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責任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強者是選擇承擔責任、挺身面對,堅持留在場上直到最後的人…

By
on
2019-10-07

對我來說,真正的強者未必是世俗意義的人生勝利組或成功人士,而是碰到問題時願意承擔責任、挺身而出,面對解決,堅持留在場上直到最後一刻的人…

 

人生在世,誰沒受過一點委屈或碰過不得已的情況?

誰沒有能夠拿來說嘴的一些身不由己的麻煩事或軟弱不足之處?

只不過,如果因為這樣就認為自己的人生無望了,只能放棄了,那我只能說,人啊,想要放棄的理由,隨便抓都一大把,但是堅持下去的理由,只要一個就夠了!

關鍵往往不是人生中所遭遇到的事件(的確有一些人格外慘),而是遭遇事件後面對的態度與方式。

想像一下,如果是你,一個高職畢業,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家裡出了需要長期用錢且花費不小的狀況,媽媽已經早晚各打一份工,從早忙到晚,一刻不得閒。老家已經賣掉抵債還遠遠不夠,你又是長子時,會是什麼反應方式?

我認識的一位強者老師,他原本打算高職畢業先去當兵,回來後再考大學,可以加分,可以上更好的學校。反正,男生都是要當兵的!

沒想到,當兵沒多久,家裡就出事了,父親跌倒撞傷,治療得花一大筆錢外,之後還必須入住療養院長期接受看護。

一個變故,打亂他原本的布局。

然而,他沒有退縮。退伍後,找了個以他的有限學經歷最有機會賺錢的工作,擔任保險銷售人員,開始賣起保險。

從事業務工作過程的諸多甘苦就暫且不說。總之,這份工作讓賺到足以照顧好家人的收入,還鍛鍊他日後開展新事業的能力。

或許他運氣好,或許不只是運氣好。但無論如何,他從面對困難的當下,就沒有退縮,就開始想辦法!

就說我自己,雖然碰到的情況沒有上述的老師嚴峻,但是也碰到過類似的狀況,知道自己遲早得承擔起照顧的責任,因為沒有其他人能承擔這個責任!

逃避耍賴或埋怨上天不公平,當然也可以,畢竟不犯法,不過,願意迎上前去承擔起責任,接受試煉,也是一種選擇。

為何許多日後成功的人都會感嘆的說,苦難是偽裝的祝福、感謝那些當初刁難自己的小人…。

或許是後來成功後回頭檢視,發現一路上僥倖的事情太多,哪裡走錯一步就可能努力付之東流。比起努力的累積,外力的干預力量更強大,而這些力量竟然沒有伴隨著苦難繼續干預我們,竟然讓我們的努力能夠一點一滴累積起來,最後竟然順利突破困境還額外累積了一些成功,太不可思議的轉變,只好感謝上天,或是那些啟動一連串機運的源頭:苦難與挫折。

其實我更想和這些強者說,您們真是太謙虛了,真正應該感謝的,是碰到困境決定迎面而上,承擔起責任的你!

更重要的其實是能努力將苦難化為祝福的你,這個轉化的功夫背後所付出的辛勞,很難為外人所知悉!而苦難之所以沒有繼續擴大或滲透,或許正是開始決定努力之後散發的力量,吸引了更多幫助靠近,將苦難隔離在外甚至會後完全驅除!

另外有一些人面對同樣困難,並沒能讓苦難化為祝福,苦難之於他們就仍是苦難,放任苦難在身體發酵,甚至還外溢到身邊的人,造成其他的負面連鎖反應。

想稍微岔題談一下國家/政府應該照顧人民這件事情(不想看討論這部分的可以直接跳過全部標棕色的部分的文字)。因為這件事情,我覺得在台灣不少人只從當下台灣的成果來看,似乎產生某些誤會,應該稍微說一說(即便今天是國民黨執政,這個解釋也依然成立)。

或許是生活在科學昌明,社會上的強者將生活環境設計的越來越舒適,福利制度什麼越來越健全,越來越不容易有人殞命的緣故,讓許多人不知不覺間墊高了對於生存滿意度的標準,拉高了強者或國家應該照顧一般人的基準,甚至降低了某些人的感恩之心(民主國家的說詞無外乎就是人民是國家的頭家,這明顯是統治階級用來安撫民心的話術卻有很多人真心相信,但這點岔題太遠就暫時擱下不多說),才會誤以為,國家或社會上的強者有義務讓每一個國民都活得好,是本來就應該做的事情。

不用回想太遠,就三百年前好了,當時的人類的科技或醫學或衛生環境,乃至政治制度人權意識等等,跟今天相比如何?當年的平均餘命與存活率,或國民平均富裕狀況如何?當時的人對幸福或過上好日子的標準又如何?

再拉遠一點,一萬年前,國家還沒出現,還只是部落或部落聯盟的史前時代,醫學什麼的都還在不久的將來之後,人類命若危卵,隨時可能被自然或環境的不確定力量消滅時,當時的人們的幸福標準又是如何?

就說回現在好了,當下的國際上會上將近兩百國家中,能夠有餘力提供人民完整社會福利的國家又有多少個?就說能媲美台灣的健保的國家又有多少個?

當然,我不是不贊成應該監督國家/政府與社會上的強者,且我也贊成鼓勵或催逼強者或國家代理人們將社會大環境打造的更好(也該避免有權有錢著聯手壟斷國家資源,造成一般大眾努力奮鬥爭取向上能夠賺取的收益被攔胡),畢竟如此做才能幫社會國家培育出更多強者,讓整體環境會共同向上提升,大家可以在這樣的環境內過得更好,是於人於己都有利的好事。

只是有一件事情大家誤解了,那就是成功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容易,國家/政府或社會上的強者也不是從來都很善良或願意幫助人民。更別說,就算願意承擔責任迎接挑戰,不等於就能度過挑戰、獲得成功,歷史上有更多的人或組織或國家/政府也曾試圖承擔責任,面對挑戰,但卻失敗了!

也就是說,克服困難獲得成就是難上加難的事情。

台灣在戰後取得的成就,無論是經濟還是政治乃至文化,放眼古今中外,都很了不起的成就,是少數中的少數。其中有幸運、有努力,也有僥倖(地緣政治之類),但就不是理所當然。

一個落後國家要能在強敵環繞下突圍突破取得成就甚至開始超車原本前段班,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曾經很努力嘗試但失敗的國家與政府不知道有多少?

在個人層次上,我們都知道要成為成功人士或有錢人不容易,大概只有0.3%的人勉強撐得上財富自由,得到客觀意義上的成功。很多人就算想盡辦法學習與努力,還是可能失敗。

但是,為什麼這件事情一旦上升到集體層次或國家層級時,卻突然有很多人,特別是自己的人生都沒有辦法處理好的人,認為國家/政府一定要能帶領大家闖出一番成就,得讓所有人都過好日子這件事情沒有失敗的餘地和可能性?如果失敗一定不是外在環境的錯而是國家代理人不夠盡力,應該被教訓(做不好有盡力但還是做不好與擺爛做不好兩種,若只從結果論來選擇政府,人民遲早會後悔)?這樣的想法背後有一種成功是必然的,失敗是政府或強者不努力的錯的意識在作祟?

為什麼個人不想努力可以找一堆理由開脫,國家或政府乃至企業努力了卻失敗卻得被慘罵(當然如果沒有努力甚至透過權力在搞私人利益是該被監督與痛罵)!?

如果一個人想成功都很難,一家公司想活下來都很不容易(可以看看三十年期的公司平均存活率!),為什麼一個國家要邁向成功會,突然變成為政者應該且只能能做到必然之事?

是不是因為國家出錯的情況通常可以事後諸葛的給出一堆檢討理由,且有不少理由從個人層次上來看很荒謬不可思議?

然而,國家的努力狀況不應該跟個人比,而應該跟其他國家比,才算公允。也許有些事情在個人不難突破但一群人聚在一起時就成了天大難題!

如果是當代的國家跟國家比情況,放眼全世界,戰後能夠連續五十年經濟成長的國家只有兩個,一個是南韓,另外一個是台灣。全世界一堆國家想從戰後蕭條中重新站起甚至擠身前段班,但是,只有台灣跟韓國是連續成功五十年!

如果讀過社會學中的發展理論就知道,一個國家要突破貧窮進入發展中狀態,甚至從發展中狀態進入前段班,每一個階段都是異常困難且失敗多過於成功。

當年台灣的成就引發國際學者關切,就是因為有許多先天或後天條件比台灣好的同質性國家都沒能突破的困境,台灣都突破了,而別忘了,一九七零年代之後的台灣在國際地位上的辛苦,放眼全世界沒有幾個國家能比擬!

我們把擁有了不起成就的成功當成理所當然,把檢視國家的標準訂得超級高,再來嫌棄政府做不好,這一方面可能是對於成功與失敗的理解不足,二方面是別有居心!

說的有點遠了,我只是想先繞出去稍微處理一下更高層次的問題,也就是有一些人常會推拖的,自己無法成功或好好努力是因為政府沒把大環境打造好這個說詞。我想說的是,個人不能把自己的失敗或不幸福,完全歸咎於國家失能(這個說詞某種程度上跟反廢死派嘲諷的說人權派把殺人者的原因全部推給社會,而殺人者自己都不用承擔責任因此也不應該被判刑有異曲同工之妙;當然這些都是錯誤的過度推論,認清結構成因不代表個人就沒有應該承擔的責任,殺人的還是得為自己的殺人負責,就好像人生過得不盡如意的人也許大環境是有影響但自己也不能說完全沒責任)。

某種程度上來說,國家多多少少都是失能的,很少有國家是健全且能好好照顧人民的。

不管你喜不喜歡這個現實,現實就是如此。

而在這個意義上,台灣的政府已經算是及格的。

當然,有缺陷就需要改進,我們也希望國家能夠繼續變好。

只不過,國家再強大,在照顧人民上,大多也只能做到防止因為貧窮而活不下去,把社會生活用得到的支援系統盡可能的打造好,無法讓每一個人都獲得積極正面意義的幸福獲成功,後者得靠自己的努力,國家充其量只能提供一些基本的支持(例如就學系統的強化,就業環境的整頓)。

有時候我覺得,人們把自己的人生失敗歸咎於國家沒做好,是在逃避自己應負的責任(的確另外有一些時候是國家的錯,例如前一陣子的大橋斷裂,事後追究是檢修等諸多制度問題,這是台灣長年的漏洞弊病卻始終無法好好整頓,造成的人命損傷的確是國家政府應該承擔的責任)。

試想,有一些國家的狀況真的很多,基礎建設破敗,貪污腐化嚴重,犯罪橫行。好比說某些中南美洲國家的毒梟氾濫,連警政官員民代都可以想殺就殺,根本照顧不了人民。

如果你今天不是生在台灣而是那些國家,難道就只抱著絕望放棄自己的人生嗎?

回來說我們個人自己該承擔的部分。的確,拼命努力克服環境造成的困難,不一定能成功,很殘酷的是,也許失敗的案例還多一些(這些人未必有機會對是人說自己的努力而後失敗的故事),只不過,從一開始就放棄的人,只想把理由轉嫁出去的人,人生還沒開始拚搏努力之前,就已經結束了!

那些奮力拼命過而失敗的人,我認為至少在人生的最後可以無憾地說自己努力過了(過程論,努力過程比結果重要)!

於我來說,寧可努力過後承受失敗,也不願意什麼都沒做只是空埋怨。前者成功的機率也許有0.1%,後者卻是0,而兩者之間貌似只差0.1%,其實距離是無限遠!因為有一方是永遠不會開始,也已經知道結果是百分百的失敗。

國家、政府、社會環境,公司、產業乃至原生家庭,想要放棄的理由要多少有多少,但是,那些抓的再多都不能讓你的人生變得更好一些,只有把那些全部放掉,改抓住一個願意努力下去的理由,一個就好,那怕是我希望自己以後「上餐廳可以不用看價錢」,像要「搭計程車就搭不用在乎跳表」這麼簡單的小理由都無妨,找到之後,用力抓住,死都不放。

舊約聖經中有個叫雅各的傢伙,本來上帝都沒打算幫他,但是他有機會碰到上帝(的使者)時,狠狠抓住不放他走,雅各說不給我祝福就不讓你走,最後上帝(的使者)甩不掉這個非要祝福不可的雅各,只好給他祝福,然後順便在他大腿抓了一把讓他變瘸,作為記號。

只要你真心想要改變,想要面對環境的艱難,想要解決人生的問題,上帝就算不想幫你都不行,更別說其他得知你的努力之後,而願意挺身而出的人了(相信這世界上有願意幫肯努力的貴人存在這件事情也很重要)!

人們通常的問題是,沒有死命努力到根本動不了為止,稍微試一下碰到挫折就退縮,太輕率的就放棄,然後,隨便抓一堆漂亮而冠冕堂皇的理由安慰自己,並且轉嫁責任倒是很會。

文章一開始提及的強者講師,並不是一投身保險業務員就順風順水,他每天從早到晚醒著就在開發拜訪跑客戶,沒有一刻鬆懈,窮到只能跑去菜市場買最便宜的大餅放在機車上,有空的時候吃兩口。住的是最破落的社區的地下室分租。但是,前面有好幾個月業績掛蛋,其他比他不努力的都有業績他卻始終沒有,但是,他苦撐下去,最後在第四個月才終於拿到第一個客戶。

如果是你,一件事情,願意盡力拚多久?

我自己剛開始投身全職寫作之前,已經有八年的投稿與寫作經驗(兼職做),即便如此,開始全職之後,每天寫三篇稿子投稿的日子過了一整年,第一年的收入還是只有上班時期的五分之一,完全不夠養活自己。但是,我沒有放棄(事前也有做一些預防性的規劃),找更多方法嘗試,第二第三年後才慢慢穩定下來,後來開始可以給家裡更多的支持,減輕其他人的經濟負擔,甚至還能有餘力過一點自己想過的生活。

中年以後,漸漸能理解NLP為什麼說「沒有失敗」這句話?

失敗是一種自主選擇放棄繼續在自己選擇的道路上努力下去的結果,只要不選擇離開這條道路,繼續留在場上,或許會繼續發生許多未能達到我們預期的目標的狀態,但並不是失敗,只是還沒成功,只是還沒抵達目的地。只要繼續往前走,沒有放棄,就不會失敗(雖然也可能不會達到客觀意義的成功)。

我常在想,努力拚搏這件事情,最後的收穫與甘苦都是自己的,即便起心動念的原因可能是不得已或外界的逼迫…

我並不只從結果論來看人,我認為真正的強者不只是最後取得客觀意義上的成功,而是到人生的最後都堅持走在自己的道路上,承擔責任,正面迎接挑戰,堅持努力下去,即便外界看起來只是徒勞無功,但是他目標堅定。

因為真正的強者一開始就只有選擇面對這一條路,即便最後無法突圍也不後悔。至於弱者,也不一定是客觀意義上的貧窮或人生失敗組,而是一開始就放棄承擔自己身而為人的責任,只將聰明才智用在如何推卸責任找尋藉口不用自己拚搏上!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少年社會學

不要怕被人叫老師

By
on
2018-11-19

不要怕被人叫老師

 

文/Zen大

 

有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其實我很不習慣被人叫老師(在早之前是被人稱為作家),總覺得自己不是人們想像中的那種老師,或自己也沒打算當老師只是剛好出來跟大家分享我所擅長的事情。

 

甚至會開口糾正別人的用詞,讓人別叫自己老師,叫我XX就好。

 

一方面也還因為害羞,覺得有不少人年長於我且在社會上的地位身分乃至學識都遠超過我,被叫老師有點覺得成擔不起這樣的身分,自覺不配,所以拒絕。

 

我忘了我是什麼時候放棄堅持糾正別人對我的稱呼了,應該也不是因為習慣了或覺得被長於我的人稱為老師不再感到難為情或不配,只是我想著一件事情,自己應該要讓自己配得被稱做老師這樣的身分,也應該朝著這個方向努力,承擔起老師這個名稱的責任與義務,只要不自己扛的起且不丟人,那也就合這個身分,接下這樣的稱呼也就是可以的,即便自己還是很希望不要。

 

不只是老師,我們在社會上行走,身上有很多資格跟身分,社會學稱之為社會角色,而社會對每一個角色都有其規範和期待,角色彼此之間可能會有緊張關係(如媳婦職業婦女與母親同時出現在一個女人身上時),如何去拿捏分寸且讓自己擔得起自己的身分角色,或是當出狀況時不要自我控訴或自我責難,都是很重要的事情。

 

常常盤點自己身上所擁有的社會角色是很重要的事情,特別是覺得自己力不從心且開始出錯時,好好想一想是不是有哪些角色佔據時間太多且擠壓了其他角色?是不是有哪些角色可以放下或減少份量,好緩解其他角色的期待落空或衝突緊張?

 

把自己決定承擔起來的角色好好扮演好,襯得上這個稱號,那也就夠了。

逆社會觀察

18歲已經算是成年人了,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

By
on
2018-04-08

18歲已經算是成年人了,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雲論)

 

孫安佐事件繼續延燒,陸續有一些演藝圈的大哥大姊出面試圖緩頰。然而,說的話卻一次比一次讓人傻眼,反而更多激怒鄉民網友出言反諷。

 

從綜藝大哥大張菲要求外交部出面協助救援,到溫翠蘋說狄鶯的小孩送錯州了且認為問題可能是出在Home媽。

 

或許是網路輿論不滿聲浪太大,讓狄鶯跟孫鵬兩人對外發出正式聲明希望大家能夠尊重其隱私。

 

可以想見,當然沒用。

 

這些習慣了鎂光燈跟掌聲的資深藝人,這輩子很少碰到需要危機處理的時刻(在台灣,碰上了的名人也很少意識到要找專門的公關公司協助,往往自己來,結果把事情搞得更糟)。

 

有些人出面呼籲,不要落井下石、見獵心喜。這話我也是同意的,對於自己的養育管教方式如此有自信的父母,卻驚見自己的孩子竟然捅出這樣大的簍子,其挫折和難過可以料想。

 

不過,有些人無法接受這些人自己碰到事情了才要求別人體恤,平日裡評價別人在落難時就很不客氣,硬是挖出了狄鶯過去平價陳銳時接受媒體採訪說的話,「18歲已經算是成年人了,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意有所指的反諷其只會說別人(附帶一說,近來的陳銳混得很不錯,自己成了公司老闆,往返兩岸,且生意不錯,似乎已經走出當初的低潮)。

 

說真的,我認為狄鶯評價陳銳時的說持狠中肯,人在成年之後的所作所為,只要是自己深思熟慮之後的抉擇,願意自己承擔風險與責任,與外界真的關係不大。

 

無奈的是,包括我們許多批評狄鶯與一票演藝圈大哥大姊的護航太秀下陷的人,未來自己人生道路上碰到一些明顯無可推諉的錯誤時,我們所表現的嘴臉可能也不會比狄鶯好太多。

 

人毋寧就是犯錯被逮、東窗事發後,會想盡辦法脫罪、替自己找藉口,把責任推到別人或環境身上的一種動物。某種程度上這麼做並沒有錯,那是動物求生的本能。當我都快滅頂了,活下來是首要之務,那些仁義道德早就被拋諸腦後了。

 

道德是人能夠安穩的活下來之後,為了維護社會秩序所創造出來的一套規範,這也是為什麼人類的道德多半有彈性(律己寬而對人嚴),因為我們在要求別人要遵守道德時是站在一個說話不腰疼的安全位子,但是被人指責應該要有道德的卻可能是快要滅頂的求生者(被抹煞社會人格的存在也是一種滅頂),所以在奮力掙扎求生時會出現許多讓站在岸邊安全觀看的我們覺得匪夷所思的言行。

 

某種程度上來說你可以認為護航者是有同理心,知道滅頂者的可憐所以跟著說出一堆荒謬的言詞。有句俗話不是說了,「朋友就是全世界都知道你錯了但還是力挺你的人」,從這個角度來看,狄鶯跟孫鵬的人際關係經營得很不錯,至少都這樣的情況了還有那麼多人甘冒被網友鄉民批判嘲諷的風險,站出來替其子說話。我們其實更應該想想,如果今天換成是自己的家人出狀況,能有這麼多好朋友願意站出來幫忙力挺嗎(雖然說其實是幫倒忙)?

 

孫安佐為什麼會做那些事情?將來有自然能夠有專家深入去探索,找出其真正的動機跟理由。在這一連串的事情發生後,我覺得我們作為旁觀者不應該只是落井下石或是針對那些明顯荒謬錯誤的言論進行道德應然的抨擊與斥責,還更應該想一想,「這些事情如果發生在自己身上怎麼辦?」

 

這是一個誠摯的呼籲,不是開玩笑的。心理學家說,人普遍都有過分高估自己能力或自我感覺良好的認知偏誤,「不相信自己會那麼倒楣碰上」的心態,反而會讓我們輕忽於防範,沒能事先做好準備,結果往往在我們最有自信的時候出最大的狀況。

 

這也是為什麼一堆所謂的乖小孩犯罪被逮時,許多父母親人第一時間只能拒絕承認或選擇外部歸因(都是別人的錯),因為在這些人的認知裡根本不覺得自己的孩子會犯錯。

 

回頭想想台灣過去幾年發生的大型意外事故,乃至於每年一堆人仍然持續酒駕肇事,這些事故的背後大多帶有過分自信的認知盲點。

 

其實,我們很難說自己真的不會碰上,就算我們自己不會,難保我們的家人或朋友不會?而如果你非常有自信的覺得自己或家人朋友才不會跟這些人犯一樣的低級錯誤,那麼恐怕你已經陷入心理學家所說的過份自我感覺良好、自覺高人一等與自信不會犯錯的認知偏誤中,正是最應該小心提防犯錯的族群。

 

18歲已經算是成年人了,要為自己的所做所謂負責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太過輕信自己,不要太過自我感覺良好,多一點風險防範意識,謙卑一點面對自己與家人的人生可能會好一點。

 

大員的通訊

只享權利卻不盡義務 為了個人私利而裝無知

By
on
2015-11-25
只享權利卻不盡義務 為了個人私利而裝無知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5/11/25東方日報大員通訊)今天在東網這篇文章,藉歐巴馬日前把台灣納入反恐夥伴的事情,談一個台灣的社會心理現象:為了個人私利而裝無知. 很多人聽到歐巴馬的言論,都很不滿的抱怨,歐巴馬把台灣拖下水.這些人,突然之間忘了要不是有台美關係法,要不是有美援,還有多年來美國賣武器給台灣,給台灣紡織配額,甚至移民配額去幫助台灣發展(雖...
文化創意考

已知文章是假,為何還有人分享廣傳?

By
on
2015-08-08
已知文章是假,為何還有人分享廣傳?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新頭殼) 最近有一個網路現象,非常值得拿出來談一下,事情是這樣的: 有一篇劉墉的文章出來後,非常多人都大讚有道理在網路上被瘋狂分享與傳播。然而,那篇文章雖然有部分文字是劉墉所寫,卻被斷章取義,另外還加了一些改文者自己的結論。 由於文章在網路越傳越盛,最後劉墉的兒子跳出來澄清,表示該文並非父親所寫,雖然使用父親的文章所修剪而成,也出示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