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電視

逆社會觀察

網紅竟成電視新聞主播了

By
on
2018-03-12

網紅竟成電視新聞主播了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日前,華視新聞部對外宣布,將找網路知名粉絲團《眼球中央電視台》的主播視網膜接手華視新聞報導。

 

消息傳出後,不少網友樂觀其成,但也有人質疑視網膜的專業能力是否能夠勝任主播。

 

等到視網膜真的走馬上任後,開出不算差的網路收視率,不少網友買單這項創舉,算是替頹靡已久的電視新聞節目注入了一劑活化劑。

 

網路的生態是這樣的,但凡有不可預期的新事物出現在網路上時,總能引來一群好事者圍觀甚至代為傳播,進而引發一段追捧熱潮。瘋潮能否延續下去還是轉眼即逝,還得等時間驗收。不過,電視頻道願意嘗試以創新突圍,比起固守無法改變世道的傳統做法,總是好事。

 

日前,日本傑尼斯經紀公司也宣布將開設網路影音節目頻道,讓當家偶像主持,或許也是有鑑於傳統大眾媒體收視率與影響力不弱以往,為了不要輸掉未來而試圖以新手法正面迎戰。

 

網路的輕薄短小、低營運成本和多樣化選擇,近年來的確打的笨重且營運成本高昂的電視台落花流水,迫使不少過去選擇電視媒介直播/首播的節目紛紛往網路上搬,離開電視頻道,造成電視台難以掌握好的首播節目內容,製作經費大幅萎縮的台灣的電視台,形勢更形嚴峻。

 

或許是被網路打敗或許是不肯認輸,或許仍然活在網路的榮耀中,不少電視從業人員似乎不自覺的以敵對或忽視的態度看待網路,使得不少電視錯過了與網路跨界整合合作,替自己找出新活路避免被時代淘汰的契機。

 

最近一兩年,看著老三台在過去的黃金八點檔紛紛重播舊的電視影集,周末熱門時段的節目也有不少是重播或是直接購買海外版權來播放,自製節目能力早已崩垮不說,聽說財務狀況也非常不理想,虧損累累。

 

無論何種媒介,未來勢必都得和網路有某種程度的整合。與其固守不斷縮小的收視族群,垂死掙扎,不如多嘗試和網路上的網紅名人合作開發專屬自己的獨特節目,畢竟現階段來說,單一電視頻道所擁有的資源還是遠勝過不少單一部落客或網紅。基於打不過就加入原則,好好想想如何善用網路資源來活絡電視頻道,或許有機會找出殺出一條活路?!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旅娃爆紅,關鍵臨門一腳是誰踢的?

By
on
2018-02-07

旅娃爆紅,關鍵臨門一腳是誰踢的?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旅娃手遊,一夕之間在台灣爆紅、瘋傳,幾乎每個人身邊都有朋友在玩。

 

旅娃在台灣爆紅時間不長,追朔源頭,我發現是主流媒體在某天同時報導了旅娃在中國爆紅的新聞之後,在台灣也迅速流行起來。

 

記得有一次參加一場網路社群行銷的活動,活動上主持人語重心長地說,而今雖然是貌似分眾的社群時代,人人都活在自己的同溫層裡,訊息也很難突破同溫層。

 

若要讓自己的訊息突破同溫層,讓整個社會接收到,傳統主流媒體的報導與傳布還是非常重要。

 

打破同溫層,或者說讓訊息從社群層次拉高到社會層次,某種程度上還是要仰賴過往人稱「大眾媒體」的媒介,即便這些媒體平日裡收視率已經不算高,本身的獲利能力跟影響力也大不如前。

 

後來我發現一個關鍵,也可以說是多數人(包括我)的思維誤區。

 

比起網路媒體的數量多如繁星,傳統大眾媒體的數量相對有限,且個別收視率雖然不高,但加總起來的收視率還是很可觀。也就是說,個別主流媒體的收視率也許今不如昔,個別媒體各自報導自己選擇的消息或許不能引發整個社會的關切,但如果全部聯合起來報導同一則消息而且是接二連三的追蹤報導時,消息反而是最能滲入整個社會各個角落。

 

不只旅娃在短時間內的暢銷流行是靠傳統主流媒體的推波助瀾,還有不少在網路上出現最後能席捲整個社會的事件和人物的關鍵都是在主流媒體的接力報導,例如某些網紅(如泛舟哥)的爆紅竄起。另外像是氣象消息、大型車禍或天災人禍事件,能夠在最短時間內散布到整個社會的關鍵推手,與其說是網路的瘋狂轉發不如說是傳統大眾媒體的臨門一腳助攻,或者說是兩者相輔相成。

 

不過,並不是每一則傳統主流媒體聯合報導的新聞都能夠影響社會、帶動風潮,只有一小部分特別出彩的故事能夠被社會青睞。

 

未來的時代,個別的大眾媒體本身的社會影響力或許遠不如以往,特別是在台灣有線電視台數量的爆爭更是稀釋弱化了訊息的傳播影響力,但若把全部的電視媒體當成一個媒介平台(好比說臉書這樣的存在),把個別頻道當成臉書粉絲團來看待的話,也許傳統大眾媒體的社會影響力並沒有想像中的疲弱,影響力仍然持續,想將自己的訊息傳佈到整個社會的人或組織,還是不能輕視傳統主流媒體的力量。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安室奈美惠也救不了NHK紅白歌唱大會的收視嗎?

By
on
2018-01-07

安室奈美惠也救不了NHK紅白歌唱大會的收視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日前日本Video Research公司公布除夕夜第68屆NHK紅白歌唱大賽關東地區平均收視率,分別為35.8%與39.4%,即便有今年即將引退的安室奈美惠加持也還是未能突破40%,收視率為史上第三低,僅略高於2015年的39,2%與2004年的39.3%。

 

說起來,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NHK紅白歌唱大會的收視率堪稱節節敗退,不弱當年的高收視。雖然NHK不斷想方設法,找大牌偶像來加持,希望拉抬收視,卻始終無法回到過去的水準。

 

當然我們都知道,回到過去的超高收視率是不可能的事情,大眾媒體時代的內容供給量少而需求者眾,才可能創造超高收視率,就跟台灣當年只有老三台可以看,收視率隨便都能保三十%而今有數百台可以選,節目收視率能破2就已經算好,若到七以上更是可以開香檳慶祝。

 

這是時代變遷使然,特別是網路崛起之後,收視人口的選擇變多,收看方式也改變了,未必要在首播時段立刻觀看,也未必要全程收看,可以挑選自己想看的時間跟節目片段觀賞就好,其他全都能夠割捨。畢竟,網路能夠提供的內容太多,人們的時間有限,更精準的割捨與選擇成了必要。

 

換個角度來看,與和過去的超高收視率時代比將現今的NHK紅白的收視率未能達到40%算低,不如說在網路激烈競爭,人們除夕跨年選擇變多的時代,紅白歌唱大賽竟然還能有將近40%的收視率,是不可思議的「高」,畢竟那代表全日本仍有將近五千萬人在收看,這是任何其他電視節目都無法達成的高成就,不是嗎?

 

電視台應該對比的不是不可能再回來的大眾媒體時代的收視率,而是現今乃至未來的萬家爭鳴的網路時代的收視率,如果能換個角度來看,就不會覺得NHK紅白歌唱大賽的收視率低。

 

更別說上述所提及都還只是媒介變遷因素,另外其他像是社會型態變遷因素對收視率的影響也是不容小覷,像是社會日漸24小時全年無休化,越來越多人得在除夕夜工作而無法跟家人一起圍爐,甚至是一人獨居或是老後入住安養院等等非典型家庭型態的增加,也都會瓜分收視率。

 

總而言之,在網路時代的電視節目竟然還能創造逼近40%收視率,這是非常值得肯定且學習的,比起台灣的跨年或除夕特別節目已經不知道好多少?實在不該採用一般坊間的今不如昔、沒落感嘆論來解讀表面上的收視率。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暴雨天災新聞的報導,凸顯電視新聞媒體的困境

By
on
2017-06-05
暴雨天災新聞的報導,凸顯電視新聞媒體的困境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六月初,全台被暴雨侵襲,基隆以降,四處都是淹水與土石流瀰漫。 豪雨侵台,電視台派出大批記者前進災情最慘重的地方,傳回實況,進行報導。然而,看了兩天的暴雨新聞,越看越覺得悲傷。 盤據電視新聞畫面的,除了記者搭配畫面描述災情,救災工作的報導,採訪災民(讓災民抒發心情),猛打一些縣市首長救災不利之外,就沒了。 電子媒體如...
逆社會觀察

難看也得看,當新聞成了擠牙膏的連續劇…

By
on
2017-05-18
難看也得看,當新聞成了擠牙膏的連續劇…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相信有一件事情,反對意見應該不多,那就是台灣的新聞很難看。每天不是客訴新聞就是車禍報導,再不然就是立法院吵架,還有一堆殺人放火的社會事件。 然而,難看歸難看,很多人卻還是邊罵邊看,沒得看還會覺得渾身不對勁,卻是為何? 答案很簡單,「習慣威力大」,許多人明明知道新聞難看卻仍然要看,是因為生活作息早已被電視新聞制約。吃飯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