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魯蛇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經濟與生活

寧當魯蛇頭,不當溫拿尾

By
on
2019-08-09

想像一下,假設有兩份工作可以給你選,A是年收入三百萬,但是得跟一群年收入上千萬的人一起工作,B是年收入兩百萬,但身邊的人年收入約莫八十萬,先不考慮未來發展性與工作本身的困難度,單就上述薪資情況進行挑選,請問,你會選哪一個工作?又,你覺得選哪邊對自己的健康會比較好?

最近在讀談不平等的書(社會不平等+收入不平等),其實,這也不是新鮮的論點了,幾乎每一本談社會不平等的作品都會提到的一個論點,寧可當魯蛇中的贏家好過贏家中的魯蛇,因為前者對身體健康比較好,後者雖然可能資產多但貧窮感很強(相對剝奪感),生活壓力太大,長期來說,對身體健康並不好(然而有一點要提醒大家的是,若成為魯蛇尾對身體健康更加不利,因為魯蛇尾的人生,屈服於各種被動狀態,被動造成壓力造成健康受損)。

想想也是,好比說我身邊認識一堆年輕溫拿,資產沒有上億也有幾千萬,成就一個比一個高,學歷一個比一個好,公司一家一家開,股票增資拼命成長,工作接二連三來,房子買了又賣賣了又買,一直出國出國去…,活在這些人當中,讓人不免產生認知偏誤,以為整個世界全都是強者,自己則是超級魯蛇(笑)。

偶爾想要偷懶一下,看到人家那麼努力拼命,都會不自覺的萌生莫名愧疚感,覺得應該再堅持一下。

加上我們生活的環境鼓勵個人努力,鼓勵追求績效,以追求績效獲完成夢想之名反向自我剝削,長期的高效運轉,收入與資產或表面風光可能都有了,但身體卻承受了大量的壓力,埋下了不可逆的危機。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也覺得應該要拼命認真努力工作,只是要加上得體的方法讓效率能夠增加,而不只是低度勤奮。

然而,終究那還是過度的自我逼迫,長期來說,並不健康。

或許是這是為什麼選擇投資理財路線以鞏固自我生活品質的人,都會強調分散風險的資產配置方式以及建立能夠產生穩定現金流的被動收入系統的緣故吧?

不用過於拼命或操心就能穩健的創造收益,長期來說,對身體的壓力負擔會小一些。

不過,上述規劃只說對了一半,收入的多寡永遠是相對而言的,所以,最好還能夠遠離強者林立的環境,好比說搬去悠閒的鄉下定居,遠離過度競爭的商業環境。

或許你會說,可是我沒辦法搬走阿?

我也是,我的工作得在人多的地方,且離能夠自動產生被動收入以維持家庭生活運轉的安穩還有很長一段路…

所以,正因為如此,我認為在生活作息的規劃與安排上,要懂得留白,更要刻意練習放空發呆悠閒過日子,不要被過度努力過度勤奮的拚搏影響生理健康。

以我來說,扣除睡眠之外的醒著的時間,三分之一的時間工作,三分之一的時間進修學習,三分之一的時間休息與放空乃至娛樂,是最好的規劃。

社會心理學提醒我們,貧窮很少是絕對定義下的,大多是主觀認知,一個人認知上覺得自己貧窮,比客觀數據證明一個人是否落在隸屬貧窮的社會階級,更能讓一個人認為自己是否貧窮?

也就是說,有一種無解的貧窮是自己覺得自己很窮。

即便收入與存款都不差的人,只要覺得自己窮就是窮。

而如果主觀上認為自己窮又有能力的人,或是身邊一堆強者我朋友的人,很可能就會逼迫自己過度努力,過度追求成就,去填補內在的那個自我貧窮感,結果很可能是內在貧窮感無法拔除,身體也搞砸了,賠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償失!

一個人的身邊充斥比自己有錢的人,相對剝奪感的影響會很大,即便有自己明確的目標與理想,也知道不應該跟人比較,但人的身體乃至無意識就會自動啟動比較機制,且告訴自己輸慘了。

一個人無論如何提升收入與資產,只要貧窮感還在,就仍然覺得自己窮。

其實,日子過得去就好了,真的不用過多擴張都高速運轉。如果發現自己是被迫高速運轉,好比說事業與行程一直湧過來,那麼,或許應該找人分攤,或許應該將工作轉介紹給其他夥伴,不要一個人死嗑,身體是不能死嗑的,遲早會出事。

想想,許多傑出人士的快速擴張與升級發展,創造累積過多用不到都備餘卻砸掉了身體的備餘造成不可逆的悲劇,真的有這種必要嗎?賺得了財富卻賠上生命,有什麼財富是可以買回寶貴生命的嗎?

想想,也許只要能夠確保自己不會落入絕對貧窮的光景,也就夠了,向上努力固然好,但也要懂得適可而止,不要不自覺的落入某種想贏過別人(其實是想勝過內心的相對剝奪感)而對世界強者發起注定贏不了的軍備競賽而不自知(這世界上有一種絕對強者,是真正的溫拿頭,大概動一根手指就能捏碎我們畢生努力那種強度),最後卻傷了自己的身體~

當然,如果你說我就是要變強要贏,賠上性命也不在乎,那就去吧,畢竟人生是自己的,但我是覺得,能夠優游於溫拿與魯蛇之間,不被世界的規則或內心的競爭框限住的人生會更自在一點,雖然這很需要大量刻意練習來克制內心的與人競爭與比較的自動機制~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中年魯蛇小確幸,嫌棄青年不努力

By
on
2018-01-05

中年魯蛇小確幸,嫌棄青年不努力
~網路上教訓青年世代不願努力只要小確幸的文章,大多是甚麼樣的人寫的?

 

文/Zen大

 

社會上總是不乏想教育年輕人長進一點的人寫的道德文章。

 

關於這點,我以前有個看法,那就是不是年輕人都不長進,而是這些批評者的身邊只能碰到不長進的年輕人。問題可能反而生想教學年輕人的,自己到底身處什麼環境?

 

因為在我看來,我身邊大多數都是很長進的年輕人。少數不長進沒關係啊,本來社會就各種人都有,就像也有不長進的老人中年人。

 

然後,我今天突然看到一些支持上述看法的論據。想想真的蠻有趣。就一些可能月入七八到十幾萬的中年或後青年在非議現在的青年不努力,然後以自己年輕時如何燃燒生命,爆肝努力,達到今天月入七八到十幾萬(或說年薪百萬)的成就。

 

記得我前兩天寫過一篇,年收一兩百是魯蛇界的勝利組,是過的最開心的一群人。想想真的沒錯,這群人還特別喜歡教育年收不滿百的年輕人。

 

但是事實是,三百以上的世界有很多年輕人,嚇傻你啊,但是你接觸不到,只因為系統性的抽樣偏誤,就誤以為社會上年輕人都不努力或如何如何…

 

成功原本就是少數極端值,不從數據只從個人主觀經驗去推論社會狀況,就是告訴大家自己沒有正確的思辨與探討社會議題知識,想要告訴大家,其實我很強,趕快來稱讚我好棒棒的一種方式而已。

 

真正強的人,沒有特別的目的時(例如老闆想要低薪聘員工時就會搬出以前我們好低薪但努力阿還不是撐過來了~),不會特別去談年輕世代如何的,都是默默幹自己都事情就忙不完了。

這兩年在網路上讀那些計算年輕人在台北究竟要花多少錢才能夠勉強活下來的文章時,最感嘆的就是房租成本之高讓人咋舌!

 

記得我高中在嘉義租頂樓加蓋是每個月一千五包水電,大四在新莊跟社團朋友合租是一整層一萬一(我分租最小的2500元),研究所到台北市,先後落腳古亭跟台大附近,房租都在五千到六千之間,(中間四年買了小套房跳過不談),後來出社會工作跟人合租一整層,分租其中的套房約莫在八千五上下(然後一整層的房租是一萬八到兩萬四之間,地點都非常好,在溫州公園內跟敦化南路底),而今卻是隨便一個非常鳥的雅房就要五千,套房隨便就要上萬,而房租飆漲跟房價高漲不無關係!

 

簡單來說,造成青年收入拮据的關鍵因素就是居住,可是當政府要推青年社會住宅,凡是被指定到的地點附近的居民就是瘋狂抗議跟抵制。

 

誰在剝削青年世代?

 

其實很簡單,就是那些成天責難青年世代不努力不肯吃苦卻又用高房價高房租壓迫之的群體!

職場煉金術

向上流動不再容易的時代,如果可以還是請努力向上流動

By
on
2017-12-31

這個時代的向上流動比上一個世代更嚴峻的地方在於,上一個世代的台灣,上面的世界就是少數幾個家族,還有你明知道不能碰到政治權貴,經濟這一塊大致上仍有很多空間。

此外,因為大趨勢整體向上的緣故,是一整個世代的贏家集體向上流動的同時,也交叉結盟,形成各自的社群,有自己的夥伴。

而今與接下來的世代則不同,別說白手起家的向上流動變得比過去困難,能夠向上流動的人少了很多。

就算順利向上流動了,你會發現另外一個殘酷的現實,那就是上面都是人,而且很多是你費盡心力向上爬的結果,只是他們的起點。

再者,因為上面的世界都是彼此認識的人占據了多數的空間,僅留有極少數的位置給某些很努力或具備特殊才能或運氣的人。這些新進者還未必能夠彼此結盟,形成社群,想加入原本就在上面的人的群體卻有種格格不入感。

最後,當你以為自己一路破關斬將,屢屢超越同儕,人生將要進入勝利組而來到上面的世界時,才赫然發現,在這裡你不過是一個魯蛇,但你又回不去了。

我人生中第一次有這樣的體會,是我從輔大去台大念研究所時。在台大,看到了所謂的上面的世界,看到許多在其他學校看不到的事情。當然其他學校也有一些上面的世界的人,但台大的濃度密度是壓倒性的高,而我這種半途插花(大學不是念台大的人)在那邊的格格不入感是很強的,至今仍然明顯可以感覺,特別是我還只是出身普通公務員家庭。

在那個世界裡談話的內容跟運作世界的規則,都跟社會上其他地方理解的不一樣。

費盡心力往上爬的結果,是成為上面世界的最底層,我想,這也是讓很多人寧可留在下面的世界當個領先者(所謂的小確幸),也不太想再努力往上爬了!

結構化的問題,個人解不了。不過,雖然上面的世界更加辛苦,可以的話,還是往上吧!到上面去當魯蛇,好過留在下面當虛假的贏家。

而且,魯蛇與否是心態問題,不要跟其他上面的人用量化比較成就,好好發揮自己的獨特性,甚至更積極一點結交跟自己一樣都是從下面上來的人,去創造一個社群,再去協助其他願意往上爬的人,慢慢就會變得不一樣了!

換算成年薪來比喻,在台灣,年收入一百到兩百中間的人應該是屬於下面世界的領先者,但還沒能到上面,這個時期的人大概是過得最開心自在的吧?但年薪三百以上,就得面對另外一個世界,你會發現在那個世界,你只是最底層等級最低的小兵。

至於資產來比喻的話,大概一億元是進入上面世界的最低門檻。

#階級習癖
#階級再製
#向上流動
#但如果你僥倖擁有出世的驚人美貌或天才是例外

逆社會觀察

只能在網路上酸別人遜的鄉民,到底又有多強?

By
on
2017-03-12
只能在網路上酸別人遜的鄉民,到底又有多強?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評論網) 今年的大學放榜新聞報導中,出現一位因繁星計畫考上清大中文系的家齊女中畢業生的介紹,然而,只因為報導中出現了一些網路鄉民看不順眼的字眼,就開始發文抨擊,主要攻擊點有三,第一、不過是二創作者,也配被稱為網路作家或知名嗎?第二、長成那樣,媽媽還會擔心交到壞朋友?第三、這也能夠成為報導嗎? 話說人最可怕的就是,把自己的無知當...
職場煉金術

社會新鮮人能否從行政庶務中掌握組織運作原則是未來勝敗關鍵

By
on
2017-02-01
社會新鮮人能否從行政庶務中掌握組織運作原則是未來勝敗關鍵文/Zen大 我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是連鎖書店總公司的採購,剛進去時,只有對自己擅長領域的圖書還算了解,對於採購應該做什麼?連鎖書店該怎麼運轉?進銷存退/坪效/周轉率和帳款該如何算?全都不懂,開會也是鴨子聽雷,只不過前輩們說,多聽慢慢就會懂了! 剛好當時公司正在忙ERP上線還有同事留職停薪出國遊學,人手嚴重不足,沒人能夠手把手教我(通常都是我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