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讀書方法

人人當老闆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談談課程/體驗經濟VI-我自己的作法,以知識+方法+習慣學直球對決

By
on
2019-12-22

說真的,我真的很討厭浮誇,各種領域各種意義的浮誇,介入生活世界。

我是基本款人,也只會腳踏實地,還有很多自己訂來自我要求的規矩,用稍微高的標準自我要求,且必須是人少的另類操作模式才行,不想太涉入圈子的各種利益糾葛,我邊緣就可以了。

不對人下暗示,不使用儀式行為制約他人,不使用各種操弄人心的技巧,不用聳動誇張速成法式文宣吸引人流(結果一堆人跑來跟我抱怨在某某地方學的方法很難與,適用範圍超小,跟文案說的根本不一樣…),單純只用知識跟方法論結合習慣學推廣我的想法跟服務,讓夥伴掌握自己的知識專業與變項工具的結合。

當然,活動免不了得下廣告。

另外,我認為知識是為了消弭落差與不平等,堅持不走超高價課程,不弄排場那些,不讓學員的作業線上化變成自我宣傳,不用贈品讓人寫口碑行銷文,不圈養學生當下線或自己的講師(當然我也沒能力圈養啦),不搞小圈圈,不能只做有錢人生意,甚至是我討厭的有錢人或公司的案子不接,賣國集團的案子與邀約都拒絕…

上述不是錯,我說了,我就是做不到也不想做,自己為難自己,想用知識直球對決而非操弄人腦的決策機制,就像當年我只以專心寫文章投稿,而非一直跑社交場文藝營來經營寫作工作。

不會帶員工不想剝削人所以不請人,盡量自己做。因此走的不太遠,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希望系列課上完的人都能出去發大財,不是單純拿進修當娛樂或是商務人士的流行(好比說前幾年的鐵人三項現在則是滑雪),因此,越來越忙沒空來參加活動的不少,得開發新客戶。

商界常說一句話,打不過就加入。

類似變形的話還有,不要想教育市場,要順從市場的需求提供服務。

但我想說,其實未必只能二選一,我這人向來是如果只有兩個選項,就會拼命思考第三個選項,我想出來的是,那就爭取市場中願意接受自己想法設定的人,做好這盤人的小生意。

也就是說,既不是教育市場也不是迎合市場,而是找出跟自己契合的人,顧好自己這一盤,也許未必能做大,但就把目標族群服務好就好。所謂的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足已!

實際上,真能吃下全市場的生意規模太大了,就留給原本設定就是想配合市場的單位去吃就好!

這麼多龜毛堅持還能活著,即將邁入第十五年,真的就是上帝恩典跟一路上各位夥伴與貴人的幫忙。當然,還有文章與課程的效果真的對人有幫助吧?!

歲末年終,回顧一整年,真的很感恩。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為何上課都聽得懂,考試卻考不好?

By
on
2019-11-16

不知道你是否有過這樣的經驗:

上課時聽老師講都懂,考試卻考得很慘?

看線上課程或聽音頻聽得很爽,可是回頭一想,怎麼忘了大半,不怎麼想得起來?

如果有,請放心,不是頭腦笨或記憶力差。

聊原因與解法之前,先再想一個問題:

這兩年網路影音節目快速崛起,許多網紅拍的流量動則上百萬,影響力驚人。

相較於暴紅文章,影片的點擊數明顯高許多。

在閱讀人口規模相當大的中國,能夠有十萬點擊已經算是爆款文,但是影音型的內容,能達十萬點擊,似乎比文章多。

有想過為什麼影音節目的點擊人數,能夠大幅超越文字嗎?

不管你的答案為何,可能也都說明了一部分情況。不過,腦科學認為,那是因為人類的大腦更習慣(注意,是習慣而非擅長,雖然兩者貌似很像,但結果並不相同,本文後面會進行解釋)處理影像資訊而非文字。

人類使用眼睛接收並以大腦處理影像資訊,以耳朵接收並以大腦處理聲音資訊已經有數十萬年歷史。

也就是說,這些機制已經寫入人類的DNA中。

但凡寫入DNA的技能,就好像某種自動化技術,生下來稍微訓練就可以熟練自如的使用。

所以,我們很快就會說話與觀看(畫面圖像)。

然而,人類的書寫與文字辨識能力卻只有數千年歷史,若考慮到普及程度,則只有百來年歷史,百來年歷史還不足以在人體中建立DNA,沒有DNA管理相關區塊的東西,就得花費很大心力學。就像開車也很得花費心力學,因為那也是很新的一種生存技能。

現代人最大的麻煩,就是生活中需要的主要技能DNA都沒有,都得自己學,還好人類發展出教育與文化系統協助人類在短時間內掌握生存必須的現代技能。

只不過,這些方法卻也還很新穎,仍未普及。

邏輯、讀書方法、寫作技巧,都是需要特別去學且不斷練習才能掌握的現代技能,原始DNA裡沒有,許多人類尚未安裝過這套程式,所以,不會用或沒有是很正常。
也就是說,人沒邏輯或不會寫或讀不懂都很正常,特別是我們身處的社會,基礎教育不是沒教就是亂搞,所以,國人長大後未必真的懂讀寫與思考。

說這些,要談什麼?

談一開頭提出來的問題。

假設一個人在學習時,只透過影像和聲音資訊接受課程訊息(上課聽講或觀看線上課程),會有一種感覺自己好像都懂了的感覺,但是,真要用卻很難用出來。

我們上課容易因為聽老師講解而感覺已經懂了,是因為大腦熟練到近乎自然狀態的接收處理訊息過程,讓人誤會了,但其實並沒有,大腦只是接收並處理了訊息而已。

輸入儲存與分類,大腦可能已經完成了,但是,輸出使用,卻不代表能夠順利。因為提取資訊跟輸入資訊,是兩種不一樣的大腦運作方式(很多人誤以為是一樣,因為運作的速度很快)。

如果說,這些訊息的輸出只需要使用口語表達,那可能狀況還好一點,因為人通常還算會說話,拼拼湊湊可以把想說的事情表達出來,就算不順暢,別人已還是能聽懂(靠自己腦補)。但是,如果輸出需要以文字書寫來表達時,狀況可能就會比較差,甚至是差很多。

書寫程度要達到讓人一看就懂的水準,需要相當程度的反覆練習才能掌握,沒有人生下來就會寫。一如使用眼睛處理文字訊號也需要相當程度的學習才能熟練的辨識與解讀文字訊號。

在我們生活的社會裡,閱讀文字跟書寫文章這兩項技能的訓練狀況並不好,甚至不少人根本沒有接受過訓練,只是憑大腦既有的運作慣性進行資料的轉換處理,於是經常出現一種明明話到嘴邊,想法在腦中已經有雛型,卻找不到合適的言詞說出來,有種卡住說不出的情況。

我的建議是,如果是重要的知識學習/接收,最好以文字為主體的書籍為佳,因為輸出與輸入都使用同一套文字系統,吸收消化的轉化少了一道工序。

千萬別小看挑選合適的文字跟聲音搭配這件事情,如果不是文字使用很熟練的人,聽到一大串代表文字的聲音想要如實記錄下來,是有難度的,因為不熟練使用文字表達或思考的人,每一次在腦中進行文字挑選都會大量耗費能量,且挑選的文字並常常不精準。

非得聽音頻或看影音資料進行學習的話,記得邊進行的同時邊記筆記,且必須用自己的話(文字表達規則)重新整理所看到與聽到的訊息,養成記筆記的習慣,養成把訊息轉譯成文字的習慣,如此能夠訓練自己的大腦熟練文字的排列組合,能降低大腦處理文字訊息時的耗腦狀況。

腦科學研究發現,人的大腦一次能夠提取道意識層次的文字量極少,跟我們處理影像或聲音訊息量完全不能比,關鍵就在於大腦對於這些訊息的處理熟練度不同的緣故。

文字使用的規則需要大量訓練才能啟用,無論是輸入的閱讀與萃取重點,還是輸出的文字撰寫。

這也是為什麼越來越多人捨棄閱讀書本而改看線上課程,或是更喜歡閱讀圖像影音而不喜歡單純文字,因為多數人原本就不擅長處理文字訊息,加上如今的數位影像時代崛起,網路上一堆好看又吸睛的影片或音頻,直接服務人類的原始接受訊息的本能,自然容易吸引更多人,因為接收訊息的門檻降低且感受更好。

但是,門檻低感受好不代表吸收好,更不代表再產出的效果好。在學習上有一件反直覺得事情,那就是越順利的學習過程,往往學習效果越差(大腦騙自己,以為自己已經會了),反而是學習過程遭遇阻礙必須停下來思考與解決狀況,學習效果才好(大腦藉由解決困難而了解問題)。

不熟文字轉換與使用規則會造成大腦處理訊息時的耗能,因此,不擅長文字處理者,讀一下書就累了,寫作感覺上也常常無法專注,且一樣容易累,因為無論是將文字轉化成腦波的輸入還是腦波轉化成文字的輸出,都需要啟動能量,而越不熟啟動規則者耗能越兇,效果越差。

學習必須以終為始,要從輸出端的需求回頭找尋合適的輸入方法。如果輸出要求是文字表達,輸入時最好以文字訊息為主,或是將所接收的訊息整理成文字保存。

教育與學習 在地想出版

蘇東坡的八面受敵讀書法

By
on
2019-08-22

我在讀書法課程最後,讓與會者練習一整套完整的讀書方法(從發想問題-建立假設-抓資料-整理到產出),其中特別強調一點,那就是一本書可以反覆多次進去讀,但每次必須先抓出一個想要探問的問題,不要貪多,希望一次把一本書的重點全部抓出來,特別是基礎知識量還不夠厚實的時候。

在這個意義上,一本書可以讀很多次,讀出很多不同的況味,讀出很多不同的層次與感受,抓到跟不同脈絡串連的切點,只要每次都以不同問題作為鉤子,貫穿全書去讀,去抓出跟該問題有關的資訊的話。

作者寫書,講究邏輯嚴謹,所以處理問題必須方方面面兼顧,更何況這是作者多年功力的集結,因此,會用很多條線貫穿之(所以才稱為編輯),而我們初讀作品時,往往以自己的主觀或既有知識進入讀,其實只讀出作品的片面,但若誤以為這就是全部,常常是犯了遺漏眾多重點而不自知的盲點!

克服的方法,就是變換閱讀切點,唯有變換觀察重心的去讀一本書,才能真正掌握書中文字排列組合之外的深意,這跟蘇東坡的八面受敵讀書法很像,蘇東坡在《寓簡》卷八中提到了他的八面受敵讀書法:
 
「卑意欲少年為學者,每一書皆作數過讀之。書之富如入海,百貨皆有,人之精力不能盡讀,但得其所求者耳。
 
故願學者,每次做一意求之。
 
如欲求古今興亡治亂,聖賢作用,且只以此意求之,勿生余念。
 
又別作一次,求事跡故實,典章文物之類,亦如之。他皆仿此。
 
此雖愚鈍,而他日學成,八面受敵,與涉獵者不可同日而語也。」

「吾嘗讀《漢書》矣,蓋數過而始盡之。如治道、人物、地理、官制、兵法、財貨之類,每一過專求一事。不待數過,而事事精竅矣。」

很多人讀書,都是拿起來就從頭讀到尾,或是想一次把整本書的重點全都記住,這是很直觀的作法,也是大多數人都在做的方法,更是一本書給人的直覺感受。

但其實,這不是好方法,至少對於基礎知識量還不夠的讀者來說,這不是好方法。

把一本書當成一張關於某個主題的知識網絡,每次設定一個小問題進去抓出一串重點,會是比較好的讀書方法,閱讀負擔量輕些,也能記得比較多相關知識,並幫所讀出之物找到合適的實作練習機會!

 

雖然我的課程命名為快速讀書法,並不是說就不能慢慢讀,只是在這個時代,懂得文本結構,懂得判斷哪些地方需要快那些地方應該慢,很是重要?該快的時候又該如何抓取重點?慢的時候又應該思考哪些事情?其實是更應該搞懂的事情,而非執著在快或慢!

快與慢是交錯使用的兩套技巧,就像精讀與略讀也各有其用法與用處,關鍵是有無掌握整套輸入-整理-輸出資訊萃取系統?
 
在該快的地方快,在想慢的時候慢,快慢是不同的切點,都是用來幫助我們掌握作品精髓的工具。

歡迎參加超快速讀書法

閱讀資訊饗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讀書不能只是知道了,還要能用得出來

By
on
2019-07-07

上讀書法的課程時,我常提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有讀書習慣的人當中,有些人讀書是隨興跳著讀,沒有特別的主題或系統,我說這樣不好累積,且會讓閱讀事倍功半。

只挑沒讀過的新主題的書讀的潛在想法可能是,內心產生一種這個主題有讀過知道了內容就可以了的心情,下次在碰到同樣主題的書時,不會再想讀。如果用這個想法來篩選書籍,容易就跳過,長期來說,會變成在市場上不斷找新主題的書讀,或乾脆讀休閒娛樂類乃至文學類作品。

舉個例子,前兩年很紅的一個主題情緒勒索,一些相關的作品好比說被討厭的勇氣,相信不少人都讀了且掌握書中的觀念,但是,生活中是否真能熟練運用來重建人我關係,只怕未必?甚至很多人根本漏讀了練習方法的部分(大概只把重心放在前半部在描述被情緒勒索時出現的各種現象與症狀,對此感到認同),更別說練習。

基本上,我是覺得有讀書都好過沒讀書,只不過,在讀書這件事情上,知道了不等於懂了或能熟練的用出來,可是蠻多情況下,要能熟練的用出來,才是讀書最終的目的(不光是學校考試時代,出社會之後的人生也常常需要)。

所以,其實要以主題進行深化閱讀,同樣主題不同人寫的書,要一本接一本的讀過,透過這個大量閱讀相同主題作品的過程,將基本知識庫建立起來,將架構與系統建立起來,將觀點與方法內化,到了這個地步,才有餘裕來判斷知識的取捨,也就是說,辨別書中所說的好壞或真假,然後才能將書裡的東西較有效的挑選出來練習並用到生活中,讓知識產生效用。

光是知道,有點像紙上談兵,說得一口好知識,卻用不出來或不熟練,因為後兩者都是需要以身體去記憶整套操作規則,以生活實踐成果檢視方法與觀念對自己的有效程度,而這更是人人情況不同,難以一概而論,必須親自實踐方能檢驗的部分。

一般來說,書上知識用得出來有四種檢驗方法,第一種是給自己測驗,第二種是試著教別人,第三種是寫出頭尾一貫的文章,第四種則是真實在生活中使用。

有句話說,實踐是檢驗真理唯一的方法,在我看來,能否熟練地使用書中的知識與方法工具,也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活動與課程 自學力課程 活動訊息區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鍛造自學力II-實踐理想人生的系統筆記術(04.11台北)-確定開課

By
on
2016-12-11
(02.03台北)鍛造自學力II之助你夢想成真的五種筆記術 文/Zen大(本課程可接受私人或機構包班,二十人以上成團,費用與上課細節請來信洽談) 近年來,寫筆記成了一門顯學,教人如何撰寫筆記的書籍不斷出版,大大擴充了人們書寫筆記的能力。 原本我認為,坊間筆記術與厲害的筆記術老師不少,不需要自己再開一班談筆記撰寫的課程。 不過,由於每次讀書法與寫作課上的夥伴們,在主課程完的提問時間,總是一再有人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