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黑天鵝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當形勢比人強時 退避之

By
on
2020-04-07

法國人類學家李維史陀認為,當代人失去了原始心靈,沒有敏於接收來自環境的蛛絲馬跡,做出正確判斷的能力。
自大學讀了一些李維史陀,學到這個觀念後,我不斷將之放在人生中,不斷進行檢視。發現曾經地球發生過的一些事情,回頭深思,發現其實有徵兆,只是自己忽略了。當下如果接收訊息的提醒,不幸就能避開。
後來,我開始留意關於跡象的判讀方面的學習,從人生與歷史過往的經驗,進行歸納,設法加以鍛鍊,慢慢有一些自己的累積。
好比說昨天就是典型的一個案例,去程回程搭車不斷碰到卡門人,到處擋路,擋捷運擋公車擋郵局出入口,還有一堆不戴口罩的老人,不知道現在時機很敏感嗎?
收到一件寄件退貨,現在竟然要收逆物流費,以前沒記得需要收逆物流費?
去便利店,一個老人家佔住結帳櫃台超久,原來在戴手套搞超久,就慢吞吞的,也不會移到旁邊去,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特地脫掉手套再帶上,還是很難帶的合手的手套!
出門去辦事,順便去影印,跟老闆說了好幾次印十二份,結果給我印二十份,還擺爛說,已經印了耶~
等回來取件時,還漏了給一份,部還好我有當場盤點。
卻也比我家附近印貴,原本怕下雨所以帶出門去辦事的地方順便印,結果也沒下雨!
就連開個新電腦,都被靜電電到~
我當下就決定,當天剩下時間都待在家裡耍廢不出門了~
最怕這種接二連三的小挫折,所有事情都卡你,要你不斷下決策,迴避小挫折出現的狀況,真的會磨光耐性。
通常接二連三出現卡或不順時,我會明快的選擇退避,回家睡覺,而不是強迫自己繼續堅持下去。
很多事情並不急於一時,可以緩緩等等。
古代命理學裡有一派看時勢運轉做決斷,也是在練這個(或是俗民常聽到的水逆,其實也是)。決斷未必要勝過環境,人往往不能勝過環境,我們必須謙卑,在時勢比人強的時候,退到一旁等候強過於人的時勢過去。
現代社會運作的快又急,且聲光太多,干擾太多,內在之聲出不了,我們往往聽不見重要的聲音,看不見重要的訊息,錯判輕重緩急,追求不重要的事情當成功的標準,常常出現錯判,搞砸人生事小,搞砸社會國家是大。
不要輕忽身邊微小的訊息,敏於接收並且分辨,做出合宜的決斷,可以趨吉避凶。
決斷的判準,我常用傳統宗教的道德是非,法律,個人信念,功利主義,還有塔雷伯的方法進行加權。
大體上有個公式可以依循:
機率X次數(頻率)X嚴重度=真實決策風險
機率低但是發生次數多且嚴重時,千萬不要心存僥倖,因為爆一次就垮了!
例如,得病機率雖低,但只要增加暴露在風險中的次數,還是可能被感染。
因此,不順的事情不斷出現時,必須中止行動,避免累積發生不好事情的次數,不讓次數的增加催生出巨大的不幸。
反之,當我知道做某些事情可以催生好的事情發生的機會,我會加碼,例如讀書寫作這些事情,就是多做多得,所以我會盡可能加碼!
總之,長期來說,如果減少不好事件發生的次數,增加發生好事發生的次數,會有不錯的結果才是。
最好的作法就是降低頻率。
反之,如果要增加幸運則是增加頻率,例如樂透每次都買一百張之類,看是先破產還是先中獎。

人人當老闆 旅行隨筆記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下檔風險一定會發生,平日就得做好承受衝擊的準備

By
on
2020-02-17

撇開深受政策影響的中國觀光客不談,以專做日本旅遊為來說,2009年台灣旅日觀光人數約百多萬,十年後來到近五百萬,十年間,年年成長,做到這一塊的相關產業鏈都賺了不少。
如果說,上檔收益持續十年的產業竟然無法承擔得起一年的下檔風險,我覺得有問題的不是政府不紓困,而是經營者毫無風險管理與避險意識,壓根沒有將景氣循環貨黑天鵝之類的事情納入考慮!
何時會發生下檔風險不重要,因為一定會發生,也因此平日裡就要累積儲蓄備餘,那麼無論何時發生下檔風險都不用擔心。
我想說的是,景氣興衰是必然會交替發生的週期循環,任何產業皆然,且有一些產業很可能還會在某次衰退中直接退出循環,被市場淘汰。
身處其中的人,不能抱持賺錢是我最厲害我最強都要放入我口袋,賠錢都是環境的錯都是政府不紓困都是消費者不買單,只是雙手一攤,要求別人幫忙。
獲利時期就要累積備餘,儲蓄現金並投資研發,而不是揮霍浪費,否則下檔衝擊來時被強浪打趴,真的不能都怪別人!
戰後七十年,幾次的大經濟轉型,每次都可看見賺錢時意氣風發而不思考退路與風險的組織,最後被景氣循環調整掉的案例。但也能看到一些趁著下檔風險發生時,人棄我取的撿便宜,逆勢崛起的組織或個人。
巴菲特說,要在他人恐懼時貪婪,在他人貪婪時恐懼,除了提醒我們逆向思考,留意風險中的乖離,更重要的是,做好充足的準備,讓我們在他人恐懼發生時有能力貪婪!
居安思危、未雨綢繆,不要臨渴裁掘井,雖是老話卻很有道理,平日要多累積。

書籍品評介 閱讀資訊饗 逆社會觀察

如何在瘟疫蔓延蔓延的緊急狀態,仍能做出正確抉擇?

By
on
2020-02-07

(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為什麼市場上買不到口罩?
「你今天買到口罩了嗎?」毋寧成為今年新春最多人彼此問候的一句話!
我有個大學同學,家裡開小診所,過年期間就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的消息擴散後,每天得想方設法上街找口罩買,因為診所開張就需要用,而年節期間斷貨,為此而焦頭爛額!
雖然政府很快地推出一系列的應變措施,像是限制口罩出口、限制帶出國門的口罩數量,釋出備用物資,徵收民間口罩工廠的口罩統一發送配置,甚至決定加開口罩生產線…,確還是很多人抱怨買不到口罩。
為什麼政府做了那麼多,確還是有很多人買不到口罩?
 
彼得聖吉在《第五項修練》一書中,提到一個他每次帶工作坊都會讓大家玩得訂購啤酒遊戲。這個遊戲大意是說,平常在零售商店穩定銷售的啤酒,突然間被買光了,怕沒酒可賣的零售商增加了訂貨,但是,製造商趕不出從市場上用入的大量急單,所以每次都無法給足足購貨量。
拿不到足夠或的零售商們,不去追問銷售突然飆升的原因,只是一味的拉高訂單。
製造商則因為一直收到過多於能消化的訂單,決定增設生產線增加產能。
沒想到,開始可以追上訂單時,突然飆高的啤酒銷售量又回歸常軌,最後,門市堆了一堆賣不出去的庫存,開始反向砍單,製造商投資設備之後卻用不上,白白浪費錢!
彼得聖吉說,之所以如此,是因為身處系統中的零售商與製造商都沒有去了解市場需求突然暴增的原因。
口罩缺乏也是類似的原因,過年期間工廠與物流停工,武漢肺炎消息擴散後人心惶惶,手邊沒有口罩庫存或對庫存量不夠安心的人紛紛上街搶購口罩,一下子就把市面上的口罩庫存全都掃光。
即便政府開始挹注口罩到市場,卻不足以填滿市場的恐慌性購買,可以說每天出貨多少就都被市場搶購一空,所以,怎麼補貨都會有人買不到。
雖然政府未必不知道加開生產線到最後會落得一堆庫存,但是,口罩的生產與流通分配還與人民的安心感有關,不能以一般情況論之,即便知道最後疫情結束會有剩餘物資,也還是得增加產能提供給市場。
雖然很多人批判政府的口罩統一徵收與配給銷售作法,不過,我個人認為這已經是比較好的做法了。如果不進行市場約束管制,肯定有人趁機哄抬物價與囤積貨品甚至寄出國販售牟取暴利(國外缺口罩的情況更加嚴重)!
黑天鵝+灰犀牛=衝擊系統穩定
回到源頭,市場上之所以瘋搶口罩,是因為去年底武漢出現了一隻黑天鵝,且出現之後,知道問題嚴重性的單位擺爛拖延,其他人則繼續過日子,直到這隻黑天鵝的威力不斷增強,攪動了全球秩序,造成許多人不安心。
塔雷伯提出的《黑天鵝》說,想要探討的是「如何及早發現最不可能發生但總是發生的事情?」黑天鵝是人們以為不會發生的事情卻發生了,且對世界帶來嚴重的衝擊與影響。好比說911,正因為人們想不到所以才會發生。
然而,武漢肺炎也是人們想不到所以才發生的嗎?
許多人回頭去看,去年就已經有此一病毒的資訊出現,只是每次要冒出頭就被管制與打壓,以至於訊息沒能盡早流傳出去,直到疫情壓制不住才爆炸開來。
按照渥克的說法,造成武漢肺炎流行的真正原因是灰犀牛,就是明知道繼續這樣下去會釀成大禍卻依然故我,放在武漢肺炎事件來看,是中國政府慣性壓制壞消息造成資訊不透明的治理方式,過去已經數次釀成災禍(如去年流行起來的非洲豬瘟),卻始終不願意面對自己的治理問題,依然故我的結果。
在我看來,如今黑天鵝與灰犀牛經常攜手合作,黑天鵝將人們難以預料到的發生機率微小但後果嚴重的事件召喚來到世界,再加上人們始終堅持以錯誤的行為方式處理危機,讓原本可以在火苗發生之初就被控制的事件,最終擴散成衝擊系統穩定的龍級災難!
網路上有人嘲諷,這次武漢肺炎乃是「武昌起疫」,共產黨即便能壓制人民的異見卻不能壓制病毒的擴散,是以近年來中國始終無法杜絕各種瘟疫的擴散流行。
當資訊不足時,如何避險?
武漢肺炎發生後,許多人措手不及,口罩缺貨現象只是其中一種結果。年後開市第一天,台股創下歷史單日最大跌幅,重創投資市場。
於是,出現一個必須認真深思的問題?
如果黑天鵝與灰犀牛攜手重創系統穩定是不可避免的必然,我們該如何避險?
巴菲特和塔雷伯都認為,避險最好的做法不是預測風險何時會發生,而是即便身處風險也能獲利。
以塔雷伯的說法是,培養自己的《反脆弱》體質,讓自己能系統波動中獲利。知不知道事情何時發生或為何發生並不是最關鍵的事情,有些人知道很多知識卻仍然無法規避風險。
塔雷伯以自然系統為例,他說自然系統以大量備餘作為面對風險衝擊的防範之道。這或許是為什麼塔雷伯總是建議把90%的資產放在絕對穩健的標的,只拿出10%放在高風險高報酬的標的。
巴菲特常說,要在別人貪婪的時候害怕,在別人害怕的時候貪婪。
在我看來,毋寧就是要多投資自己,讓自己擁有能夠貫穿牛市與熊市的存活應變力!
未來唯一不變的是變動
我們幾乎可以篤定的說,未來社會唯一不變的一件事情,就是變動會不斷發生。
我們不能再繼續以過往的靜態世界模型來面對人生,《大崩壞》來臨,道世界以三年一小變、五年一大變,十年一次系統重整的速度高速運轉,各種預料之外的天災人禍已經是新常態。
社會學稱之為《風險社會》,風險社會的各項風險不再是自然創造而是人類自己造成,人類文明的副作用將如回力鏢般回擊我們。
未來社會的生存關鍵是規避風險,取得本體論的安全感,而不單單只是階級社會的財富分配!
身處變動不居時代,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培養學習體質,在理財投資健身運動與讀書學習上投資自己,養成學習型體質,累積面對不確定風險降臨時的備餘,並且謙卑謹慎的面對世界,不要再企圖控制或壓制自然系統了,大自然的反噬與再平衡力量不是區區人類所能承受的!
撰寫神話學經典《千面英雄》的坎伯,在大蕭條時代因為找不到工作,只好窩在圖書館讀書打發時間,幾年下來讀了許多書,有了一套自己的知識系統,於是著手整理,書成發行之際,社會也告別了蕭條,此書隨著景氣翻轉而向上,成就了坎伯日後的事業,也給人類社會帶來的巨大的影響(盧卡斯的《星際大戰》乃至日後的許多知名創作都是根據《千面英雄》書中的神話故事原型而設計)。
本文的最後,我羅列了一些防疫書單,我想,瘟疫蔓延的非常時期,少出門不是壞事,在家的時間,也不要只是上網或大電動,花點時間讀一點認識當代社會與未來的書,讓我們更具備承受風險的反脆弱體質!
防疫書單艾克曼,人類時代,時報賈德戴蒙,槍砲、病菌與鋼鐵,時報賈德戴蒙,大崩壞,時報賈德戴蒙,昨日世界,時報哈拉瑞,人類大歷史,大塊文化哈拉瑞,人類大命運,大塊文化哈拉瑞,21世紀的21堂課,大塊文化羅斯林,我如何真確理解世界,先覺塔雷伯,黑天鵝,大塊文化塔雷伯,反脆弱,大塊文化塔雷伯,不對稱陷阱,大塊文化薛格,為什麼便宜的機票不要買?,商周米歇爾渥克,灰犀牛,天下文化伯恩斯坦,風險之書,商業週刊貝克,風險社會,巨流周桂田,風險社會典範轉移,遠流彼得聖吉,第五項修練,天下文化梅多斯,系統思考,經濟新潮社布雷瑟,不該被殺掉的微生物,八旗逵曼,德維爾霍亂與瘟疫,衛城下一場人類大瘟疫,漫遊者普雷斯頓,伊波拉浩劫,商周派屈克,對決病毒最前線,時報凱瑞魯,惡血,商業週刊彼得摩爾,你一定要知道的50種致命傳染病,聯經卡謬,鼠疫,麥田賈奎斯,愛在瘟疫蔓延時,皇冠

逆社會觀察

做好承受武漢肺炎的經濟下檔衝擊準備了嗎?

By
on
2020-01-27

一早收到缺貨通知,過年前下單的李笑來新書,會不會可能來不了台灣了?!

暫時要買簡體書可能只剩電子版可以挑?

昨晚認真的想了一下,過年完開工後的生活與工作運作,自己除了買書,倒是沒有太多仰賴中國的地方(雖然大系統的間接衝擊一定有,畢竟其他人受影響也會影響我)。

至於日常生活,我有做好最壞打算,某些過去只有中國製造的便宜商品暫時可能沒得買了,只能說,還好這幾年陸續有製造商轉出到東南亞,也許衝擊不會那麼大!

但是,那是消費者的角度,如果自己就是這些工廠的老闆或在中國的幹部,可能就開心不起來了?!

年前就已經聽說,沿海原本就有些工廠找不到勞工(製造業缺工問題),此次瘟疫後,要湊足人開工肯定更難?!工廠不能開工,商家沒有勞動力可以開門營業,甚至物料產品沒辦法順暢流通…

考驗接下來才開始!

幾年前開始,我就很認真在思考自己的中國依存度,不知道有多少人認真思考高度仰賴的中國製造的風險面呢?

想想,覺得很多事情,都是大挑戰!

湖北六千萬人,封城。

相當於兩個台灣的勞動力直接從市場上取消,怎麼想也知道是很大的經濟衝擊? 

你能想像世界上突然少掉一個台灣的產值嗎(我是沒去看河北的整體經濟產值,但是承受衝擊也不只是中國河北一省而已)?

開工後,中國勞動力的缺口會有多大?

更別說不敢回中國上工的外國人,又有多少?

這次,共產黨還能靠宏觀調控維穩嗎?

我覺得最近幾天放年假,中港台的各種經濟數據暫停,加上還沒有本地案例,使得多數國人還沒能真切感受瘟疫的嚴峻!

又不知道開工後,中國市場一口氣少掉幾千萬勞動力,會變成什麼樣?

我想,會出現欠缺的產能,絕對不是只有口罩而已~

假期剩兩天,初五/六開市後,希望大家都能好好挺住,目前只是爆開,還沒有達到高峰更別說善後了,至少是長達半年以上的耐力賽。

我完全無法想像連鎖反應有多大?

我是很怕

黑天鵝襲擊中國
台灣不可能全身而退
疫情只是導火線
後續的效應與衝擊
能夠看得清楚的人幾乎沒有
(不是譴責而是指出各變項連動的複雜性)

只能說
辨認出黑天鵝根本不是重點
而是黑天鵝之後會發生的事情
以及對你的衝擊與影響的確認與防範才是關鍵

要重新設定與思考的事情太多了…
今年年假其實已經結束
如果能夠約略看出問題的嚴重性的話
你會知道 之前設定的年度目標必須作廢重來
甚至接下來你習以為常的生活也會出現巨變
因為局勢已經截然不同…

時間就是金錢這件事情
從來沒有那麼真實而急迫過…
(少數人能從中獲得巨大利益,多數人則是還不知道該準備什麼就開始承受衝擊~)

今年年後,是否還要回天朝去上班或出差,不要遵從過往的行為慣性,請務必好好思考思考,這是風險決斷的關鍵轉折?

至於在天朝資產,嗯,看開點,保住小命優先!

這波撐過,難道不會有下波,如果共產黨繼續用眼下方式處理問題?

當錯判下檔風險會致命而不致命的上檔收益也很小時,塔雷伯勸我們不要做,我也勸大家別做。

丟工作總比丟小命好,共勉之!

多嘴一句,過去四十年,台灣人用天朝有廣大人口紅利這個概念,掩蓋我們其實是在賺取語言紅利與統戰紅利的事實。賺夠久了,該獲利了結落袋為安了,北京都封城自保了。

#估算能力對於風險評估很重要
#系統性風險
#系統升級或毀滅
#富貴險中求
#看得出趨勢才能站對位置

 

以前我也寫過,但只是作為提醒與自我勉勵的一件事情堅持下來一直在做的事情,今年或許會變成真實而非象徵意義的,那就是景氣不好的時候,不妨學習神話學家坎伯年輕時面對大蕭條的做法,多讀書,靠讀書累積充實自己撐過不景氣。

當年坎伯碰上1929大蕭條,沒什麼工作可做時間一大把,就鑽入書中,讀遍群書,後來讓他領悟出人類神話背後的故事模組,寫成了千面英雄,正好景氣蕭條結束,出版後受到熱烈追讀!

人生數十寒暑,不可能永遠身處上漲的牛市,通常是牛市與熊市穿插而來,所以巴菲特和塔雷伯等投資高手都說,不要去預測牛市或熊市何時會來,而是要做好無論身處哪一種環境都能讓自己得利的準備!

當社會開始走下檔區段,就沉潛學習,用上一波上檔期間累積的備餘支撐,直到市面上大家都不敢進場投資時,輪到你開始撿便宜,陸續進場,並將此段期間所學應用在下一波上檔,如此反覆!

人棄我取,下檔石就沉潛學習,所以,接下來一年,應該是很好的充電時刻,只要你的資金足以幫助你撐過這一段下檔風險,那麼,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累積自己下一波上檔來臨時所需要的實力!

歡迎來參加能夠累積反脆弱性的自學力系列課程與主題讀書會

逆社會觀察

三流政客口中的武統論,其實是一種文統

By
on
2019-11-22

前兩天有則新聞,台灣只有某個裝開明的統媒國際版稍微寫了一下長文報導,且頗有譴責之意,那就是川普對以色列那邊的一些疆界糾紛做了一些承諾。

很多人覺得,這太過分了,簡直是拋棄另外一邊的人。

統媒自然是拿這個威脅台灣,說川普是個會選邊會捨棄的人,暗示川普會拋棄台灣。

但是,川普或者說美國現在拉攏以色列,卻是為何?

拉攏的是猶太人這個堪稱世界腦的族群,也是資產雄厚的族群,這個拉攏某種程度是美國承認自己的經濟實力需要其他奧援來相助,即便長期來說會對中東增加亂源,但是,短期拉攏對美國有好處。

反正,一切都是可以再調整的。

我倒覺得,川普對北韓跟以色列的示好,重新確認美日關係,以及之前擊斃ISIS首領,乃至通俄門爭議不斷這些事情(遠一點還有歐巴馬促成古巴跟美國的恢復關係)如果整合起來看,說明了美國打算將次要敵人或問題全都先行擱置,要專心對付主要敵人!

可以仔細盤點一遍,美國最近兩年的國際關係問題處理,收拾或者說暫時穩定住的局面有多少?

還剩下什麼?

想完,我想不少人應該會覺得,接下來就是美國聯合東亞島鏈開始嚴密防堵天朝,而香港事件剛好給了需要仁義作為理由的最好契機。

國際新聞難讀懂,是多數人都從自己國家與當時的本位主義出發進行解讀,但是國際關係的歷史盤根錯節,且不同國家各自的歷史糾葛 還有全球幾大霸權的動向與態度都必須納入考慮,才姑且可以猜出一些。

單獨對某件事情引人個人本位道德應然式的解讀或評判也很重要,但不是判斷國家級行動的關鍵。

再好比說一直存在而最近常常被討論的武統,武統這東西,不是不可行,需要非常多條件配合,但是,現在不可能,現在的天朝沒有這些實力條件,因為周邊國際關係就夠天朝中央煩惱了,不可能真的分兵力打台灣。

除非,美國有一天突然打算放棄東亞島鏈上的所有利益,放任天朝出海並且成為美利堅的威脅。

其實,就算美國願意,蘇俄都未必願意看天朝再坐大,別以為他們什麼都不懂?

伊斯蘭世界表面上跟中原天朝好像沒有交惡,但是一代一路的勢力擴張也都看在眼裡。

其次是天朝真的一統了,天朝遠遠離一統還很遠,就看上一次大一統雛形的成形,大清帝國初期,還沒有太多海外國家元素干擾,統一台灣都是最後的一步棋,更何況今天?

天朝內部有多少矛盾與鬥爭,領導班子已經搞定其他競爭團隊嗎?

軍區改革已經完成嗎?

武器已經完全不用仰賴他國供應嗎?

軍區領導的實力跟能力真的能駕馭渡海作戰嗎?

打仗花費的軍糧跟外國威脅呢?

周邊各國趁是合縱圍堵天朝,甚至進一步進逼天朝境內奪取版圖,不可能嘛?看看歷史地圖上的天朝版圖與周邊鄰國的消長?

想一個簡單的數字,天朝220萬解放軍守護多少人口跟多少土地?周邊跟多少國家不好,不需要分兵去屯防嗎?台灣的軍隊人數多少守護多大土地?

不知道天朝打算派哪個軍(戰)區迎擊美利堅合眾國以及東亞島鏈上的美軍? 

不知道該軍區出動後會否位置就被其他軍區佔領?

不知道軍費算中央的還是軍區買單?

不知道隔壁的蘇俄,二十年前才拿走天朝數十萬平方公里的蘇俄,會否趁機出兵卡油?

不知道被天朝打了二十年都打不下來的越南,以及跟天朝有南海爭議的各國會不會也趁機出兵卡油? 

這些只是很簡單的大方向思考。

一個最關鍵的,萬一打輸了怎麼辦?

我說的打輸是指,一開始某軍區出動沒能拿下,必須再增援時的額外支出造成的內部動盪,這些軍事的政治的奪權戰,難道天朝內部就不會上演?

台灣小小一個尚且一堆勢力在爭奪,你以為天朝內部沒有爭奪?不過是全部蓋起來不讓人看到,資訊控制而已!

總之,不會打也打不起來。上面都還沒談到台灣的科學園區被毀對全球電腦產業的衝擊!

台灣人看天朝往往看的世界只有天朝跟台灣,都沒有別的國家跟天朝往來的糾紛,然後成天用奇怪的武統論恐嚇自己~ 

這真的是很棒的國際觀,幫自己鎖死在天朝架構下的國際(天下)觀~

武統這東西是這樣,拿來說嘴是最低成本效益最高的使用方法,真的打下去,黑天鵝都不知道要飛出多少隻?

打台灣沒有百分百的必勝,天朝不管誰當權都不會打,反作用力太大,最後甚至可能再回到過去的大分裂時期,別忘了春秋戰國三國五胡亂華五代十國軍閥割據,中原歷史上的分裂時期多的很,一統時期短得多!

要小心的其實是,台灣哪些人在販賣武統論?圖謀的又是什麼?

天朝要統台灣,經統政統文統都好過武統,下行損失小而效益大,慢慢統就好,急於非得在現在完成歷史那是典型的當代主義思考的自我中心,相當詭譎的驕傲。

最近很多人看香港事件,武統論就又開始熱絡起來,著實是很會利用時機。

在我看來,武統論是一種文統,也就是使用武統論述這種文化論述工具進行統戰。

況且,真的戰爭形態很花錢的,熱愛歌頌天朝武統台灣派先把賬算給大家看一下。

財政支出與額外國防支出,還要損害評估?

以及萬一美國的東亞軍事同盟全都反擊的擴大戰線支出?

還有印度越南菲律賓趁亂奪取邊防土地造成的防衛支出?

各軍區的攤提跟勢力消長變化,可能造成的一統分裂危機機率評估?

編一份預算書來看看啊?

什麼居心一直喊天朝就要打台灣?

打仗可不是玩線上遊戲,簡單課金就可以。

這麼多決策風險無法有效消除的情況下,你說為了一個什麼一統江山的霸業夢,就出手打台灣,至於嗎?天朝內部高層都是相當務實幹練的人,不然不會家人都拿外國籍,財產都趕快往外搬吧?

不是說台灣就因此不用充實國防,備戰當然很重要,但就不要成天被不懂國際關係或財務會計的外行人構造的三流武統論給恐嚇了~

最後說一點兩岸軍力的負面對比,在台灣當過兵的都知道,應付文化很強大,假設你是相信兩岸同文同種,那麼,軍隊有可能自外於普遍的華人文化陋習嗎?我是覺得不可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