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香港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順服執政掌權,請別搞雙重標準

By
on
2019-12-30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日前香港泛民主派大勝建制派,拿下388個席次,大勝建制派。

香港社會的民意顯然不滿中共與特區政府過去五個月來對於反送中示威遊行的處置方式,以投票表達出人民的憤怒。

不知道這樣的結果,台灣的某些教會基督徒與牧長是否會坦然接納?

過去五個月,網路與新聞媒體經常報導反送中的抗議人士被港警不當凌虐與傷害事件,甚至還有被強姦與被自殺的不幸事件。其中也包括主內弟兄姊妹。

然而,在台灣的基督教界,很遺憾的,有些牧長與基督徒假裝沒看見這些不當執法,只推說香港既然已經回歸,就應該遵守中共政府的規定,就應該順服不應當動亂。就算抗議,也只能抱持非暴力手段。

當然我個人也認同非暴力抗爭,不過,對於香港人只能以暴力抗爭的無奈,我也很能理解,而不是選擇譴責小惡卻輕放大惡。

不知道那些認為香港民眾不該反抗的基督徒,透過媒體旁觀港警不斷發射催淚彈攻擊抗議者甚至無辜市民時,內心作何感想?是不捨難過還是譴責?

當年耶穌會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若從政治的角度來看,就是因為他膽敢抨擊當時的執政掌權者的錯誤,因而被當權者視為眼中釘,所以想要除之而後快。

保羅在羅馬書中雖然說要順服執政掌權者,然而,這些教訓近年來卻益發被某些基督徒與教會扭曲使用。扭曲為當跟我的政治立場相符的政黨上台時就高舉順服論,當跟我的政治立場不合的政黨上台時就拼命砲轟。

過去十多年來,在教會界屢屢看到這種雙重標準的順服論在上演。然而,過去我總是覺得,也許某些出身背景的基督徒有其無法放下的執著,是以對某些政黨比較有偏愛因此想順服,也就算了。

然而,這一次,香港特區政府明顯得到中共授權,已經嚴重執法過當,就連國外媒體從業人員也大呼不可思議的同時,許多為了能夠進入中國傳福音的基督徒與教會,竟然可以選擇對弱勢苦難者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甚至反過頭來譴責抗暴者有錯,不應該抵抗,應該順服。

《黑天鵝效應》的作者塔雷伯曾經說過一個指導他人行為的倫理學原則,那就是切膚之痛,也就是說,如果一個人開口教你該怎麼做人處事,而他所說的卻跟他毫無切身關係,他並不會因為自己的發言而受影響或受傷害時,這些人說的話可以不用理睬。

當香港的弟兄姊妹在街頭反抗暴政而被迫害,遠在台灣的一些基督徒與教會竟然睜眼說瞎話的要求這些人順服不要抵抗,未免太過站著說話不腰疼了?!

別說身為基督徒更應該有憐憫之心,做為一個人都應該有,然而,台灣某些教會與基督徒在這次的反送中事件的表現,真是讓人瞠目結舌,不敢置信,很難相信大家讀的是同一本聖經,領受的是同一個耶穌與聖靈?

若不是還有濟南長老教會這樣願意站出來力挺香港,身為基督徒都不知道怎麼跟其他國人解說教會界當中某些極盡冷漠無情的態度與言論?

盼望我們不要成為使用雙重標準看待羅馬書的順服論,不要用聖經幫自己的政治立場或偏好背書,以免落入試探!

逆社會觀察

您還可以投票決定2020的台灣,不覺得很幸福嗎?

By
on
2019-12-29

(本文發表於上報)

這一年,不知道大家過得好嗎?

自從六月開始看著香港人上街反送中條例,越演越烈,許多年輕人被襲擊甚至被消失被自殺,連下樓買個晚餐都會被警察暴力盤查,就覺得很難過。

身為時事評論工作者,連續幾個月看著香港年輕人的慘烈抵抗,回頭再看台灣社會為了來年總統大選的爭執,即便再激烈,雙方陣營再怎樣不滿意對方,目前也都還是在民主法治社會這個最大公約數下生活,兩個不同陣營一起上街遊行,能夠和平落幕,心裡有一種莫名的安慰,即便我們不同立場,我們都是民主法治社會中遵守法律,尊重他人異見的好公民。

雖然很不喜歡這樣比較,但是我們生活在還可以用選票選舉總統與民意代表的台灣,真的已經夠幸福了!

幸福,也許真的不是賺很多錢,可以吃很好穿很好到處去玩,而是能夠生活在一個不用恐懼害怕的社會裡。

即便我們暫時不富裕,但社會上仍有許多良善的力量願意協助我們,但警察與公職人員仍然是可以信任的,不會反過來成為讓人恐懼的象徵!

民主,最棒的地方就是,可以透過定期選舉,用選票告訴執政者你的新選擇,所有人都必須尊重這份選擇。

在這個意義上,民主並不只是理念或一套社會制度,而是一種集體的社會行動,也就是大家在某些日子一起走出門去,到一個定點,投下你的選票,表達公民集體意志。

所以,民主不是在臉書或網路上嘴砲,不是到處罵自己不喜歡的政治人物或立場不同的公民,而是實實在在的公民集體行動,實實在在的以投票表態,以行動監督。

所以,身在民主國家裡的每一個公民,不能只是擺出高姿態的批判眼下自己不滿意的事情,卻不付出行動,不讓大家知道你的真正選擇。

所以,如果你覺得這一年過得不好,那你就去投票,用選票告訴執政者。

但是,如果你覺得過得很好,也請不吝於用選票告訴執政者,我肯定你並且支持你繼續為我們服務。

有時候,幸福的公民很懶且貪心,常常因為過得還不錯,就忙著自己的事業與小幸福,忘了以實質行動肯定讓我們過得比較好的政府或民意代表,心理幫自己找各種藉口說,我沒去投票應該沒關係吧?現在的政府做得不錯,其他人應該也會做出理智的選擇吧?並且,對自己支持的政府的要求標準越拉越高,稍有做不好的不滿,就被放大!

即便其他人都會做對選擇,即便你肯定的政府貌似也被其他許多人肯定,但是我認為,這並不構成自己偷懶不站出來的理由,因為,以行動表態告訴社會自己的選擇,是民主國家的公民的權利,但也是義務,既然是義務,就要盡好盡滿。

更多時候,人們比較願意出來投票,是因為不滿,是因為不爽,是因為生氣,卻不一定是根據客觀事實的判斷。

導致民主的政黨輪替,好像比較常在民怨沸騰下發生。導致民主的寶貴特質往往跟負面情緒連結,導致某些人因此厭惡政治或投票,試圖遠離。也導致選戰經常落入負面文宣攻擊,彼此互相傷害!

如果換個角度來思考,如果選舉不再是比誰爛而是比誰好,每個立場的支持者都是因為我支持的政黨或政治人物為我們做了很多有益的事情(好的在野黨當然也能透過監督,幫人民做很多有益的事情),所以我們紛紛站出來投票去推舉我們認同的政黨,假若社會真的能有有那樣一天,那麼,即便雙方陣營仍然各有擁護,這個辯論卻會變成是比哪一邊對人民的貢獻更多,而不是爛蘋果中挑一個!

這不是烏托邦想像,是有可能發生的,只要公民們願意開始做一件事情,正面數算執政者替人民真正創造的益處,而不是把執政者對國家社會創造益處當成理所當然。

當成理所當然,容易落入扣分思維,做好沒加分,做壞就扣分,一些失和家庭往往也都是因為把其他家人的付出當成理所當然,有做好的地方不肯定不感謝不讚美,一沒做好就拼命罵!

是不是,如果我們評估檯面上的政黨時,可以使用損益表的方式,公平地羅列效益與錯誤,優點與缺點,而不是光憑個人情感的好惡選擇單一邊來看,落入永遠只是以證據鞏固自己的立場卻不肯承認改變已經發生的閉鎖狀態,社會也許會變得更正向一點,少一些抹黑與暴力?

拋出一個顛倒現狀的思維方式給大家參考,畢竟歲末年初,展望來年時,要心存盼望,不要一開始就悲觀絕望的失敗主義上身!

無論喜不喜歡,過得好不好,2019年都要過去了。

至少我們值得慶幸的是,還能平安地迎接2020年,去投下我們自己的那一票,決定未來四年台灣的領導人!不覺得還能夠投票決定自己的未來,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嗎?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二十年間,港台兩地文化發展消長

By
on
2019-11-25

經濟選民常說,政治歸政治,不要讓政治汙染其他領域!

雖然我們知道,政治無所不在,這些人也未必不知道,但是,這是他們用來對政治(或更精準地說是某些政治立場與政黨)表達厭惡與噁心的一種姿態,從這個角度看,其實可以理解。

最近我常常在想香港的事情,不單只是抗爭,還有港台兩地的文化與流行娛樂的翻轉。

我這一輩的人,看香港電影讀香港娛樂小說看港劇長大,九七的時候守在電視前面看回歸,不是因為喜歡中國而是關心香港的未來。

當時的香港社會,對台灣其實應該是蠻瞧不起的,因為從來都是港星旋風式來台宣傳引發一片好評,台星要能愛香港立足可以以說是鳳毛麟角,跟去日本發展能夠走紅的程度差不多(難)。

退伍出社會後,除了去日本,我就是去香港玩,吃和買,也還買書。

然而,約莫回歸十年左右,開始覺得香港不好玩,港劇無聊,沒有想聽的歌手,港片在電影台看還可以,花錢是不太可能了。

再慢慢地,不怎麼想去香港了,物價又高,港人也沒多麼喜歡台灣,開始轉往日本去。

再過幾年,大概是回歸十五六年左右,台灣開始成為港客旅遊的重點選項,台灣明星去香港開演唱會宣傳的越來越多,反倒能來台灣的年輕港星或歌手越來越少…

香港突然好像只剩下金融,其他都停住甚至倒退了(偶有佳作但不若過去是系統性的大批量產)。

仔細想來,讓港台的文化娛樂地位翻轉的,除了政治體制的變遷外,其實我看不出來有什麼其他更強大的關鍵因素?

因為說賺錢,香港人還是比台灣能賺,物價高消費高收入也高(兩極分化也嚴重),但是,台灣在2000年後的政黨輪替以及之後的政治發展,讓本土聲音開始慢慢從被貶抑到茁壯發芽成長為一股勢力,雖然還是有不少人走紅後前往天朝賺錢,可是這塊土地依然可以孕育新生事物,且生猛有力。

可是,香港卻整個被掐住的感覺,被一國兩制被各種力量不斷地矮化壓制,土地的聲音不再能夠透過文化的方式結晶,更別說往外擴散!

政治真的沒有影響其他場域嗎?

當然不可能,只是這世界上也的確有些人只顧賺錢(或賺名)而沒什麼文化品味,如果這些人就是經濟選民,那麼大概還是會繼續相信政治歸政治,其他歸其他,好讓他們可以一方面安心地賺錢一方面繼續相信自己是好人而不用去看那些因為政治產生的影響與傷害!

今年之前,我並不覺得香港真心喜歡台灣了,香港人其實蠻驕傲且內聚性很強,只是台灣作為一種投射與逃避的方便法門,所以看起來好像出現一票人很哈台,但那還比較只是觀光心態的消費台灣的一些東西,以填補或滿足香港失落的部分。

今年之後,我是希望香港人可以真的多了解台灣的狀況,而不是只用投射的,過去港人以投射方式認識的台灣,其實有一部分造成了自己的傷害(好比說對國民黨中的某些人心存幻想)。

另外,希望香港人也不是利用台灣的便宜跟方便去做資產增值與轉移,而是能夠更多的真心地跟台灣建立緊密的關係,有更多實質且平等互惠的交流,真心把台灣當朋友夥伴,拿掉那些隱含的上對下,我相信台灣社會中會有很多人願意傾全力支援香港,而這個支援,會是挺住香港很重要的一個力量。

兩邊都曾經是殖民地也都有白人情結,殖民地社會往往是橫向交流與交好少於對宗祖母國的崇敬,我覺得是該打破的時候了。

這次反送中,台灣私下給香港的實質幫助,我相信不會輸給這世界上任何一個大國,這是台灣社會我覺得最值得驕傲的地方,我們總是慷慨幫助有難的社會,無論兩國之間的官方關係如何(四川大地震時台灣捐款不輸捐給日本的三一一)!

我認為這是台灣社會寶貴的特質,也是這個世界需要的一種聲音,或許是因為我們的處境艱難所以更多同理心,但說起來我們是一個容易激動且熱血,很願意幫助人的族群,這些共同體特質(雖然一體兩面來說也有一些缺點,例如過於濫情,呵呵),正是台灣跟其他社會不同且能作為辨識或建立台灣自己的國家品牌最有價值亮點的地方,不是嗎?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面對天朝,台灣的國語教會只會談順服

By
on
2019-11-20

我是不知道只會駡民進黨卻挺國民黨且對天朝鎮壓香港,默許港警到處強姦殺人,衝進教會就放催淚瓦斯,然後抓人的事情不斷上演的主日,國語教會的基督徒怎麼克服自己的人格分裂,繼續坐在教會聚會,假裝沒事的?

台上那些要你愛鄰舍講一堆耶穌的牧長,每個都跟乖孫子一樣,一點都不像駡太陽花學運,駡民進黨執政,造謠性平教育…的時候那麼義正嚴詞。

想來,惡質的統治者從來都是底下的人默許力挺出來的。

以前我都覺得,啊,你國語教會有情感上跨不過的糾葛所以挺國民黨,駡民進黨就算了,天朝在境內迫害基督徒,默許亂殺人強姦民女,身為基督徒卻一句話都不敢公開講。現在的我覺得,根本不是情感問題無法支持民進黨,而是根本習慣站在威權獨裁政府那邊,幫忙魚肉。

國語教會的教堂越蓋越華美,裡面卻越來越瑪門與巴力。

真正的會讓人看不起,覺得開什麼玩笑呢,你們這些人還有臉繼續站在講臺上假裝太平,講耶穌?

耶穌可是得罪當權者而被釘死十字架上的,好意思說自己是基督徒?

神經錯亂,精神分裂吧!?

我看香港基督徒朋友去抗議批判政府,他們的台灣的國語教會的弟兄姊妹,每個都當成沒看到,不敢留言不敢按讚。

如果福音都只有爽爽傳,碰到真的大迫害一句都不敢說,聖經真的白讀,教會史真的白念。

真的悲哀,這種有信比沒信更不如的生命,屬靈嗎?

 

國語教會的基督徒最過份的還不是不願意對抗暴政(抗暴需要勇氣,我能接受不是所有人都有,會軟弱很正常),不是在那邊亂用羅馬書講順服,而是扯說聖經中沒有民主,所以這東西不用甩,民主不是聖經真理。

好啊,民主不是真理,但暴政也不是。

聖經時代固然沒有民主,但也從來不支持任何政權的暴政是合神心意的。

耶穌就是得罪當時政權,不才被殺嗎?

當時猶太人沒有反抗的嗎?

好多哦!

政治上可以這樣解讀,就連主張非暴力也是一樣被殺。革命或和平抗議都會被殺。

讀聖經都這樣只挑自己想信的沒關係,但是,強迫別人也只能接受自己想信的就過份了。

反同婚如此,對抗暴政如此。

如果聖經或上帝不厭惡暴政,那出埃及記裡的法老應該還是持續統治猶太人才是,對吧?

心剛硬的下場,聖經也都有記載。為什麼這些人就看不見?

哦,有可能根本不讀聖經,只聽所謂的但其實聖經沒有這個概念的屬靈長輩瞎扯吧?!

儒化的國語教會基督教在台灣,根本就是天朝帝國神學的擁護者,說自己是基督徒根本羞辱上帝。

天下歸一不等於主裡合一。

天下是儒化法家的天子的,基督徒是屬基督的。

保羅的普世主義平等,是不排除異己,讓相信的人自己加入的有機體共同體,天下則是以道統強迫加入的,不加入就血洗或洗血統。

華人教會只看漢字聖經又按字面意義的胡亂靈異解經,搞出了可怕的嫁接。

這就是漢語神學的話,漢語神學等於是為儒化法家的天朝帝國建構普世(一統式/合一)神學。根本是獨裁政權的幫兇,是希望自己能成為漢語帝國的教宗是嗎?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物質過度消費是太平盛世才有的奢侈

By
on
2019-11-20

物質過度消費是太平盛世才有的奢侈。

台灣人真的要珍惜看似理所當然的小日子。

曾經遠比台灣繁華的東方之珠都會殞落,沒有什麼是不會改變的。

如果不珍惜不努力不警醒太散漫,就算沒有外來強權的壓迫,自己也會腐化。

無論理由原因為何,想要好日子,還是得共同團結努力奮鬥努力,而不是只想靠個誰帶來一堆恩賜獎賞或保障。

凡是說要白送好處的,都會使自己變得依賴且再也無法獨立站立。而不能靠自己,就是被挾制且無法自主決定人生的開始。

雖然的確當奴隸比較輕鬆(黑格爾),因為不用思考,只要聽命就有飯吃,但那也要碰到好主人才行。

當自由人得自己思考找活下去的方法,看起來比較辛苦,但卻能讓我們變得更能承受變異衝擊,更不被環境壓力擊垮,反而是能讓我們過的更好,至少能保住我們的小日子。

相比全世界七十七億人的生活,台灣的生活或許仍有許多不滿意,比不上各國中最拔尖的族群,但整體環境上來說,除了交通比較亂都會區房價比較高之外,其他各方面已經是世界前段班了,光是健保跟便利超商還有各種便利,連很多歐美先進國家都未必能比,更別說天朝了。

突然想通一件事,最近半年總覺得不太有逛街購物買東西花錢的心情,不是出門上課就是讀書寫作,原來是心裡過不去,每天看著那個繁華熱鬧的香港城被武力蹂躪,覺得物質文明建立的消費社會實在是夢幻泡影。

回想一下,太陽花那段時間也是如此,生活反而變得很簡單且專注,每天讀書寫作上網發文,專注在對抗暴政所擴散出來的有毒訊息的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