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時代逼迫下所犯的錯,該不該追究?

By
on
2018-04-20

時代逼迫下所犯的錯,該不該追究?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

 

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先生一如外界預期,代表國民黨出馬角逐本屆新北市長職務。也一如預期,引來獨派團體的朋友質疑他當初追捕鄭南榕導致其自焚事件。

 

對此,侯友宜僅僅是輕描淡寫的回覆,「黑名單的彭敏明都選總統了,要往前看。」

 

的確,做人要往前看,不要執著於過去,對於大時代下小人物的苟且與無奈,小人物也不能選擇時代,甚至被迫服從長上去做傷害人的事情時,也只能做,如果自己抵抗,死的可能就是自己,而多數人都只求苟且偷生,不能也不該要求每一個人都成為有理念且肯犧牲的烈士。

 

就好比說,當年納粹可以肆無忌憚,不也是因為多數德國人默許甚至是主動協助執行那些後來的人認為不可取的惡行嗎?

 

如果當年是納粹贏了,今天的歷史改寫了,也許正義的就是納粹,而被納粹抨擊與擊殺的就是邪惡了,對嗎?

 

我們只能慶幸,還好納粹輸了,還好威權戒嚴時代過去了。

 

是的,過去了,德國開始往前走,但他們也從來沒有忘了深刻檢討,追究錯誤的成因,並且設定防堵錯誤再發生的機制。被認定為在納粹時代犯錯的人並不是每一個人最後都被判有罪,不過,至少都曾經被送上審判台進行了審判。

 

在我看來,轉型正義不是要追殺過去的錯誤,也不是要把過去犯錯的人全都抓出來判刑下監,畢竟大時代的無奈下,很多人被迫犯錯。如果他們生活在不用犯錯就能求生的時代,他們當中應該也有不少人並不想犯錯。

 

不過,這不代表可以假裝什麼都沒發生就一筆勾銷!

 

盡可能地蒐集資料,將過去呈現在陽光下,讓犯錯者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且知道為什麼會犯錯並保證不再犯錯,我認為是轉型正義最重要的一項功能。所以當年南非廢除了種族隔離政策後,一方面追究真相一方面協助雙方和解,然後共同生長在這塊土地上。

 

侯友宜當初到底有沒有做錯,乃至當初戒嚴時代擔任國家機器打手的每一個人有沒有犯錯,不應該放任大家各說各話,不要讓這些成為執政黨選舉時收割選票的悲情牌,也不要讓當初的加害者一直被控訴卻無力替自己辯護的最好方法,就是訴諸程序正義,就是將一切送上審判台,讓全體國人在公開透明且公正的情況下分辨清楚。如果不相信台灣的審判機制,也許委託更有經驗且有公信力的第三國來協助都可以。審判之後未必有罪也未必無罪,但唯有透過審判的過程將一切公之於眾,我覺得台灣才可能真正的往前走,真正的放下那段歷史裡的恩恩怨怨。

 

的確,黑名單上的人如今可以回國也可以選公職了,台灣是進步了,但不代表過去犯錯的人就可以假裝什麼都沒發生的混過去了。侯友宜先生如果想要在政治更上一層樓,且相信當初的自己的判斷沒有錯誤,認為是外面的人扭曲解讀,那麼最好的方法不應該是讓公正第三方針對證據給出裁決嗎?判決結果之後就再沒有人能夠拿這件事情說嘴了,不好嗎?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