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買書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來年真的適合多讀書,所以也多買幾本書吧!

By
on
2018-12-27

來年真的適合多讀書,所以也多買幾本書吧!

 

文/Zen大

 

還在讀研究所的時候,我就當過外包編輯跟特約副主編,畢業後第二份工作也投入編書(主要是企劃/找作家)。

 

在準備從職場離開,自行獨立之前,曾經有家出版社的老闆將出版社回賣給公司,然後接手的總編問我有沒有興趣接,於是就約見面談了一下。

 

當時是一個考驗,那是另外一個大集團,雖然不能馬上掛主事者但也會是資深編輯,薪水以當時來說還可以(且仍會有銷售業績評估),但最後我放棄,因為我想,走編輯這條路需要的還有獻身,而我沒有那方面的社會積蓄可以支持我獻身。

 

不幸言中,後來一路都在往下滑的出版業,編輯毋寧是受衝擊最慘的一塊,如今薪水還比以前低不說,慢慢出版產業也不太會是新鮮人的選擇,以後的人才培育與輪替會更困難。

 

所以,我從來一直很支持買書(當然也讀很多書),這幾年每年買書金額沒有低於二十萬,盡力支持這個出版業,因為我知道出版垮了,跟農業一樣(出版就是文化農業),不是GDP的問題,而是文化崩塌的問題!

 

編輯所需承擔的工作,如果放到其他產業,那絕對是超強專案經理人,需要有技術夠細心有美學有人脈還要懂溝通談判行銷以及將所有難搞的人(從通路採購,媒體公關到作者學者教授乃至封面設計,還有自己的老闆,沒一個好搞定的,每個脾氣都超大且要求很多)串聯起來的耐性,但是,待遇卻相當微薄~

 

沒有獻身的心志,怎麼可能撐得下去?

 

說一下結論,這完全是道德呼籲,雖然可能沒甚麼用,但我想,平常不買書的朋友,來年至少一個月花幾百塊買本書吧!

有在買書的,多買一兩本吧?

送給不看書的朋友都好,台灣的出版業很嚴峻,然後,如果不支持,以後的文化殖民現象會更加嚴峻,且以後會看到許多人淪落底部,無力翻身。

 

知識經濟+社群網路時代,沒有知識要怎麼活下去?
有知識的人不會變現都未必活得好了!

 

讀書還是很重要,而讀書就得有人出書寫書才行阿!

 

難不成真的都買中國的知識網紅推銷的作品,真心覺得ok 嗎?
文化都放棄抵抗的話,那可以宣布投降了,比市場被一統,政治被入侵還慘。

 

今年讀一本偷書賊,講納粹德國時期為了消滅猶太文化,從猶太人家中將所有藏書都搬走的歷史作品,納粹深知,真正意義的消滅猶太人是消滅思想,因此從思想載體下手。

 

來讀書吧!你讀的書會成為你人生的養分,支撐你走人生路的,成本極為低廉但是收穫很多喔,不管是精神上還是物質上的。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假協力推廣之名,行榨取商品價值之實?

By
on
2018-06-24

假協力推廣之名,行榨取商品價值之實?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幾年,台灣的出版產業不可謂不悽慘,年產值剩下不到兩百億,一堆閱讀類型全都崩盤,銷售狀況一年比一年差,還活下來的出版社,幾乎都是找辦法苦撐。

 

出版產值崩落的原因有很多,像是網路崛起取代了消費性、資訊性、娛樂性的出版品。總體經濟衰退、可支配所得下降,買書預算自然萎縮。產業外移,團購市場萎縮。人才出走,購書人口也跟著外流…。

 

總之,壞消息要多少有多少,出版產值衰退看來是會繼續發酵的趨勢。不過,出版產業的產值再萎縮,還是有一群傻氣的出版人堅持推出好書,不管是本土創作還是海外授權翻譯,總之,還是砸下真金白銀買版權、製作優質內容,附上精美的美術設計,放到市場上提供消費者選擇。

 

讓我感到遺憾與不捨的是,我們這個社會上有一些人,不讀書、不買書也就算了,反正讀書買書這件事情並非民生必需品(雖然我覺得有讀書買書的習慣很重要),竟然還反過來從不斷萎縮中的出版業拿走值錢的商品內容。

 

好比說,這一兩年網路上新崛起的其中一種衝流量的網路行銷技巧,叫做幫你讀書、抓重點,簡單說就是幫你做書摘,名氣小的就免費在網路上送這些書摘,名氣大一點的甚至做成自己的節目,要看的人還要繳費。

 

我是不知道這些拿書的內容做自己生意的單位有沒有去跟出版社談授權或分潤(我衷心希望是有的)?也不知道大量摘錄單一本書的重點做成文章發送到底有沒有著作權法的問題?我只知道,有愈來越多人投入這個領域,拿出版界砸錢製作的內容商品,換自己的流量或知名度。

 

或許不少出版人,抱持著這是幫書打廣告宣傳推廣的正面態度,看待這些書摘或導讀(嚴格來說,導讀沒有問題,導讀是帶入觀點引領讀者認識一本書,關鍵是某些已經是大量摘錄圖書重點的書摘型文章),我也相信應該會有一些人看完書摘或導讀後找原書來看,也相信應該會有一些書因此而爆紅熱賣,但是在我看來,更多人拿這些書摘或導讀文章只是想滿足「擁有」這件事情,不管免費還是付費取得這些書籍重點,只要我擁有書摘就夠了,不需要再買書來看的心態,這樣的人應該也不少。特別是某些實用型的書,關鍵重點並不多,一篇文章的篇幅大概就夠整理出重點了。

 

或許有些出版人願意相信「免費放送」幫忙曝光是好行銷,就算真的是,出版界也該把這些行銷手法收回來自己做,並且更嚴格的審視那些網路上那些拿著出版品的內容精華去創造自己商業價值,審慎挑選合作對象,甚至出手阻止某些未經同意但卻大量摘錄自家作品重點精華的文章分享活動。

 

有個現象,出版界的朋友難道不會感到荒謬嗎?

 

如今台灣的網路媒體或雜誌上不少爆紅或引發轉載的內容,是從出版業出版的新書裡摘錄出來的。這些書的重點精華文章經過轉載媒體重新下標或是配圖整理後發送出去,幫自己賺得了一堆流量,充實了自己的網站,但出版界卻不太能從中賺到多少業績?

 

如果這些行銷手法有效,那麼網路上鋪天蓋地的圖書精選內容照理說應該幫出版業創造出不少暢銷書跟銷售業績啊?

 

資訊泛濫的時代,人們每天在網路上閱讀非常多文章,但說真的,即便覺得某些文章好,又有多少作者名字被讀者記住甚至因此變成作者的粉絲?

 

不是沒有,但我覺得轉換率並沒有太好。

 

這些年我總感覺出版業所跨界合作的對象當中,有一些人是拿圖書當花瓶或裝潢,並沒能幫出版業創造出多少業績。好比說以生活提案見長的書店,很多朋友都說書店很漂亮可是書區的書很難讓人想要買,就算想買也會上網下單,甚至某些書根本就擺在讀者拿不到的地方。

 

把實體書店當行銷展示看待不是不行,只是出版界這些年行銷多了很多,轉換率到底如何,我想大家都心裡有數?!

 

過度供給的時代,內容不能再大量免費提供人看了。我舉個例子,假設我弄一個媒體欄位專門連載筆記主題的文章,每一期都介紹某一本筆記主題書的一或兩篇文章,這個專欄長期連載下來對讀者來說,某種程度是不是已經取代單一本筆記主題書的功能?對於讀書沒有太專精,或只是想知道一些新知當休閒的人來說,如果我有一個地方可以持續一直看到同一主題的好文章,我還有掏錢買這個主題的書的需求嗎?

 

如果出版與其他產業的跨界合作只能賺得一些無法轉換利潤的名氣,我衷心的建議,應該要審慎思考,縮小甚至停止這些行銷手法。當你看著別人白白拿走出版人辛苦花錢花心力做出來的內容,賺走流量跟名氣卻沒有換成實際銷售金額落袋,不正說明這樣的行銷模式是失敗(或說能夠成功的機率非常低)的嗎?不應該好好審視或調整嗎?

 

約莫十年前社群網站開始崛起時,我就跟出版界的一些先進說,出版界要趕快跨足社群,設法佔下一席之地,才能將圖書銷售的一些主控權抓在手上。只可惜眼下看來,有認真去搶佔新媒體的曝光機會的出版人並不多,而過度仰賴其他人來曝光的結果,在我看來並沒能替出版產業創造出眼下業界最需要的業績,反而被人端走不少。

 

在地想出版

出版產值萎縮,是因為大家都看臉書、不讀書嗎?

By
on
2017-01-23
出版產值萎縮,是因為大家都看臉書、不讀書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去年台灣出版界最大的新聞,就是產值崩跌,從十年前的三百多億,跌落到只剩一百七十億。 姑且無論出版產值在台灣,其實沒有一套長年而統一的計算方法,即便假設這套數據都為真,真的就能證成諸多出版人與文化人所說的,「出版產值萎縮,是因為大家都看臉書、不讀書」嗎? 姑且不論讀書不等於買書,畢竟一個人可以大量使用免費的圖書館來...
在地想出版

到底書要怎麼賣,文化人才會滿意?

By
on
2016-10-17
到底書要怎麼賣,文化人才會滿意?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台灣出版資訊網) 前一陣子香港書展,不少文化菁英、出版先進跳出來批評,書展成了大賣場,雖然入場人數破百萬,但很多人都只是來找偶像簽名,買的也多半是不入流的大眾作品。 早些年的台北國際書展也曾經被人詬病是大賣場,這幾年少有人提了,因為就想當大賣場賤價賣書,都還吸引不了客人上門。 說實話,我完全不懂為何有一些文化菁英、出版先進,覺得書店或書展淪...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欲練神功,必先投資—花錢進修不手軟,只求到手絕世武功祕笈

By
on
2016-01-04
(職場A咖都在做的事系列一)欲練神功,必先投資—花錢進修不手軟,只求到手絕世武功祕笈文/Zen大(職場A咖都在做的事系列是兩三年前幫一個網路電子書城寫的一系列文稿,翻出來跟大家分享) 我是重度買書與讀書狂,每個月花一兩萬塊錢買書是稀鬆平常之事,也常常跑圖書館借書,上漫畫租書店看漫畫。 花在讀書的時間和買書的金錢上絕不手軟,因為這些不但是我的興趣,更是我工作不可或缺的彈藥庫。如果我不投資時間與金錢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