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貸款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國家為何不讓未來主人翁學財會知識?

By
on
2019-06-03

國家為何不讓未來主人財會知識?

文/Zen大

想過這個問題嗎?

為何體制教育中沒有財商教育?

如果說,體制教育是為了培養國民成為好公民,掌握將來能夠在社會上生活所需要的基本技能或學養(如語言、數學、外文、史地/知道自己是誰?、數學、公民/社會運作規則),為何公民科裡長久以來雖然有經濟有法律,卻沒有財商或投資理財?

是覺得孩子還小不用懂嗎?

如果是,為何高中乃至大學的必修仍然欠缺相關學門知識?

(這裡先說明一下好了,老師不會不是問題,因為現行制度裡的老師沒人負責講解這個,現行制度裡沒有提供這種專長的老師才是問題,不要歸因於老師或個人,制度問題的癥結點是為何不願意設計對人民有利的制度而要採用次優制度?)

於是,關於這個欠缺,我有個結合馬克思主義理論與陰謀論的觀點,簡單說結論,那就是國家裡的某一群人不希望國民普遍擁有這項能力,因此最好讓大多數國民對於金融與財務相關知識保持無知狀態,對於債務與資產的管理方式不熟悉,甚至連分期付款的評估方法都欠缺,只憑本能情緒判斷財務問題,對這些人最為有利。

先說馬克思主義觀點,馬克思認為國民義務教育是幫資本家培養產業後備軍,將還不能出社會工作的人圈養在學校並給予必要的基礎訓練,所以訓練以資本家未來需要為主。所以,誕生於工業革命後的各國義務教育大多先從標準化的填鴨教育人才培訓開始,因為工廠的流水作業現需要能夠達成良率高的好工人(至於有錢人則去念私立學校或請私人家教或出國讀書)。

陰謀論的觀點,當國民普遍欠缺財商時,甚至在台灣更棒的是欠缺邏輯思考時,出社會後的商業活動中的廣告文案對消費者的煽動購買與付費方式的檢視能力不足,簡直是送給資本家的超級大禮。

好比說日本建築師隈研吾就再三批判崛起於美國後來於東亞也相當盛行的分期付款購屋(歐陸是國家會用力量禁止人民因為購屋陷入債務問題的),讓還年輕的國民就背負高額貸款,為了還債只好認真工作賺錢,也不敢隨便跳槽或者參與社會抗爭,有利社會控制。

上述做法,後來有了更細膩的操作方式,好比說連信用卡都能進行小額信貸,國家以幫助弱勢國民接受高等教育之名大量發給學貸,讓更多中下階層的國民從出生甚早開始就被債務綑綁,將往後的勞動時間與身體都出賣給資本家好抵債,以牢牢控制住勞動力的供應不虞匱乏。

所以,鼓勵不買房或不貸款的聲音總是會被莫名的力量壓制,而鼓勵消費的聲音卻會被不斷放大,方便付款的交易模式更是屢屢闖關成功,為的就是讓手上沒有現金的國民也能輕鬆消費得起,好將未來人生抵押在還債上。

你要說這整套都是胡扯的陰謀論我也不反對,因為實際上的確沒有某些人坐下來約定好作上述這些事情,只是,上述這些事情的確在某些分工合作下出現了,也許各自促成的人原本另有想法,甚至是好的想法(如希望國民可以接受高等教育),但是,如今的結果卻不能否認壞處也接二連三的發生,然而,國家或體制的力量經常還是繼續無視,好比說國家仍然默許國民容易取得貸款以購買並不合理的高房價的房產,學貸已經氾濫成災卻還是繼續開放貸款並不限制。

所以我認為,如果陰謀論容易記住這些殘酷現實,那不妨就相信這些的確是某些人或組織的陰謀,只要多一個人遠離這套制約,幫自己人生爭取到喘息甚至自主性就好了!

在社會打滾多年,碰到不少年輕人還沒畢業已經揹了數十萬學貸。一聽銀行建議的還款計畫我簡直昏倒,竟然以十年二十年的超長期攤提本息一起攤還為主,當事人因為單次利息金額不高且每次分期金額也不大,就接受了,而當我引導這些人思考加總所有繳納金額的利息支出,有些人才驚訝自己才貸款一點錢卻繳納了如此高額的利息支出(本金攤還時間越長,即便利息起計點低,總金額還是不小)?

貸款買房的藍領工作者更是讓我擔心的一群人,這些人的收入高峰通常在四十歲上下,以後就會因為身體勞動力不堪負荷或其他原因而慢慢下滑,但許多人出社會的早,且若是勤懇工作並存錢者,三十出頭收入跟手邊存款通常就不錯,不少人會在此時進場買房,過去十多年台灣房價的高點並沒有嚇退購屋者承擔不合理的高房價與利息支出,還是進場,我擔心未來這些人高齡化之後,會面臨跟日本一樣的困境,房貸還在繳,工作收入已經追不上,而就算要變賣也無法解決根本問題,更別說變賣根本不在許多人的選項中!

這也是我為何想做有錢人讀書會這個主題的原因?因為,如果上述陰謀論不幸嚴重或者總之國民離開學校進入社會就是沒有基礎的財會知識(除了相關本科生以外),那就代表這個國家有某些力量在抑制這件事情發生,而國民自己必須有所警惕,自己想辦法補強這塊知識的不足,以避免未來人生賺到的收入全都先以負債形式呈現再以繳納貸款方式送出,而自己卻留不住什麼果實,只是為他人作嫁!

這個讀書會是在講個人的財商或金錢管理,乃至金錢思想能否較為健康且不受外界干擾的建構過程,是很多已經成功變成富裕階層不需要為錢財所困擾的人通用的知識觀念,我希望有機會能跟更多人分享,所以辦了這個讀書會,且該讀書會是公益性質,收費全部捐出!

—追記(2019.6.4)—
我寫這篇,蠻多人說那是因為老師也不會,或是財商教育關鍵在家庭因此凸顯階級。

上述說法,都比較像是直接把現象的描述當成問題成因,從系統論的角度看,找出建構一個系統的各個環節跟正反向回饋動能與目的,再深入檢視,方能發現一個系統的建造是否有所疏漏,此一疏漏背後的可能原因,方能找出比較貼近真實或能解決問題的方法,而不是把表面現象解讀或否定當成問題原因。

好比說,財商是家庭教育這件事情,其實沒有國民義務教育之前,教育都是私人之事,都是由家庭承擔,特別體現階級對教育的影響 。

問題是,既然國家插手干預教育了,且對國民說教育對於國民幸福與生活水準提升有幫助,那麼,為何體制教育中的財商教育還是欠缺?

老師也不會教更是不足以解釋,老師是由系統挑選適任者派任,缺老師就補足老師即可,但如果系統裡面根本沒有安排規劃這個角色,那就不是老師會不會教的問題了,而是能不能有機會教?

生活有感想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先提升單位時間的賺取金錢能力,再儲蓄與投資

By
on
2018-01-22

先提升單位時間的賺取金錢能力,再儲蓄與投資

文/Zen大

除非是要練投資且將來打算靠投資維生,不然不用那麼急著存到第一桶進場資金,反而應該先設定提升自我創造收入能力,同時養成儲蓄跟自我投資習慣。

收入能力提升後再開始規劃投資,要不然,會兩頭空。

年輕時為了存第一桶金投資而努力節儉卻不提升賺錢能力者,很難想像有可能花心力學習投資能力,就算花了很多時間存到一桶進場資金,也可能很快就在市場試光,還未必學到技能。

社會上有一些鼓勵賺不多的年輕人什麼都可以捨棄(包括提升收入能力)只要拚死命儲蓄,然後就可以買房(投資)的言論,真的是在坑殺年輕人的未來。

提升見識,提升單位時間的勞動收益之後,再考慮投資。存進場資金的速度越快,當失敗導致全滅時,重新開始的速度也能提升。

這是有順序的,因為在這個順序底下,你也通常能夠學到投資需要的一些見識。

大員的通訊

便利的支付工具對誰有利?

By
on
2016-02-05
便利的支付工具對誰有利?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6/2/5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就要過年了,不談那些政治議題,談一個關於消費/交易的民生議題:數位支付工具. 這個議題在台灣也斷斷續續吵了好幾年,大抵不外乎資本家抗議政府的法案對數位支付工具的箝制,導致台灣甚至落後於中國,而人家瑞典都要走上無紙化的社會了. 這些提倡數位支付工具的人,紛紛不約而同地認為,便利的支付工具比不便利先進而文明. 然而,...
大員的通訊

月入27k,真能在台北貸款買房子嗎?

By
on
2014-07-30
月入27k,真能在台北貸款買房子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4/7/30東方日報大員通訊專欄) 日前的經貿國是會議上,東森房屋的董事長王應傑發表了不少意見,卻是一條比一條驚人,其中又以「只要有房子,在台北一個月27K也可以過得很好」最令人感到驚訝! 某種程度,王董事長說的沒錯。在台北,只要有自己的房子,收入低一點還是可以過得不錯。畢竟以台北市為例,房租、房貸都是家戶支出中佔比相當高的一部分...
信仰主基督 經濟與生活

別使未來沒有的錢

By
on
2013-03-24
別使未來沒有的錢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國度復興報) 中國人過年,長輩總要包紅包給晚輩「壓歲」。有些父母會幫孩子把壓歲錢存起來,有些父母會回收。長大後才知道「現實的殘酷」,孩子之所以能收到壓歲錢,是因為父母包了紅包出去,禮尚往來原則下,孩子得到了壓歲錢。是以,某些經濟狀況並不算好的父母,被迫掃孩子的幸,從孩子那裏再拿回來。 有些手頭較拮据的父母,甚至得向銀行小額貸款,預借現金來因應過年的龐大開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