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資訊饗

種族清洗—除了屠殺生靈,還要消滅文化思想

By
on
2018-10-04

種族清洗除了屠殺生靈還要消滅文化思想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廈門書香兩岸)

 

書名:偷書賊—建構統治者神話的文化洗劫與記憶消滅

作者:安德斯﹒李戴爾

出版社:馬可孛羅

 

儘管仍有一些人不相信,不過,納粹在二戰期間屠殺六百萬猶太人一事,已經被當成歷史事實記錄了下來,且至今仍然以各種方式挖掘出新的史料事蹟,編寫成書,提醒後人。

 

納粹迫害猶太人這一支歷史研究,每當人以為再無新的事蹟可被挖出時,偏偏就會再出現新的資料,端賴有心人投身龐雜史料與資料考察,抽絲剝繭,釐清端倪。

 

偷書賊—建構統治者神話的文化洗劫與記憶消滅》一書,毋寧是近期關於納粹迫害猶太人的研究中最讓人驚嘆的一部成果。

 

此一事件被挖掘出來後,顯得理所當然,似乎本該如此,但再被有心人說出來之前,卻深深藏於歷史的密室裡,一如那些一直都存在但卻無人可以處理的龐雜書籍清單一樣。

 

偷書賊》說的是什麼樣的一則故事?

 

偷書賊》說的是納粹為了徹底消滅猶太民族,不只是消滅數以百萬計的活生生人命,還費盡心力試圖消滅數以千萬計的藏書,但凡與猶太人思想歷史文化傳承有關的藏書,都想方設法消滅或者竄改。

 

納粹主事者認為,若單單只是消滅猶太人卻沒有消滅猶太思想,未來難保有人挖掘出這些思想,爾後以此一思想的後世傳人自居。然而,若能順利消滅或竄改猶太思想,使其絕跡,那麼就算將來有漏網之魚存活下來,也再無可提供其建構猶太身分獨特性的思想文化,只能被其他文化吞併或消滅。

 

也就是說,納粹早已清楚,真正有效消滅猶太人的方法不單只是屠殺猶太人,不只是進行種族清洗,還要盡力剪除猶太思想文化歷史在歷史上存在過的跡象…。

 

偷書賊》一書,正是納粹偷竊猶太思想與作品的紀錄。

 

納粹早在1932年八月就透過媒體公布了一份作家黑名單,納粹於1933年上台之後更是正式推展護國衛民的出版品禁印法令,爾後更開始限縮言論自由,先是約束共產黨與社會主義的報章與出版品,爾後則開始禁止馬克思主義、猶太民族與色情書刊。

 

納粹支持者相信,「語言是一個民族的靈魂,德國文學應該純粹化,並且去除異國的影響。猶太人是德語的死敵,猶太人僅能以猶太語的方式思考。猶太人若以德文寫作,根本是欺世盜名,而以德語寫作的德國人若在思想上反德國精神則是個叛國賊」。

 

納粹的支持者一開始只是要求猶太文學只能以希伯來文印行,並且徹底從公共圖書館中剷除。此一主張讓納粹有了驅趕非德國精神之所有創作的依據,無論是德國人寫的非德國精神的作品還是猶太人寫的德國精神或非德國精神作品都應該要禁止,甚至燒毀。

 

納粹執政期間,控制了德國的出版業,約莫兩千五百家出版社與一萬六千個書店(包含二手書店),徹底將猶太人的思想與作品剃除,且禁止猶太人與其作品出現在文學社團、作家機構出版社書商印刷廠等,徹底執行消滅猶太思想與文學的作業,一如其日後將大批猶太人送往集中營處理一樣。

 

黑名單上的書,在很多地方是以堆肥牛車送抵廣場,集中起來,讓身穿正式服裝的學生和希特勒青年團、衝鋒隊、親衛隊與準軍事組織「鋼鐵前線士兵聯盟」等成員一起進行焚燒銷毀作業,且有不少教師校長與當地領袖參與。

 

偷書賊》一書作者在書中毫不避諱地提及,當年納粹之所以能夠順利的完成偷書與消滅作業,仰賴整個德國人民的協助。作者無意用力批判當時協力的人,只是指出此一事實,以及隱藏在此一事實背後的歷史成因(歐洲世界的反猶思想與傳統)。

 

其實,納粹除了公開焚書,也指派特定圖書館負責收書。當納粹勢力開始橫掃歐洲後,一如納粹也開始處理歐洲各地的猶太人,負責處理猶太相關作品的單位也開始處理歐洲各國猶太人的藏書。但因為不若德國本地能得到足夠多的國民協力焚燒,將徵收來的書找地方集中收藏起來,成了新的作業程序。或許也因此才能讓此一事件日後被人發現並且報導出來。

 

 

 

作者跑遍了歐洲大陸,四處尋訪曾經被當作收藏猶太作品的圖書館與機構,深入介紹這些作品的現狀,當年被徵收與整理的過程,以及目前的處理方式(造冊並且試圖歸還作品給原主人的後代,畢竟這些可能是被屠殺的猶太人少數留下來的遺物)與所遭遇的困難(沒有經費將作品歸還給該歸還的後裔)。

 

納粹在消滅猶太這件事情上,非常有系統且縝密的執行,除了人要盡力殺光且不令其繼續繁衍,思想也要修正成符合納粹史觀,而文化藝術創作與歷史象徵則是有計畫地摧毀,總之,完全的滅族要處理掉的不只是活人還有思想。

 

作者在研究納粹偷書時便發現一件事情,納粹剪除猶太思想的做法除了徵收猶太人手中的作品並將之焚毀外,還保留相當大一部分具有研究價值的作品,試圖以亞利安思想來竄改、修正與重建猶太思想的歷史脈絡,創造一個沒有猶太人的世界。只能說還好當年納粹最後戰敗了,要不然今天的我們所認識的猶太人與猶太歷史,恐怕會是另外一個截然不同的面貌。

 

讀《偷書賊》常常讓人不寒而慄之外,也不禁在想,人類這種非要找一個仇敵來消滅,以此團結自己人的心態,不知何時才能終止?而在此之前,不知有多少無辜性命得枉死犧牲在這些毫無意義的排除異己,以鞏固內部團結的偏誤心態之下?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