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資訊戰

逆社會觀察

看事情要看大佈局的整體影響 不是執著某個細節的堅持己見

By
on
2020-03-23

他們並不只是攻擊張上淳的小孩出國,還攻擊陳時中的小孩的罷韓設計(把兩個成年人打成父母的財產似的小孩)。
同時間,在網路上一直呼籲鎖國斷航,阻止所有海外留學生回來…,否則就是對中國武漢的台商雙重標準(喔,他們都只說雙標)。
同時間,一堆中國留學生紛紛說要從台北轉機,確診也要算台北頭上。
台灣捐贈物資給邦交國,邦交國發的文章中提到中國台灣,就自己認領去自嗨,說我們捐贈物資卻被說成是中國的,拜託,台灣的邦交國當然承認台灣是中華民國的正統,因此稱台灣中國台灣是剛好而已~
總之,他們對台的攻擊是接二連三,並沒有中斷,且挑目前最辛苦的兩周防疫工作時間密集轟炸,其心可誅,非常邪惡!
不要說什麼分中國人跟中共,中共可以動員所有的中國人打大外宣當特務當生化武器,中共跟中國人就是一體的,不要被太平生活養出的素樸良善癱瘓了對共產黨的防範,看看歐洲被整個打趴就知道有多慘了!?
這不比平日,還可以在那邊說著人家的攻擊裡面的確有道理我們該檢討之類的鬼話,這就是想瓦解分化台灣的統戰與資訊戰而已,想炒高話題當然就是得挑一些議題加油添醋,虛實交錯,但其意圖邪惡至極,沒有其他了!
我對那種捍衛小細節的正確性,卻放過大主題惡意的言詞,很看不下去,人家發了一堆攻擊?你只拼命說張醫生小孩活該被罵,那怎麼不看看不譴責整個大外宣跟甩鍋瘟疫的佈局之惡劣呢?
根本搞錯閱讀理解的重點了!
資訊的解讀要通盤,抓脈絡抓大局,而不是淪於在碎片化的細節裡進行雞蛋裏挑骨頭論辯。
不要學馬英九只會堅持某個細節都己見卻不看整體佈局的影響好嗎?
替這些攻擊辯護的,都是中共的同路人~
最近許多旅外國人逃回台灣,此一現象引來不少鄉民的抨擊批評!
除了惡意帶風向者,也的確有一些人正在進行弱弱相殘的自我內部分化。
然而,別忘了,這些人當中有不少在一月的時候,才咬緊牙關掏出荷包中有限的預算,忍痛刷了機票回台灣投票,他們當中有不少人也是817萬的一份子,也就是今天我們之所以能夠守住第一波的原因之一!
如果不是這些人在選前積極遊說,投入拍攝影片鼓勵返鄉投票,請假放下課業與工作回台灣投票,我們還不一定真的能贏那麼多,甚至有今天的幸運?
出國的並不是都是想佔台灣便宜的天龍人,也有出國受教、工作,為台灣而打拼的人。
再者,我自己就知道有些朋友,雖然回來投票,但這次沒有選擇回來避難,難道我們不該出手幫忙仍然在海外而承受嚴峻遭遇的同胞嗎?
看事情要全面,有些事情就是概括承受利弊得失,你不能只要他們回來投票卻不接受他們回來避難,若留在島上的人如此勢利,這些人將來還會願意如此嗎?台灣還能有新一波的幸運嗎?

台灣想真正的獨立,被世界看見,散居世界的台灣人是必不可少的力量,他們能最直接傳遞訊息並且影響身邊的人,讓更多人看見並了解台灣。實際上很多人在國外努力,心繫台灣,不時幫台灣向世界發聲。

不要讓恐懼擊倒了自己的良心,說出了不合宜的話語,傷害了明明是我們應該保護與珍惜的同胞。他們是我們不可分割的家人,即便裡面有一些人比較不長進。

逆社會觀察

別被網軍帶了風向,而戴上仇恨眼鏡看世界…

By
on
2020-03-18

說真的,最近天朝這波對台資訊戰是蠻成功的,在各種新聞底下大量的放話要政府趕快鎖國斷航,激發留在台灣的台灣人跟在海外的台灣人的對立…
(網軍希望的是台灣人彼此仇恨與分化,分化與仇恨的理由不重要,但只要你習慣用二分法的仇恨意識看待世界就可以了,只要將台灣社會的人洗成這種看事情的態度,中國遲早能夠找到破壞台灣社會秩序的破口!)
鎖國斷航對台灣極度不利(航空客機的腹部就是貨運,少了一堆班次會減少多少空運量?),別說貨物流通出狀況台灣馬上垮,就是之後要重新恢復航權的談判什麼也很辛苦,甚至可能直接就被中國接收了航權與各種實質佔領。
很多事情得有外交單位細膩的處理溝通好才能公布,不是自己說想幹嘛就幹嘛。
台灣的實質獨立地位是需要各國的承認,也就是某種實務上的雙邊關係流通來維繫的,跟那種有正式邦交只是暫時停止往來的正常國家根本不一樣的狀況。
可是很多台灣人被挑釁進而加入要求鎖國斷航並且仇視還在海外的台灣人,那都很危險的,台灣的疫情明明還很不嚴重卻搞得比國外已經很嚴重時還慌亂,顯見有一些聲音在民間謠傳擾亂著(例如鼓吹囤積物資的謠言)~
國民黨一堆人吵著要政府宣布緊急狀態。
想想,今天光是案例增加跟宣布關門,就已經讓一堆人跑超市搶物資了,如果宣布,情況能控制嗎?
中國黨就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想搞垮台灣耶!
緊急命令形同戒嚴令,要民進黨政府發這個,以後國民黨很有的嘴了!
法律終究是為政治與社會服務而非獨立存在,畢竟我們真的不是歐美那套形式法底下的法律國家,台灣的法律也是各種拼盤組合。
法的根源是反應一個社會的構成規則,並不是某些法學專家那樣直接拿歐美的版本當正統下去推動就是正確。因為,到時候台灣自己的特質會消失。習慣負面否定本地特質而高舉外來文化的特質所建構的法律或理論系統,本身都還含有殖民色彩在裡面,也無法充分反應一國的需求。
最常被法律人詬病的情理法,認為不如歐美的法理情,認為應該以歐美的為好,就是典型的一個例子。
信任是社會秩序的基礎,如果彼此仇恨彼此排除並且彼此分化(理由不重要),那才是真正對台灣的防疫最危險的事情!
對岸只要時不時讓留在台灣島上的一些人出來鬧,或假裝成某種輿論在網路上去發動各種的撕裂群體與二分敵視,就夠了~
接下來兩週,這波關在關門前從歐洲重災區回台灣的人能否減少確診案例,不要釀成本地群聚感染,會是防疫能否守住第二波的關鍵。
數字不可能是零,不要有錯誤的零容忍心態。
要我說,就是勤洗手戴口罩避開人潮高峰的通勤時間(提早上班或晚下班,或在家上班都好)。
小孩,如果你真的覺得很危險也可以自己帶,請假應該也是可以考慮的選項。
人多的地方不要去,但是,不要跟大家產生一樣的錯判,我最近發現一堆人去戶外,沒人去百貨公司或餐廳,結果反而一堆人都在戶外,百貨公司跟餐廳都沒人。
現階段來說,街邊小店跟家戶反而才是危險。
然後,千萬不要跟最近從歐洲回來的朋友親族聚餐或見面。讓他們好好自主隔離兩週再說。
總之,台灣的疫情還沒有很嚴重,但是要小心這波境外移入。
最後,不要被社會上的恐慌所壓垮,不要盲從社會潮流做很多破壞社會秩序或造成擠兌的事情。不要被某些輿論煽風點火了。
抗疫還需要三四個月才能挺過這一波,而且今年秋冬還會有一波。
今年,總之就是抗疫,謹慎衛生習慣。
願大家都能平安撐過這暫時停止的一年。人生數十載,少吃喝玩樂一年,不會怎樣,搞不好身體還變健康了!
在家沒事多讀書寫作發粉絲團,陪伴自己的客戶家人朋友,渡過這一波難關。
人生自古誰無死,比瘟疫難受的疾病也不少,我們的人生遲早也都會碰到一些病痛,不要被恐懼給擊垮了…
社會秩序/信任的瓦解最怕的是蔓延的恐懼的侵襲,而不是瘟疫~
外在雖有風浪,內心仍有平安!
至少台灣現在還遠不及當年Sars嚴重,雖要謹慎小心但不要自己嚇自己!
如若社會秩序真的瓦解,個人怎麼準備也只是比運氣的成分更多。
團結才能抗疫,不要自己嚇自己也不要彼此恐嚇驚嚇。

逆社會觀察

口罩之亂與病毒行銷式的資訊戰打法

By
on
2020-02-04

最近的口罩之亂,從病毒行銷式的資訊戰打法稍微談一下。病毒行銷的資訊戰,通常是根據已經出現的新聞,廣發捏造或灌水的虛實交錯訊息,再從中抓出關鍵字後不斷發訊息,觀察成效,將成效良好的關鍵字挑出來,深化加碼用力繼續打~

一百個只要一個活下來就夠了~

如今回頭檢視整串口罩之亂的發言,統派幾個老是被笑媒腦的大將其實第一時間就很精準的抓出了關鍵字並丟出他們手上的炸彈,再配合統媒炒作!

要說民進黨這次的失誤,後來的配給制暫且不談,最關鍵是在還沒引發本土案例與社區感染時,就說口罩要戴某種等級以上其他無效,這是錯判回應訊息的層次~

民進黨的解釋是假設已經社區感染的前提下,應該使用醫療型口罩,所以說其他更低等級無效,可實際上當社區感染還沒發生,也許大家戴平常的口罩就可以了,結果今天就有人回應說搭捷運目前狀況戴棉口罩即可!

如果一開始就把疫情分級與口罩分級,並且在一開始資訊擴散期把訊息說清楚,後面可能不致於引發恐慌性的搶購!

事後諸葛的檢討只是為了防堵下一次的錯判,幾年寫評論下來我發現,議題一開始出來時的第一次回應的定調如果沒抓好,後面要再修正訊息就很難,第一波訊息擴散往往是最廣且存活時間最久的~

口罩議題的確是統派取得了攻擊優勢,民進黨退居不斷防守。

普羅是不容易輕易修正已經確定下來的認知,正因為如此國家層級的資訊發布一開始出去之後,要透過修正或補強去達到跟一開始一樣的效果,得花數倍心力且未必能達到!

口罩這個議題已經因為過度被媒體報導與討論(我都可以想到明天開始統媒會去藥局外面炒什麼議題了?!),在許多人心中植入可得性捷思偏誤,把防疫等於戴口罩已經完美連結(實際上政府第一時間推動防疫也是推這個,還好多影片叫人穿戴與丟棄口罩都在強化這個訊息),很難突然又讓資訊末端接收者去接受更改後的訊息,一般普羅大眾沒有那麼多心力去改變訊息。

舉個經典一點的例子,營養學後來又很多修正,但我們腦中很多飲食觀念都是修正前的,因為一開始植入之後我們就以為自己收到了正確資訊而不會再去留意相關訊息,更別說接收更新資訊,甚至我們會去為自己已經接收的訊息進行辯護(自我合理化)。

口罩只是吵吵,還是小事,畢竟現階段沒有群聚或社區感染,沒戴口罩應該是真的還好,接下來的撤僑之後會否得不斷陸續撤僑,人數會否大到壓垮台灣醫療系統排擠醫療資源才是真正的勝負戰場(然後最近護台派貌似警告的在媒體上一直談中國會要求大量撤台僑,如果中國原本沒想到,現在也都看到了,應該都在研議了,那我得說,政府要做的就是斷然斷航,反正我們的國航不能過去,我們不接受他們的國航過來,就把這個擋在門外,至於在台灣的家屬或統派要鬧就鬧吧,我想島上絕大多數人應該會更看重自己的命,對於那些為了自己的利益跟性命不惜屢次讓台灣對天朝妥協的在中台人早就不爽很久了~)。

統派是不在乎自己會不會得病也要拖垮台灣,這次我算看清楚了。

逆社會觀察

逼退中產中間選民,就是民粹操弄者獲勝的契機

By
on
2019-12-30

 

撇開政策能否兌現不談,應該不少理性務實中立(諷刺意義也算)的經濟選民發現,這次選舉政策聲音能見度極小,都在比網路聲量吧?!

其實,執政者有推政策政績,但是,擴散不出去,新聞炒不起來。只有跟網紅合作拍片時,對抗民粹的反諷時,才有流量。

有些人就不開心,覺得選成這樣,是另外一種兩黨一樣爛。

我的回應是,這次未必是最後一次,只要大家還找不到勝過操弄民粹者的手段,他們會食髓知味,繼續操弄。

別以為小英找網紅炒高聲量穩贏,韓導那邊靠民粹已經牢牢抓著基層,而台灣還多一個軍公教可以綁架,比過外操弄民粹的政客還多一群可以綁架。

更別說人家國外操弄民粹的通常是本國國族主義者,台灣卻是外來侵略勢力的天朝主義者。

我想,連美國都想看小英這套大舉跟網紅合作的懷柔手法加上唐鳳將國家機器訓練成可以擴散迷因的操作模式能否成功反制民粹。

如果可以,相信我,這會是台灣在自由國家的一次重大勝利。

我們社會的菁英比較不擅長用肯定式建構理論的態度看待正在發生的事情,只要跟海外理論比較不到的新現象就斥責。

這很可惜。

然而,小英這套能贏嗎?

老實說,不知道,得看當天有多少人願意站出來投票?

而且,勝負論英雄,輸了就是輸了。

唯一的勝算是韓國瑜跑太快政績太爛,不是民粹很好破解,只要社會上少數菁英才能自外民粹語言,但能在網路上自主發言的大多已經不是真正庶民(沒錢或許是,但未必沒腦),所以光看網路言論會出現系統性偏差,以為穩贏。

老實說,民粹很難打,特別是民粹能逼迫民主價值的根基中產階級逼離投票場所,拒絕投票,拉低理性選民投票率,讓這些人厭惡政治,讓雙邊對決的態勢對掌握多數庶民的民粹方有利。

東亞理性選民或富裕選民還有個機制,他們可以出國求生,因此,對於共患難或以犧牲個人意願拯救社會弱勢免於被逼迫的貴族情操比較欠缺,這些都是讓他們不願意特地投票給另一個不怎麼支持的政黨而去投票的潛在理由。

問題很棘手,多元化社會下的社群太多,共同體的構成太複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要求與不滿,當好學生的很難顧到多數人,當壞學生的很好牟利,扯後腿即可。

還是希望能多出來投票,不為了自己也為後代,香港的事情不是不可能發生在台灣而是已經發生過了,七十年前就發生過了。

不是今天香港明日台灣,是昨天台灣今日香港。差別在,明天的台灣我們能夠自己決定,香港已經不行,因為這兩個殖民地當初的交還方式不同(英國收了中共還的外債給了中共,美國將台灣丟給蔣家託管),決定了最後的分歧,如果台灣最後又交還天朝,那麼,七十年前事件絕對重演。

逆社會觀察

您身邊有不相信叛逃特工爆料的人嗎?

By
on
2019-11-28

(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一周的台灣大事,當屬中共特工「王立強」對澳洲媒體的爆料。

雖然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說這只不過是牙籤ㄧ般大的事情,到來台灣卻變成金華火腿,不過,整件事情的峰迴路轉,戲劇張力完全不輸好萊塢大片,且目前仍是現在進行式,未來也有可能變成滿漢全席也說不定?

「王立強」爆料透過網路擴散之後,在台灣大體上分成相信與不相信兩派,相信的一方又可分為全盤接受與部分質疑。

相信方姑且不談,讓我們來談談為何會有人不相信?

不相信方的理由主要有二,大多說爆料者太過年輕不可能擔任重責大任,並且是中共官方認證的詐欺犯。

詐欺犯一說,不信者以中共官方提供的證據,在網路四處發散,只不過隨即被打臉,因為「王立強」只是化名。至於爆料者太過年輕,根本是年齡歧視,誰說年輕就不能擔任重任?

此外,既然爆料者對外宣稱的姓名只是化名,那麼,出面爆料的當事人會否只是代表人?

在心理諮商界,諮商師若要出書探討個案的病理學徵狀,通常會將好幾個人的症狀整合成一個虛擬角色,在書中以虛擬角色的方式做通盤介紹。

「王立強」背後可能是一群叛逃特工,或是「王立強」所蒐集獲得的情資?畢竟特工擅長蒐集資料,應該也算合理,誰規定只能報自己才知道的料?

我認為,叛逃特工不可能只有一個,並不是每一個人都適合/願意上鏡頭爆料,且有一個明確的主角現身,以一套設計過的吸睛敘述進行爆料,勝過一群匿名特工的指控(故事法則)。

從《無聲的入侵》一書可以得知,澳洲早就被中共的大舉入侵,且有人感到不滿並試圖反擊,並不想坐以待斃,刻意挑選香港大選前夕爆料,要讓中共難看。

從《紅色滲透》一書我們看到,中共早已將手伸入全世界的媒體,那麼,有人不滿且想反制,也是很合理的不是嗎?豈有只許你打,我而我不能還手的道理?

值得深思的是,為何今天的台灣,仍然有人相信,中共沒有對台發動資訊戰?中共沒有派特工入侵台灣?這一切都是綠營抹黑!

就算這個「王立強」的爆料虛實交錯,有真有假,但是,難道我們每天在網路新聞底下碰到的五毛都是假的?難道被「王立強」點名的台灣媒體的報導立場沒有過分親中?難道國民黨的不分區立委名單還不夠紅統?

那些大聲說著「王立強」爆料都是假的,未必不相信,只是不能承認,因為自己的政治立場明顯偏紅偏統,人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自打嘴巴的!

為何某些名人被抓到外遇出軌後,第一個動作就是說謊否認,聖經創世紀裡亞當夏娃犯罪之後,第一個動作也是否認。明知道否認無用,許多人第一個反應還是否認。

每個人都靠相信自己是好人而能夠坦然地活下去,否認是為了保持認知一致性,不讓自己落入認知失調、精神分裂的光景。

就算有一天中共當局站出來,親口承認自己的確有派特工入侵台灣,對台進行資訊戰與各種統戰,在台灣這邊的支持者也還是會否認到底,想辦法找出理由來自圓其說。

就像美國的一些末日教派,每一次宣告末日降臨的日期到來而末日卻依然沒來時,人們總是能夠自圓其說,找出理由替自己開脫,就是不肯承認,自己相信了一個不存在的謊言。

這是人性的求生本能,我們每一個人多多少少都有,只是執著地地方不同。

也因此,結論就簡單多了,證據明擺著卻還是寧肯相信中共的說法而否定「王立強」或澳洲媒體乃至台灣官方的說法者,就是中共的同路人。正因為是同路人,甚至根本就參與其中,所以必須抵賴到底。許多罪犯就在法庭上被宣判有罪,依然堅持主張無罪,依然堅持主張是別人栽贓,這就是人性。

當事人的說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客觀證據。讓我們靜待更多證據出爐,揭開這一整鍋的對台滲透。

特工爆料事件在台灣的後續反應,其實幫助我們看清楚身邊人的政治立場,知道如何與其應對?若免不了傷和氣時,該如何劃出彼此的界線而不讓自己受傷?

網路上有傳聞,韓國瑜支持者呼籲投票當天軟禁小孩,不讓支持蔡英文的子女們出門投票。過去也不時聽過有些人會以情緒勒索的手段,脅迫他人支持自己認同的政治人物。

英國社會學家紀登斯曾說,當前社會只有政治投票姑且已經民主化,在日常生活中還有許多領域相當封建化,也必須落實民主化,好比說面對跟不同政治立場的熟人朋友家屬的關係,該彼此尊重,不能透過權勢脅迫或情緒勒索的方式威脅對方,讓對方投票給自己並不想支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