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道德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莫以批判美學風格之名,行鄙視歧視之實

By
on
2019-01-11

莫以批判美學風格之名,行鄙視歧視之實

 

文/Zen大

這篇雖然是評論,但不想以特定新聞事件當引子,免得落入某些政治立場的選邊而混淆重點的發散,因為這的確是台灣蠻普遍的現象。

這世界上最難被分辨並批判的歧視,是關於美學風格的。

因為能說出美學風格之不足者,幾乎都是文化菁英,而當文化精英決定鄙視時,論述之強與聲量之大,往往會讓人誤以為這是真實。

曾經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大眾文化備受此類來自菁英世界的鄙視與批判,從內容到呈現方式,均因其美學不足以饗宴菁英階級卻迎合大眾而被嫌棄,更因其商業上的巨大成功而被妒恨。

在我看來,分類跟排序是不一樣的,關於美學,我們只能分類,卻不能排序,就連康德都說了美學判斷是主觀的,你不喜歡是因為你的主觀,怎麼好把你的主觀透過其他力量強加在我的喜好上,做出你優我劣的評價?

你覺得醜,大家都覺得醜,那又如何?只要我不覺得醜,沒礙著誰也沒犯法的情況下,為何我不能擁有我自己的美學自主性,需要被人嘲諷或鄙視?

以美學品味風格進行的歧視,也還是歧視吧?

品味歧視,是比較少讓會想到的,好像只要在自己的美學品味範圍內覺得醜,就可以大聲嫌棄。

從外貌身材到風格喜好,到處都是以醜合理化自己的歧視語言。

評論美醜跟評論時事一樣,不光是說醜就夠了,也是要說明清楚到底那邊醜?

 

就連康德都說了,美學這東西就是主觀(當然他用很難的哲學概念去講)。

後來有一些科學研究也證明了,好比說,老年人之所以穿顏色鮮豔的衣服,是因為視力衰退。

況且,美學的知識庫要比其他知識庫更難累積,古代中國人才會說三代之後才會吃穿,就是這個意思。

但是在台灣,某些人覺得自己美學標準很不錯的(通常就是上接歐美日的文化美學風格),很容易就對本地發展出來的美學進行價值判斷,斷定出優劣,進而嘲笑那些被他們歸為劣的族群。

分類跟排序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工具,分類是可以的,排序是惡劣的,畢竟人之所以成長成各種各樣,有時代的階級的各種原因,有美學涵養的人怎能去嘲笑沒有的人?

分類跟排序是不一樣的,雖然都是在進行抽象化過程中會出現的。

分類只是根據特質命名,排序則還加入道德或其他元素。

分類沒有優劣,只是特質的區別呈現,排序裡則容易偷渡滿滿的歧視,透過鄙視鍊在運作。

小心排序式的價值優劣判斷,那往往會讓人不自覺地就產生自我優越,還有鄙視其他存在。

如果覺得擁有知識的人應該幫助弱者的話?

美學也是一樣的。

但是在美感上的刻薄發言,常常相當難聽,好比說我們有一位時尚評論界的達人,就很擅長講很難聽的酸言去討好自己的讀者,但是,有想過這個人背後養成其美學的資本有多雄厚嗎?

沒有!

追逐語言的情緒性效果,是台灣近年來一大悲劇。

醜這個概念,是摻入道德的偽美學價值判斷,其實沒有所謂的醜,最多就只是不夠精緻,還很粗糙,需要再發展,但如果太早就貼上醜,後面就都完蛋了~

曾經台客美學就是被這樣的美學鄙視鍊壓制了非常長的一段時間,非常的不可取。

道德判斷背後的根源,常常是華夏道統,好比說過去對本土布袋戲的價值判斷,如今對玖壹壹的價值判斷,其所援引的都不只是單純的美學判斷,還有華夏道統的判斷在其中。

真正的美學精神是幫風格分類,絕對不是排序分優劣,你可以不喜歡某種美學,但不能因此而攻擊或貼上道德標籤去鄙視喜歡那種美學的人,這是兩件事情,卻常常被混為一談,而奠基在批判美學風格基礎上的鄙視就這麼大行其道,且自以為在主持某種美學真理或正義的普及,發出鄙視者反倒自豪的很。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人設崩壞的網紅、導演與麵包師傅…

By
on
2018-12-12

人設崩壞的網紅、導演與麵包師傅…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的台灣,公眾名人接二連三出事。

 

捲款/負債跑人的網紅、被控性侵的導演,與自表是中國台灣人的麵包師傅,無不被社會輿論強烈譴責。

 

每次出事生後,都會有人加碼爆料,像是早就發現網紅的先生愛玩期貨且虧損累累,名車名錶多如過江之鯽,還被廠商招待出國。深陷性侵疑雲的導演則是不斷被踢爆,早就有愛卡女演員油的前科。中國台灣人麵包師傅則被踢爆給薪過低,與麵包店本身的高獲利率不成正比;還有人爆料麵包師傅走紅以後就變勢利眼,原本工作上有往來的記者說自己被冷眼無視。

 

基本上,名流出事的新聞容易鬧得很大,因為圍觀者眾,大家都要來發表兩三句意見,或落井下石或代他人伸張一番正義。總之,既然有現成的落水狗了,多少就會有人湊上來胡亂打一番,趁機發洩一下自己的生活壓力。要不然,有些是真與我們鄉民有關,卻總有人氣得好像碰見殺父仇人般?

 

我自己長期觀察下來,發現一個現象,如果名人出的事情跟自己原本的人設有關,那麼即便沒有違法只是道德瑕疵都很難再翻身,就算祭出買一送一也沒用。但如果跟本身的人設無關,即便違法,沉潛幾年就可捲土重來,或是來個買一送一就能挽回人心。

 

所謂的人設,原本是指戲劇中的人物角色設定,後來被中國輿論界挪用來解讀公眾名人的公眾形象中的三觀(價值觀、世界觀與文化觀),或是說這些是公眾人物與社會大眾約定好,自己在社會行走時會遵守的些價值信念。

 

舉個以前的例子,好比說九把刀,他劈腿電視台記者後,意見領袖的聲望一落千丈,圖書銷售量不若以往,幾乎沒再出過愛情小說與部落格上連載的雜文。

 

為什麼?

 

出事後有人替九把刀緩頰,說他單身未婚,充其量只是換女朋友換得比較沒道德,也只跟當事人有關,旁人怎好多說?

 

關鍵就在於他平日的人設,總愛在網路平台上曬恩愛以建構出自己是專情男人形象,甚至有不少商業收益是因此形象成功而獲取,自然有人覺得自己被背叛,進而選擇抵制或不再消費其生產的產品。

 

再好比說福山雅治,他甚至沒有劈腿只是單純的戀愛後結婚,公布消息時經紀公司股價一落千丈,據悉是因為不少他的死忠粉絲真心相信他一輩子不會結婚,長年砸大錢買了他的周邊商品。違背個人既定人設的事情曝光後,對粉絲的傷害比當事人違法還要嚴峻,要與粉絲修復關係不是不可能但會很艱辛。

 

如今的人們,在消費公眾名流所發送的訊息時,很像當年羅蘭巴特在《神話學》中所分析的摔角比賽一樣(巴特說,人們看摔角不光只是看摔角而是在看道德劇)。我們如今也是一樣的態度在看公眾名人,因此這些人的公眾形象與言行舉止只能按照其人設來呈現,只能是活在舞台前台的演員,只能演好他們一開始告訴我們的角色,尊走角色的既定規範,不能露出其他樣貌,無論是自己故意還是媒體偷拍。這也是為什麼以玉女形象走跳的女藝人不能夠被拍到抽菸或靠在男人身上的畫面,即便這些都不違法。

 

解讀社會輿論對公眾名人的態度,不能單單只看事件的道德或法律層面,而是要從神話學或戲劇的象徵主義的角度來看,才能理解為什麼同樣的錯誤行為發生在不同公眾名人身上,得到的輿論評價或實際反映卻大不相同?

 

今天自表為中國台灣人的麵包師傅,走紅之初打的是台灣之光與台灣特色,國人都接受了,等於他的人設已經確定了。而今卻出爾反爾,不管是為了什麼理由而妥協都不可以。

 

如果今天不是如此刻意主打台灣而走紅,一些國族認同感強烈者固然還是會生氣,但多數國人應該只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看待,因為當初沒有向我們承諾他的人設中有這些設定。

 

好比說在韓國發展的女藝人為什麼在向中國道歉反而獲得更多台灣人支持?

 

與其說他是被迫,不如說他一開始的人設裡並沒有強調這一點,只是無意間說出了讓中國不開心的話,經紀公司為了止血讓他出面道歉,人們在解讀時就會有不一樣的理解與反應。

 

網紅落跑之初,還有不少支持者到臉書平台上留言給他打氣,說相信他的說詞,某種程度也就是代表即便他的借貸與破產涉及法律糾紛,但支持者因還相信其人設所以支持他。不過,隨著爆料日多,真相的大白,那些原本的支持者所感受到的背叛痛苦,甚至因愛生恨,關鍵也在人設崩壞這件事情。

 

至於導演性侵疑雲一事,這是踩到台灣社會對所有公眾人物的基本人設。也就是誰都應該必須在性行為一事上潔身自好,不能違背他人意願侵犯他人。這也是為什麼好幾次有政府官員施政失利都沒辦法讓他下台,但一抓到不倫外遇馬上自行請辭,因為社會輿論強烈不滿。

 

據說日本有不少演藝公司跟女偶像簽約中明訂要求不准談戀愛,理由是偶像是用來滿足粉絲慾望想像的商品,談戀愛等於破壞粉絲的想像,也就是破壞偶像這個存在的基本人設,因此少女固然有戀愛衝動與慾望卻只能被禁止與壓制,否則崩壞的人設造成的商業損失,經紀公司將唯犯錯失格者是問。

 

社群網路時代,有不少人更在意的是公眾人物承諾的人設形象是否與其言行一致,勝過是否遵守法律。想成為公眾名人或意見領袖者,務必仔細盤點自己的人設與言行是否仍然一致?!

 

 

 

 

 

 

信仰主基督

衝突與紛爭未必是壞事

By
on
2018-09-17

衝突與紛爭未必是壞事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質疑神是否存在或全知全能的人當中,最常見的一個挑戰是「如果神是全知全能,為何會引許惡與苦難的發生卻袖手旁觀?」

 

基督徒也做過不少回應,在此就不重述,有興趣的弟兄姊妹可以找相關的書來讀(立緒出版社有一本《哲學家如何看待神?》便蒐羅了西方哲學家質疑或解釋上帝存在的主要問題和解法,每一篇都不長也不會太難,可以參考),我比較覺得有意思的是,這類質疑背後的預設本身,會否其實存在盲點?

 

相信和諧與秩序比衝突和紛爭好,會否只是「人義論」下的「偏見」?因為人的求生本能讓我們發展出了活著比死去好,因此將活著乃至活得好,視為良善或正義而不自知?

 

知名經濟學者熊彼得曾經提過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創造性破壞」,意思是每一次的創新之前都必然出現破壞,甚至可以說,創新是奠基在破壞之上。唯有將舊的破壞掉,才有可能創新生成的契機誕生。

 

那麼,罪進入世界後的人類與世界,會否要走到末日審判與新天新地,這些當下的破壞、苦難或貌似神冷眼旁觀不施恩手,有其必要性?

 

如今的心理學研究發現,青少年要發展出獨立成熟的性格,脫離對原生家庭或父母的依賴而獨立,必須經過叛逆期,甚至是沒來由的為反對而反對,因為獨立性格是從表達不同意見開始的。甚至,一些日本學者研究發現,把自己關起來足不出戶的繭居族,極有可能就是在應該對抗世界以發展獨立人格的青少年時期,沒有機會表達反抗(如父母過度溺愛)或表達反抗失敗(被父母強力壓制而屈服),導致最後邁向發展獨立性格的成年人的社會化過程受挫,於是退化為足不出戶的繭居族。仔細檢視繭居族,某些人甚至出現身體樣貌停滯不前的幼態。

 

會不會是為了讓人類最終能夠回歸神,進入新天新地,在世俗歷史中的人類必須一再經歷衝突、紛爭與苦難,在此過程中進而不斷的蛻變成熟,從而領受基督耶穌的恩典,為將來做好準備。

 

聖經中有一句話我非常喜歡,堪稱我的人生座右銘。「萬事都互相效力,為要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在我的解讀是,神並未應許天色長藍,災害和苦難都是我們在世界上生活必然會碰上的,然而,如果真心誠意接受耶穌基督的人,卻能從這些事情中獲得領受與成長,得著真正的益處。

 

那些苦難是祝福,一如耶穌基督的死成就了恩典一樣,也許我們也應該翻轉看待不幸或苦難的態度。因為更重要的也是人們碰上苦難與不幸之後的回應態度,是回應的態度與方法決定了生命的品質,而不是發生在我們生命的本身。

 

當然,說道理總是比較容易的,實踐起來多多少少都有難度,是以我們欽佩那些捨己利他的人,更是對耶穌基督願意在十字架上捨命感到由衷的敬佩與尊崇。

 

道德是人與他者為了能夠和諧共存不彼此耗損而誕生,維持某種社會秩序好讓人命存續機率極大化,道德是人義論,以人命的延續為主。上帝是非道德的,因為祂高於人也高於社會秩序,在神的視角來看,某件事情最終對人是有幫助而過程可能出現不幸或苦難甚至是現世的生命殞落,上帝應該是會允許其發生的。畢竟,神更在乎的是人類在未來復活之後能否進入祂新造的天地,不是嗎?

 

苦難是通往新生的必要存在,人將因此而蛻變成熟,遠離老我與罪性,進入新生。所以,不要害怕衝突與紛爭,更不要一味的追求表面的秩序於和諧,因為前者能夠讓我們更成熟而堅定,後者卻可能腐蝕我們的生命,讓我們看不見的內在逐漸腐鏽而不自知。

信仰主基督

基督徒的道德操守比非基督徒好是「應該」的嗎?

By
on
2018-03-06

基督徒的道德操守比非基督徒好是「應該」的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日前在網路上看到香港一個牧師貼了一張照片,照片上面是幾個統計數字。統計的是離婚、買彩券與看A片的比例。統計數字中將基督徒與非基督徒分開來計算,而離婚率是基督徒高於非基督徒,其他則是非基督徒高於基督徒。這張照片讓牧師和底下留言的弟兄姊妹很感慨,感慨的是基督徒竟然有品行操守不如非基督徒的地方。

 

先不說統計數據該如何解讀才是正確,特別是那個離婚率到底是成了基督徒才離婚的多還是非基督徒時代就離婚後來才成了基督徒,解讀的差異會造成理解的差異,訊息呈現的樣貌甚至是完全不同。

 

就算真如統計數字所呈現,而基督徒在某些道德操守的品格上竟然比非基督徒還差,那某種程度上也未必是讓人太感到意外的事情。因為基督徒之所以是基督徒並不是因為道德行為的無可指責,而是因為相信耶穌基督和祂十字架的恩典。我們不是靠行為稱義而是因信稱義,縱然我們都希望每一個弟兄姊妹信主之後的道德操守能夠更趨近主耶穌基督,但那畢竟只是一種期望,最多也只是信仰的充分條件而非必要條件。

 

某種程度上我認為,在群體層次上的基督徒操守不如非基督徒未必是壞事。這樣的現象能讓我們學會謙卑不自以為義,想必有一些弟兄姊妹始終確信基督徒的道德操守應該是比非基督徒好的,而這樣的應然確信本身卻是危險的。人是一種很容易就會不自覺的因為自己的道德操守比別人好而驕傲或以此開始指責別人行為的存在,看看耶穌問鄉民誰沒有犯罪就拿石頭砸行淫的婦人這個案例就知道了。當人開始覺得自己行為操守好的時候,會將本該自律的道德拿來律人,製造讓人遺憾的不幸。

 

毋寧說,我們應該徹底翻轉認知,不管基督徒實際上道德行為操守是不是比非基督徒好,都應該當成不如非基督徒,都應該以此心態作為看待自己與他人的行為準則。唯有改變認知,才能避免我們在道德上的自以為義,才能避免佔據道德制高點去指控或斥責一些我們以為道德自律不如我們的人,才能避免鬧笑話。就好比說,社會上許多非基督徒不能理解,為何站出來呼籲捍衛家庭價值的人本身家庭就出狀況,為何那些高舉道德大旗的人自己的道德操守就很有問題,卻還敢用一副我是聖人而其他人有罪的高姿態來談論這些問題?

 

基督徒不應該佔據道德制高點,反而應該將自己放到道德至低點,視自己為道德上最不堪且最該積極努力的人,如此態度才能讓人真正謙虛(倒空自己),才可能以真正符合神的教導的憐憫慈愛來面對上會上同屬道德弱勢或道德瑕疵群體的作為,並給予實際幫助。

 

不要再不證自明的認為基督徒的道德操守就是會比非基督徒好,那可以是一個理想卻不應該被誤認為真實而相信著。

 

 

逆社會觀察

對話被截圖,上傳網路與媒體

By
on
2018-03-04

對話被截圖,上傳網路與媒體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最近幾年有一種新聞很容易被瘋傳,就是宣稱是私下對話的截圖,被其中一位當事人流出,上傳到爆料系社團或是媒體。

 

後來慢慢有一些被證明為造假,畢竟只要有兩台手機,將帳號取名為想要指控的那一方,就可以進行「閒聊」,要「製造」有媒體吸睛度對話並不難。

 

這些爆料者看準了越來越多媒體不查證就報導的作風,還有廣大鄉民網友看到聳動文字不自覺地就採信並且做出情緒反應的習慣,刻意製造了並不存在的虛擬對話,杜撰出了驚悚的事件,在網路上瘋傳。

 

撇開上述造假情況不談,似乎有一些對話是真的由當事人自行流出,即便沒有經過當事人同意。那些明顯是騷擾或惡意攻訐的對話,自然不需要經過當事人同意,刻意流出也是為了喝止對方的騷擾或是提醒碰到相同情況的人小心。

 

不過還有一種爆料就讓人心寒了,那就是原本只是朋友私下的閒聊天,有時候難免講話浮誇或不政經的說一些話,因為當對方是朋友,就口無遮攔,卻不知道是誤踩對方底線,還是對方根本沒把自己當朋友,抑或者其他原因,總之閒聊的對話被截圖後公布,並且引來網路輿論公審。

 

日前香港有個藝人謝安琪小姐在一個私人群組裡跟其他人閒聊打疫苗的事情,單純只是分享自己找到的一些資料和看法,並沒有完全同意自己所分享的資訊,卻被群組裡的人錄音後公布出去,引發喧然大波,讓他很是無奈的澄清。

 

無論上述哪一種情況,不可避免的是,在這個時代,任何言論只要脫口而出都無法享有真正的隱私。就算面對面口說,也還是可以被偷偷錄音再上傳網路。

 

是不至於需要到人人自危,碰到誰都不敢說真話(畢竟你不敢說也可能會有別人替你捏造不存在的對話),反正再小心翼翼似乎也沒有辦法防止有心人的惡意栽贓惡搞。

 

唯一能夠做的事情,在我看來是以毒攻毒,就是凡事無不可對人言,盡可能在網路上好好經營自己的網路形象,多做、多說去建立信任自己的社群,經營好自己的網路形象,讓有爭議的對話被截圖流出時,自己能有足夠的信任資本換取一個解釋說明的機會。反而是什麼都搞神祕,會讓這種截圖流出的對話更引人好奇,就算不是真的也先信再說。

 

在這個隨時可以公布對話截圖的時代,願意為人保密,無論任何情況下都不揭露自己和朋友(特別是名人)的私密對話的人,也許很難找,但如果碰上了一定要好好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