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選舉

逆社會觀察

如果台灣是個獨立民族國家,時間點從哪裡算起?

By
on
2019-11-10

(本文發表於上報)

即將到來的2020總統大選,一言以蔽之,就是國族認同之戰。

握有選票的公民,將投票決定支持維護台灣主權的政黨,還是趨向與另外一個國家合流?

決定與他國合併的那套歷史觀,我們都很熟了,合不合理或台灣是否該接受,暫且不去談。

比較值得深入思考的是,認真覺得台灣人應該自主自決,自成一個主權獨立(民族)國家的這一邊。

放眼歷史,國族的誕生,似乎都是為了擺脫帝國統治!

以色列人擺脫埃及的統治,從世代為奴解放出來成為獨立民族,歷經數千年最後重新建國。韓人擺脫中原正統與日治,獨立成為一個族群並且建國。

他們不但有明確的創世神話,也還有明確的國族建國時間點。

但是,台灣有嗎?

雖然台灣人這個概念近年來大家都能朗朗上口,說的好像本來就是如此(其實不是,台灣人意識崛起與擴散是晚近一二十年的事情)。我感到好奇的是,如果真有台灣人這樣一個獨立於世界上其他族群的存在,能建立自己的主權獨立國家,並不依附/歸順其他國家體制的時間點,會落在那裡?

撇開國族神話不談,回歸歷史進程,原住民數千年來世居台灣,甚至可能是南島民族的共同祖先。但是,始終原住民沒能發展出國族意識,一直停留在部落與部落聯合時期。

古書上寫的大員或其他據說是台灣的地方,真的就是指現在的台灣嗎?

隋朝在澎湖設立據點,就能等於天朝統治台灣的開始以及日後永久擁有台灣主權的根據嗎?

明鄭的經營台灣,驅趕了歐洲殖民者,是將台灣當成永久發展地嗎?

有清統治台灣與之後,將割讓台灣給日本,是否從此放棄了天朝對台主權?

日本統治台灣,並不將之視為國族神話中的大和民族的一部分,只是依附於帝國邊陲的一個行省或殖民地。

至少日本戰敗前,台灣都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地方,台灣島上的居民都有其他政治體制的身分,台灣人只是個地理上的稱謂而非國族意義上的稱呼。且更多時候並不稱此塊土地上之人為台灣人,而是以各自的族群名稱稱呼之。

民族國家是個非常嶄新的東西,出現不過三百餘年,認真發展起來不過百年,台灣第一次進入民族國家政體轄下,應是戰後中華民國進駐直到如今(也不過70年)。

那麼,中華民國是台灣人的民族國家嗎?

嚴格來說,過去不是,但未來可以是(也可以不是)。

最早的中華民國是中國人在中國建立的民族國家,國土形狀是秋海棠,首都是南京,成立於1911年。

中華民國建國時期的台灣,受日本統治。

戰後的台灣,被中華民國接收,島上的人被強行更換了國籍,無視島上原本居民的認同。後來又因故成為中華民國僅剩不多的國土,但是,中華民國堅稱自己不再統治的區域仍屬中華民國,台灣是復興基地,這項意志,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以戒嚴統治的方法,讓經歷228與白色恐怖的人屈服、接受自己是中華民國人,沒有台灣人只有中華民國人。不屈者,或潛逃或下獄或謝世。

直到另外一個宣稱自己才是中原正統但國號不太一樣的政權,積極推動一統,越來越多人透過比較與排除法發現,自己並不是也不想成為中國人,台灣的自主國族意識才開始萌生成長,距今也不過短短三十年歷史。

可是,新的身分選項沒有可依附的政治體制,中華民國成了台灣自主獨立的方便法門(卻也是罩門,以中華民國讓台灣獨立的利弊得失可以談的很多,暫且擱置不細談)。

台灣從中華民國的復興基地、自由地區,逐漸演化為中華民國台灣地區,中華民國在台灣,以及最近的中華民國台灣,台灣與中華民國之間的連結詞逐漸被簡化、省略乃至取消,中華民國與台灣兩者被併連起來,中華民國成為台灣的外衣,台灣成為中華民國的(唯一)領地。某種意義上來說,若能取得土地上多數國人的支持,國際社會承認,毋寧就是華獨的完成(雖然台獨派不能接受的,台獨派堅持國號與政體都得另外設計,徹底擺脫中國元素)。

台灣國族,說真的,還沒誕生,但已經到了前夕。理念構造已經初步構建完成(中華民國台灣),如果來年的選舉被大多數國民接受,那麼,從那一刻起,台灣有了承載自己國族的體制,雖然還是借來的殼,但是,未來四年應該可以推動更多的政體修改,調整成適合台灣使用的機制(向上追溯的話,廢除萬年國代與甲等特考,凍省、直接民選總統,乃至近來的升格六都、推動轉型正義等措施,都是在讓中華民國體制修改的更符合台灣土地需求)。

逆社會觀察

韓鐵粉的團結與行動力,值得效法

By
on
2019-10-26

(本文發表於上報)

如果說,極端主義分子有什麼值得學習的特質,那就是堅定不移的信念與行動力!

好比說韓鐵粉,明明所支持的對象一天到晚鬧事出糗,鐵粉們依然堅定不移義無反顧的支持,甚至不惜以自己的性命與不同意見者對抗,因為是自己選的對象。

在我們自以為理性客觀的人看來可能是過分狂熱而荒謬的行為,在他們卻是堅定不移的信念的貫徹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其次,即便各種民調顯示自己的支持者處於落後,也絕不尊崇西瓜偎大邊原則,也不要求自己所屬的政黨換人,就是力挺到底。

當我們坐在冷氣房裡笑看前往造勢場合的韓粉人數時,想過嗎,如果是我們的支持者聲勢如此冷清,我們還會願意前往力挺嗎?沒有怨言的力挺自己相信的候選人,試問,有多少自詡為理性客觀的人能做得到?

當許多人可能因為投票當天天氣不好、工作太累,返鄉投票太花錢且太遙遠,其他朋友邀約,起床時覺得感冒不舒服就放棄前往投票,韓鐵粉就算是丟了工作都要前往的毅力和決心,人就算遠在海外都要請假搭飛機回來投票,不覺得我們應該學習仿效這樣的行動力嗎?

即便自己的支持者民調勝出不少,但如果最後的實際行動力遠不如民調落後的一方,那麼,在雙方基本盤都積極動員的情況下,很有可能勝負還在未定之天,就因為我們這些所謂的中間選民,太多理由可以讓我們放棄投票!

中間派往往自詡高明與理性,客觀而冷靜,但有時候,所思考的範圍是很小情小愛的個人層次,重視的就只是顧好自己,但往往,貌似顧全了自己的利益,卻輸掉了更大的戰役。

好比說,最近很多高雄人在說,去年自己因為相信陳其邁穩贏,所以沒回去投票,那這樣的錯判,不就是過份自信的錯誤判斷嗎?

正所謂驕兵必敗,在台灣的選民結構藍大於綠,且中間選民容易搖擺或乾脆放棄不投的情況下,每一場選舉其實都是對泛藍政黨比較有利(最近的民調都顯示至少在立委選舉選情上,泛藍的聲勢遠超過泛綠)。

中間選民常有一個迷思,就是這次自己的支持者沒能當選下次再努力就好,做不好的政黨可以用選票教訓,選舉自然能夠平衡各方政黨的勢力。

這種說詞背後,暗含台灣是一個正常民主國家,有正常的政黨政治的概念。

或許是中間選民們對於投票與投票結果背後的意涵並不是真的那麼了解,或是在某種有限理性的考慮下覺得就算支持對象輸也無妨,才造成這樣的態度與行為舉止?!

但是,並不是這樣的,台灣的民主法治之所以能夠運作,其實建立在許多偶然的幸運與他國力量的支持上,光靠我們自己本身的實力和基礎,根本不足以支撐這套制度的運作。許多人忽視了這一點,才會沒能看見連續輸掉選舉所必須償付的代價有多高?

那種反正還可以有下次的心情,讓我們在這一次或每一次,都顯得不夠盡心盡力,都替自己留了退路。卻也讓原本不應該輸的戰役輸了,造成嚴峻後果!

要知道,台灣是個被其他國家的勢力嚴重滲透,甚至在主要政黨中安插在台的代理人,代理人每一次爭取執政都是希望讓對方的勢力能夠更加深入台灣,最後取得台灣,而偏偏那個勢力並非民主國家。也就是說,在台灣,每一次的投票都是代理人戰爭,投錯票可能會讓台灣賠上不光是經濟與社會的穩定,還可能連同主權都淪喪!

常有些人說,做不好的政黨我們就用選票將它換下來,這次輸了下次再努力就好。但是,很可能某一次輸掉之後,赫然發現,再沒有下一次了?台灣的選舉就是這麼嚴峻,每一次都可能是最後一次!這不是危言聳聽,是願不願意睜開眼睛看清楚東亞局勢與台灣定位的問題!

泛藍支持者不同,自從泛藍輸過一次之後,其忠誠支持者,每一次都異常團結,每一次都積極的動員,每一次都認真地出門去投票,因為他們不想再輸!

說實話,韓鐵粉的信念立場我們可以不認同,可是人家因為不想再輸而付出的努力,不怕社會嘲諷也要堅持的行動力,卻是我們這些輕易就幫自己找藉口放棄去投票,或放棄表態自己的立場的中間選民所應該要好好學習仿效的!

若我們能有韓鐵粉的堅定,無論如何都要去投票,無論如何都要表態,無論如何都願意把眾人或公共利益看得比自己更重,那麼,或許我們有望大聲說我們擁有民主自由。

民主不是理所當然的存在,是前人的犧牲與努力換來的,我們這一代若不想承擔責任只想享受權利,最後只怕怎麼丟掉民主都不知道?別忘了就連德國都能票選出希特勒,更何況台灣?!

逆社會觀察

韓國瑜能反覆出來參選就穩賺不賠

By
on
2019-09-27

(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一陣子,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在各種地方瘋狂跳針,大肆否認自己說過的話,最近一次否認的是太平島挖石油。不但在議會質詢時否認,事後還加碼開直播否認,說選舉公報上又沒有如何如何,再次佔據媒體版面,引來滿滿批判聲浪。

其實,不少選民在乎的未必是政績,而是溝通、表達的態度。雖然重視態度勝過政績,並不理性,但是,人類的確是不理性的物種,許多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都不斷證實這一點,所以,即便進步派人士或覺青們不喜歡,直斥為「智力測驗不及格」現象,但那就是存在的。因為人是情感好惡先於理性分析的物種。

馬英九執政期間就已經多次發生過,政務官和社會溝通態度不良而被民意嚴厲抨擊的事件,未必是那些政見都不好,而是那種「我是為你好」、「我說的一定對」的態度讓人反感。

因此,當去年這位仁兄宣稱自己帶著一瓶礦泉水就南下高雄,獲得熱烈支持,因為,當時這位仁兄表現出來的態度很誠懇謙虛,讓不少基層庶民感到親切。因為這人會用俗民語言跟大家溝通。

沒想到,選上市長之後,就變了,就跟某些追到女朋友之後態度就變了的男人一樣,開始露出另外一面。

這位仁兄顯然並不打算記取柯文哲或馬英九等人的前車之鑑。

曾經,柯文哲以素人之姿,挾廣大民意(討厭國民黨長期霸占台北市加上硬推服貿),風光選上台北市長。

柯文哲選上市長後,第一屆任內雖然偶有失言,前半任期大多還在民眾能接受的人設範圍之內(柯文哲原本就是以容易失言的白目形象出道),且認真推動市政,早出晚歸,勤懇踏實地走該走的行程。

這樣的柯文哲,第二任當選後,施政即便還是照舊,失言風波開始擴大,甚至罔顧台灣民意開始說一些容易被視為歧視或傷人的字眼,且堅持自己沒錯的繼續說,於是,民意開始反彈,粉絲團開始掉粉。說起來,就是廣大民意開始不爽柯文哲的態度。即便他的態度還算始終如一,都是白目、容易失言,但人們心中有一把尺,就是不容踰越。

假設執政還算認真的柯文哲,都會因為說話得罪民意而轉黑,那麼,從上任之後就開始不斷政見跳票,被人質疑後還不斷否認甚至斥責是社會抹黑,擺出一副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自己很委屈都被欺負的態度,我想,除了死忠鐵粉之外,其他曾經投票支持的中間選民應該都有受騙上當還被甩一巴掌的羞辱感吧?

曾經兩次總統大選都大勝,民選選舉不曾輸過的馬英九,執政後期民意支持度只剩九點二趴,還是依然堅持推動服貿,堅持認為都是社會誤解他,最後的結果就是國民黨在2016總統大選慘敗,讓民進黨首度行政與立法都拿下,完全執政。

如今的高雄市長,選上前說絕對不會選總統,選後馬上反悔甚至也反駁說自己不曾如此說過,如此公然說謊,不斷打臉曾經投票支持自己的民意,就任不到一年沒有任何政績卻公然落跑去選總統,還真心相信自己能贏嗎?

會不會其實他自己也根本不在乎會不會贏?

反正就算選輸了還是可以繼續回鍋當高雄市長,下次也還可以再選高雄市長,甚至還可以再選下次的總統。光是能夠反覆出來參選,能夠調動與掌握的資源就不知凡幾?只要他目前還是國民黨內聲望最高的太陽,只要還沒有其他同黨同志能夠超越他,光是這些資源分配與使用權,對於十多年前已經淡出政壇的他來說,都是白賺多賺的勝利,且是大大的勝利,早在他選上高雄市長後,他的人生往後就有贏沒有輸,只是看能贏多少而已?

不管他的行徑如何荒腔走板,都有人會力挺到底,做他繼續鬧大的後盾,長期下來,會輸的只有國民黨與台灣社會,乃至對岸的共產黨,至於他本人,都是穩贏不賠,因為竟然靠各種空口說白話的瞎扯淡就能贏得高雄市長,還順便帶領國民黨收復一堆地方縣市版圖的時候,他早已幫自己人生寫下了歷史新高。後面能不能再創新高,根本無所謂!

這種「成本外部化,效益私有化」(好處歸自己,成本由社會或其他人承擔)的做事方法,在台灣不算罕見,只不過這位仁兄將之應用在我們認為不該如此直白露骨的政治領域,且發揮的淋漓盡致而已!

國民黨人曾經說過,「能撈救撈、能混就混」,拖垮民進黨執政的台灣。民間有句話說,「老子不幹了最大!」假設他也是抱持這類心態在選舉與執政高雄,恐怕除了罷免過關之外,還真的沒有任何能夠制衡其繼續拒絕承認自己曾經承諾過的任何事情,因為他壓根就不在乎那些大家在乎的事情,而他在乎的事情已經全部都超額達標完成,不是嘛?

逆社會觀察

打臉對手的道理講得再多再正確,還不如好好動員提高投票率

By
on
2019-08-05

日前,國民黨總統大選的候選人也順利產生,應該說沒有太令人感到意外的,就是現任高雄市長韓國瑜出線,將於半年後與小英總統角逐總統大位。

韓國瑜出線的消息曝光後,同一時間,網路上出現不少嘲諷式批判的反對訊息,像是若韓國與選上政府還得花一億重辦高雄市長選舉;前高雄市長陳菊最後半年才到中央當官被砲轟,韓國瑜只當半年高雄市長跑去選總統卻可以。甚至連韓國瑜萬一當選總統的恐怖內閣名單都有了!

這些反對聲音的出發點或許很良善,也自認為自己的分析與批判很有道理,但如果能更多懂一點行為經濟學對人性思考的運作邏輯,就不會自以為聰明的發出一堆黑韓的訊息。

因為,那些來自反對方的批判,支持者未必會想正面回應,正面回應也可能又鬧出韓粉不理性的笑話,可是,這全部的事情,對韓粉來說,都是促成其更加團結一致,認真動員組織,到投票日當天要確實前往投票的動力。

選舉從來不是靠理性分析或講道理就能贏的事情,一如國族認同最原始的內在核心並非理性或道理而是國族神話的認同,認同這件事情是先有情感依附產生後才去找理由來解釋,也就是說,先確認情緒後再解釋這個情緒,也因此,在不認同此一選擇者的眼中,完全無法理解這些解釋為何能夠成立?就好像不信基督教的人不懂為何有一堆基督徒一直拿聖經的證據來反同一樣!

如果不能搞清楚,選舉最終到頭來是比選票的數量,因此,積極的動員且確保投票數能夠提高才是勝選的唯一可能性,只是不斷的在網路上發動輿論攻擊或嘲諷羞辱對手的言論,到了最關鍵緊要的投票日卻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理由而不去投票,那麼,可以說,比較團結積極行動的那一邊,贏面較大!

講營道理卻輸了選舉的事情,過去已經發生很多次了,但是,好像還是有不少人無法從中醒悟,理解選舉從來不是智力測驗,而是情感認同的凝聚,誰能凝聚的多,誰就能拿下比較多選票,誰就能贏!

反韓方常常嘲笑韓粉不理性,綠營支持者常嘲諷藍營支持者是黨國威權主義下的餘孽,這些就道理來說也許都正確,但是,道理並不能因為正確就幫選票加權,道理再正確的人也只是一票,跟所謂的不理性的選民一樣,都只有一票。

反倒我覺得,那些愛講道理自認進步理性的選民,應該跟對手的支持者學一學。好比說國民黨,人家的支持者在初選結束後,就開始歸隊,沒有在外面拼命放話說非誰不投,不若綠營,裡面只是因為一些派系路線的小爭議,就有一些人不斷透過媒體或網路放話說不是自己支持的人出線就不投,一邊是初選後快速團結,一邊是初選後四分五裂,各擁其主且寧可支持對手都不願意支持黨內其他派系者,想一想,誰才是真的不理性?

我覺得,韓粉很理性。韋伯曾經說過,理性除了工具理性還有價值理性,這些韓粉有自己的價值信念,在其價值信念下,他們覺得自己的行為其實很理性。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沒錯,他們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讓支持的韓國瑜當選,只要他能當選支持者甚至願意承受罵名或與人起衝突(雖然這些作為未必能產生正面的影響),在旁人看到的是不理性的喧鬧,在我看是一種可怕的認同團結之凝聚。

團結力量大這件事情,並不會因為團結的前提是其他人不認同的就不能產生力量。更何況在國族認同或執政黨選擇的事情上,從系統論的角度來看,屬於更換系統目的與運作規則,也就是說,只要成功更換後,新的主事者會重寫整部規則與重新定義價值,甚至會回溯過往歷史並重新定義(贏家寫歷史,贏的就是正義,而非正義所以才贏)。

基於上述前提,那些不希望韓國瑜選上總統的人要知道,未來半年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那就是竭盡所能地幫你所支持且有可能勝選的候選人拉票,好好地對付自己同溫層中的亡國感與未投先放棄的失敗主義論者,好好勸說那些絕不頭小英的非藍營支持者回心轉意,並且確保自己無論如何,來年一定會準時抵達投開票所並投下自己那一票,否則,道理講再多,網路上得到的讚再多,都無法勝利。

只有確實的去投票,才能確保最後的勝利可能屬於自己。

當然,上述的論點,雙方陣營都適用,只是挺韓方已經很認真在落實,不斷在民間推進,而反韓方卻還是常常將焦點放在道理上論辯勝負而忽視了最後的選舉投票之動員作為的規劃,這是非常致命的思考盲點,請務必速速補強之。

逆社會觀察

鐵粉終究是少數,中間選民才是關鍵

By
on
2019-07-08

(本文發表於上報)

離來年總統大選只剩半年時間,目前雙強對決的局勢越來越明朗。

另外一個白色力量目前看來更像是為了博取媒體版面而用力放話的老頭子,已經被民意孤懸在外,加上沒有政黨機器的奧援,真的投入選戰的機會不大。

然而,以總統大選來說,除非是三強鼎立,回防鞏固基本盤以此分勝負的作法才有意義,如果是一對一對決,大抵上都是中間選民的意向決定結果。

台灣的選民結構非常特別,雖然基本盤是藍大於綠,但是,廣大中間選民沒有特別的政黨傾向,兩黨候選人都可能投過,選人不選黨或是端看當時的執政狀況與社會觀感而投票的情況很普遍。

台灣是個非常特別的民主國家,雖然絕大多數國民都認為能夠民主投票很棒,但卻不太加入政黨(除了早年威權時期強逼役男加入國民黨外),這種身分上的自由,讓選民可以在下次投票時,更換候選人的容易度大幅提升。

因為沒有對特定政黨忠誠的包袱,甚至有不少人根本是選人不選黨,好比說過去很多人投過陳水扁馬英九與蔡英文,但是下一次的選舉卻選了另外一個政黨的政治人物。再好比說這次民進黨黨內初選,網路上一堆人表態自己過去投過陳水扁跟馬英九,這次支持蔡英文但是不支持民進黨的其他候選人,且從網路的發言聲量來估算,此類聲音還不算少。

政治社會學的選舉研究屢屢發現,投票是非常受西瓜偎大邊效性引導的,社會學稱之為從眾效應,也就是說當主流社會形成某種既定印象時,就很難改變了。

另外,還有一個效應也不容小覷,那就是因愛生恨的鐘擺效應。當年的陳水扁與馬英九都是超級政治明星,但是結束任期後的下次選舉都給自己政黨帶來巨大挫敗,都是因為任期最後的社會觀感崩解,民心憤慨,急著想懲罰做不好的政黨。

從過去的結果來看,身為挑戰者,的確有一點優勢,特別是這個變動不居的時代,誰執政誰就得揹上執政不利,無法照顧多數普羅大眾需求的指責,員本里性上來說這類結構困局就不是短時間能夠解決,不僅台灣如此,世界各國皆然。

只不過,為了勝選而過多承諾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已經成為民主國家的競選常態,於是人民一次次期望又一次次失望,到最後發現自己只能在爛蘋果中挑稍微不爛的,認清了現實。

只不過有些人似乎沒搞清楚自己的身分,當已經順利從挑戰者轉換為執政者時,選民的檢視標準同時也立刻轉變了,不再是絕對力挺,而是檢視當初的承諾是否兌現?

對台灣人來說,沒做滿任期這件事情是最不能原諒,從朱立倫到威廉賴再到花媽,都被強力譴責過,因為許多人認為這是最基本的政治誠信問題。這些人都還至少當滿一任,尚且如此,有些人連一任的行政成績都還拿不出來,放任底下官員鬧事,放著市政不管到處參加造勢活動,接連被未來主人翁當面嗆聲卻依然故我,妄想直接挑戰大位。往好處說是打破既有框架,富有挑戰勇氣,往另外一面想,這乃是勝利後的過份驕傲乃自開始自欺欺人的徵兆。

民主社會有個很大的弱點,那就是長期執政會淪為絕對劣勢,因為民心會容易思辨,即便長期執政的政績不算太差,但也很難沒有缺點,累積的民怨很可能在一次的強力衝撞下被突破。好比說,台中人也是厭倦了胡志強才換上林佳龍,有換過就好,下次就再換回原本當地的政黨色彩支持的候選人。

況且,如果改變之後是更糟而不是更好,我想實際生活在當地的人們都能感受得到,口語傳播的擴散效應也不小,更別說可以透過網路社群發酵,決不是少數媒體的強力歌功頌德可以顛倒是非。

林肯曾經說過,你可能可以在一段時間內欺騙所有人,也可能可以永遠欺騙一些人,但不會所有人永遠都被騙。

鐵粉終究是少數,地方派系或任何特定勢力在民代這類的多數競選時能夠起的影響力不小,但在一對一對決時只怕未必,任何特定群體放到社會來說都是相對少數(那些急獨派朋友每次開票前的信誓旦旦,對照開票之後的結果,真的也很讓人唏噓),只是同溫層太厚加上贏過,更讓判斷現實情況的能力徹底失真。

雖說可能在某個時刻成為關鍵少數決定勝負,但那也得是五五波的時候,有些時候,民意早已生變且恨不得明天就投票洗掉當初的錯誤。國民兩黨各自最強的政治明星,最後都不約而同地落入連自己人都不支持的窘態,其他等而次之的後起之秀竟然覺得自己可以是例外,未免也太有自信了一些!

 

想看更多社會觀察文章請到逆社會觀察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