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貼標籤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當代教會的示播列

By
on
2019-06-28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士師記第十二章有個故事,提到以法蓮人因為捏造謊言汙衊基列人,基列人了揪出捏造謊言的以法蓮人,派人駐守在河口處,以口音分辨以法蓮人。當時的以法蓮人在發示播列的音時,有自己獨特發音,一聽就知道,想賴也賴不掉,就這樣,基列人在約旦河口抓住並殺掉的以法法蓮人有四萬兩千人。

分辨口音,放在當代語言政治學的脈絡來看,就是分辨正統與否,好比說過去在黨國執政時期,除了禁止台灣島上人民在公開場合講方言外,若聽到講國語者有特殊口音,且通常是所謂的台灣國語或是原住民腔,就容易招來嘲笑(有意思的是,同樣不好分辨的外省腔國語,卻很少會被嘲笑),並以此嘲笑無形中在人群中樹立的族群優劣性的分辨方法。這也令許多台灣人在學國語時,務求去除台灣國語的口音。

這種口音歧視現象,舉世皆然,例如日本有標準語,然後英國腔英語就是比美國佬的英語來得高級等等。

大體人類在世生存,就愛分類不說,還很愛分出高下,不能單單只是區分差異。

歷來的教會裡一直都有「示播列」現象,好比說過往的正統神學與異端的區別,從很久以後的今天往前看,那些當時爭得你死我活的所謂的神學差異,更像口音的誤差而非真正的異端者,所在多有。反而是真正的異教思想滲入教會歷史中而被默許存在的事情,有些並沒有被挑出來,好比說早年的聖誕節中充斥羅馬農神崇拜的儀式,當代聖誕節中充斥消費主義元素等等,都是明顯的異教思維滲入教會生活。

我想說的是,如今不該再以任何「示播列」來將人分群貼標籤,甚至進行擊殺,我們已經進入新約,耶穌為所有的罪人而死,也就是不管你是什麼人,身上有什麼罪行或人格特質,都是耶穌願意救贖的對象。

過去曾經不只一次讀到,一些基督徒寧可自己的孩子是罪犯也不願意是同志的言論,甚至有很長一段時間,教會裡某些好心人想要矯正同志的性向,甚至宣稱有成功矯正的案例,這些,毋寧都是以自己所認可的正統強加在他人身上迫使他人屈服的作為。

如今是縱然我們覺得某些人有錯有罪,也不宜自己出手教訓或修正的時代,因為我們已經有耶穌,除非我們認為自己可以代替耶穌對人進行審判?

人以群分,不是為了凸顯優劣,只是因為受造的多元豐富,只是各有巧妙不同,宛若花園裡開滿各式各樣的花,不能因為你覺得某種花比較醜或骯髒就想要以自己的力量將這類花移出花園,畢竟我們不是花園的主人,乃也只是花園中的一種花而已。

逆社會觀察

扭曲司法新聞報導,建構恐龍法官

By
on
2018-06-28

扭曲司法新聞報導,建構恐龍法官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有一件事情很弔詭,平日裡不少人愛罵新聞報導有狀況,一堆斷章取義甚至造假編派。然而,我們明知道現在的新聞有很多不可信,但在碰到司法審判案件的報導時,卻突然全部相信了,會意識到台灣媒體的通病進而深入檢驗的人不是沒有,卻是不多。

 

曾經因此有一些人無辜被貼上罪犯的標籤(如媽媽嘴事件中的咖啡店老闆),而且即便有不少司法新聞最後被證明是媒體刻意隱匿部分訊息以帶風向,某些一開始就跳進去跟著媒體報導罵的鄉民網友還是不願意改變其論斷,繼續堅持以錯誤的消息形成的錯誤判斷,並幫自己的判斷找出一堆荒謬的理由支撐。

 

為什麼我們在碰到司法新聞報導時,還是會被拼湊甚至捏造來帶風向的假新聞所蒙蔽?

 

箇中關鍵,在於這類報導很懂得如何挑起閱聽人的憤怒情緒。當情緒先於理智對某件事情做出論斷,爾後即便再有新的事實資料也很難修正其判斷。

 

腦科學研究發現,人類是以靠情緒下判斷的,而且,主管情緒的大腦區塊遠早於理性思考的區塊,在運作上情緒的起伏也會優先於理性思考(除非特別經過訓練),也就是情感腦的部分會快於理性腦就做出決斷。理性思考的部分只能幫助我們羅列並分析出各種可能性,最後做選擇的仍然是情緒(所以我們人類常常會選擇一些明知道是不對的事情,例如明知道吃宵夜會胖但還是選擇吃消夜)。

 

此外,當大腦對某件事情形成意見後,會用說故事的方法將自己所認可的事件合理化。當人合理化了自己的判斷,形成具體意見後就很難再改變了。

 

更別說,很多新聞事件我們並沒有長期追蹤,就算後來出現新事證修正了原本的錯誤報導,當初看著錯誤報導做出錯誤判斷的人也未必能夠即時更新資訊再做出新的判斷。

 

台灣的司法新聞算是非常懂得操作引發民眾憤怒情緒的報導手法,只要以二分法的方式將被害人與加害人對立起來,隱匿某些加害人的不得已,誇大或深入報導某些被害人的苦情細節,讓兩造雙方的反差極大化,原本情有可原的加害者也成了最無可赦的大惡魔,而那些輕判加害者的法官全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恐龍。

 

我並不是說,所有出現在司法新聞上的加害者都情有可原或都該被原諒或是司法界都沒有恐龍法官,而是想說,某些(不算罕見)情況下,閱聽人在司法新聞上是受媒體大幅操弄而形成了錯誤判斷,特別是對進行案件審判的司法官。所謂的恐龍法官或罪大惡極的加害人,有相當一部分是媒體透過刻意隱匿或扭曲資訊形塑出來的結果,但在目前的台灣似乎已經形成了某種「共識」,著實讓人憂心。

逆社會觀察

新聞報導成了現代道德劇

By
on
2016-11-24
新聞報導成了現代道德劇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新聞原本應該是幫助閱聽人,了解社會正在發生的大小事,好幫助閱聽人建構社會真實圖像。因此,傳統新聞學多半要求新聞報導必須以「描述事實」為重心,不能帶入太多臆測或價值判斷,避免新聞報導失焦。 然而,新聞在近年來的台灣卻有了嶄新的功能,那就是當成「道德劇」來使用。 所謂的道德劇,是一種富含道德教訓的戲劇型態,戲劇中的每一個角色都被賦予某一個...
信仰主基督

神學見解不同就是敵基督、假基督徒嗎?

By
on
2016-08-03
神學見解不同就是敵基督、假基督徒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時事評論工作做久了,難免碰到一些人跟自己的主張不一致的情況。 碰到意見不一致的情況時,按照遊戲規則,理性辯論,提出論點論據,彼此交叉攻防一番,如果能夠取得某種共識固然可喜,不行的話,至少是就事論事的討論議題,未必會傷感情,甚至覺得很慶幸,能有不同意見者和自己討論。 遺憾的是,並非每一個人都有如此禮貌,懂得就事論事的論辯規矩。...
少年社會學

小心貼標籤的歧視思考

By
on
2016-06-29
小心貼標籤的歧視思考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6/5/6國語日報少年社會學專欄) 我念國中的時代,能力分班還非常普及。國小成績不好的同學升上來,直接就分到後段班,但是進入前段班的同學也不用太開心,如果成績一直墊底,也會被降到後段班。 當年學校跟大人都告訴我們唸前段班的學生,平常不要在後段班的班級範圍出沒,最好少跟後段班的學生往來,甚至有一些老師,到後段班課就隨便上,學生就隨便打,在前段班則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