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變動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在被組織排除之前,累積夠足自行面對市場的能力吧?

By
on
2019-06-09

在被組織排除之前

累積夠足自行面對市場的能力吧?

文/Zen大

 

在未來,能夠長時間受聘於單一組織,且能在組織待到退休的受雇者人數將會大幅衰退(大概只有中央級的公務人員勉強可以,軍教與地方公務人員都未必,更別說民間企業),也就是符合傳統意義的勞動方式的受僱人數將大規模萎縮。這代表穩定有序且線性的生涯發展模式已經不適用於規劃自己的未來!

 

長期穩定雇用的勞動人數萎縮,直接衝擊的是與資本家集團或國家議價的能力,只能仰賴勞團與政府內部願意支持勞動權利入法者的協助。

 

再者,自由市場經濟派的支持者,肯定會竭盡所能讓受雇者的聘用與支薪等權利不被法律保障,方便組織根據成本調整聘僱狀態。

 

其實,這些年已經有不少類似情況,好比說時薪排班制、無薪假、派遣與約聘化,日薪制、接案制,乃至以承攬契約合作(如Uber),還有外籍移工更是直接訂定專法來管理,非法移民則是假裝不存在或當成犯罪看待。

 

當然,如果擁有一技之長、夠專業且市場需求量大,上述的勞動型態的彈性化,未必是缺點,只要懂得經營出個人品牌或是專業上出眾,直接面對市場進行議價與提供勞務,收入可能遠勝過往。

 

問題是,其他非頂尖傑出或是提供的勞務是可替代性高卻也需求量大的(如:各類門市的店員等基層工作者),收入則直接大幅壓制(勞基法保障的最低薪資或時薪就是薪資計價單位),勞動權益也在彈性化勞動型態的確定後被大幅削減,屬於就算有這些法規也無法保障新型態勞動模式的狀態。好比說我當Soho,假如我決定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嚴重過法定勞動時間,有違法嗎?就算有,政府有辦法抓得到嗎?我猜,兩者的答案都是No。未來這類情況會越來越普片,再舉個例子來說,因為時薪低而必須同時身兼兩家門市店員的排班工作,才能勉強賺得足夠養活自己的收入者,工時即便超過法定上限,企業主會被罰嗎?應該很難,企業主會推託不知道聘用者同時還在其他地方上班,就算知道,法規可能都無法可管。

 

簡單來說,如今越來越多工作已經完成免洗筷化的轉換工程,許多人手上擁有的工作都是隨時可以被替換,且有大量勞動力可以補充而不怕找不到人。

 

就說街邊小吃店,很多人都是時薪打工,甚至老闆當天才會跟你說今天要不要上班,而今天不需要你的時候今天就領不到薪水,且薪水都是低於法定時薪(之前新北有個婦人到處應徵工作再威脅老闆要檢舉工作的地方的老闆違反勞基法,以此向老闆威脅索討賠償金,就是吃定這塊市場的違法的普及性)。

 

可以預見的未來,高齡族群中的中低收入者必須持續在勞動市場上提供勞務換取微薄收入的趨勢也會日漸明顯,雖說高齡長者能夠持續工作對健康未必是壞事,但是,那是適度的工作而非全職且高體力負擔的勞動。

 

想想,未來除了高階白領之外,其他勞動者幾乎都落入不能被法律有效保護的工作狀態,企業可以更彈性多元的聘僱方式來規避所必須承擔的聘僱責任,且法律已經為服務業化的工作開了相應的後門。

 

對此,我倒是不會像傳統左派的想法,先把過去某個時期的就業狀態視為好,再以過去跟今天對照,說不像過去的今天是不好。

 

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都不夠好,箇中原因很多,有牽扯系統結構規則的部分,也有個人能力的部分,很難一概而論。關鍵是,未來世界的社會系統運作規則就是高度不穩定的變動,一如馬克思當年說的:所有固體都成了氣體。

 

也就是說,企業組織或國家這些過去看起來好像很穩定,可以協助維持社會秩序順暢穩定運轉的機制,在未來都也是高度變動中且隨時可以受到大衝擊而出現劇烈變化,甚至不一定能夠持續存在的東西。當這些組織在劇烈變動且可能失控的社會系統中都自身難保時,不太會想到去保護組織中的人,特別是基層勞動人力。

 

這是非常嚴峻的未來,好比說AI,會否大幅消滅人類的工作?許多預測都說會,包含白領與具有專業門檻的工作(Google與臉書其實就是受雇人數少而產值極高的企業,其中有許多受惠於自動化科技的商業應用逐漸成熟),那麼,如果連傳統的中產階級工作都大量消滅,讓更多人往下流動,削弱更多人類的勞動獲利能力,社會上的人們是否變得更加兩極分化?且落入99%這邊的都是朝不保夕,毫無穩定與安全感可言的免洗筷!

 

在人並不理性且經常犯錯的前提下,未來很有可能並不美好,越來越多人得在動盪不穩定的系統中想辦法活下來,且無法倚賴任何類型的組織給予安全感與保障(就連組織都自身難保別說保護組織中的受雇者),只能倚賴自己或自己和其他志同道合者的結盟(在這個意義上,漫畫海賊王提供了未來組織型態的類型給人們參考,有興趣者可以自己看一下漫畫,想一想哪一種船隊的組織方式自己比較能夠接受?)。

 

總而言之,弱勢在未來是難以獲得穩定有序而安全的生活,只能在不斷的變動中掙扎求生,且悲慘境遇的集體普遍化的趨勢很難逆轉。想想來台灣打工賺錢的外籍移工(或擴大來說散佈全世界的移工與非法移民)所必須承擔的各種風險,以及隨時可能被結束的工作狀態,還有法律對本國組織的保障,這就是現實的殘酷。

 

未來會有越來越多人被向下流動,就算你願意積極努力向上卻還是被向下流動的情況也會頻繁出現,許多人只能做勉強溫飽的工作,根本沒有機會向上發展(當AI可以協助極少數人處理絕大多數工作時,還需要聘用更多的勞動力嗎?),特別是原本出身的階級就不特別出眾,沒有資本或土地可以依賴的普通人。

 

學歷能夠翻身的情況還是有,只是機率上越來越低,承諾可以給人翻身的專業類型越來越少,多數人都只是完成了出社會後找不到合適工作,必須從頭進入組織學習,甚至以更低的起跳點(如實習生)。且就算順利進入組織,未來想在市場上活下來,得不斷自我培訓自我賦能,下班後的時間利用方式必須精實有收穫,必須將自己打造成能夠高度賦能且善用知識解決問題的超級個體。

 

遺憾的是,未來世界真的能夠成為超級個體的是少數,而成不了超級個體的多數人的命運,除非及早認清且在擺脫組織自己面對市場時都有辦法存活,否則的話,最晚約莫在中年轉入壯年之際(拿給壞掉老肝的錢請年輕新鮮的肝來替換),組織在榨乾最後的剩餘價值後,選擇將之排除出組織(這裡的意思是,被公司資遣或開除後,無法再透過求職等正規方式在其他組織找到跟過去相同水準的薪資或職缺,要不屈就於組織中薪水大幅萎縮的基層勞動力,要不自己面對市場)的瞬間,就已經決定了。

一個人能否在被組織排除之前,就讓自己具備自行面對市場的能力,會是人生下半場能否勉強維繫自己生活水準不致於大幅下跌的關鍵!這些能力的培養與鍛鍊,必須在自己出社會後到被組織釋出之前,在完成人生的婚姻生育與照顧長輩等其他任務之餘,還能抽出大量時間來自我進修並且完成進修中的練習,真正獲得技能的情況下才能成立。

社會上的確有這樣一群努力的人,但是,當中的多數可以說本來就不會往下流動,而真正需要進修賦能以對抗向下流動者當中卻有相當多的人並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時間與資金的分配仍然太重視眼前與傳統的生涯規畫需求之滿足,等著這些人的是相當嚴峻的未來。

 

愛情事件簿

表白,時機很重要

By
on
2008-10-07
表白,時機很重要文/zen(本文發表於2008.10.1自由時報兩性異言堂版)年少時期的我,曾經有幾次,在對心儀的女生表白之後,被告知「時機」不對,已經來不及了。當時的我,無法明白對方所說的「時機」是什麼意思?只是一味的追問,如果妳也喜歡我,身邊也沒有別人,那為何不能在一起?為何時機過了,就不再適合?過了許多年,又經歷了一些愛情的歷練,才逐漸了解,原來表白的時機,對於戀情是否能成,有著舉足輕重的影...
書籍品評介

變動時期的創作-我讀張惠菁的《給冥王星》

By
on
2008-03-06
變動時期的創作-我讀張惠菁的《給冥王星》 文/zen 書名:給冥王星 作者:張惠菁 出版社:大塊 前兩天,在書店看到張惠菁的新散文集《給冥王星》,隨即買下,回家之後,一口氣讀完了。 張蕙菁過去是我相當喜愛的作家,佩服其能以文學筆觸,駕馭社會科學的概念,品談人生、時事,讀來頗有別有見地,很能引起共鳴。 相信不只是我,不少人也喜歡她寫的散文(勝過小說)。前幾本散文集的熱賣,更是明證。 本書是作者200...
書籍品評介

社會學:獵殺神話的科學

By
on
2008-02-08
社會學:獵殺神話的科學 文/zen 書名:什麼是社會學? 作者:Norbert Elias 譯者:鄭義愷 出版社:群學 社會學在做什麼? 這個問題大概是行外人不在乎,而行內人也常常搞不清楚。 行外人不在乎可以理解,然而,為何社會學會搞得連自己人都不清楚?彼德伯格認為,是因為社會學裡太多學門,各學門又都有自己的專門術語,搞得別說外人看不清楚,自己圈內人也很難了解。 有的人說,社會學是剩餘科學,所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