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風險

人人當老闆 旅行隨筆記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下檔風險一定會發生,平日就得做好承受衝擊的準備

By
on
2020-02-17

撇開深受政策影響的中國觀光客不談,以專做日本旅遊為來說,2009年台灣旅日觀光人數約百多萬,十年後來到近五百萬,十年間,年年成長,做到這一塊的相關產業鏈都賺了不少。
如果說,上檔收益持續十年的產業竟然無法承擔得起一年的下檔風險,我覺得有問題的不是政府不紓困,而是經營者毫無風險管理與避險意識,壓根沒有將景氣循環貨黑天鵝之類的事情納入考慮!
何時會發生下檔風險不重要,因為一定會發生,也因此平日裡就要累積儲蓄備餘,那麼無論何時發生下檔風險都不用擔心。
我想說的是,景氣興衰是必然會交替發生的週期循環,任何產業皆然,且有一些產業很可能還會在某次衰退中直接退出循環,被市場淘汰。
身處其中的人,不能抱持賺錢是我最厲害我最強都要放入我口袋,賠錢都是環境的錯都是政府不紓困都是消費者不買單,只是雙手一攤,要求別人幫忙。
獲利時期就要累積備餘,儲蓄現金並投資研發,而不是揮霍浪費,否則下檔衝擊來時被強浪打趴,真的不能都怪別人!
戰後七十年,幾次的大經濟轉型,每次都可看見賺錢時意氣風發而不思考退路與風險的組織,最後被景氣循環調整掉的案例。但也能看到一些趁著下檔風險發生時,人棄我取的撿便宜,逆勢崛起的組織或個人。
巴菲特說,要在他人恐懼時貪婪,在他人貪婪時恐懼,除了提醒我們逆向思考,留意風險中的乖離,更重要的是,做好充足的準備,讓我們在他人恐懼發生時有能力貪婪!
居安思危、未雨綢繆,不要臨渴裁掘井,雖是老話卻很有道理,平日要多累積。

書籍品評介 閱讀資訊饗 逆社會觀察

如何在瘟疫蔓延蔓延的緊急狀態,仍能做出正確抉擇?

By
on
2020-02-07

(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為什麼市場上買不到口罩?
「你今天買到口罩了嗎?」毋寧成為今年新春最多人彼此問候的一句話!
我有個大學同學,家裡開小診所,過年期間就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的消息擴散後,每天得想方設法上街找口罩買,因為診所開張就需要用,而年節期間斷貨,為此而焦頭爛額!
雖然政府很快地推出一系列的應變措施,像是限制口罩出口、限制帶出國門的口罩數量,釋出備用物資,徵收民間口罩工廠的口罩統一發送配置,甚至決定加開口罩生產線…,確還是很多人抱怨買不到口罩。
為什麼政府做了那麼多,確還是有很多人買不到口罩?
 
彼得聖吉在《第五項修練》一書中,提到一個他每次帶工作坊都會讓大家玩得訂購啤酒遊戲。這個遊戲大意是說,平常在零售商店穩定銷售的啤酒,突然間被買光了,怕沒酒可賣的零售商增加了訂貨,但是,製造商趕不出從市場上用入的大量急單,所以每次都無法給足足購貨量。
拿不到足夠或的零售商們,不去追問銷售突然飆升的原因,只是一味的拉高訂單。
製造商則因為一直收到過多於能消化的訂單,決定增設生產線增加產能。
沒想到,開始可以追上訂單時,突然飆高的啤酒銷售量又回歸常軌,最後,門市堆了一堆賣不出去的庫存,開始反向砍單,製造商投資設備之後卻用不上,白白浪費錢!
彼得聖吉說,之所以如此,是因為身處系統中的零售商與製造商都沒有去了解市場需求突然暴增的原因。
口罩缺乏也是類似的原因,過年期間工廠與物流停工,武漢肺炎消息擴散後人心惶惶,手邊沒有口罩庫存或對庫存量不夠安心的人紛紛上街搶購口罩,一下子就把市面上的口罩庫存全都掃光。
即便政府開始挹注口罩到市場,卻不足以填滿市場的恐慌性購買,可以說每天出貨多少就都被市場搶購一空,所以,怎麼補貨都會有人買不到。
雖然政府未必不知道加開生產線到最後會落得一堆庫存,但是,口罩的生產與流通分配還與人民的安心感有關,不能以一般情況論之,即便知道最後疫情結束會有剩餘物資,也還是得增加產能提供給市場。
雖然很多人批判政府的口罩統一徵收與配給銷售作法,不過,我個人認為這已經是比較好的做法了。如果不進行市場約束管制,肯定有人趁機哄抬物價與囤積貨品甚至寄出國販售牟取暴利(國外缺口罩的情況更加嚴重)!
黑天鵝+灰犀牛=衝擊系統穩定
回到源頭,市場上之所以瘋搶口罩,是因為去年底武漢出現了一隻黑天鵝,且出現之後,知道問題嚴重性的單位擺爛拖延,其他人則繼續過日子,直到這隻黑天鵝的威力不斷增強,攪動了全球秩序,造成許多人不安心。
塔雷伯提出的《黑天鵝》說,想要探討的是「如何及早發現最不可能發生但總是發生的事情?」黑天鵝是人們以為不會發生的事情卻發生了,且對世界帶來嚴重的衝擊與影響。好比說911,正因為人們想不到所以才會發生。
然而,武漢肺炎也是人們想不到所以才發生的嗎?
許多人回頭去看,去年就已經有此一病毒的資訊出現,只是每次要冒出頭就被管制與打壓,以至於訊息沒能盡早流傳出去,直到疫情壓制不住才爆炸開來。
按照渥克的說法,造成武漢肺炎流行的真正原因是灰犀牛,就是明知道繼續這樣下去會釀成大禍卻依然故我,放在武漢肺炎事件來看,是中國政府慣性壓制壞消息造成資訊不透明的治理方式,過去已經數次釀成災禍(如去年流行起來的非洲豬瘟),卻始終不願意面對自己的治理問題,依然故我的結果。
在我看來,如今黑天鵝與灰犀牛經常攜手合作,黑天鵝將人們難以預料到的發生機率微小但後果嚴重的事件召喚來到世界,再加上人們始終堅持以錯誤的行為方式處理危機,讓原本可以在火苗發生之初就被控制的事件,最終擴散成衝擊系統穩定的龍級災難!
網路上有人嘲諷,這次武漢肺炎乃是「武昌起疫」,共產黨即便能壓制人民的異見卻不能壓制病毒的擴散,是以近年來中國始終無法杜絕各種瘟疫的擴散流行。
當資訊不足時,如何避險?
武漢肺炎發生後,許多人措手不及,口罩缺貨現象只是其中一種結果。年後開市第一天,台股創下歷史單日最大跌幅,重創投資市場。
於是,出現一個必須認真深思的問題?
如果黑天鵝與灰犀牛攜手重創系統穩定是不可避免的必然,我們該如何避險?
巴菲特和塔雷伯都認為,避險最好的做法不是預測風險何時會發生,而是即便身處風險也能獲利。
以塔雷伯的說法是,培養自己的《反脆弱》體質,讓自己能系統波動中獲利。知不知道事情何時發生或為何發生並不是最關鍵的事情,有些人知道很多知識卻仍然無法規避風險。
塔雷伯以自然系統為例,他說自然系統以大量備餘作為面對風險衝擊的防範之道。這或許是為什麼塔雷伯總是建議把90%的資產放在絕對穩健的標的,只拿出10%放在高風險高報酬的標的。
巴菲特常說,要在別人貪婪的時候害怕,在別人害怕的時候貪婪。
在我看來,毋寧就是要多投資自己,讓自己擁有能夠貫穿牛市與熊市的存活應變力!
未來唯一不變的是變動
我們幾乎可以篤定的說,未來社會唯一不變的一件事情,就是變動會不斷發生。
我們不能再繼續以過往的靜態世界模型來面對人生,《大崩壞》來臨,道世界以三年一小變、五年一大變,十年一次系統重整的速度高速運轉,各種預料之外的天災人禍已經是新常態。
社會學稱之為《風險社會》,風險社會的各項風險不再是自然創造而是人類自己造成,人類文明的副作用將如回力鏢般回擊我們。
未來社會的生存關鍵是規避風險,取得本體論的安全感,而不單單只是階級社會的財富分配!
身處變動不居時代,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培養學習體質,在理財投資健身運動與讀書學習上投資自己,養成學習型體質,累積面對不確定風險降臨時的備餘,並且謙卑謹慎的面對世界,不要再企圖控制或壓制自然系統了,大自然的反噬與再平衡力量不是區區人類所能承受的!
撰寫神話學經典《千面英雄》的坎伯,在大蕭條時代因為找不到工作,只好窩在圖書館讀書打發時間,幾年下來讀了許多書,有了一套自己的知識系統,於是著手整理,書成發行之際,社會也告別了蕭條,此書隨著景氣翻轉而向上,成就了坎伯日後的事業,也給人類社會帶來的巨大的影響(盧卡斯的《星際大戰》乃至日後的許多知名創作都是根據《千面英雄》書中的神話故事原型而設計)。
本文的最後,我羅列了一些防疫書單,我想,瘟疫蔓延的非常時期,少出門不是壞事,在家的時間,也不要只是上網或大電動,花點時間讀一點認識當代社會與未來的書,讓我們更具備承受風險的反脆弱體質!
防疫書單艾克曼,人類時代,時報賈德戴蒙,槍砲、病菌與鋼鐵,時報賈德戴蒙,大崩壞,時報賈德戴蒙,昨日世界,時報哈拉瑞,人類大歷史,大塊文化哈拉瑞,人類大命運,大塊文化哈拉瑞,21世紀的21堂課,大塊文化羅斯林,我如何真確理解世界,先覺塔雷伯,黑天鵝,大塊文化塔雷伯,反脆弱,大塊文化塔雷伯,不對稱陷阱,大塊文化薛格,為什麼便宜的機票不要買?,商周米歇爾渥克,灰犀牛,天下文化伯恩斯坦,風險之書,商業週刊貝克,風險社會,巨流周桂田,風險社會典範轉移,遠流彼得聖吉,第五項修練,天下文化梅多斯,系統思考,經濟新潮社布雷瑟,不該被殺掉的微生物,八旗逵曼,德維爾霍亂與瘟疫,衛城下一場人類大瘟疫,漫遊者普雷斯頓,伊波拉浩劫,商周派屈克,對決病毒最前線,時報凱瑞魯,惡血,商業週刊彼得摩爾,你一定要知道的50種致命傳染病,聯經卡謬,鼠疫,麥田賈奎斯,愛在瘟疫蔓延時,皇冠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研發、儲蓄與學習,配置盈餘的三隻腳

By
on
2020-02-04

人到中年,經過幾次景氣循環,看過一些潮起潮落,對於資源分配與使用,有一些感悟。

當一個人或組織,在上升段出現營運收益的盈餘時,應優先撥一部分投入研發(個人學習/組織訓練,發展第二曲線),一部分當作下檔風險來臨時的備餘(儲蓄現金資產,保險),一部分投資未來(投資理財/資產配置),若還有剩,才是花在提升各種日用品的水準或品質。

個人或組織面來看,不顧往後,有賺錢就亂花,奢華享樂,遲早不是被其他人超車,被市場修正,或是被下檔風險教訓!過去的歲月裡看過不少曾經風光後來揮霍最後灰飛煙滅的案例,歸結起來都是太輕忽未來風險,誤以為自己可以永遠幸運。

從社會系統面來看,戰後工業文明加速發展,卻轉向了奢華消費(消費主義),研發與備餘的累積的目標設定也都逐漸往更好更多的消費的路線走,而非協助系統運作,於是,人類展開了揮霍生活卻也造成的各種極端化現象…

這兩天我在想的不是這次的危機,而是每十年就來一次的大型衝擊,再過幾次等我進入老年期,還能撐得住嗎?我現在更擔心的是下一次乃至下下一次大型系統性風險降臨時,有沒有能力承受?屆時我就要進入老年期了~

大家也可以多想想,下一兩次的系統性風險降臨時自己處於什麼人生階段,會有什麼原本就存在的個人風險或需要承擔的債務,在這波風險過後,盡早開始做準備,不要一回到太平日子就開始小確幸,要懂得居安思危,才能長治久安!

台灣正式進入人口衰退的高齡化少子女化社會,那時候降臨的系統性風險,更是嚴峻但挑戰。

台灣的人口結構補強工作要趕快,不能再寄望緩不濟急的拉抬生育率,要廣納東亞優秀移民才行。

強化人口結構才是長治久安之法。

共勉之!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年關過後,想好該如何面對疫後中國了嗎?

By
on
2020-01-29

(本文發表於上報)

武漢肺炎在中國全境快速擴散,也輸出了一些病例到往來較為頻繁的國家,台灣也有返台過年台商與來台旅遊中國人確診。

或許有些人至今仍然相信,台灣可以僥倖躲過一劫?

料敵最好從嚴,特別是出現過武漢回台卻不自主通報或隔離還不帶口罩到處走的案例後,對於本次武漢肺炎在台灣的擴散情況,大家不應該抱持沒有證據的樂觀!

面對下檔衝擊很大的風險,進行決策思考時,應該審慎保守,不宜過度樂觀。勤洗手、戴口罩,避免出沒人多的密閉空間,是還沒有研發出疫苗的我們少數能自保的手段!

本文不打算談公衛,而是要從風險管理的角度,請大家思考,初五年關過後,在中國仍有工作或投資的你,是否要一如既往地返回?身處台灣的人,又該如何面對中國經濟可能出現的下檔衝擊?

以中國當局過往總是以隱匿問題與打壓通報問題者作為處理問題的手段,在武漢肺炎的擴散等問題尚未完全明朗化的階段,貿然按照過往慣性,年後就回到工作地,似乎是把自己推入風險之中!

工作沒了再找就好,碰上這種不可抗拒的黑天鵝,我等小民也難以扭轉乾坤。

我真心認為,台灣社會應該好好思考自己在中國的布局與兩岸關係的再定位了!

中國改革開放以後的各種紅利優惠不再,且美利堅決定重返遠東,重振自己在遠東的勢力,不再放任中國坐大。

日前完成第一階段的中美貿易協議簽署,許多人都被美國方面詳細表列的附錄嚇傻了,想說這根本是對中國該如何在國際上做生意下指導棋,而中國竟然也簽了?不正代表中國在此次中美貿易戰是敗戰一方嗎?

武漢肺炎尚未擴散前的中美貿易戰尚且如此,瘟疫爆發後的貿易戰中國又該怎麼跟美國打下去?

剛結束的台灣總統大選,美國一堆官員率先祝賀不說,選前的用力助攻,再再表明美國在遠東的利益底線,精明的台商不可能看不懂趨勢,否則去年台商回流的速度與力道不會如此快速?

大環境的風向已經變了,各種數據與狀況都指向情勢不利中國,除了已經在中國結婚生子打算規劃深耕的人以外,其他只是在中國求學或工作的台灣人都應該好好思考,自己未來的人生真的要在那塊土地上繼續下去,還是要轉換跑道?

中國的富強泡沫,也是該破了!

過去中國經濟榮景的潰而不崩,靠的是中國共產黨的宏觀調控。然而,人或產業或許可以靠大撒幣,被自殺、國進民退等手段宏觀調控,病毒卻無法。

縱然這一波病毒最後可以防堵(但已經損失慘重),根據共產黨處理問題的不透明、欺上瞞下,報喜不報憂與專制等處理態度來判斷,重蹈覆轍是極有可能的事情,難保哪一天又在哪個地方出現無法收拾的失控災情?

古人有云,危邦不入,更別說這個危邦過去幾十年來不斷用炮口對準台灣,要脅絕對不放起武力犯台,每一次台灣需要國際援助時都率先出面阻擋,甚至幾次害台灣錯過黃金救援時間,讓不幸在台灣孳生!

雖說我們不落井下石,對著已經落入苦難的中國人民吐口水,但是,我們不能不尋思預防下檔衝擊的自保手段,畢竟保住小命,日後才有機會。

人生總會碰上幾次牛市熊市,幾次關鍵時刻,我想,對台灣來說,如今就是那個關鍵時刻。好比說,中國撐過這一波之後對台灣與世界的態度是否會轉變,而我們又該如何因應?面對關鍵時刻,不宜以過去的慣性作為應對,應該多方收集資料,審慎思考,因為新的未來道路已經開啟,過去的做法已然不合時宜。

我不是說絕對不能回中國去,畢竟富貴險中求,武漢肺炎固然會重創中國,中國也可能劫後重生(也可能不會,如果不思悔改繼續以過往方式處理問題),此次出現的變異中仍然藏著巨大的機會,只是我們得思考的是,這些機會是否真屬於我們,我們是否真能抓得住?

《黑天鵝效應》的作者塔雷伯說,如果做一件事情的下檔風險很大(例如會致命),但上檔收益很小時,他建議最好不要做。

這是寫歷史的一刻,每個台灣人都必須審慎判斷中國未來的可能發展趨勢,做出自己的決策!沒有人能給你萬無一失的答案,只是無論如何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不能逃避問題,假裝瘟疫過後一切如常!否則難保下一次黑天鵝來襲時,承受下檔風險的當事人不是你?

願我們在瘟疫蔓延時,仍能保持內在清明,審慎決斷而不混亂,共勉之!

寫作有方法 在地想出版

先是被騙稿,後又被賴帳的一段經歷

By
on
2020-01-08

假設你對接的窗口,將原本你替公司做的案子的費用污走,那麼,公司就可以賴帳不付這筆錢嗎?推說錢已經付給統籌者,跟自己無關。但是,你的合約明明是跟公司簽的不是統籌者,只是對方自己貪圖方便或是不知道聽了什麼理由而將錢付給捲款跑路的統籌者?

我就碰過一個這樣的例子!

早上有人問我某家出版社找他推薦書,可以幫忙推薦嗎?

想起當年的事情,跟對方說,最好不要!

當年還在職場但有兼差接案,有個單位找我編寫一本歷史書中的一大塊,對當時的我來說是一筆不小的額外收入,我當然接了,找了一堆資料(有些當然得自掏腰包買),一個月內瘋狂地趕寫完!

然後稿子交了!

我忘了我有沒有做一校,太久遠的事情。

總之,過了一段時間,都沒有收到款項(我還有簽合約喔),就寫信問編輯。編輯跟我說,老闆說你的稿子不行,所以公司不出了,沒辦法付錢!

我雖然很不爽,但也無可奈何,只好當作作白工!

神奇的是,再隔一陣子,我在書店看到該出版社出了一本應該是我承接的案子的書(畢竟在書店工作),我打開來看,發現裡面字句也太眼熟,回家找出稿子對著看,根本就是我寫的!

不是說稿子不行,不出了?

於是,我找了該社總編詢問,對方說編輯已經離職了,我說了當初合作的事情。

總編說,那套書是整個外包給那個編輯做,他不清楚。

我說我有合約,把合約掃描寄了過去,總編說幫我跟老闆問問看,能否請款!

結果,老闆說不行,因為他們已經付錢給編輯!

這中間當然是我被那個編輯騙了,他把工作外包給我然後拿走所有錢卻假裝是我稿子不行不給錢,期間還很好心的推薦我去補習班當講師(當然是沒成,當時我還在上班沒有心力去兼課)。

總之,他也人間蒸發,我其實跟他也不熟,就只是接案!

合約我是跟公司簽的,我沒拿到錢是事實,公司為何把我的稿費也付給那個編輯卻也說不清楚,但我知道對方不打算付費,我只好算了!

如果該公司也被騙,那就算了,但因為該公司背後有一堆暗黑八卦(我就不說了),我就覺得老闆想賴帳,但也無力追討,打官司也完全不划算還需要倒貼律師費,只能啞巴吞黃連。

總之,出版界有一些骯髒事,業內人才知道,外面的人還常常誤以為這些人也是認真勤勞做文化產業的辛苦人,我心裡只能慘笑。

(之前說要關掉兩家門市後來又不關那個書店也是業界知名暗黑大戶,但不少人還支持,也還有自認是社會良心的作家,長期在那邊上班,一邊幫黑心公司一邊寫良心文章,我心裡也是很呵呵。)

總之,權充個紀錄,每個業界都有暗黑面,要跨界合作時,如果願意多個心眼問一下該領域的朋友,也許能避開不必要的麻煩。

出版業的糾紛最難處理事錢往往不多,訴訟不划算,且冷門小眾,加上多數人都息事寧人,也讓這些骯髒事很難擴散出去,導致一直有人被騙!

好比某個暗黑出版集團,至今也仍然繼續用當初手法在騙市面上想出書或開出版社的人投入,最近還搞起了講師生意,說起來也是無可奈何。

有個人問我,怎麼能夠一直出書?

他聽說有些老師出書,只賣一刷就沒了,也沒有再寫的意願!

我講了一些看法,像是找錯出版社,畢竟我也寫了二十年,知道跟什麼出版社合作比較好,以及如何不讓出版社賠錢…

想想,大出版社最近一直找講師出書(我也聽到不少讓作者自己掏腰包的包銷案例),但若不能給翻譯書的待遇去推廣,只怕最後兩邊都不愉快!

還不如找成本低壓力小的中型出版社合作,長長久久,且就推廣效益來說,其實不會差很多。

具體就不多說了,這些知識,說起來也挺值錢的,雖然如今出版是沒落了!

但是,關鍵其實是整個的寫作配套模式的建構,如果只出書卻不寫其他文章,書是很難賣給客戶以外的其他讀者或非個人通路的!

出版業的供應鏈收款日期,基本票期是出書後一個月到三個月,作者則不一定,如果是銷結,那得出書隔年才能結算,再看出版社的票期開多長?

所以,從開始寫到拿到錢,兩三年也是家常便飯。所以版稅不能當正常收入看待,不然會很痛苦。

再者,假設寫完交稿出版社壓著書不發,甚至最後不出,拿不到錢的情況也有的?!

對方只要拖過合約約定出版日,就能廢約,條約通常也不會保障作者作品沒出版的權益。

如果是投稿還有話說,你就找其他家投。有些是企劃組稿工作,出版社自己提的案子,也還是敢用合約的規則來廢棄之前編輯決定的案子不執行,而且不提早跟作者說。

我自己碰過幾次,最後勉強要到材料費跟基本稿費。

因為對方可以完全不理,但是因為這幾家都是換主事者不想出之前的案子,卻都跟我過去已經有一些合作不好直接扯破臉只好付錢。

當然也碰過做完後對方就是耍賴不出甚至倒閉,拿不到錢的情況。

做出版業要能活下來,得能撐得住各種超長不合理票期跟事後反悔的情況。出版產業鏈的乙方,在合約上是任人蹂躪的魚肉,沒有任何實質保障會寫入。

只能看合作廠商是不是運作順暢有賺錢且人事波動比例低來判斷要不要合作?

通常,如果談下你的稿子的編輯在書籍執行過程中就離職,那你就要有最壞打算的心理準備。

而且,某種程度上換出版社會讓接手者勉強做完的效果好。因為對方不想做時,成果往往慘不忍睹。

這個我也碰過,換主事者之後的書根本亂做一通勉強把稿子出完,銷售與推廣完全變調…完全比不上一開始合作的窗口做出來的成果。

所以,出書有時候滿看運氣的,不光是稿子夠好談的人合得來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