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通貨膨脹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高速變動的未來,不宜同時進行多項耐久財消費的分期付款

By
on
2019-06-08

高速變動的未來,不宜同時進行多項耐久財消費的分期付款-先儲蓄變現能力與本金,累積大筆收益後再一次性購買為宜佳

文/Zen大(本文數據皆為估算,作為一種參照思考現狀用的數值,不宜直接帶入,以抓大放小推估,省略很多細項。)

人生中有幾大債務,雖說其中有幾項不一定要選擇扛下,但現實生活中為了面子或所謂的過上好日子,有很多人還是會選擇扛下,那麼,撇開生活基本開銷不談,自己主動選擇扛下的幾項重大債務,金額究竟有多少,分攤到每月攤提到底要支付多少,或許很多人沒有仔細算過,我們也許可以來簡單估算一下。

首先,就是房貸了。

全面漲價之後的房價,可以分成北中南三塊來算,都抓普通房子規格的基本款,不算頭期款,假設房價全可貸,甚至利息我們也都先忽略不計,來看看光是本金攤提,每個月需要支付多少錢?

雙北(含新竹以北)抓1200萬,台中與高雄抓600百萬,其他西部地方城市抓400萬。

分攤20年,也就是分別是每年要繳60萬,30萬,20萬,每個月要繳5萬,2.5萬,1.8萬。

其次,是車貸,車貸平均五年,買個60萬的車,1個月1萬車貸。把開車的開銷攤提計入,開10年也需支出60萬,等於每年每個月花在車子要1萬元。十年後換車,因此,這個是長期來說每個月都要支付1萬塊在買車。

再次,學貸。未來有學貸的人越來越多,且金額越墊越高,因此,應該納入考慮。

如果從高中到研究所畢業都貸款,且讀私立學校,金額應該破百萬。出社會工作後,假設每個月還五千,一年還六萬,約莫二十年還完(簡單的估算含利息總額)。這筆錢可以跟房貸並計,因為剛好都是二十年。且需要乘以二,因為一個家庭有一對夫妻,各5千塊學貸,合計1萬元。

第四,子女養育與教育支出。

也分北中南,北部一個子女一個月平均算3萬,中部2萬,南部1.5萬,都是抓基本款。假設養到20歲,北中南分別得支出720萬、480萬、360萬。養一個小孩差不多可以買一套房子,兩個就成以二再打八折(因為有些東西可以共享),分別是每個月4.8萬、3.2萬、2.4萬。

第五,孝親費

每個月給一方父母1萬,一對夫妻就得支出2萬,一年24萬,以國人退休後到平均餘命時間(80-65)約有15年計算,總計360萬。

先不管總金額,以北部來說,以各月份攤提加總,房貸5萬、車貸1萬、學貸1萬、子女教育支出3萬、孝親費2萬,加總起來,就要12萬。

生活基本開銷有水電瓦斯第四台網路費手機費勞健保商業伙食費物業管理費,就算第四台手機網路全部合為一比較便宜,但算起來一個人一個月也要1萬元,一家三口就是3萬,合計要15萬元,年收入至少要達到180萬(稅後),也就是夫妻兩人各自年收入至少要達90萬,月入至少要有7.5萬元,這還只是基本估算,沒有含商業保險或休閒旅遊人情往來與個人進修等花費。

簡單來說,若要以每月攤提方式支付上述費用,則在雙北來說,一家三口人年收入兩百萬的光景得持續二十年。

那麼,都不買房或買車嗎?

倒也不必然,只是要看,從哪個時間點開始?

如果繼續以分月攤提來說,上述估算,最早開始的時間恐怕也要三十歲,那就是三十歲到五十歲。

但是,如果買房往後延遲十到十五年,年輕時的車子可以挑有保障的二手車或以其他交通工具代步,其他債務支出不變的情況下,將花費的區間拉長與高度重疊度分散開,那麼,壓力就不會那麼大。

此外,買房改租房,假設居住支出省下一半,十年240個月,總計可以存下600萬元(如果買車支出可以想辦法再省下一些,本金可以更大,效益可以更好),一整筆資金如果可以長期穩健投資,滾出來的效益,假設順利的情況下,本金翻一倍,就能在十年後直接進場買房,不需要貸款,省去壓力。

而且,太年輕時就同時進場,債務壓力大,資金預算太緊,生活壓力太大,工作上有大決斷時可能也會趨保守而失好機會,也無法花點時間跟可支配所得在進修上,無法學習投資理財或個人職涯發展能力的培養,提升收入區間,讓自己的收入增加,著實可惜。

我認為以月攤提的情況來說,理想的狀態是先繳付學貸與子女養育支出,以租房取代買房,累積足夠本金後,將資金投入金融商品(學習投資很重要,前半段累積買房資金減少利息支出;後半段累積退休生活所需資本),再進場買房承擔房貸,並且,中年以後買房,比較能夠判斷自己老後是否要在此區塊定區,可以找到適合熟年期也能居住的房子,如今房價不是可以夠輕鬆換房的時代了!

買房可以等,實力的提升與收益的創造不能等。

又或者說,我們毋寧應該改換另外一種思考模式,把耐久財消費所需支出的主要債務總金額算出來,再看看可以怎麼壓低生活成本的情況下,存下足夠多的本金,將這些本金投入穩健的投資商品,累積出足夠收益後,再一次付清式的購買(或大幅降低貸款成數到月攤提金額與租屋無異的水準),好比說前面提到的先以租屋取代貸款,省下的錢存下還後轉作投資,以投資創造的效益進場買房,省去利息支出與月攤提壓力。

未來的時代,很難有工作可以確保二十年長期高收入不變動,若是讓月攤提債務費用長期居高不下,生活壓力大且生活品質低,生活品質低,子女教養風險增大不說,自己的人生也承受不了大風險的衝擊,風險承擔能力太低總歸不是好事,很可能讓您繳了十幾年的各項貸款,付之一炬。

生活有感想

臉書上通貨膨脹的朋友圈

By
on
2018-09-11

臉書上通貨膨脹的朋友圈

 

文/Zen大

 

以前,我的臉書友有數千人時,一堆藝文界名人或政治工作者,後者不乏後來當部長當議員當立委…,前者也是都很驚人。

 

特別是,某些人還不是我主動去加而是對方來加我的。

 

但後來,我發現即便是主動來加我的名人,會留言的極少,即便按讚的也少,只有幾位,所以後來我就全都刪了,覺得那是自己的一種虛榮。

 

以前有時候也會一時熱血,在名人的發文下留言,漸漸覺得,那不是好交流的理想情境,而且我話很多,與其留言不如回自己版上單獨寫一篇,也就逐漸沒了留言的興致。

 

不過,有件事得說一句,也權充紀念,有一位前陣子剛過世的某位名人,在短暫的臉書友時代,承蒙不棄寄了邀請來我也加了,他不時會按讚,偶爾會留言,但我因為實際上不認識,所以後來也都刪了。

 

但我想說的是,至少有心,這點很重要,雖然是小事,卻凸顯其人的行為處世~

 

名人誰都想結識,網路時代看似能夠直接跟名人互動或結為朋友,但,久了之後冷靜想想,就知道那只不過是另外一種朋友的定義,或者說,朋友的通貨膨脹。

也可能單純是我不太會以網路社群與人交談溝通,我總覺得一件事情要講清楚得說很多事情,而口語說話式的文字表達往往掛一漏萬,只會徒增誤會,我比較擅長直接寫一整篇說明一個想法,不太能同時跟很多人對話,所以就越來越懶惰於留言。

 

我這人比較市儈(所以不被文青或文化界接受,常被罵,包括我根本不認識的算是後進的人,對我罵得亦兇),但我很坦然,因為我沒有偷拐搶騙,也不圖虛名。

 

忘了是誰說的,總之是某個中國專寫辣雞湯的作家,意思是,那些名氣就留給別人去攢,我們想辦法賺點實際的錢財,把家人朋友顧好就好,人生當中有一些難關,需要靠真金白銀才能撐過,平日裡以為的朋友到頭來會伸援手的,少得超乎你想像。

 

我不想患難時見真情之寥落再給自己加幾塊落井石,就自己先做通貨膨脹後的朋友圈的逃兵了。

 

所以我經常刪臉書友,特別是原本就不是生命中認識的朋友,我常常酌情刪除,還請見諒,若有意再聯繫,再加我便是,但我也不能保證,不會再刪。

 

其實如果只是想看文章或留言,我的臉書已經全部都開公開,其他鎖的文極少,且就是自己寫給自己的一些筆記而已~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一味追求便宜大碗,最後會否令劣幣驅除良幣?

By
on
2018-04-23

一味追求便宜大碗,最後會否令劣幣驅除良幣?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

 

近日雞排決定集體漲價的新聞,在網路上引發一片哀鴻,不少人說漲價後的雞排比便當還貴,吃不起了。

 

物價議題長年盤據台灣媒體,大概除了房價之外,但凡只要有什麼東西要漲價,媒體就會跳下去窮追猛打,打著替消費者看緊荷包的名義,斥責漲價不應該,罔顧民生。許多人也跟著媒體窮追猛打漲價企業,斥為無良黑心。

 

然而,漲價真的不好嗎?

 

若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溫和通膨(每年物價上漲約2%)是好事,有助於活絡市場,大幅飆漲或凍漲甚至通縮才是真的不好。

 

問題恐怕在於台灣的物價雖漲但薪資凍漲。當薪水停滯成為常態,任何的物價波動,都會讓人變得很敏感。

 

只不過,弔詭的是,過去十年總體物價漲幅並不大的台灣,房價漲了好幾倍。簡單的說,如果把房價移出物價波動計算公式之外,搞不好台灣的物價不漲反跌?前一陣子媒體追打的某些高價食品,背後多少都能看出高房價在干擾末端產品定價。

 

回來說薪資與物價的關係。

 

目前的台灣,陷入一種惡性循環。商家不敢漲價,怕一漲價生意就跌。所以良心商人反而拼命忍耐,直到原物料價格真的承受不住只好調漲。但又不敢漲太多,結果就是漲價中並不反應薪資。也就是說,因為不得已而調漲商品價格而非跟著通膨指數定期調漲的結果,是薪資持續停滯動漲。

 

當人們的薪資不能調漲而物價還是會推升,結果就是消費型態往追尋高CP值或便宜又大碗路線走,貴價商品如果是專攻富人階級那就自己摸摸鼻子認了,但如果主打大眾市場的一般庶民商品竟然敢打高價或想漲價就會被追打。所以連鎖滷肉飯業者每次調漲價格都登上媒體版面,被用力檢討。

 

民生用品是每一個人都要買都得用到的,所以能夠不漲最好不要漲,這是許多人非常直覺的反應,想來也沒錯,畢竟薪水不漲而民生必需品調漲,代表人們得想辦法節約或尋找替代商品,但民生必需品無法替代且不能不消費,於是民怨就不斷堆積。

 

難怪這些年量販店和吃到飽型態的餐廳會成為另類媒體寵兒,超低價或免費總能吸引媒體追捧,這些標榜超便宜又超大碗的消費型態,短暫滿足了凍漲薪資的窮忙族的內心,成了另類小確幸。而那些不體恤民意還膽敢開高價的商家則都全是無樑黑心商人,全都應該被抵制到歇業。

 

然而,量販或吃到飽的低價都是從削減人事成本來節約開支,若流行開來,對勞動力的聘用乃至薪資水準也是一種壓制。

 

便宜又大碗真的是好事嗎?

 

從過去十年來被踢爆的黑心商品史來看,我們知道答案並非全然是肯定的。有一些黑心產品的問世並非商人無良想賺暴利,而是不敢漲價的企業,為了維持產品定價只好改換次級原料,到最後只好換上不合格的黑心原料,不然根本無法滿足市場對低價的需求。

 

當企業凍漲凍到只能以不合格原物料製作產品時,也許我們應該從更宏觀的角度審視整個物價跟薪資之間的關係,不要一味追求低物價或高CP值,也多鼓勵合理反應人事成本的「正當」企業,不要讓劣幣驅除良幣了。

 

 

 

 

大員的通訊

一例一休上路 企業主狂怒為哪樁?

By
on
2017-01-06
一例一休上路 企業主狂怒為哪樁?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7/1/6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最近的新聞,被各種一例一休的副作用占滿版面,一面倒的挺資本家去抨擊政府的政策。 為什麼這些資本家可以一面批評勞工的缺乏競爭力,卻自己充分展現缺乏競爭力的姿態給社會看? 為什麼一例一休會讓一堆資本家抓狂? 今天的大員通訊專欄,就要來談談這個問題....進入正文 (歡迎分享)
大員的通訊

學費調漲的難題

By
on
2014-06-27
學費調漲的難題 文/Zen大 日前,政治大學通過調漲學雜費案,加上政大副校長的「學費太低很丟臉」論,引來外界的不滿與批評聲浪。 大學學費能否調漲,已經成了無解難題? 大環境景氣不好,國民所得停滯,造成許多就讀大學的學子,得借助學貸款再加上打工,才能勉強支應讀書與生活開銷。雖然說每次學費調漲不過數百元到數千元,如果年年調漲也是很可觀的一筆費用,因而如果可以,學生當然都希望學費凍漲。於是,每次只要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