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議員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是否政治人物只要願意反同婚,教會就支持?

By
on
2018-09-03

是否政治人物只要願意反同婚,教會就支持?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日前有則新聞,台北中正萬華區一市議員候選人因酒駕肇事,先找助理頂替後來被發現只好認罪,卻還對外公開訴說委屈,表示碰到這種情況有人會不這麼做嗎?

 

不多久,網路上有人翻出此一候選人出現在教會界製作的選舉推薦名單,被列為值得推薦的候選人,而理由之中有一條和反同婚有關。

 

看了看此候選人其他主張,以及出事後的言行,幾乎可以斷定,教會界發行的推薦人選名單中之所以有這位仁兄,毋寧與其反同婚立場有關。

 

更有趣的是,這位候選人的競選看板上的主要政見中竟然還有酒駕要重罰,結果自己就酒駕不說,還找人替自己頂罪!

 

於是便出現一個值得深思的議題,「是否教會或基督徒選擇政治人物的首要考量是對方是否反同婚?」或是說,只要對方支持教會界所提出的公共議題主張,教會界就支持?即便在其他方面此位候選人都稱不上是好議員人選也沒關係?

 

民代固然是作為人民意見的代表,教會尋找能替自己的主張發生的民代支持固然也沒有錯,但是,是否只要跟教會的部分立場一致,就不需要檢驗此候選人的其他政見或行事為人?

 

換句話說,是否教會界覺得只要現階段能反同婚,就都是盟友,至於其他方面如何不用考慮也不在乎?

 

如果教會的標準可以如此彈性,那我想其他的社會群體的標準應該也可以很彈性,好比說只要支持同婚其他的立場態度如何都不在乎之類的。

 

然後,接下來又落入雙方陣營比拳頭(人數)大小(多寡)的數量對決,然後人數明顯屈居弱勢的基督教會界大概又會投票投輸人。

 

投輸人沒關係,尊重結果就好。

 

偏偏不是,在教會界,如果我們的主張也被社會接受了會說這是神的旨意成全,但如果不被接受,則說是神的旨意推延或教會被世界迫害,總之,說到底就是非教會贏不可,輸了不認帳、不接受,等待時機捲土重來,說是為了伸張神的旨意。某種程度上這很像那些商業團體送環評審議,只要被否決就回來重新修改重新送件,不肯接受結果。

 

過去的教會界也許有不少日後證明繼續堅持才是對的案例,但不代表今天的這個堅持也是日後可以證明為正確?此外,更有意思的是,通常歷史證明的都是當時的教會多數是錯的,反而是當時的教會少數所堅持的才是對的,從宗教對科學家的迫害到廢奴運動到支持納粹政權迫害猶太人再到廢除種族隔離政策,歷史教訓歷歷在目,但教會主流多數從來不曾記取過教訓,總是堅持自己是對的,直到日後歷史書上再添一筆。

 

教會最大的問題,在社會學有個概念叫做團體決策,也就是當教會內部且來自神職人員或總會方面的機構形成一個意見時,往往就定了下來,無法讓其他意見進來參與討論更別說更改主張,反而經常引用權威或其他方法壓制異見,讓單一異見獨大(然後最後證明教會又犯錯)。

 

頗不被基督教會接受的天主教會在封聖,其封聖的檢驗中有一道程序稱之為魔鬼代言人,找來不同意者負責收集反對意見,致力駁倒封聖這件事情的成立。好比說世人公認其成就的德蕾莎修女封聖案,天主教會甚至找了無神論界的主要戰將來擔任魔鬼代言人。

 

反觀基督教會,在各種議題或重大決策上是否有類似的防堵錯誤決策出現的機制?

 

我想我們都太過對自己的神學見解與聖經詮釋有自信了,然後對於過往歷史的教訓顯得太無知或不夠謙卑。

 

不是不能堅持教會特有的主張,只是這些主張到底如何形成?似乎沒有一套可供人檢驗的標準,總是突然就冒出來然後就成為不可挑戰的決策,眾教會必須其心貫徹!

逆社會觀察

年底選舉不是只有台北市選行政首長…

By
on
2018-08-11

年底選舉不是只有台北市選行政首長…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可能有不少人認為,今年年底的地方選舉大勢底定,都是藍綠既有勢力的鞏固,挑戰者方難以逆轉選情。

 

甚至最近的選舉新聞頗有娛樂化的傾向,先是柯文哲團隊的學姊爆紅,媒體追蹤報導,後有丁守中跟姚文智團隊的屢屢失言或廣告失焦,被輿論大肆砲轟。

 

其他地方首長的選舉,基本上也沒看到太大的威脅變數存在,國民黨在過去較為穩固的新竹桃園地區的選情也因為候選人分裂乃至政黨奧援不足而顯得捉襟見肘,南部更有民進黨初選完成即宣告選舉結束的說法流傳。

 

整個選舉新聞的目光都在台北市長選舉,甚至全都在柯文哲秀政績身上。縱然不支持柯文哲的人不少,卻也大概心知肚明,想靠藍綠兩黨的候選人拉下柯文哲是不可能的事情。原本還有人看好柯文哲與姚文智的綠白惡鬥瓜分票源讓丁守中得以上位,但前一波姚文智的民調出來後竟然只有5%的支持度,顯見連台北市的綠營基本盤都已經宣告棄保,這是大羅天仙都難救的選情。

 

在這樣的局勢下,表面看似落敗的一方,難道完全沒有可以暗中扳回一城的方法嗎?

 

我認為還是有,只是成功不必在我,並且順勢而為,讓主流媒體焦點全都放在台北市長選舉上,讓更多類似娛樂或笑話的消息佔滿版面,讓更多選民誤以為大勢底定。那麼,地方基層選舉中的議員與里長選舉,仍然很有機會鞏固不被翻盤。

 

要知道,都會區行政首長選舉或許大多以空中戰(媒體與輿論)為主,地面戰為輔,但地方基層議員與里長選舉是以地面接近戰為主,仍然是靠派系或地方勢力支持遠勝過媒體輿論。既然首長大局不可逆,那就讓大家的目光繼續聚焦在各種行政首長候選人的花邊跟秀下限。

 

不要讓媒體或輿論關切各地方的議員與里長選舉,只要議員和里長的選情穩得住,基本盤仍在,未來都還很有希望,特別是藍營在下一次的台北市長選舉將推出重量級的蔣萬安出馬,柯文哲的白色力量沒有繼承人而綠營繼續擺爛的話,國民黨未來還是有可能回鍋,爾後的選情也還在未定之天。

 

遙想2014年,因為反服貿公民運動風起雲湧,全台大串連,整個地方選舉選情對國民黨非常不利而對民進黨十分有利,當年多少挾學運氣勢投身基層選舉的青年和民進黨人士,最後在地方選舉上仍是敗多勝少,國民黨的基層勢力雖有鬆動但仍然牢不可破。

 

四年過後,民進黨完全執政下的基層民怨不少,國民黨雖然在大型主力戰場上潰不成軍但地方勢力仍舊牢不可破的情況下,本次選舉真正的看點我以為是地方的議員與里長選舉。本次選舉可以說是台灣地方民主的一次重大檢驗,四年前投身基層選舉潰敗的青年或挑戰者,四年來是否有繼續深耕基層?是否有效瓦解了國民黨的地方派系勢力?是否能夠奪下過半的席次?徹底瓦解原本既得利益者盤根錯節的地方勢力?

 

不要認為不可能,當年蕭美琴深耕花蓮最後順利拿下立委席次,蔣惠月以無黨無派之姿連續投身選舉終於在第三次選上,只要願意深耕基層,人民是會看見的。

 

因此,本次選舉更需要細心查看的不是主流媒體上那些候選人鬧的笑話,而是您身邊鄰里親朋在里長或議員選舉上的投票動向和輿論,不要隨著主流媒體起舞,那些不斷秀下限的藍綠政黨候選人,或許有可能是真心如此愚昧,也可能是在轉移焦點,鬆懈選民的動員氣勢。

 

既然母雞無法像過去那樣發揮正向的帶小雞效果,那就逆向的肩負起幫小雞轉移焦點的責任,反正既然選不上了,那就用力博取媒體版面,幫小雞們護航,特別是那些地方勢力還沒被瓦解過的地盤,最好能夠一次都不上媒體就順利的完成選舉。

 

想想蔣惠月,原本無黨無派的她,堅持選到第三次才勉強當選,本次爆紅之後,不少人都大力支持,年底選情應該是牢不可破。若到年底之前再有更多這類認真做事的議員民代乃至里長被媒體報導,想必會有更多人相信挖解既有派系勢力佔據地方政治的可能性,進而做出不同的投票選擇。

 

目前的地方勢力仍舊由藍綠兩大黨把持,甚至仍然是一黨獨大,某種程度ˋ可以說地方議會層級的選舉依舊密不透風,外人難窺堂奧,地方派系勢力仍然無法撼動,青年們想要贏回台灣,公民們想要更清廉且能真正代表民意的地方議員來代理自己,需要將更多的心力轉往跟自己最相關的基層民代與里長選舉上,認真挖掘出更多蔣惠月型的候選人來,以選票給予支持,將之送入議會,讓台灣變得更好。

 

 

 

 

大員的通訊

你不知道我是誰?

By
on
2015-11-13
你不知道我是誰?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5/11/13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今天在東網這篇文章,要藉最近接連兩起耍特權鬧上新聞版面的事情,談談綁架台灣社會,分贓台灣資源的伺從主義與黨國資本主義的危害. 一個是宜蘭縣議員在質詢時嗆明明知道他還開他單的員警,一個是拿著議員的貴賓證代理議員去看球賽的高中老師. 人在耍特權失敗後,常常拋出的一句話是「你不知道我是誰?」雖然總是在網路上被輿論罵爆,可是,...
逆社會觀察

說說接到阿扁之後的陳致中

By
on
2015-01-08
說說接到阿扁之後的陳致中 文/Zen大 最近很多台派在嗆陳致中,不是說他比連D還不如,就是要他好好去找份工作,不要想靠著老爸餘蔭再戰政壇. 關於陳致中的總總,可以分兩方面來看: 1.他是個悲劇 就像教會裡許多知名牧師的小孩,日後不是大好就是大壞一樣,陳致中也是困在父親光環走不出來的一個可憐孩子(陳幸妤只是逃走,不走政治路,嚴格來說不算解決了問題,他內心應該也有很多苦澀). 特別是在台灣這樣一個子孫...
逆社會觀察

手上那張票怎麼投,關係你寶貝兒孫的未來

By
on
2014-11-21
手上那張票怎麼投,關係你寶貝兒孫的未來 文/Zen大 昨天訂好了高鐵票,往返嘉義台北,要價兩千,我已經決定好投票對象,你們也決定好了嗎?而且是根據自主意識思考之後做出的決定嗎? 如果沒有,這兩個網站可以參考 全台議員投票指南 選舉黃頁 再怎樣,國民黨地方派系上的那些候選人的選票,很多也是一票票的跑服務或握手握出來的.這幾年在臉書上一直看著王鐘銘在淡水地區的耕耘,就知道耕耘地方基層工作之辛苦. 那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