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體驗經濟

人人當老闆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談談課程/體驗經濟VI-我自己的作法,以知識+方法+習慣學直球對決

By
on
2019-12-22

說真的,我真的很討厭浮誇,各種領域各種意義的浮誇,介入生活世界。

我是基本款人,也只會腳踏實地,還有很多自己訂來自我要求的規矩,用稍微高的標準自我要求,且必須是人少的另類操作模式才行,不想太涉入圈子的各種利益糾葛,我邊緣就可以了。

不對人下暗示,不使用儀式行為制約他人,不使用各種操弄人心的技巧,不用聳動誇張速成法式文宣吸引人流(結果一堆人跑來跟我抱怨在某某地方學的方法很難與,適用範圍超小,跟文案說的根本不一樣…),單純只用知識跟方法論結合習慣學推廣我的想法跟服務,讓夥伴掌握自己的知識專業與變項工具的結合。

當然,活動免不了得下廣告。

另外,我認為知識是為了消弭落差與不平等,堅持不走超高價課程,不弄排場那些,不讓學員的作業線上化變成自我宣傳,不用贈品讓人寫口碑行銷文,不圈養學生當下線或自己的講師(當然我也沒能力圈養啦),不搞小圈圈,不能只做有錢人生意,甚至是我討厭的有錢人或公司的案子不接,賣國集團的案子與邀約都拒絕…

上述不是錯,我說了,我就是做不到也不想做,自己為難自己,想用知識直球對決而非操弄人腦的決策機制,就像當年我只以專心寫文章投稿,而非一直跑社交場文藝營來經營寫作工作。

不會帶員工不想剝削人所以不請人,盡量自己做。因此走的不太遠,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希望系列課上完的人都能出去發大財,不是單純拿進修當娛樂或是商務人士的流行(好比說前幾年的鐵人三項現在則是滑雪),因此,越來越忙沒空來參加活動的不少,得開發新客戶。

商界常說一句話,打不過就加入。

類似變形的話還有,不要想教育市場,要順從市場的需求提供服務。

但我想說,其實未必只能二選一,我這人向來是如果只有兩個選項,就會拼命思考第三個選項,我想出來的是,那就爭取市場中願意接受自己想法設定的人,做好這盤人的小生意。

也就是說,既不是教育市場也不是迎合市場,而是找出跟自己契合的人,顧好自己這一盤,也許未必能做大,但就把目標族群服務好就好。所謂的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足已!

實際上,真能吃下全市場的生意規模太大了,就留給原本設定就是想配合市場的單位去吃就好!

這麼多龜毛堅持還能活著,即將邁入第十五年,真的就是上帝恩典跟一路上各位夥伴與貴人的幫忙。當然,還有文章與課程的效果真的對人有幫助吧?!

歲末年終,回顧一整年,真的很感恩。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講講課程/體驗經濟III-講師是創業失敗者在做的工作嗎?

By
on
2019-12-17

偶爾可以看到一些混老闆圈的人

(不一定就是老闆)

寫文酸說做生意失敗的人才會跑去當講師

穿個西裝拍個形象照

把書找來抄一抄就變

再找個人多的場子拍拍照,就成了課程與大師。

 

不容否認,課程市場的確有各種類型的老師與服務

不能說都能讓每一個上課者滿意

但更多時候

是自己選到不適合自己的老師與課程

只有極少數情況是真的很糟糕

 

反倒是我對於那些愛酸講師都是失敗者的人

殊不知,這些人從小到大在學校所學的知識

其實也只是老師們找書來抄一抄做出來的課程居多。

 

我不知道說這些話,這是在瞧不起課程,講師,還是書?

還是用瞧不起人來高抬自己?

 

但是,有必要這樣嗎?

 

書不承載知識傳給後代,能夠有人類文明的快速累積嗎?

不然,說說看要去哪裡跟誰學什麼才是真貨不是水貨?

是否都要業績好,才能教學嗎?

業績好還願意分享的人不是沒有,只是不多

況且這些人真的出來分享,難道不會又被酸嗎?

好比說什麼,是不是本業不行了,才會出來開課?

 

總之,開課或講課者還真是被某些族群視為次等人類,真是很奇怪的事情?

底下認真說一下

市面上的講師組成,大致上可分成幾種

 

第一、創業者或企業高幹半退休之後

為了服務或回饋社會而出來開課

第二、企業組織中的人資

因為過往工作就常常需要講課

所以後來延伸專長到市場上來講課

第三、超級業務員不想再站第一線後

沒有自己創業當老闆的,也有不少人成為培訓銷售人員的講師

第四、有獨特一技之長者

這個時代,有一技之長幾乎都可以開課當講師

例如很會投資股票、很會講話,很會談判,很會展店…

大致上有以上四種!

人人當老闆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美學幫你的事業加分,人生畫龍點睛

By
on
2019-05-01

關鍵字 美學 日常生活的美學化 體驗經濟 生活風格 符號消費

 

大四時,選修了一門關於藝術鑑賞的通識課。

 

開學第一堂課,老師劈頭就說,「將來這堂課上講的許多東西你們都會忘記,忘記也沒關係,請記得我在黑板上寫的這個字…。這個字會隨著你們出社會時間越久,影響越深。甚至事業的成敗,人生的境界,都會跟這個字有關。」

 

接著她轉身在黑板上寫下「美學」(Aesthetics)。

 

先說結論,老師說的沒錯,而我畢業多年後真的不太記得老師上課講了什麼?但我記得老師上課都在講宮布利希的《藝術的故事》,從人類遠古的藝術表現講到當代,且帶我們去逛私人美術館,引領我們從美學的角度解析這個社會,啟發了我看世界的全新角度。

 

美學,是西方哲學的一個分支,誕生於三百年前,由德國哲學家亞歷山大鮑姆嘉登首次提出,專門研究感知的學門,後來專注在探討、反思美感與藝術的問題。在此就不多介紹學理方面的知識,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找《藝術的故事》來讀一讀。

 

回到正題,某種程度上來說,上研究所之後我會攻讀消費社會學、文化社會學等領域,是拜此課程之賜。

 

因著美學的視角,重新審視自己所身處的社會,得以了解,為什麼當年的台灣遲遲無法做出世界級的品牌?為什麼法國會成為精品名牌與時尚流行的發源地?為什麼台灣的滷肉飯漲價就被罵翻,日本的拉麵在台灣賣得比日本本地貴還是大排長龍?為什麼台灣擺脫不了代工製造業思維,文化創意產業遲遲做不起來?為什麼先進國家的各種設計那麼優雅而充滿品味,而台客風卻往往被認定為聳?…

 

這一切的一切,都和美學的日常實踐與社會接受程度有關。

 

上研究所之後,我學到幾個很重要的概念,「日常生活的美學化」、「符號資本主義與符號消費」、「體驗經濟」、「生活風格」。

 

「日常生活的美學化」說,如今我們生活在一個追求美學品味與生活風格的社會,人們就連購買一台釘書機或是辦公文具,都會挑選看起來順眼或能襯托自己身分品位的產品。

 

「符號資本主義與符號消費」說的是,人們如今購買東西,是從產品所提供的符號資訊下手挑選,而不再只是挑選產品的功能,如前面提到的,只是一台訂書機也得挑選符合個人身分或品味風格的,不能隨便挑。而我們生活的資本主義社會,是以兜售符號為主要獲利來源的社會,產品的價值來自符號,而不再只是產品的功能。

 

「體驗經濟」則是講說,人們更樂意為了體驗感受而購買,而不是為了產品本身,所以人們願意買入很多根本看不到摸不到的貼圖或虛寶,願意花高價去上課或是出國旅遊,甚至有錢人願意去參加扮窮人的體驗旅行,只要能夠讓自己獲得有別於生活的特殊體驗,人們願意花錢在此。

 

「生活風格」指的是,一群可以讓他人辨識出我們之所以是某一種獨特人種的美學元素的匯聚與使用,我們如今每一個人都要活出自己決定的人物設定,為了活出這個人物設定,我們所採買的生活用品,無一不與此一生活風格相符。

 

好比說文青就是一種生活風格,要讓人一眼就看得出來自己是文青最好的方式,就是在身上擺放一堆跟文青有關的符號(符號消費),出入文青才會去的空間,過上文青式的生活等等,文青透過消費文青符號的方式,向世人證明自己是個道地的文青。

 

反而真正的文青,如果沒有放上文青符號背書,無法被世人接受其為文青,這就是符號真實超過社會真實的時代,布希亞稱之為擬像,比真實還真實的存在。

 

 

 

曾經在書上讀到一個段子,星際大戰系列電影的創作人盧卡斯在跟電影公司談版權時,只跟對方說「玩具的版權利潤歸我」,對方說,「好,沒問題,玩具的銷售版權利潤歸你」。

 

那是1970年代,人們普遍還不知道符號消費的威力的時代,電影公司也不知道,所以輕易的讓出了玩具的版權。當年的想法,拍電影的所得就是電影票房收入。

 

結果,盧卡斯這輩子可以爽爽過就是因為拿到了玩具版權,數十年來星際大戰的系列玩具賣出了八億個,盧卡斯至今還能繼續收取來自玩具的版稅收入。這些玩具之所以被人購買甚至追捧,是因為人們認同且喜愛星際大戰這個故事,且覺得電影裡的各種人物或飛行船太漂亮了,人們願意為了電影裡那些虛構符號而掏錢。

 

不懂美學在符號資本主義社會裡的威力,丟失的就是難以計數的經濟收益。

 

日本的電視台開始製播動漫節目時,就是為了銷售動漫中的人物製作的公仔,動漫節目多由玩具廠商贊助經費,所以變身型的卡通每一集都要花很多秒數來執行變身動作,為的就是讓目標觀眾產生想要購買的慾望。

 

皮卡丘系列不斷推出的神奇寶貝,更是為了銷售公仔而不斷推陳出新。

 

迪士尼也是非常懂得美學與符號消費的企業,拍電影的真正目的不是在賺電影票房,而是賣周邊商品與主題樂園。

 

舉幾個台灣的例子,誠品書店一問世就以獨特的裝潢美學風格技壓群雄,從一票書店中脫穎而出,因為誠品兜售的不是書籍(商品),而是一種生活風格(小布爾喬亞情調)與品味。

 

這幾年,台灣社會有越來越多人知道美學與符號消費的重要性,開發商品時會找設計師操刀製作功能洗鍊且設計感強烈的商品,甚至會跟插畫家合作,例如有印有馬來貘的大同電鍋,賣得比較貴卻也快速被搶光,其他許多馬來貘設計的民生商品都可以賣得比較高價且銷售量不差。

 

社群網路崛起後,各種貼圖與遊戲虛寶,更是極致的符號消費,消費者掏錢買下的商品沒有物質性,只存在於網路世界,只是一堆符號或程式,但是熱門的貼圖或虛寶卻是熱賣不已,且製作成本趨近於零。

 

曾經在台灣紅了好一陣子最後卻被笑都是在開餐廳的文化創意產業,之所以在台灣不能夠大紅大紫,創造出高額營收,有一部分原因在於願意單純為了符號或風格買單的消費者還不夠多,不少人還是更看重產品的成本售價之間的連動(俗稱CP值),毛利太高的產品會被消費者抨擊,然而,精品名牌的平均毛利率超過六成,許多人渴望擁有,因為那是品味與生活風格的象徵物。

 

還有還有,台灣人為何如此熱愛去日本旅行?購買日本製產品?

 

日式款待文化的細心體貼讓人讚嘆,日本產品除了功能強大外,造型設計精美也是原因,這些都是美學的日常生活展現。直白的說,我們如此喜歡去日本,是因為日本各方面都太美了,讓人流連忘返!

 

這一切的關鍵就是美學,美學的生活實踐就是鑑賞力,擁有鑑賞力的消費者願意為了呈現符合自己美學或生活風格的產品/服務,支付超過實際製作成本很多的費用購買(也就是民間流傳的去餐廳吃裝潢)。

 

為什麼許多人有錢後開始購買骨董或藝術收藏,送孩子去念音樂或藝術學門,居家佈置要找專門行家來設計,穿著打扮也有採購顧問協力?

 

這一切都是因為,良好的美學品味的取得或使用,能替我們的身分加分,讓我們在社會上站立得更加穩當,且讓更多人知道,我是有錢人!

 

以美學風格呈現自我認同的風氣,也就是日常生活的美學化趨勢還會繼續,且會越來越興旺,網路社會的崛起更是讓符號資本主義更加暢旺,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商品的價值來源是符號/品味/設計而非功能,不管你喜不喜歡這樣的趨勢,都是無法迴避的趨勢。因為占了80%以上人口的服務業,都是靠美學加值才能夠開出高價,如果希望自己的人生過得優雅有品味且收入過得去,好好培養美學品味,鍛鍊自己的鑑賞力,為產品的設計風格而不單單只是功能買單,會是成敗的關鍵。

 

話說回來,真正的人生勝利組是擅長駕馭這些美學符號,為己的事業與人生加分所用,並不執著,因時因地因需求而選擇,而不是沉迷沉淪於符號追逐,花光積蓄還負債累累,兩者的使用方式不同,命運也大不同,務必謹慎小心。

 

想要更多了解美學嗎?可以參讀以下書單:

美學的意義:關於美的十種表現與體驗,行人

東西的誕生,群學

體驗經濟,經濟新潮社

消費社會學,群學

 

提升美學品味的鍛鍊方法

每個月一次,去裝潢高級價格非凡的餐廳用餐
每個月至少逛一次美術館
去逛你最喜歡的服飾品牌的實體門市,挑出你最喜歡的衣服(或其他你最喜歡的物品亦可),買下它。如果當下預算不夠,試著存錢,想辦法買下他。
記錄自己的打扮,找出在時裝史中隸屬於哪一種風格?
記錄自己家的裝潢陳設,找出在建築/設計史中屬於哪一種風格?
定期閱讀設計,建築或藝術類作品,或是追蹤相關主題的粉絲團、IG、網紅的社群亦可。
看到自己覺得醜的產品時,試著問問看其他人的評價?或是設法找到覺得這些產品蠻好看的人,跟這些人聊聊,試著理解不同美學價值觀的人的世界。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不去排一蘭拉麵的人,就會去做更有意義的事嗎?–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7

By
on
2018-11-04

不去排一蘭拉麵的人,就會去做更有意義的事嗎?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7

 

文/Zen大

(本文原是2017年一蘭拉麵開幕後引發輿論討論時寫的文章,重新貼上,如今看來還是蠻有思考價值?到底為什麼如今的人們熱衷排隊?而且不是有超級優惠好康的排隊,而是排名店?本文從機會成本等角度談一談這個台灣人愛排隊的現象,背後的社會心理與社會結構問題~)

 

台灣的一蘭拉麵開幕後,總能引起社會輿論關切。吵完了六千元伴手禮優先入座和五十八塊一碗的白飯(附帶一說,香港一蘭的白飯一碗二十二元港幣)後,接著開始吵排隊的事情,因為台灣一蘭的排隊破了全球海外分店的紀錄。

 

雖然不少輿論斥責花大把時間排隊吃拉麵這件事情,不過,不容否認的是,還是有很多人樂意花時間排隊吃拉麵。喔,不只排一蘭拉麵,眼下台灣幾乎只要有國際知名品牌來台設店,幾乎都會引發一波排隊熱潮。就說前不久才來台灣設櫃的千層派,也引發了一陣排隊熱潮。

 

與其斥責排隊這件事情,或去思考為什麼台灣人變得愛排隊?以及為什麼可以排這麼久也不會累?不如反向思考一下,為什麼不去排隊?如果這些人不去排隊,又會做什麼?

 

很忙的人自然不太可能有時間去排隊,有錢人則直接選擇飛香港或日本吃不用排隊的一蘭還比較快。

 

會選擇花時間排隊的人,從時間成本和機會成本來考量,顯然是這段時間除了排隊以外,反正也無法從事其他更有價值的事情。

 

也就是說,既然排不排隊都「沒正事可幹」,那不如就去排隊吧?至少排了三四個小時之後,還能比其他人更早吃到一蘭拉麵,還可以打卡、拍照、上傳、寫評論,幫自己的人生創造一些事件。

 

再者,而今的行動科技十分便利,邊排隊還可以邊用手機或平板上網、逛街、打電動、追劇,跟遠方的情人聊天,甚至處理手上的工作。也就是說,當人的主要社交活動和生產消費活動都已然上網,且無論在實體世界的哪裡(只要有網路可以連線)都一樣,那麼為什麼不去排隊?

 

如果天氣不是那麼酷熱,說實話我也很想去體驗一下排隊的盛況,反正我可以邊排隊邊用手機寫稿,處理工作上的事情。再不濟也可以讀書,帶一本平常總是讀不完的磚頭書去,排著排著,書讀完了,剛好也能吃麵了。

 

記得侯文詠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談他當年追女朋友時,為了等女朋友不知何時會赴約,總是帶了很厚的書邊讀邊等。

 

以現在的科技便利性來說,可以在排隊的時候做的事情很多,已經不能用打發時間來形容,而是可以把各種庶務整合在一起,利用排隊的時間完成。覺得在定點排隊一定很蠢或很閒,那是過去的思考模式,對於生活早就高度仰賴網路的數位原住民來說,排隊是一種虛實整合。更別說搞不好只有排隊這段時間,三五好友才能夠聚在一起好好聊天。

 

看到有一群人排隊,只因為排的東西自己沒興趣,就輕易的貼上犯傻之類的負面標籤看待,其實也是一種捷思謬誤,先天認定了花很長時間排隊就是傻,卻沒想過人家可能是有計畫的安排時間去排隊,且有計畫的使用排隊時間處理其他事情(現在是複合多工時代了,同時處理很多事情是常態)。

 

即便排隊等待拉麵的人在等待的時候什麼是都不做,心心念念想著等下要吃的那碗拉麵,想著等一下就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也是一種幸福嗎?

 

反倒是我覺得好奇的是,許多在鍵盤前批評去排一蘭拉麵很蠢的朋友,人家排三四個小時之後,至少吃到了遠道而來大名鼎鼎的一蘭拉麵,拍照、打卡、上傳網路寫了評論引來周遭朋友一陣騷動與追問和討論,而在鍵盤前酸排隊的朋友們,在這四個小時的時間裡又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搞不好也只是在網路上瞎混,到處留言嗆排隊的人傻而已,什麼具體實質成果也沒有?那還不如去排隊吧?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5.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6.你愛吃全是噴槍炙燒過的握壽司嗎?
7.輕賤無形專業的社會,終將自食惡果
8.台製抹茶食品,幾乎攏是假
9.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
10.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11.我不去讓人覺得小器的名店
12.什麼才是高CP值的人生?
13.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
14.外食加熱產品的塑膠容器問題大
15.是嚴格訓練學徒還是過勞與剝削?
16.為何日本名店來台展店不久後就走鐘?
18.餐廳只要量多好拍照就可以了嗎?
 

逆社會觀察

花時間排一蘭只是跟風跟犯傻嗎?

By
on
2017-07-01
花時間排一蘭只是跟風跟犯傻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7/6/30雲論) 一蘭拉麵在台灣登陸後,話題不斷。先是直購六千元伴手禮可免排隊入座引發熱議,後有一碗五十八元的白飯引發抨擊(附帶一說,香港一蘭的白飯一碗22元港幣,比台灣還貴),許多人在網路上揚言抵制,可實際情況是,台北一蘭已經創下一蘭拉麵海外門市連續排隊(240小時,超過原本香港的169個小時)的新紀錄。 網路上對於台灣一蘭的排隊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