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風險

逆社會觀察

三流政客口中的武統論,其實是一種文統

By
on
2019-11-22

前兩天有則新聞,台灣只有某個裝開明的統媒國際版稍微寫了一下長文報導,且頗有譴責之意,那就是川普對以色列那邊的一些疆界糾紛做了一些承諾。

很多人覺得,這太過分了,簡直是拋棄另外一邊的人。

統媒自然是拿這個威脅台灣,說川普是個會選邊會捨棄的人,暗示川普會拋棄台灣。

但是,川普或者說美國現在拉攏以色列,卻是為何?

拉攏的是猶太人這個堪稱世界腦的族群,也是資產雄厚的族群,這個拉攏某種程度是美國承認自己的經濟實力需要其他奧援來相助,即便長期來說會對中東增加亂源,但是,短期拉攏對美國有好處。

反正,一切都是可以再調整的。

我倒覺得,川普對北韓跟以色列的示好,重新確認美日關係,以及之前擊斃ISIS首領,乃至通俄門爭議不斷這些事情(遠一點還有歐巴馬促成古巴跟美國的恢復關係)如果整合起來看,說明了美國打算將次要敵人或問題全都先行擱置,要專心對付主要敵人!

可以仔細盤點一遍,美國最近兩年的國際關係問題處理,收拾或者說暫時穩定住的局面有多少?

還剩下什麼?

想完,我想不少人應該會覺得,接下來就是美國聯合東亞島鏈開始嚴密防堵天朝,而香港事件剛好給了需要仁義作為理由的最好契機。

國際新聞難讀懂,是多數人都從自己國家與當時的本位主義出發進行解讀,但是國際關係的歷史盤根錯節,且不同國家各自的歷史糾葛 還有全球幾大霸權的動向與態度都必須納入考慮,才姑且可以猜出一些。

單獨對某件事情引人個人本位道德應然式的解讀或評判也很重要,但不是判斷國家級行動的關鍵。

再好比說一直存在而最近常常被討論的武統,武統這東西,不是不可行,需要非常多條件配合,但是,現在不可能,現在的天朝沒有這些實力條件,因為周邊國際關係就夠天朝中央煩惱了,不可能真的分兵力打台灣。

除非,美國有一天突然打算放棄東亞島鏈上的所有利益,放任天朝出海並且成為美利堅的威脅。

其實,就算美國願意,蘇俄都未必願意看天朝再坐大,別以為他們什麼都不懂?

伊斯蘭世界表面上跟中原天朝好像沒有交惡,但是一代一路的勢力擴張也都看在眼裡。

其次是天朝真的一統了,天朝遠遠離一統還很遠,就看上一次大一統雛形的成形,大清帝國初期,還沒有太多海外國家元素干擾,統一台灣都是最後的一步棋,更何況今天?

天朝內部有多少矛盾與鬥爭,領導班子已經搞定其他競爭團隊嗎?

軍區改革已經完成嗎?

武器已經完全不用仰賴他國供應嗎?

軍區領導的實力跟能力真的能駕馭渡海作戰嗎?

打仗花費的軍糧跟外國威脅呢?

周邊各國趁是合縱圍堵天朝,甚至進一步進逼天朝境內奪取版圖,不可能嘛?看看歷史地圖上的天朝版圖與周邊鄰國的消長?

想一個簡單的數字,天朝220萬解放軍守護多少人口跟多少土地?周邊跟多少國家不好,不需要分兵去屯防嗎?台灣的軍隊人數多少守護多大土地?

不知道天朝打算派哪個軍(戰)區迎擊美利堅合眾國以及東亞島鏈上的美軍? 

不知道該軍區出動後會否位置就被其他軍區佔領?

不知道軍費算中央的還是軍區買單?

不知道隔壁的蘇俄,二十年前才拿走天朝數十萬平方公里的蘇俄,會否趁機出兵卡油?

不知道被天朝打了二十年都打不下來的越南,以及跟天朝有南海爭議的各國會不會也趁機出兵卡油? 

這些只是很簡單的大方向思考。

一個最關鍵的,萬一打輸了怎麼辦?

我說的打輸是指,一開始某軍區出動沒能拿下,必須再增援時的額外支出造成的內部動盪,這些軍事的政治的奪權戰,難道天朝內部就不會上演?

台灣小小一個尚且一堆勢力在爭奪,你以為天朝內部沒有爭奪?不過是全部蓋起來不讓人看到,資訊控制而已!

總之,不會打也打不起來。上面都還沒談到台灣的科學園區被毀對全球電腦產業的衝擊!

台灣人看天朝往往看的世界只有天朝跟台灣,都沒有別的國家跟天朝往來的糾紛,然後成天用奇怪的武統論恐嚇自己~ 

這真的是很棒的國際觀,幫自己鎖死在天朝架構下的國際(天下)觀~

武統這東西是這樣,拿來說嘴是最低成本效益最高的使用方法,真的打下去,黑天鵝都不知道要飛出多少隻?

打台灣沒有百分百的必勝,天朝不管誰當權都不會打,反作用力太大,最後甚至可能再回到過去的大分裂時期,別忘了春秋戰國三國五胡亂華五代十國軍閥割據,中原歷史上的分裂時期多的很,一統時期短得多!

要小心的其實是,台灣哪些人在販賣武統論?圖謀的又是什麼?

天朝要統台灣,經統政統文統都好過武統,下行損失小而效益大,慢慢統就好,急於非得在現在完成歷史那是典型的當代主義思考的自我中心,相當詭譎的驕傲。

最近很多人看香港事件,武統論就又開始熱絡起來,著實是很會利用時機。

在我看來,武統論是一種文統,也就是使用武統論述這種文化論述工具進行統戰。

況且,真的戰爭形態很花錢的,熱愛歌頌天朝武統台灣派先把賬算給大家看一下。

財政支出與額外國防支出,還要損害評估?

以及萬一美國的東亞軍事同盟全都反擊的擴大戰線支出?

還有印度越南菲律賓趁亂奪取邊防土地造成的防衛支出?

各軍區的攤提跟勢力消長變化,可能造成的一統分裂危機機率評估?

編一份預算書來看看啊?

什麼居心一直喊天朝就要打台灣?

打仗可不是玩線上遊戲,簡單課金就可以。

這麼多決策風險無法有效消除的情況下,你說為了一個什麼一統江山的霸業夢,就出手打台灣,至於嗎?天朝內部高層都是相當務實幹練的人,不然不會家人都拿外國籍,財產都趕快往外搬吧?

不是說台灣就因此不用充實國防,備戰當然很重要,但就不要成天被不懂國際關係或財務會計的外行人構造的三流武統論給恐嚇了~

最後說一點兩岸軍力的負面對比,在台灣當過兵的都知道,應付文化很強大,假設你是相信兩岸同文同種,那麼,軍隊有可能自外於普遍的華人文化陋習嗎?我是覺得不可能啦~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學會喜愛損失、擁抱風險,從失敗中學習

By
on
2019-11-16

正因為人有稟賦效應,直覺的容易厭惡損失/風險(如果曾經到手再丟失就更痛苦),所以,更要學習反直覺地去喜愛損失/風險。

能成功者往往懂得拿失敗經驗當養分,另外一些人就只是拿最初的失敗當繼續失敗到底的理由。

不要用失敗當藉口放棄自己的人生,失敗是必然的,失敗是提醒我們仍有思考與規劃執行未周全之處,是防範未然的一張網,網住我們落入不可逆的破滅終局。

擴大來說,不要厭惡低潮要喜歡低潮,不要厭惡水逆要喜歡水逆。因為低潮來臨,翻身也就不遠了;因為水逆之後,必有順行(逆行都是一種善意的提醒,提醒我們的不足與盲點,只是我們總是過分在意逆行之際的不好結果,忘了學習更重要的事情)。

世間萬物都是一體兩面,兩面合為一體,是萬物的本質,就看你是否能夠參透並且接受其並存,要能在其中自由穿行而不受影響(就像投資人要能在牛熊市中穿行而不被擊倒退場)。然後,主觀上讓其中某一面的效果發揮而另一面的影響降低。

我很喜歡聖經裡的一句話,萬事都互相效力,較愛神的人得益處。萬事,代表好事與壞事都羅列其中,好事與壞事交互作用、互相影響,但是,懂得順從傾聽天意的人,必然能從中獲得領受。

我們起初以為的不好,只是當下的自己的主觀判斷,甚至帶著盲視與偏見(好比說年輕時候的感情失敗),並非真的不好,而是提醒了我們更重要的事情。

風險議題與決策息息相關,決策與人生勝敗息息相關。也就是說,風險議題與人生息息相關。雖然談論風險的文章或書籍,多用投資做為案例進行討論,其實說的是人生。掌握判斷風險的決策工具,才是真正多了最有利的保險工具!

當然,這一切的關鍵,還是在於看見問題所在的我們,願意找對方法來修正,讓人生軌道重回可能抵達比較好結果的路上!

#練習讓自己喜歡上損失
#幫已造成的損失找優點

歡迎參加風險主題讀書會

人人當老闆 心靈處方箋 經濟與生活

多看失敗案例,不要幻想自己是頂尖,盡可能儲蓄備餘

By
on
2019-11-09

我寫的很多探討人生的文章,都是自己想法的整理。

某種程度上來說,我自己是寫作者也是第一讀者,也就是寫給我自己看,提醒資質有限的我自己用的。

只是如果剛好有人也覺得有道理,參考看拿去用了有幫助,那就好,不行就算了,至少我知道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然後,常常寫文章提醒自己,不要犯錯。

這類型的文章都屬於提醒自己不要犯錯的想法整理,僅此而已。

--

這個世界上,失敗的案例遠勝於成功,只是多數失敗的狀況都很不堪,甚至就退出歷史舞台,這些人沒辦法爬出來跟你說他的故事。

失敗後光是活下來就很辛苦,更別說花時間自我省思,將失敗的過程整理出來給後人參考。

就算整理了,後人也只是看笑話或跳過居多,很少會認真拿來對號入座~

俗民面對生活最大的風險就是:認為自己不會碰上倒楣事情,因此不做任何風險防範對策!

儲蓄認知備餘與資本備餘,甚至過度儲蓄都好,為了就是以防萬一!

小山昇就說,公司沒缺錢也要去借錢,營運好的時候更要跟銀行借錢,讓銀行賺自己的利息錢,累積自己的信用紀錄在紙本上。讓現金充沛,就是一種儲蓄備餘,如今資金借貸成本低,這種現金在手的餘裕可以幫助人在思考與決策時避免陷入認知匱乏/閉鎖的錯判。

我自己從當Soho開始,就積極準備備餘,很多書都說有個半年準備金就好,我不敢,沒有個三五年,這個時代很難說!

在市場上自己打滾十幾年,知道甚麼叫做某個東西突然市場就完全不感興趣,若沒有足夠的備餘創造的心裏帳戶的安心感,會讓人落入賭徒謬誤式的錯判循環,那很可怕。

錢放在銀行不投資,只是少賺,但是能夠創造的安心感,能幫助自己創造更多良好決策!

一般人並不是能夠承受高風險高槓桿的高手,社會上一堆用房貸車貸與子女教育經費就把自己人生掐死在毫無其他選項的困局中!

我們總是仰望市場上的少數頂尖,那些都是極端值,拿來當激勵教材很好,拿來當方法論就很糟!

一堆人投入線上課程時,只看著最熱賣的那一萬多套發傻,想像自己也能這樣(但是失敗的沒推出的課程數量,以及推出後卻慘賠的,我們永遠不會知道),我則是將出課程跟出書一樣看待,知道能夠打平稍微有小賺就很不錯,不過份樂觀高估,才能審慎做出決斷。

不幻想自己是高手,高手如今因為網路在身邊隨處可見,因此人們的可得性捷思偏誤更加嚴重。

我都是抓C段班的成績當參考值,從來都是如此,如果C段班的成績能活有賺,那就做,如果得做到頂尖才能活,我就會繞開,那不是我這點資質的人能夠碰的市場。

謹記均值回歸,回到某種常態才是正常的多數人的合理狀況,如果非要拿極端值當典範,那先檢視自己是不是具備人家的相關條件?不是只看成果,其他都忽略不看,然後把人生交給幸運。

基本功夫做不做得好,自己很清楚。

努力人生的路上最大的一個問題不是不學習,而是願意學習但是找錯學習對象,要能找對學習對象更是一大困難。

多看尋常案例,稍微比自己好一些的更好,然後,多看失敗案例,謹記在心!

巴菲特的好夥伴就是最愛從反面否證入手的高手,他不談成功人生是什麼,他只提醒,失敗人生的過法不要碰。

人生能將上述諸點都做到做好,就已經很棒了!

 

成功不是追求或創造出來的成果,而是一路過關斬將,避開失敗,不犯錯,活到最後的境界。是一種回頭看原來有了這些的感觸!

歡迎參加風險主題讀書會

逆社會觀察

國家協助人民排除生存風險

By
on
2019-10-22

國家以法律規範的方式,幫助人民排除了不少生活風險。

好比說,藥品與食品的製造與使用方式、建築的材料與建造方式等等。廣義來看,國家所提供的基礎建設與生活支援系統都是在協助人民排除生活風險。

只不過,人民生活其間,久了覺得理所當然,不認為國家有協助排除風險,反倒只看見國家所做仍不足之處。當然,做得不好的地方應該檢討並且要求改進,只不過,若是進行跨國比較,特別是較為貧窮或國家治理仍不透明的社會,或是基礎建設嚴重不足的社會,人民曝險情況嚴重。好比說,颱風這樣的天災,同樣的強度席捲不同程度的基礎建設的國家時,造成的災情就截然不同。

在這個意義上,國家治理的水準越高者,幫助人民分攤了必須由自己來規避風險所必須支出的成本也越高。在國家治理良好的社會生活,人民自己的資產,可以減少支付在防範風險的費用上,可以將省下來的資源用於強化生存品質。

所以,別以為國家的政府型態不重要,新自由主義右派主張的小政府形式,其實也是在鼓勵國家將風險管制的責任丟還給個人,人民必須自己去強化自己的風險管理知識,但是,社會上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足夠的能力或資本去取得規避風險的知識跟工具。

小政府如果是出現在社會型態相對穩定的時代還算可以,但如今是超不穩定的風險社會,各種不確定性高(但發生機率小)的生存風險開始飆升,由國家統一進行管制,其實是最降低社會成本的作為。

那麼,為何經濟右派要支持小政府,要求政府減少介入風險管制?

那是因為如此一來,人民得到市場上自行尋找購買規避風險的產品/服務/知識,有些人便能從中套取商業利益。

從個人主義觀點來看,有能力者會主張小政府型態可以理解,但以普通人或社會弱勢的角度來看,或從社群主義的角度審視,我們應該支持政府承擔公共風險的管制責任!

歡迎來參加風險主題讀書會!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年紀越大,重新站起來的成本越高

By
on
2019-10-21

年紀大之後會趨於保守,是很自然的自保行為,因為承受跌倒/犯錯的耐受力變差了。

當承擔跌倒成本變高之下,對任何可能有風險的事情的評估與決策,自然容易趨於保守化!

畢竟,放眼世界能有億億聲資產做試錯後盾的人不多,且即便資產雄厚,然則該階層人士的犯錯跌倒成本支出也更加驚人。

年長之人的骨頭復原能力不若孩子,哪能像小孩跌倒後隨即爬起來,有點年紀的人要先乖乖坐好,觀察周圍局勢,找到確定可支撐身體重新站立的輔佐後,才能慢慢起身。

若跌倒後貿然站起,往往只會多次重覆跌倒,結果傷得更重(毋寧說,真正造成重創的都是跌倒後沒能認清狀況隨即想要起身所造成的二次跌倒)!

這不只是真實肉體的狀況,也是人生的確切處境。

特別是風險個人化的時代,每個人都得自己準備自己的試錯跌倒後的再站起成本,沒有多少人能幸運地獲得其他力量的支撐。

所以,要趁年輕就開始累積未來承擔跌倒犯錯後所需的成本,不要只是揮霍,要能未雨綢繆!不過,會寫出這樣的話的我,代表也已經老了,開始趨於保守吧?!

上述是理想,我自己腦中的理想,現實生活中,我發現有一些人年紀漸長後,卻依然無視風險與身體承受能力,把自己丟到高風險的環境中。

好比說走路騎車搭乘大眾運輸系統,應該多守規矩,不要任性妄為,不要一副別人撞到自己算他倒楣的姿態,在馬路上大辣辣的逆向違規轉彎闖紅燈,或是上捷運就找年輕人嗆聲要求讓座。

這些年看新聞或自己在馬路上看到很多瘋狂地爆走老人,無視世間規矩,愛幹嘛就幹嘛,真心覺得應該要多懂得愛惜自己一點,真的要是起什麼衝突,肉體承受衝撞的能力,年長者的確是比較弱的!自己的身體其實承受不起就算了,也不要連累家人,日常生活實在沒必要幫自己徒增無謂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