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資訊戰

逆社會觀察

仔細檢驗言行的利益歸屬,不要只聽表面修辭

By
on
2019-09-12

(本文發表於上報)

據傳,自稱是泛綠陣營的喜樂島聯盟,也要推派自己的總統候選人。

然而,有人發現,該人選過去長期屬於泛藍陣營的身分,甚至曾經差點成為泛藍總統候選人的副手。

再深入檢視,最近一直緊咬蔡英文總統論文議題追打的教授學者,有人過去則是倒扁運動的核心份子。

另外,民進黨初選期間,則有打著自己曾經是學運籌畫者身分的意見領袖不斷呼喊著賴清德不上寧可投韓國瑜!

雖說人的政黨屬性可以改變,過去支持國民黨今天未必就不能支持民進黨,只不過,通常這樣的「改宗」行為應該伴隨著某種程度的自白或懺悔文字,透過某種宣言讓世人知道其為何改宗?

政治是有其理想信念成分存在的,雖說也有利益導向的務實主義者投身其間,但如果,宣稱自己是某陣營的群體,主事者竟然多為改宗份子,或其言行明顯是拆自家同盟的後台而非助長其擴散時,或許我們應該直接將之視為反間與臥底,不能輕率地相信其公開發言,而必須檢驗其所作之事的後果影響,利益歸屬於誰?

假設有一個群體對外宣稱自己是深綠台獨,但是做的卻多是拆毀台獨基礎的事情,那麼,即便這些人真心相信自己是最純正的台獨份子,也應該敬而遠之,不應隨之起舞。

法國哲學家布希亞曾經說過一句話,「如果他知道真理不存在,就可以玩弄所有與真理有關的符號。」這些操縱資訊者顯然不相信真理存在,因而可以大肆玩弄有關真理的符號,對於某些前人付出性命相搏的台獨,在某些玩弄符號修辭的人來看,不過是用來分化台獨勢力的有效工具,因此,輕蔑而任意的使用,且使用的力道跟頻率比那些真心推動台獨者還用力,唯有讓自己比真的台獨還獨,才能誘使人們上當。

難怪明居正老師說,最藍與最綠的地方,都有共產黨的布局。

之前我寫過一篇談資訊戰的文章就曾提到,資訊戰發起方是可能同時主動散布各種不同立場的意見,為的是盤點言論戰場上各種意見的聲量,並且透過滲透同溫層的方式進行分化。

喜樂島的行為無論是有心或無意,在效果上已經適得其反,已經造成同樣政治光譜的支持者彼此攻擊,在戰略上來看,泛綠群體是被人分化了,因此,應該格外小心。

古人有云,兵不厭詐,民主社會的戰爭毋寧就是選舉,戰爭過程會有各種合法與非法手段相繼出現,或許對老百姓來說違法是很大的事情,但對於有特定目的者來說,違法不過是需要承擔部分代價的手段,只要代價負擔得起,就算是違法手段也在所不惜。這也是為什麼過去台灣每逢選舉就有一堆抹黑消息大肆擴散,因為這些人知道就算被抹黑方提告,判決下來早已過了投票時間,且就算被判有罪也不過是繳一些罰款,相較於競選背後的利益,罰款根本小事,於是違法的代價被當成選舉的成本計算,因而各種抹黑造謠攻擊始終無法禁絕。

未來的選舉,會因為各陣營都逐漸嫻熟網路行銷工具與資訊戰的操作手法,而讓各種大亂鬥現象變得更加普遍。假新聞、後真相都會繼續上演。會有人在檯面上信誓旦旦的說自己是某派,但做的卻是拆毀該派勢力的事情。

話說回來,既然會有人自稱深綠卻幹著拆毀綠營團結的事情,會否其實也有人自稱深藍且大肆對中共宣達輸誠言論,卻幹著分化泛藍陣營的勾當?

選舉其實不是選聖人或好人,而是選能為群眾做事謀福利的人。會做事的人,也許長得討厭嘴巴壞,甚至私德有損,但是,只要能為人民謀福利,我覺得好過選出一個自以為聖潔或好人,但所作所為卻都在傷害社會的人好!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通往地獄的路是善意鋪成的」,在政治場域要格外小心那些滿口仁義道德的人,因為,要推動眾人之事得以順利運作,不可能不傷害到某些群體的利益,不可能不得罪人,不可能不遭受特定群體的攻擊抹黑傷害與逼迫,也不可能討所有人喜歡。但是,不管你如何討厭這個人,其施政結果卻是對公眾大利益好,那就是我們應該選擇的對象。

至於如果怕有能力的壞人圖利自己,那人民就要懂得設計能夠監控執政者使壞的制度,不是選出一個人來就把國家丟給他去管,而是在透明監管的情況下讓這個人的能力為社會國家所用,野心卻能被制約而不至於外溢傷害到國家。

遺憾的是,眼下台灣大多還是喜歡選一個能說討好我們的漂亮話的人出來代表我們治理國家,卻不願意去檢視其作為的結果與後續影響。

逆社會觀察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得網路輿論聲量者得天下,網路聲量決定人類未來

By
on
2019-08-21

(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獨裁者的進化》一書明白告訴世人,過去的獨裁者以強力禁止言論、壓制人民的聲音作為思想管制的手段,類近歐威爾《一九八四》裡的老大哥與真理部,然而,近化後的獨裁者,改弦易轍,以大量發送各種垃圾噪音類的訊息來掩蓋真正重要的訊息,將重要的訊息稀釋,或以大量雜訊干擾,使人們無法接收或就算接收到也不認為重要,從而淡化關鍵訊息的影響力,達到實質控制思想發展流傳的意圖。

日後不少關於洗腦與行為心理學研究也都揭示了此一現象,說服他人改變想法最好的方法不是禁止,而是取代,用新的取代舊的,用靡靡之音取代真正重要的聲音。

網路上的資訊戰,應用的正式大量提供訊息以干擾、掩蓋真正重要訊息被聽見,從而達成對人們的思想與行為決策進行箝制的手法。

雖然還有些人不相信,不過,世界公認承受最多資訊戰攻擊的地區,就是台灣。《2019年網路安全報告》指出,台灣承受的網路攻擊次數是全球平均值的兩倍,其中有六成的網路攻擊都來自對岸。

每天打點網路上的新聞媒體,稍微觀看新聞底下留言,充斥著帶風向的假帳號,以及來自對岸的網軍。

有些人比較樂觀,認為那些言論擺明是複製貼上,一看就知道是來自對岸思想的言論,非常容易辨認,自己才不會上當,因此,沒什麼好擔心。

這種觀點,有點像詐騙電話大多聽起來很蠢,自己才不會被騙,沒什麼好擔心一樣。都是在個人層次或許成立,放到群體層次卻未必成立的事情,否則台灣不會每年仍有許多人被詐騙集團所騙。

實際上,那種明顯可以分辨的假帳號與言論,只是資訊戰發送的其中一種,另外有一些言論看起來很真實,且發言者看似理性可討論,只是意見跟自己未必一樣。

從資訊戰的角度來看,網路上的任何言論都是有其「定錨」框架與將人群分類的價值。

不同的言論針對不同的族群進行鎖定,與許多人直覺想法不同的是,在資訊戰的世界裡,言論的對錯是非好壞善惡根本不重要,上述各種不同觀點的訊息發送可以來自同一個單位所預先設定的不同類型帳號,為的是要將所攻擊之地區的人群有效的分類,掌握其數量與表述狀況。

資訊戰最可怕的地方在於,網路上某些經常附和你的言論,跟你有同樣見解的帳號,未必就是你的同路人,也有可能是發起資訊戰者所安插的暗樁。這些人透過與你類近的言論取得你的信任,加入你的網路社交圈,取得更多資訊,方便背後的資訊戰發動者進行解析。

資訊戰滲透的並非只有政治或新聞領域,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也都是資訊戰滲透的對象。好比說國際美人鍾明軒成天在影片中要大家關掉的抖音,許多人上網購物都會逛的滔寶,追劇看漫畫都會上的盜版網站,市面上的流行音樂與暢銷書,都可能是資訊戰的一部份,只是負責完成的功能不同。

資訊戰下,人們對於議題事件看法的對錯毫無意義,關鍵是使用不同觀點的對決將人分類並且分化,瓦解社會連帶。所以,挑起方會找人散佈各種意見,深入各種群體,激化各種對立,讓人不再信任彼此。往往那些想吸睛的,覺得自己最道德無暇的,小眾群體的意見領袖,往往容易了淪為資訊戰利用的對象,甚至不用發動資訊戰方自己派人出手。在資訊戰中,從議題的挑選乃至觀點的論辯,都是發起方設定好的五指山,我們只是在其中翻跟斗的孫猴子。

《讚爭》的作者說,只是民主派先學會使用網路而非網路屬於民主派,如今的獨裁政權也很擅長使用網路。

曾經,許多人認為網路的去中介化將創造真正的直接民主與各種有利民主發展的機制,因為每一個人都可以透過網路與世界連結,暢所欲言。

後來,現實的發展再一次提醒樂天主義者,人類並非全然良善的物種,人性的幽微面,因著網路的匿名性而大爆發,各種的高級酸、負能量、霸凌、造假抹黑,也開始在網路上演。

網路社會不過是另外一個由人類共同打造出來的社會,擁有實體社會所有的各種利弊得失,只是進展的速度更快,擴散的範圍更廣,起伏幅度更加劇烈。

網路行銷不只是企業用來打造品牌或估吹購買,國家也能用來灌輸自己的意識形態或國族認同,甚至發起國家之間的戰爭。

如今的獨裁政權已經迎頭趕上,滲透網路言論場域,以分化與破壞人民彼此信任的方法,達成實質意義的控制。

伊斯蘭國比過去的恐怖組織難對付,就是因為他們掌握了網路這項擴散思想的工具,透過網路影片擴散吸收人員的訊息,若被刪除或封鎖就再推出新的帳號繼續擴散。

《現代洗腦手冊》一書中揭示了一個許多人可能隱約知道但不想承認的事實,這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洗腦,國家會對人民洗腦,宗教教主會對信徒洗腦,品牌會對用戶洗腦,父母會對小孩洗腦…。

廣義來說,讓一個人接受某個觀念,就是在洗腦。洗腦和我們過去想像的不一樣,洗腦是無所不在的事情,除非你不接受任何新資訊。

關於洗腦,最可怕的一點是,容易記住新資訊的人,反而是最容易被洗腦的對象,因為容易接受新訊息的緣故。

訊息並非有道理才被接受,而是因為傳播訊息的手法讓人認同才被接受,擅長洗腦的單位或個人,掌握了這套讓人認同訊息的技巧,將其所要被接受的訊息置入其中。這是為何光是不斷重複咒語式的發大財口號也能選上公職的緣故。

某種意義上來說,不只對岸對台灣發動資訊戰,美國也對全世界發動資訊戰,以好萊塢電影和美劇等流行文化滲透全世界,使世界接受美式價值觀,如此,當國際上發生糾紛時,人們將不自覺的選擇美式價值觀的那一方,因為那已經是你我生活中習以為常的思考模式。

在未來,網路上的資訊戰會變得益發重要。能否讓現實世界發生的事情登上網路上擴散,將會影響事件的成敗。好比說,一場登不了網路版面的示威遊行抗議,就算人數再多,對於世界來說也等於不存在。反之,即便只有少數幾個人的快閃抗議行動,如果能夠有效透過網路動員擴散,引發網路輿論的關切與表態,那麼最後很可能反過頭來影響實體世界的事態。

最近幾個月在香港發生的抗爭事件,之所以逐漸被國際關切,就是因為能夠透過網路快速有效的擴散出去,讓更多人看見影像的結果。

因此,未來的各種議題勝負戰場都是網路,且勝者屬於懂得如何在網路上有效串連、動員力量者。《動員之戰》一書指出,可據之行動並與他人串連後擴散的點子或想法,往往是能夠動員網路力量的關鍵,例如幾年前的冰桶挑戰。能否確切動員網路力量來聲援自己,將是決定各種議題勝負的關鍵,小至品牌推廣大至國家間的戰爭,都需要懂得動員群眾的力量,都需要懂得駕馭資訊戰。

網路決不只是一個閒聊生活八卦或免費追劇看文章的空間,而是影響人類未來發展方向的決戰場!

延伸閱讀
流言效應
紅色滲透
當我們被困在同一艘船上

逆社會觀察

資訊戰,小心網路上針對情緒與人格進行攻擊的言論

By
on
2019-08-15

(本文發表於上報)

日前,某手搖杯飲料廠商在網路上宣示捍衛一國兩制後,隨即引發網路一波抵制。沒多久,網路上出現新一波爆料名單,將一堆廠商全都拖下水,於是,引發更大一波的抵制聲浪。

然而,再過一小段時間,被宣稱也跪下的廠商當中有一些人出面澄清,指稱那些發言是山寨廠商的行為,於是,網路上又是一波澄清。

就這樣來來回回,也許菁英們覺得很過癮,事情有峰迴路轉,但我相信不少只接收第一波資訊且形成某種情緒印象的人,並不會去管後續的細節訂正與澄清,只記得一個模糊感受,並以此作為日後的行動決策根據。

上述正在發生的事件,統稱為資訊戰。

資訊戰一詞,或許有一些人已經聽過了。聽說美國總統川普上次選總統時就是有俄羅斯網軍來相助。聽說北馬其頓有一些年輕人架了一堆假新聞網站成天發假新聞給美國人看(起初只是為了賺取流量廣告),影響了美國大選結果。聽說俄羅斯正對烏克蘭發起大規模資訊戰,且手法日後被許多國家效法學習。

不是聽說而是我們正在經歷的,中國網軍成天對台灣進行攻擊,台灣的網路平台上隨時可見五毛網軍的出沒,長輩的Line群組中不斷出現大量假新聞與抹黑訊息。

我們或多或少知道資訊戰正在發生,卻不是太多人清楚資訊戰的打法與真正的影響。

好比說,針對Line群組上的假訊息氾濫以及未經查證就到處轉發,台灣社會的做法是出現事實資訊澄清網站,讓正確資訊能夠盡速修改錯誤資訊。針對轉發不實資訊者,則紛紛有人提告。

上述處理方法,不少知識菁英與中產階級拍手叫好。

然而,真的能夠有效杜絕假消息竄流嗎?真正能遏止資訊戰的擴散嗎?

恐怕並不樂觀。

資訊戰和過往最大的不同,在於議題的討論範圍,正反觀點的設定,全都在資訊發起方的考量之中。也就是說,過去人們執著的議題論點正確與否的論辯,在資訊戰根本不在乎。正確觀點勝出,事實得以澄清,在過去的言論戰爭中,好像就代表了勝利,但是在資訊戰中,很可能代表一敗塗地。

特別是如果在論點爭辯的過程中,不同意見的支持者彼此攻訐、霸凌、羞辱、傷害,結束論辯後彼此不再信任,甚至反目成仇,將不同意見者視為排除而後快的異己/妖魔,那麼,就算正確論點勝出,在資訊戰的眼中,這些取得勝利者其實是輸了,反而是製造整場份亂的一方贏了。

因為資訊戰,重要的不是論點勝負,而是社會中不同意見立場的群體有無分裂與彼此攻擊,不再團結。

回到前面一開始的手搖杯事件,聽說後來有幾個網紅被網路鄉民圍攻批判,只因為他們沒有即時表態抵制手搖杯飲料廠商。

這不是很荒謬的事情嗎?

合理懷疑,是有人假裝成主持正義的一方,煽動群眾去攻擊不表態網紅,並將之抹黑,透過製造分裂瓦解團結。

民主社會裡,針對不同議題有不同意見立場,或是立場雖然大致相同但有細微差異(所謂路線之爭)是很常見的事情。

資訊戰發起方利用這個現狀,誘發某些認為事件議題只能按照我認同的觀點發展的意見領袖(也就是我稱之為百分百道德純潔論者)去攻擊或批判只是路線跟自己有微小差異但實際上是相同立場者,製造各種路線間的情緒對決。

看看最近台灣發生的許多事件,幾乎都是同室操戈,明明應該是有共同目標的不同團體之間卻相互傷害或彼此不信任。之前民進黨初選時,竟然還有獨派的意見領袖跳出來說如果是小英出現寧可投國民黨的候選人!這樣的選擇,正式資訊戰發起者所樂意見到的!

說實話,個別人對資訊戰是無法防堵的,因為資訊戰發起方通常是國家層級的單位,動員大量人力與物資,長期而持續的進行。此外,也別寄望網路平台商真的會掃除發動資訊戰的假帳號或機器人,基於在商言商原則,加上台灣並非這些廠商的母國,他們並不是太在乎假帳號發動的言論戰爭對台灣社會的破壞。

遏止資訊戰,需要國家層級的力量介入,而且是非法律層面的介入,而是實質的從網路系統與資訊流串的角度去設計防賭機制。這部分目前台灣公部門做的還太少,需要找來更多資訊相關專家請益並盡快制訂對策,否則即將到來的選戰,只怕會讓台灣網路空間上出現更多情緒失控甚至導致實質人身安全傷害的事件發生(之前有反韓女高中生被嚴重霸凌羞辱就是一例了)。

至於個人層面,我能提供的建議只有一個,那就是不要被刻意挑釁情緒失控的言論所干擾或影響,如果發現自己的網站有這類的假帳號或訊息上門鬧事,忽視並刪除封鎖,不要隨之起舞。

並以同樣的原則檢視網路公共平台上的發言與留言,不要被有心破壞社會信任或攻擊他人情緒人格的言論影響,要懂得認真審視並分離訊息中的情緒攻擊與事實資訊,不要隨之起舞,寧可不要看。然後,雖然個別人做事杯水車薪但如果大家都一起投入也許還有一點機會的就是,看到認為是假帳號就隨手檢舉吧!?

資訊戰是很新的戰爭型態,願我們最後都能安然度過資訊戰,不被傷害人格與操弄情緒的活下來!

想看更多關於社會時事議題的評論嗎? 請點選逆社會觀察區的文章,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