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資本主義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經濟與生活

以系統觀點,重新設計生活作息

By
on
2019-04-09

關鍵字  系統論 生活作息 公私不分

我在寫作課程中,介紹了一套職業作家的快速寫作模組,簡單說,這套模組的核心精神是「將生活跟寫作結合為一,讓生活成為支持寫作的系統」。好比說,讀書時讀到覺得可用的段落,就整理成筆記,無用者快速翻過;看新聞時,不斷判斷是否能用來當成寫作題材?可用者才留心細讀,不可用者翻過便是。

讀過不少職業作家談寫作的書,幾乎都會提及的一點,就是每日日常生活的運作極為規律,每天必定寫作數小時並讀書數小時,生活作息完全離不開寫作,要說發展成以寫作為核心的生活系統,村上春樹毋寧是最知名的例子,他每天必跑步鍛鍊身體,維持寫長篇小說所需的精神與肉體耐力,且在跑步運動後后工作,效率最高。村上早上跑步然後寫作,下午或翻譯或寫隨筆,晚上則是休息時間,盡可能不應酬或晚睡,為的就是維持生活系統能夠在維持高效寫作的節奏裡。

擴大來說,不只寫作,任何創作,乃至想要在當前數位資本主義時代有一點點成就,都得試著將自己的生活跟所從事的領域結合,創造出一套系統,在生活中良序運作。

我另外舉一個我自己的工作領域的例子,關於我的上課與備課部份的工作如何以系統觀來安排作息。平日裡會挪出一定的閱讀額度持續閱讀跟課程有關的書,移動通勤或搭車時就用來回覆報名信件,聽到任何故事或讀到有趣文章時都會想一遍自己的課程,若發現能用得上就將之整理下來,拼組到該課程的具體位置上。

再好比說巴菲特,持續每日閱讀七八小時的資料,從中找出有無能夠用於投資的訊號,生活作為一個系統,也以投資作為核心來打造。

這就是不少創作人或知識工作者平日裡所說的「公私不分」,生活無法再切分成上班或下班,工作或休息,生產或消費的原因,因為我們的生活早已發展成一套讓專業能夠高速運轉的系統。

發展系統就像堆積木,把生活中每一個工作或時間碎片視為一片積木,不斷思考並且找出最佳拼法,將生活作息拼組成一個適合運作寫作或課程的積木模組。

想要減肥、瘦身而不復胖嗎?

與其將減掉多少公斤當成一個目標來制定(短期)計畫,不如重新建構一套不會讓自己再變胖且能塑身成功的生活作息(系統)。

想要考上好大學嗎?

與其將某個學校科系設定為目標,不如以學習與應考所需的學習為核心,發展出一套生活系統,即便是吃飯睡覺通勤等每天必須做的維持生命運作的事情當中,也得設法塞入幫助學習的元素。

或許你會說,人幹嘛要活得那麼辛苦呢?

上班時好好上班,不摸魚偷懶,對得起自己的薪水就好了,下班時不能就好好的放鬆休息,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嗎?

如果是生活在戰後到1980年代的高度經濟成長社會中的白領菁英或許可以如此,而今是再也沒有任何企業或國家會給予充分的社會安全網保障的新自由主義時代。加上網路崛起,贏者全拿的馬太效應正四處肆虐,只要稍微落後一些就可能全盤皆輸的時代,每一家企業都是用盡全力奔跑才勉強維持在看起來沒有落後的狀態。

如此嚴峻的時代,只想要當好大組織的螺絲釘都還會被嫌棄規格老舊過時,如今是得想辦法讓自己不斷換代升級才能勉強留在組織中。

如今的世代,即便是在職場當個上班族,都得想辦法善加利用下班後的時間自我進修,才不至於會被無情的職場淘汰。想要樂在進修學習,關鍵就是將上班與下班的界線取消,將下班當成上班的延伸或支援,以系統的概念重新設計生活作息,才能打造出最強上班族的生活作息,才能免於被淘汰。

不想被社會無情淘汰,不想壯年才被公司找莫名其妙的理由裁員,或是一大早到公司上班發現大門沒開看新聞才知道公司已經倒閉,求助無門,不知如何是好的話,盡早建立一套以個人專業能力為核心的生活系統,在日常生活中充分操練、反覆刻意練習,消極一點可以不用擔心組織崩壞後自己找不到工作,積極一點可以跳出組織自己面對市場自己接案。

最後聊幾句時間管理,時間管理的關鍵在將生活作息按照某個核心主軸,發展成一套環環相扣的良序運轉系統,已系統論的方式重建生活作息。

過去許多人說的創作人大多生活與工作分不開卻很能自得其樂,關鍵就在於生活作息以創作為核心的系統化,模組化,結構化。

系統化的時間管理才是兼顧績效與熱情,不會耗損,反而能夠成為高速運轉的飛輪。

以系統觀重建日常生活作息反而才是最省力且高效率的,形成系統養成習慣之後,日常作息可以高效良序運轉而且並不費力,反而能夠更多的從事自己想從事的休閒娛樂活動,因為一天24小時可以全部由自己根據需求安排,零碎時間可以充分利用,一個時間碎片串接另一個時間碎片都是在系統中高效整合,不會因為現在是下班了所以不做某件事情(即便只需要在車上花一分鐘簡單處理也要放到隔天上班才處理),非要將工作與生活一刀切的做法,才是無效率且給自己徒增不必要的困擾。

書籍品評介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40%的工作沒意義,狗屁工作有礙身心健康與社會運轉

By
on
2019-03-29

(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雖說低薪過勞與非法責任制在台灣幾乎是常態,員工一個人被當兩人用,感覺人手好像永遠不夠,老闆卻死不請人。

也許現在的你,正在做的工作,就被低薪過勞壓得喘不過氣。

不過,我敢說,只要你抬頭往公司其他部門多看幾眼,或是跳出公司到外面的世界轉轉繞繞看看,應該會發現,好像也有不少工作,成天在做的都是「根本不需要做的事情」。

好比說,那些豪宅外面站崗的保全警衛,或是飯店的門房,真的有必要存在嗎?就算沒有這些人,豪宅就會不安全,飯店就不能運作嗎?

再好比說,公司裡好像總會有那麼幾個閒人,通常會出現在資訊部門,掛上某某主任的職缺,或被安插進來或是老闆一時興起找了進來,但是,人在公司卻成天沒事可做,為了不讓人看起來太閒或太廢,還特地去生出了一些工作給這些人處理。

或是某些公關公司,專門承包政府部門的案子,但是,承接之後卻也不自己執行,而是再轉包出去。

更荒謬的是,接到分包的單位竟然也不是實際執行單位,還會再分包出去給外面的個體戶做。分層轉包,每個轉包商都抽一手,這中間的一堆人每天就在忙分層轉包的行政庶務。這類工作我就做過好幾次,每次開會時,給錢跟承包單位總會有一堆掛著厲害職缺的人出席,坐滿會議室,但實際上知道進度且負責執行的人只有我一位,但是,審核人員卻好幾層。

或是公部門裡面的某些閒缺,即便今天的公務員不若過去那麼爽,超時加班的情況也很常見,可是單位裡總是會有幾個職缺是異常的閒散與沒事,或是說那些工作就算砍掉了其實也完全不影響組織運轉,但不知怎麼地,職缺一直佔著,也一直有人在做,甚至薪水還不差,至少比忙得要死的自己高。

認真想想,應該還是想得到吧?

上述型態的工作,大衛格雷伯稱之為狗屁工作,還寫了厚厚一本書《40%的工作沒意義,為什麼還搶著做?》來談這件事情。

格雷伯之所以寫這本書,是因為他發現了幾個違背俗民常識的驚人現象,覺得有必要深入探討一下。

首先,這類狗屁工作的數量還不少,約莫有40%,影響範圍不小。

其次,和我們想的不一樣,我們可能以為這類閒缺大多出現在公家單位。格雷伯說,「不是」,反而私人單位比公家單位還多。

私人企業明明最應該將本求利,信奉新自由主義,拆除無謂的制度框架,但偏偏在新自由主義的重鎮,也就是(廣義)金融相關領域有不少狗屁工作的存在。

之所以會有如此現象,格雷伯發現,因為我們生活的資本主義社會並非許多大師宣稱的自由競爭的新自由主義,至少負責管理與流通資金的金融產業不是,那裡的構造其實是封建侍從主義的變形,不少金融業者並非靠在市場上投資獲利,而是靠圈養制度,透過制度優勢套利。

關鍵是,這類封建侍從主義很需要一堆狗屁工作來幫忙抬轎。格雷伯舉了一個例子,他說有門房的高級住宅看起來就比較高級,有一堆侍從的大老闆看起來也比較牛逼,即便這些人的工作就只是幫忙撐場面,沒有實際產值,但因為幫老闆裝牛逼可以讓老闆方便進行套利,所以,這類幫閒或打手工作顯然是必要的。

格雷伯透過分析狗屁工作的構成與規模,拆穿了某些產業在當代社會中的獲利秘密,讓我們看見人們對外說的跟實際做的是兩回事。

第三也是我認為很重要的一點,和一般人以為的不同,人們並不真心追求錢多事少的工作。格雷伯發現,多數人其實不喜歡這種沒事幹、得裝忙的爽缺。大概只有4%的人可以欣然接受自己每天到公司鬼混裝忙卻能領高薪而不覺得有壓力或困擾(格雷伯提醒,狗屁工作數量佔了40%),人們其實是渴望透過工作實踐自我價值或利他願景,縱然是圖溫飽也必須有尊嚴的工作(格雷伯拿來做為對比的是一些錢少又累的屎缺,屎缺雖然錢少且勞累,但投身者多半能夠產生一種我真的對社會有貢獻的榮譽感,不以為恥)。

而且,當狗屁工作的薪水越高人卻越閒時,認知不協調造成的痛苦與焦慮越大,若是為了養家餬口而必須待下來時,人得自己想出一套說詞和做事方法來說服自己,自己的工作其實還是有價值與意義在。

格雷伯認為,雖然西方人對於勞動與工作的觀念都是負面的,但是以工作換取報酬的觀念卻也是根深蒂固,狗屁工作卻打破了這樣的約定俗成,找人來裝忙或佔住沒有實際工作需求的職缺,這段單純出賣時間(也就是部分的生命)換取報酬只為了養活自己,會讓人很不舒服,大概是存在的本質被冒犯了。

我的看法,狗屁工作是一種浮誇與造假,還得經常搭配對外說謊,對於相信自己是誠實好人只是偶爾可以偷懶或小違規的人類,狗屁工作有時候會讓人明顯感受到自己並不是好人,內心產生的道德愧疚感,必須不斷找理由自我合理化卻不能總是如願,有些人就會因此承受不了良心苛責而感到自我厭惡,因而想要離去。

不過,如果是暫時如此或本人在工作之外有遠大目標時,狗屁工作是可以忍受的(可忍受並不包含在4%的欣然接受中)。

本書毋寧是格雷伯在之前的著作《規則的烏托邦》中所談及的官僚科層化現象的擴大應用,原來會自己滋生出不必要的科層的現象不只官僚組織中有,民間企業中也有,原來並沒有那麼多人真心想待在一個只要領薪水卻不需要做有實際價值的工作職缺。

想想也是,那些順利考入公職佔了爽缺的人,其實在生活中都必須以某些言談方式發洩或處理掉爽缺的不事生產特質,才能說服自己繼續待在爽缺上,看著別人忙得要死自己卻不需要忙。

能夠大無畏的表現出心安理得且不用裝忙,其實是非常稀罕的狀態。

軍旅生活的無異議狗屁工作之所以能夠容忍,大概是有期間限定,過往的義務役忍過兩年也就退役,要找理由說服自己相對容易。

格雷伯認為,狗屁工作對人類的身心健康造成嚴重衝擊,必須好好處理,不能繼續放任,雖然說,整個世界上至領導階級下至普羅百姓都各有盤算(對統治者來說,讓就業率盡可能接近充分就業是很重要的執政成績,即便只是政府砸錢設計一堆爽缺讓人民做白工然後領錢都好過沒工作造成的失業率問題;普羅百姓則多半誤以為自己渴望一份爽缺直到自己真的得到一份狗屁工作才知道每天必須面對的內在痛苦有多嚴重)而不想戳破這個現象的嚴重性。

格雷伯說,其實有個辦法可以解決狗屁工作的肆虐,那就是全民無條件基本收入。每個人都一視同仁地給一筆基本薪水,讓想工作的人去工作就好。格雷伯的說法是,全民無條件基本收入將能消滅無意義的狗屁工作,光是這部分省下來的金錢就足以作為全民基本收入的預算。與把人找來綁在職缺上成天做一堆毫無意義的狗屁工作再領一筆錢回去,不如直接把錢給發了。

我認為格雷伯的作法某種程度是希望透過社會制度的改革消彌不必要的科層官僚化的人員浮濫膨脹,但其實,恰當的外包化或工作的Soho化或者說斜槓化也有類似的功能。作為過渡或者說服世人接受無條件基本收入的普及與落實之前,可以好好地推動《就業的終結》、《零工經濟》與斜槓等概念,簡單說就是減少必須依附組織的職缺,讓工作脫離組織後還能獨立存在,讓人類可以擺脫公業革命之後的企業組織型社會,進入更機動靈活的分散網絡化的發展形勢,如今的支援商業運作科技比過往更成熟,讓更多勞動力從固定時間與地點的上班模式解放,讓人可以更自由且靈活的在社會中的任何角落從事自己想從事的工作(格雷伯自己也說,未來廣義的照護型工作會越來越多,這類工作就是彼此服務,以體驗為主),透過科技削弱組織渴望群聚人力以彰顯其封建領主特質的力量,應該也可以相當程度的消滅狗屁工作,讓工作單純只是工作。

想了解更多工作主題相關的文章,請見職場煉金術區

書籍品評介

認識未來社會的新樣貌

By
on
2017-12-16
認識未來社會的新樣貌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國新書月刊) 前言 始終令人類掛懷的一件事情,就是未來社會的樣貌,以及人類該如何自處? 所以出現了烏托邦小說、科幻小說和未來學,趨勢分析也一直是出版市場上受人追捧的作品類型。 本文將介紹一系列令人一窺近未來社會(十年到二十年後的未來社會)樣貌的作品,每本書各有不同的側重點,讀完這些書,或許您能夠更懂得如何在未來世界立足與發展。 縮時社會/新樂園 曾經...
逆社會觀察

把勞工當免洗筷的統治階級

By
on
2017-12-05
把勞工當免洗筷的統治階級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評論圈) 還記得蔡英文競選時,主打狂推過「三隻小豬」的故事嗎? 「三隻小豬」打的是向基層群眾募資,因為民進黨傳統的堅定支持者是早被國民黨遺棄的勞工。 還記得蔡英文當選那個晚上,蔡英文對黨所發出的指令「謙卑、謙卑、再謙卑」嗎? 網路上一直有反民進黨人士以「資進黨」嘲諷之。 過往我總是不以為然,最近我在想,似乎真是如此,最近行政院試圖強渡關山,擺明...
信仰主基督

當代最難防的偶像是不可見的虛假意識形態

By
on
2017-10-04
當代最難防的偶像是不可見的虛假意識形態 文/Zen大 前一陣子媒體和網路輿論為了Seafood事情吵個沒完,似乎也有人談到偶像崇拜這個面向。對基督信仰的追隨者來說,將之歸諸於偶像崇拜並不困難,甚至可以說是某種反射動作,畢竟除了耶和華以外不可以拜/有其他神,是聖經中白紙黑字且一再闡述的真理。 姑且不論外教人士如何認定偶像,也不談基督徒跟其他宗教信仰者對於偶像崇拜的定義,比較讓我覺得值得深入思考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