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資訊戰

逆社會觀察

口罩之亂與病毒行銷式的資訊戰打法

By
on
2020-02-04

最近的口罩之亂,從病毒行銷式的資訊戰打法稍微談一下。病毒行銷的資訊戰,通常是根據已經出現的新聞,廣發捏造或灌水的虛實交錯訊息,再從中抓出關鍵字後不斷發訊息,觀察成效,將成效良好的關鍵字挑出來,深化加碼用力繼續打~

一百個只要一個活下來就夠了~

如今回頭檢視整串口罩之亂的發言,統派幾個老是被笑媒腦的大將其實第一時間就很精準的抓出了關鍵字並丟出他們手上的炸彈,再配合統媒炒作!

要說民進黨這次的失誤,後來的配給制暫且不談,最關鍵是在還沒引發本土案例與社區感染時,就說口罩要戴某種等級以上其他無效,這是錯判回應訊息的層次~

民進黨的解釋是假設已經社區感染的前提下,應該使用醫療型口罩,所以說其他更低等級無效,可實際上當社區感染還沒發生,也許大家戴平常的口罩就可以了,結果今天就有人回應說搭捷運目前狀況戴棉口罩即可!

如果一開始就把疫情分級與口罩分級,並且在一開始資訊擴散期把訊息說清楚,後面可能不致於引發恐慌性的搶購!

事後諸葛的檢討只是為了防堵下一次的錯判,幾年寫評論下來我發現,議題一開始出來時的第一次回應的定調如果沒抓好,後面要再修正訊息就很難,第一波訊息擴散往往是最廣且存活時間最久的~

口罩議題的確是統派取得了攻擊優勢,民進黨退居不斷防守。

普羅是不容易輕易修正已經確定下來的認知,正因為如此國家層級的資訊發布一開始出去之後,要透過修正或補強去達到跟一開始一樣的效果,得花數倍心力且未必能達到!

口罩這個議題已經因為過度被媒體報導與討論(我都可以想到明天開始統媒會去藥局外面炒什麼議題了?!),在許多人心中植入可得性捷思偏誤,把防疫等於戴口罩已經完美連結(實際上政府第一時間推動防疫也是推這個,還好多影片叫人穿戴與丟棄口罩都在強化這個訊息),很難突然又讓資訊末端接收者去接受更改後的訊息,一般普羅大眾沒有那麼多心力去改變訊息。

舉個經典一點的例子,營養學後來又很多修正,但我們腦中很多飲食觀念都是修正前的,因為一開始植入之後我們就以為自己收到了正確資訊而不會再去留意相關訊息,更別說接收更新資訊,甚至我們會去為自己已經接收的訊息進行辯護(自我合理化)。

口罩只是吵吵,還是小事,畢竟現階段沒有群聚或社區感染,沒戴口罩應該是真的還好,接下來的撤僑之後會否得不斷陸續撤僑,人數會否大到壓垮台灣醫療系統排擠醫療資源才是真正的勝負戰場(然後最近護台派貌似警告的在媒體上一直談中國會要求大量撤台僑,如果中國原本沒想到,現在也都看到了,應該都在研議了,那我得說,政府要做的就是斷然斷航,反正我們的國航不能過去,我們不接受他們的國航過來,就把這個擋在門外,至於在台灣的家屬或統派要鬧就鬧吧,我想島上絕大多數人應該會更看重自己的命,對於那些為了自己的利益跟性命不惜屢次讓台灣對天朝妥協的在中台人早就不爽很久了~)。

統派是不在乎自己會不會得病也要拖垮台灣,這次我算看清楚了。

逆社會觀察

逼退中產中間選民,就是民粹操弄者獲勝的契機

By
on
2019-12-30

 

撇開政策能否兌現不談,應該不少理性務實中立(諷刺意義也算)的經濟選民發現,這次選舉政策聲音能見度極小,都在比網路聲量吧?!

其實,執政者有推政策政績,但是,擴散不出去,新聞炒不起來。只有跟網紅合作拍片時,對抗民粹的反諷時,才有流量。

有些人就不開心,覺得選成這樣,是另外一種兩黨一樣爛。

我的回應是,這次未必是最後一次,只要大家還找不到勝過操弄民粹者的手段,他們會食髓知味,繼續操弄。

別以為小英找網紅炒高聲量穩贏,韓導那邊靠民粹已經牢牢抓著基層,而台灣還多一個軍公教可以綁架,比過外操弄民粹的政客還多一群可以綁架。

更別說人家國外操弄民粹的通常是本國國族主義者,台灣卻是外來侵略勢力的天朝主義者。

我想,連美國都想看小英這套大舉跟網紅合作的懷柔手法加上唐鳳將國家機器訓練成可以擴散迷因的操作模式能否成功反制民粹。

如果可以,相信我,這會是台灣在自由國家的一次重大勝利。

我們社會的菁英比較不擅長用肯定式建構理論的態度看待正在發生的事情,只要跟海外理論比較不到的新現象就斥責。

這很可惜。

然而,小英這套能贏嗎?

老實說,不知道,得看當天有多少人願意站出來投票?

而且,勝負論英雄,輸了就是輸了。

唯一的勝算是韓國瑜跑太快政績太爛,不是民粹很好破解,只要社會上少數菁英才能自外民粹語言,但能在網路上自主發言的大多已經不是真正庶民(沒錢或許是,但未必沒腦),所以光看網路言論會出現系統性偏差,以為穩贏。

老實說,民粹很難打,特別是民粹能逼迫民主價值的根基中產階級逼離投票場所,拒絕投票,拉低理性選民投票率,讓這些人厭惡政治,讓雙邊對決的態勢對掌握多數庶民的民粹方有利。

東亞理性選民或富裕選民還有個機制,他們可以出國求生,因此,對於共患難或以犧牲個人意願拯救社會弱勢免於被逼迫的貴族情操比較欠缺,這些都是讓他們不願意特地投票給另一個不怎麼支持的政黨而去投票的潛在理由。

問題很棘手,多元化社會下的社群太多,共同體的構成太複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要求與不滿,當好學生的很難顧到多數人,當壞學生的很好牟利,扯後腿即可。

還是希望能多出來投票,不為了自己也為後代,香港的事情不是不可能發生在台灣而是已經發生過了,七十年前就發生過了。

不是今天香港明日台灣,是昨天台灣今日香港。差別在,明天的台灣我們能夠自己決定,香港已經不行,因為這兩個殖民地當初的交還方式不同(英國收了中共還的外債給了中共,美國將台灣丟給蔣家託管),決定了最後的分歧,如果台灣最後又交還天朝,那麼,七十年前事件絕對重演。

逆社會觀察

您身邊有不相信叛逃特工爆料的人嗎?

By
on
2019-11-28

(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一周的台灣大事,當屬中共特工「王立強」對澳洲媒體的爆料。

雖然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說這只不過是牙籤ㄧ般大的事情,到來台灣卻變成金華火腿,不過,整件事情的峰迴路轉,戲劇張力完全不輸好萊塢大片,且目前仍是現在進行式,未來也有可能變成滿漢全席也說不定?

「王立強」爆料透過網路擴散之後,在台灣大體上分成相信與不相信兩派,相信的一方又可分為全盤接受與部分質疑。

相信方姑且不談,讓我們來談談為何會有人不相信?

不相信方的理由主要有二,大多說爆料者太過年輕不可能擔任重責大任,並且是中共官方認證的詐欺犯。

詐欺犯一說,不信者以中共官方提供的證據,在網路四處發散,只不過隨即被打臉,因為「王立強」只是化名。至於爆料者太過年輕,根本是年齡歧視,誰說年輕就不能擔任重任?

此外,既然爆料者對外宣稱的姓名只是化名,那麼,出面爆料的當事人會否只是代表人?

在心理諮商界,諮商師若要出書探討個案的病理學徵狀,通常會將好幾個人的症狀整合成一個虛擬角色,在書中以虛擬角色的方式做通盤介紹。

「王立強」背後可能是一群叛逃特工,或是「王立強」所蒐集獲得的情資?畢竟特工擅長蒐集資料,應該也算合理,誰規定只能報自己才知道的料?

我認為,叛逃特工不可能只有一個,並不是每一個人都適合/願意上鏡頭爆料,且有一個明確的主角現身,以一套設計過的吸睛敘述進行爆料,勝過一群匿名特工的指控(故事法則)。

從《無聲的入侵》一書可以得知,澳洲早就被中共的大舉入侵,且有人感到不滿並試圖反擊,並不想坐以待斃,刻意挑選香港大選前夕爆料,要讓中共難看。

從《紅色滲透》一書我們看到,中共早已將手伸入全世界的媒體,那麼,有人不滿且想反制,也是很合理的不是嗎?豈有只許你打,我而我不能還手的道理?

值得深思的是,為何今天的台灣,仍然有人相信,中共沒有對台發動資訊戰?中共沒有派特工入侵台灣?這一切都是綠營抹黑!

就算這個「王立強」的爆料虛實交錯,有真有假,但是,難道我們每天在網路新聞底下碰到的五毛都是假的?難道被「王立強」點名的台灣媒體的報導立場沒有過分親中?難道國民黨的不分區立委名單還不夠紅統?

那些大聲說著「王立強」爆料都是假的,未必不相信,只是不能承認,因為自己的政治立場明顯偏紅偏統,人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自打嘴巴的!

為何某些名人被抓到外遇出軌後,第一個動作就是說謊否認,聖經創世紀裡亞當夏娃犯罪之後,第一個動作也是否認。明知道否認無用,許多人第一個反應還是否認。

每個人都靠相信自己是好人而能夠坦然地活下去,否認是為了保持認知一致性,不讓自己落入認知失調、精神分裂的光景。

就算有一天中共當局站出來,親口承認自己的確有派特工入侵台灣,對台進行資訊戰與各種統戰,在台灣這邊的支持者也還是會否認到底,想辦法找出理由來自圓其說。

就像美國的一些末日教派,每一次宣告末日降臨的日期到來而末日卻依然沒來時,人們總是能夠自圓其說,找出理由替自己開脫,就是不肯承認,自己相信了一個不存在的謊言。

這是人性的求生本能,我們每一個人多多少少都有,只是執著地地方不同。

也因此,結論就簡單多了,證據明擺著卻還是寧肯相信中共的說法而否定「王立強」或澳洲媒體乃至台灣官方的說法者,就是中共的同路人。正因為是同路人,甚至根本就參與其中,所以必須抵賴到底。許多罪犯就在法庭上被宣判有罪,依然堅持主張無罪,依然堅持主張是別人栽贓,這就是人性。

當事人的說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客觀證據。讓我們靜待更多證據出爐,揭開這一整鍋的對台滲透。

特工爆料事件在台灣的後續反應,其實幫助我們看清楚身邊人的政治立場,知道如何與其應對?若免不了傷和氣時,該如何劃出彼此的界線而不讓自己受傷?

網路上有傳聞,韓國瑜支持者呼籲投票當天軟禁小孩,不讓支持蔡英文的子女們出門投票。過去也不時聽過有些人會以情緒勒索的手段,脅迫他人支持自己認同的政治人物。

英國社會學家紀登斯曾說,當前社會只有政治投票姑且已經民主化,在日常生活中還有許多領域相當封建化,也必須落實民主化,好比說面對跟不同政治立場的熟人朋友家屬的關係,該彼此尊重,不能透過權勢脅迫或情緒勒索的方式威脅對方,讓對方投票給自己並不想支持的人。

逆社會觀察

仔細檢驗言行的利益歸屬,不要只聽表面修辭

By
on
2019-09-12

(本文發表於上報)

據傳,自稱是泛綠陣營的喜樂島聯盟,也要推派自己的總統候選人。

然而,有人發現,該人選過去長期屬於泛藍陣營的身分,甚至曾經差點成為泛藍總統候選人的副手。

再深入檢視,最近一直緊咬蔡英文總統論文議題追打的教授學者,有人過去則是倒扁運動的核心份子。

另外,民進黨初選期間,則有打著自己曾經是學運籌畫者身分的意見領袖不斷呼喊著賴清德不上寧可投韓國瑜!

雖說人的政黨屬性可以改變,過去支持國民黨今天未必就不能支持民進黨,只不過,通常這樣的「改宗」行為應該伴隨著某種程度的自白或懺悔文字,透過某種宣言讓世人知道其為何改宗?

政治是有其理想信念成分存在的,雖說也有利益導向的務實主義者投身其間,但如果,宣稱自己是某陣營的群體,主事者竟然多為改宗份子,或其言行明顯是拆自家同盟的後台而非助長其擴散時,或許我們應該直接將之視為反間與臥底,不能輕率地相信其公開發言,而必須檢驗其所作之事的後果影響,利益歸屬於誰?

假設有一個群體對外宣稱自己是深綠台獨,但是做的卻多是拆毀台獨基礎的事情,那麼,即便這些人真心相信自己是最純正的台獨份子,也應該敬而遠之,不應隨之起舞。

法國哲學家布希亞曾經說過一句話,「如果他知道真理不存在,就可以玩弄所有與真理有關的符號。」這些操縱資訊者顯然不相信真理存在,因而可以大肆玩弄有關真理的符號,對於某些前人付出性命相搏的台獨,在某些玩弄符號修辭的人來看,不過是用來分化台獨勢力的有效工具,因此,輕蔑而任意的使用,且使用的力道跟頻率比那些真心推動台獨者還用力,唯有讓自己比真的台獨還獨,才能誘使人們上當。

難怪明居正老師說,最藍與最綠的地方,都有共產黨的布局。

之前我寫過一篇談資訊戰的文章就曾提到,資訊戰發起方是可能同時主動散布各種不同立場的意見,為的是盤點言論戰場上各種意見的聲量,並且透過滲透同溫層的方式進行分化。

喜樂島的行為無論是有心或無意,在效果上已經適得其反,已經造成同樣政治光譜的支持者彼此攻擊,在戰略上來看,泛綠群體是被人分化了,因此,應該格外小心。

古人有云,兵不厭詐,民主社會的戰爭毋寧就是選舉,戰爭過程會有各種合法與非法手段相繼出現,或許對老百姓來說違法是很大的事情,但對於有特定目的者來說,違法不過是需要承擔部分代價的手段,只要代價負擔得起,就算是違法手段也在所不惜。這也是為什麼過去台灣每逢選舉就有一堆抹黑消息大肆擴散,因為這些人知道就算被抹黑方提告,判決下來早已過了投票時間,且就算被判有罪也不過是繳一些罰款,相較於競選背後的利益,罰款根本小事,於是違法的代價被當成選舉的成本計算,因而各種抹黑造謠攻擊始終無法禁絕。

未來的選舉,會因為各陣營都逐漸嫻熟網路行銷工具與資訊戰的操作手法,而讓各種大亂鬥現象變得更加普遍。假新聞、後真相都會繼續上演。會有人在檯面上信誓旦旦的說自己是某派,但做的卻是拆毀該派勢力的事情。

話說回來,既然會有人自稱深綠卻幹著拆毀綠營團結的事情,會否其實也有人自稱深藍且大肆對中共宣達輸誠言論,卻幹著分化泛藍陣營的勾當?

選舉其實不是選聖人或好人,而是選能為群眾做事謀福利的人。會做事的人,也許長得討厭嘴巴壞,甚至私德有損,但是,只要能為人民謀福利,我覺得好過選出一個自以為聖潔或好人,但所作所為卻都在傷害社會的人好!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通往地獄的路是善意鋪成的」,在政治場域要格外小心那些滿口仁義道德的人,因為,要推動眾人之事得以順利運作,不可能不傷害到某些群體的利益,不可能不得罪人,不可能不遭受特定群體的攻擊抹黑傷害與逼迫,也不可能討所有人喜歡。但是,不管你如何討厭這個人,其施政結果卻是對公眾大利益好,那就是我們應該選擇的對象。

至於如果怕有能力的壞人圖利自己,那人民就要懂得設計能夠監控執政者使壞的制度,不是選出一個人來就把國家丟給他去管,而是在透明監管的情況下讓這個人的能力為社會國家所用,野心卻能被制約而不至於外溢傷害到國家。

遺憾的是,眼下台灣大多還是喜歡選一個能說討好我們的漂亮話的人出來代表我們治理國家,卻不願意去檢視其作為的結果與後續影響。

逆社會觀察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得網路輿論聲量者得天下,網路聲量決定人類未來

By
on
2019-08-21

(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獨裁者的進化》一書明白告訴世人,過去的獨裁者以強力禁止言論、壓制人民的聲音作為思想管制的手段,類近歐威爾《一九八四》裡的老大哥與真理部,然而,近化後的獨裁者,改弦易轍,以大量發送各種垃圾噪音類的訊息來掩蓋真正重要的訊息,將重要的訊息稀釋,或以大量雜訊干擾,使人們無法接收或就算接收到也不認為重要,從而淡化關鍵訊息的影響力,達到實質控制思想發展流傳的意圖。

日後不少關於洗腦與行為心理學研究也都揭示了此一現象,說服他人改變想法最好的方法不是禁止,而是取代,用新的取代舊的,用靡靡之音取代真正重要的聲音。

網路上的資訊戰,應用的正式大量提供訊息以干擾、掩蓋真正重要訊息被聽見,從而達成對人們的思想與行為決策進行箝制的手法。

雖然還有些人不相信,不過,世界公認承受最多資訊戰攻擊的地區,就是台灣。《2019年網路安全報告》指出,台灣承受的網路攻擊次數是全球平均值的兩倍,其中有六成的網路攻擊都來自對岸。

每天打點網路上的新聞媒體,稍微觀看新聞底下留言,充斥著帶風向的假帳號,以及來自對岸的網軍。

有些人比較樂觀,認為那些言論擺明是複製貼上,一看就知道是來自對岸思想的言論,非常容易辨認,自己才不會上當,因此,沒什麼好擔心。

這種觀點,有點像詐騙電話大多聽起來很蠢,自己才不會被騙,沒什麼好擔心一樣。都是在個人層次或許成立,放到群體層次卻未必成立的事情,否則台灣不會每年仍有許多人被詐騙集團所騙。

實際上,那種明顯可以分辨的假帳號與言論,只是資訊戰發送的其中一種,另外有一些言論看起來很真實,且發言者看似理性可討論,只是意見跟自己未必一樣。

從資訊戰的角度來看,網路上的任何言論都是有其「定錨」框架與將人群分類的價值。

不同的言論針對不同的族群進行鎖定,與許多人直覺想法不同的是,在資訊戰的世界裡,言論的對錯是非好壞善惡根本不重要,上述各種不同觀點的訊息發送可以來自同一個單位所預先設定的不同類型帳號,為的是要將所攻擊之地區的人群有效的分類,掌握其數量與表述狀況。

資訊戰最可怕的地方在於,網路上某些經常附和你的言論,跟你有同樣見解的帳號,未必就是你的同路人,也有可能是發起資訊戰者所安插的暗樁。這些人透過與你類近的言論取得你的信任,加入你的網路社交圈,取得更多資訊,方便背後的資訊戰發動者進行解析。

資訊戰滲透的並非只有政治或新聞領域,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也都是資訊戰滲透的對象。好比說國際美人鍾明軒成天在影片中要大家關掉的抖音,許多人上網購物都會逛的滔寶,追劇看漫畫都會上的盜版網站,市面上的流行音樂與暢銷書,都可能是資訊戰的一部份,只是負責完成的功能不同。

資訊戰下,人們對於議題事件看法的對錯毫無意義,關鍵是使用不同觀點的對決將人分類並且分化,瓦解社會連帶。所以,挑起方會找人散佈各種意見,深入各種群體,激化各種對立,讓人不再信任彼此。往往那些想吸睛的,覺得自己最道德無暇的,小眾群體的意見領袖,往往容易了淪為資訊戰利用的對象,甚至不用發動資訊戰方自己派人出手。在資訊戰中,從議題的挑選乃至觀點的論辯,都是發起方設定好的五指山,我們只是在其中翻跟斗的孫猴子。

《讚爭》的作者說,只是民主派先學會使用網路而非網路屬於民主派,如今的獨裁政權也很擅長使用網路。

曾經,許多人認為網路的去中介化將創造真正的直接民主與各種有利民主發展的機制,因為每一個人都可以透過網路與世界連結,暢所欲言。

後來,現實的發展再一次提醒樂天主義者,人類並非全然良善的物種,人性的幽微面,因著網路的匿名性而大爆發,各種的高級酸、負能量、霸凌、造假抹黑,也開始在網路上演。

網路社會不過是另外一個由人類共同打造出來的社會,擁有實體社會所有的各種利弊得失,只是進展的速度更快,擴散的範圍更廣,起伏幅度更加劇烈。

網路行銷不只是企業用來打造品牌或估吹購買,國家也能用來灌輸自己的意識形態或國族認同,甚至發起國家之間的戰爭。

如今的獨裁政權已經迎頭趕上,滲透網路言論場域,以分化與破壞人民彼此信任的方法,達成實質意義的控制。

伊斯蘭國比過去的恐怖組織難對付,就是因為他們掌握了網路這項擴散思想的工具,透過網路影片擴散吸收人員的訊息,若被刪除或封鎖就再推出新的帳號繼續擴散。

《現代洗腦手冊》一書中揭示了一個許多人可能隱約知道但不想承認的事實,這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洗腦,國家會對人民洗腦,宗教教主會對信徒洗腦,品牌會對用戶洗腦,父母會對小孩洗腦…。

廣義來說,讓一個人接受某個觀念,就是在洗腦。洗腦和我們過去想像的不一樣,洗腦是無所不在的事情,除非你不接受任何新資訊。

關於洗腦,最可怕的一點是,容易記住新資訊的人,反而是最容易被洗腦的對象,因為容易接受新訊息的緣故。

訊息並非有道理才被接受,而是因為傳播訊息的手法讓人認同才被接受,擅長洗腦的單位或個人,掌握了這套讓人認同訊息的技巧,將其所要被接受的訊息置入其中。這是為何光是不斷重複咒語式的發大財口號也能選上公職的緣故。

某種意義上來說,不只對岸對台灣發動資訊戰,美國也對全世界發動資訊戰,以好萊塢電影和美劇等流行文化滲透全世界,使世界接受美式價值觀,如此,當國際上發生糾紛時,人們將不自覺的選擇美式價值觀的那一方,因為那已經是你我生活中習以為常的思考模式。

在未來,網路上的資訊戰會變得益發重要。能否讓現實世界發生的事情登上網路上擴散,將會影響事件的成敗。好比說,一場登不了網路版面的示威遊行抗議,就算人數再多,對於世界來說也等於不存在。反之,即便只有少數幾個人的快閃抗議行動,如果能夠有效透過網路動員擴散,引發網路輿論的關切與表態,那麼最後很可能反過頭來影響實體世界的事態。

最近幾個月在香港發生的抗爭事件,之所以逐漸被國際關切,就是因為能夠透過網路快速有效的擴散出去,讓更多人看見影像的結果。

因此,未來的各種議題勝負戰場都是網路,且勝者屬於懂得如何在網路上有效串連、動員力量者。《動員之戰》一書指出,可據之行動並與他人串連後擴散的點子或想法,往往是能夠動員網路力量的關鍵,例如幾年前的冰桶挑戰。能否確切動員網路力量來聲援自己,將是決定各種議題勝負的關鍵,小至品牌推廣大至國家間的戰爭,都需要懂得動員群眾的力量,都需要懂得駕馭資訊戰。

網路決不只是一個閒聊生活八卦或免費追劇看文章的空間,而是影響人類未來發展方向的決戰場!

延伸閱讀
流言效應
紅色滲透
當我們被困在同一艘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