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選擇

心靈處方箋

作選擇,要評估的是長期效益

By
on
2019-05-21

作選擇,要評估的是長期效益

文/Zen大

人生的選擇是大學問,選對,人生是彩色的;選錯,人生可能黑白化。而選擇對錯的判斷標準,在於最後因選擇所累積的效益是多還是少?是正還是負?

 

偏偏,好的選擇所能累積的效益,有時候在一開始時,能攢下的相當微量,特別是跟目標總量乃至拿出來的本金(成本)相比。

也就是起初是本多利少。

好比說讀書或投資,得花很多時間打基礎,但是,成果往往差強人意。

反之,壞習慣的養成一開始都是本少利大,付出一點點就可以得到很多。

好比說宴樂甚至藥物濫用。

兩件事情同時存在時,有些人基於眼前,會選擇本小利大的壞習慣,而非本大利小的正向累積。

也因此,人生選擇不能只看短期要看長期,否則容易因為眼前利益錯判而選錯道路。誰能忍住起初累積資本時的本大利小的艱辛期,等到複利效應在利潤上的累積發酵時,威力就很可觀了。反之,如果複利效應是在付出的成本上累積出威力時,人生得付的代價就很可觀了。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人生自主選擇權需要雄厚資本來支撐

By
on
2019-04-14

文/Zen大

關鍵字 資本 人生自主性 

在自主移動性一文中,曾經稍稍提及「資產與移動自由度的關聯」,資產越雄厚的人越有能力在全球範圍內自由移動。

其實,資產雄厚的人的所擁有的自由選擇權,並不僅僅限於可以隨時自由移動這件事情,而是擴及生活的方方面面。

好比說,當你擁有即便十年不工作也不用擔心生計的資產,那麼工作這件事情對於你來說就不會只是思考能否溫飽?更願意深入探索個人的價值願景信念如何透過工作實踐的可能性!

反之,一個連明天溫飽都不知道在哪裡,為了活下去甚至得鋌而走險的人,不太可能有權利挑選工作,有工作可做就已經十分感恩,即便是骯髒、辛苦的重勞力工作。

過去二十年,曾經是亞洲第二富強的菲律賓,有十分之一的勞動人口在全球各地幫其他國家的雇主工作,為的就是賺取比在本國工作高的薪水,好幫家裡脫貧。這些人幾乎沒有選擇自由,甚至連選雇主或換工作的自由都沒有,人生的命運很大一部分被其他人所決定。

說一點殘酷的現實,一個人想奪回自己的自主選擇權,歸根究底來說,需要厚實的資本來支撐。

翻譯成白話文,那就是只有金錢才是貨真價實的爭取自主工具,其他都是假的。

當然,這裡說的是在國家相對穩健,貨幣的購買力沒有崩盤的情況下的錢。這也是為什麼全世界的有錢人都會將資產分散開來,也都希望儲存在相對安全且強盛的國家(如瑞士、美國),為的就是保護自己的資產,保護自己的人生自主選擇權。

我年輕的時候因為接觸社會學,雖然開了對於這個世界的眼界,看見了社會上許多的不平等和壓迫,卻也因此走上了批判現狀與偏左派的道路,也就是希望透過公民聯合的方式迫使政府修正錯誤,建立強大而健康的制度來協助更多國民改善生活。因為這世界上有不少富強國家都是靠良好制度來維持,而不是靠個人能力。

希望國家透過制度的建立變強大的理想至今依然沒有變,不過,人到接近中年時,經歷了一些事情之後,對於落實想法的作為有一些修正。

最近幾年,我的父母乃至岳父都經歷過需要住院乃至開刀動手術的病痛。後來都順利出院,但過程中我真真實實的體驗到,有健保的確幫助很大,但是光有健保卻還不夠,真正有效的醫療大多都是自費的,比較好的住院環境也需要自費。

也就是說,我重新思考了國家制度保障人民這件事情,我發現至少在現階段以及相當程度的未來的台灣社會來說,國家能夠提供人民的保障僅限於活下去的基本需求,至於想要活得好或有尊嚴,只能靠自己的力量,白話文說就是靠自己賺的錢、累積的資本。

這幾年也聽聞了不少朋友的長輩生病入院接受治療的故事,有幾位朋友的長輩之所以能夠治癒,說穿了是這些人擁有足夠支付龐大醫療開銷的經濟實力,好比說某個朋友的親人驗出癌症後醫生判斷得送到國外接受專門治療,花費得要七位數,這位朋友雖然年紀輕輕但已經連續創業成功,手上有兩家獲利優渥的企業,太太也是賺錢好手,兩人的財力供家中長輩全程在國外治療並沒有困難,最後也順利治癒。

難怪有一些富裕階層的人會說,錢能解決的事情都是小事。錢雖然不是萬能,但沒錢卻萬萬不能。善於使用金錢,可以令自己與家人的生活免於飢餓與病痛之外,還可以過得比較體面。

忘了是誰說過的一句話,但我覺得很有道理。那句話的意思是,虛名這些東西留給其他更有才能的人去追求就好,他自己只想要貨真價實的實利,積極累積能夠保障自己跟家人生活的資產才是真正的要務。

手邊有一些可支配的餘錢,家人生病時可以住好一點的病房,多用一些療效好的自費藥物,可以請得起全職看護,甚至可以自己多花點時間陪生病中的家人,又不用擔心丟了工作或從職場升遷路掉隊脫軌(在台灣,每年也有十多萬人為了照顧長輩而離開職場,這一離開未來就很難再回去)。

人到中年之後,得面對年邁的長輩可能出現的開銷(不能鴕鳥的假裝這些事情不會發生),還要自己得替人生下半場攢一點老本,也別寄望養兒防老,以台灣的社會環境的少子化趨勢,兒孫自有自己該煩惱的事情,實在沒有多餘能力來照顧我們這些長輩!

說了這麼多,我想說的是,盡可能的在合法的範圍內,努力賺錢,努力存錢,因為累積資產這件事情,同時在累積的是自己的人生自主選擇權,自己的命運不用外求於人,不用被國家社會或企業組織的制度約束或壓迫而委屈求全,可以讓自己的家人與關心的人過得體面且豐盛一點。

當然,行有餘力,我還是會支持左派的理想,在推動社會公平正義與優良制度上盡一份心力,只是無法像年輕一樣,那樣義無反顧的視金錢如糞土,視成就與發展如浮雲,只顧批判社會不公堅持內在信念而不顧家人或自己未來老後生活所需。

把身邊的人都照顧好,其實也是對社會盡一份責任,因為社會少一些不必要的不安因子,不至於給社會多添麻煩,也是一種強化社會安全網的概念。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記帳,是在記錄你人生的金錢選擇

By
on
2019-03-04

文/Zen大

記帳何止是紀錄金錢流向,更是記錄你人生中每一筆金錢選擇,這寫選擇的總和,創造了你的經濟狀況,打造了你人生相當重要的面向,甚至可以說,金錢選擇實質上形塑了你這個人的樣貌。

因為你的每一筆花費,無論是生活必須還是想望,都在建構你這個人是誰,人生目標,生活理想…

有人說,告訴我你吃甚麼我就可以告訴你你是甚麼樣的人?

有人說,告訴我你讀甚麼我就可以知道你是甚麼樣的人?

但其實,告訴我你的花費,更可以知道你是怎麼樣的人

沒人會跟錢過不去,如果會,代表這個人正在跟自己過不去,或是人生正面臨過不去的難關。

如果可以,沒人不想把錢花在真正想花的地方,不用管別人怎麼想?

因此,記帳吧,記錄你生活中的每一筆金錢流向,記下你生活中每一筆金錢選擇,然後,試著看看藏在這些選擇背後的真正的自己,是不是你以為的自己?

另外,往後每一筆支出要付出去之前,都應該思考一下機會成本與複利效應,簡單說,就是這筆錢花在這個東西上之後就不能花在其他東西上了,因而當我決定花在這個東西上時,買入的這個東西經過時間複利,會讓我變得更好還是更糟?會幫我創造更多還是會拿走更多?

好比說,以理財界談的拿鐵因子為例,今天你花一百元買一杯咖啡,花的不只是一百元,而是這一百元往後數十年的所有可能性也都在今天現在使用掉了,因此你必須思考,這一百元在現在花在這杯咖啡上值得嗎?如果值得,為什麼?

如果不花在咖啡上,花在其他地方,好比說投資,這一百元經過複利效應,二十年後,可以滾出多大資產?

如果不只是這一百元,而是每一天都存下一百元,那麼,二十年後又可以透過複利效應滾出多少資產?

這就是你當下或每一天都花一百元喝咖啡所支付的實際成本。

所以,思考過後,也許你會想,嗯,我還是很想喝咖啡,可是我應該改喝五十元一杯的咖啡,或是自己買咖啡豆,自己烹煮,以降低花費的方式完成同樣的需求,並且把省下的錢挪往其他地方使用!

這就是去思考每一筆金錢花費的真正意思,也是記帳真正的意涵,經常檢討自己的開銷結構,試著找出更節省金錢支出卻能同樣達到滿足的方法,並將省下來的金錢挪往更有再生產價值或幫自己的未來創造更高收益的活動上。

記帳,是在記錄你人生的金錢選擇,某種程度上來說,這相當程度會決定你人生的成敗,透過了解自己的花費結構後,重新調整出一套更能正向累積產出的花費方案。

歡迎來參加有錢人讀書會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練習刻意選擇

By
on
2019-02-11

練習刻意選擇

 

文/Zen大

 

如果說,選擇比努力重要,那麼,有件事情就很重要,那就是做對選擇,畢竟選擇也可能選錯。

 

不能只是知道選擇很重要,還要能做對選擇,才能做到選擇比努力重要。

 

某種程度上來說,選擇成敗的關鍵在於能否看透選項背後的框架?

 

好比說,當年我決定離開職場,成為自雇工作者,就是看透了台灣職場發展這個框架,以及自己能力的侷限,多方考量下之後,做出的選擇。

 

嚴格來說,選擇沒有對錯,只有適不適合自己?

 

或者說,適合自己的就是對的,不適合自己的就是錯的,更多是個人導向而非他者導向(他者導向是說,社會價值排序系統成為我們的選擇的唯一參考依據)。

 

然而,我所喜歡或認為適合的不一定真的適合,這樣的問題該如何破除?

 

想來想去,也只有刻意練習,也就是刻意選擇能夠攻克了。

 

在日常生活不特別思考的事情上,開始刻意練習選擇,導入決策思考的流程或工具,輔助自己做決策,不再遵循慣性,再定期盤點自己的決策結果的滿意度。

 

好比說,平常都是搭固定時間的捷運上班,刻意選擇搭計程車或走路上班。

 

此外,能夠打破框架就盡量以打破框架的選項為主,好比說,有兩個選項給你選時,選選項上不存在的第三個選擇,或是將兩個既有選項組合成新選擇,總之,不要遵守既有的規則框架,要能夠另闢蹊徑。

 

日常生活中經常練習刻意選擇,當小事上選擇的熟練且能發揮出事半功倍的效果時,碰上大事也能臨危不亂的做出合適的選擇。

剛好有本書談這個主題,有興趣可以讀看看

逆社會觀察 少年社會學

生活在結構中的社會人,遵循阻力最小之路過活

By
on
2018-11-23

生活在結構中的社會人,遵循阻力最小之路過活

 

文/Zen大

 

作為社會人,其實我們都不自覺的敬畏結構的力量,在結構中尋找阻力最小之路而行,要不然在台灣不會有那麼多人選擇好好念書考大學進大公司或考公職。

 

因為機率上來說,順從結構下的阻力最小之路,達到幸福的可能性最高。

 

人的身體被社會化規訓,接受了結構的存在卻沒有意識到其存在直到脫離了熟悉的結構進入了另外一個陌生的結構環境時,以自身原本的價值觀念去應對卻行不通,才發現結構之所在。

 

說這個要做什麼?

 

想說的是,結構無所不在且方方面面制約著人的思想與行為,除非有意識的反思且做出不一樣的選擇,否則多數人都是順從結構而活,那就好像上班的還是比創業的多,即便明知道上班翻身的機率很低,但我們的社會結構已經讓我們習慣了上班這件事情,即便這件事情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久。

 

還有很多選擇與判斷都是。

 

結構不是不能打破或改變,但是,需要有相當的外力干擾並且重新制定規則,如若該發生的都沒有發生卻宣稱結構已經改變,那通常只是一廂情願。

 

當然,時間會改變結構,但時間的改變進程又比人為干預修正來得漫長。

 

我們生活在比我們大的結構裡,遵從結構中的規則而行動而不自知,唯有這一點不變,社會才能相對穩定的繼續運作而不崩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