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資訊饗 逆社會觀察

專業「無」價,因為專業已被民主至上的網路口水淹死…

By
on
2018-09-13

專業「無」價,因為專業已被民主至上的網路口水淹死…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最近幾年,每隔一陣子,媒體就會拿物價議題出來打,只要有企業敢漲價,打!

 

例如,連鎖小吃鬍鬚張每次要調漲滷肉飯價格時,都會被媒體修理。媒體總愛拿小吃店的滷肉飯才賣多少錢,來指責鬍鬚張的價格不合理。網路上也一堆鄉民附和,說鬍鬚張難吃,沒資格漲價!

 

那好,挑家人人都說好吃的店來看一下。就說鼎泰豐好了,鼎泰豐原本有一道醬油炒飯,因為加醬油下去炒要多五十塊,被媒體狠狠修理了一頓,覺得不過是幾滴醬油而已,成本才多少錢,竟然敢索價五十元?瘋狂狠打的下場是,負得起也願意付的老饕,再也吃不到這道美味,因為鼎泰豐不願犯眾怒,取消了這個服務,以後不賣這款菜色。

 

這兩個案例都很經典,經典在於,媒體自以為進行「專業分析報導」的時候,將別人的無形專業方面全都懸置,不許計價。計算價格只從看得見的原物料成本來評估,其他像是中央廚房的設置、人員實際薪資和手藝訓練等等所造成的成本差異,乃至因為專業而訂出較高價格一事,也狠狠被打臉了。

 

鬍鬚張的員工薪資和路邊的小吃攤的薪資是一個等級嗎?有興趣了解的朋友可以投履歷去試試看,台灣不少小吃單聘請的都是計時臨時工不說,沒有勞健保且薪資遠低於政府公布的最低薪資,因為這些小吃攤的競爭力就在於削價求售,薄利多銷。薄利多銷的背後就是薪資乃至專業手藝被剝削。

 

好比說,炒飯加幾滴醬油下去炒看似成本沒多多少,但想過沒,加了醬油的炒飯要炒得好吃美味的技術,且這個技術得要讓全部門市的師傅都同樣繼承,需要付出多少成本?

 

罔顧專業有價一事,不只餐飲業,各行各業都在發生。好比說設計業,一堆設計師都有被「隨便幫我畫兩下」、「只是畫兩筆竟然收這麼貴?」言論激怒過吧?

 

一堆自稱社會大學的人,抨擊真正科班訓練出身的公共政策專家的政策。經過異常艱難國家考試審查通過的法官或律師,被網路上只看媒體殘缺報導的犯罪事件抨擊為不專業…

 

在台灣,專業不僅不被重視,甚至還被反過頭來踐踏與嘲諷。

 

坊間有本書《專業之死》,認真而不失幽默的討論了專業之死的問題。

 

作者認為,這個時代有股以無知為榮的氛圍,知道自己無知不以為恥反而覺得很了不起。

 

之所以會讓人產生無知很棒的感受,作者認為,是民主社會的票票等值觀造成的結果。

 

相信人人平等的無知者,相信自己的意見和學者專家一樣等值,一樣該被重視。更要命的是,當自己的意見被否證時,這樣的人不覺得自己錯了,竟然產生專家的意見只不過是另外一種意見罷了?

 

公共議題的討論最常見,不少連個具體論證都說不出來的鄉民,卻以為自己成功打臉官僚系統所出台的公共政策。

 

社群網路的崛起更助長了每一種意見都能夠平等的發聲的機會,結果就是大量的普通人的非專業意見占滿了社群媒體與版面,專家的意見反而被淹沒不說,還很難被看見,因為來自專業的意見常常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完,且往往並不簡單,需要專門解釋,而願意耐心閱讀與理解的人並不多。

 

如果有在逛網站的朋友應該不難發現,在某些專家或意見領袖的文章底下經常會出現某些並不專業的外行人說著自以為打臉專家的外行話,還沾沾自喜。

 

還有一點也很致命,那就是扛著專業之名的專家,並不總是對的。由於現代社會的議題日漸複雜,專家就算秉持專業進行分析還是可能錯判,甚至有一些操守或能力不足的專家刻意護短而做出錯誤判斷,這些來自專家的錯誤,透過媒體被放大之後,輿論逐漸形成一種專家也沒什麼、也沒比我強的心態,專業卻順勢被鄙視了。

 

專家引用專業可能出錯,但不代表專業本身是錯的,但兩者卻很容易被混淆。且人們樂於引用專家所犯的錯誤來否證專業的可信度,一方面也是為了拉抬非專業的自己在發表意見時的合理性。

 

好比說投資理財領域最常見,的確不乏一些專業知識不足或是為了私利而推薦錯誤資訊給客戶的理財專家,但未必表示理財一事沒有專業,或是投資專家全都是騙人的。

 

作者還發現一件事情,網路搜尋引擎的發達,知識教育的普及也讓鄙視專業一事變得風行。好比說,如今只要會用網路又能閱讀文章的人碰到問題時都會自己先上網搜尋一番,讀了幾篇文章之後,竟會出現自己在相關領域的知識不亞於專家的心態,或以為自己已經成為專家,或認為自己有足夠打臉專家的知識,進而產生某種微妙的鄙視專業心理。當專家說了自己的理解有錯時,非但不能接受反而否定專家的說法,進而否定專家。

 

這一點在教育現場發生不少,所謂的怪獸家長,通常是知識水準不錯且工作收入不差並且自認為在子女教養一事上盡心盡力的家長。這些人就是不相信教師專業,認為自己比教師專業,進而出現凡事都要自己介入,還要指導教師做事方法。

 

專家被踐踏,專業被無視,固然有來自專業菁英圈自己的錯誤與失德,不過,民粹主義風盛行也是關鍵。某些見不得貌似沒有多厲害的專家卻做享名利的人,開始鼓譟民眾群起攻訐專家。在《解讀民粹主義》一書中,穆勒發現當前世界有一種想把上位菁英拉下來的氣氛,想解決上位菁英的民粹主義者經常以「我們才是人民代表」、「我們是沉默多數」的姿態來否定專家代表社會提出解決問題的合法性,且反對有專家膽敢提出與自己意見立場不同的意見(拒絕多元主義)。

 

反智主義風在知識豐沛的時代盛行,恐怕沒有比這個更荒謬而弔詭的事情。正因為每一個人都能輕鬆取得知識,讓人誤以為自己只要稍微認真一點就能超越專家,於是花了多年時間累積專業的專家被鄙視,各種專業學門也一併被無視。

 

在專業之死的社會氛圍背後,我認為是某種自戀主義的氛圍在上升。人們以為擁有了各種取得知識並散播知識的工具之後,就能變得無所不能且能輕易超越專業,於是不再尊重專業,反而不斷高舉自己,以為自己可以成為無所不能的存在。實際上,那不過是自己大腦所建構的妄念,越以為自己可以鄙視專業無視專家的人,生活中往往越是一事無成,是不願接受自己的命運的魯蛇失敗組的一種虛擬精神勝利法。

 

是的,某些連鎖店因為這些人群起在網路上用力抨擊而不敢漲價了。無法漲價就無法改善設備或改善待遇,整個社會被某種不要漲價的氛圍壓制,最後就是找來次級黑心品代替原物料,削減人事成本壓制薪資成長,而真正在承受這些勝利所換來的「代價」的人,往往也是在網路上最用力抨擊嘲諷專業需要尊重不值錢的同一群人。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