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2 宇治 53
By
on
2019-07-25

求學時代開始,我就發現一個極為奇特的現象,那就是賣慘耍悲情學生們喜歡彼此比廢,向人證明自己超不努力,自己學習成果超慘,完全沒讀書,彷彿認真學習是可恥的。

比廢賣慘耍悲情的目的,不是真的耍廢或賣慘成功,而是要反向凸顯自己贏得輕鬆,好比說,強調自己都沒讀書沒準備,好慘喔,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考得好!?

比廢賣慘耍悲情的原因很多,真心不知道為什麼會考得好當然也有,但其他像是怕被別人貼上認真努力學習的好學生標籤,怕別人來問自己問題(卻答不出來就很糗)等等,五花八門,各種各樣。

又,中國文人傳統中的大隱隱於市的假廢材真有才的意識形態建構,也影響不少人,好比說不少戲劇節目都會有的橋段,主人翁平常看起來很頹廢,關鍵時刻卻發揮才能救了大家。這種真英雄表面上都很廢的奇怪設定也影響了不少人。

好比說我,我小時候真心想當個湖海散人,當個陶淵明式的廢材(長大後才知道陶淵明一點都不廢,他之所以能不為五斗米折腰,想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是因為有材,他能幫人寫墓誌銘題字賺錢養家,雖不是傳統士大夫的成功定義,但他並不是真如文章表現那麼廢,那只是一種情懷與意境或者說設定)。

熱愛比廢賣慘耍悲情的學生,上大學後,比的則是選到營養學分,到處打聽好修好混又能拿高分的課程,至於功課硬老師嚴的課,則表面上避之唯恐不及,選到了之後整個學期在那邊哀聲載道賣慘耍悲情(結果修課成績卻往往都很好)。

有趣的是,往往是這些人,若將來出國讀書,比誰都認真完成課堂要求,而且回國後還會搖身一變成為嫌棄台灣教育失敗的主要戰將。

怎麼不先檢討自己出國求學後就突然變認真了?

還是,其實一直很認真,只是要假裝不認真。

在台灣,一直有一種裝不認真賣慘耍悲情的氣氛,好像努力認真學習很丟臉似的,好像認真上進很可恥似的,所以我們上課時盡量都往最後面坐(把坐前面地當怪人看),也絕少主動發問,作業更是要拖到最後一刻才交,但是,霸特,成績都要很好(變態的過分貶抑自謙式裝爛,實際上聰明又用功的要命卻怕被別人知道)。

我想說的是,比廢賣慘耍悲情遊戲中,有些人是心知肚明,不能當真,只是嘴巴上的逞強吹牛皮,真實情況是鴨子划水,異常勤奮。但是,也有些人是拿來當真,特別是本來就打算放棄或不喜歡正在做的事情的人,可以拿這個外部原因當成藉口,反正將來真的混不好,在拿這個當藉口,推卸掉就好了。

推卸責任或者稱之為外部歸因,都是我們常用的替自己開脫失敗的手法。

如果是盡力後的失敗,用一下或許真能稍微安撫自己,但如果打從一開始就想放棄,但又不想承認是自己主動選擇而採用外部歸因法,最後人生的苦果,還是得自己承受的,嘴巴說一套漂亮話,完全無濟於事。

年紀漸長到中年之後,對很多事情的看法變得益發務實,虛名可有可無,實力與實利絕對不能缺。

回頭說一開始談到的比廢賣慘耍悲情遊戲,青少年時期開始,許多人之所以熱衷比廢賣慘耍悲情,追求的是同儕關係的認同,也就是為了從眾,跟大家都一樣,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的與眾不同,怕因為這個不同而被貼標籤或被霸凌,所以,選擇跟大家一樣,比廢賣慘耍悲情只是其中一種,其他像是比家世、比偏差行為嚴重度、比叛逆、比被拒絕或異性交往人數等等,都是廣義的比廢賣慘耍悲情遊戲。

比廢賣慘耍悲情的遊戲,能夠趁早解脫會比較好,真正的強者從小就不在乎被當成異類,甚至從小就被某些特徵強過自己的人欺凌,但是他們有更強大的願景目標支撐,知道青少年時期這幾年只是人生非常短暫(但關鍵)的時刻,只要自己撐過去往上爬到很高很遠的地方,就能一勞永逸的甩開這些一輩子熱中比廢的人。

如果一時屈服加入比廢遊戲,反而一輩子得跟這些人活在同一個階層與生活空間,得參與一輩子的無意義比廢賣慘耍悲情,年輕時候是比不努力,長大後是比老闆爛薪水低周末廢缺感情沒人要沒未來…,要我說,不是環境逼迫而是自己放棄努力最後只能當資本家的免洗筷才是真的廢!

要是真的能力差無力爭取向上也就算了,偏偏有些人並不笨且有能力,只是落入一種我只是不想努力而已,我努力起來連我自己都會怕的自我催眠,相信自己有能力也能努力只是不想甚麼事情都努力看起來很蠢,但這樣的人往往到最後會放棄努力,因為靠小聰明贏過比自己差的人創造一點小成就的日子過得比較舒適而滋潤,久而久之卻變成真的不知道如何努力也沒有了遠大目標

雖說人生在世,人生目標怎麼定都是個人自由,不過,我真心認為,不想自己人生後半場過得辛苦而失去盼望,落入不光只是比廢而是真的廢的光景,還是趁年輕時就好好努力,掙脫無意義的尋求同儕認同的比廢遊戲中,早一點認清自己就是得鶴立雞群才能出類拔萃,才能過好自己一生,而人生的最後你會發現,不管你追求的願景目標為何,唯有按照自己的心意過自己想過的日子且過得充實精彩,這樣的人生才不算白活,才不算廢。

記住,努力認真為了目標而拚並不可恥也不應該被嘲笑,就算失敗跌倒跌個狗吃屎也不可笑是那些笑你的人才可笑而可悲,他們只是擺出一副老於世故的姿態躲避人生的課題,以不做不錯且嘲笑努力者的姿態苟活於世,看起來很高明,其實很無能很廢。並且,當你發現無論主觀或客觀意義上都活得並不廢且傑出時,就算有些熱衷耍廢厭世才是好生活的酸民怎麼用言語攻擊你,你也不痛不癢,因為你有了自己的主體性與真心認為重要的事情,而且真的好好實踐了,幫助了自己也幫助了社會,問心無愧!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