語言的人都知道那些漂亮的話並非字面意義,而是另有所指。

 

從這個角度進行理解,就不難發現為何網路上成天都在大亂鬥?

 

往往引發輿論爭議的發言本身的態度就大有問題。

 

以文章開頭提到的新事件聞為例,關心公托的健身房業者大可以選擇以冷靜理性的論述政策問題,而立法委員也可以謙卑再謙卑的說明。

 

然則,沒有。

 

兩造雙方都沒打算用理性冷靜的態度和對方溝通,都是用情緒性的修辭攻擊自己想攻擊的對象。

 

箇中原因,我猜並不是性格率直或護主心切之類的表面解釋,而是這些爭議輿論發動者早就知道這是個攪動情緒才能擴散事件的時代。一件事情好好說根本就不會被關心,只有兩造雙方激烈爭吵或彼此攻訐時才會被圍觀被注目被討論…。

 

反正在社群網路時代,無論什麼意見都會有人支持也會有人反對。反正無論什麼事件大體上都不可能達成社會共識,那麼善加利用爭議性的發言凝聚自己的支持者,利用對抗外部敵人的鬥爭團結自己人就成了越來越常見的動員手法。

 

社會學者在很多年前就提過「社會衝突的功能」這樣的概念。當兩造雙方的對抗越激烈,各自內部的向心力與凝聚力越強大,在團體內部時的認同感與一體感也越強大。

 

既然誰都說服不了誰,既然爭吵是日常,那就好好利用這股力量創造自己在社群裡的地位、名聲以及因此而來的各種社會政治經濟文化資本。

 

就如某些人說的,健身房業者每天的直播或評論時事不過是在做生意,透過批判議題或捐款凝聚認同自己的粉絲,壯大自己的事業版圖。

 

回擊健身房業者的立法委員,貌似替黨主席打抱不平,但何嘗不也是在累積自己在支持者中的聲望?

 

對於上述爭論事件的層出不窮且無日無休,我等市井小民應該做的並不是選邊站或跳進去支持某個陣營,花費自己寶貴心力時間和好心情在網路上跟不可能被你說服地對立方爭論不休(如果你從這些爭論中並不能換取實質利益的話,即便只是有個可以義正嚴詞譴責的對象好發洩自己內心的負面情緒也算),而是應該更客觀且隔著距離的去觀看並且思考,這些事件背後的其他可能性、非預期結果?

 

對於充滿情緒修辭的言論要小心迴避仔細檢驗,不要太過輕易的被情緒性修辭激怒,不要輕易地淪為別人鬥爭的幫腔工具人,花自己的時間跟心力去幫別人打天下的自帶糧草的五毛黨。與其有時間幫別人打天下還不如多花一點時間陪陪家人朋友,來得實在。

信仰主基督

面對我們不認同的人,迫害行為就能自動合理化嗎?

By
on
2018-03-28

面對我們不認同的人,迫害行為就能自動合理化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人非聖賢,基督徒也只是蒙恩得救的罪人,教會則是蒙恩罪人的集合體。因此,不可能無過。重要的是知錯能改,而不是拿著聖經或上帝替自己的錯誤背書。

 

這樣的道理,說起來不難,做起來卻不容易,然而,不時還是能聽聞。例如,日前得知,加拿大的長老教會為過去迫害同志之行為做出道歉。

 

向同志道歉這件事情可以分成兩段來看,道歉的教會或基督徒未必認同同志,但是,更重要的是,即便不認同同志,不代表就取得了迫害對方的資格。

 

有一些人往往將兩件事搞混為一件事情,鑄下大錯還沾沾自喜,以為自己在替上帝執行正義(正義上帝自己會執行,而且執行的方式絕對和我們有限的人想的不一樣,不然耶穌就不會來到地上承擔人類的罪)。

 

沙特說,「通往地獄的道路是由善意鋪成的」。曾經有個記者採訪專演壞人的知名演員,為他為什麼能將壞人演繹得如此淋漓盡致?這位演員說,「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在扮演壞人,我都當自己是好人。」

 

有趣的是,被許多人推崇的孫越叔叔,在自己的傳記裡則說自己是個想做好人的壞人。

 

知道自己的不足,跟自以為義,正好是虛己跟驕傲的兩種展現方式。

 

基督徒在面對自己並不認同的行為時,往往太快的就能從聖經中找到替自己背書的理由,這無妨,本來進行理性論辯就需要提出根據。但問題是,面對不同價值信念的人最多只能進行理性論辯(而且是基於愛的前提),不能動手動口傷人,更別說動用地上的權勢迫害人,或將迫害寫入法律規則中,試圖形塑制度化歧視。

 

在歐美不時會傳來基督徒父母逼死同志子女的不幸消息,也有一些異性戀假扮同志進入同志社群去理解同志在世生活所遭受的迫害跟歧視與打壓和傷害,更要命的是,促成這些使人分裂或彼此仇恨的行為當中,有不少出自宣稱自己是和平使者的基督徒。

 

基督徒群體在過去曾經不只一次遭受過大迫害,這不是讓我們學會一旦擁有權力就能反過頭來迫害當下的少數群體,而是讓我們學習「與哀哭的人同哀哭」的體恤與寬容之情才是,即便面對的是我們不能理解也無法接受的另外一套價值信念的信奉者,也沒有權利以正義或愛之名行迫害之實。

 

迫害他人的惡,不會因為被迫害者是我們不認同的對象/群體就自動合理化或上升為聖潔良善的義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