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髒話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政治立場不同也不該使用羞辱言語攻擊人

By
on
2020-02-07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日前總統與立委選舉結果出爐,勝敗雙方幾家歡樂幾家愁,各有一些情緒很是自然。
不過,我卻在臉書上看到一位認識的弟兄的基督徒朋友,留言中使用了相當不堪的羞辱性字眼指稱與其不同立場的政黨與政治人物。
原本想,可能是一時無法接受選舉結果,不料稍微觀察了該人的個人社群網站,政治文章相當多之外,指涉與自己不同政黨與政治人物時,一律都採用網路上的酸民們發明的仇恨貶抑式字眼,覺得非常讓人難過。
此人在個人社群網站上並不諱言自己的基督徒身分,甚至標註清楚自己是哪一個教會,但卻在談論政治時,跳出了聖經教導的範疇,使用世間的仇恨語言來對自己不認同不支持者貼標籤甚至抹黑,我在想,這樣的身教,不是基督徒該有的行為?
可是,我又深入轉念一想,似乎也不難理解這種語言使用的人格斷裂,因為這樣的情況並不罕見。這位出口成髒的弟兄不過只是其中一位「受害者」!
最近幾年,台灣的國語教派的基督徒,不但籌組政黨,直接參與公共事務與政治選舉,在媒體與社群網路上與其他意見者進行政治或論題攻防時(好比說反同婚),早就已經毫無基督徒形象可言,惡言相向根本只是小兒科,抹黑造假說假見證的情況比比皆是。
我過去幾年常在想,為何這些基督徒,平日在教會裡也是熱心愛主,積極服事,傳福音不落人後,為何在公共事務上碰到其他意見的人,就會失控爆走,仇恨語言上身,對不同意見者大發謬論與傷人言論?
為什麼憑愛心說誠實話之類的教導,身為基督徒的品格與修養,突然都做不到,都蒸發了?
不免想,也許跟某些教會太容易走齡恩路線解釋社會世界發生的事情有關?
靈恩式的思考大概是這樣的,社會上那些跟我不同意見主張立場的人,都是魔鬼撒旦的同路人(早年基督徒對非基督徒的態度也很類似,那些信奉民間信仰的都是拜偶像,都是拜撒旦…)。既然是魔鬼同路人,那就是神的敵人,既然是神的敵人,那就不是人(將人非人化與妖魔化),既然不是人,那麼,就不用以人的禮貌或聖經中教導對鄰人的態度對待之!
香港反送中事件的抗議運動過程中,許多披著警察制服的人可以對市民大開殺戒,也頗讓一些人不解?其實,是類似的邏輯在作祟,那些披著警察制服的人平日不斷灌輸上街抗議的香港人都是蟑螂,是社會的害蟲…。這些執法者覺得自己是在消滅社會害蟲與亂源,並不覺得自己在殺人!
或許你會說,兩者怎能類比?其實,言語對人格的抹殺,並不亞於對人的肉體直接進行傷害,這些同樣都是暴力,也同樣都是主張非暴力的耶穌所反對的行為!
不少台灣人常笑基督徒是神學自助餐,也就是雙重標準,不得不說,這個評論某種程度上相當精準,我們總是律己寬而帶人嚴,對待跟我們自己不同立場的人原本應該更有愛與包容,然而,這些人執行愛與包容的方法卻是不斷使用羞辱與傷害人格的語言攻擊不同立場者,真的是把整部聖經跟耶穌都拋腦腦後,只遵循老我的情緒衝動在做事,到底是誰被魔鬼撒旦入了心呢?

教育與學習

給真心想了解社會的朋友

By
on
2015-12-16
給真心想了解社會的朋友文/Zen大 給真心想了解社會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以及解讀社會正發生的議題的朋友一個衷心建議,至少讀幾本社會科學入門書,了解如何抽象,宏觀,客觀,批判思考,學習使用社會科學概念來解釋問題。 不要老是訴諸個人主觀經驗的過度推論與無限上綱,還有,不要一天到晚扎稻草人來打,不要一說話就是邏輯謬誤,不要連話都說不好,不要出口成髒,不要只會複製貼上和跳針,學習就事論事,提出有論證的有效論...
信仰主基督

聖潔的鴕鳥

By
on
2015-09-27
聖潔的鴕鳥 文/Zen大 巴西的福音派基督徒,創辦了一個號稱無罪版臉書「面聖」(FaceGlória),在「面聖」上面,不可以分享色情暴力之類的訊息,穢言髒話也全都不准說,「面聖」沒有讚可以按,但有「阿門」可以按。 「面聖」推出以來,已經有十萬會員加入,該網站預期在兩年內吸引一千萬名會員,且未來將開發其他語言版本,試圖取代臉書。 「面聖」式的作為,看似為了讓自己與世界分別為聖,為了阻止世界的邪惡侵...
逆社會觀察

罵人就不對嗎?

By
on
2015-05-09
罵人就不對嗎? 文/Zen大 這兩天部落格界發生一件說大不小的事情,健身界的A咖部落客決定提告某個發言辱罵他媽媽的人. 這個罵人者後來在網路上稍微對用詞不雅表示歉意,但仍堅持他的大部分發言沒錯,因為這個部落客很多健身觀念是錯的. 這件事情正反支持者都有,支持提告者認為,無論如何都不該罵髒話,罵髒話就錯了,活該被告.反對提告者當然是著眼於部落客自己分享過多錯誤的健身觀念. 這件事情,很類似人民抗議政...
大員的通訊

白漆、球鞋與髒話

By
on
2014-08-15
白漆、球鞋與髒話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4/8/15東方日報大員通訊專欄) 名嘴許聖梅女士,疑似在節目上的發言,得罪人,被人潑白漆警告。 事件被媒體披露後,輿論一面倒地認為許聖梅活該,誰叫她平日在電視節目上胡亂說話,難怪會引來白漆攻擊。 稍微理性一點的人則是「各打五十大板」,認為潑漆的人固然不對,但許聖梅也有錯,誰叫她平日在電視上亂說話。 許聖梅被潑白漆事件,讓我想起之前陳為廷在立法院質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